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有没有主张存在—人本主义疗法的老师

10年来我被诊断患有强迫症或焦虑症,也有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的。我曾做过咨询,自己也一直在找书读,包括心理学在内。各种疗法林林总总,基本原理也是千差万别,由于我对存在主义哲学和人本主义心理学心悦诚服,所以我迫切希望获得相应的指导,但是在中国实在是叫人无路问津

我也知道本来任何治疗师(不知国内有没有这一说法,我是想统称精神科医生与心理咨询师)都学过这一流派的疗法,其中的一些基本原则例如真诚、价值中立也已被广泛接受,但接受部分内容不等于就能接受全部。事实上,我过去所遇到的治疗师都是采取森田疗法或行为疗法,对我关于人生意义的困惑与对生活方式的迷惘等闲视之,甚至充耳不闻,不屑一顾,还让我的父母对我横加阻挠,令我苦不堪言。我的自尊心也受到伤害,使得别人认为好像我思考这些问题是我脑子生锈了一样,别人都有理性就我没有理性。这也说明他们并没有接受存在主义疗法的观点——“心理治疗的根本目的是帮助来访者发现人生的意义与存在问题”。有的医生管人本主义心理学叫“虚的”,还有的医生对我的自我体验根本无视!你对他谈及“我的切身体会”这样的字眼,他立马打断你,大手一挥道:“你的体会是错的!”

所以,不仅没有人能为我解疑答惑,相反我还要煞费苦心地跟我父母解释以争取他们的支持。单单为此我就耗费了大量时间精力!

我现在的症状表现,从感性的角度说,就是仍然不太能感受到人生的乐趣,情绪低落;左半脑长期伴随有麻木感,且偶尔会加剧。出现加剧的情况有两种:

一是在工作生活中产生挫败体验时,主要表现为更加抑郁;

二是在我重拾起过去被我否定的自我体验时,主要表现为更加焦虑,同时左脑出现明显的神经痛。(我一直以来都在对自己的焦虑抑郁的心境进行内省反观,对它的来龙去脉抽丝剥茧,推本朔源;我尝试自我治疗的这10年是个不断颠覆扭曲认知,重拾过去被我否定的自我经验并进行价值重建的重生之旅)

从理性的角度说,我仍然不能确定该选择什么样的生活风格,仍然不能确定面对自我局限与社会限制,我该如何在追求自由发展与承担社会责任之间进行调和折中——我甚至有些不敢实现我自己,不敢成为我自己,害怕将来会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

我的病症是在中学阶段逐渐形成的。我并非从小就有所谓的“疑病素质”,我小时候的成长环境并不压抑,但是在老师眼里我父母的教育是在“放羊”。后来,我尝试着去适应新的学习态度与价值体系,到头来就成这个结果了。

从08年11月算起,迄今已快10年。虽说我现在的情况想比10年前来说转变很大(我这么说不是吹嘘自己,否则我也不会来这里求助,而正是因为如此我才笃信存在主义疗法包括人本主义疗法。如果能早些遇到合适的老师,我的情况也一定比现在要好的多),但我仍然没有恢复正常的生活状态。

为什么我想接受存在—人本主义治疗呢?老师们也都知道,人本主义思想过于强调自我实现,这正是当初它传到中国来时遭到本土学者一致抵制的关键原因。70年代就有人质问过马斯洛和罗杰斯——希特勒不也是在自我实现吗?不得不说,两位大师所坚持的“性善论”近乎说教。时至今日,呼吁国人抵制人本主义教育理念这种所谓“放羊式教育”的师长也仍然大有人在。所以,我希望能找到一位治疗师对人类限制性与人类可能性都给予重视。单谈自我实现也确实不能令我摆脱烦恼,因为我都有些不敢自我实现。

几个月来我一直在在在网上寻找这样的老师。皇天不负有心人,没想到还有像简单心理这样的平台可以提供资讯。现在中国对存在主义和人本主义的态度也早已今非昔比。前几年,柯克·施耐德先生还来中国参加存在—人本主义研究大会了。我正好赶上了这个时代。

我只是略懂皮毛,有不对之处恳请老师们指点。感谢简单心理网,希望能在这里找到适合我的治疗师,达成协议后我愿意支付相应的咨询费用。我想在康复之后用自己的心得为人类的进步添砖加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