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海外,抑郁症、BPD,被原生家庭、分手创伤困扰,很难有良好亲密关系

请求帮助,出国后不久我被诊断为抑郁症,14年12月开始吃Tianeurax,吃药后躯体疼痛和抑郁缓解,但因为逐渐出现暴躁、轻微自残等冲动,15年4月吃T药加Amisulprid,10月T药替换为Sertralin,随着暴怒和自残冲动减少,现只吃S药。现只偶尔身体疼痛,不少时间情绪稳定,但抑郁、低落、崩溃也时有发生。 原生家庭:1.父的言行显示其有抑郁症、边缘型人格障碍之类的可能。我童年少年经历父母关系不和、父家暴母等。现父母关系趋于缓和(比如可一起旅游等。但我一直不知道他们间有没有爱)。2.面对父母冲突,我只敢躲着哭,不敢干预。高中后一直住宿等在外生活,不喜欢回家。但我知道爸妈都分别很爱我,我也爱他们。(不太接纳、欣赏、喜欢他们,但有关心和爱。)。与他们几乎没有身体接触,不愿在他们面前笑、不愿与他们眼神接触和表达情感(如,妈可说“我想你”,我说不出口)。 伴侣关系:1.与初恋近六年,非常相爱,但我也频繁为小事发脾气闹分手。现回想,当时就有不轻的心理和行为障碍,据咨询师友人判断我应该有边缘型人格障碍。当时情绪易大喜大悲,但基本还属于开朗、逗逼型。2.分手后极度悲痛抑郁,两三年后缓解。(现回想,当时是非常明显的抑郁症和应激障碍)。3.分手后的五年间,感情基本真空。谈过一个,没感觉。爱慕过一个,没有成为情侣关系。3.分手五年后,开始第二段严肃的感情。两年前,我为了尝试与异国男友一起生活,辞了国内工作,来到他的国家,我们都有结婚的目的,但一起生活了近两年,我仍然不想结婚。他和家人对我都很好很接纳,包括抑郁症。我以为初恋失败后,我有所成长,但在这段关系里,我还是保留了以前对待恋人的粗暴模式,唯一不同的是以前爱起来也强烈,吵起来也强烈。现在只吵吵,但我没有爱的感觉。喜欢抱怨、打击他。其实他在责任感等各方面是亲友眼中非常合适的老公人选,我们彼此也很真诚,他知道我和我家庭的最不堪的一面,我们有不错的精神交流,但是我却总觉得少了点灵魂交流。(我比较“基督徒”,他也是,但“不算”。) 社会环境:1.出国后零基础学习该国语言。另外,虽不是为了学位但又重新考入大学,读自己喜欢的新专业(跟自己国内的工作相关)。气候除夏天其他季节较阴冷、语言压力极大、学习上主要压力也来自于语言基础还太差、因为语言暂时还没办法找以前类似的工作打工。2.社交上,除他家人,认识的基本为同学,相互间很友好但也只是点头之交,只有一个比较密切。在校遇到华人同校也会聊天,但也没约着一起出去活动。社交靠网络与世界各地的几个老友联系。比较沉溺于微信。3.在国内时很活跃,就算一个人也会享受逛街餐厅音乐会艺术展。在这里,没上学时,可以在床上待整天看手机,没有兴趣和动力出门,待的城市也不如国内的一线城市有活力,至少我的信息渠道不多。4.因为语言等因素,很难在信仰上找到曾经时不时出现过的感动。 困扰:1.这八年来经常梦见初恋。梦见他离了婚跟我复合,我想都不想就放下一切选择他。但其实醒来时的自己,是不会想跟他再在一起的,我怀念的也不是那个具体的人,而是那种投入的爱的感受。我们多年未联系过,我也不想去想他,觉得对现任内疚,但要梦见他我实在是没法控制。我是不是应该平常心对待这些梦?但我总觉得潜意识要跟我表达什么。2.总间歇性的去网上搜前任的蛛丝马迹,或偶尔看自己的老日记揭那时的老疮疤。我应该允许这种行为吗?3.想到此事,有时能释怀,大多是悲伤、自责,偶尔会极度愤怒,不会行动但会在脑子里想杀了他妻子,或者我在他们面前自杀。我是不是也得接受,这样释放愤怒的方式也是一个过程?4.现在对什么都比较麻木,考入自己的梦想专业、旅行、聚会等都不能让我兴奋,已经有一两年没感觉到“喜乐”的瞬间了。5.爱无能,除了在梦见初恋时有那种非常确定的爱的感觉(甜蜜、坚定、双脚踏在地上),在现实生活中,感受不到爱,麻木没有灵魂,空躯壳漂浮着。但不想贸然跟男友分手,因为觉得这对他不公平,我记得我以前对他还是有好感的,也是经常互说我爱你的。现在麻木,不知道是因为抑郁症而爱无能,还是因为药物(有阵子因为药物叠加出现了身体和心灵感觉特别明显的麻木症状,后来因为逐渐撤了一种药,身体无感的症状缓解),还是因为他真的不是对的人。6.很多道理都知道,但是感受不到。比如我想得到要感恩,但只能说是发自理性思考的感恩,而不是发自内心感受的感恩。7.请问有什么相关书籍推荐。 希望得到回复。我也有咨询的意向,但预算不会太宽裕。谢谢。

原生家庭很痛苦,在外又没有知心朋友,很孤独,怎么办?

父母都是那种在外看着很有素质,明事理脾气性格好的人。 外表看着很通情达理,开明。 但是他们从小到大其实对我都特别麻木冷漠。缺乏共情能力。不考虑别人感受。 不管遇到任何事,如何沟通都一直思想僵硬固化,强盗逻辑,吹毛求疵看负面,总是对我作有罪推论,道德绑架。要求特别高,要求为人处世完美,一点点细节都要管,他们自己还不觉得。觉得自己永远是对的。 很多时候觉得特别不像亲人,不像父母。 没有自己人的感觉,老是站在对立面。 我也是慢慢才总结出原因。 自己从小就开始思考,了解心理学方面知识。 自己分析主要原因是我爸有抑郁症,而且工作自由。我妈家庭主妇没上过班。 我们家社交活动少 他们都是朋友少 距离远 没怎么跟社会接触,自己又不愿意学习思考进步。 其实特别独裁,无法沟通,听不进去别人说话。 家庭缺少温情互动。 从小他们只要有一点矛盾就一定会演化,我妈就会歇斯底里。 只有完全没矛盾的时候才能愉快相处,但也很有裂痕。 他们都特别固执,油盐不进。很幼稚自我中心。 心理医生说是情绪匮乏者。 从小家里各种破事。 然后我还有个哥哥,非常糟糕。 从小欺负我,父母都不引起重视。 性格跟他们一样。但要更混不懂事。 高中的时候半夜跑我房间威胁我打我。 结果我爸妈表现特别冷漠,从头到尾特别不理解我。我提出一切正当合理保护自己的要求都被否决比如不跟他接触,让他转学。 结果搞到现在。 周围亲戚朋友也总是道德绑架我,逼我原谅帮助我哥。 从小我总是在为自己申冤。很多委屈。 比如我妈因为我给她开门晚了打我。 我因为心里介意我妈对我冷淡偏心我哥想引起我妈注意没给我妈送礼物我妈把我按在床上很凶狠地打骂,结果我爸回来完全不考虑我感受,就让我给我妈道歉没给她送礼物。说我不孝啊等等。 每次出任何事情他们态度就是不耐烦,拒绝沟通,一上来就强词夺理找我的茬。 最后结果总是类似 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你自己受害者心态/我们都是罪人就你没错/你没事找事/管好自己 等等。 可能表述不清,因为太多事情了。 我现在状态很不好。 从小就很压抑。 经常觉得很悲伤/痛苦/绝望,感觉人生很孤独。 平时还好,都很活泼开朗,只要家里一有事就迅速进入到抑郁状态(还不算抑郁症)。 真的很痛苦。 心里太多事了。 我每次都很努力地想去改变他们看法,希望能得到理解/爱/关心,让自己不一个人默默承受本不属于自己的痛苦,让他们承担责任,让他们有些改进。但每次都很精疲力尽。失望。纠缠不休。 心理医生劝我放弃,但我还在上学,除了家庭我又没有别的情感支撑。 家里很多事情外人无法理解,我因为家庭的缘故从小也比较早熟,思想深刻些,有点精神洁癖。 虽然和周围人关系一直不错,每个阶段也有朋友,但都感觉不贴心。 觉得很孤独。 我从小就是那种很听话懂事的女生。学习勤奋努力。 哪怕发生那么多事我自己都一直保持正直善良。 而且在这过程中我真的被我父母折磨得涵养很高,必须反过来好好跟他们说话,还要安抚他们情绪,教他们。 自己随时有缺点必须立马改。 我自己一切能做的我都第一时间做到位了。 真的很痛苦。 面对他们总是很无力。 感觉这么多年长大特别艰难,很不容易。 身体也差经常生病。动过手术。从初中开始各种胃病,严重痛经,腿痛腰痛。很恼火。 做/不做很多事情都很大阻力压力,费很大劲,从来就只有靠自己,自己承担后果。 在外面遇到任何事情,回到家都得不到安慰/鼓励/支持。 现在有什么事情根本不想跟他们说。 本来我跟我妈的事,从小学延续到高中,经过无数次痛苦的沟通争执都解决了,现在反而是我跟我妈关系最好,平时只有我们俩的时候大多数时候相处还比较和谐。 但是又有我哥的事情。 跟我爸的矛盾也是因为我哥的事情而产生。 他就是一直对此不以为然,特别冷漠。不去严厉管我哥却反过来吼我,无数次道德绑架亲情绑架我。完全不关心理解我的感受。 其实那件事情对我伤害很大。 以前从没关注过暴力事件/强奸/盗窃等等犯罪事件,从那以后偶尔看到就很大冲击。 晚上睡觉听到风吹草动就以为小偷,出冷汗。 白天走在大街上都很不安。 有种被迫害妄想症。 还得天天见到我哥,跟他坐一个车上下学。 而且他后来虽然没有对我动手,但自己变本加厉地混,给全家造成很大痛苦。 这些都现在才好些。 但我直到现在都警惕性很强。而且有了对世界负面悲观的一面。 现在十八岁,刚到国外读大学,对未来完全不期待,很悲观。 跟父母没有亲密稳定的链接,跟别人也没有。 时常感觉自己没有能量。状态很差。 感觉自己缺乏安全感,存在感。 总觉得自己会一辈子很孤独。 总觉得在外面很难被人理解。很累。 总觉得外面有很多敌意。 总觉得自己融不进去很多场合。 经常脑子里一团乱麻,很累,很悲伤焦虑。 没事就想躺着。

家庭

我今年13岁,是家里的老二,在我三年级的时候,我就搬家了,我觉得我们搬完家后,我爸妈就变了,变的把金钱看的很重要,变的很陌生,让我觉得这个家一点都不温暖,让我很恶心的那种感觉,我妈变成了那种很势力的感觉,我爸变的很暴躁,还有点家庭暴力。我们家是三个女孩,我们家就很想要个男孩,就在我五年级的时候我妈就怀孕了,说是个男孩子,我那是挺高兴的,因为我们家我爸妈她很偏爱于我妹妹,我有也想让她尝尝那一种被爸妈不爱的感觉,可是,后来流产了。我们现在这个家问题十分容易破碎,我觉得只是时间的问题,我现在在一个完全没有爱的家里,在家只有干不完的活,这活也是我和我姐换着干,我那妹也什么都不做,我讨厌这种偏爱的感觉。我们这个家现在 只有暴力,冷漠,势力,偏爱,让我觉得好陌生。还因为一次小事,我妈就说给我滚出去,以后不要回来,我就上了我家的天台,准备跳楼自杀,可我那时候没有那个勇气。从那以后,我每天晚上都很想哭,我妈偏心过度的时候,我就用手自残,我现在觉得活着一点都不值得,活着好累。我现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可在夜里,我就十分容易爆出来,我快控制不住我自己的情绪了,这一些事情让我变的很容易暴躁,让我变的很敏感,有时让我喘不过气来,我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