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合格的咨询师会不会很好批评人

不管说哪一种取向的咨询师,会不会出现说经常批评来访者指责来访者这样的一个形式出现,比方说我告诉咨询师一件让我不太爽的事情,比如告诉他我和室友之间发生了一些事情,然后我们就闹翻了。咨询师会不会像爱情保卫战里面的那些导师一样,鸡蛋里挑骨头的一个劲找我的问题,然后就说我有这样的,我有那样的问题,更可怕的是甚至有些时候会对我就很尖锐,就直接用那种比较重的语气说例如“你考虑过他们的感受吗”这样的话。或者说一些认知取向的咨询师会不会就是说做那种很直接的干预,就是比如直接说“你不能这样想”这样的话。当然他们也有自己的一套说辞,就是说什么我不能对你一直包着包容你,我要把你的问题告诉你;你来我这里,你不就是自己也认为你自己有问题吗,我批评你你都不舒服,那么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要我安慰你吗;成长必然是要经历一番苦痛的,我这么做就像一面照妖镜,虽然你整了容化了妆p了图看起来很好,但是我就要让你看到真实的你是多么丑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