大家在关注

痛苦 在动力性心理团体治疗中无法表达自己

网络团体治疗两年了,对于恋情、人际等都可以在团体中讲出来,唯独涉及到经济的,就讲不出来。原因是我参加的是一线城市的网络团体,组员都家境很好,独生子,或者自己发展不错,每年1.4万的团体治疗费,对他们来讲,就是一个月的薪资,但对于我来讲,可能是4个月的工资。所以因为团体治疗,我的经济一直很吃紧。每月2500的收入似乎不能维持我正常的开销,所以我努力考了个会计证,准备努力一把,不要让生活太过拮据。考会计证蛮幸运的,一次通过。实习的经历对我来讲,太痛苦。因为,我和一同事A打架了,她咬伤了我。打架的原因是1我不喜欢她2我在另外一家公司做兼职(因为实习公司没有工资,可我需要生活,所以兼职。)A算我的半个师傅,她希望平时下班我可以帮她加加班,或者周末帮她加加班,而我,1是因为不喜欢她,2是我还得去做我的兼职,没有时间帮她。但我没告诉她我有兼职做,因为不信任她。而她就觉得我太过自私。 最后两人打架了,她咬伤了我,8个月过去了,胳膊上还有痕迹。我有参加团体活动,很想在团体中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出来,希望组员、医生帮我分析,让我走出痛苦,但谈到这件事情,就会涉及到兼职,涉及到钱,会让组员意识到我很贫穷,会很丢脸。所以,这件事情过去8个月了,每天我都很痛苦,但迟迟在团体中讲不出来,不知道该怎么办?我现在的情绪严重影响到了我的工作。可在团体中又开不了口。很痛苦,很无助。你们看了我的描述,有何感想,建议! 通过去年的实习,终于今年我找到了一份工作,薪资4200每月,相对来讲,经济压力终于没那么大了,可以轻松一些。但去年的打架事件带给我无尽的痛苦,以至于我现在无法投入工作,因为时时刻刻会想到打架事件,想到她咬伤我的那些瞬间,心痛到骨子里,想到我的贫穷,为了团体治疗不得不做两份工作,很可怜自己,心情不好,脑子很乱,无力投入工作,就这样下去,这份工作都做不了了。很想在团体治疗中,说出来,倾诉自己内心的伤,但面对很优越的组员,又不能一五一十地讲出来,太尴尬,太丢人。因为贫穷,总归不会让别人羡慕或欣赏。贫穷地为了团体治疗费用想尽办法,则更是让人心底遗弃的。因为,嫌贫,是人类本能感受中的一部分,无关于对错好坏。我该怎么办?是红着脸讲出自己,还是痛苦而继续憋着不讲。好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