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后,我为何成了你

文|陈曦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90年代很火的一首歌,叫《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暴露年龄的时候到了 (・`ω´・)!歌词讲的是孩子很崇拜老师,以老师为榜样,长大后也当上了老师。我想从这首歌出发,来谈谈心理学上的认同问题。 认同(Identity)就像是内心世界的身份证(ID),用来标定 “我是谁”。 以极简的方式来说,认同可以分为两个过程:第一,找到一个身份(Identifying),第二,成为这个身份的样子(Becoming)。就像这首歌里说的,孩子以老师为榜样,然后通过努力让自己也成为一名教师。这就是认同。 很多人来心理咨询,一方面想要解决现实面临的挑战,另一方面也想更深了解自己,了解自己有什么特点,这些特点是怎么形成的。而影响认同的因素有很多,今天重点说说来自父母的影响。     给大家讲两个故事。看故事之前,请大家先做一个简单的练习,用三个词形容你父亲的性格特点,再用三个词形容你母亲的性格特点。写好后,再继续下面的阅读。 故事一:独立到有点冷冰冰的小新 小新是个很独立自强的女孩,上名牌大学,从大二开始就不再拿家里的钱,早早开始实习锻炼,打工挣钱。毕业后有了份在外企的高薪工作,能力颇受领导肯定。在工作中表现很突出的一点是,性格沉重冷静,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挑战,都能以理性的方式来分析和应对,不受情绪波动的干扰。 工作上这样的性格如鱼得水,可是在亲密关系上,小新却屡屡受挫。男生觉得她像个女汉子,彪悍得好像并不需要任何人,而且总是看不出小新内心的感受。和小新打交道,就像总是看着一面平静的湖水,你觉得水面之下可能有什么在翻腾,可看上去总是平静,平静得不真实,让人不敢更多走近。 我们来看看她的成长环境,可能就会更多理解她的性格。小新成长于一个单亲家庭,很小的时候父亲因为外遇和母亲离婚,母亲并未再婚,独自一人辛苦地把小新养大。母亲一直很坚强、理性,遇到困难时从来不表现得情绪化。母亲总是对小新说: 这世上没什么人是靠得住的,都需要靠自己。哭也是没用的,因为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母亲言传身教地传递了一个坚毅刚强的形象给小新,小新认同了这个形象。这样的认同,可以让小新持续保持和母亲在很深心理层面上的连接,当她很像她母亲时,她就不会抛弃她的母亲,一直和她母亲在一起。而不像父亲那样,抛弃了母亲,留母亲一个人受苦。 这样的认同在现实意义上的利弊很明显,坚毅刚强能够让小新优秀出色,处理事务理性高效,但也让小新穿上了厚厚的盔甲,坚硬生冷得让人难以走近。 小新的故事是正向认同的例子。她认同她母亲的坚毅刚强,成为母亲的样子。   故事二:细心敏感的小田 相比小新,小田的认同过程略微复杂一些。 小田是个细心体贴的男生,很能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常常为了照顾别人的感受而放弃自己的立场。打小开始,小田在女生中就很受欢迎,因为他总能细腻观察到她们的感受和需要,很绅士地为她们着想,照顾她们。 情场得意,职场失意。小田在事业上的发展一直不顺。虽然他聪明能干,情商也高,可总在关键的项目上出各种问题。工作五年没能升职,事业发展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小田一想到要去公司,要向领导汇报工作进展,就觉得头晕乏力,每天都想躲在家里不去上班。 我们来再看看小田的家庭:小田的家境很好。父亲是一名成功的商人,母亲不用工作,在家照顾小田。父亲是一个很强势的大男人,在公司、在家里都是说一不二,性格火爆,略有不顺心就会大发脾气。 而母亲性格软弱,总是顺着父亲,在家里从不表达自己的观点,对父亲察言观色,很怕惹怒父亲。小田从小每天在母亲的照顾下长大,母亲告诫他,一定要懂得观察父亲的神色,揣测他的心思,顺着他的心意。否则父亲发起脾气来,他们母子都日子不好过。因为父亲常常在外忙工作,母亲过得很压抑,并不开心。 一方面,小田从母亲那里学到的揣测、观察能力,更多用在母亲身上。他观察母亲的神情,揣测她是不是又不开心了,然后小心翼翼用孩子能想到的各种办法,来让母亲开心起来。另一方面,小田对父亲有很大的愤怒。认为他的强势自大,给母亲带来很多痛苦。而这痛苦,小田每天都能从母亲脸上看到。于是小田在潜意识里告诫自己: 一定不要做一个飞扬跋扈的男人,这样会伤害到别人。 在这个故事里,小田一方面正向认同母亲的细腻、敏感、揣测他人、照顾他人的形象,另一方面,他拒斥成为父亲那样强势的人,这是反向认同。所谓反向认同,就是你拒斥成为某个人的样子,而拼命努力,让自己成为反向的样子。 因此,小田要想方设法破坏自己的成功,搅乱自己职场上的发展。因为如果变得成功强大,就仿佛会成为他父亲的样子。他担心重演父亲对母亲的伤害,而极力避免成功,避免成为像父亲那样的人。 从认同的角度来了解和分析自己的性格,可以帮助自己更深了解自己 好了,现在请你看看刚才你写下的形容父亲和母亲性格特点的词。再细细体会一下,他们的这些性格特点,哪些是你欣赏的,认可的,想要成为的,哪些是你拒斥的,厌恶的,想尽方法想要摆脱甩掉的。 从认同的角度了解自己,改变自己,这个过程主要有两个步骤: 看清自己在认同什么性格特点,在拒斥什么性格特点,让这个过程不再是下意识的,而是能去觉察它,体验它。这才为主观选择打下基础。 让僵化的认同能够软化。 对于小新来说,能够逐渐意识到并不用总是那么坚毅刚强,尤其在亲密关系中可以逐渐练习,让自己柔软一些,能够练习让自己去信任和依赖别人。 对于小田来说,能够在拼命想要摆脱的父亲的形象中,看到父亲的优势和力量,能够认同男性力量中建设性的那一面。这样他才会在职场中有他应得的发展,而不会因为拒斥父亲而破坏自己的发展。 心理学很强调弹性。身份认同也是一样,需要弹性。当你下意识成为某个样子时,可以停下来看一看,这是不是你现在生活中的最佳选择,是不是最好的自我身份。反过来,当你不顾一切要甩掉某个形象的阴影时,可能也连带着将阴影中正向积极的部分给抛弃了。 当然这两个步骤说起来轻松直白,真的要去完成还是有一定难度的。 也许你想更多了解自己,想要通过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 也许你对自己的认同感兴趣,想探索自己认同的源起; 又或许,你已经在思索、探究、练习,练习着成为一个更好、更完整、更真实的自己。 作者陈曦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北京大学心理系临床心理学硕士 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 圣地亚哥州立大学临床心理学硕士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成员 提供心理咨询超过3500小时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6197 阅读

谁再说你单身狗,你就甩给他这篇文章 | 你遭遇过单身歧视吗?

简单心理 MYTHERAPIST 周末的时候我回了趟老家,寒暄得差不多了,话题又像以往一样,被亲戚们故作不经意地引到了“人生大事”上: 现在有没有对象啊? 也该找啦…… 你看那XX都结婚了! 你现在是不着急,再过两年就不这么想了。 到时候“好的”都被挑走了! 难道你想一辈子孤独终老吗? 我也像往常一样,撑过了这场浩劫。 我理解他们的观念,那个年代的人们更多的是“搭伙儿过日子”,人必须要在一起,才能生活下去,所以“有伴侣”被当做默认设置。 而单身,被认为只是“通向恋爱结婚”的一个过渡阶段。甚至很多人,刚从原生家庭中脱离出来,就匆匆跑进了另一个家庭,根本没有和自己相处过。 虽然现在单身狗的声势浩大,但大多都哀嚎着、抱怨着自己的状态,急切寻找“快速脱单的方法”。 单身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我们所有人都单身过,但也许只有很少的人真正体验过。 《单身指南》 单身是什么? 之前有个挺火的电影叫《单身指南》(how to be single),听起来是教大家如何在单身时和自己相处,但大部分剧情都是在讲女主Alice与各种人约会、谈恋爱的故事。 剧中Alice提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总是需要通过关系来定义自己是谁?” 的确,如果你稍微留意,就能发现无论是在影视剧还是我们的真实生活中,人们都是用身份关系来定义自己的,比如“我是xx的儿子,这是xx的同事,这是xx的男朋友”。 单身(single)也是一种身份,但单身从字面上好像意味着“不与任何人、任何事物建立联结”,好像天然孤立。 因此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单身者们是被边缘化、被忽视的群体。那些单身者的故事,鲜有人讲述。 这听起来有点反直觉,单身狗明明是网络世界的高姿态者,情侣们秀个恩爱都胆颤心惊。 同时,数据也告诉我们,单身是正在崛起的趋势。美国18岁以上的未婚者在2015年就已经达到45%,且在持续增长中。在日本,终生独身的人口已经达到了总人口的10%。 但人数众多,并不代表掌握更多话语权。单身,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以及现在,都遭受着难以察觉的歧视。 《逃避可耻但是有用》 你遭遇过单身歧视吗? 美国心理学学者 Bella DePaulo 发现,在生活中对单身人士的污名化、负面刻板印象以及行为层面的歧视非常常见,她将这种现象称之为Singlism(单身歧视)。 你是否曾发现/遭遇过以下这些普遍存在的、对于单身人士的误读? 单身就是孤独可怜的 我常听别人说,单身的人幸福感低、没人陪很孤独很可怜。 这些都源于人们对于单身的一个最大误解:单身就是不与人接触,孤独一个人就是可怜的,而“找一个人一起生活”似乎能化解所有问题。 人家只是单身,又不是被关小黑屋了,怎么可能不与人接触嘛。而且与人接触也可以有很多种类,他们也许可以从与家人、朋友、邻居的的接触中满足社交需求。 恋爱、结婚也不是获得幸福感的唯一来源,更不是解决一切的良药,它无法保护人们免受孤独感、抑郁情绪、压力的侵袭。 要完全与另一个人发生关联,人必须先跟自己发生关联。 如果我们不能拥抱我们自身的孤独,我们只是利用他人作为对抗孤独的一面挡箭牌而已。 ——欧文亚隆 《九条命》   恋爱关系是刚需 在大多数社会文化中,婚姻(或至少是稳定的恋爱关系)被设定为每个人人生中的标配。 人们觉得谈恋爱、结婚、生孩子是“应该”的事情,大家都这样,你和大家不一样,那你就是不对! 尤其是过了一定年纪之后,社会环境就一下子对单身人士变得苛刻起来。 生活中常能观察到,询问一个女性的情感状态,她在回答说自己还单身的时候,往往会不好意思。 这些犹豫,透露出的是女性普遍对自己单身状态的认知:她们认为这是一件有必要向他人解释的事情。 如果不解释,就会被默认为处于长期孤独、沮丧,且是因为自己能力不足才导致丧失获得幸福机会。 一个女性在职场上很成功,经济独立、拥有良好的社会地位和生活,但可能会被说:“那有什么用,还不是嫁不掉。” 在这些的背后,是对于浪漫关系重要性的过分强调。大量的学术研究,以及被这些研究所支持而形成的社会认知和文化也同样透露了:我们对婚姻和伴侣过度推崇(matrimania)。 一个人不代表无依无靠,也有很多人在亲密关系中孤独终老。  《逃避可耻但是有用》   “我很享受单身”被认为是自我安慰 当单身的人说自己一个人过得挺好的时候,大家本能上是不太信的,觉得这只是单身患者的自我安慰、是不得已的苦中作乐,并且还会投来“别嘴硬了,我们懂的,单身怎么会幸福呢”的同情目光。 对于单身的人,周围的人可能还会有一些恶意的揣测,比如“这男孩儿该不是不行吧”,“这女生是不是不喜欢男生啊,那女朋友也没见她找啊”。 人们会认为选择单身的人,是因为ta受自身或外界条件所限,才没能拥有亲密关系,所有的理由都只是嘴硬罢了。 其实到了现在这个时代,选择恋爱结婚还是选择单身应该像所有那些喜好的差异一样被包容。 就像是你喜欢咸豆腐脑,我喜欢甜豆腐脑,谁错了?没人错,只是口味的不一样。 “既然有人喜欢一家人在一起,就也有人喜欢独自生活。” 《最完美的离婚》   我们为什么害怕单身? 很多人害怕单身,是因为害怕所谓单身可能产生的一系列问题:孤独寂寞、没人照顾、缺乏社交而导致的性格孤僻等等。 对单身的恐惧会切实影响我们的行为和选择,比如嘴上“讲究”,行为上“将就”,择偶的标准更低,把更多数量的人作为潜在发展对象(Spielmann et al., 2013); 同时,也可能宁愿在一段恶性的恋爱关系中受苦,也更不愿意结束它,再次回到单身的状态。 而我们之所以会这样,可能是因为羞耻感:不愿公开承认自己是单身、到一定年纪却还没有恋爱经历就被人耻笑、害怕被同情…… 这种羞耻感所引发的焦虑驱动着人们去掩盖自己是单身,也妨碍着人们去真正体验这种状态。 但如果你想要拥有一段令人满意的亲密关系,首先要满意自己的单身状态。 “孤独没有什么不好。 使孤独变得不好,是因为你害怕孤独。 想要快速打破孤独的动作,正是造成巨大孤独感的原因。 --《孤独六讲》   《最后的朋友》   享受单身,是好好恋爱的先决条件。 我们之所以需要交朋友、谈恋爱、结婚等,主要的目的有两种: 回避型Avoidance:为了避免那些一个人(单身)带来的麻烦:比如孤独、被评价、长辈压力等。 接近型Approach:为了获得恋爱中的亲密感、陪伴; 简单来说呢,一个是为了避免麻烦,一个是为了真的渴望亲密。而研究发现当一个人的社交取向是回避型时,Ta在亲密关系中的体验也往往更差。 所以,如果一个人是因为觉得单身非常难以忍受,所以才想要赶快脱单的话,那么恋爱也并不会让他变得更好受些。 而只有当我们确定地相信自己保持单身,和进入亲密关系一样,是没有问题的、是安全的、是温暖且满足的; 只有当我们内心以一种平和的态度来期待之后可预见的单身生活时; 我们才能真的好好谈个恋爱,因为对方真的吸引自己而选择去在一起,并真正去享受其中美好的体验。 《四重奏》里有一段话,很适合用作结尾: 为什么单身的人就被认为是不好的呢, 单身就是单身,没什么不好的啊。 你想要恋爱结婚,那就去恋爱结婚, 如果你喜欢单身,那就单身。 这是你应有的自由, 愿我们都能成为自由的人。      References: Girme, Y. U., Overall, N. C., Faingataa, S., & Sibley, C. G. (2016). Happily single: The link between relationship status and well-being depends on avoidance and approach social goals. 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 7(2), 122-130. Office, G. A. (2004). Defense of Marriage Act: Update to Prior Report. Letter to Senate Maj ority Leader Bill Frist (R-TN)(January 23). Washington, DC. www. gao. gov/new. items/d04353r. pdf. Spielmann, S. S., MacDonald, G., Maxwell, J. A., Joel, S., Peragine, D., Muise, A., & Impett, E. A. (2013). Settling for less out of fear of being singl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05, 1049-1073. Timonen, V., & Doyle, M. (2014). Life-long singlehood: intersections of the past and the present. Ageing & Society, 34, 1749-1770.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2540 阅读

发现自己有杀人潜质后,这位教授做了这些事... | 杀人狂是天生的吗?

今天我们准备讨论一个略显重口味的话题——变态杀人狂。起因是因为看到沸沸扬扬的甘肃白银连环杀人案,警方逮捕了28年前的血案嫌疑犯。我们不准备讨论案件本身。相反地,我们想从另一个发生在大洋彼岸的故事出发,谈一谈变态杀人狂这件事。 我敢肯定你会喜欢这个故事。(自信脸)   ——简单心理J室长     文|西京 简单心理内容实验室 无论在生活中,还是艺术作品与历史中,你一定听闻过许多臭名昭著的连续杀人犯。从著名的伦敦开膛手杰克,到荧屏经典杀人狂汉尼拔,再到甘肃白银连环杀人嫌疑犯高承勇——人们习惯于将这样的人称之为“变态杀人狂”,或是专业人士口中的“冷血症”。 除去惊悚和恐惧之外,常常引起人们讨论的是,变态杀人狂为什么会如此?他们是天生的嘛?这些人的精神和心理世界又是怎样的? 说到这里,我想向大家讲述另一个故事——一个从来没有杀过人的“变态”的故事。这个故事也将为你解释,变态杀人狂到底是不是天生的。   “天哪!我的家族里有好多杀人犯!” 詹姆斯法隆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叫詹姆斯法隆,他是美国加州大学欧文分校专注研究大脑神经的科学家、终身教授。詹姆斯还开了三家公司,与妻子育有三个孩子,生活幸福美满,是亲朋好友眼中的聪明人、好人、人生赢家。   -詹姆斯法隆在TED上分享自己的研究-   2005年的某一天,詹姆斯在研究阿茨海默症患者的脑部扫描头像。为了扩大研究样本和视角,他把自己家族成员的脑部头像都拿过来扫描了。在许许多多的脑部扫描图中,他发现,有一个人的脑图和他长期研究的凶杀犯的脑图非常相似。 此前,詹姆斯长期研究诸如暴力凶杀犯等心理变态者的的大脑结构,发现心理变态者的大脑边缘皮质都存在相同的变异。于是詹姆斯震惊了。难道家族里有个隐藏的凶杀犯?但最终,更令他懵逼的是,詹姆斯发现那张脑图正是他自己的。 有什么比一个研究心理变态者大脑结构的神经科学家发现自己居然是个“变态狂”更讽刺更神奇的事情呢?但勇敢的詹姆斯大叔勇敢地接受了这个发现——变态就变态呗!反正我没杀过人——至少目前为止没犯过罪! 在那一年的12月,詹教授的老妈再一次上演了神助攻。她递给儿子一本书,这本书里详细地描述了詹姆斯父辈——即康奈尔家族的历史。更令他崩溃的是,原来他父辈家族的历史上出现过很多臭名昭著的变态杀手。有弑母的,杀妻的,屠杀犹太人的,奸杀修女的……总之,都是能震碎你三观的变态杀人案。 于是詹教授再次懵了,但他这个终身教授的头衔可不是白拿的。转身他便从自身的经历出发,开始研究变态杀人犯与家族基因的关系。毕竟,很多人都在猜测,为什么詹姆斯没有变成一个变态杀人犯呢?   三脚凳构想 变态杀人狂究竟是不是天生的?   变态杀人狂究竟是不是天生的?答案是:是,但也不是。 以变态杀人狂为例,研究人员发现在这些人的脑图扫描中,他们大脑中负责自控力和同理心的边缘皮质、额叶和颞叶等部位是受损的、病变的,这造成了他们自控力、同理心的下降。也就是说,心理变态并不仅仅是心理问题,也有着特殊的生理病因。 詹姆斯法隆也认为:“引发心理变态是需要三重因素的合一的。”他在此后的研究中提出了著名的三角凳构想,即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来考量心理变态的生成。这三个方面分别是:基因病变,大脑损伤,以及环境因素(如早期的生理/心理虐待)。   -三脚凳理论-   在基因病变中,詹姆斯还发现了一种特殊基因,这种基因可以影响人的大脑结构,使当事人更容易产生暴力情绪和反常行为。詹姆斯将这种基因称之为“战士基因”。 因此,当基因病变(携带战士基因),大脑损伤(自控力和同理心功能下降),环境因素(如早期是否受到虐待)等聚合在一起时,一个人就有可能发展为心理变态。 不过更令我们的詹教授崩溃的是,他本人也是一个“战士基因”的携带者,这可能源于他父辈的家族历史。再加上他的大脑结构图与心理变态者极为相似,詹姆斯等同于拥有了发展成为变态者的三重因素里的两重。于是那个吊诡的疑问再次出现了:为什么詹姆斯没变成变态杀人犯? “我是一个亲社会的心理变态”,在2008年的一场TED演讲上,詹姆斯对大众剖露心扉。他说,尽管他有很多特质符合心理考核上的病态标准,但他还是能控制自己的情绪。而他没有发展成一个心理变态或者杀人狂,也得益于完善的家庭呵护和优良的后天教养。 “我的原生家庭很美满,我的父母很爱我,我还有自己的美好家庭。”也正是这些因素的存在,詹姆斯法隆得以成长为一个优秀的科学家,而不是如他父辈某些家庭成员那样的一个变态杀人狂。   有爱的家庭更能防止冷血症? 这并不绝对   当詹姆斯法隆投身于科学研究,甚至从自己身上寻找线索,探求关于心理变态的奥秘时。这世界上依旧有很多人在多重因素的诱导下,走上了不归之路。 研究数据显示,心理变态在人群中的比率约为2%。在北美监狱中,有15%至25%的犯人患有冷血症这种精神疾病,有的心理学家认为,全人类成年男性中有1%患有此病。(女性患者的比例则小得多) 而在学术界,尽管詹姆斯法隆提出了著名的三脚凳理论,但其实众多的学者们并没有对心理变态/冷血症的诞生形成统一的理论。研究人员们只是普遍认为,基因遗传组扮演了一定的角色。而同那些充满亲情、教育良好的家庭想比,缺乏关爱的家庭更易引发“冷血症”。 但我不得不提醒你的是,这并不绝对。   -Sue与年幼时的儿子-   1994年4月12日,美国丹佛市的一位叫做Sue的母亲经历了生活中最为糟糕的一天。他17岁的儿子另一个同学一起在学校杀死了 12 个同学,一位老师,并打伤了另外24人。他们用了一年时间策划整件事,无人知晓。不久,在午后的图书馆里,两人自杀。 Sue痛不欲生。但更为糟糕的是,她无法理解平时乖巧的儿子为何做出行为,而她本人也不是媒体报道中所谓的“恶劣的母亲”。事实上,那是一个平和的,有爱的家庭。儿子不是什么孤僻暴躁的魔鬼,母亲也不是。 但一切依旧发生了。就如我们社会中的种种报道一样,“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看上去不是那样子的人啊!?” 詹姆斯法隆说:“我们不只是基因的产物,并且科学也只能解释人类天性的一部分。” 你会如何理解这句话? 后天环境对于人格塑造的有着巨大的影响,基因的缺陷可以通过后天的原生家庭、外部环境与爱得到弥补。 但从另一个角度考虑,如果我们把所谓完好的“后天环境与养育”理解成另一种科学,那么,人类天性中,也有“这些科学”所解释不了的部分。 这,就是复杂的人与人性。   "我们不只是基因的产物 科学也只能解释人类天性的一部分" -James Fallon ——微博@简单心理J室长   参考资料: Jim Fallon: Exploring the mind of a killer; TED2009 How I discovered I have the brain of a psychopath;James Fallon; The Guardian.2014 Life as a Nonviolent Psychopath;Judith Ohikuare;The Atlantic.2014 Discovering One's Hidden Psychopathy.Big Thins.Youtube. A Neuroscientist Uncovers A Dark Secret;NPR.2010 The Search for the Roots of Psychopathy.John Seabrook.The New Yorker "Columbine Shooter's Mother: I Carry Him 'Everywhere I Go, Always'". NPR.org.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1528 阅读

游走:村上春树与心理治疗(二)

  文|冯晗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小编: 关于村上春树与心理治疗,这是冯晗写的第二篇。 “他一醒來,就發現自己變形了,蛻變成格里高爾·薩姆莎。 (譯:葉梓誦) ”   “He woke to discover that he had undergone a metamorphosis and become Gregor Samsa.” 村上又一次向卡夫卡致敬。卡夫卡在捷克语中是“乌鸦”的意思,村上在长篇小说《海边卡夫卡》开篇就隐晦地用了“叫乌鸦的男孩”这一人物。而这次他近乎于直接引用了卡夫卡的《变形记》第一句话,只是《变形记》中主角Gregor Samsa变成了一只大甲虫,而在村上今年的这篇新短篇《恋爱中的萨姆莎 (Samsa in love)》中主角从某种六脚爬行的生物变成了一个叫Gregor Samsa的人。Kafka 用Samsa这个姓氏也绝非巧合。【1】   非现实主义【2】的小说中,会有一扇现实与非现实之间的门,推开这扇门,我们随作者进入了另一个想象中的世界。《变形记》中的“门”出现在第一句话,“一天早晨,格里高尔·萨姆沙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甲虫。”明明如此突兀但又会令人感觉像“一天早晨,格里高尔·萨姆沙从不安的睡梦中醒来,发现床头不知是谁放了一份早饭(好无趣的开头)”一样自然,以至于加西亚·马尔克斯谈到卡夫卡对他的影响时说“原来能这么写呀。要是能这么写,我倒也有兴致了。” 【3】   村上小说中的这扇门不总像《变形记》那么明显。在《奇鸟行状录(发条鸟年代记)》中,主角在一个废弃的院子里发现了一个的有年代的石雕鸟,听到了像“拧发条”声音的鸟叫声,而这个鸟叫声一次次在不同时代不同版本但有着相同核心的故事中回荡,串起了小说的主要叙事。在《1Q84》中,青豆被困在拥堵的东京高架路上,为了赶在约定的时间完成一项特殊任务,她从高架的逃生梯爬了下来,进入了有着两个月亮的“1Q84”年的世界。   是什么原因要有这样一扇门呢?现实世界遵循逻辑法则和因果律等等,一切“外显的(explicit)”事物出现在该发生的时间和空间里,头脑似乎占主导作用。而非现实世界里,现实世界的头脑和逻辑并不适用,心中的体验则成了这个世界的法则,情绪得以自由流动,平时人们极力压抑着掩饰着隐藏着的某些东西在这个世界以不同的面貌展现了出来。这些体验的能量如此强大,以至于弗洛伊德造出了“力比多”这个词去描述。当然我们也可以用别的词汇或别的方式去描述这个,只是无法否认这个“内隐的(implicit)”心理现实世界的存在,以及由这些情绪和体验构成的内在个人化叙事。   心理治疗中同样有这么一扇门,或许大家能想到,那就是梦。这个梦世界包含普通意义上的梦、“白日梦”“清醒梦(lucid dreaming)以及某种意思上的广义幻想(fantasy)。   我们先看心理治疗中的某些有关梦的案例片段。关于案例的所有描述我都会隐去任何有关个人信息的部分,并对梦的情节进行改写,同时尽量保留个案的心理现实和梦的意义。“造梦”也是心理治疗师受训时的一项训练呢。   案例来自于一次案例讨论会中同行的案例报告。该来访者有堪称辉煌的职场经历,已婚并常年同时跟不同男人保持着错综复杂的多角关系,而且发生了很多离奇的情节。咨询师精心准备了这次案例报告,期待讨论中某些东西会浮现并帮助理解咨询过程,特别是来访者持续求助的动力来源与核心冲突。该女士的一个梦也引起了大家的兴趣。简言之,她梦到自己半裸着在客厅里做瑜伽,而公公从外面回来,若无其事地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报纸然后又走了,此过程中她也同样若无其事地做着瑜伽。   讨论会上的气氛十分热烈,一如该女士的现实生活。有同行还开玩笑地表示自己也想要有这样的生活。关于这个梦大家也都觉得非常重要,但有不同的理解,比如联想到可能的幼年性侵害等。   我也觉得这个案例的材料非常多,有很多能抓住人的东西,但这些东西之下是什么呢?这个梦又在告诉我们什么呢?一个念头突然浮现:“在另一个时空里,或许她做的这些不会令人惊讶与兴奋呢。毕竟那里变成甲虫也不会感到奇怪。” 然后我跟咨询师讲述了这个感觉:“从材料中我们看到她的生活如此精彩和惊心动魄,大家的讨论也同样热烈,我想论精彩这一点心理咨询中无论如何都比不上呢。我们知道一个现实的梦中各个人物有可能是任何人,如果她的公公是她幻想中的咨询师的形象呢?如果她能感觉有人能不只是对她的生活感到惊奇,而且能静静陪伴她若无其事地听她讲述并理解她会可能会有很大不同。” 咨询师也表达出了近几次咨询中有类似的感受。   CAPA的技术课上,老师讲到了治疗的艺术。她的一个来访者数次提到关于“Mother Earth”的幻想。她刚开始觉得是因为这个来访者因为需要治疗师像大地母亲那样包容她共情她,结果出人意料,一直没有特别的进展。某次持续困惑的治疗中,治疗师突然有了一个圣诞老人(Father Christmas)的意象,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个想象,就跟来访者表达出了她对这个意象的困惑,看似无关的意象又似乎很重要。这时来访者哭了出来,说在她的印象中在每次圣诞节这个阖家欢乐的日子里她从未感到快乐,一次也没有,她母亲有着双向情感障碍,情绪总在这这个假日发作,而父亲并没能有任何作为,而她自己则总被遗弃在角落哭泣。治疗师终于看到她需要一个“圣诞老人”似的父性形象的咨询师,能够帮助她维持边界感,保护她不被别的某些东西入侵,能够给予不含诱惑的稳定的情感接触且没有侵入性。   当非现实世界的某些东西渗入现实中,治疗的过程就真正开始了。“外显”和“内隐”的两个世界开始互相穿梭与交融。   在第一个案例中,一个“若无其事”的咨询师在咨询室里平静地听她诉说,同时一个“若无其事”的走入她的内心世界里,就像那个平行的梦世界一样。这位女士开始了一些新的体验,即使她不拼命使生活变得格外精彩,还有人能够看到她陪伴她,而不是(道德上)评判她或只认同于她精彩的生活从而触发她的内疚或羞愧。   在第二个案例中,当“圣诞老人”走进了她的现实里,她终于能够感受到身处某个边界下的安全感,能够谈她的创伤。从“大地母亲”想到母性形象是现实世界里的因果联系,可惜这个逻辑在心理现实(psychic reality)中并不适用。而从“Mother Earth”联想到“Father Christmas”则是类似于梦境里的创造性,治愈从此开始。   我们知道,村上是一个物语(世界)的构造者。比如在非现实主义长篇中,《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中构造独角兽的世界,《1Q84》中构造了小小人和两个月亮的世界。在这些世界里,他得以摆脱各种逻辑现实的束缚,通过在现实与非现实之间不停地穿梭使主角(以及自己)的体验流动起来,从而发掘并建构自己的叙事,并创造出意义来。   而村上的现实主义小说的写作,更像是把发掘并建构的叙事整合进现实中,从而得以确认在非现实小说中创造过程的阶段性完成。这些现实小说中我个人感触最深的是《挪威的森林》、《国境以南太阳以西》和《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在这些小说里,某些非现实因素总是不经意地渗透进来。   以《挪威的森林》为例。渡边去阿美寮(Ami Hostel)看望因抑郁而疗养(入院)的直子,夜里住在套房里。深夜在渡边半梦半醒之间,直子进入了他的房间,但完全没有跟渡边交流,只是把自己的酮体完全暴露在月色之中,然后走出去消失在黑暗里。在渡边看来,那是直子“从未有过”的“完美”的酮体。直子是在通过这个行为展示出她在现实中无法展示的生命原始的活力。我们知道,直子后来自杀,使得这段情节那么令人唏嘘。就像是直子生命中最后一部分活力如烟花般绽放,而渡边能够得到足够信任来保留关于这份美丽的记忆。   电影盗梦空间中,童年的小风车通过了四层梦的掩饰终于到达做梦者的现实中,当做梦者感受到父爱后终于放弃了因想赢得父爱而做出的对他来说“无谓”的努力,发现父亲真正想让他做的并不是继承父业,虽然父亲这么说。但真正重要的是父亲未能说出的部分,父亲想让儿子完成自己并没有完成的事——真正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不管他的梦想从现实世界的意义上看是多么“渺小”,都是对他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映射。这个过程产生了极丰富的情感体验,从而化解了内心冲突。   来访者通过描述自己的生活及自己的思考来讲述外显的故事,也通过梦或幻想来诉说潜藏在他们内心深处的内隐叙事。治疗师需要保持孩童般的好奇推开那扇门,并且有足够的耐心等待某些东西自然浮现。 《奇鸟行状录》的结尾部分,主角冈田在“那边的世界”里与邪恶Boss激烈搏斗,终于用棒球棍击碎了他的头颅,结果“这边的世界”里恶的源头绵谷升突发脑溢血倒地不治。当我们看到由极致的冲突迸发出了某种穿越主观世界和现实世界边界的某种能量,这样的情节也显得自然一些。   马尔克斯在那篇访谈里也谈到他如何把俏姑娘雷梅苔丝送上天空。他说这个并不全是虚构的,现实中发生了呀,“有一位老太太,一天早晨发现她孙女逃跑了;为掩盖事情真相,她逢人便说她孙女飞到天上去了。 ” 通过什么方式呢?马尔克斯不知道。直到有一天他看到一个漂亮的黑女人晾床单,结果床单被风刮飞了。他就突然想,把床单给她,她就也能飞了。于是, “俏姑娘雷梅苔丝就一个劲儿地飞呀,飞呀,连上帝也拦她不住了。”   注: 【1】村上在纽约客发表的短篇《恋爱中的萨姆莎》。 【2】仅用非现实小说这个词区别现实小说,非关于超现实主义、魔幻现实主义和表现主义等的理论探讨。 【3】见作家永远是孤军奋战的——马尔克斯采访记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0515 阅读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 正向认同与反向认同

文:心理咨询师 陈曦 1994年的春晚上,宋祖英唱了一首歌,叫《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歌词讲的是孩子很崇拜老师,以老师为榜样,长大后也当上了老师。想从这首歌出发,来谈谈心理学上的认同问题。认同,identity,就像是内心世界的身份证(ID),用来标定“我是谁”。以极简的方式来说,认同可以分为两个过程:第一,找到一个身份(identifying),第二,成为这个身份的样子(becoming)。就像这首歌里说的,孩子以老师为榜样,然后通过努力让自己也成为一名教师。这就是认同。 很多人来心理咨询,一方面想要解决现实面临的挑战,另一方面也想更深了解自己,了解自己有什么特点,这些特点是怎么形成的。影响认同的因素有很多,今天重点说说来自父母的影响。给大家讲两个故事。看故事之前,请大家先做一个简单的练习,用三个词形容你父亲的性格特点,再用三个词形容你母亲的性格特点。写好后,再继续下面的阅读。 小新是个很独立自强的女孩,上名牌大学,从大二开始就不再拿家里的钱,早早开始实习锻炼,打工挣钱。毕业后有了份在外企的高薪工作,能力颇受领导肯定。在工作中表现很突出的一点是,性格沉重冷静,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挑战,都能以理性的方式来分析和应对,不受情绪波动的干扰。工作上这样的性格如鱼得水,可是在亲密关系上,小新却屡屡受挫。男生觉得她像个女汉子,彪悍得好像并不需要任何人,而且总是看不出小新内心的感受。和小新打交道,就像总是看着一面平静的湖水,你觉得水面之下可能有什么在翻腾,可看上去总是平静,平静得不真实,让人不敢更多走近。 看看她的成长环境,可能就会更多理解她的性格。小新成长于一个单亲家庭,很小的时候父亲因为外遇和母亲离婚,母亲并未再婚,独自一人辛苦地把小新养大。母亲一直很坚强、理性,遇到困难时从来不表现得情绪化。母亲总是对小新说,这世上没什么人是靠得住的,都需要靠自己。哭也是没用的,因为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母亲言传身教地传递了一个坚毅刚强的形象给小新,小新认同了这个形象。这样的认同,可以让小新持续保持和母亲在很深心理层面上的连接,当她很像她母亲时,她就不会抛弃她的母亲,一直和她母亲在一起。而不像父亲那样,抛弃了母亲,留母亲一个人受苦。这样的认同在现实意义上的利弊很明显,坚毅刚强能够让小新优秀出色,处理事务理性高效,但也让小新穿上了厚厚的盔甲,坚硬生冷得让人难以走近。 小新的故事是正向认同的例子。她认同她母亲的坚毅刚强,成为母亲的样子。再给大家讲小田的故事,在这里认同的过程略微复杂一些。小田是个细心体贴的男生,很能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常常为了照顾别人的感受而放弃自己的立场。打小开始,小田在女生中就很受欢迎,因为他总能细腻观察到她们的感受和需要,很绅士地为她们着想,照顾她们。情场得意,职场失意。小田在事业上的发展一直不顺。虽然他聪明能干,情商也高,可总在关键的项目上出各种问题。工作五年没能升职,事业发展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小田一想到要去公司,要向领导汇报工作进展,就觉得头晕乏力,每天都想躲在家里不去上班。   我们来看看小田的家庭,就会对他的性格和职场发展有更多理解。小田的家境很好。父亲是一名成功的商人,母亲不用工作,在家照顾小田。父亲是一个很强势的大男人,在公司、在家里都是说一不二,性格火爆,略有不顺心就会大发脾气。母亲性格软弱,总是顺着父亲,在家里从不表达自己的观点,对父亲察言观色,很怕惹怒父亲。小田从小每天在母亲的照顾下长大,母亲告诫他,一定要懂得观察父亲的神色,揣测他的心思,顺着他的心意。否则父亲发起脾气来,他们母子都日子不好过。因为父亲常常在外忙工作,母亲过得很压抑,并不开心。一方面,小田从母亲那里学到的揣测、观察能力,更多用在母亲身上。他观察母亲的神情,揣测她是不是又不开心了,然后小心翼翼用孩子能想到的各种办法,来让母亲开心起来。另一方面,小田对父亲有很大的愤怒。认为他的强势自大,给母亲带来很多痛苦。而这痛苦,小田每天都能从母亲脸上看到。于是小田在潜意识里告诫自己,一定不要做一个飞扬跋扈的男人,这样会伤害到别人。 在这个故事里,小田一方面正向认同母亲的细腻、敏感、揣测他人、照顾他人的形象,另一方面,他拒斥成为父亲那样强势的人,这是反向认同。所谓反向认同,就是你拒斥成为某个人的样子,而拼命努力,让自己成为反向的样子。因此,小田要想方设法破坏自己的成功,搅乱自己职场上的发展。因为如果变得成功强大,就仿佛会成为他父亲的样子。他担心重演父亲对母亲的伤害,而极力避免成功,避免成为像父亲那样的人。 从认同的角度来了解和分析自己的性格,可以帮助自己更深了解自己。请你看看刚才你写下的形容父亲和母亲性格特点的词。再细细体会一下,他们的这些性格特点,哪些是你欣赏的,认可的,想要成为的,哪些是你拒斥的,厌恶的,想尽方法想要摆脱甩掉的。   从认同的角度了解自己,改变自己,这个过程主要有两个步骤。第一,看清自己在认同什么性格特点,在拒斥什么性格特点,让这个过程不再是下意识的,而是能去觉察它,体验它。这才为主观选择打下基础。第二,让僵化的认同能够软化。对于小新来说,能够逐渐意识到并不用总是那么坚毅刚强,尤其在亲密关系中可以逐渐练习,让自己柔软一些,能够练习让自己去信任和依赖别人。对于小田来说,能够在拼命想要摆脱的父亲的形象中,看到父亲的优势和力量,能够认同男性力量中建设性的那一面。这样他才会在职场中有他应得的发展,而不会因为拒斥父亲而破坏自己的发展。心理学很强调弹性。身份认同也是一样,需要弹性。当你下意识成为某个样子时,可以停下来看一看,这是不是你现在生活中的最佳选择,是不是最好的自我身份。反过来,当你不顾一切要甩掉某个形象的阴影时,可能也连带着将阴影中正向积极的部分给抛弃了。 当然这两个步骤说起来轻松直白,真的要去完成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也许你想更多了解自己,想要通过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也许你对自己的认同感兴趣,想探索自己认同的源起;又或许,你已经在思索、探究、练习,练习着成为一个更好、更完整、更真实的自己。在这个寻找自我的过程中,当你感到迷茫需要帮助时,可以考虑预约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来一起进行这个自我探索和成长的旅程。  

2099 阅读

爱情与真爱的迷思 | 《银翼杀手》随想

大部分片子都是要讲爱情的,银翼杀手也不例外,无论是1982版还是2049版,都在一片末世的氛围里,淡淡地描述了一个爱情故事。 银翼杀手这个片子之所以能成为科幻经典,除了它所构建的未来世界景像太具有开创性,以至于纷纷被人所模仿,更重要的是它试图探索的东西,包括人的定义,真实的定义。而2049版的这段情感也是继承了这种探索,试图讨论,什么是爱情,什么是真爱。 只是2049版相比1982版,显得更加的无望和绝望。1982版的爱情起码还是在两个实体间发生,无论你对于人的定义是什么,但他们可以接触、听到、看到彼此。但2049版里,K的恋人乔伊是电脑程序所投射出来的虚拟影像。   我买过一本书,买了之后就再也没看过,只是因为喜欢它的书名,《无希望的爱恋是温柔的》。也许正是如此,K与乔伊间的互动和情感充满了温情和体恤,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地表达着对对方的珍惜与顾念,仿佛应照着我们当世的爱情,如此的轻易和随便,一如我们对待所有生命和地球一样,只是因为得来全不费工夫。   乔伊是华莱世公司的一款热销软件,可以进行人际互动,为客户提供情感支持与陪伴,在K没有购买移动投影设置之前,乔伊的行动甚至不能离开房顶上的投影设备。   乔伊的存在,为K提供了完美的末日情感需求解决方案。作为复制人的K,被“正常”人类所歧视和恐惧,不可能与人类发展正常的人际交往;同时还要不断受到警局心理测试的监测,以确保他没有发展出正常的人类情感,包括对于家庭、爱情、亲情的向往。   话说,这是不是有点老大哥的感觉?区别仅仅是这种监视是针对复制人而不是全人类。但生命是需要连接的,哪怕K是复制人,但以我看来,他也是生命。正如《侏罗纪公园》里面说的,“Life will find its way.”生命总会找到出路的,one way or another。   一如银翼杀手所建构的世界里面,复制人在努力为自己的生存找出路一样,于是K用他的酬金去购买了乔伊来满足基本的情感需求。虽然片子里面没有交待,但我猜想乔伊并不便宜,但K一定是尽其所能地满足乔伊的需要,包括各种衣服,和移动投影设置。   或者说,这些需要是K自己的需要呢?片子里面乔伊的呈现是通过投影设置,我觉得这个细节设计的极妙。它似乎是以一种实际又是隐喻的方式,在探讨,什么是爱情。   投射这个词,我们中文里应用的并不多,但在西方语境里,随着一百多年来弗洛依德和精神分析的深入民心,投射这种典型的精神分析词汇,已经成了日常对话中时常被提及的普通用语。但在中文的语境中,则不免还是要解释一下,投射就是将自己内在的特征、性格、情感、动机等转移到他人身上的现象。比方说惠子说庄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就像是在对庄子说,你不是鱼,不要把你快乐的心情投射到鱼身上,认为鱼是快乐的。   在此,我们可以把投射和移情两个概念放在一起思考,移情是指一个人将其过往经历中对某些人的情感转移到当下的对象身上,其实就其本质而言,也可以理解为了一种投射,因为也是将内心的东西投射到他人身上。   投射无处不在,正如片子里,K给乔伊买了那么多衣服一样,他很可能会认为乔伊希望穿的漂亮一些,就是在把自己希望乔伊穿的漂亮一些的愿望投射到乔伊身上。   我们在关系里,在任何地方都会投射,特别是在爱情关系中。我们会把自己对爱、陪伴、关怀、照顾的需要投射给对方,通过向对方付出爱、陪伴、关怀、照顾的方式,认为自己在满足对方,但这些真的是对方的需求吗?很多时候,因为投射,我们根本看不到真实的对方,而只看得到我们以为的真实。   一定程度上来说,我们更愿意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因为幻想中的那个对象才是最完美的,但当真实袭来时,我们往往无法接受。当我们看到对方真实的样子时,我们会借以他/她变了,爱情不在了等等理由,实质上或内涵上分手,再换一个新的对象去投射,所以会有“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一说。   爱情是什么?是不是只是我们一向情愿的投射,以幻想来满足我们内心渴求的一种游戏?而一旦面对真实时,它就会幻灭?一如片子里所说,当乔伊舍弃了她的储存设置,与K开始逃亡,变得越来越真实时;正如她所说,她要像一个真的女孩、会死去时,她就真的死去了。   随着她的移动储存投影设备被踩烂,她也真的不在了。这是不是一种关于真实与爱情相对性的稳喻呢?我们的爱情只能存在于自己的想象中,一旦面对真实,必然会幻灭。听起来很悲观呢,只是,谁又能确定自己的爱情不是一种占有欲、对空虚的补偿感、对融合的渴望等等的变形?   我们姑且把对于作为复制人的K的情感是否真实这一端争议放下,再来看看作为电脑程序的乔伊。   乔伊对K呢,她的情感是真正的情感、爱情甚至是真爱吗? 作为电脑程序的乔伊,一开始在K的日常生活中,提供各种情感支持,陪K吃饭、看书,哪怕这种陪伴看起来甚有苦中做乐的悲伤感觉,比方说把快餐投影成牛排大餐。 后面随着K为她购买了移动投影设置和K开始怀疑自己的真实身份,两人的关系似乎比这种简单陪伴深入了很多。 用移动设置走上天台的乔伊,可以看到雨滴滴在身上所形成的景象,虽然她并没有触觉,但看到自己的身体和头发变湿,似乎已经让她非常新奇和开心。随后两人尝试拥抱和接吻,哪怕只是想象中的,两人的感情的凄美和苦涩也溢于言表。更不用说后面乔伊与女复制人合体,与K发生关系那段了。 看到过一句话,大脑是最强大的性器官。情感与爱欲其实是可以完全不受物质与身体的局限的,所以无论是K还是乔伊,他们的情感本身都可以是真实的,但考虑到乔伊是电脑程序,我们还可以再看的深一点。 维基百科上说,真爱是“利他之爱,完全无私的爱,可不惜伤害自己或舍弃任何东西。重视神交。”遗憾的是,现代人常常滥用这个词,而实际上的行为与利他和无私相距甚远。 但乔伊在K面临逃亡的选择时,毅然坚持要与K同行,甚至主动提出要摧毁自己的固定储存设置,哪怕这意味着如果移动储存设置发生意外,作为拥有与K的共同回忆、构成主体性的她就会消失。 这是一种“完全无私”的爱吗?也许吧,也许这只是设计这个电脑程序的工作人员比照完美的爱情所设计的必然结果?我们无从得知,一如,哪怕这种行为是一个人做出的,我们也无法确定,他/她内心的动机是因为“真正的爱情”,或是因为潜意识里的自我毁灭动机或是拯救者情结。 人性如此之复杂,似乎想借一部电影讨论清楚爱情或真爱是什么,莫不是有点太自恋了?仅仅能让大家有所思索,便已经很棒了。于是我也在此打住吧。  

1669 阅读

婚恋与幻想 | 悲剧不是不可以避免,伤害也可以不那么致命

“我当初怎么就看上了你?!” 这是很多经历了婚恋不幸的人在痛苦挣扎中反复追问对方或自己的话,这话的意思是我的痛苦是因为找错了人,我们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反过来说,如果那个人是对的,这一切痛苦就都不会发生了。痛苦和不幸的原因在外面。 只要遇到对的人,就能拥有美好的爱情。这是一种潜藏在很多人内心的婚恋幻想,而且往往很难被意识到,并因其隐秘而成为一种推动个体进入婚恋关系却不自知的力量。有一种现象或许可以从一个角度证明其存在的普遍性。喜欢看热播都市言情剧的人,多多少少会留意过弹幕,有些人对弹幕的兴趣甚过于剧情。弹幕有一个热词是“渣男”,其出现频率非常高,受关注度也很高。以各种攻击性、污辱性的语言痛骂渣男是言情剧弹幕的一个重要内容,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同情、怜悯受害女主的弹幕。屏幕上正上演男人女人的悲欢离合,弹幕里同时在上演另一个剧情—— 一个坏蛋伤害了一个好人。 好人的悲剧原因在外面,因为那个坏蛋。发弹幕的人通过文字向外界传递着自己的一种重要情感体验:渣男可恶至极,女主无辜可怜。一般情况下,发弹幕的大多是成年人,但这样的思维与表达却完全是儿童式的,成人世界里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也没有无辜的女主,只有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对方的人。在弹幕里骂坏蛋很容易很过瘾,但在现实生活中,遇到渣男而不身陷其中、完全不被吸引可能就没那么容易了,因为渣男似乎总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越是骂渣男的人也越容易碰到渣男,因为喜欢用骂人来表达情绪、处理问题的人通常不大关注自己,特别是自己内心的情感需要。痛快是一时的,这种心理状态会在当事人内心埋下定时炸弹,那些从未被看到、被了解的对亲密对爱的隐秘幻想可能在未来某个猝不及防的时刻暴露出来——当某个人出现时。 恋爱中,没有所谓对的人,只有诱发、暴露我们内心隐秘欲望的人。也就是说,婚恋的痛苦与不幸的原因从来不在外面,而是在我们自己身上。 实际上,当爱恋的情感发生时,“我”遇上的那个“你”,是我们内心隐秘幻想的两个部分——一个是强烈渴望被满足的需要,一个是满足这些需要的他人,它们都是存在于我们内心深处的感觉,而不是眼前那个真实的人。 伤害我们的不是别人。真正带来伤害的不是渣男,不是那个让人恨得咬牙切齿的恋爱对象,而是“受害者”内心的幻想,来自于童年。恋爱中我们碰到的第一个关系不是成年的我和你的关系,而是幼年的我和我父母的关系。 每个人都十分脆弱、无助,内心充满各种恐惧,当我们还是一个婴儿的时候。能够让这些痛苦折磨得到回应、抚慰的那个人,就是我们人生第一个热恋对象,通常是妈妈。精神分析客体关系学派理论认为,我们都是被关系决定的,生命初期和妈妈的互动关系决定着我们一生的爱与恨,是所有强烈情感的发源地。对于婴儿来说,这种互动的品质生死攸关,没有妈妈的回应,婴儿无法独自存活,婴儿对妈妈回应的需要和对食物的需要一样强烈,甚至更强。妈妈积极、细腻、温柔的回应是我们人生爱的初体验,如果这种爱的体验总是可以被满足的话,我们可能就永远不会感受到痛苦,那是不是就是我们幻想的天堂呢? 但在真实的世界里,这样的生存环境根本不存在。现实情况是,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是残缺的,妈妈也是不完美的。在我们最需要妈妈的时候,妈妈有时候会不在,或者即使妈妈在的时候,也可能会由于自己的疲劳、精力不足或者情绪不良而没能对婴儿的需求进行积极回应。更极端的情况是,有些妈妈因为自身的人格问题而少有或完全没有回应婴儿的能力,处于这种生存环境里的婴儿会因为需求不被回应而体验到强烈的无助、愤怒、恐惧、绝望……这些情绪情感往往是淹没性的,是内心无比脆弱的婴儿难以承受的,远离这些痛苦的本能会使婴儿发展出各种自我保护方式,比如把无回应的妈妈感觉为是坏蛋,就是婴儿原始的自我保护方式之一。各种童话里总是在讲好人与坏蛋、仙女与巫婆的故事,正是婴幼儿内心情感世界的一种生动呈现。随着慢慢长大成熟,当我们有能力渐渐发展出越来越多的能力应对这些痛苦时,我们就不再需要用这种极端分裂的方式看世界看别人,就像终于可以从育儿袋里钻出来的小袋鼠,能够接触和探索外面的世界。慢慢地,我们看到的人和事是好坏参半的、复杂多样的、不完美的,我们会不舒服但不至于被这些不舒服压垮。我们可以承受,同时我们也会看到身处其中的我们自己也有出现各种问题的可能,因为我们自己也时好时坏,也是不完美的,我们也可以接受这样的自己。这既是成人的世界,也是真实的世界。带着这种心理状态进入婚恋关系的人,也可能同样会经历最初热恋的痴迷,但他们通常有能力在关系深入发展的过程中,当痴迷不再、彼此越来越熟悉、越来越真实的时候,看到并接受彼此不那么好的一面,并依然可以感受到爱,这样的亲密关系是有韧性的,是可以接受各种现实考验的,也才更能够长久维持。 当然,这些后续健康成熟发展的前提是婴儿期我们的妈妈没那么糟糕,她需要基本上是有回应能力的。如果上述童年早期的恶劣关系环境是婴儿生存的常态,婴儿式的自我保护方式就极有可能被固化成一种幼稚的、幻想的看待世界和他人的基本态度——分裂的好与坏:只有在全好、无害的世界里我才能存活,如果我不舒服都是你造成的。 小时候缺乏被爱的体验的孩子一样会长大,他们也会发展,只是沿着另外一些轨迹,小心地发展出各种自我保护的方式,其中通过在与人交往中讨好他人、不断努力学习和工作而感觉自己是一个可爱的人,是相当普遍的一种方式。不幸的是,我们的文化恰恰为这种方式提供了丰富的营养,通常这样的人在小时候都被夸奖为乖孩子、“别人家的孩子”。 乖孩子们活在自己和他人共同构造成的一个幻想的世界里——只要我一直是乖巧的、努力的,我就一直都是被爱的。但谎言就是谎言,维持谎言的代价是惨重的,因为这种虚构的“可爱”是不真实的,必须小心避免穿帮:比如有意无意和他人保持距离,礼貌性地来往而不触及真情实感,长期压抑自己对他人的不满不悦;比如害怕学习工作中出现任何失败而过度努力导致内心充满各种焦虑不安。 很多“别人家的孩子”长大之后回忆自己的童年时,共同的感受是空洞、不真实、令人陶醉的赞美背后隐隐的恐惧。其实在内心深处,他们一直活在育儿袋里,不敢向外面的世界张望,因为太脆弱太害怕伤害。这些人有可能会成为人群中非常积极向上的模范,小时候的好学生,长大以后的好员工,可一旦进入婚恋,这些日常有效的保护措施随时可能会轰然崩塌,里面暴露出来的,是一个被层层包裹的、从来没有长大的脆弱小孩。 因为一直活在婴幼儿时期建立起来的那个幼稚的幻想世界里,这些长大了的“大小孩”可能自己都不知道深藏在内心深处的对婚恋的信念和幻想:爱情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情感,所以真爱中不应该有任何伤害;爱情是永恒不变的,所以真爱不应该有任何变化。带着这样的幻想进入婚恋的结果可想而知,以年轻女性为例,她们是被渣男吸引的高危人群,渣男惯用的迷魂大法——“你是我的天使你是我的宝贝你是我的全部”,这些无一不击中这些女性的“命门”——被一个人全然的、无条件宠爱的感觉就是真爱。 坠入渣男精心编织的情网的女性事后冷静回忆恋爱全过程时,都多多少少会记起当时部分或全部被忽略的关于渣男的真相,但为时已晚。深陷其中而对真相视而不见的状态不是因为傻,而是因为“爱”因为幻想,因为儿时从未被真正满足的情感需要。被一个人全然的、无条件宠爱的感觉是我们每个人的需要,但这种需要的满足只能在婴儿期的母婴关系里存在,心理相对健康成熟的人或者也会偶尔被这种情感所吸引而迷醉,不过内心清醒的部分会适时提醒他们看到这种情感的虚幻不实而得以脱身。 如果怀抱此类幻想进入婚姻,因为这种情感经不起什么波折、承受不了现实考验的本质,心理伤害便会随时发生、梦幻会随时破灭,继而使当事人从爱的天堂坠入恨的地狱:爱情是折磨,爱情是欺骗,爱情让人受伤,爱情很痛苦。 哪怕天荒地老,人类婚恋的悲喜剧都会一直上演下去。多一些思考,多做一些向内看的功课,悲剧不是不可以避免,伤害也可以不那么致命,只要一个人真的愿意走出幻想,走向现实。  

1573 阅读

多了解一点抑郁

我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人。如果将我的感受平均分给世界上所有人,那世上就再无笑脸                ——————亚伯拉罕·林肯 1841 本文所讲的抑郁,包括单相抑郁-抑郁,也包括双相中的抑郁。 虽然我们经常会说“最近感觉有点抑郁”,可是一般的沮丧或者低落很少会严重到显著地影响社会功能或者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这样一段时间的低落或者沮丧,甚至对于个人来讲是有好处的。在沮丧状态下人会进入沉思状态,而沉思状态可以让我们探索我们的内心,我们的价值观以及我们的生活方式。当从这个状态中出来后,我们可以感受到内心力量的增强,对问题也想得透彻,对于选择和决定也更坚定。 但是抑郁症带来的就是长期和严重的心理痛苦,而且会随着时间恶化。那些经受抑郁的人们可能在不断地抑郁发作中逐渐减少社会活动,甚至失去活下去的意愿。 发病率(数据来自Bromet et al, 2011): 巴西   10.4% 美国   8.3% 法国   5.9% 日本   2.2% 中国   1.6%-4.1%(2015 卫计委) 作为从业者,对于中国的这一数字表示很怀疑的。 原因: 1.很多中国人不愿意因为心理问题就医,即便一线城市依然如此。 2.心理问题的公众知识普及度很差。一些人以为是身体出了问题,于是常年喝着各种补药治神经衰弱的中药;一些人压根不知道怎么了;一些人感觉到有些异样,但是又说不清楚到底怎么了。 类型就简单介绍一下抑郁类型(DSM-V): 1.严重抑郁障碍(Major Depression Disorder): 2.持续性抑郁障碍(Persistent Depressive Disorder)又叫做恶劣心境: 3.经前情绪障碍(Premenstrual Dysphoric Disorder): 4.易怒性情绪失调障碍(Disruptive Mood Dysregulation Disorder) 青少年,6-10岁间初发 经常性脾气爆发 一年以上,在两个以上环境(家,学校,同龄人),其中至少一个环境中很激烈 5.物质/药物诱发的抑郁障碍(Substance/Medication-Induced Depressive Disorder) 6.其他特点的抑郁障碍:如围产期抑郁,季节性短期抑郁等。 抑郁的解释: 抑郁的进化心理学解释: 进化心理学家Denys de Catanzaro(1991,1995)建立了关于自杀的进化学理论,他认为自杀更可能发生在当一个人广义适应性(Inclusive fitness)的能力显著下降时。这些显著下降的能力包括对未来健康不佳的预期,长期的虚弱,羞耻或失败,成功生育的可怜前景,成为他人遗传关系负担的认知。在这些情况下,似乎没有这个人的话,另外一个人的基因就更可能遗传下去。 为了检验这个理论,de Catanzaro在一些人群中,尤其是自杀高发人群中进行了调查研究。研究结果表明: 社会中18岁到30岁的男性自杀观念相关性:成为家庭负担(+0.56),过去一个月有过性经历(-0.67),成功的伴侣关系(-0.49),曾有过性经历(-0.45),异性关系的稳定性(-0.45),过去一年有过性经历(-0.40),孩子数量(-0.36)。 年轻女性和年轻男性的结果相似。成为家庭负担(+0.44),有过性经历(-0.37),对家庭有贡献(-0.36)。 50岁以上男性群体中:健康(-0.48),未来经济问题(+0.46),成为家庭负担(+0.38),同性恋(+0.38),朋友数量(-0.36)。 50岁以上年长女性群体中:孤独(+0.62),成为家庭负担(+0.47),未来经济问题(+0.45),健康(-0.42)。 Michael Brown和同事在对175名美国大学生使用de Catanzaro量表研究结果也支持了同样的进化学观点。而抑郁的在研究中也被报告出相似的结果。抑郁也可能由于社会身份失去,失败等因素诱发。 Andrews(2002,2009)认为抑郁状态可以帮助个人去解决问题。抑郁可以使得一个人关注在眼前的问题上,促使个人去寻找到好的解决办法。Hagen(2003)抑郁也可以看作是抑郁者给群体的一个信号——我需要帮助,从而增加了繁育的优势。Stevens和Price(2000)认为抑郁者发出的信号其实是告知他人自己并非一个威胁。Nesse(2000)认为抑郁状态可以使得个人不去做一些冒险行为。 Donald Wittman(2014)反对将抑郁看作是一种适应,他认为对不良健康结果的抑郁威胁,以及对好的结果的愉快期望是适应性的,因为他们激发个人努力去提升适应性。躯体疼痛会使得个人不再将手接近火,心理痛苦则让人们想办法去获得快乐。 比如说走路时不小心腿被跌伤了,在跌伤瞬间我们意识到需要避免一些动作或者怎样不那么疼,然后当这个人正在腿疼中,Ta并不会真的去思考该如何避免未来受伤,而是关注在痛苦体验上。但是当这个人伤好了,Ta就会去思考怎样去避免未来受同样的伤。如果一些动作获得更多的性快感,在感受到快感的时刻,这个人并不会用这个时间来思考如何在未来寻找到性伴侣,但是Ta会在未来思考这个问题。 相似的是,当一个人在抑郁状态中,Ta更主要地关注在这种心理感受上,而不是在沉思出解决办法。Andrews 和Thomson (2009)表示当人们在抑郁中时,他们感受更多的是在情感上不被需要,没有人爱,或者不值得爱,他们并不会在那个状态里思考怎样去认识或者吸引更多人。相反,这个抑郁经历让他们有了一次在那个情况中失败和无助的体验。总而言之,在抑郁状态里,人们最多只有一小部分精力花费在思考应对抑郁上。孩子们给我们带来非常多的快乐,所以我们会想办法来保护他们的安全,让他们顺利进入成年,我们不需要经历一次失去孩子的经历来有这样的一个意识。 而在抑郁状态下的沉思(Rumination)的确会提升,但是这种沉思并非积极的,而是一种破坏性的沉思,比如禁锢在自杀念头中,或者深陷在生命无意义中。很多科学研究表明:1.抑郁的人在解决人际关系问题上表现很差,2.烦躁不安个人的沉思会干扰问题解决。 精神分析解释:丧失,或象征性丧失,儿童期父母关爱不够 行为主义解释:积极回馈在生活中的显著减少 认知观点:自动化的消极思维模式:经历,自己,消极的未来;抑郁的父母更可能与孩子积           极互动减少,于是孩子抑郁概率提升;习得性无助;消极的归因方式 社会文化观点:较差的社交能力,不幸福的婚姻,缺乏有效的社会支持,女性(一些研究者              认为男性只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感到抑郁),欧美情绪为主而中国人群以躯体表               现为主, 基于冥想的治疗观点:消极无效的痛苦应对方式将抑郁者困在抑郁恶性循环中,痛苦的情绪               身心记忆不断加深和再唤醒 生理因素:基因,神经递质失调,REM睡眠失调 抑郁的消极反馈环路图(Wittenborn, 2015) 针对抑郁的技术: Mindfulness-based技术,艾瑞克森式催眠,积极心理治疗,图式治疗,REBT,CBT,内在家庭系统治疗,EFT等 Reference: DSM-V Ronald, J. Comer (2015) Abnormal Psychology 9th David M. Buss (2014) Evolutionary Psychology Wittman, D. (2014) Darwinian depression. Journal of Affective Disorders Wittenborn A.K., Rahmandad H. (2015) Depression as a systemic syndrome: mapping the feedback loops of major depression disorder. Psychological Medicine. Williams M., Teasdale J. (2012) The mindful way through depression  

2894 阅读

不要当着我说别人坏话,不然我也想说 | 在拉近关系这件事情上,「说别人坏话」虽然可耻,但是有用。

当我说“我喜欢某个明星。” 你说“我也是!” 那么我们可能会就这个明星聊起来,又聊到其他共同的兴趣,然后逐渐地成为朋友。   但另一种情况,更加快速有效: 当我说“我超讨厌某个明星!” 你说“我也是!!!”   那么我们马上就能成为朋友。   共同讨厌一件事物,似乎比共同喜欢更加能拉近或维持人际关系。   然而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以及,我们是否能够利用这个现象,在人际交往中给自己加分呢?   今天,我们来聊聊共同厌恶,这个社交中的另类润滑剂。   「共同」这件事本身,就很有吸引力   首先,根据相似相吸理论,人们会倾向于喜欢那些跟自己相像的人,包括与自己有同样的背景、兴趣和品位,也包括与自己有相似的性格、持同样的观点。   研究发现,这种相似性甚至包含了人口统计学因素:无论是朋友还是伴侣,他们在各个方面都比随机抽选出的一对陌生人更加相像:年龄、种族、教育程度、社会地位等等。概率上来说,人们甚至更可能和姓氏首字母相同的人结为夫妻。   另外,人们喜欢那些与自己相似的人,因为这样是令人心安的,且具有奖赏意义。它代表着一种自我肯定: “Ta跟我很像,那应该也很可爱吧,毕竟我这么温油。” 因此,共同的价值观,也就是相似性,是产生吸引力的基础条件之一。     共同的厌恶把我们黏在一起   在相似性的范畴之内,共同的反感又要比共同的兴趣更容易让两个人形成联结。   Oklahoma大学的 Bosson 教授通过实验观察到:那些对某件事物有共同的厌恶的人们,对于对方的评价会更好,也倾向于认为自己更了解对方。   于是她提出了「负性优先效应」:比起分享积极的信息,能够共享消极态度的人更加亲近。   共同的消极态度(shared negative attitudes)就是指两人或两人以上共同对一个第三方持有负性的态度。这个第三方可以是任何事物:一部电影、一种食物、一首歌、共同的熟人、名人、某种现象等等……       在负性优先效应的背后,有以下这些可能的解释:   1. 憎恨的情感更加强烈   相比于积极的情感,消极情感往往更有感染力和传播性。   一项对社交网络信息传播的研究发现,在微博上最容易被广泛传播的是含有、或容易引起愤怒、憎恨情感的信息。   (图为模拟用户分享行为,红色代表愤怒情绪,黑色为厌恶、蓝色为伤心,绿色愉悦)   2. 敌意往往含有八卦成分   消极的态度通常和八卦信息相关联。   因为八卦、丑闻、谣言,这些信息基本上都是偏负性的,哪个明星出轨了、哪个人设崩塌了、哪个电影口碑太差了……而只有这样特征的信息才能够引起人们的关注、讨论和分享。   所以当人们在闲聊时谈论起反感的事物时,八卦就会成为非常主要的话题。   相比于讨论共同喜欢的事物,聊八卦岂不是更加刺激有趣。   另外,人类也有八卦的天性,说真的,很多友谊都是从一起说别人的坏话而开启的。在拉近关系这件事情上,「说别人坏话」虽然可耻,但是有用。     3 拿你当自己人   通常来说,大家在交朋友时都是先展示友好的一面,毕竟大部分人面对陌生人时,释放善意是默认设置。就像见面微笑说你好一样,是普遍的规则。   但展示负性的态度,虽然有一定风险,有时却能达到“奇效”。正因为对他人的负性评价一般是不被视为可以轻易分享的信息,所以它打破了建立社交印象的惯有模式:我和一个分享一件我讨厌的事,因为我猜测你可能也这样认为。   这时,我在发出一个信号:我信任你,在对你进行自我暴露(self exposure),而表露信任感是可以极大地增强两人之间的关系。   了解一个人不只限于知道Ta的喜好,当你知道Ta讨厌什么的时候,你才会觉得自己真正懂了这个人的秉性。   生活中,你跟亲近朋友吐槽的次数肯定比跟一般熟人要多。   所以如果哪天一个人和你分享:“我巨讨厌那谁!”这可能预示着你们的关系又近一步了。     4 划清了界限   这种共同反感在建立信任感的同时,也设立了群里内/外的边界(in-group/out-group boundaries)。人们倾向于对群体内的人表示好感,而对群体外的人持更多负性评价。   “你跟那个人划清关系,我们就可以接纳你。”这便是表明态度,当确认我们共同讨厌一个第三方之后,我俩就是一致对外的立场。这时,反感是一段关系的粘合剂。      4. 提升自尊   共同厌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向下社会比较。比如,我们都不喜欢某一件事物,可能代表我们都比Ta在某些方面要高级。至少,在态度上,我们都是藐视Ta的。这种向下比较可以维护或提升自我评价。   并且,相比于把自己喜欢的事物告诉别人,然后听到“我的天呐,你竟然喜欢这个”这种居高临下的话,表露厌恶或只是中立的态度,往往是更加安全的选择。   5. 塑造自我概念   将自己对一些事情的消极态度分享给他人,比起分享喜好来说,是更加强有力的塑造自我形象的手段。   如果一个人什么都喜欢,你会觉得Ta「没有个性」,是个老好人。相反,如果这个人表达了一点自己对一些事物的负性看法,与他人说“我讨厌地图炮、讨厌景区的人山人海、讨厌看面瘫的人演戏!”,那么Ta的形象会变得真实且有趣些。   一次次地表达“我讨厌什么”,也正是一次次向外界宣布“这就是我”的过程。     在更加广义的语境中,不仅仅只有共同厌恶第三方能够将人们更好地联结在一起,普遍意义上的负性信息和态度也可以达到相同的效果。   丧、颓、瘫、懒、馋,网络上的loser文化之所以受人追捧,都部分地应用了共同厌恶这个概念。   悲惨更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你觉得自己是个「没钱、没对象、没理想」的三无青年,但你不是一个人,还有这么多又穷又懒的单身狗陪着你呢。   这种调侃的负性态度,让我们感到一丝宽慰。大家一起葛优瘫,比起「大家都争当五好青年」来得更吸引人,也更容易获得认同。     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呢?   有人拿这个概念做了生意。   比起一般社交软件上使用点赞、共同爱好来匹配用户,一款名为Hater的德国社交App就反其道而行,用共同讨厌的事物来帮人们找到朋友。   比如说,当你刷到丁日又添了一个新纹身的图片时,可以选择「点呸」或者跳过,如果你「点呸」,也许就可以遇到谷大。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利用这个概念,来帮助润滑、推进自己的人际交往过程。   以下是一些实操指南,也是注意事项:   1. 不可轻易说   正如之前所说,表达负性态度是一种自我暴露的方式,而在关系建立初期突然进行自我暴露,有时候会适得其反。   因此,共同消极态度最好在有一定的关系基础之后,再进行的步骤。起码,要知道对方的基本喜好,才能试探性地猜测Ta 是否反感什么东西。   2 话题要有限制   另外应注意的是,对于共同讨厌的事物本身,需要有一定话题范围限制。有一些普适的话题敏感区,例如种族、宗教或生理问题。   另外,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定的敏感话题,可能是一位爱豆,一项爱好或是Ta的家乡等等,不要轻易的攻击别人热爱的事物,欣赏不来别人视若珍宝的,至少可以保持沉默。   3 程度要有把控   最后,只有某个特定区间的态度才能够被分享。太轻微的厌恶没有提出的兴致,太过严重的厌恶则有可能发展到人身攻击、仇恨、偏见、甚至歧视。     其实仔细想想的话,我们讨厌的事情非常多,只是有时候出于习惯,或碍于面子、社交礼仪,而克制自己表达负性态度。   英剧《黑镜》有一集虚构了一个未来被科技异化了的反乌托邦世界:人人都处于公开的社交评价体系中,人们追求五星好评把自己逼得喘不过气。   女主最终因为一连串的失误被扣到负分关入监狱后,和一位狱友对骂起来,互相表达反感。       举这个例子不太恰当,但它向我们传递一个信息:有时候人们是需要一个表达愤怒、不满、厌恶、这些负性情绪的出口的。   吐槽有益身心健康,运用得当的话,还能拉近社会关系。   所以下次再社交、约会,当因为找不到共同兴趣爱好而冷场时,不妨从另一个角度,说说讨厌的事情吧。   你有什么讨厌的事物吗? 欢迎下方留言,也许顺便捞了个对象也说不定喔。   但如果你们说“我讨厌小编” “我也是!”这种话,我会哭喔。   References:   Bosson, J. K., Johnson, A. B., Niederhoffer, K., & Swann, W. B. (2006). Interpersonal chemistry through negativity: Bonding by sharing negative attitudes about others.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3(2), 135-150. Weaver, J. R., & Bosson, J. K. (2011). I feel like I know you: Sharing negative attitudes of others promotes feelings of familiarity.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7(4), 481-491. Zhao, J., Dong, L., Wu, J., & Xu, K. (2012, August). Moodlens: an emoticon-based sentiment analysis system for chinese tweets. In Proceedings of the 18th ACM SIGKD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Knowledge discovery and data mining (pp. 1528-1531). ACM.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5019 阅读

希望你能以自己想要的方式过节

今天是3月7日,妇女节的前一天,从前几年开始,被赋予了一个看似挺美好的名字——“女生节”。 我们不否认这个节日本身,但是却在这一天看到过很多不美好的画面:  当然还有很多更过分的,比如“女生节和妇女节,只有一日之差”这种几乎算得上是骚扰的条幅出现。这种带有性隐喻的标语,也许是男性出于对女性性吸引力的肯定,而想出自认为幽默的创意。 作为女性,我不认为我们应该因为受到别人对自己性吸引力的赞美而感到羞愧,但它的表达方式,让我感到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舒服。 这个节日已经脱离了本意,变成了把女性当做来使某些人感觉良好的工具。 我又问了同事们,在女生节或妇女节的时候,有哪些事情曾让你感到不舒服过? 我们市场部的小姐姐说:“之前所在的单位还挺大方的,逢年过节就会发一些福利。父亲节的时候,他们单位所有的男性,不管当没当父亲,一人送一把剃须刀,男士们都很高兴。 结果到了妇女节,发的“福利”是:洗衣粉。她在接受这份礼物时一脑袋袋黑人问号:“蛤?为什么要发给我洗衣粉?单位关心我的生活的唯一方式就是鼓励我去做家务吗?”  现在倒是不发洗衣粉了,而是直接鼓励女性去买洗衣粉。地铁里充斥的商业广告,把女性的身份直接打造成一个个只顾买买买的购物狂,冠以「女人要懂得宠自己」的名号,这样促进消费真的好吗? 在反歧视的道路上一去不回地跑偏 我之前的室友认为女性就应该享有某些合理或不合理的特权。 把自己应该负责的工作交给别的男同事时,她这样说:“是不是男人啊?这点儿活儿都不能做。”  每次出去约会都是男朋友花钱,她这样解释:“男人挣钱就是给女人花的。” 看她微博简介里大胆地写着“我女权我自豪”,然后发的微博一水儿都是秀男票给买的包,分享的内容类似于「是男人就应该为女朋友做这些事」。 好好,你公司同事惯着你,你男票宠着你,我没意见。但你不要在网上大肆宣扬自己是女权主义者好伐?这个锅也太重了吧。 打着反歧视的旗号,却要求享有特权。在触及男性利益的情况下主张男女平等,在触及女性利益的时候则主张“你是不是个男的啊”。 偏激的女权主义,往往就是在小恩小惠上追求优待特权,反而放弃了争取核心权利的内核,本末倒置。 引用一句女性主义名言:“若核心权利不平等,则小恩小惠无意义。”      我们应该追求什么? 之前合肥某商场停车场设置了多个女性专属停车位,车位被涂成粉色,并且比普通车位要宽敞些。 即便是出于善意的出发点,但当我作为一名老司机,看到停车场中一个突兀的、又粉又宽的地方写着“女性停车位”时,还是会感到那么一点不妥和不舒服。 很多“为你好”的背后,其实都隐藏着温吞的、微小的歧视(subtle discrimination)就像当我把车停在女性停车位,享受它带来的便利时,同时也就承认了:女性在驾驶技术上是普遍不如男性的。 很多看似对女性的“特殊优待”,也许就隐藏着这些温吞的歧视。 无数类似于女司机这样的歧视和争论,都被归结于男女之间的性别差异。人和人之间确实有差异,差异源于性格、能力、经历等等等等,而不仅仅在于性别。 作为一个追求平权、平等的人。我们应该追求的,是不因自己是女性而被歧视,也不需要因为自己是女性而被特殊照顾。 我们追求的,是不论你的性别是男是女,都有和其他人公平一战,争取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机会。 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在一个节日里为自己的身份而庆祝,真正被平等、平常地对待。 Fighting. Reference Moss-Racusin, C. A., Dovidio, J. F., Brescoll,V. L., Graham, M. J., & Handelsman, J. (2012). Science faculty’s subtlegender biases favor male student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Sciences, 109(41), 16474-16479.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4419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