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总感觉身边有个无形的人监视我

我感觉我要得心理疾病了。我是个女孩子,高中生 我现在还在心蹦蹦跳,我这阶段过的特别难受,我一直都没跟别人说过。我总感觉有人在我屋按摄像头了,只要是有一点不属于我发出的声音,我就会吓一跳,然后盯着那个地方好久。我自己事后想其实也知道根本没有人,但我还是害怕​。刚才台灯响了一下,我就感觉是别人在台灯里放针型摄像头了,我就哆哆嗦嗦把台灯关了。然后仔细想,其实是台灯开的时间太长了,太热发的声。然后我眼睛不好使(近视六百度)就会看到水从空中滴下来,并听到包装袋响的声音。我还特意搬凳子去看屋顶有没有水。就是特别小的声音,会在我这里放大无数倍,夸大无数次。然后我过一会又听见我放鞋这响了一下,我就好害怕,然后各种想,最后感觉是卖鞋的人把监视器藏在鞋盒里了其实是鞋没放稳,动了一下。我刚才去下楼的时候只要身后的感应灯灭了,我就感觉后面有人,我嗷嗷往家跑,而且我总看见黑影,但我知道,这是近视看错的。我还总幻听有客厅有脚步声,打喷嚏声,喘气声,钥匙开门的声音各种。然后前几天我妈晚上把窗帘拉上的时候鼓了个包,那包挺大的,像是人形。我差点没吓死,然后站窗台台那好长时间(那时候我妈一直在洗脸啥的),我就想为了我妈安全我得看看,然后我就快速打那个窗帘鼓气的地方一下,软软的,我当时就跳起来了,我说这是那人的手。然后我嗷一声把窗帘掀开了,发现是一盆特别高的多肉,然后窗帘又叠一起了,显得鼓气的地方特别大。其实我用脑子想想应该知道是多肉,但我偏不往那边想。我衣柜里衣服要是夹着了,衣柜门没关严,我犹豫好久才去开,我怕里面有人。其实晚上我不睡觉熬夜是因为我不敢关灯,我一关灯,我就感觉旁边有人看着我我只能等我困的不行了,然后再关灯,就可以马上睡着了,我才不害怕。我白天的时候没晚上严重,但也有点胡思乱想。我白天坐学习桌这边,桌子离墙大概有十五厘米缝隙,我总感觉里面有东西,我白天胆大嘛,我就用手电筒往里照,没发现啥但我就感觉有东西。我家狗总往里面钻,然后一直闻。那次上我屋时候,它一直挠里面不到什么,但没整出来,冲我叫,我拿手电筒照也没看到什么,里面全是灰,我家狗不会无缘无故总往里钻,还一直看里面。我甚至还上网上查了好多什么识别针孔摄像头,监听器的方法,尽管我知道都是幻想。然后我今天去网上查,总感觉自己被监视怎么办,答案都是一样的:你有点心理疾病 我知道我胆挺小的以前也总自己吓唬自己,害怕有鬼啊啥的,但这几天真的每天都绷紧神经。 我也不傻,知道这想象出来的,但还是会每天这样疑神疑鬼。而且我心这几天一直在蹦蹦跳就手放在上面感觉有特别大起伏,我随时随刻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手脚每天都潮湿冰凉。而且吃的也少,一天一顿饭,一顿半碗饭都不到,但我还饿,看到吃的还没胃口。这事我没告诉任何人,我有挺多朋友,但我从来不跟她们说这种心事。父母也对我挺好的,但心事都是我自己藏着 说一下我家有病史,我奶奶,跟我这类型差不多,总感觉有人害自己,但她那种情况比我严重多了,她看过心理医生,但是拒绝治疗,认为自己的判断没错,我怕我也慢慢发展到她那样,所以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做个咨询师这么难么?我还有机会做咨询师吗?

现实情况是这样:去年大学毕业,年龄是94年,单身,欠债五万元。 想通过考研的方式进入咨询师行业。 亲属长辈觉得自己找个固定工作,然后找个人结婚,买房。 我现在内心的焦虑是:自己认为自己年龄大了。 没有女朋友。 害怕身边人看自己的想法/眼光(在一定程度上有,也有一部分是自己认为有)。 父母不支持,亲属觉得是我自己没有能力。而且年龄和结婚在他们那边好像可怕的要死。我之前考不到不是因为能力不够,是因为我根本没有学习。之前我把考研当作是自己逃避,自己可以暂时安逸的借口。 还有每个月要还钱的时候,会把我的所有焦虑都唤起来,焦虑到爆炸。 我考虑过蛮多次,我想过不考了去参加培训找机会执业。也想过找个工作先让家里放心,然后我再考。还想过先找个工作赚钱,然后边工作边考。 最后我实行的计划是,先找个工作赚钱,做几个月到今年年底快考试了就辞掉,参加考试。当然因为疫情我并没有能够去工作。 现在我觉得,自己一直想这么做,现在自己年纪还年轻,尽早直接走上这条路不是更好么,为什么要去走那些弯路呢,我认为直接去考研去走上这条路就好了,所以我又想着今年不工作了准备考试,然后我爸刚好也提出了这个想法。 但是现实情况又是我需要还钱,有焦虑。我还在害怕即使考研学了咨询师的知识,有了个看起来好一点的背景,以后的个人成长也学习,我也是没有钱的。 我给不了自己一个肯定,我害怕自己是错的,当然分对错是不应该的。没有对错之分。 哈……突然想到,有能力承担自己的行为后果。作为来访我好像成长了,我都想到承担后果这么有力量的词了。可惜我都没有能力把这个分享给自己的咨询师听,我好难过。 大家有什么想法呢?可以分享给我听,不需要建议。谢谢

时时刻刻都认为自己心理不健康该怎么办?

我的故事有点长,但我真的希望有缘人能够看到我的痛苦和经历,并和我分享你的想法,我希望我能够真实地去面对我的过去,从心发现自己,从而更好地成为我自己。 我现在的状态是很难去信任一个人,很敏感,有时会很恐惧不安,需要时刻防备着别人,希望引起别人的注意,但又很害怕得到别人的注意,当别人注意到自己时,会下意识地退缩,很难受,感觉就像快要死掉。 小时候,家里很穷。我们家6兄妹,我是家里最小的,我妈38岁才生了我。哥哥姐姐们和我岁数相差很大,最小的哥哥也大我8岁。我还不到4岁的时候,就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了,我被送去不同的亲戚家,我每次印象最深的是我爸妈来看我,我很开心,可当他们在我熟睡后开摩托走时,我又会爬起来去哭着追他们。那种感觉真的太凄凉了。每次一想起这些场景,我都会默默掉眼泪。 后来我回到家这边上小学了,可是爸妈却外出务工了,留下了我和哥哥在家。有时候被小伙伴欺负了,只能哭着打电话给妈妈进行哭诉。那时我和婶婶一起吃住,哥哥读初中寄宿在学校,一般周末才回来。哥哥上初中的时候,对性开始感兴趣了。然后他就和我发生了关系,我那时才8岁左右吧。我不懂这些事情,我也没有拒绝。更难过的是,爸妈不在身边,没有零食吃。所以我被我同村的一个哥哥以糖诱惑我和他发生关系,还有我还被收破烂的老头诱骗发生关系。小时候对这些没有自我保护意识,我觉得我太傻了。现在想起来真的很伤心,这么小就被诱骗发生关系。我现在对男生我都是很戒备的心态,一直以来我对我3个姐夫都是挺戒备的,很敏感,虽然他们对我很好。 后来我读到初中的时候,看到同学们优秀,我就挺自卑的。所以我一直都很刻苦学习,最后考到了我们市最好的高中。可是在初中期间,我的家发生了一件很难过的事。我爷爷去世了,接着我大哥就患上了抑郁症。其实,我大哥之所以得抑郁症,是从小的生活环境导致,爷爷的去世只是导火线。大哥从小读书就很厉害,也很刻苦,性格很犟。大哥考上了大学,他想学医,可家里穷,没钱给他交学费。然后他就和我爸争执,我爸是个暴脾气,拿起椅子差点砸到了我哥,我哥就跑到我们家房子后面的山坡上。虽然我当时小,但我记得很清楚。后来我哥在读书期间经常是没生活费的,经常挨饿,很自卑,学医又很苦。所以就抑郁了。到现在,10多年了,逐渐变成了一个精神分裂者。正常时可以上班,不好时就请假回来,每次都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看起来很可怜的样子。他现在一直吃药,他都40多岁了,还没结婚。自从他患抑郁症开始,这个家变得极其阴郁,仿佛被铺上了一层阴霾,怎么也挥散不去。而我在这种家庭环境影响下,我高二也患上了抑郁症。导火线是因为和老师的沟通问题,我高二为了证明自己是有价值的,我当了历史课代表。而我的历史老师,她是一位残疾人,她断一半根手臂。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残疾的人都有种莫名的害怕,我内心的想法是我很怕被他们知道我看见他们的残缺,我不敢面对她们的残缺。后来因为老师经常找另外一个课代表而不找我,我觉得自己是不是很没用,所以老师才不找我。后来我就和老师有矛盾了,对她有意见,但我又不敢说,我不知道如何和她沟通。后来我就出现一些很退缩的症状了,在课堂上害怕看老师,害怕老师的眼睛看我,有时可能只是老师的无意扫视,我都极其敏感和害怕,眼睛会不停地闪缩。我知道我是心理出现问题了,后来变得越来越严重,对所有老师都出现了这样的行为,导致很多老师都不喜欢我。后来我就无心学习了,我请假回家,我爸就带了我去精神医院看,医生只是给我开药吃,很少有心理治疗。后来我就在一边吃药一边继续回学校学习,心理的问题一直没解决。到了高三,学习压力大,加上一直和班主任有之前眼神闪缩的情况,我经常是哭着回家的。我最后一次待在家里一个月,无论我家人如何劝我,我都不愿意回去复习高考。但是在距离高考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回学校复习高考了。 后来被录取到了一个3a学校上大学,但对于自己的人际关系一直是很不自信的,对老师也是很戒备的,很害怕看老师,或老师看我。但这3年的时光还是很美好的,我的人际关系有了较大的改善。 后来我通过专升本考试考上了一所本科院校,今年6月份毕业。但心里一直存在着人际交往的困惑,所以我看了很多心灵的书籍,发现是我的家庭环境导致我这样的,这并不是我的错。但是现在也还是一直怕老师,很怕人际交往,哪怕很熟,我也有时会出现失控的行为。已经过去6年了,一直在吃药,虽然我知道了我痛苦,但我一直都没办法改变我的思维模式,一直都是很敏感,不知道应该如何与人交往,经常会感到尴尬,很难去信任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