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亘在亲子关系中的那些焦虑 ——分离焦虑

首次分离 妈妈温柔臂弯和甜美乳汁的意义         母子的第一次分离是婴儿的出生,母亲丧失了肚子中的婴儿,婴儿则丧失了子宫。所以,很多妈妈产后会感觉到抑郁,甚至有些人会得产后抑郁症。对于婴儿来说,他失去了那个恒温的提供营养和保护的温暖的子宫,来到了一个冰冷的既看不清楚又听不清楚的陌生世界,想想看,内心是否感觉有些害怕和无助?         这时候母亲温柔的臂弯和甜美的乳汁对于婴儿来说是多么大的一种安慰!于是,当小婴儿感觉到害怕或者饥饿的时候他就用身体语言或者哭声来寻求食物和安慰,甚至他不用语言,妈妈就能读懂小婴儿的需求,这时候的母亲具有了和小婴儿一致共调的能力,她满心都是小婴儿,她用婴儿的时间重新规划了自己的生活,小婴儿和妈妈神奇的实现了“共生”,就像两个双胞胎一样,具有了某种神奇的默契和心领神会的能力。       具有这样的一个外部“子宫”——妈妈,和小婴儿之前的生活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动,所以这种情况下的小婴儿是满足和满意的,刚刚出生时的恐惧感会慢慢消散,他感受到了外界的善意和温暖,伴随着这种好的感觉,小婴儿渐渐发展出自己的能力:能更多地表达自己的需要,甚至让妈妈以外的人也能够明白自己的需求了,他的身体活动能力也在增强,他可以坐一会,然后可以爬,直到他能够站立并且行走,他对外界有了越来越多的好奇,要变成一个“学步儿”啦!       这时候,母乳已经无法提供他身体的很多营养,辅食开始增多,断奶是他们需要面对的第二次重要的分离,他们又会被吓到,会感觉恐慌和无助。     二次分离 断奶期对妈妈和孩子的特殊意义       断奶是一个逐渐的过程,随着婴儿能够消化辅食,断奶的进程就拉开了序幕。如果断奶过程进展顺利,那么断奶就会成为婴儿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成就,也是母婴关系的重要成就。说这是一个重要的成就并非夸大其词,断奶意味着婴儿对喂食的控制力越来越强,婴儿会丧失与母亲及其身体的某种亲密感,但这些会被自我喂食的兴奋感和成就感所填补。       一些比较容易相处的婴儿,在近一岁的时候会自动开启断奶过程,奶喝得越来越少,并且准备好以一种独立的、冒险的方式投入到这个世界中,他会记得妈妈的乳房,并且把它作为一种可以安抚自己的有利资源。另外还有一些婴儿很难放弃母乳带给他们的舒适感和亲密感,他们很是依赖乳房,不得不在别人的帮助下放弃母乳。但是如果父母急于用各种方式让婴儿断奶,婴儿会感到十分困惑。       这个过程中重要的是给婴儿一种可控的感觉,是一个逐渐的有趣的过程,而非强制性和突然发生,否则会让婴儿觉得是被拒绝,有些反倒会更加渴望乳房,有些则会压抑自己的渴望,好像是对母乳再也不感兴趣。       断奶的过程对于妈妈是一项很复杂的任务,妈妈们要处理自己丧失母乳喂养的亲密感和不被需要的失落感,同时作为补偿,可以目睹婴儿不断进步的愉悦感。她们还需要放弃拥有婴儿身体的感觉,这是一种很自然的感觉,因为婴儿在妈妈的身体内孕育了十个月,而且如此亲密地喂养了一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如果爸爸能够加入过来,对于婴儿和母亲都是一个非常大的支持,关于父亲加入之后的一些情况在下一篇文章中会有具体展开。       当断奶完成后,婴儿虽然失去了乳房,但是又获得了更多的新的掌控权:例如他可以尝试更多的有趣的事物,可以更长时间用来玩耍和探索,身体也更加有力量,自然的分离是一件让一个人逐渐可以掌控自己、成为自己的令人兴奋和有些难过的过程。       这样的探索是建立在母亲的祝福和独立存在基础上的,三岁前孩子内心中还没有办法长时间稳定地保有自己妈妈的形象和感觉,所以每次分离后不久他就会回过头寻找妈妈,确认妈妈存在后他再去探索。试想,如果这个过程中妈妈消失了,例如长期出差,把孩子寄养在别人家等等,对于孩子来说是一件多么恐惧和无法掌控的事情啊!       20世纪50年代英国的心理学家曾经拍下了这样一个孩子是如何应对分离的,他的名字叫约翰。小约翰的妈妈需要住院,爸爸工作很忙,于是一岁多的小约翰被送往一家托儿所。小约翰的主要的痛苦是他还处在一个必须有所依赖的年纪,但是他一直依赖的妈妈却不见了!刚开始他也抗议过,哭喊甚至拒绝进食,但是妈妈还是没有出现,然后他开 始为自己寻找到新的依恋对象,一开始他的目标是托儿所的阿姨,而且他也很喜欢其中的一个阿姨,但是一个阿姨要照顾好几个小孩,他无法寻求到很专注的对待,并且阿姨们还要换班,所以约翰并没有得到一个稳定的依恋对象。后来他就依恋上了一个抱抱熊,经常把小脑袋埋在玩具熊里,但是即便是一个玩具也经常会被其他小朋友抢走,听到这里,你的内心会不会也感到心酸和悲伤?       爸爸有时候会来看约翰,但是短暂的相聚之后就是别离,那是一种怎样的痛苦呀!所以小约翰选择关闭了自己的感觉系统,所以到后来爸爸再来看他,他已经变得无动于衷了。9天之后,当妈妈来接孩子的时候,发现曾经活泼可爱的小约翰用一种陌生和疏离的态度面对自己,他不悲不喜,用情感隔离让自己远离了现实世界中的喜怒哀乐,就像妈妈描述的:感觉自己和孩子之间隔了一道“玻璃墙”。       这显示着小约翰内心的信任感和安全感受到了严重的冲击,9天的时间较短,小约翰的内心还可以重建,但是如果太长,有些孩子的内心却无法再一次轻易打开,有可能会在心中留下创伤和阴影,害怕分离或者产生情感回避。     多次“分离” 分离理论对于家庭教育的重要启示         如果没有太大的阻碍,接下来的进程会是分床、去幼儿园、去小学、中学、大学……       其实我们整个的人生都在经历这样的事情,随着我们不断成长与变强,分离的时间也会越来越长:自然分离-变强-自然分离-变强,直到内心中有了一个独立、乐观的妈妈,亲密的感觉已经放置于内心,亲密的确定感让我们不会害怕分离,这样他就可以放心地带着这个内心中的妈妈去远走高飞,妈妈和孩子就变成了既独立有亲密的个体。       当然,分离的脚本还可以有所不同:强制分离-变强-强制分离-变强,这种情况下的父母过于强调独立,让孩子在情感上无法得到安抚,具体事情上也无法得到帮助,所以无依无靠的孩子只好自己变强,只是这种强的表面背后是一种失落和空虚,是不得已导致的一种自我保护,不再对外界有期待,看起来很独立,很多时候内心却是弱的。       这时候我想起了一个心理学前辈曾经见过的一家人:父亲五十多岁,名校毕业,现在是某大型企业的总工程师;母亲是高校教授;儿子是一重点中学高一的学生,虽然名字叫“虎子”,可是个子矮小、身形消瘦,简直有点营养不良,最关键的是精神状态欠佳,坐在那里胆怯地缩成一团,都不敢抬头看人。       在和咨询师的交谈中父母谈到,虎子幼儿园和小学都很优秀,但是上了中学就越来越胆小,以至于不敢和同龄人玩,害怕和老师说话,最要命的是一考试就紧张,成绩也每况愈下,父母和老师的任何建议都听不进去了。父母说他们对孩子的教育很上心,怕宠坏了孩子,养成娇生惯养、好逸恶劳、缺乏意志力的个性,所以除了学习上对他抓得很紧之外,还十分注意对他意志力的培养。其中这样的一个例子给人印象深刻:虎子六七岁的时候说自己想谈钢琴,于是父母当天下午就给他买了一台,还给他请了一个老师,结果没过多久虎子说自己不喜欢了,他们夫妇俩商量后认为,如果这样听之任之,那什么都会半途而废,这样的孩子就没有什么用了,于是开始打他骂他,学习上也是如此,他们还美名其曰“挫折教育”,教育中基本上没有表扬和鼓励,还说不表扬的原因有二:一是怕孩子骄傲自满,二是这几年找不到可以表扬的地方。       然后咨询师问父母俩,你们在单位会遇到挫折吗?夫妇俩深有感触,工作中实在有太多的挫败和困难,然后咨询师接着问他们,如果你们从外面回来,希望对方是恶狠狠、凶巴巴地对待你,以增强你面对外界世态炎凉的能力呢?还是希望对方和颜悦色、温柔体贴?这些话让父母陷入了深思。       是的,无论是孩子还是父母,我们在外面所受的挫折已经够多,就像严冬一样,家是冷一些还是暖一样更有利于我们对抗挫折,相信我们内心中自有答案:这些家庭中的温暖就是我们分离之后独自面对外界的力量。       孩子在外面已经有了足够的挫折,回到家中不必人为在增加挫败。很多人怕自己“宠”坏了小孩,其实我们可以在情感上多“宠宠”自己和自己的小孩,想想自己,情感上的理解和支持多多算多呢?很多家长在孩子遇到挫折的时候会说:“那点小事算什么?你太不坚强了!”你应该如何去做等等,孩子会对自己的情感产生压抑,对自己的行为和情绪感觉到羞耻,自我的评价就会变低;还有的家长比较会同理孩子,孩子感觉到了痛苦,结果家长比孩子还要痛苦,这样也只能徒增孩子的烦恼,家长变得比自己还脆弱,对他来说更加痛苦。       孩子需要家长的理解并且是能够应对的理解,也就是说,家长能够换位到孩子的位置上去理解孩子的痛苦,能够将这份理解表达出来,帮助孩子理解自己的情绪状态,同时还能够跳出来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想想自己遇到了类似的情况自己是如何应对的,那么孩子感受到的就是自己的父母既能够理解自己也能够面对这件事情,他也就坦然了很多,如果他问你解决办法,你再给予他一些建议的话,相信这时候是对他有很大帮助的。       当然,情感上可以多支持,但是随着年龄需要我们需要克制自己去帮助甚至替代他们做一些事情做一些决定的冲动,能够放手让他有自己更多的想法和更多的尝试。     假如不愿“分离” 分离理论对于家庭生活的启发         有时候还出现了这样的分离脚本:不愿分离-变弱-不愿分离-变弱,这种情况的产生有时候是父母拒绝相信孩子在成长,害怕孩子独立,所以鼓励孩子的任何方式的“依赖”,例如听话,不要有自己的想法,不要有任何冒险等。这些父母其实是把自己想依赖的部分投射给了孩子,总感觉孩子很小,需要保护,哪怕孩子各方面能力都具备了,父母还是担心不已,保护多多,孩子不忍拒绝父母,只好乖乖扮演小小孩;还有一类父母的内心不够强大,父母害怕被孩子抛弃,表面上是父母照顾小孩,如果你深入到关系中看,很多时候是孩子在迁就和理解自己的父母,这时候关系就会产生倒置,孩子在心理层面上变成了“父母”,反过来要去安慰心理上是“孩子”的父母,这种情况下的孩子也很难离开家,因为不忍心,这样父母和孩子就变成了相依为命,你我不分,长期处于“共生”阶段。       听过很多类似的悲惨的却也很感人的故事:有个女儿上了高中之后就不愿意学习,经常声称自己身体难受回家,但是去了医院也查不出所以然来,后来勉强考上大学之后也不愿意住校,也是经常没事找事地三天两头回家,父母都感觉这个孩子有心理问题,于是带着孩子去做心理咨询,后来咨询师发现母亲有严重的抑郁症,内心一直想自杀,如果不是因为孩子不想上学自己总放心不下,也许真的就早走了。所以,知道这些之后你就明白了孩子为什么总要跑回家了吧!所以,需要治疗的是妈妈,据说妈妈自己开始寻求心理治疗后孩子的回家就开始变少了。       当然,大多数的家庭不会遇到这么极端的情况,大多数父母遭遇的是一些日常的问题,例如但是作为父母你是否开心?除了父母的角色之外你是否充实?你的孩子是不是会经常问你:“妈妈,你是不是不开心呀?”他们是真的很关心你的那个人,也是那个非常爱你希望你快乐的那个人,他们甚至有时候会认为你的不开心都是因他而起,带着内疚和担心去做事情,你想想他有多少负担?所以,有很多人认为“妈妈情绪平和是对孩子最好的照顾”,我非常赞同,当你自己能够处理好自己的许多情绪包括夫妻间的问题时,那是给孩子的最好的礼物,你能照顾好自己你才有时间和能力去照顾好孩子,因此,花点时间给自己,去见见朋友,运动,独处,甚至做下咨询,让自己心情舒畅其实就是在爱孩子。       当一个人内部资源不够的时候就会向外寻找,当外部支持足够的时候我们的内部感觉才好,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如果是两个内部资源都匮乏的人呆在一起,往往容易产生争夺养料的局面,发生冲突和战争,或者一方寄生在另外一方的身上,难以离。就像一杯水,当你的水杯是空的,是谁更需要被照顾呢?别一不小心,让孩子成为了你的父母。其实这样的情况也适合夫妻之间,夫妻之间的战争很多时候也和一方或者双方的内部资源匮乏有关。       所以分离的核心议题是父母内心是否足够有爱和足够独立,自己能够处理好“独立”和“依赖”的议题,不怵独立亦可依赖,独立可以获得价值感,依赖可以获得亲密感,人生需要两者的完美结合,而非只能有一种选择。当父母把自己的生活搞得很愉快,另外还能和孩子愉快相处:一方面能够提供保护和支持,另外一方面当孩子有能力后能提供信任和放手,那么,分离的议题就可以得以顺利解决。  

9757 阅读

身为人母的挑战

当妈是件苦乐参半的事情,你一定看过身边当妈的女性朋友幸福陶醉的样子,也一定听过她们的各种抱怨。我们就来聊一聊女性在这个人生阶段,会经历哪些变化、面临怎样的冲突、应对怎样的挑战。   •为什么选择这个话题? •当妈会经历哪些变化? •这些变化会带来哪些冲突? •当妈需要get的技能 •当妈面临的各种挑战

12565 参与

孩子对父母的18种意义

文/张真 简单心理咨询师   很多父母习惯于向孩子强调自己为孩子做了什么、自己存在的意义,但确实有一些父母提醒着人们,他们和孩子之间同时也存在着反过来的关系:孩子的存在对他们是有意义的。 比如: 1.孩子并不是意外的产物,而是准备很久、期待很久才得到的礼物。 2.女性能够分娩,男性能够在这时守在妻子身边,这令他们自豪。 3.孩子的性别和自己期待的一样,满足了自己的愿望或者减轻了某些压力。 4.带小孩外出,带给自己更多的社交机会,其中有一些人会成为朋友。 5.有机会弥补自己小时候对于守候或者玩具方面的遗憾。 6.可以有机会想象(甚至试图)把孩子培养成像自己的父母那样棒的人。 7.孩子将自己的弱小托付给父母,自己能为孩子做些什么,这让父母觉得自己是个能承担责任的人。 8.孩子崇拜父母,这让父母觉得自己了不起。 9.陪孩子玩的时候,自己也玩得开心。 10.孩子无条件地爱父母,虽然很多时候也折腾父母,但只有一部分时候是故意的。 11.就算想到如果再生一个孩子,自己可能会养得更好,父母也不会放弃眼前的这个孩子,学会耐心和平等。 12.孩子长得健康,让父母有成就感。 13.孩子开始参与家庭事务,虽然一开始要花时间教他们,但渐渐有些事情可以交给他们分担了,他们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父母在经济或时间上的压力。 14.家里多了一个可以沟通的人,更加热闹和充实。 15.当父母难过的时候,孩子很在意,甚至会想办法参与解决。 16.孩子会带新朋友来家里玩,家里年轻的气息更多了。 17.孩子表现出一些与自己不同的品质,让自己意识到挑战或值得学习的地方。 18.自己有一些未完成的愿望,孩子愿意把它们继续下去。     张真,心理咨询师。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成员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北京LGBT中心心理咨询师、督导,主持每月案例讨论。从业6年,个案经验超过3500小时。持续接受美国分析师分析和督导。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12592 阅读

这世上有一种母爱叫做吞噬

如果你看过电影《黑天鹅》,一定不会对美丽的女主角妮娜的母亲感到陌生。这个曾经辉煌的芭蕾舞演员,因为意外怀孕生下妮娜,从而断送了自己的舞蹈生涯。她将自己未完成的舞蹈梦寄托在女儿身上,希望女儿有一天替自己登上职业的巅峰。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她对女儿的关心照顾可谓是无微不至,甚至连指甲都会替妮娜剪,已经成年的妮娜如同一个小女孩一样地生活,没有男朋友,没有任何母亲之外的社交生活。 或许很多人都会觉得自己的母亲或多或少和妮娜的母亲有些相似,严厉、苛刻、控制。在2004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耶利内克的小说同名电影《钢琴教师》中,这种严苛而控制的母爱走向一种极其变态畸形的极端。女主人公艾瑞卡已过而立之年却仍然单身,和母亲甚至睡在一张床上。 和《黑天鹅》中的妮娜相仿,她每天只要工作结束就必须尽快回家去,如果想出去逛逛就需要找到各种理由扯谎。当她买了一件略带花色的睡衣时,被母亲挖苦她轻佻浪荡。 这两部电影的主人公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些心理问题,这并不是偶然。不健康的母子关系会产生一些不好的后果,如妮娜的行为拘谨、难以放松,甚至如妮娜的幻觉妄想、艾瑞卡的偏执和性变态。如果有人问妮娜和艾瑞卡的母亲,她们一定不会否认对女儿的爱,然而,我们需要知道养育并不是养育者觉得心中有爱就可以。养育者觉得好的,未必是真的对子女好的。 因为,这世界上就有一种母爱叫做吞噬。 共生关系是一种吞噬 这种吞噬般的母亲的爱,精神分析理论将此命名为“共生关系”。 所谓共生关系,通俗点说是说两个人就像一个人似的不分你我、没有彼此分离的心理边界,或如同两个同心圆,其中一个圆完全被另一个圆囊括其中了。母亲将孩子完全地保护起来,不给TA一点自主的权利,就如同母亲把孩子吞在了肚子里。母亲觉得她肚子里是最温暖最安全的地方,可是孩子们要憋疯了。 两个人像一个人似的“不分你我”,乍一看似乎不错,就像我们常常形容刚开始恋爱的情侣们“如胶似漆”,两个人如同是粘成了一个人,但这种“如胶似漆”的过度亲密并不会持续太久。 渐渐地情侣们会发现两个人不一致的地方,以及每个人都需要有自己独立的朋友圈和生活。如果其中一个人想要继续保持“共生关系”,那势必会把另外一个人粘得紧紧的,抓得紧紧的,再之后发生的,你懂的。就如那首歌里唱到的: 握不住的沙,放下也罢。 所以当“共生关系”超出了它适用的年龄段(0-1岁)时,不论是对父母子女还是恋人朋友而言,都是一种不健康的关系。 这么说,好像又会让人觉得“共生关系”是种非常糟糕的东西,实际上也不是。在1岁之前,它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它,婴儿可能会难以生存,或者活得非常糟糕。母亲常常与刚出生的婴儿之间有种“心电感应”,婴儿饿了病了有些母亲很快就会知道,甚至不需要听到婴儿的哭声,这种特异功能靠得就是“共生关系”。 正是因为在这个阶段与婴儿的“共生关系”,母婴之间仿佛合二为一,母亲才能那样敏锐地体察到没有语言功能的婴儿的需要和情绪,并给予婴儿最无微不至的照料。   共生让人难以长大 但婴儿超过了1岁之后,就需要发展其他的心理功能(如自主、独立)。很多母亲会在婴儿渐渐长大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这实际上就是对丧失“共生关系”的哀悼。婴儿渐渐学会了卧坐爬走,渐渐开始牙牙学语,TA不再是个完全依附母亲的生命,而越来越多地表现出独立的意志。 1岁以内的婴儿很少会拒绝母亲喂的食物,除非TA饱了,但2岁的孩子就会开始有自己对食物的偏好,更喜欢吃某一些食物,而对另外一些食物嗤之以鼻。 足够好的母亲会尊重孩子自主选择的需要,放弃继续和孩子“共生”的愿望,这就是精神分析理论中谈到的“分离-个体化”的过程。 通过这个过程,孩子获得了心理的独立性,明确了自己的偏好,能够自由表达自我的意志,最终成长为一个人格相对健康的人。而不能放弃“共生关系”的母亲,势必会压抑孩子的独立自主权,用他们的意志凌驾于孩子之上,就像妮娜和艾瑞卡的母亲那样,告诉孩子“你应该做这个,你只能做那个”。而当孩子表现出一些反抗的行为时,给予孩子严厉的批评和惩罚。 渐渐地,孩子会如同被绳子捆缚的小象,即使有一天你放开捆缚它的绳索,它也已经不会反抗,完全丧失了自主性。 在不健康的“共生关系”里,母亲常常想要营造孩子没有长大的幻觉,因此我们总能发现与父母保持“共生关系”的人的心理年龄(尤其是性心理年龄)发展得要比一般人滞后得多。这是因为孩子的“长大”意味着对“共生关系”的反抗,而性心理的发展更是人类成熟的标志。 因此,在这些控制的母亲的潜意识中,至少有很大一部分是希望孩子永久保持婴儿的状态,这样,母亲就可以永远地和孩子紧密地在一起,并永远占据更有力量的位置。 《黑天鹅》里的妮娜和《钢琴教师》里的艾瑞卡不约而同地“没有成功地长大”。妮娜被母亲塑造成了一个“乖女孩”。她粉红色的房间像女童般可爱,她稚嫩拘谨的表情从未有过任何成熟诱惑的味道,她两点一线地在排练厅和家之间穿梭,没有朋友没有男朋友,生活单调地乏味。 艾瑞卡的外表尽管不像个女孩,但也没有成年人的生活,她和母亲住在一起,在人前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在人后却用扭曲的不成熟的方式满足着“是人都有”的性欲。她没有女性的温柔,却像她母亲一样扭曲阴沉,这个高傲的钢琴教师用清高的姿态赶走那些想要靠近她的人,也许只是因为知道,即便她不自己把这些喜欢她的人赶走,她母亲也会“帮助”她这样做。 艾瑞卡是她母亲唯一的“爱人”,也是她母亲生活中唯一的“活物”。她母亲对她的控制更甚于妮娜的母亲,因此她与母亲之间的冲突也就更加严重,而这种极端的“共生关系”导致艾瑞卡的心理畸形也更甚于妮娜。 一种有毒的母爱 想要和孩子保持“共生关系”的母亲会以为自己给孩子的爱是最好的。她们在对孩子生活的照顾上总是无微不至,以至于如果别的人看到了或许会感动,惊叹母亲为孩子做了那么多。但我的一位来访者曾经说过这样一个精准的比喻:       “我需要的苹果,她却总是给我梨,我不要还硬塞给我,如果我还不要我就要被惩罚。可是我从来没想要梨,她非要给我梨对我而言就是一种伤害”。 被给予这种“强制性、控制性”的母爱的孩子,甚至没有反抗的机会,因为这样一种有毒的母爱,总是被冠以“最无私、最忘我”的标签,被一大堆母亲们挂在嘴边——“我为了你,牺牲/付出了……(事业、婚姻、金钱、舒适……)”,有时孩子们会感到一种莫名的愤怒,但又说不出来是哪里不对劲,反而有很多孩子会因为自己心里的愤怒而感到内疚,责怪自己为什么不感恩母亲反而要抱怨。 要吞噬孩子的母亲似乎有着强大的力量,但其实她们的心理能量却是弱的。 内心强大的母亲能允许并鼓励孩子发展出独立的意志,并承受与孩子的心理分离所带来的哀伤。 而内心脆弱的母亲,自身无法接受分离带来的“被抛弃感”,或在她自己的真实生活中有难以掌控生活的“无助感”,因此将自己生出的孩子完全控制于自己的掌心之中,借由孩子来满足自我的依恋需要或是成就需要。 那些想要保持与孩子“共生关系”的母亲,往往是在自己的生活中失意的母亲。最常见的是婚姻上的不幸福,或也附加上个人职业上的失意,如妮娜那未成为芭蕾舞明星的母亲。难以从伴侣身上获得的亲密感和依恋,使她们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投注在孩子身上,这对于孩子而言,是一种过于“甜蜜”的负担。 而她们个人未实现的职业梦想,常常会化作违背孩子自我意愿的过高期望。后者在中国的家庭中尤为常见。很多对职业乃至人生感到迷茫的来访者,谈及TA们在大学时报考志愿的经历,无一例外都是由父母来决定他们报考什么专业,他们已经在“共生关系”中“被迫”依赖了太久,失去了独立思考和为自己的生活负责的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我在通篇谈的是“吞噬”的母爱,但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父爱”。父亲过于控制的例子,在生活中也是屡见不鲜的。只不过母亲与父亲相比,常常是孩子“分离-个体化”过程中更加重要的客体,因此本文也就更多去介绍控制型的母亲对孩子的心理发展的影响。 最后要强调的是: 一个健康的母亲,在一个家庭里绝不仅仅是孩子的母亲,她还是丈夫的妻子,以及一个有独立工作和生活的人。这意味着,一个健康的家庭中,每个成员都应是独立的个体,爱着彼此的同时尊重彼此。 希望所有被吞到肚子里的孩子,能像妮娜一样破茧重生(虽然我并不确定妮娜最终是否能摆脱她的精神病性症状); 希望所有吞噬孩子的母亲,能意识到孩子是个独立的人,把所有投注在孩子身上的注意力收回来一部分,去开发属于自己的生活和快乐,把自由和自主还给孩子。

10967 阅读

面临高考,焦虑的只是考生吗?

这是一篇写给父母的短文。 每年的三到五月份,关于考前焦虑的案例就会增多。因为即将到来的高考、中考季。 有趣的是,其中一小部分是孩子主动提出需要心理辅导,更多的是父母觉得孩子紧张、压力大,需要辅导。 一个家庭来到你的面前,常常听到的是,孩子说:   “我妈(爸)觉得我需要辅导一下,我自己觉得还好” 更多父母的开场白是:   “快考试了,我看到他(她)……,我很担心……”   考前,对一个面临考试的个体来说,有焦虑感是正常的,焦虑本身是一种兴奋的状态,一定程度的焦虑,具有积极的意义,促使个体调动状态,积极准备,投入应对考试的状态。 只是焦虑感超过一定的程度,没法正常干该干的事儿,比如学习学不进去了,作业没法去做了,连续睡不着觉了,那就需要寻求心理干预了。 主动提出需要考前心理辅导的孩子,是了不起的,因为通常他已经做了很多的努力。同时,对自己的焦虑状态有所觉察和反思,意识到需要寻求更多资源帮助自己,这种主动寻求帮助本身就是一种能力,对于面临成长发展过程中的孩子来说,具有积极的意义。 相当一部分父母在孩子面临考试前夕,自身的焦虑会被激活甚至放大,特别是有自身心理情结但是没有反思过、处理过的父母,比如曾经有考试情结、名校情结、自卑情结等;或者是正处于自身发展的某种特殊阶段但是并未意识到的父母,比如中年危机、职业发展的转折期、人际关系危机等等,从而将这部分焦虑投射在孩子身上,总是感到孩子有问题,需要帮助。 这种焦虑情绪的投射反应本身对孩子是一种压力,而非支持。 那么,父母要怎么做,才能成为孩子情绪的缓冲器,帮助孩子轻装前行,而非当了增压棒呢? 1.稳定自身情绪是王道 父母首先要觉察自己的情绪,区分出属于自己的焦虑,管理好它、保持情绪稳定性。 情绪是会相互感染的,关系越紧密,感染力越强,在一个家庭系统内部,更是如此。反思是觉察的开始,觉察到这点,才能有意识地做出改变的尝试,做一些关注自身情绪调节的事情,比如转移自己对考试事件的注意力,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充实自身;学习自我放松技巧,如正念练习;当然,在自身调节仍不能起效的情况下,心理咨询有效途径之一。 2.区分责任界限是核心 但凡焦虑的父母,不是不负责任,而是过度负责,负责过度了,界限就不清晰了。学习和考试本身是孩子自己要经历和面对的事情,总想替孩子发力,反而体会到无力。世间万物就是这样,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责任要承担,代替发力短期看来在帮助,长远可能是一种责任剥夺。 把属于孩子的责任交还给他自己,是更有效的发力。 3.懂得做配角是一种智慧 在孩子面对考试这件事情上,父母只能当配角,那就是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先询问孩子的意见。也许你最好的支持就是问孩子:“你需要妈妈做什么吗?”然后去提供孩子需要的支持,而不是去做一些父母自我想象中认为需要的事情,做了无用功。 4.承认自己的局限是明智 越是缺乏自信,越想证明自己的能力和有用价值,害怕去体会到自己的无能感和无用感,孩子往往是父母最容易投射出这种感觉的对象,所以会无意识的要为孩子提供所有的答案和解决方案,尤其在孩子遇到诸如高考这样的重大挑战之时。 其实这种时候父母是提供不了实质的解决方案的,孩子才是真正寻找解决方案的人,父母要做的只是给予陪伴和鼓励,让孩子感到自己是被信任的,结果好不好都是被接纳的,这种心理支持就足够了。 5.推远镜头看待人生是泰然 家庭治疗师常举一个例子,关于足球裁判。 如果你将足球裁判的行为聚焦在镜头里拉近单独拿出来看,他一个人手舞足蹈,跑来跑去你可能难以理解,甚至觉得他是个疯子,可是你将镜头渐渐推远,放在整场比赛的背景里,你就理解了他在做什么。 同样的,如果你总是将高考这件事单独拿出来盯着,它就变成了眼前的全部,无比沉重,而将它推远至一个人的一生来看,它只是其中一步,虽然重要,但不是决定生命的全部。人生的每一步走深走浅不是最重要的,而是踏过步伐后的反应态度,影响着你的下一步方向。反复提醒自己这点,是否感受会轻松些呢? 曾经,人们说,自由就是想做什么做什么;如今,人们说,自由就是不想做什么就可以不做什么。 或许,为人父母,当我们因为总想着“我能为孩子做什么”。而焦虑不堪时,也许我们可以想想“我可以为孩子不做什么了”,说不定,你绷紧的弦儿会放松些,你放松了,孩子就会轻松些了。 祝愿所有面临高考、中考孩子的家庭,都能尝试创造一个相对轻松的家庭氛围,让孩子轻装前行。

5378 阅读

原来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狗十三》

青春是一场敏感的混乱的、困惑的、茫然的寻找自我的旅行,又是一场场经历冲突之后绝望又无奈的旅行,想冲破父母和身边人设置的种种藩篱,却在种种要求限制下,骄傲的昂起来的头颅终于在现实中沉淀下去。看狗十三体会青春的撕扯,无奈和压抑。 十三岁的少女李玩因父母离异,与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父亲重组家庭,既要兼顾工作又要照顾新家庭里爱人和孩子,缺少对于李玩的陪伴,而爷爷奶奶本身和她有代沟,可以给与她生活上的照顾,却无法提供精神世界的理解,甚至同龄的堂姐也一样无法理解她的困惑进入她的内心世界,青春期的她渴望陪伴支持理解,可是周围缺少就是她深深渴望的。   1)叛逆和隔阂是这样开始的 影片一开始镜头下的她在诉说她对于这个世界变得繁乱复杂的好奇,她对于该选择哪个兴趣小组时的困惑,以及她的选择可能导致不同结果的茫然,她渴望通过她的探索让一切答案变得清晰。而原本该陪伴她一起面对这个问题的父亲却在重组家庭后产房外等待着另一个新生命的到来。缺少和李玩沟通的父亲在直接面对老师的催促下,特别是听到老师说选择英语小组可能对提高成绩和获得高中直升名额有关,父亲简单粗暴的在表格上替李玩做了选择,这是李玩在影片中受到的第一次打击,不被理解不被尊重,只有顺从才是父亲眼中需要的好孩子,而替李玩做了决定的父亲不理解李玩的不悦,希望用钞票可以换取李玩的接受,在被拒绝后更加变本加厉的数落李玩的任性,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获得李玩的顺从。 有点内疚的父亲又采取了另一个行动,买了一只小狗想缓和和李玩的关系,本来喜欢小动物的李玩听说是父亲买的狗立刻拒绝向他妥协,却无法拒绝无助可怜小动物的依偎。渐渐的她终于接受小狗,不是因为这是父亲送给她的,而是因为小狗一直的不离不弃,它需要陪伴如同孤独的李玩一样,于是她打开房门接受小狗的进入,给它起名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成了青春期孤独无助的李玩最好的陪伴,她看着它的挣扎如同看到那个无助茫然的自己,从此爱因斯坦成为她的影子,和它共享食物,共枕眠,在面对爱因斯坦她感觉到了自己的被需要,她有了一个可以分享喜怒哀乐的客体,在它面前她从不伪装。 可是一次爷爷带爱因斯坦外出,爱因斯坦走丢了,而一家人面对这个走丢先是转移话题,然后掩藏,想小而化之,最后掩藏不住了,要求李玩不要怪罪爷爷,似乎没有人关注到李玩此刻的心情感受,他们并不理解爱因斯坦对于李玩的意义。李玩在深夜里的大街小巷穿行,到各种店铺询问,到传出狗叫的人家苦苦哀求,直到爷爷和堂姐出现劝她回家,甚至一直在责备她不懂事,却没有人能够理解她对于那份丧失和分离的哀伤,挣扎其中的李玩任音乐的狂暴独自面对再次陷入孤单的伤痛与无奈。身边的爷爷和爸爸对此的争论,却在围绕着她的任性或年幼不懂事,没有人可以理解和关注爱因斯坦离去带给她的伤痛。 2)父母喜欢用替代的方式来掩盖自己的错误 冷静下来的李玩开始张贴启示寻找丢失的爱因斯坦,她依然在大街小巷中穿行,希望看到爱因斯坦的身影,就在她即将接受爱因斯坦从她世界里消失的这个现实时,她身边的人又采取了另外一个幼稚的办法,找了一个类似的狗狗冒充爱因斯坦,可是她看到的一瞬间就知道这不是她的爱因斯坦,她再次被欺骗了,可是周围的人都说这就是她的爱因斯坦,并且逼着她承认,即便她大声叫着“我并不是非要一只狗”,可是周围人的回答,“你哭天抢地的要爱因斯坦,可是给你找回来了,你却不高兴了,”在父母的眼中,重要的是顺从,相安无事,至于你的需要你的想法是什么不重要。在众人的胁迫下,连一直和她站在一起的堂姐也屈从了,一下子激怒了李玩,她大喊:“这是你们对待错误的态度对吗?” 在一个孩子的眼中重要的是父母对待错误的态度,承认这个错误并且想办法补救,才是一个孩子更需要获得被尊重的方式。可是她的坚持受到了来自父辈们的打压,她依然坚持对抗绝不妥协。所有人都在假象的其乐融融之下歌舞升平 只有她不肯屈从和整个世界对抗,她只想要找回她的那只小狗,所有人都在逼她低头逼她承认,父母和孩子的隔阂就这样建立起来,并且那道屏障越建越高。 3)规则都是他们定的,他们却一直说你不懂规则 她想逃离这个家庭,夜不归宿,引得多年不出门的奶奶出门寻找她,从而引发了父亲的暴怒,用一场狂啸逼得李玩在现实中低下了头,在父亲的眼中罪魁祸首都是李玩,是李玩的任性,是李玩的自私,让一件“小事”愈演愈烈。而她在浴室中独自一人清洗着手上的伤口,可是心里的那个伤口却无法清洗和愈合,如同她在浴盆里一次次的痛哭和挣扎。平静下来的李玩接受了父亲的和解,因为父亲的道歉,因为父亲有很多理由,因为父亲需要她的理解,因为大人都有理由,因为大人说这样为了她好,在这样的无奈中,她选择了和解。 在她的世界里期待的是错误的选择被更正。课堂上闯入的蝙蝠被老师用书打死,然后被若无其事的扔到窗外,成人世界都是如此的冷酷与决绝,这让李玩想起被她丢弃的假爱因斯坦,她自己不是和这些成人一样,她接回了她丢在门柱上的假爱因斯坦。 李玩已经快要遗忘了爱因斯坦事件带来的伤痛,因为成绩的优异,父亲高兴的许诺要带她去看展览,李玩也重新接受父亲的爱,直到父亲告诉她新的家庭成员小弟弟的到来,她不再是这个家庭的中心,大家都围绕这个弟弟,没有人注意到被遗忘在角落中的李玩,此刻的李玩已经学会向现实低头,很快就接受了这个弟弟。父亲承诺带着李玩去看展览,却因为一个应酬的冲突,李玩再次对于父亲积攒了不满和愤恨。 小弟弟拿着衣架横冲直闯的乱砸,父母的态度都是听之任之,直到砸到了奶奶,父亲开始训斥弟弟,李玩这一刻看到了父亲的毫无原则,在该设置规则的时候不给警示,在该道歉的时候不让道歉,直到弟弟和狗狗的冲突,她再次看到成人的蛮横无理,他们似乎只有一种办法强力的方式逼迫对方屈服,她在弱小的狗狗身上看到自己被如此对待的无奈。她知道那一刻狗狗需要的是安抚,而不是对抗,因为它绝不屈服,她告诉它不怕,如同她告诉自己一般。你怎么对狗,狗怎么对你,她在狗的眼中看到自己。 但因为狗狗和弟弟的冲突,父亲再次决定把假的爱因斯坦送走,同样没有人问她的意见她的想法她的感受,即便她苦苦哀求,也无法改变狗狗被无情从她的世界里再次带走的命运,她再次不肯屈服的在狗肉店寻找,可是同样失望的回来,只是这一次她平静不再挣扎。她唯一可以信赖的人就是堂姐的男友高放,可是在他那里她寻求的不是爱情,而是可怜的仅有的支持,因为她在本该给与她支持的父母亲人那里无法获得。   4)失望到极致,人就长大了 在她的眼里没有真正的大人,大人都不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困惑的李玩找不到成长的意义,在一次演讲中她磕磕绊绊的开始,她越讲越困惑并最终选择放弃,如同她想放弃长大成人的梦想一般,她开始让周围的人失望,如同她懂得拒绝高放的表白。带着困惑继续前行的李玩在成绩上依然突出,父亲高兴承诺答应她的任何要求,而她要求就是去寻找她的狗狗,可是倔强的狗狗在小动物收容所内拒绝饮食而离去,如同李玩内心的小孩一直对抗着这个混乱不堪的世界,它决不妥协,宁可饿死也不放弃内心的坚守。 成长了的李玩平静的接受了这个现实,只是用谢谢回应了父亲的解释。在父亲的聚会上,当热心的伯伯让她喝下红酒吃下狗肉时,李玩学会伪装自己的喜怒哀乐,她大口吞咽和咀嚼着那块狗肉,换来父亲的欢欣鼓舞,可是她学会了独自品尝悲伤,她在心里和身边的人划了一道界限,她开始懂得成长的意义是更多需要依靠自己。 成长后的李玩和父亲开始和解,她理解了父亲的悲哀和无奈。后来再次在街上她看到了爱因斯坦,被他人牵着,她却学会转身离去,李玩选择接受现实,不再做无畏的抗争。她在心里给爱因斯坦留了一个空间,却不再为周围的人所了解和看见。 在父母的世界里孩子是没有思想的人类,一切都以父母的意志为主,孩子有些反抗就冠以不懂事的帽子,孩子的声音永远听不到被压制。父母只是教练,看着你摔跤让你快点爬起来从不理会你的情感你的伤痛,她看着弟弟在滑冰场里一次次的跌倒爬起,无助和哭泣,如同成长中的她一般。和朋友们一起溜旱冰,也彷佛她对待青春的那种困惑挣扎,加入青春这个熔炉里,她一次次的摔跤挣扎直到她学会了在青春这个池子里旋转前行。 以上所述仅限作者对于影片《狗十三》特定人物的理解所带来的观点探讨,供参考。

4689 阅读

高考压力到底在说什么?

新学期开学了,意味着一大批新高三学生开始备战高考了。 焦虑、压力成了高三生活的常用语。 有的家长表达无奈与感慨:要是我们可以替孩子上考场,我们就自己学,比孩子学的更好多了。有的家长表达自己内心的焦虑,都这个时候了还美? 还看电视剧 ? 有的高三孩子却说,自从进了高三,我们家的气氛就不对了,太紧张了,让我都喘不过气来。有的孩子说,高考需要我拼命?不能听我喜欢的音乐了,不能画我喜欢的画画了,我要没有自我了。 是什么让焦虑与压力在家长与学生中弥漫?仅仅是千军万马在挤独木桥,造成的?焦虑与压力在诉说什么呢? 让我们听听她的高三故事吧。        她是一个某知名高中高三的学生,白白的皮肤,个子不高,有点瘦,说话声音有点低。        她感觉进入高三后,因学习方法总是不对,学习效率不高,时间抓的不紧而心情非常的烦躁,晚上睡不着觉。        她说,高三的压力让她喘不过气来。怎么能让她不这样焦虑呢。        她谈起自己的学习,在小学与初中时,她在课堂上认真听课,在学校完成作业,在家都是不学习的,只是看动漫。成绩总是班级的前几名。这是她父母的骄傲。        初中时她认为自己演讲不好,演讲能力不行。于是,就让自己参加了演讲比赛,虽然成绩还好,可是,她感觉不到喜悦,还是认为自己的演讲能力有问题。 为了培养自己的演讲能力和与别人相处的能力,她还参加了班级班干部的竞选,阴差阳错的竞选上了班长⋯⋯ 我微笑着听她讲,我很是喜欢她,觉得她聪明,有很强的学习能力,敢于挑战自己,就是可能对自己要求有点严厉 。我有点纳闷了,这样的孩子怎么会在高三出现学习方法不对的问题,时间抓的不紧又是怎么回事呢?        她谈论起自己对时间的安排,星期五晚上回家后,会看动漫与视频啊,她觉得自己时间抓的不紧,一直看到星期六,最后只是留下星期日的一天还做功课。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完动漫后,觉得比学习还累。她也谈到妈妈对她学习的要求就是,你努力了就行。要会学,也是要会玩的⋯⋯ 我们在谈论的是一个关于看动漫的轻松的话题。可是我一点也感觉到到轻松与快乐的感觉,我仅感觉到的是疲倦,仿佛看动漫是一个任务。这是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吗,我的感受与她正在讲的事情是不匹配的。 在谈论中,高考压力背后的主题漫漫浮现出来了:她一方面要努力学习,一方面还要努力的玩,来获得妈妈对一个好孩子的认可期待:会学,成绩好的同时,还要会玩。小学、初中时,她正是用在学校完成功课,在家不用学习,仅是看动漫的方式又学习成绩优秀,来获得妈妈的爱与关注。这是她建立自信与自尊的方法。        刚上高中时,她还能努力维持住这种情况,可是上高三后,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无论她如何努力,也无法在学校完成所有的功课。她意识到,自己回家需要学习,不能只是听听就可以取得好的成绩了,她也没有办法边学边玩了。她开始对自己产生了严重的怀疑,她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她的自尊与自信发生了动摇,她感觉到要失控了。        在她的心理压力非常大时,她尝试着向妈妈发出求救的信号说,妈妈抱抱我吧。可是妈妈就象是在完成任务一样,只是轻轻的抱一下她,完全感觉不到妈妈的温暖。 听到这些,我想,她的问题不是时间安排的问题,也不是学习能力的问题,而是当她发现自己可能达不到妈妈的期待了,可能将不再是妈妈眼里的好孩子了,这可能让她失去妈妈的爱与认可。 有了这样的理解,我与她的谈论方向不再是她的学习方法与学习时间安排的问题,而是她与妈妈的关系,她的家庭环境。 她提到, 她的妈妈说话时,从来不看她,妈妈眼睛不是在看电视,就是在看手机,或是在做手里的活。她甚至不知道在妈妈的眼里,她是什么样子的,她是否存在。 后来,她与妈妈的交流越来越少,也不在要求妈妈抱她了。只是她的学习成绩越来越差了,情绪也是越来越低落了。 其他的时间,家里完全是沉默的,没有什么交流。妈妈看电视,爸爸看报纸,她回到自己的房间看书。家里的气氛太冷了。要不是她说高三了,压力太大了, 无法学习了,他们也许永远也不会注意到她。 她用高考的焦虑与压力来表达可能失去父母爱的焦虑与恐惧,以及对父母爱的渴望。   这让我想起埃及《亡灵书》(公元前3500年)中诗人对于自己渴望被看见、渴望被认可的呐喊:“在细数年月的黑夜里,哦,愿我的本名归还于我!“你与我在一起,可是你却看不到我,仿佛我不存在。 这在中国真的是非常的普遍。 而被看到、被注意、被记得、被认可、被欣赏,对一个人健康自尊的发展至关重要,而最终才有可能成为一个心理健康的成人:幽默,富有创造力,具有爱他人的能力。 当我们还是婴儿时,我们在母亲的目光中看到自己,母亲的眼中,成长为自己,获得力量与不断成长的动力。 如果父母真的想帮助处在高考压力中的孩子,你就全神贯注地听她讲话、与她面对面,眼睛对着眼睛,展开一次次对话。 文中来访者故事已获得来访者同意授权,并已做好改编以保护隐私。   

8334 阅读

夸孩子,怎么还夸错了?

“失败是可怕的。”   经常会有这种念头在头脑中狂闪并因此总是箭在弦上非常焦虑的人,大概会经历了一个怎样的成长?   一般稍微有些心理学头脑的人都会脱口而出:肯定是从小父母老打击TA指责TA,缺少赞美和鼓励。 没错。还有另外一种什么可能性呢? 是从小被夸得太狠了,孩子有可能会因为自己某一个行为做法不够好——没有讨得父母的欢心,而焦虑紧张,常常在想——失败是可怕的——我只能成功——因为凡事成功父母才会赞我才会爱我。 听上去有点儿蛮悲凉的。 这时候可能有些不淡定的父母会跳出来说:“夸孩子,怎么还夸错了?” 中国人以往的养育环境,某种意义上有些粗糙。一个家庭中,能满足孩子的物质需求,尽己所能地供养吃喝和求学,已经难能可贵,似乎是不能再要求太多,也不该再要求太多。如今,有一大部分成年人,有着各自的“童年伤”,当他们还是小孩子时,画的画被父母挑剔,写的字被父母埋汰,考试分数被父母指责,玩儿的玩具或养的宠物被父母不提前商量地丢弃,理由是——耽误学习,当然做的以上这些也都有一个统一的目的——骄傲使你落后,说你是为了让你更好。 但孩子究竟如何才能“更好”,成因之复杂可能是大多数父母所想不到的。 也有些为人父母者,在他们自己成长经历中,受到过比较多的鼓励和夸奖,那TA在养育自己的孩子时,也会比较容易地看到孩子身上的优点与长处,给予比较充分的积极关注——很自然地给出自己所得到过的,这当然不难。 只是,这夸孩子,难道还要看怎么夸吗?这些孩子是不是也忒刺儿头了?   一些发达国家父母面对自己的孩子时,如果想表示赞美,往往不太会直接表达:“你好帅!”或“你真可爱!”这些会让孩子洋洋自得的话,而更会是肯定孩子在做的某一件事当中所付出的努力——“我们看到你尽力了,不论是什么样的结果,我们都为你开心!”抛开文化差异这一层,可以看到关于夸奖也有其智慧在里。   这也许是老外在工作中普遍会经常对一起共事的人说的一句“口头禅”:You did a good job!/Well done!(你做得非常好!)   我们中国人在赞美他人时,可能普遍还比较“肤浅”,不过现在能有意识去看到他人的闪光点并大方地表达赞美这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只是从孩子很小的时候,作为家长,可以更加强学习,而加强学习的前提,往往也是从探索自己开始的。   我认识一个朋友,她是我所接触的人里安全感最好的姑娘,情绪稳定,晚上入睡快,睡眠质量高,工作和生活中善于建立好的人际关系,自信阳光,爱好广泛,又童心未泯,恋爱结婚生娃,一路自然而然下来,也很少见她晒自拍照结婚照和生娃照,结婚生子后一直还像一个自由美好的单身靓女。后来我了解到她的成长经历,正如我所料。   她说自己小时候,父母经常会肯定她,相信她做的每件事,也可以独立承担很多事。不过妈妈不会在她与一帮小朋友一起玩儿时去特别地夸奖她,因为妈妈会考虑到这样可能会给其他孩子造成压力,而且在孩子们之间产生一种彼此攀比互相竞争的不良气氛。但回到家,妈妈会因为刚才她在和小朋友一起儿时做了什么什么事情而赞美她。   在早期被妈妈很好地“镜映”,也被家人充分地饱有智慧地肯定,这个姑娘有她特别的幸运。   有些家长会说自己的孩子是“烂土豆不禁夸”,你不夸TA还好,一夸TA,就还不如之前,所以不能让TA骄傲,尾巴翘起来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比如一次考试分数不错,大力夸奖,但下次测验就会下滑很多,家长会很不开心,所以觉得孩子是枚烂土豆。那么请回忆一下,您是怎么夸的?当孩子听到您这种“一贯的夸奖”,TA是什么感觉?是觉得压力越来越大,还是真的可以通过父母的赞美而找到学习的乐趣、明白学习不是为了学校、老师和家长,而是关乎自己?孩子做得好了,您特别高兴,做得不好,您垂头丧气,这里是不是更多有您自身的心结?   孩子不该是家长满足自己虚荣心、对外炫耀的一个“工具”,而是一个纯洁无辜的小天使降临在一个家庭,来这里寻找“足够的镜映”、“适度的保护”和“充分的鼓励”。   所以对于一些有疑问“怎么夸孩子还夸错了?”的父母,请再仔细体会一下,您是真的想夸孩子,还是要通过夸孩子来满足自己?   几年前,我听到过一个50多岁的妈妈回想她年轻时和女儿的一件事。她说,那时女儿还小,五六岁,一次聚会中,还有很多同龄的小朋友,这个妈妈当时也不太懂,出于一种假谦虚,一直在说其他孩子怎么怎么好,觉得自己的孩子不如她们,女儿在旁边一直没说话。聚会结束后,这个妈妈骑着自行车带着孩子回家,女儿坐在自行车后架上,一直不吭声,妈妈问你怎么不说话呀,以为她睡着了,过了好半天,女儿在后面哭着说:“妈妈,我可爱吗?你是不爱我了吗?”   这位妈妈说,那一刻,感觉自己心都碎了,没想到一个那么小的孩子,什么都懂,而且那么敏感。从那之后,自己非常注意给予孩子赞美。   也许你也曾是那个自行车后架上沉默的、哭泣过的小孩儿,你曾很想很想要父母全然关注自己爱自己,你害怕失败,想什么事情都做得很好,你想永远都成功。但是,亲爱的,为了得到爱,你无需表现得足够好。当你正在做你自己,就已经足够好。

4808 阅读

报复性消费可耻但有用|漫画

    海德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2219 阅读

我25了,还没人家5岁的会说话

简单心理 MYTHERAPIST 之前我们写过一篇有关在非独生子女家庭中“父母偏心”的文章,引发了热烈回应。留言中有些读者表示: 当父母想不偏心太难了。一个孩子嘴巴那么甜,那么可爱; 另一个没心没肺,又不会说好听话,做父母的很难不偏心啊。   这话太扎心了,但这就是一个现实存在的问题:有些孩子就是嘴甜,招人喜欢。   而有的孩子,不会说好听的话,不会给父母“长脸”。不用说当父母的,外人看了可能也是会不自觉偏心的。   可是,那些不会说好听话的,嘴巴“苦”的孩子们,就注定也命苦了吗?     讨论这个题目的时候,刚好有一个同事是小时候嘴非常甜的甜娃,另一个是小时候非常不会social的苦娃,我们来还原一下同一个场景里,他们不同的反应:   日常亲子社交 -应对亲戚-   去到长辈家里,甜娃仿佛天生就具备某种嘘寒问暖的交际能力: “外婆最近身体好吗?” “爷爷要多注意身体,少抽烟。” “我不来爷爷奶奶有没有想我呀。” 饭桌上也会说“爷爷奶奶先吃”,“我夹菜给爷爷奶奶吃”,走路也会主动拉着奶奶的手说“我来保护奶奶!奶奶慢点走”。 就算平时再讨厌熊孩子的人,面对这种又乖嘴又甜的小天使也会不自觉地喜欢的。 而苦娃以前到了长辈家里,一群大人看着她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僵掉了,手足无措地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只想跑到屋里自己呆着。 妈妈看她呆呆地站在那还出主意说:“要不你给叔叔阿姨唱首英文歌吧!” 当时苦娃用全身表现着拒绝,结果爸妈很生气,苦娃自己很委屈,旁边的叔叔阿姨也只能很尴尬打圆场说:“孩子认生,别逼她了”。 苦娃说当时被逼“表演节目”到现在都是她的噩梦素材之一。   亲子社交年度庆典 -年夜饭-   敬酒时刻,甜娃会端着小酒杯里面倒满了橘子汁到爷爷奶奶边上,甜甜地说:“祝爷爷奶奶身体健康,岁岁平安,年年有余。” 大年初一拜年,甜娃也是最大的赢家,不管遇上哪个亲戚,也不管认不认识都能说上一句:“叔叔/阿姨/爷爷/奶奶,新年好!” 但对苦娃来说,拜年和饭桌上敬酒简直是地狱…… 妈妈对苦娃说:“去给外婆打个电话拜年!” “去给这桌的叔叔阿姨挨个敬酒!”苦娃当时真的是差点哭出来。 所谓的“吉祥话”真是苦娃心里永远的阴影,当时在聊的时候,我司苦娃对着甜娃问出了那个困惑她已久的问题:“你从哪学的那么多吉祥话啊,你为什么能说得这么顺呀?” 因为对于苦娃来说,那些吉祥话就是怎么也说不出口,觉得很别扭和尴尬。 我司甜娃和苦娃的爸妈在他们长大之后,对他们的评价非常两极,甜娃的爸妈说自己的孩子从小就是人见人爱,路上谁见了都得逗一逗,家家都给买好吃的。 苦娃的爸妈只是苦笑着说:“哈哈哈,你小时候啊,真是人嫌狗不待见。”     从上面的几个场景中,我们可能在脑海中大概有了“甜娃”和“苦娃”各自的形象。 嘴巴甜的“甜娃”是指:懂得迎合大人的期待去待人接物、表达自己,并且说的话总能赢得大人的喜爱;   而嘴巴苦的“苦娃”则正相反:不遵守大人眼中的规矩和礼貌,总是“耍小孩子脾气”,说的话也不对大人们的胃口。   很明显,甜娃人人爱,苦娃则从小要面临大大小小的教训。而这大多源于大人们对于苦娃的诸多误解:     误解一 嘴巴苦就是自私和冷血   小时候爸爸妈妈很累回家,甜娃总会说一句:“爸爸妈妈辛苦了。”   似乎这句话天生就被写在甜娃们的基因里,而苦娃们则从来不会说这样的句子,父母因此会认为苦娃们不懂得关心父母,太自私。   但苦娃们虽然嘴巴不甜或者是不会表达,却有可能会悄无声息地父母摆好拖鞋,会很自觉地准时上床睡觉而不用父母操心……用这些微小行动去表达自己的关心。   苦娃只是没有用甜甜的话语去包装自己的友好,并不代表他们心里没感情。   但他们那些流露感情的时刻,却因为没有一句“您辛苦了”明显,而常常被忽视掉。       误解二 嘴巴苦就是没教养 作为苦娃的父母很苦恼,从小被其他邻居街坊认为这孩子没教养,最常听到的“劝导”是这样的:“这小孩太没礼貌了,你该好好教教了。”   有趣的是,同一个家庭、同样的父母,却可以同时培养出苦娃和甜娃。   因此,并不是父母没有教给孩子这些“处事规则”,而是每个孩子的性格不同,有些孩子就是“学不来”。   更重要的是,不会说客套话并不是“没教养”,有些孩子会用微笑和言语表达礼貌,而有些孩子则用独立和真诚表达尊重。   仅仅是每个孩子表达的方式不同而已。     误解三 嘴巴苦就是内向、害羞 苦娃因为疏于表达,总让父母操碎了心,觉得这孩子从小这么不会说话,应该是太害羞和内向,将来恐怕交不到什么朋友。 事实上,面对长辈语塞一方面可能是因为“代沟”的存在,另一方面他们被要求要对长辈说的话大多并不是内心的真实想法,不想逼自己说违心的话,所以只能表现得沉默内向。 但跟长辈沟通不畅可不代表他们一定不会社交,苦娃可以是内向的,但也可以是外向开朗的。 苦娃长大后在同伴中可能很受欢迎,因为他们在交流中不会被“场面话”所主导,而这种坦率真诚能容易被同龄人所理解到。   为什么有苦娃和甜娃之分?   学术上没有嘴巴甜这个词,但是心理学家发现小孩子会使用一些“讨好的技巧”(Ingratiation Tactics),这些技巧包括以下四种类型(Jones & Wortman, 1973): 对别人好是为了得到回报 简单说就是嘴甜,会来事儿 通过显示自己是值得被爱的而获得好处 比如会卖萌 通过肯定别人的优点来获得好处 比如会夸人 突出自己和对方相似的地方 比如会套近乎   实际上,在上幼儿园和小学初期(2-7岁),儿童都会经历自我中心的阶段,这时候孩子们会觉得自己是全世界的中心,认为所有人都应该关注自己。   不同的是,甜娃们习惯运用讨好的技巧来吸引大人的注意和表达想法,因为他们发现这样做能得到大人的表扬和奖励;   而苦娃们则过于坦率,喜欢就说喜欢,不喜欢就说不喜欢,通过这种直接的表达来满足自己的需要。   因此并不是说苦娃更自私,也不是说甜娃更“会演”,他们只是用了完全不同的方式来满足自己作为孩子的正常需要。   我们所说的“苦娃”并不指那些在社交上存在障碍的孩子。苦娃也完全能够理解他人的想法,顺畅地表达。   他们只是没有用家长期待的那种方式来处理和大人的关系,因此显得缺乏社交能力,尤其在和长辈的交流中。   有研究发现,那些不会讨好大人的小孩在他人具体的指导下也完全可以作出和甜娃一样的行为,很多时候,他们不是学不会,而是不喜欢这样的方式,不想用这样的方式(Bryan & Sonnefeld, 1981)。       大人们该如何面对孩子的差异?   1.  分辨和接纳孩子的特质   “嘴巴甜”和“嘴巴苦”很多时候就是由孩子的天生的气质和性格决定的,本质上并无好坏之分,也不是通过教育方式能够轻易改变的。 因此,父母需要做的是认识,并接纳孩子身上独一无二的特质。而不是过分地表扬那些“合大人口味”的特质、批评那些“不讨喜的”行为。 因为如果某种特质长期被长辈夸奖或者批评,都会对孩子造成不利的影响。 例如,嘴巴甜的孩子如果长期因为会说话被父母夸奖,孩子可能会用“说好听话”来面对一切问题。 而长期因为嘴巴苦被父母责备的孩子,会有严重的自我怀疑和无助感,觉得自己生来不受父母喜欢,无论自己有多努力都无法改变。 无论是甜娃还是苦娃,他们都有各自的优势和劣势。甜娃们可能更擅长处理人际问题;而苦娃们更坚持己见、不会轻易因为大人的命令而改变自己的主意,因此这样的孩子也会有更高的创造力(Yeh et al., 2008)。     2.  反思自己的动机和期待   很多时候父母喜欢嘴甜的孩子是因为这样的孩子经常让父母感觉很有面子,因为孩子人见人爱,大家在夸孩子的同时也顺带夸了父母。   另外,所有的父母似乎都对孩子都有共同的期待,即期待自己的孩子是一个阳光、人见人爱的孩子,但是却不是每个孩子都承受得住父母这样的期待。   孩子并不是父母满足自尊的工具,相反,对孩子的爱常常需要父母放下自尊。   那些不讨人喜爱的孩子,常常要承受更多的压力,他们最需要的就是父母发现他们身上那些被旁人忽略的优点,需要父母去保护和建立他们的自信心。     我自己从小就是嘴苦的孩子,长大以后,我养了一只“嘴苦”的猫。   它很高冷,很少发出呼噜声,从不像别家的猫一样乖乖地蹭蹭主人,每次抱它也都挣扎着跑走,还总抓伤我。   可能就是因为太不会卖萌、不讨喜,所以它是宠物店里最后一只被低价甩卖的。   但我还是爱它。   因为我知道,有些人生得好,天生就会博得好感。但那些不会讨人喜爱的,他们难道就不值得被爱了吗?     最后我们也想和所有的父母分享下面这段话:   在孩子来到世间的那一刻, 都曾因为Ta的独一无二而感动, 那么也请接纳这份独一无二带来的挑战。     参考文献:   Bryan, J. H., & Sonnefeld, L. J. (1981). Children's social desirability ratings of ingratiation tactics. Learning Disability Quarterly, 4(3), 287-293.   Jones, E.E., & Wortman, C. (1973). Ingratiation: An attributional approach. Moristown, NJ: General LearningPress.    Yeh, Y. C., & LI, M. L. (2008). Age, emotion regulation strategies, temperament, creative drama, and preschoolers' creativity. The Journal of Creative Behavior, 42(2), 131-149.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9805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