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分享一个信息量很大挺有意思的梦。梦里我在家里上厕所,拉出一些...

分享一个信息量很大挺有意思的梦。梦里我在家里上厕所,拉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仔细一看是蛆,接着我喉咙里时不时冒出一些东西,我就噗噗地吐出来,发现是类似蚂蝗的东西。这些异常让我觉得很纳闷,我妈走过来,也很纳闷。然后我就开始呕吐,先后吐出两双筷子(都各自是那种新的还用塑料纸包着的那种一次性筷子,估计这是跟平常吃工作餐送的筷子留下的印象有关),但是再仔细一看,那不是两双筷子,是两把剪刀,因为已经软化了,所以能被吐出来。接着我又一阵作呕,这次是第三把剪刀,穿破我的胃从肚子那里直接捅了出来,这把剪刀没能被吐出来,因为它还是坚硬的,我就把它拔出来了。原来之前那些莫名奇妙的原因,是因为我曾经不小心吞进了3把剪刀。接着我便双手捧着那被剪刀捅出了很大一个洞的胃,看来接下去是应该马上去医院缝一下才行了。出门前,我们在想要不要用一个毛巾把我手里捧着的胃包起来,因为外面天气很冷,最后我决定不需要,因为我担心包起来反而不好。于是我和妈走在去医院的路上,我捧着胃,感觉到心脏的跳动,我有点紧张,但是尽量让自己放松,我怕越担忧我越撑不住,我心想只要打个车迅速到医院缝起来就好了。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妈没有打车的意思,我们就步行前往医院。我感觉到自己在变得虚弱,于是对我妈说:如果我待会儿心脏停止跳动了,就直接把我送到医院去。然后我们继续往医院走,我发现刚才捧着的胃,里面还有东西,过了一些时候就空了,我心想,也许是因为破了个洞,消化得快了,就直接下去了。快到医院时,我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就调整了一下我脖子那里的一条管子(意思是我脖子那里有一个管子是辅助呼吸的),最后几乎马上就要到医院了,我问带社保卡了没,妈说没有。我就觉得很窝火,因为这个要动手术,很贵的,居然有社保还不带,妈说情况这么紧急还贪那些小便宜!我说这不是小便宜的问题,这是一个很理性的问题,有社保卡顺手就拿了居然还不拿。此处一番争论和内心戏,略去。接着就到了医院,我妈径直去办理手续什么的了,我慢慢地去找她,这时我又觉得呼吸困难,便动手调整那个管子,但这次我操作失误直接把管子拔下来了,于是我开始无法呼吸,缺氧越来越严重。我在无法呼吸的情况下在医院到处找我妈和我爸,但是医院里楼层设置不人性化,我很难找到。我已经缺氧太厉害快不行了,于是随手抓着一个医生,用尽最后力气用气声说我无法呼吸了,他表示“知道了”,然后不理我。我只好找下一个医生,缺氧更厉害了,她也表示说“知道了”,然后说“要排号”。我绝望得用尽最后的力气到处找人,最后因为极度缺氧醒过来了…… 现实是:我睡姿不妥压到了气管。 自解:3把剪刀代表3个人,正好是我的原生家庭,爸妈,还有一个姐妹。最近我总觉得自己无法接受自己的原声家庭,正好这个梦用消化系统的形式暗喻了这一点,被吐出来的两把剪刀,软化了,老化了,代表我的父母,那把穿破肚子的,还是硬的,代表我那个姐妹。无论是吐出来还是捅出来,总之都是代表我无法接受他们3人。我觉得这样解释挺行得通的,但是猛然想到,剪刀在合起来的时候,倒还蛮像性器的,所以也不知自己的解释是否合理。。。

大学生,女,21岁。她是我的女朋友,目前心理状况非常糟,按她...

大学生,女,21岁。 她是我的女朋友,目前心理状况非常糟,按她自己的话说要不是有钢琴和法国这两个梦想她觉得自己就撑不下去了。她的家人都不知道也不能理解她的状态(她很努力地沟通过),只有我知道她的状态,我现在在很努力的陪伴她,每天都和她微信聊天。她现在的状态,用她自己的话说是“没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希望自己积极,但是做不到”“如果我愿意做什么,那和以前一样,我就是正常的,不是我主观懒惰不想干” 面对压力会非常拖延焦虑和社交恐惧,之前面临考研这个压力时,她不愿意说话,早上不想起床晚上不想睡觉,不敢和陌生人打招呼说话,不参加聚会,几乎不出门,连洗头敷面膜这种事也要拖延,除了躺着和玩手机其他都不想干,连跟家里人打电话都不愿意,有电话也不愿意接,去水房要躲着同学。 当压力解除后,比如决定多复习一年再考研后,她有食欲,愿意早睡早起,愿意洗衣服和打扫卫生,可以和家里人恢复通话,愿意和人说话,愿意健身,愿意上自习和读书。 目前她面临着找工作(不打算考研了,其中波折我在下面的回答中有写)和写论文的紧迫任务,所以又有上述症状了,有一个电话面试,她已经为之焦虑(不敢打电话又着急怕找不到工作)好几天了,论文的事她也一直焦虑并拖延着,完全无法进展,已经一个月有余。 此外,她目前在和我的关系中不安全感挺强的,觉得自己烦之类的,但是每次她提起时我都可以暂时的建立安全感,觉得相比以上这个算是个小问题。她家人不理解她,有时语言上会伤害她,但是之后我都会及时的安慰她,觉得可以一定程度上弥补家庭方面的缺失。另外我觉得她并不是每时每刻都特别焦虑,只是在想特定的事情(比如想电话面试怎么办)时会很崩溃,尤其是在晚上她睡不着或不想睡而想东西的时候,此时她的安全感也比较少。 她目前进行心理咨询的可能性很小,因为我们目前异地,她不愿意自己去,她家人由于不理解也无法陪她去,她也不愿意电话或视频咨询,也不愿意自己发问题求助,只能拜托我,以上描述都是她的原话,希望各位老师可以帮帮她!

您好,我的母亲今47岁,2013年左右因为更年期到了出现神经...

您好,我的母亲今47岁,2013年左右因为更年期到了出现神经衰弱,怀疑他人迫害自己的心理问题。不愿意吃药医治,并且因为家庭传统观念,不愿意看心理医生。症状持续将近一年后得到缓解。当时我正是高考时期。虽然缓解了,但精神不如以前好。 因为我大学远在外地,第一次离孩子这么远,我妈妈精神变得又不好了,我一个星期打一回电话,每次都是我爸和我说,我妈说的很少,就是问问我吃什么。变得不爱说话了。但是十分想我。 现在我大二,我妈稍微适应了,可是她除了我和我爸,基本上不爱说话,几乎没有社交,不和自己的朋友联系,没有自己的爱好。不喜欢看电视,不愿意出门买衣服或者去超市,但是会出去散步一个人,会在客厅走动运动,常呆在家里无事可做,找工作不愿意做。平常和我和我爸聊天还是活泼,但是有个亲戚朋友来家里就说的少,有时候不说话。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平常也不知道能和她聊什么,回家了我也是呆在卧室,没很好的交流。但是会叫妈妈一起去买衣服,明天再出去逛街吧。 我妈妈年轻时候活泼开朗能干,现在这样让人放心不下,我爸爸需要工作,下班了陪她但是我觉得不够,看她在家发呆是在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