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我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

从小在姥姥家长大,过的很开心,后来五年级那年我被我妈拽着回到了自己家,后来一切就变了。 回到家那年我十二岁,回到家后我每天以泪洗面,天天偷偷的背着家人哭,因为那时候还不算太大,上了六年级后我也慢慢接受了这个家,直到上七年级后慢慢长大我才发现我妈对我和姐姐弟弟并不一样,我妈心情好了就对我好一点,心情不好了就对我冷言冷语,用眼睛瞪我,我妈从来不让我和别的同学一块玩,也从来不让我出门,我们虽然在集市上生活,但我们毕竟是农村的,我妈认为我从小在姥姥家长大,没有人管教很野很疯,让我出门玩一定会被别人说疯,她从来不让我和被人玩,但我姐和我弟弟就能和别人玩,我从来不敢把同学往家带,因为一带同学回家我妈脸色就不好,我同学也不敢和我妈,也不敢去我家,她们都知道我有个厉害的妈。后来又我大了一点我妈就更加不喜欢我了,她认为我是一个瑕疵,她觉得我弟弟和姐姐很完美,而我是一个充满缺点的人。她虽然不打我,但是态度却比打我还要难受,她经常说我这里不好那里不好,不管什么事都是我的错,我从来都是难受往肚子里咽,尽管心里憋屈的要爆炸了一样我还是忍着自己躲到一边偷偷的哭,每次过节去姥姥家我妈总是要像各位亲戚说我的不好处,总说我姐我弟弟有多么听话多么好,每次都要和我姥姥姥爷说我的坏话,为什么呢,为什要和他们说呢,姥姥姥爷对我来说那么重要我怎么能允许姥姥姥爷看到这样的我呢,可是为什么我一个小错都要被我妈说成滔天大罪呢,为什么要和我同学背地里偷偷说我坏话呢,为什么总是打压我抬高弟弟姐姐呢,有些事我憋在心里真的说不出来了,像已经长在心中一样拿不出来,强讲出来会呕吐难受,每天都要被骂着 ,在家我从来没有笑过,一直都是面无表情,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些人,爸爸很疼爱我,后来我妈经常和我爸吹耳边风后我爸就不在像以前那么喜欢我了,姥姥姥爷也没以前那么喜欢我了,有许多事却讲不出来了,想讲也讲不出来,后来去外地上学后,一回家就觉得心里闷难受,想呕吐,这一年中慢慢的失眠掉头发记忆力差,心情阴晴不定,感觉无比的压抑压力,一想到我要在家度过那么多年就想一刀捅死自己,我想逃避,我曾想过自杀很多次,但是我还有我的姥姥姥爷,他们把我养那么大他们不能失去我,可是我真的很难受,每一天都过的像死人一样,最近自杀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失眠越来越严重,心里真的是超级难受,我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为什么我每次想和别人诉说我都说不上来,只能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事,我真的很痛苦,喜欢有人帮帮我,谢谢

非常严重的心理障碍,求助

性别女,21周岁。 北医六院和上海精神卫生中心诊断:考试惊恐,睡眠障碍,焦虑症,三次重度抑郁症,强迫症,双相障碍(上海精神卫生中心暂定)易性病,多次出现幻听。 自己诊断:边缘型人格障碍,CCMD没有这个吧(只对老师有重度依赖,从未对心理咨询师产生过你们业界最害怕的困扰)。恋母情结(带有性幻想)性欲倒错(受虐为主,少许施虐)两个自我极度矛盾。 天生懦弱内向,完美主义,禁欲,极度敏感,自我厌恶,自卑 母亲性格强势,暴力倾向严重,控制欲极强,经常因为小事打骂我父亲和我。父亲很自私,不关注家庭,脾气非常好。小学期间,父亲重度抑郁症,之后双相障碍非常重,有了外遇,天天吵架打架摔东西,母亲自杀过两次。初中分居随母亲,非常压抑,同时学习压力很大,成绩一直年级前三。初二转学到省重点,教材不适应心理落差太大,然后想念以前的班主任(把对母亲的需求投射到了班主任身上),父母不同意让我回去读书,我开始抗议。结果他们对我施加暴力,但我仍然拒绝上学。僵持了几个月,最后第一次抑郁症。去了很多次北医六院,一直服用舍曲林,后来恶化产生了幻听(母亲向别人贬低我),医嘱使用利培酮,剂量很大依旧不起效,同时自己感觉对大脑的副作用很严重(当时14岁,利培酮禁止15以下服用)一个自我有强烈的想要杀死父母然后自杀的念头,另一个理性的自我拼命想要阻止自己。初二休学十个月,回到原来的班级没有留级,中考考到之前的省重点。 高中压力非常大,重度失眠和焦虑。使用了除氯硝唑仑之外的苯二氮卓以及新式的酒石酸唑吡坦,佐匹克隆,右佐匹克隆。同时继续和母亲处于共生关系,依赖+反感。 大学在国内top4,大一第二个学期因为转专业失败,中度抑郁症,有强烈自杀念头。转专业后,抑郁痊愈,依旧对学业焦虑。今年第一次因为重度焦虑引发了抑郁症。期间发生了很多偶然事件,受到应激转为了重抑郁轻躁狂的双相障碍,两周之内周期从两三天变成了一天几个周期。最严重的时候一天两次木僵。后来使用丙戊酸镁+舍曲林稳定下来,多次试图主动和父母沟通化解矛盾但依旧失败,再加上期末临近,极度不稳定。舍曲林用到了最大剂量(四粒),情况依旧恶化,出现了些可能是精神分裂症的症状。 我尝试过很多心理咨询师,但发现心理咨询师好像并不能很好地理解我,所说的问题都是我自己已经发现,解决方法也都是我之前尝试过却失败的。 此外通过知乎一些书籍和Wikipedia,我本身对心理学尤其是临床心理学有一定的了解,也接触过少许的精神分析学。依靠自己的努力也解决了很多问题,比如失眠和物质滥用等,但还是很痛苦。因为极度缺乏安全感,平时一直处于亚抑郁+焦虑状态。 已经缓考,打算下学期休学住院治疗,同时做变性手术。我知道我的问题应当先使用药物治疗,稳定之后再进行心理治疗(自己觉得问题的程度已经超过心理咨询了)但是药物并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最大的问题是我客观地用自己掌握的心理学知识和主观地自省,非常清楚我自己的问题所在,但是它又是非常合理的,所以我无法反驳更无法靠自己继续寻找新的解决方法了。 我最恐惧的是未知,所以不停地去探索学习是我的爱好。而死亡对于个体是最大的未知,这是我坚持到现在的原因。

留学在外,做噩梦头疼反应迟钝应该如何治疗

您好: 打扰了,如果您有空闲时间能否帮我解答一下。是这样,从九月份开始晚上做噩梦,经常不敢入睡,醒来以后浑身软,而且非常累。看书的时候不到两分钟就开始发呆。单词反复看反复忘。还比如说前一分钟要回屋里拿水,进了屋开始回想自己该干什么。反应迟钝,起床会要两个小时,但是醒了以后一直发呆,一看表才知道愣了好久,干什么都这样,就一直愣着,但这样还会特别特别累。 脑子里总有不好的想法,就是总有一个声音对我从早到晚说:“你不行,你就是个失败者,别人都比你强。”有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没人和我说话,屋里就我自己。现在连最基础的,比如看个电影,脑子里就有声音说“你看看里面的人物都比你强”。觉得每个人都比我好,路都比我走得正确。经常会头疼,有的时候睡醒会好,经常会惊醒,头更疼。经常哭,又不敢被别人发现,会有自杀的念头,因为这样就会轻松一点,但是想想会给别人添麻烦。 出国以来,预期和现实严重不符,每一个目标都达不到,可以说非常失败,几乎所有事情都是失败的,什么都不成功,我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我只敢和我妈妈说,但是她告诉我说多运动,出去走走,就好了,这就我这只是自怨自艾,这样。而且说多了她也会烦我。 不好意思,描述得颠三倒四,谢谢您的耐心。我现在在国外,半年内不能回国,这边看病很麻烦,最近一周突然发觉不对劲儿,但是这个状态很久了,所以来您这里求助,我想知道我是不是生病了,需不需要治疗?还有如果我喝咖啡或者红牛一类的饮料,会特别兴奋,但是大概五到十分钟以后,会更加难受。 感谢您的解答,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