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咨询师你好,我觉得我其实也就是那些很常见的问题。什么时候意识...

咨询师你好,我觉得我其实也就是那些很常见的问题。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抑郁了呢,应该是之前看《拖延心理学》开始的吧。抑郁开始严重的时候,该是去年7月吧。之前的两个月一直吵着要减肥,但结果却是练得累死,吃得撑死,越减越肥。不知不觉中暴饮暴食的习惯就开始养成了,后来发现越来越难以控制,整个人的状态也开始忧郁了,最后就走成自己现在的这个样子。我现在是大二的一名学生,所谓的抑郁综合起因,无非三点:家庭影响,高考失利,学习压力。家庭影响也就是缺乏父爱,家庭压力很大。我父亲是个很沉默的人,什么都不说不问,作为他的女儿十几年,我和他之间的交际也就是钱的问题。中学在市里,大学到了北京,我们之间永远都不会有电话联系,有了也只是钱的问题,三句话说完就没别的了。我曾经试着和他交谈,但都还是沉默。我会莫名的恐惧他,他真的是一个很失败的父亲、丈夫和家人。我现在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有心理问题,但是我也理解他,从小就是一个乖乖女的我也绝不去责备别人,更多的是自责。而后高考失利,走进了不喜欢的大学,不喜欢的专业。大学严重的迷茫期,各种自我否定,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什么都没有兴趣,存在即合理,但是我的存在好像没有什么意义。越来越感觉到家庭社会的压力,特别是当我妈妈说你就是我们家的希望的时候,我觉得更加沉重。自己抑郁成这个样儿,还说什么支撑起她们。真得超级讨厌自己,讨厌自己什么也不会做,明明知道该做的有很多,但却就是不去做。死亡什么的真的想过,本来我也是个对什么都没有兴趣的人,所以即使这个时候消失在世界上,也不会有什么遗憾的,但又觉得真得对不起父母。他们是动力,却也是压力。世界没有什么不公的,只是我会不会去按照这个不公来走得好一点。我知道自己抑郁,知道自己该走出来了,但是怕自己已经依赖上这个抑郁的状态了。已经有两周没有这种状态了,只是由于作业的deadline压着,自己还勉强做着。然而今天是考试前一天了,还是我19岁的第一天,这几天都没有开始复习,好像我全挂科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突然又陷入这种状态,才发现抑郁真的还在。我试过各种方法,知道自己缺的就是集中力和行动力。即使迷茫,即使觉得生命没有价值,但是真的还想寻求让自己好好活着,不为自己。

求助

我是个有点残疾的女孩,专科毕业,其实一开始我没想过结婚谈朋友,直到有一个男孩出现了,他是个很健康的人,学历本科,以前我都不敢想这件事,即使我和他现在正在相处,我也不是十分坚定的说要喝他结婚,只是对这个想法不在那么抵触,虽然也还有抵触的成分,家庭离异,妈妈说过 姑娘过两年该嫁人啦,我总会回一句,你的女婿还不知道在哪呢,别着急啊 我的真实想法其实就是找个和我差不多的,有点肢体残疾的过就行了,其实一开始妈也没想过要找个健康的,自从遇见这个男孩,当我没回说这个的时候,妈妈不是说找不着,说我调歪,就说 那好吧,你嫁给李小杰吧(一个智力残疾的男孩),你就满意了,是不是,还是找个腿瘸眼瞎的,能容忍你的脾气的还有谁啊,我其实因为家庭的原因很敏感,爸妈离婚叔叔舅舅都离过婚,舅舅说我的性格留不住男人,我也确实认为她说的是对的,我也不想这样,我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像在黑暗的隧道里行走,我却看不到亮光,妈妈说我就是懒,我的感觉就是我看不到头,我在努力的挣扎,想要找到所谓的亮光,可我看不见,我看过书,有一个词叫觉察,我觉察出了我的问题,我想找心理老师,但是妈妈说,你很清醒,你用不着,他认为有问题的人是不会主动要求看心理医生的,所以我没问题,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