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在关注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没有自己的事做,没有自己的生活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没有自己的事做。比如我们可能会说,这个女孩很不自信,这个女孩有点迷茫,我看自己看不出来,像我四处求助的行为别人看来就是:她太容易相信人。每天都嘻嘻哈哈装的很累,还总是装给人看的感觉,想跟我交朋友的看我这个样子最后都离开了。我就会觉得,我已经尽力装猴子逗人笑了,怎么别人都离开了?真是累到不行。后面累崩了,就把心里的阴暗、疤痕、阴影露出来,他们都不适应了(比如我父母),觉得我给自己找难受,还有的人说我堕落了…… 我有很多问题,抑郁、社恐,但只要有了“自己”,知道自己是什么样我就可以扛过去。因为有自己的生活,有可以眷恋的东西。就算难受崩溃了还可以找人倾诉,互助。没有自己的生活,真的好难受好崩溃。因为别的人还可以“走出来”,我连走出来的地方都没有。父母也累垮了,因为要为我考虑 我为这些睡不好觉,因为放不下。说是完美主义,有的人是真的尽善尽美,我是十多年来变成了一个完美型的人(有父母造成的原因),密不透风,美好的东西在我身上裹了一层又一层(孝顺、优秀这些东西绑的我透不过来气),让我不像个活生生的人。后期就使我的情况恶化了。人生不可控的事和明明很难、确实解决不了的事我硬逼着自己去做,做不到就咒骂自己,伤害自己的心灵

和同性男友这次分别可能引爆了我埋了6年的雷

我是持着发抖发麻的手输入这段话的。今天是9月23是凌晨2点左右,2018年中秋节前。 晚上把部分东西从和男朋友同居的公寓搬到我的房子里,隔壁房间的妈妈应该已经睡了。刚才哭到手抖,上一次接近这种程度,应该是在好几年前,学生时期。我隐约觉得心里的雷炸了或快炸了。几年前的深夜,是怎么挺过来的,是怎么停下来的? 18点50分回到家,一起在家吃完饭,我开始慢慢收拾衣物,男朋友走走坐坐,看着我叠衣服。搬东西用了好多躺,男朋友帮我把一批东西送下去,然后我们上楼,运第二批,然后第三批,最后一起带下去一些弃物,然后我拉着他再一起上了楼。走的时候叫他别送就在房间待着,他还是送我下楼了。我开车经过单元门,再次挥手和台阶下的他道别。开到收停车费处,因为手机网络不好无法缴费,和保安耽搁了一会儿,看他从单元门方向走了过来。交完费,再次道别,我说周二再来接你上班,然后上了车,开到主路,油门踩到了100码。 交往伊始我和他说我经历过第一任带给的悲伤,这次的选择非常谨慎,但我仍然选择要和你在一起。承认那时我爱前任胜过他,现在爱他大概胜过我自己。 和前任之间,是懵懵懂懂地经历了一些很可爱的小事情,09年的冬天在一起了。第一次恋爱很害怕,两个月后和他说想一个人静一静。随后我们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再然后他开始疏远我,再然后,11年的秋天他宣告了分手。这期间愚蠢的自己完全搞不懂原因和现状,只知道很难受,雷就是这时候埋下的。大学二年级,过了大一的新鲜感,不适应的问题也逐渐显现,晚上夜深了就开始回忆高中,回忆老同学老朋友,还有想他。一切都无法停止地向前发生着,我回忆着过去思念着他,心里各种无法名状的悲伤和黑夜一起涌入。我每天的深夜是这么度过的,好几次早上室友问我为什么声音沙哑,我蒙着被子说感冒了。时间一长,只剩下单纯的悲伤和一枕头的眼泪,至于悲伤的原因,化为了一团混沌。到了白天,投入到忙碌充实的学习和竞赛中,月亮出来后,继续昨晚的噩梦。 12年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和我说话做事,他总是傻乐傻乐的,我喜欢上了这个带我暂时脱离折磨的男孩子。他叫我学长弟弟。那年夏天在一起了,随即热恋,异地,磕磕碰碰地旅行,又磕磕碰碰地同居。 刚在一起的一个假期他发来信息说自己被出柜了,语气里带着高兴和送了一口气的感情,我也替他高兴,以及羡慕。嗯,几乎所有同志都考虑的问题,未来怎么走下去。 我的研究生生涯,相对同伴们而言比较坎坷,临时换导师,自力更生找方向,面对毕业问题诚惶诚恐。是同伴们相互扶持,更是他的不断鼓励让我坚持。 晃晃悠悠在一起6年有余,我在h州落了脚买了房,妈妈因为想我,也住了过来。相对新房,公寓距离公司更近,于是工作日我住公寓,周末陪妈妈。和他租的公寓到期了,对于深柜的我再没有理由不搬家了。只等哪天妈妈回g州老家了,再住到一起。 想起他身旁的另一个枕头今晚没有人,想起他伸手过去搂了个空。今天从吃饭到告别大概我们都一样在强颜欢笑吧。他和我说我不在的时候他睡不踏实,那么今晚怕是和我一样,不仅仅是睡不踏实…… 想起他会难受,想起自己看不清的未来,再想起中秋还要在妈妈面前强忍情绪,还要去亲友家陪笑脸…… 哭到胸闷是常事,哭到双手发麻无法操控难以停止还是第一次,所幸逐渐平静下来,手也逐渐恢复了。 我隐约觉得,几年前心里埋的雷,快要炸了。也许是本能吧,让我想到到了有必要求助的时候。请有缘人试试帮帮我,用你的方式。谢谢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