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在国外的留学生,心理压力非常大,情绪低落,抑郁,社交障碍,焦...

在国外的留学生,心理压力非常大,情绪低落,抑郁,社交障碍,焦虑,自我否定。情绪问题影响下日常生活学业都很差。朋友几乎没有,留学生的圈子很复杂,久而久之不敢与人接触,本地朋友没有。转专业的缘故,读起来非常吃力,成绩不好更加自卑。上课听不懂,作业不会做,老师和同学很无奈甚至很生气。不敢和别人坦白自己的困难,自卑作祟,更加不敢和人倾诉情绪问题。没有信任的人,平时独来独往。遇上问题会钻牛角尖,写论文会越拖越久,因为太过于自卑和较真。别人看起来是没有合作精神的拖延症患者,实际上是把简单问题复杂化的完美主义患者。对自己非常失望,出国以后性情大变。在国内虽然有忧郁的时候,但并没有如此的深度和广度。多月前因为有课程完全不会,曾经精神几乎崩溃,在家里关了几个星期,有自杀冲动,被自己吓到,终于鼓起勇气给干预热线打了电话。后来看过心理医生,因为是本地人,不理解外国学生的痛苦,缓解了一点点的焦虑恐慌又被提起来,看完心理医生以后掀了伤疤反而更加痛苦。临近期末,有很多不会做拖了很久的作业,因为毕业论文计划迟迟写不出来惹恼了老师。没有时间去求助心理咨询,也不敢面对。想到中国同学之间的勾心斗角,更加左右为难。求建议求指导求自救良方。

我该怎么调节自己的心理问题

你好,接下来我要说的可能有点长 今年16岁了,我是女生,我最近几年感觉自己有点不正常,总从几年前我因为一点小事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使劲的勒自己;到因为和妈妈的拌嘴出手打了我的家人,而且是在一个严肃的场合;再到现在我整个人都变了,我觉得我是个变态,在无数次的自杀准备中,我竟然从没想过自己的家人,在平时做事时也是,我觉得自己是个变态,我明知道这样不对,但我就是想这样,我心里告诉我自己,只有自己最重要,其他人都没事。我觉得会不会是自己有什么问题,我就使劲压制自己的脾气,在外人面前我会想很多(我小时候就很内向,是班里的小透明,上了高中因为成绩好了,所以算一个“领导”吧)是个老好人,但一回家,我的性格很 差劲,而且离不开手机,其实我说是老好人但我很讨厌我的同学,我不知道为什么,所以现在我没有去上学,用各种借口赖在家,我知道不对,但我就是不想去,玩都觉得自己好TM矫情,爸妈很生气,我又软硬不吃。或许会问问为什么不去看看医生,因为我不敢和爸爸妈妈说,有次吵架,我听见妈妈和爸爸说我们女儿会不会心理有问题,我爸爸直接说不可能的,所以我不敢说,我怕又被骂。对了,我尿床,从小到大,现在记性也很差,根本记不住东西 大概这样,说出来也算是发泄吧,如果我真的是个变态的话,请告诉我该怎么控制自己 但是如果我只是单纯的矫情的话,请好好骂我一顿,谢谢,谢谢你看完了。

高三学生,内心封闭,没有真正的朋友,和家人关系也很冷漠,对外界有较强的抵触情绪,对别人怀有恶意,总想做出伤害别人的事。

我高三,中学6年我觉得自己的人生一直在走下坡路,初中搬家,和爷爷奶奶分开,上了我们市最好的中学之一,但是是普通班,小时候很开朗,也很自信,坚信生活的美好,对未来对自己充满希望。初中为了学业也很努力,立下过许多远大的flag,成绩也蛮好,过的很幸福我记得,但慢慢的,我开始爱思考一些人生意义,一些类似的,内心有时会很虚无,精神上觉得非常匮乏,我在不断的寻找意义。我记得那时为了学习很努力,自愿放弃了很多爱好兴趣,有很多目标不切实际,就逼得我自己放弃,我想实现理想,但苦于没有足够的自制力,而且眼界比较窄~总之目标多以失败告终。每次没坚持下来我都会很自责懊悔,慢慢就有些麻木了变的消极了。我的爸妈不够负责任,小时候我爷奶管我多,但我父母可能是习惯了,搬家后他们真的对我的关心很少,我妈远比不上其他母亲,他们自己就像个心智不成熟的小孩一样,不会教导孩子,懒惰,生活习惯差,我可以举出很多她的缺点 ~小时候我想脱离奶奶的束缚,想自由自在,但中学以后,我想要他们关心我,理解我,有的人说父母自身的水平不够,我应该理解他们,但有些东西不是借口,付出没有付出,用心没有用心我能体会的到,他们是不合格的父母,我怨他们很久。每当我想和我妈谈心,有困惑时,她就总是理解不了。我经常感到孤独,当我疲惫时,我却找不到可以休息的地方,可以倾诉的人,痛苦,迷茫。对学业上的,对人生的。总是一个人,那时真的很孤寂。学习也没动力懈怠了,但我的压力很大,我自己给自己的要求很高。后来我开始熬夜玩手机了,太小了,那就是逃避现实的方式,拼命的熬夜,2'3点每天夜里,明知不对但我还是继续,我很痛苦,也麻木,期间我和最好的朋友间也心生芥蒂,她挺好的,只是我慢慢变的敏感,持续熬夜半个学期左右,初二结束,由于成绩没有明显下降,所以一切照旧,但初三成绩一落千丈,我受不了落差,变的自卑起来,非常痛苦,最后不得已告诉爸妈,去找了心理医生,爸妈知道我又问题后很震惊,很讽刺的,连老师都能看出来我消极颓废,要不是我成绩差,我告诉他们,他们都不会知道。反正一切都变了,我彻彻底底的崩溃,我就是这样,如果崩溃那就是无法挽回了,我自己解决不了了。我变得极度自卑,敏感,封闭自我,恐惧。任谁劝说也效果不大,看了心理医生,做了催眠~让我解压的~有些效果吧,不过那一年我还是极度失败的,我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了。如何和别人交流?我几乎失去了所有的朋友,自卑逃避使别人远离。久病床前无孝子,我爸看我一直不好,他也渐渐失去耐心。后来,我和我爸决裂,我跟他眼红,歇斯底里的爆发,我仍记得几个瞬间,我发誓再也不要爱他了,从此以后这个人与我无关了。后来我和他一直关系冷淡。高中还在这个学校上,得知这个消息我很绝望,届时我已经和自己最好的朋友绝交了,她曾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我曾发誓要做一辈子朋友的人,她考的比我好,也在这个学校上,我很不想和她同在一个学校。绝交的主要原因,还是我内心的不平衡,我看着自己的朋友成绩超过自己,我们原来成绩相当,我自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了,只想远离她。高中上这个学校我听绝望的,还因为这个班级我以前看不上,我接受不了中考的失败的这个事实,我不愿意相信,还想蒙蔽自己。至此我和初中同学,老师的情分几乎断了,我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不想再见到任何一个过去认识的人。高一就很排斥我的班级,同样也被排斥,也无心学习,不远学习,很绝望。我对这个班充满了不满,认为在这里上的都是垃圾,自己也是垃圾,甚至我现在还觉得这个班不够好,以至于高一过的很艰难,没什么朋友,不能放开自己,可能无意表露出来的态度惹恼了班主任,他对我很不满。整个高一都活的很不现实,一直在想初中的事,过在回忆中,排斥现实中的一切。后来高二想通了,不能活在回忆里,有新的希望了,去努力学习了,找到了一个踏实学习的同桌,后来分开了,但我至今都还感谢她,高二差不多努力了快一年,成绩大幅上升,人也变了不少,那时候很棒,和父母关系改善了。我记得努力学习的时候我也蛮惶恐的有时给自己的信念就是努力学习,高考完后离开这个家。到后来关系改善了,反正高二状态很好,也很感恩。但是后来又经历了很多不愉快,班里有个人故意找我的事,(我是课代表班委~收作业的事)我已经故意避让了,她还是不依不饶,最后我终于爆发了,我和她歇斯底里在班里吵,撕破脸皮。那时候我分明感觉到了绝望,有什么东西又碎了,一切又完蛋了,我拼命地小心翼翼地维护好的形象碎了,我的心也碎了,一切都完了,没必要了,想毁了我,那她可能做到了,我又不在乎了,爱谁谁吧,我不伺候了,我终于又失去了对这个班的好感,没中淡淡的厌恶,我觉得不值得,为了他们不值得,他们配不上我的付出,与此同时还有另一件事,在过年我和我妈在姥姥家吵了一架,当着我爸的面,具体两个人可能都有错,但我觉得自己比较无辜,就是吵得那一架,然后我觉得太糟糕了,辛辛苦苦维护的关系又碎了,我无比委屈当时,我愤怒,他们都指责我,无端冤枉让我只想离开,令人恶心。后来我不在为我们的关系做什么努力了,那个事我记了半年之久,我是个记仇的人,后来我妈给我道歉我还是不行。我记得当时他们就被我判处死刑了,在心里,我清楚的记得我什么时候感觉完蛋了,我将再难以进步,难以做出什么有创造性的事了,路断了,没有希望了。高三后,我开始颓废了,有些自暴自弃,就是积极不起来,生活没有任何意义,之前我为了离开这个家逼自己努力,但现在我在这里活的没那么痛苦,我再也找不到让自己努力的理由了,之后一步步沦陷,走向消极颓废,后来又和两个同学发生过矛盾,到这两次是我自找的,出于嫉妒,我伤害她们,这种感觉是会上瘾的,没事总想找她点事,目前就是这样的状态,好像随时都想和别人鱼死网破一样,我也察觉到自己好像在用以前那个人对我的方式去欺负别人,很差劲,但我现在就是这样。每天浑浑噩噩~~我现在难以总结此时自己的状态,高考紧张,但我越想就越会焦虑。~~我现在没有任何想做的,有时又开始熬夜了~希望能得到您的答复,我觉得我这出来也是一种发泄,回首我的痛苦,感觉就是自作孽。我是我见过活的最痛苦最拧巴的人,没有之一。您能想象一个人没有朋友,却假装自己还算正常的样子么?这生活很难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