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受不了老公的原生家庭,想离婚

我跟老公领证不到一年,结婚3个月。老公独生子,家庭条件比较好,在二线城市有三处房产。他的父母异于常人,家庭关系扭曲。老公的妈妈是一家之主,在家里什么都是她说了算,老公的爸爸虽有不满,但所有的一切都顺从她,一直忍气吞声。老公在家里更是没有地位,父母考虑事情从不会优先考虑小孩,从小对小孩不也是管不闻不问,以上是背景 我和老公14年认识,16年开始谈婚论嫁,他父母对于结婚的房子和钱只字不提,所以只能由我开口向老公提出,老公回去跟家里人谈,最后虽然都达到期望,但是过程十分艰辛,他父母做事十分恶心,我们两之间也闹了很多不愉快,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对他父母感到不满。后来今年结婚他父母以生病为由对我们的婚事不管不闻不问,掏钱掏的也不情愿,在房子问题上面也不配合,对于我父母的帮助也毫不客气,我对他父母的不满情绪一天一天加深导致无法缓和,久而久之怨念堆积如山,我就会影长在老公面前说他父母的不是,我知道这是大忌,可是我实在没见过这样的家庭,很生气。老公他听到我说他父母他也很生气,好几次因为我说他父母要跟我离婚。 老公他自己也知道他父母是什么货色,他也经常回去帮我出头,但是没用,因为他妈根本不听他的。我认为他父母做事依然会我行我素下去,我们两个晚辈对于他父母的行为只能很无奈,我对他父母的恨只会加深,种种的这些矛盾已经无法调和,所以特别想离婚。 对于这样的原生家庭,除了逃离还有什么其他办法吗?

原生家庭引发的强烈恐惧感

我和大家一样,面临着一些原生家庭的问题。小学时因为家暴父母离异,我父亲重男轻女,也打过我。我没有得到过来自父亲的任何关心和留意,一直很缺乏安全感。我读过一些阿德勒心理学的内容,也在Know Yourself团队的作品里读到了一些观点,里面提到过一个现象,说孩子会被当做“人质”,在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吵架时挥舞着刀子,我当时非常害怕,可我却被妈妈质问为什么不站在她的一方,在整个成长过程中不断被亲戚开玩笑说“你也可以到你爸爸那里去”,但当我出于亲情而偶尔到我爸爸那里去的时候,却遭到重男轻女的奶奶等亲人的轻视、嘲笑。导致我非常害怕做选择,我害怕战队,性格犹豫。我妈妈曾对我说,她怀孕的时候我爸爸就打过她,我却活了下来,我非常难过,这些对话让我觉得自己不被需要,仿佛只是一个错误的存在、一个负担。从离婚之后,我妈妈原本就敏锐易怒的性格被激发得更明显,在我上高中的时期达到了顶峰,每天大吵大闹,摔东西,以离家出走作威胁,每次都以我跪下求她不要离开结束。那一阵子我非常害怕回家,每天在楼下深呼吸好久才可以走上楼,而我妈妈会在楼上看到我放学回家,说我没有抬头看家里,是对家里的事情漠不关心。我精神几度崩溃,假借学业为由住到了学校寝室。后来我读大学、工作,今年我31岁了,曾经有几年我一度以为我和妈妈的关系变了,她变得比从前宽容,没那么容易大动肝火了。可今年以来,她又反复变得易怒,因为无形的事情大发雷霆,例如狗狗在外面偷吃了东西她会打他打得非常狠,甚至把它扔出家门。我非常害怕和焦虑,一点小小的声音都让我非常紧张,几乎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连带着胃和头都在痛,却只得强颜欢笑,因为我知道沟通并不适用于我的家庭,我曾经和妈妈说过有几年间她待我不是太好,她无法理解,她说那一切都只是我的幻想,我也无意识中读到过她的日记大段大段描写对我的失望和愤怒。我想我在长期的压抑中形成了一种懦弱的表演型人格,为了维持家庭的运转,我戴上了乖孩子的面具,隐藏了真情实感,因为我恐惧冲突和争斗。如今我充满了对自己的失望,我知道很多面对同样的困境的人,最后都选择了独立出去住,摆脱了家庭的PUA,但我没有勇气,我的经济实力不允许,我也害怕努力维持了那么多年的风平浪静又将崩塌。我很生气自己是如此懦弱,虽然我也明白这种懦弱并不是一天形成的,我尝试过和朋友分享感受,也和心理医生短暂地交谈过,但他们说的道理“她的易怒是没有原因的,你做什么都无法改变,所以大可不必挂心”和“你心里知道自己很好就可以,不需在意评价,她开心你更开心就好”无法真正帮助到我。我希望有人能帮我指出现阶段克服强烈恐惧的办法,非常感谢。

关于我,我的原生家庭,过去,以及现状

我想要问的问题是“我目前的状态究竟是正常的吗?我该如何改善”,为了引出这个问题我想先交代一下我的过去。 我: 年龄35+,女,和老公以及两个女儿生活在国外,全职妈妈,兼职摄影师(目前正在往主业发展)。身边朋友不算很多,加上国内的朋友能深聊的知心人不到三个。我的性格(以前?)很火爆,是那种心里藏不住事儿,说什么就得立刻干。我老公是个慢性子,比较沉默寡言,所以对我老公经常会爆炸,然后自己气到死,生闷气。 原生家庭: 我出生于一个比较富裕的家庭,爸爸经营一家工厂,我妈从40多后下岗就转为全职家庭主妇。我爸性格开朗,朋友很多,但是不算很乐观积极的人,自理能力差,需要我妈多方面的照顾,对我很有耐心,我和我爸可以聊很多事。我妈脾气火爆,不善交际,但很能干,很要强,和我经常针尖对麦芒。从我记事开始我爸妈就争吵不断,而我特别害怕他们吵,从小每次他们吵架我必须充当和事佬,必须要让他们和好,我觉得这是我必须承担的责任,哪怕过程很痛苦。每次他们吵架总是冷战,我爸会逃避,我妈就一个人在房间不吃不喝(现在打这段文字的时候都很害怕那种感觉)。可能因为看到每次吵架都是我妈挑起的,所以我下意识地认为都是我妈不对(这也是我长大后对我妈经常爆炸的原因)。甚至有时候特别恨我妈,小时候她和我爸吵架后对我不好的种种记得特别清楚。 现在: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去年6月,我妈查出患了癌症。然后我一下子觉得后悔了,特别后悔以前和我妈吵架的日子,觉得我作为女儿特别失职。渐渐的这种感觉越来越深刻,我越来越痛苦,甚至觉得我妈的病都是因为我,因为我经常和她吵架导致她生气,让她来国外帮我带孩子导致她没能好好休息。然后慢慢我想起了她很多很多好,觉得自己以前就是个混蛋,让那些少数不愉快的经历充满了童年记忆以至于忘记了我妈种种的好,现在非常爱我妈,特别害怕失去她(我知道很多人会说早干嘛去了)。 在我妈生病以前我觉得我的性格特别像我妈,而且越来越像,但是同时我又非常讨厌自己这么像我妈。后来,也许是因为我在心里谅解了我妈的性格,所以我也谅解了我自己,我现在的性格变得平和很多,以前经常爆炸,现在几乎不会。以前会计较的很多事现在云淡风轻,甚至有时候会觉得难道自己麻木了吗?为什么很多事情变得不在乎了,没关系了?我不知道这是好的转变还是我变得消极回避了? 另外一个转变是,因为我妈的病,我现在经常被笼罩在癌症的阴影里。我特别害怕自己也得癌症,可我有两个还小的孩子,特别怕自己出事,每次身上发现任何不对劲我都会往那方面想。我知道这肯定不正常,但是我应该怎么改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