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小丑咨询师言必称童年。我很烦这样。难以证伪的理论都是耍流氓。...

小丑 咨询师言必称童年。我很烦这样。难以证伪的理论都是耍流氓。 俗话真对。讨厌谁,就像谁。我也开始讲童年了。 我小时侯家里很穷。童年只有一点儿回忆。 我四五岁已经懂得改编大人的故事,转述给周围小孩都听。故事用完之后我就编。为让小朋友信,我跟小朋友说,“我们家有台超级电视机,可以看到美国频道,你们不可以的。“ 故事有了好信源,不愁没人听。九十年代初,一般人没这条件,我们家也没有。我想有人听我讲故事。 我识字不久觉得写诗挺容易的,那么短。几十字就能发表。抒发抒发情感啥的。7,8岁的时候我写了一首诗小孩子黄昏吹泡泡的。兴冲冲拿给我妈看。我妈看一眼说,”真丢人啊,别写了“。 她觉得穷人家的孩子实际点。 我也觉得很不好意思。 那时候,我恐惧学校。老师也不喜欢我。我一到三年级都在间断逃学。考试必逃,平时选逃。 离开学校,我一路晃悠。觉得挺孤立。从家到学校有10分钟的路程。有天我从学校逃出来。瞎晃着。街上有个小孩哭。一直哭。很烦。突然我想,他的伤心,我是没法理解的。平时我多难过,别人也没法懂。那种绝望的感觉,我还记得。 三年级的时候,班里换了个老师。一个和善而鼓励学生的男老师。我成绩好了。学习不难受了。以后就是尖子生了。学习不在成为负担之后,生活轻松了很多。(现在我觉得我的很多品性得意于,小学逃学的那几年。) 有些情绪是一种重复的。 逢年过节,家庭聚餐。爸爸让我给亲戚敬酒。他喜欢文艺的吉祥话。最好带成语什么的。我觉得很装。同时又觉得他很不尊重小孩。9岁那年过年,我讲了一堆吉祥话,穿插了很多成语。听起来挺高级。我爸爸得意的很。我坐下之后突然觉得很伤心。嚎啕大哭。哭了半个小时。劝也劝不停。 我觉得自己像个小丑。 我特怕自己是个小丑。 小丑,窜上窜下,让人笑话。 学习的路,越来越顺利。高中,本科,研究生,博士。我学了三个不同的专业。本科,研究生,博士三个阶段三个。死磕。 我常跟老师沟通的时候,发出邮件后紧张焦灼,”自己是不是像个小丑?” 小丑,描绘着别人看不见的将来。古怪,笨拙。 我知有个童话故事叫丑小鸭。真实的小丑的情感和心理,没故事里那么轻盈。 不好意思,有点乱。这不是个问题。 我还在怕自己是小丑。 久病成医。没以前那么急了。小丑是理想和现实的冲撞。恐惧告诉我自己我的价值所在。 没啥。痛苦纠结后才能了解自己。 大家都说幸福是风平浪静。 真实的情感如森林。小虫子和野兽一起出没。可万物照样生长。 痛苦也没什么不好。

我觉得我正在面临一个严重的问题,我应该寻找帮助来解决它。事情...

我觉得我正在面临一个严重的问题,我应该寻找帮助来解决它。 事情起源于上周,那时我去上海出差,白天是忙碌,晚上是回复日常的邮件。晚上我回完邮件就看电视来放松一下;偏偏6月26日是国际禁毒日,多数电视台就是播放相关的新闻和纪录片。于是,有些新闻无可避免进入我的脑海,还有一些纪录片,我也看了。一些害怕的情绪应该是一日日增加的,不过我出差的时候睡眠之类的还好(大概是因为比较忙,而且那时并未那么害怕吧),一直到了27号结束工作回广州。飞机晚点一直到28日凌晨一点多才抵达,那晚我开始上车前纪录得士司机的车牌号(其实以前我即使夜晚到达机场,我也并未做过这类事情),在的士上的时候,我一直在担心司机会是坏人(以前电视新闻关于的士司机的坏信息就开始代入),虽然最终还是无惊险到达住处(我一个人住,单身),但确实在车上的感受非常不安。那晚忙碌到大约凌晨4点才睡,第2天(28日中午)才醒来(但其实是一直开着房间灯才能睡,清晨醒来过一次)。6月我小堂妹和表弟(今年的毕业生)正在去西藏旅游的路上,堂妹没有告知家人(怕父母反对,只告诉了我,我是大姐姐的这种);我起床后给他们电话,结果两人都失联。我那时非常焦急(因为我周四26号是最后一次联系他们),到处打电话,还打算晚上再联系不上就要报警。结果到了傍晚时候,他们终于联系上了,原来是进入了大山,没有信号。我教训了他们一顿。但天知道,整个下午,我的精神高度紧绷,非常害怕,甚至还有些无法言传的心情在。结果这个夜晚,我又想起关于毒品的记录片,以及里面那些还年轻的脸。我觉得我无法入眠,于是我点开了电视剧,一直看到天亮才上床睡觉。结果也没睡几个小时就起来了。我觉得那些关于毒品的信息仍然在我心头,于是我想着,应该克服,或许我看得更多才不会再害怕了,于是我开始用youku来看关于毒品的记录品。到了夜晚的时候(周日),我开着灯(不敢关灯睡,而且明天是工作日,也不能不睡),结果12点多困了强迫自己入睡,但3点就醒了,然后4点时又强迫入睡了,一直到5点又强迫入睡,清晨6点多就醒了。整日精神不济,我于是向朋友求助。周一(6月30)工作完毕后,我去了我朋友家中住(同床睡),结果当晚一睡到闹钟响,睡眠充足。但工作日其实我还是上网看了一些关于毒品的信息,如吸毒工具,毒品类型,吸毒的人表现,能不能戒掉。周二(7月1)晚,我11点左右睡,结果凌晨2点惊醒(其实没有噩梦,就是有一团mess,我已记不起具体的梦的信息,但肯定与毒品有关),然后即使一直握住我朋友的手,我从凌晨2点开始,一直到天亮都无法入睡。到了周三晚(7月2),也是11点多入睡,但不知什么时候又醒了(估计也1、2点醒了,朋友也给吵醒去了一次厕所,但故意没有看时间),但接下来我强迫自己去睡,迷迷糊糊,似睡未睡,一直到4点多的时候,非常清醒,让朋友陪我起床去了一趟厕所,回来折腾到天亮才睡下。从昨天(7月2日)下午开始,我迫使自己不再去查找关于毒品的资料,所以今日(7月3日)也没有看过类似的信息。但自周二和周三两日来,我曾经很害怕自己的家人(特别是堂妹和弟弟,年级小,弟弟的圈子我不认识,但貌似不怎么安全,妹妹现在在外地,我也担心),于是我给他们都打过电话(我们的圈子没有与毒品相关的人,但只要我一想里面有很多人是被诱惑吸毒),我就害怕的不得了。 我回顾我这几日的心理历程: 1.看信息觉得吸毒比我想象中还要恐怖,冰毒是最恐怖的一种(但又是目前比较泛滥的新型毒品之一),只要吸上没有能戒掉的; 2.看到“溜冰”(吸食冰毒)和“冰壶”的照片觉得很恐怖,因为吸食冰毒的人会偏向被害妄想症,做出杀人伤害之类的行为;还有我看到网上出现公然卖“冰壶”的网站,很想举报,后来才发现有人提过警方根本没有法律采取行动; 3.看到有亲人吸毒的人非常痛苦,因为根本就戒不掉(我看了天涯一个帖子,楼主看文字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但费了很多力气还是复吸),虽然我最后翻看了他其他的帖子在2009年说已生育一个小男孩(楼主06年开贴),但我想着现在5年过去了,不知怎么样(因为有看到很多戒掉了的人又复吸的信息),于是我就非常担心亲人(堂妹和弟弟,因为年龄比较小,容易受诱惑;至于我自己不会,因为我知道我没有毅力,所以我不会去试),于是我想想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形我怎么办(结果完全不敢再想,终止觉得恐怖),后来我还各自给他们电话描述毒品的危害,不要去试; 4.从前我觉得吸毒的人很遥远,而且面容猥琐,容易辨认。看了些信息之后才知道,原来也有文质彬彬的、根本上就看不出不同的吸毒人,至于贩毒的人,更加难辨认。我现在在地铁上,看到又瘦又穿长袖衣服的人(要知道广州现在热的要命)、并且面容空洞无神的人,我就觉得是吸毒的人,然后觉得毒品的世界原来离我那么的近; 5.一旦夜晚我就有些紧张(因为怕),例如今晚我朋友联系几个电话都没有接我的时候,我真的很紧张。走在黑暗一些的路上或者过道还是觉得害怕。我不知我今晚睡眠会怎么样。 我和我的同事和朋友都不同程度说过我这些害怕。他们安慰我,吸毒的人如何,都与我无关。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就会这样。今日,可能没有之前那么害怕,我也安慰自己,他们怎么样都与我无关。 我不看恐怖片惊悚片,因为我会害怕,晚上一定不能一个睡;但从前的许多场合,许多的害怕,当晚无论多么怕,第二天就会好了。但这一次,我觉得似乎和以前的都不同。 请老师们建议。如果老师们认为我需要接受专业的咨询,也请建议合适的老师。谢谢!

今年我朋友出国了,剩下我自己在国内。每天一个人面对四面墙自己...

今年我朋友出国了,剩下我自己在国内。每天一个人面对四面墙自己在一个很大的空间内游走感觉心理空空的。有时也时不时的回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自从他出去以后发现自己一个人各项活动都很差劲,比如说变懒了、能对付的地方就对付一下、懒得上街、经常宅,但是社会功能不受影响。偶尔有时候自己情绪很低落,很伤心,会落泪,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失败者。很多事情自己想做,但是又没有一个很浓郁的兴趣不想做(是否算是缺乏目的性?但是我心里很清楚我要什么)。我有一个好朋友他懂一点简单心理学,他怕我发生意外叫我多出去走走,但是我又感觉没太多意思,可能是跟别人不熟悉,有隔阂吧。自己的事情不想跟太多人说,说了别人要么冷嘲热讽要么不理解不支持,反倒自己没事给自己找事。我自己心理也清楚我的苦闷,有时候感觉现在自己身上满身都是负能量。在生活中我感觉我很缺乏自信心,似乎很没勇气、很胆怯、很害怕。我也准备出国但是申请了两次签证都没批下来,压力确实蛮大,失败的伤害对我影响蛮大。接下来要准备申请第三次,前几天问我中介什么时候可以做,他说要今年10月份。一听这个我心里凉飕飕的,我不知道我应该高兴还是伤心。情绪又一下子跌倒了低谷,如果不是在公司上班估计我又大哭了。有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我能做好的东西我都尽力做好,剩下就是“听天由命”。过后想想似乎中介也是有道理的。如果说可以多等几个月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也值了,但是自己依旧很害怕,算是对未来不确定因素的害怕吧。害怕失败、害怕重复以前的噩梦。 很多东西我都心理明白,但是自己还要钻牛角尖。明知道这样会叫我不开心我还这样。我好朋友他爱说我“不作就不会死”。似乎我现在真的很“作”,不“作”我还真不舒服。 心理的紧张害怕使我很相信一些运势的文章。姑且把这种“封建迷信”的个人感受放一边,似乎我感觉在他们身上我更放松、更开心,可能是算对未来的一种可预见性的自信吧。 我有时也不断的想象未来生活的场景,我刚到达国外的场面。貌似就是自己心理想想我妈会说你就想的好,白日做梦。 我也看过吸引力法则,每天都在想我的梦想,真不知道要我等多久梦想才会变成现实。我朋友说我心里压力太大反而不利于使用吸引力法则,唉。。。这种苦闷困扰了半年,也真的希望自己早日出去,早日解脱。最近又看了看《新白娘子传奇》里边有一场景,白素贞想成佛,观音就对她说“你尚有尘缘为了”。联想了自己似乎乱七八糟的杂事都干完了,我也可以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