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好像和强势的人交流总感觉被压迫怎么办

网上买东西 杀虫的药,东北的店吧 客服也是东北的,但是对产品不了解问问是正常的吧,客服一直有些强势的在推销产品,虽然内容是说“推荐方案”,但是也不说清楚产品怎么用的,用量多少,就说要这个预算才能解决问题,然后给4个选择,我问怎么用,他让我选一个再告诉怎么用,我就很不舒服了。 凭啥要选一个方案才告诉我啊,不了解清楚怎么选啊,谁知道是不是让多买呢,就有种被强迫的感觉,我就自己选自己买了,都要下单付钱了,那个客服又说先试试可以,但一定要按他说的用在一个地方,不要用在多个地方,不然白花钱,用完再赶紧补上他说的量。 我就觉得这不是废话吗,全用在一个地方当然有效了因为过量了啊,买多当然有效啊但我不想被套路多花钱也合理吧,就是觉得在推销让我多买,非要按他说的量买 不然就说我买的没用白花钱,(怎么可能白花钱,肯定能杀虫,至于能不能杀完不信商家我自己试试还不行?我就算再买和他推荐的还差好多怎么会白花钱呢) 发了蛮多信息,表面说的担心我没法彻底杀虫解决问题,但态度语气感觉很有压迫感。 我觉得很不舒服,很讨厌这种被强迫被压迫的感觉,是我太软弱了吗,很在意这个,不舒服的感觉一直在,好像想起来一次就被压迫一次,我该怎么调整?和这种人该怎么交流才不会不舒服不被强迫?

这个世界有没有我要的东西?我要什么?

我从2013年开始被父母带到医院去看病,是因为我当时在学校的表现转变,变得不好,和同学勾心斗角,表情似笑非笑,还有多虑。然后我第一次看病,医生没有说我有问题,只是说父亲把我管的太多了,我自己跃不出去那个界。后来父亲也没有因为我的状态不好就让我在家缓缓,而是就把我送到了大专去上学了,因为那年我刚高考。后来在学校有恐惧,而且总是控制不住想笑,还有同学反映给辅导员的。后来父亲骂我不争气,而不是第一时间关心我的状况。但是后来父亲还是带我去看医生了在苏州。医生说我是强迫症,开了药吃了没用,后来就换医院,医生说我是分裂症,住院一个月诊断是偏执型精神分裂症,后来休学了一年,一年后开始复学,顺利毕业最后。好像是在我休学后一年,我开始有同性性行为,也就是和同性约炮,后来我自己主动告诉了我妈和我奶奶,我觉得这个约炮的动机也和我的思维模式有关,因为我想寻求自由的空间。后来我还是换了医院,因为我看的那个医院不属于三甲医院,听人家说看病要看三甲医院,后来就去了南京脑科医院和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医生都说我有分裂症的症状。后来还有专家认为我情绪生病了。反正这些年一直在服药,也一直在想要“投机取巧”,为什么这么说呢,就是因为想要一鸣惊人,想要凭自己的某种智慧来搜寻某些超前的类似工具什么的,想要发现自己的优势来证明自己。这些年服药后的感受就是不那么害怕,但是情绪上还是很压抑。压抑的主要原因是自己总是向父母去索取,而他们又觉得我这样他们吃不消不愿意,所以我又觉得我想得到他们的帮助,哪怕是他们的耐心友善的引导也好,但是他们总是给我我的想法不对的信号。所以我很难受。还有我小学六年级转校到市区上学,在学校关注一个女生一直到现在。主要关注她的穿着的东西,觉得是自己没见过的。还有,我毕业后到现在也有3年多了,断断续续工作过,做过小学生英语家庭作业辅导老师,做过课程顾问,做过酒店服务员,做过餐厅服务员,做过旅行社前台接待,做过奶茶店店员,做过男装店店员,学过美甲美睫和化妆,但是等于没学,最长的就是做兼职辅导作业老师一个半月,最短半天,大多是一两天的。选择做家教辅导,是因为这个工作简单,没有多少体力活,不用像服务员那样脏。但是也有害怕自己知识掌握的不好没办法辅导人家。选择做服务员是在大学毕业实习期,当时主要就是因为设想的:在酒店,好像可以挺慵懒的感觉,没想到要做那么多事,而且也不能联系到自己的想入非非的想法,就是一直在端盘子,搬东西,而且身边结交的同事都没有什么水平。选择做男装店销售,只是片面考虑了男装二字,没有去想销售二字。就像酒店服务员,只想了酒店二字。因为自己觉得通过对自己关注那个羡慕的女生这个情况,好像让自己觉察到自己是不是喜欢服装,或者咨询天赋咨询师,她说是时尚造型。所以就去了男装店,但是每天都要固定的方式把那些服装放在固定的地方,所以我也看不到什么人性化的可表达的什么内容。学美甲美睫化妆,也是因为那个羡慕那个女生,觉得自己可能是对这些有天赋。但是学的过程中觉得很难,而且学的内容是死的。奶茶店的体验就是点餐的过程还好,就是,很快的像一次性的似的,只要帮别人点了就可以解决了。但是有时会出错来不及。我自己也去尝试过测九型人格,mbti,盖洛普我测了5次。我现在还想通过心理咨询,然后一边学习考个本科,然后去读研,但是动机是为了提高自尊来找到心仪的男朋友。我现在每天在家里也不工作,也没地方去,我也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学习一个我感兴趣的学科,但是我还是学不进去也学不起来,不愿意只想一件事。上个月去看仇剑崟医生,她说我主要是冲动控制,让我去做无抽搐电休克,可是我没有去,我不知道我该不该再继续坚持在仇剑崟医生那里就诊,但是我还是不死心,我还是想坚持在她那里就诊,不想换了。可是我连现在先在家想好自己有哪些困扰我都觉得有困难。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用简单心理的精神科顾问。因为每次去上海也要花好多钱。但是父母精力有限,肯定不会支持,因为我以前跟他们说过。。

研究生一年了,内心很挣扎,很迷茫

一年前加入导师组,跟进一个组里没有人做过的研究项目(和其他学校和机构合作的),一开始很有信心和动力,但一年下来感觉各种不顺利,没有帮到项目太多。而且项目本身越来越紧张。导师要我自己做一个本专业的课题来毕业。但因为一年来都是做和本专业方向关系不大的工作,回去看自己的专业知识感觉非常陌生,两个多月来一直没有头绪。而其他进实验室的小伙伴一年下来很顺利,已经很有成果了。试过和一些同学交流,他们大多宽慰我这很正常,但是我自己却还是很愧疚自责,对不起导师还有家人,以及因为专业知识的遗忘,感觉自己全是漏洞,没有信心和动力再捡起来,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不适合做科研,焦虑抑郁了快三个月,经常晚上睡不着。在学校做过心理咨询,也和导师交流过。导师特别批准假期回家休养。回家后看了精神科医生,确实是有抑郁症了。医生开了一些抗抑郁和安睡的药物,用了快两周,身体比较疲软嗜睡,但是一醒来想到那些纠结的事,心里更着急了。父母朋友的劝解感觉是大道理听不进去,也试过认知行为ABC的疗法,尝试去反思缓解消极情绪但效果不大。给自己设定了各个时间节点。但眼睁睁看着日子一天天过去,自己却依然难以想开,反而在家还让父母担心,各种对自己的怀疑和否定,对未来的担心和恐惧越来越多。

我累了 再也不想继续下去了

你们大家去追求你们的阳光,留我一个人就好了。生活为什么这么累呢,我为什么这么软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了解根白痴一样。在别人眼中我就是这样傻傻的吧,什么也不知道,生活上的,学习上的。傻的可怜,傻的谁都可以欺负。你们都很坚强,有自己喜欢的事情,有朋友,相信自己。我呢,初中高中永远是我最痛苦的时候,不敢和别人说话,更可怕的是我感觉到有一层厚膜隔在我们之间,真的,我和所有人之间都有一层厚膜,想去触碰不敢触碰,别人的世界永远那么阳光,好像什么都可以解决一样。我多羡慕他们啊,我是躲在最后的丑小鸭,看着我们之间厚厚的膜,真的感觉的到,把我和他们隔的很远,他们说什么我不敢接,我看到什么事情想告诉他们不敢说。但是心里面多么想和他们一起开开心心的玩,想过无数次。我都十八岁了,还这么幼稚,仍人欺负,我什么都不知道,傻的就像小学生。这个世界大概不适合我。每次集体活动的时候。别人和我说话我下意识想逃,焦虑,紧张,甚至,我都不敢在别人面前听歌,刷微博,怕他们嘲笑我。我受够了这样的日子,每次说话,哪怕只有一句我就焦虑的语无伦次,看着我的手发抖。电话铃声也是,向一声我心一颤,被纠着疼。我初中的时候想,熬过就好了,不用管内心有多难受,多想和他们做朋友却因为自己的畏缩一直躲着。我以为熬过了,到了高中就会有一个新的开始,不是的。同学更冷酷了,好像你必须要搞笑,要可爱,要怎么怎么样,大家才会理你。我一直交友无能,软弱,从来没有真正做过这个事情,大家怎么都这么苛刻。我傻,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比小学生还小学生。这种矛盾让我难受的要死,我错过了初中高中的成长,现在的我傻逼一个。在别人面前强颜欢笑,假装自己很可爱,只是怕别人讨厌我,大家都看出我的伪装,我的假,更让我心痛。现在我这么伤心,出门我照样笑。我心里面多难受,不想在讨好他们了。生活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真的冷酷? 我从小就是同学眼里奇怪的人,他们因为这个不理我,把我推的远远的,我从来没体会过朋友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如果人生可以重来就好了,我初中再也不那样了。我想缀学,大学。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