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心理咨询除了共情之外还能怎样起效呢?

之前碰到的最好的咨询师也就是半年内每周一次的和我对话讲过去和当下生活中发生的事,让我明白是怎么回事。 但是很多恐惧感 安全感的问题,她也无能为力。 当时最后是因为章莹颖的事情唤起了我的恐惧,彻底崩溃后住院了,被确诊双相情感障碍。吃了两年半的药。 吃药后就不再害怕,也能一个人睡得好了。 但是服药这件事,长胖不说了,思维迟缓 记忆力衰退 嗜睡的副作用真的很恼人。 是心情好,但是就像强行提升了心情,走了捷径必遭反噬似的。 所以这次擅自停药后重新加药后还是决定要继续心理治疗。 但当时的咨询师是在国外(当时在留学),很感谢她的陪伴,但也感觉她没有什么办法再去解决我的问题了。 我的问题主要是因为原生家庭成长经历导致的遗留问题 比如缺乏安全感和人身安全感 孤独感 难以建立亲密关系 还有最重要的 对生活对世界的悲观感难以改变 优点是曾经的问题通过我持续不断的沟通 和 我离开 生病等等的事情都得到了解决 伤害过我的人都道歉和改变了 缺点是尽管这样 我的思想观念和上述问题并没有自然消退。 我想知道心理咨询大概会用怎样的方式一一解决我这些问题?能解决吗?如果费用不是那么高,我觉得每周有人聊聊天也没关系,但是因为价格原因,还是会有效果方面的顾虑,可以麻烦各位老师凭借自己的经验和知识跟我科普一下吗?还有各种流派我也不是很懂,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流派?如果分流派的话,是不是有某种流派更适合某种问题这样的说法? 时间长没关系 但就是很多问题 过去的事情已经说过无数遍了 而且都解决了 感觉好像没有啥意义反复重复....

中断的咨询,不知道该怎么办?

做了两年186次的视频咨询断了,中断了一个月,中断的理由:在咨询的前一天遭遇了电信诈骗,我忽然觉得网络是虚拟的,也觉得网络不靠谱,同时也不知道自己当时的判断力和辨别力去了哪里。咨询师在听我陈述被骗过程的时候落泪了,我感觉到咨询师流下了眼泪,最后关视频的时候,也看到了咨询师的眼睛红了。我和咨询师说我要去寻找面对面的咨询,不想做视频咨询了,我没有办法再去相信视频咨询、相信网络,同时我也想起了咨询师以前对我的不信任和怀疑,想起了咨询师对我的试探,我为了让他信任我,为了让他相信我、理解我我拍了很多照片发给他。我觉得好累,当时和咨询师说想要找面对面的咨询的时候,也的确约了另一个面询的咨询师,可是一段咨询关系的建立哪有那么容易,后来还是取消了,没有开启咨询,咨询就这样中断了。我觉得好累,我不知道应该去相信什么,不知道如何面对曾经发生在我身上一点一滴的创伤和伤害。今天突然接到咨询师的电话,他说邀请我回去做咨询,可是我不想回到咨询当中去了,我觉得好累,想起咨询的这两年,被欺骗的那一刻,就像觉得自己做了噩梦一样醒来,太累了,我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在回到咨询当中,我是真的不想再做咨询了。

如何缓解存在主义无法解决的焦虑?

经常觉得我们人类做的一切事情,一切感受和感情,一切道德,其实只是人类物种进化的过程中,自然选择的结果。我们对彼此的爱护关心甚至“无私”的利他行为,只不过是增加了自己的基因或者人类这个族群的基因传承下去的几率罢了。我们对学术的热爱和追求,也只是源于历史中不断尝试去尝试理解身边的环境的人能更好地生存下来而已。衍生出来的“道德”这种东西,其实本身也没有什么意义。 所以最近常常觉得活着没意思,死了也无所谓。甚至觉得“存在主义”理论也不过是人类选择性欺骗自己,无法说服自己。Erikson或者是Maslow的那些理论也无法说服我。意义都是人赋予的,其实本来就不存在意义。If we are born to be dead, why do we live anyway? 虽然表面上生活还是挺正常的,不缺物质条件,在一个知名大学,有学术上的进展,能理解的东西越来越多,很喜欢insight的那种感觉,喜欢情感炽烈的艺术作品,享受美食,人际关系各方面也不错。但是内心深处还是非常矛盾的,焦虑且迷茫,更多是潜意识层面的,但时不时这种焦虑就会以各种形式爆发出来,比如跟父母交流的时候烦躁,比如学习到一半突然焦躁得一个字都看不进去,晚上失眠到天明。 也在尝试放平去心态,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活着那便活着直到死吧。在看一些佛教哲学相关的书,不知道能不能有改善。 虽然感觉不一定能得到回答,也不一定相信回答。这个问题世界上千千万万人都曾经有过。希望能获得一些启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