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原生家庭

面对母亲小时候的伤害,我用尽全部力气也无法原谅,突然的想起会让我气一个晚上,甚至睡不着觉。但平日里我们有说有笑,在她的眼里我就是懂事的孩子。我有时候痛恨自己不能跟母亲撕破脸,但同时又理解自己,我可能是斯哥摩尔德症吧。对母亲的痛恨有这几点 第一,在我小的时候她总会让我出丑,在很多人面前,那是的窘迫和羞愧我到现在还记得。她却像没事人一样,丝毫不明白她深深的伤害了我。 第二,我去看病,一个从小到大给我看病的医生对我听诊,但是我感觉我收到了侵害,因为它把手一直搭在我的胸上,听很久,我母亲就在旁边看着,一句不吭,她觉得这没有什么问题。有时她在我的梦里,是一个麻木的人,睡在鳄鱼旁边也不觉得危险,还要拉着我一起去睡。 第三,她从不觉得孩子有尊严,我小时候经常被她践踏。甚至总对我发无名火,她在工作生活上不顺,就会把气撒在我身上,当我告诉她这样做不对时,她总会不承认自己发火了。 第四,总对我发泄情绪,我就是她的情绪垃圾桶。她还不自知 第四,在外面她总让我感到丢人,当她发现这个问题时,她会来职责我,把我和别人比较。 我真的很想抛下她,如果能重来,我一定不当她女儿。 但是,她其他方面一切都好,我想要的尽最大努力满足我。 请问我该如何抒发我被压抑很久的恨意呢?这种深入骨髓的恨意很折磨我。

原生家庭的阴影

我现在其实内心有一个很不道德但是非常强烈的愿望,就是希望我妈妈出事故死了,然后最近变成无依无靠的孤儿。这样我可能不过表面还是内在都会哭得很伤心,但是在没人的地方,我真的会非常舒心地笑起来的。 我是单亲家庭的小孩,理论上我是和我妈妈相依为命长大的,但是也不准确;理论上大人打小孩打是亲骂是爱,棒棍之下出孝子的,可是也不准确。我感觉我从小就生活在孤独和暴力之下,我幼儿园读的是全托,小学姥姥不在身边的时候,就是一个人呆在家等妈妈回家,这样的关系理论上应该让我和妈妈变亲密的,但是完全没有。我对这件事情渐渐成期待加恐惧,变成里完全的恐惧,我妈妈作为一个独立工作还要读研的妈妈压力很大,所以她自离婚以后就谈过很多男朋友,而发泄情绪的主要途径就是打我。因为各种事情,考室不及格啊,尿裤子啊,乱翻柜子啊(找吃的),被同学欺负啊等等各种各样的事情都有理由打我,打我其实也是好的,我最害怕的是她累了不打我了,把我关在门外反省,通常是晚上,漆黑寂静的楼道只有我一个人的哭声(但是奇怪的是没有让我习惯黑暗,我还是夜盲和怕黑)而这样的日子因为在我十岁我唯一一次反抗差点掐死我以后基本上终止了,她改为了温和的辱骂教育法。 傻逼、智障、社会败类、人渣渐渐出现在了我的岁月里面,而她为了我的未来把成绩一般的我送去了一所终点中学,也至此开始了一年中考两年霸凌的初中生涯,在学校因为成绩差迟到上课打瞌睡永远没有在教室安心上课的天天室外罚站千字检查的日子,回家还要接受关于智障,你就是你爸那样的窝囊废的问候。这样的我终于找到的朋友,就是和我一样,天天罚站的老师盖章的差等生,终于开始放弃学习也学会了抽烟喝酒,但是还是无法逃离现实。一直生活在两点一线没有太大差别的炼狱里面,也渐渐养成了自残的习惯,用美工刀化手腕可以带来一片奇妙的平静,让我暂时忘记现实世界的喧闹烦躁,专注的看小刀片在手腕上留下痕迹,带来内心的安宁…… 浑浑噩噩到了大学,在外留学本来以为可以远离苦海,母亲不再问候人渣但是用为你好为名在留学和暑假期间进一步用为我好干涉我的生活,发现我吸烟以后如我所愿告诉我想我这种人渣以后绝对会吸毒会坐牢以后也会下地狱,我开始激烈地反驳反抗,最后都以我个人的失败逃家,她例行公事的道歉结束。 快21了,表面的开朗阳光内心阴郁自闭,常常失去平衡。只能祈求快点长大,可以把抚养费全部还钱,从此天各一方两不相欠,或者可以以一方的死亡为节点,把我的人生重新洗牌一次。 真的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