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最近感觉如果什么事是有用的,是对自己有好处的,那么做事的动力就会大大降低。

这让我想起来再某些资料中看到的:一个人经常在重要场合迟到,实际上是内心当中在抵抗,在防止自己成功,害怕自己成功了自己的父母就得逞了。我自己猜想自己也有可能有类似的情况,小时候父母只重视什么是是有用的有好处的,而轻视忽视内些有趣的事情,玩好像在我父亲眼里毫无价值,而他鼓励我玩的时候也都是出于对我“有益”的目的,有很强的功利性的色彩。然后我又想到了自己的遗忘,似乎也总是会遗忘一些有用的事,比如需要和别人说什么我认为有用的话时,在说的时候就忘了。也许这些都是内心在和我的父母做对吧,记得内时候很讨厌他们这样。又想起内时候老师或者家长让自己做某些有用的事的时候,感觉是他们为了自己的欲望而委屈了我。 我想知道如果自己的分析是确实是正确的话,那么我又能为自己的改变做点什么呢。 ps:说起来也感到很有趣,即使有哪位老师确实给我提供了一些切实可行的方案,我可能也会因为他是有用的而不去做了。在我非常希望成长进步的时候,可能就是在为了“成人的自己”的一己私欲而委屈了内个“小孩的自己”。不过“成人的自己”在“小孩的自己”面前简直就像吃垃圾长大的野狗一样软弱无力,说起这个还感觉很高兴,因为“小孩的自己”真的拿出了自己的力量来抵抗了这些让他不喜欢的东西。 最后想说,大人的想法和权威都你妈的去喝地沟油吧!

无法接受父母带来的伤害,我都24岁了,还是无法面对,怎么办

小时候,父母经常教导我的一句话是:(1) 成绩/学历是属于一个人还有家族至高无上的荣誉,其他任何品质(出色的外貌,良好的修养,平和的心态,温和的待人接物)在成绩和学历面前都是暗淡无光的 (2)你自己回忆起过往人生的任何一段经历,应该都是感到羞耻的,因为你只需要记得所有不好的事情,比如:和同学吵架的时候同学都站在对方那一边,自己穿的穷酸待人接物不好被同学集体排挤嫌弃,被老师批评惩罚后被同学集体排挤遗弃。所以我从小到大没有朋友 (3)有关“感受”的东西在家庭成员之间是拒绝沟通的。家长从来都不需要和小孩子沟通,你小孩子需要问题也不必和家长沟通:即使你被亲戚虐待,你被老师惩罚而难过的要死,即使你无数次哀求着想要父母好好听你诉说心中的苦,都无法得到回应 (4)不要相信任何人,不要借用或者拿别人的东子,你自己的东西更不要给别人用,也不要借给别人东西 (5)谁家过得好了,谁谁谁漂亮了,都是妈妈经常冷嘲热讽的对象,准确的说是嫉妒,深入骨髓的嫉妒 (6)父母可以相互谩骂,在别人面前相互诋毁,可以出轨,可以婚内和他人非法同居,最后又莫名其妙的凑到一起。从头到尾,不允许你小孩子插嘴或者评论。 (7)不能给父母要东西:两毛钱,一个铅笔袋子,一个书包,一件新衣裳,一个玩具。你没有任何资格开口给父母要这些东西 (8)你要无时无刻记得,你有一个懦弱无能的父亲,你要记得你的妈妈不仅可以随便背叛他,还可以理直气壮的又回来,这时你的父亲还跪在你妈面前求她不要再离开。

好像活在梦里

两件事:很多时候 我知道自己是清醒的 可是做的事情完全不受控制 认识我很久的一个朋友说她知道那一瞬间是我 可是状态又很奇怪 就好像脱缰了一样 上一秒下一秒不是一个人 不知道哪根筋没搭对 突然就出问题了 我事后回想的时候却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做 特别矛盾又诡异 因为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做那些事 尤其是面对可能有危险的事情 我意识得到可能会出问题或者受伤什么的 接下来就失控了 就比如之前开卡丁车 我前一秒告诉自己慢 开始后身体就不受控制 直到把车撞坏 身体猛的疼了一下 意识才回来 然后根本没办法解释自己刚刚的行为 发生的事多了 就不敢相信自己了; 还有一件事 就是我的记忆好像会有断点 任何回忆的情节基本都是静止的 像照片一样 比如说三个月前和一个朋友一起去打疫苗 我只记得身边有个人 但是想不起来是谁 因为我回忆的画面里看不见她 唯一记得的只有一个静止画面 我眼前是我自己的视角 她站在我身侧所以看不到 除了这个场景提醒我发生过这件事 其他的我就什么印象都没有了 还有可能就是干脆对一些事的记忆完全空白 朋友提起的时候一丁点印象都没有 我甚至会觉得是在逗我玩 一开始有这个现象的时候我还一点都不信 这几年周围的人变来变去 类似的反映越来越多 细想一下就有点慌……我回忆梦的时候都可以是连贯的 真实的事情却做不到 现在想也可能是做事的时候思绪还在飘 所以没有意识做了这件事 我为了治自己这问题 好多时候都反复跟自己说我现在在哪在做什么 把思绪拉回了 但是好像没什么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