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否能够跟母亲去讨论她带我的童年创伤?

我出生在湖南衡阳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父母养育了我们兄弟四个,我排行老四。父母的文化程度都不高,据父亲(1939年生)说,父亲只读过一册《三字经》,母亲(1947年生)是文盲。按照我掌握的心理学知识,我的父亲处在全能自恋阶段,而母亲的控制欲也很强,至今还对我没娶她弟媳娘家的一个亲戚耿耿于怀。因为我离她很远了(原来在北京,现在在昆明),她感觉不能控制我。我母亲一直想要生个女儿,在怀我时,前面已经有三个儿子了,我奶奶一直逼她去把我打掉。据她说,有一次她躲在邻居家床的蚊帐的背后,我奶奶就跪在床前拜,让我母亲去把我流掉。她一直想生个女儿,但生下后,还是儿子。我估计意识层面跟潜意识层面,她应该都不喜欢我。我也是四兄弟中跟她关系最差的。大概在我三到四岁时的一个春天里,她要回娘家,我要跟她去。她死活不带我去,我就又哭又闹远远跟在她后面,那是一条去她娘家的公路。直到对面一个人赶来了一头又高又大的公猪,大概有一米多高,印象中比我个子高不少。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公猪,把我吓坏了。我急忙拐到公路旁的小田埂上去。因为那时很穷,田埂两边都种有豆子,我要拐进去的那个田埂离农家很近,为防止鸡去吃那个刚长出来的豆苗,田埂入口堆着一大堆刺。对大人来说,他们可以轻松跨过这一堆刺,而对那时的我还说,太难了。但由于恐惧,我硬是跨过去了,后果是手脚被刺划出来好多道口子,献血直流。我妈肯定是看到公猪了,她也看到我拐到田埂,但我被刺划了,她有可能不知道。她去了她的娘家,我就自己回家了。从这以后,她去哪我都不跟她了。甚至到了夏天(也可能是第二年夏天),我可以在一个远房亲戚家,待上半个月,我都不想她,也不想家。现在也能理解,她不带我去,可能有她的难处。因为他那边有三兄弟,都成家了,我外婆是轮着在他们家吃饭,可能我去会加重他们的负担。现在每每想起这个事情,我还是泣不成声,极度伤心。我小时候经常做一个梦,梦见在一个类似混沌的浅黄色的世界里,我一个人独自在走着,我的左边感觉是一个好大的湖,我怎么走也走不完。我爸跟我妈的关系极差,他们就像仇人一样,十几年前就分开过了。但就这样,也还时有吵架。我给他们赡养费和买东西都得一样,不一样,我母亲就有意见,而且我母亲总是担心我不养她(现在赡养费基本都是由我和老二出,我出得更多一些)。这应该影响了我的人格形成。在学了一些心理学知识后,我意识到我做事经常虎头蛇尾。这个是否与这件事或童年经历有关?我是否合适跟母亲去沟通我童年的这个创伤?如果可以,应该采取什么方式?需要注意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