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高中曾遭到校园霸凌距今已五年,已经有些影响到正常生活,怎么办?

       大家好,我想找个平台宣泄下我的情绪,因为一直憋着5年了太难受了        我高中的时候受到过校园霸凌,到现在已经五年了吧?但是这个阴影直到现在都伴随着我,我是不知道还会经常做噩梦,在梦里我没办法反抗,好像鬼压床或者空气墙一样,只能任人欺负,完全不能动弹,回忆一幕幕又在梦里重演。       我高中的时候也受到过校园霸凌里的言语欺凌,虽然说过了很多年,在有些人眼里或许确实不当回事,但是这个已经成了我的一个心理阴影了。那时我走读,身材比我现在胖,胖子汗腺大,又加上青春期发育,其实我真的每天都认真洗澡,但是高中嘛,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体育运动,难免稍微活动多点有时就会冒汗,散发一些汗味和体味,我言语习惯也经常被人调侃嘲笑,我一开始忍了好多次都没有发作。后来也有没忍住生气的时候,一共发作过两三次。        这段时间里在我印象中给我带来最深刺激的有三个人,还有很多周围看笑话默不作声的旁观者那就很多了,不过那些我印象不是很深了,也想不太起来,他们的名字了,暂且不提吧!         第一个:        才开始我高一时跟其中嘲笑我的小群体里的领头的男生,这个男生是个复姓,一开始我跟他关系还可以比较好并无冲突,当时班上没文理分班,他皮肤黑,长相不算帅,但是很能言善道,很讨班里女生的喜欢和欢迎,第一次矛盾就是有一次,一个星期五下午,老师在他的作业本上写下了布置的作业。当时周五正在大扫除,临近放学的时候,由于声音太嘈杂,我问他,老师在他本子上写的那张我可不以撕了带走,当时也怪我,我没有听清他当时说的是不能,我听成了能,把它撕了拿走。下个周一,他跑来找我兴师问罪,后来我知道了,把那张还给了他。       也给他再三的道歉,由于嘴笨也不是很会说话,但还是努力说了很多软和的话,有时候甚至说了一些错别字,或者词不达意的时候,他就像找茬一样的,故意在我的面前,跟他旁边的朋友交头接耳恶意嘲笑,我想从那开始起可能他就应该开始对我不满了。后面不管我干什么他都带着他的那帮朋友了嘲笑我。        又有一次我们班课间做操,由于我当时的鞋子不合脚,塑胶操场又有很多小颗粒钻到我的鞋子里,特别磨脚,我当时给老师请了个假,想跑到厕所把颗粒抖出来。但是由于时间来不及,快操做完就第二节上课了。我心想教室没人,躲了个懒。想直接把鞋子脱了抖,没想到,那复姓男有一个要好的朋友,姓马,马某率先进来看到我在抖鞋。然后又跑去跟复姓男说,然后他就率领他的小团体在班上大肆的宣传说我有严重的脚臭,造我的谣羞辱我。我没办法,也打不过它们,我无奈只有跑到班主任那儿告状,可告完状,在班主任的口头教育下,马某被班主任领来给我道歉,他在我面前也不是那种很严肃郑重,而是一种好像无所谓,甚至脸上还带着微笑,勉强口头给我道了个歉。在那之后的几天间他们稍有收敛,可是风头一过就更变本加厉了,更是把这次脱鞋的事添油加醋的传播出去,我说什么话他们都模仿,我做什么动作他们也模仿,还有我当时胖,运动完了有些汗味他们有些闻到了也要嘲笑一番,之后的日子哪怕是当着我面我还在场的情况下都要嘲笑我。       还有一次,我高一还没分科的时候,那个领头嘲笑我的男生又当着我的面嘲笑我,我也是之前忍过好几次,那次也是没忍住,把他的书扫到地上。他把我的书也扫地上还在上面踩了一脚。我知道那次我也做的不对,确实是…内心积压已久的悲愤无处宣泄。         后来那一学期快结束了他主动找我寒暄,我以为他软和了态度,当时心想,只要他以后不再说我了,我就不计较了,于是又跟她和平相处了一阵,这种缓和的关系一直延续到期末考试。         但是偏偏就是文理分科前最后一场期末考试结束,我正从我墙角的座位收拾好物品准备离开走出教室时,离我不远处那群爱嘲笑我的人围着那个男生,那男的又开始在说我,不知是他们没发现我还是故意说给我听的,总之我是听到了,他在那说,上课时,别人没注意,但是他一直在注意我,在那说我有什么用手抠鼻屎然后又抠牙缝这种恶习,我当时强忍着气走了。         我掏鼻屎抠牙缝不假,但是没他说的那么夸张恶心,当时我是拿了纸在那掏,因为当时在课上实在是鼻腔痒的不行了,我用纸卷起来,在鼻子里掏,牙缝也是因为我门牙里沾了中午吃饭的那个辣椒皮,也是拿纸隔着手在掏。而且弄完了以后我下课就丢了。就算我真如他所说,我那样做了,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我这些事情还跟这么多人嘲笑调侃,让我这么难堪,而且还被我当场听到了我能不生气吗,难道我还要鼓掌欢迎你这样说吗?         后来考试结束后就第二学期文理分班了,他在教学楼过道看到我,好几次给我打招呼叫我的名字,我当时看到他就回想起之前上学期期末考试他又开始在说我抠鼻屎那事,已经很愤怒了,装不认识不想理他,当时也不知他是真心还是假意,有次放学又碰到那群人,我那股心头火又升了起来,压抑到忍无可忍,朝他们当中带头嘲笑我的人骂了句看看,你看什么看。后来我也觉得我当时太冲动了。事后有点想找机会道歉之类的,那个时候也有点傻乎乎的。像犯贱一样的。幻想化解这个矛盾,后来在一次月考考场终于碰到了那个人。我假装想先跟他寒暄一阵再道歉,没想到才说了一句话,话还没说完,就被恶狠狠的骂了一句“关你屁事”,分科后他还好像当了什么班干部之类的。考场老师让他发草稿纸,发到我这桌时就直接粗鲁的给我扔过来。从那以后我就被他带领的小团体造谣辱骂直到毕业。            高考前最后一个星期,我家人送我上学,我们走在上学的路上,他走在我后面,他就故意好像急着跑进学校一样往前冲,故意来撞蹭我的肩膀…连续两天连撞两次           由于怕校方处分不敢对我直接动手打,他和他的小团体就是用以讹传讹造谣污蔑这种方式对付我,而其他同学也因此误解我不愿接近我。        第二个        第二个人是一个姓谢的女生,我跟她原来还是同一个初中的,以前初中不同班但也认识,我跟她升到同一个高中,分科前我和她还有那个复姓男生都是同一个班,后面分科了,跟她又同一个班。所以我跟复姓男生的恩怨她都知道,然后那个时候我估计经过复姓男生全年级的宣传,她可能对我已经就产生了偏见吧,也可能她对复姓男生很有好感吧。我那个时候已经被那男生带头造谣,全年级在散谣言了,那个时候就比较孤独了嘛,然后当时我觉得她跟我同一个初中升上来,我还有些想亲近她,但是她刚进校开始跟我是客气,分科前在混合班是一般,分科后对我是那种不冷不热,后来有一次她因我跟她一个朋友在操场上讲话,我说他跟你关系好,她都不怎么亲近我,她要是像对待你这样对待我就好了我其实是很羡慕,然后多撇了她几眼,就被她以为是我说了她的坏话,说我戳了她的脊梁骨,我好心跑到她跟前解释,她看到我过来正想跟他说话还满腹委屈,还朝我吼到你又来干什么嘛?然后把头撇过去,一脸轻蔑,我把解释的话说了,但是看到她那副油盐不进的样子,我就走了。后来她处于所谓的报复我吧也帮着分班前那群人在我分科后的班上造我的谣,有次我上操场做操的时候,她看到我,然后连忙拍她那个好朋友,恶狠狠的看着我,一边对着她那个朋友说一边又对我指指点点,好像这样我说了她坏话,她又报复回去一样,也是模仿那个复姓男生的套路,当着我的面对我指指点点恶意嘲笑。好了,现在文科班上的人都对我产生偏见,纷纷疏远我。我觉得我高中里最冤的就是那个初中女同学,我就多瞟了他几眼,就被她认为我是在说他坏话,不听我的解释不说,完了呢,她还帮以前班上那群人一起孤立我。           我有时教学楼里走廊经过的时候,总都有些人看到我经过还指着我也是生怕我看不到吧,对我指指点点,小声交谈,说我的坏话吧应该。             第三个:            还有就是我分科后结交的高中为数不多几乎可以说是唯一的好友的同桌跟我绝交,她很强势,她的家庭环境比较复杂(她外公对外婆不好,她外婆曾被拐卖到河南,外婆后来回来了但是好像神智也稍受了些刺激。他爸搞煤矿工业,虽然钱多,但平时他在矿上很少回来。她妈出轨背着她爸在外面找有情夫。是真事,我绝对没撒谎。那时正跟他很交好,所以告诉了我,我还为此安慰了她),所以她应该从小到大的三观也不是很正。但因为我当时太孤独,见班里只有把算她在内为数不多的几个对我还算友善的人。所以很珍惜这个得来不易的“朋友”,才开始相处两个人都挺好,也彼此友好相处了一段时间,但是后来她有时经常发一些让我莫名摸不着头脑的脾气,有些时候我也不知道得罪了她什么,我经常忍让,向她伏低做小,自己的地位摆的很低,哪怕我有时都不知道我做错什么,惹到她哪里?我都向她低头认错。而她好像是把我对她的好当成一种理所当然。我向她认错的时候,她总是很高傲的翘起头不听我的解释。我必须说,我不是个很善言辞的人,而且呢,我有些时候比较迟钝,所以动作行为有时候会带一种误导性,而她这个人呢又是一个脑补能力极强的人,又特别喜欢胡思乱想,其实通过跟她的相处我也觉得这个人特别的双重标准,很多事情她可以做,别人不准做,而且非常自我的一个人,根本不听也不相信我的解释。         现在想来,可能是那时我给她的好处越来越少了吧,到最后也没什么可利用的了,再加上她以为我不在乎她的感受,原来呢,她经常蹭我的,蹭吃蹭喝,然后有时候她住读我走读,我还经常帮她手机拿回去充电。本来我也没有多在意但是这个事情本身也要有个限度,久而久之,后来我家里人知道我这样为她做了这些以后,我家人就不乐意了,他们认为她占了我太多的便宜,就是同桌彼此占点小便宜难免,占点便宜可以,但也要有个限度,就很生气,也很强烈的要求我停止这种行为,我一开始没意识到,也不介意这个事情,因为本来我就朋友少,所以尽量满足嘛,但是为了平息我家里人的愤怒,所以后来我就渐渐的减少了这样的举动。还有才开始跟她认识的时候,我当时朋友太少,为了讨好她,请他吃东西啊等等,但是后来他就可能当做习惯了,经常不请自拿我的早饭,有次我脸色也不太好看,结果脸色明显了点她发现了这些以后呢,也开始甩脸子给我看。           我们高中原来是可以外出吃饭的,有次中午下课后打算出校门,那时候大家都急着去吃饭,正下着教学楼的楼梯,我就看到了之前那个原来班的那个复姓男生在前面走,我就想等他下去,我再下去,我当时只是不想跟他打照面,免得他们又说我的好歹彼此之间起冲突,避免心里不痛快。然后我想让我同桌跟我等等再走,但是她看到我的举动后,嫌我懦弱很生气的丢开我的手就冲下楼去了。           还有次高中做课间操,我跟她都不想做操,嫌累,所以我们就躲在厕所里,等操做完后回教室,后来回来班主任问我们有没有去做,因为班主任人比较好,问我们的时候也并没打算追究的样子,并没有罚我们,她如实回答说没去,我就撒谎说了我去了,老师听完后也没说什么就走了,再然后她嫌我跟她口径不一致,又阴阳怪气的甩脸子,然后说了一句,“老娘今天算见识了,还可以这种操作”,后来她笔摔地上了,我好心给他捡,她一手把我给她捡笔的手打开,我的手被她打的生疼……我后来想想,我觉得我当时这么做对于班主任来说,我是撒谎了这是我不对,我是做错了,但我当时压根就没容多想,就单纯只想赶快找一个搪塞的理由推过去,不想惹麻烦罢了。对于她来讲,我觉得我并没有做错什么,你要怎么说是你的自由。我要怎么说是我的自由,我没有干涉你要说什么,也没有去危害到你什么权益,你管我说什么呢?如果说是因为我跟你口径不一致,老师要惩罚到你,危害到你了,那可以说是我对不起你,老师根本就没有惩罚的意思,只是单纯的问话。那你又凭什么管我说什么呢?打个比方说你想不开要跳楼了,难道就因我是你的朋友,难不成就要我这个朋友活该让你拉着去给你垫背,陪你一起跳吗?我是个大活人,我跟你处的再好,再是好朋友,可我也不该就此成为了任你操纵和摆布的木偶吧!噢你让我干啥我就干啥,我事事都要顺着你的意才行…人相处久了,彼此之间的性格本性不好的一面就暴露出来了,在她看来我是自私,懦弱,其实我对她逐渐的了解后还觉得她强势,矫情,绿茶 婊,再然后呢,到后面就越来越看不对眼。她也越来越对我不满。           还有之前说她三观不正,是这样,这里牵扯到我个人的一点隐私,因为我家是单亲家庭跟我妈相依为命,我那个生父是个不安分的人,我妈以前识人不清,后来结婚后,他就按耐不住渣男的本性,在外面拈花惹草,在我出生后两岁时他跟我妈正式离婚,就彻底不顾家了,他抛弃我们母女后就跟小三在一起了。我妈呢心思单纯跟我爸还是初恋,然后出了这个事情后我妈还因此了受了刺激,说来已经够可怜的了,一般人是知道了也会同情一下吧,或者至少表面也会说一些软和安慰的话吧,又或者说,就算什么都不说,只要不是仇人彼此至少也不该在别人讲述了这样的经历后落井下石,说风凉话吧,在我跟她关系还很好的时候,我也说了这个事情,结果她冷不丁的给我来了一句,那是因为你妈自己个没本事啊,管不住男人啊怨得了谁。您听听这是人话吗?我当时听到这句话很诧异,心想你不同情也就罢了,但是你说这个是什么意思,但是我还没有发作,当时还是太孤独了吧,我后面了解到她的家世,后来我也知道她外公对她外婆也不好,而且她外婆被拐卖到河南去,外婆被卖到河南后还生了个孩子,后来她外婆自己跑回来了,她妈也是出轨背着她的父亲在外面有情夫,我才大概能猜到这人从小到大所受到的教育和三观有多歪,可怜我妈遭到这样的打击以后,还要受人如此言语凌辱。           我那时候也确实说不上能言善道吧,而且也没太多的钱那时候为了讨好她也有点打肿脸充胖子的那种,有时候迟钝,一些事情上反倒弄巧成拙,不满她的意,再加上她确实是一个很爱作的性格,而且脑补能力特别强,经常我就被她单方面的撕,有时候就算被他整什么的,我都不敢出声的那种,心想我朋友不多,自我麻 痹自己,觉得她脾气坏,但是心应该不坏啊,不然她也不会跟我交朋友,我在当时被长期孤立的情况下,她拿我撒气,我也总是会把错误归咎于我自己,总是会无端莫名的内疚啊。        还有一次,高三她送了我一个毛绒熊,然后我送了他一个积木塔,我那时候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我是想等她提起来她的礼物的时候我就把这个说出来,我说在抽屉里,然后拿给她,后来她嫌我买的那个积木塔太便宜,没她那个熊贵,然后说我送礼不主动,非要她提起了我才送…他觉得我不用心嘛,还有就是我平时说话什么的,因为我怕说错话了惹她生气,所以我都尽量是她说一句我回答点头恩一句,然后她也嫌我说嗯是在敷衍她,根本就不关心她           还有些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我哪个举动激怒了这个女同桌得罪她什么了,她阴阳怪气的甩脸子给我看,我问她她也不说,已经家常便饭了。他有时候可能还觉得我不顾及他的感受,我平时跟人相处的模式就是那样,我并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她经常曲解我的意思,哪怕是明明我没有那个想法。再还有如果我真不在乎她,我又何必在她责怪我的时候哪怕我都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的情况下都还要向她低声下气的道歉呢,我要是真不在乎她,就算哪怕冒着被所有人孤立,我也不会跟她做朋友             然后到了最后嘛,就是离高考前一个星期在操场做操,当时我在操场没等她嘛,那个时候人不舒服,然后老师叫我回教室去,本来我是想在操场旁边等她的,那时老师或许是好意,一个劲催我教室去坐着,我以为她不会在意,我当时就听了老师的,就回教室了然后她嫌我没等她,没把她放心上就绝交了吧,她就特别斤斤计较细节,后来我又去讨好她呀,各种卖乖啊,然后她特别僵硬的给我挤出一句,好朋友就算了,我们最多以后还是做普通朋友吧         所以后来我的那个气头终于也压不住了,所以最后一个星期彼此都没说话,然后就彻底分了吧,这期间,有次我们后排的一个人问了他什么,然后提到我了然后好像还很伤感,那个哀怨的表情好像我真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在那故作忧郁的反倒满腹委屈对后排同学说了一句,她呀,唉,我寒心了,说些激话来倒打我一耙,直到最后照毕业照,搞毕业典礼,站位都跟我离得很远           以上只是我高中生涯中印象比较深刻的一些发生在我身上的欺凌事件,还有一些是受霸凌者影响,对我产生偏见的路人对我做的一些孤立举动还有很多,还有些排挤我的种种小动作,随着时间的流逝有些也回忆不全了,这些这里就先不提了。           我之前是由于那段时间受了这些的影响,导致无法专心学习,我的成绩一落千仗,只考了个大专嘛,而那三个霸凌者,也就是那复姓男生,谢某和前同桌都听说已经考上了本科院校,我到了大学,虽然同学比以前高中的好很多,但因为之前的刺激,又加上我是在本地读书,他们是外地人。我不怎么住校,经常往家走,跟他们交往也并不是很深,我自高中时期养成的敏感多疑也让他们不是很喜欢我。高中毕业距今已经过了3年了…这些事我也找家人朋友沟通过,他们虽然也好言相劝,但略微敷衍的劝我几句,讲多了,还嫌我斤斤计较。等于他们根本不重视这个事情。 老一辈人他们不明白,高中的经历给我带来的伤害是什么?只是觉得我还在记恨原来高中跟我有过节的那几个霸凌者,是一个很小心眼,很记仇的人。          如果真正只是同学之间生活上的一些摩擦和磕磕绊绊。我不会,也不值得我去记那么久的仇,或许当时是生气,但事后我不会一直揪着这件事不放。问题是你们都懂的,有时候校园霸凌真的能摧毁一个人的精神相信像你们这些跟我一样的同龄人,或者说年轻一代又有跟我类似经历的你们就能理解我的内心想法                 我那段时候特别难熬,我那时也想到过死,但是我又不想死,我不甘心啊,凭什么在受到这么多欺辱以后,我还要比他们早消失,而那些人还在这世上逍遥快活着。          我不明白为什么那群人老是让拿我来开涮。我无意跟他们争执,也不想招惹他们之中的谁,欺凌别人很好玩吗?我也不想一直去想去计较这些让人难过的事了,但是有时候它就是会不自觉的闪现进我脑海里,甩都甩不掉…         就是因为校园霸凌。让我从一开始的开朗变成后来的敏感,这五年间,我有两次明显自杀倾向。我现在不太敢相信人了,不敢再说话了,我怕被人误解。不敢再交朋友了,我怕被人背叛。最近这几年稍微好一点,因为加入了汉服社,遇到了一些好人,好朋友。但是阴影总归是抹不去的,有时候觉得活着好累呀。如果我不是为了我的家人和汉服这个爱好(真的是汉服,在我高三毕业那年有次想自杀的时候,意外接触到汉服就爱上了,也因此分散了自杀的注意力,算是间接的救了我一命)。我可能早就选择死了,但是我有时也会感觉脆弱,感觉自己的求生的意志力越来越薄弱了……有时我也很迷茫,我都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 大多数人只相信自己喜欢的“真相”,只要谎言能让他们安心入睡,那谎言便是真相。霸凌者不完全都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还有大多数旁观者的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缄口不语。给了霸凌者们颠倒黑白,蒙蔽真相的能力。直到整个世界变得又瞎又聋又傻。雪崩的时候,没有…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