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我 … 不想自救怎么办呢

逃避上学 逃避在生死之间做抉择 我觉得99.99%的时候我找不到自己是谁 我会去想象所在的环境中的我 是什么样 把自己禁锢在想法中 我不自然 感不到平静自在 无法正常享受生活 我不知道我是否有强迫倾向 是从六年前萌生的某种想法 我一直难以摆脱 我知道应该顺其自然不去排斥 可我难做到 我休学了两年 某些地方有好转 有的可能更糟 我的计划根本没完成 我对开学有点措手不及 我现在要面对很多 面对自己脑子里的恶魔 我不知道我是谁 我很焦虑 我大部分时候自卑 觉得我不正常的那种自卑 觉得正常人能做的我也许不会做好 我对很多要面对的场景担忧 小部分时候自负 抑郁情绪会在一些点冒出来 尤其是家长不理解我反而指责催促施压的时候 我更不想继续 我只觉得家长完全不懂我 在焦虑上又加了一层焦虑而已 我很难行动起来 很多时候不想自救 甚至有点想自虐 真的很难在生死之间做选择 可没选好之前就是在默认活着啊 所以我没真正改变 有时候在负罪感下慢慢毁自己 但也没有毁自己到极点 始终留了一点退路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要怎么选 有对生的眷恋和责任 也有非常非常想逃的感觉 有时候我也说不清原因就是很想结束 我身边没有人可以懂我 鲜有人可以倾诉 我有很多时候渴望有一个人可以懂一点我的感受 不会指责不会觉得我异常不会嫌弃 只要有一个这样的人我就可以不怕全世界 可惜没有 马上周一要上课 我一点写作业的欲望都没 只想逃 我希望可以好好听课 可休学比较久所以要补的太多 又有一堆事需要想好处理 又逢中秋串门一天 时间更紧 所以我就一直逃 边眼睛疼边看综艺 想反正都要自杀了何必在乎视力 停下来的时候我觉得我是空的 我不知道我是谁 我好像在紧紧抓住那一点点的存在感和归属感 我异常需要心理寄托 因为在家在学校在很多场景我似乎都不是所谓真正的我 我总需要单独拿出时间“找到自己” 我现在感觉自己有一个结需要解开 不知道是否与家长的愤怒催促施压冷暴力有关 我啥也不想干 可又马上要面对上学啊 所以真的想死 舍友同学老师也就那么回事儿 没有人真的在乎自己 甚至在和他们的关系中 我不喜欢那样的我 (那个我是我靠想象突然塑造出来的)我偶尔无法控制情绪的时候会发朋友圈 只能给很小一部分朋友看 他们有的高冷视而不见 偶尔问问情况 走形式一样地规劝几句 能感受到他们不愿意浪费太多时间倾听解决我的问题 有时候甚至觉得他们是为了满足某种自我需求而已 我的小心思会不断揣测他们有时候也许会认为我矫情 没有谁真的爱我 我自觉我对他们还算可以 起码不低于他们对我的好 可我身处黑暗的时候 没有一个人真的在拉我 敷衍 冷漠 都不过如此 我就发觉其实很少有真心爱别人的人 可能大部分是出于自己的某种需求 共情和同理心是一回事 可真的爱别人是另一回事吧 不过那又怎么样呢 无私的爱虽然很少 世界也依然美好 只是我痛苦的时候要远多于幸福 我非常渴望被理解 我以前觉得我是完全可以享受孤独的 现在当一个人都没有的时候 才意识到孤独与孤独是不同的 我目前还承受不了 我不喜欢给自己定位在不正常 可我常常这样想象自己 我有时候认为自己太矫情或不配 因为我没经历过什么 相反我太幸运了 啊啊我不说了 因为一肚子的话 没地方说只能如此 反正此刻我没有自救欲望 我就总渴望有个人拉我一把 我知道这样想不好 人应该自救 可 嗯 玻璃心求回应 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