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我好像特别不容易喜欢异性我快25岁了,从来没有恋爱过。因为我...

我好像特别不容易喜欢异性 我快25岁了,从来没有恋爱过。因为我比较喜欢年龄略大5岁左右的男生,所以念书的时候从来没有把身边的同学作为考虑对象。现在偶尔有同事和亲友安排男生跟我认识,每次见面或聊天基本男生对我都比较满意,可是我毫无感觉。 首先声明,我对同性没有兴趣,并且我也会羡慕我同事有老公照顾和关心还有可爱的宝宝。基本我感觉我的意识是正常的,可是人家也陆续介绍过好多男生了,为什么我最多只能当做普通朋友接触呢。甚至如果对方跟我聊的话题太多我更加反感。 我妈妈说我太挑剔了,可能由于我本人平时和朋友交流讲话都会非常注意字斟酌句。我又是特别在意对方的感受的人。因此很多男士和我说话可能大大咧咧,经常是某一句话说的不算很得体到位我就会特别反感,再也不愿意继续接触了。或者即使再交流肯定也不会有进一步关系。 虽然知道这样不太好,但是改不掉的话这辈子是不是很难跟异性相处了。毕竟心思特别细腻又注重对方感受的男性可能不见得很多。 还有就是我有时候又时常觉得一个人轻松自在挺好,我家庭也给我足够的关爱和温暖。我并不需要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异性来提供我额外的爱。 求解答,好矛盾。

我和老公经常吵架,我总觉得他恨我,吵得凶的时候他会提到离婚,...

我和老公经常吵架,我总觉得他恨我,吵得凶的时候他会提到离婚,可总也没有离。我们有两个儿子,大的是二十岁那年为他生的,现在十岁了,另一个现在三岁了。在二儿子出生前,我们之间闹的不可开交,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要离婚。后来二儿子出生后,一切都那么顺其自然的过着,今年矛盾升级了,在元旦他趁着酒劲在我办公室当那么多人和我大吵一架后,我彻底对他失望了,这次我想到了离婚,我甚至偷偷为自己调工作(,很可惜,目前还没有成功)。我真的是厌烦了他这个人,曾经忘却了的往事总是浮现在脑海,这一年里我和他的性生活很少,即使有我也是勉强进行,现在一个多月了,我甚至拒绝他吻我。我知道自己是有多厌恶他。现在他一碰我,我就想到结婚前他拥有了我,却不肯娶我,每次见面都要求Z,在我离开后打电话说分手,反反复复很多次。最后在我的强求下,他父母答应我们的婚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总觉得他不是爱我的,只是玩弄于我,初衷只是泄欲。当我越来越长大,我开始厌烦他,我甚至有过一次出轨,和一个很爱我的男孩,我一点儿愧疚也没有。相反我很希望他和我离婚。最后他却没有。我真的觉得自己有心理疾病,我不想和他说一句话,他也/是。。。有时候我竟巴着他有外遇,大家好聚好散,现在唯一就是怕父母受不了,真不知道我该如何走下去

分享一个信息量很大挺有意思的梦。梦里我在家里上厕所,拉出一些...

分享一个信息量很大挺有意思的梦。梦里我在家里上厕所,拉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仔细一看是蛆,接着我喉咙里时不时冒出一些东西,我就噗噗地吐出来,发现是类似蚂蝗的东西。这些异常让我觉得很纳闷,我妈走过来,也很纳闷。然后我就开始呕吐,先后吐出两双筷子(都各自是那种新的还用塑料纸包着的那种一次性筷子,估计这是跟平常吃工作餐送的筷子留下的印象有关),但是再仔细一看,那不是两双筷子,是两把剪刀,因为已经软化了,所以能被吐出来。接着我又一阵作呕,这次是第三把剪刀,穿破我的胃从肚子那里直接捅了出来,这把剪刀没能被吐出来,因为它还是坚硬的,我就把它拔出来了。原来之前那些莫名奇妙的原因,是因为我曾经不小心吞进了3把剪刀。接着我便双手捧着那被剪刀捅出了很大一个洞的胃,看来接下去是应该马上去医院缝一下才行了。出门前,我们在想要不要用一个毛巾把我手里捧着的胃包起来,因为外面天气很冷,最后我决定不需要,因为我担心包起来反而不好。于是我和妈走在去医院的路上,我捧着胃,感觉到心脏的跳动,我有点紧张,但是尽量让自己放松,我怕越担忧我越撑不住,我心想只要打个车迅速到医院缝起来就好了。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妈没有打车的意思,我们就步行前往医院。我感觉到自己在变得虚弱,于是对我妈说:如果我待会儿心脏停止跳动了,就直接把我送到医院去。然后我们继续往医院走,我发现刚才捧着的胃,里面还有东西,过了一些时候就空了,我心想,也许是因为破了个洞,消化得快了,就直接下去了。快到医院时,我觉得呼吸有点困难,就调整了一下我脖子那里的一条管子(意思是我脖子那里有一个管子是辅助呼吸的),最后几乎马上就要到医院了,我问带社保卡了没,妈说没有。我就觉得很窝火,因为这个要动手术,很贵的,居然有社保还不带,妈说情况这么紧急还贪那些小便宜!我说这不是小便宜的问题,这是一个很理性的问题,有社保卡顺手就拿了居然还不拿。此处一番争论和内心戏,略去。接着就到了医院,我妈径直去办理手续什么的了,我慢慢地去找她,这时我又觉得呼吸困难,便动手调整那个管子,但这次我操作失误直接把管子拔下来了,于是我开始无法呼吸,缺氧越来越严重。我在无法呼吸的情况下在医院到处找我妈和我爸,但是医院里楼层设置不人性化,我很难找到。我已经缺氧太厉害快不行了,于是随手抓着一个医生,用尽最后力气用气声说我无法呼吸了,他表示“知道了”,然后不理我。我只好找下一个医生,缺氧更厉害了,她也表示说“知道了”,然后说“要排号”。我绝望得用尽最后的力气到处找人,最后因为极度缺氧醒过来了…… 现实是:我睡姿不妥压到了气管。 自解:3把剪刀代表3个人,正好是我的原生家庭,爸妈,还有一个姐妹。最近我总觉得自己无法接受自己的原声家庭,正好这个梦用消化系统的形式暗喻了这一点,被吐出来的两把剪刀,软化了,老化了,代表我的父母,那把穿破肚子的,还是硬的,代表我那个姐妹。无论是吐出来还是捅出来,总之都是代表我无法接受他们3人。我觉得这样解释挺行得通的,但是猛然想到,剪刀在合起来的时候,倒还蛮像性器的,所以也不知自己的解释是否合理。。。

大学生,女,21岁。她是我的女朋友,目前心理状况非常糟,按她...

大学生,女,21岁。 她是我的女朋友,目前心理状况非常糟,按她自己的话说要不是有钢琴和法国这两个梦想她觉得自己就撑不下去了。她的家人都不知道也不能理解她的状态(她很努力地沟通过),只有我知道她的状态,我现在在很努力的陪伴她,每天都和她微信聊天。她现在的状态,用她自己的话说是“没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希望自己积极,但是做不到”“如果我愿意做什么,那和以前一样,我就是正常的,不是我主观懒惰不想干” 面对压力会非常拖延焦虑和社交恐惧,之前面临考研这个压力时,她不愿意说话,早上不想起床晚上不想睡觉,不敢和陌生人打招呼说话,不参加聚会,几乎不出门,连洗头敷面膜这种事也要拖延,除了躺着和玩手机其他都不想干,连跟家里人打电话都不愿意,有电话也不愿意接,去水房要躲着同学。 当压力解除后,比如决定多复习一年再考研后,她有食欲,愿意早睡早起,愿意洗衣服和打扫卫生,可以和家里人恢复通话,愿意和人说话,愿意健身,愿意上自习和读书。 目前她面临着找工作(不打算考研了,其中波折我在下面的回答中有写)和写论文的紧迫任务,所以又有上述症状了,有一个电话面试,她已经为之焦虑(不敢打电话又着急怕找不到工作)好几天了,论文的事她也一直焦虑并拖延着,完全无法进展,已经一个月有余。 此外,她目前在和我的关系中不安全感挺强的,觉得自己烦之类的,但是每次她提起时我都可以暂时的建立安全感,觉得相比以上这个算是个小问题。她家人不理解她,有时语言上会伤害她,但是之后我都会及时的安慰她,觉得可以一定程度上弥补家庭方面的缺失。另外我觉得她并不是每时每刻都特别焦虑,只是在想特定的事情(比如想电话面试怎么办)时会很崩溃,尤其是在晚上她睡不着或不想睡而想东西的时候,此时她的安全感也比较少。 她目前进行心理咨询的可能性很小,因为我们目前异地,她不愿意自己去,她家人由于不理解也无法陪她去,她也不愿意电话或视频咨询,也不愿意自己发问题求助,只能拜托我,以上描述都是她的原话,希望各位老师可以帮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