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原生家庭?成长创伤?自我迷茫?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我的童年很幸福,六岁之前。 之后就是奶奶和爷爷两年之内相继去世。 然后父母婚变。 六岁到十二岁,我的世界是混乱的。奇怪的是我六岁之前关于童年的记忆印象深刻,之后这段时间,大脑里几乎没有什么记忆。 父母大概在我十一二岁左右的时候离婚,第三者插足,在这之前经历过接近两年的争吵,很不幸我都在场。我从小是个特别听话懂事的孩子,但我的情绪特别敏感。别人一点点细微的表情变化我都能捕捉出来,然后觉得是不是自己哪里做错了,会很惶恐。好像一直以来都是讨好别人,以获得别人的肯定及夸奖来找到自己的价值感的。 小时候性格怯弱,别人一碰我就要哭的那种,常被人说娇气。可能是妈妈把我保护得太好了。父母离婚后,我跟妈妈生活在一起,那时候刚上初中,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强迫自己独立了,小时候是很粘人的性格,那段时间变得特别明显,无论做什么事都是自己一个人。那时候以为自己是成熟了独立了,其实现在想来,我只是把那个真实的自己藏起来了。 跟妈妈两个人相依为命的那几年,越发心疼她的不容易,那个时候我们那个小县城离婚也能当个事件,起码我们住的那条街几乎都知道,但是很庆幸我没听到什么过分的风言风语。我妈为人很好,做事也干练,虽然生活清苦了一点,除此之外好像没什么不同。除了,我妈离婚后积攒的戾气,对我爸的恨意,我全部都接收了。所以我也恨我爸,这种恨直到十年之后才渐渐消除。 凭心而论,我爸虽说感情上不负责,但可能出于愧疚疚,对我和我妈一直都有在弥补,主要就是金钱方面,除了刚开始那几年,他生意没做起来的时候,稍微过了几年清苦的日子,他经济好转之后我的生活水平也随之提高了,但我妈节俭,所以至今也没养成我大手大脚的习惯。 爸爸和那个女人一起在外地做生意,其实她对我没恶意,但她破坏了我的家庭伤害了我是真。我每年有两次机会见到我父亲,放暑假和过年。大学毕业后,我去了父亲那里帮忙,他其实一直想要我读会计,帮他管账,我天生对数字不敏感,没读会计,毕业后却依然去了他那里,他一直说他很累,想要我帮忙分担。可能初入社会我退缩了,一直被保护得很好,不知道该如何踏出那一步,于是我去了他那里,一直到现在。中途不是没有过挣扎,15年实在待怨了,我出来过半年,一个人在外面差点把自己搞抑郁,我爸妈都急死了,第二年我又滚回去了。对了,我读大学时妈妈也再婚了,父母离婚又各自组建新的家庭,但是都没有再生孩子,我还是我父母唯一的女儿,这份感情也不是假的。 但我不知道我的家在哪了,爸爸有了爸爸家,妈妈有了妈妈家,我的家呢? 去年经人介绍我认识我前男友,我追的他,一年后我提了分手。我依旧喜欢他,但是实在不喜欢那个恋爱中的自己,他也快被我逼疯了,于是我提了分手,不是因为不爱,是因为太爱。但我的喜欢太让人窒息,我自己都感觉是病态的,一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每分每秒都想着他,不给我回应我就会抓狂,虽然我一直努力克制,但能感觉到双方的能量都在消耗,我要的太多,好像心里有个洞,怎么都填不满,他尽力了,但还是不能满足我对情感的需求。太痛苦了!所以放手了 然后就是这样,我开始正视自己的问题。我一直以为父母的离婚没有给我带来太大的伤害,至少表面上是这样的,但我知道,这段经历让我内心的那个洞开始显露了出来。我很迷茫

原生家庭不和平,不喜欢父母,但是很爱他们,我很矛盾痛苦

记忆中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开始吵架,每次吵架都会提离婚,最早的记忆是有一次他们吵架,爸爸抱着我和妈妈吵着,妈妈摔门而出!基本上每年过年他们都会大吵一架,每次都吵到感觉要过不下去的程度。一年内小吵更是数不胜数。姥姥生前是跟我们一起住的,印象中要不就是妈妈爸爸吵,要不就是妈妈姥姥吵,我跟妈妈也很不合。不过,爸爸和姥姥也是性格很强的人。我知道血型现在并没有确定跟性格有关,但是我和爸爸和姥姥都是AB血型,妈妈是B血型。我和姥姥都是当面不愿意产生大冲突的人比较喜欢忍着,爸爸我不知道,而妈妈给我的感觉就是随时能够大爆发,而且也总能激发我们跟着爆发。一开始爸妈吵架,我会在中间用大吼的方式制止他们,冷战的时候,我会分别找他们谈,劝他们,可是久而久之,我好累……自己变得越来越不敢跟别人发生冲突,越来越没主见。之后长大了,上了大学,他们如果吵架了,妈妈会给我打电话,我会劝她,但是我内心是不支持她的,我觉得她做的一些事不对,当然爸爸做的也有不对的地方。爸爸很疼我,小时候和爸爸关系很好,可是爸爸的一些行为想法我长大之后发现我很不喜欢,很不赞成。可是爸妈都脾气很大,我不敢跟他们说。我很爱他们,可是我觉得我也好讨厌他们。但是我知道我身上一定有他们的影子,我无法爱我自己……很痛苦。

海外,抑郁症、BPD,被原生家庭、分手创伤困扰,很难有良好亲密关系

请求帮助,出国后不久我被诊断为抑郁症,14年12月开始吃Tianeurax,吃药后躯体疼痛和抑郁缓解,但因为逐渐出现暴躁、轻微自残等冲动,15年4月吃T药加Amisulprid,10月T药替换为Sertralin,随着暴怒和自残冲动减少,现只吃S药。现只偶尔身体疼痛,不少时间情绪稳定,但抑郁、低落、崩溃也时有发生。 原生家庭:1.父的言行显示其有抑郁症、边缘型人格障碍之类的可能。我童年少年经历父母关系不和、父家暴母等。现父母关系趋于缓和(比如可一起旅游等。但我一直不知道他们间有没有爱)。2.面对父母冲突,我只敢躲着哭,不敢干预。高中后一直住宿等在外生活,不喜欢回家。但我知道爸妈都分别很爱我,我也爱他们。(不太接纳、欣赏、喜欢他们,但有关心和爱。)。与他们几乎没有身体接触,不愿在他们面前笑、不愿与他们眼神接触和表达情感(如,妈可说“我想你”,我说不出口)。 伴侣关系:1.与初恋近六年,非常相爱,但我也频繁为小事发脾气闹分手。现回想,当时就有不轻的心理和行为障碍,据咨询师友人判断我应该有边缘型人格障碍。当时情绪易大喜大悲,但基本还属于开朗、逗逼型。2.分手后极度悲痛抑郁,两三年后缓解。(现回想,当时是非常明显的抑郁症和应激障碍)。3.分手后的五年间,感情基本真空。谈过一个,没感觉。爱慕过一个,没有成为情侣关系。3.分手五年后,开始第二段严肃的感情。两年前,我为了尝试与异国男友一起生活,辞了国内工作,来到他的国家,我们都有结婚的目的,但一起生活了近两年,我仍然不想结婚。他和家人对我都很好很接纳,包括抑郁症。我以为初恋失败后,我有所成长,但在这段关系里,我还是保留了以前对待恋人的粗暴模式,唯一不同的是以前爱起来也强烈,吵起来也强烈。现在只吵吵,但我没有爱的感觉。喜欢抱怨、打击他。其实他在责任感等各方面是亲友眼中非常合适的老公人选,我们彼此也很真诚,他知道我和我家庭的最不堪的一面,我们有不错的精神交流,但是我却总觉得少了点灵魂交流。(我比较“基督徒”,他也是,但“不算”。) 社会环境:1.出国后零基础学习该国语言。另外,虽不是为了学位但又重新考入大学,读自己喜欢的新专业(跟自己国内的工作相关)。气候除夏天其他季节较阴冷、语言压力极大、学习上主要压力也来自于语言基础还太差、因为语言暂时还没办法找以前类似的工作打工。2.社交上,除他家人,认识的基本为同学,相互间很友好但也只是点头之交,只有一个比较密切。在校遇到华人同校也会聊天,但也没约着一起出去活动。社交靠网络与世界各地的几个老友联系。比较沉溺于微信。3.在国内时很活跃,就算一个人也会享受逛街餐厅音乐会艺术展。在这里,没上学时,可以在床上待整天看手机,没有兴趣和动力出门,待的城市也不如国内的一线城市有活力,至少我的信息渠道不多。4.因为语言等因素,很难在信仰上找到曾经时不时出现过的感动。 困扰:1.这八年来经常梦见初恋。梦见他离了婚跟我复合,我想都不想就放下一切选择他。但其实醒来时的自己,是不会想跟他再在一起的,我怀念的也不是那个具体的人,而是那种投入的爱的感受。我们多年未联系过,我也不想去想他,觉得对现任内疚,但要梦见他我实在是没法控制。我是不是应该平常心对待这些梦?但我总觉得潜意识要跟我表达什么。2.总间歇性的去网上搜前任的蛛丝马迹,或偶尔看自己的老日记揭那时的老疮疤。我应该允许这种行为吗?3.想到此事,有时能释怀,大多是悲伤、自责,偶尔会极度愤怒,不会行动但会在脑子里想杀了他妻子,或者我在他们面前自杀。我是不是也得接受,这样释放愤怒的方式也是一个过程?4.现在对什么都比较麻木,考入自己的梦想专业、旅行、聚会等都不能让我兴奋,已经有一两年没感觉到“喜乐”的瞬间了。5.爱无能,除了在梦见初恋时有那种非常确定的爱的感觉(甜蜜、坚定、双脚踏在地上),在现实生活中,感受不到爱,麻木没有灵魂,空躯壳漂浮着。但不想贸然跟男友分手,因为觉得这对他不公平,我记得我以前对他还是有好感的,也是经常互说我爱你的。现在麻木,不知道是因为抑郁症而爱无能,还是因为药物(有阵子因为药物叠加出现了身体和心灵感觉特别明显的麻木症状,后来因为逐渐撤了一种药,身体无感的症状缓解),还是因为他真的不是对的人。6.很多道理都知道,但是感受不到。比如我想得到要感恩,但只能说是发自理性思考的感恩,而不是发自内心感受的感恩。7.请问有什么相关书籍推荐。 希望得到回复。我也有咨询的意向,但预算不会太宽裕。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