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小腹三层非一日之馋

正如标题所说,很多问题,并不是突然产生的。就像我这个性格,或者说我目前的这个状态,虽然是由突然离开学校而产生的不适应和最亲密的人的去世为导火索而引起的,但事实上,这是必然会爆发的积弊。 目前的极度猜疑心、安全感缺乏、自卑、和社交恐惧社交障碍、兴趣缺乏、学习能力衰退、精神涣散、意志薄弱、情感脆弱是打小由瘦弱的身体和糟糕的家庭环境家庭教育导致的。并非我要推卸责任,假如我一出生就什么都懂什么都会,知道自我性格意志训练这样的概念,那我就是神,我就不需要父母家庭也能够成长长大。 津岛先生好歹有一个优渥的家庭,能够去让他从小就培养爱好或者写作画画之类的技能,并且他也能逗人发笑让女人开心。而我跟津岛修治比起来,我除了有他那样性格上全部的悲惨,却不具备他会的任何一种技能。抛开谋生的技能不说,我活了23年,我不知道怎样才能讨女人欢心。作为一个男性,我不可能去向另外一个男性寻求安慰和一个内心的港湾,而我又不知道该如何与女性交流。 我的孤独,似乎是一种诅咒,因为我什么都没做错,准确来说,我什么都没有去做过没有去尝试过(当然在我是学生的18年时间里,没有人告诉我要去做不同的尝试,尤其是一个人成长最要紧的中学时代。他们更多的是不要我去尝试,因为他们不在我身边,所以不管其他的,只要我平安就足够了,至于这可能导致的后果,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重要)。我就这样似乎是一个成年婴儿一个被扔进社会的笼子里,一个自卑懦弱内向不会交流没有技能还意志情感脆弱的人,就这样被活生生的扔进社会斗兽场里。 我不知道能跟谁申辩。我当然知道我能讲出一堆道理来证明我的无辜,但是基于这个年龄,我知道不会有人愿意听我申诉了。不管怎么样,不管是原因导致我这样,所有的后果最终还是我承受。如此的不公平的遭遇在身上,要看清这个世界究竟是个什么世界对我来说也就不难了。也正因如此,这个人已经没有救了。 甚至有时候我都同情希特勒,那个小男孩是被人怎样的忽视感受和冷漠以待,才令他扭曲,这到底是谁的责任?拉斯蒂涅我也替他想过,到底是他本来就是个没良心的家伙,还是谁令他变得没有良心。但他们总归比我要好,他们意志不薄弱,嘴巴又能说,可以尽他们所能去报复,而我这样的人,就只能完全屈辱的死去,然后在身后被人指指点点。 我不是英雄,我也不想去热爱这种世界,怎样也好,我希望别人能尊重我,不要对我指指点点,动辄批评嘲讽。我会在意别人的看法,不仅仅是因为孤独所致,更是人的群居性所致。 我知道没有任何一个人比我更懂我自己,我完完全全知道自己的所有问题,但滑稽的是我知道这些问题,却不知道该如何去改变。这并不矛盾。我动手能力差,因为我以前很少主动去尝试新事物,不能完全说是他们常常对我说“不要”如何如何,也因为我害怕指责和批评,让我不愿意去尝试。因此即使现在明白一切问题,也没有主动去解决的经验和勇气。 也正因为这一大堆迫在眉睫的性格上思想上的问题需要解决,因为刚出社会他们急不可耐要我工作能有长远可观发展的期待的压力,还有自己那虚妄的唯一愿望,让我非常希望自己能够对那些问题有立马就立竿见影的有效的解决。因为我知道,23岁,听着很年轻,实际上已经很老了。如果那些问题不存在,或者说少几个问题,也许我30岁的时候可能就一切都走上正轨了。但因为这些可悲的东西的存在,别人二十多岁能够做到管理层,能够有工作上出色的表现,优秀的作品,能够月入过万,我就只能独自一人在那个巨大的粪坑里徘徊找不到出口。 这让我感觉害怕,有的同龄人,甚至比我年龄小的人,早已经靠他们的能力达到了他们的目标或者过上了他们想要的生活。而我因为这思想上的问题,像一条断了腿的野狗,在人们生活区的边缘徘徊。我看过一些电视节目,有很多乞丐或者在正常人看来身份不太光彩的人,他们在变成乞丐或者妓女男妓小偷以前,从来没有想过他们有一天会变成那样。当我看到那些节目的时候,并没有汗流浃背,但也非常心悸。 当然我说了这么多,转回来,我还是没有解决这一切的办法,因为那些问题,像社交恐惧社交障碍、自卑、极度猜疑心、意志薄弱感情脆弱等等都是一环扣一环的恶性循环,不可能我在这里发两句牢骚就能突然想到办法。我想如果实在没有办法了,那也不是什么不光彩的事。毕竟不是我不负责任,因为又不是我主动要求来体验世界的。我说过,我看清了生活的本质,但我仍然不热爱它,我不可能是英雄,也从来没有当英雄的想法。这样的确是破罐子破摔,但对我自己来说,也许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