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期的选择对你来说更重要? | 成人初显期的冲突

文 | 丸子  简单心理 快到毕业季了,可能很多人都纠结过“工作还是读研”这道选择题。 直接工作,可以更快地实现经济独立,拔草时也可以少伸手管家里要钱,但再也睡不了懒觉,加班也可能变成日常。   继续读研,能拿到更高的学位,以后出去找工作也更保险,还能再有几年寒暑假,但相对的也要推迟自己独立的时间。   反复考虑,迟迟难以做出抉择,可能是因为我们陷入了双重趋避式冲突的困境。   什么是双重趋避式冲突?   双重趋避式冲突是指有多个目标,每个目标都对自己有利有弊,反复权衡拿不定主意。 这个概念最先由社会心理学家卡特勒温提出,毕业后选择工作还是读研就属于这一种类型的冲突。 事实上,我们一生要面对的双重趋避式冲突不胜枚举: 选择一份高收入高风险的工作,还是一份低收入但很稳定的工作 选择在压力大但精彩的北上广生活,还是回到节奏舒缓但平淡的家乡定居等等 ... 我们一生中都会遇到这种冲突,但最难解决也最让人混乱的双重趋避冲突,就发生在18-25岁这个阶段。 18-25岁,成人初显,冲突、混乱   心理学家阿奈特认为真正的成年人有以下三个特点: ·独立承担责任(Taking responsibility for yourself) ·独立做出决定(Making decisions independently) ·实现经济独立(Becoming financially independent) 而很多人在18-25岁时还住在家里,没有结婚,工作换个不停,不是一个“满足条件的成年人”。 所以阿奈特把18-25岁这个阶段定义为成人初显期(Emerging Adulthood),是指已经告别青春期,却还没有进入完全承担责任的成人世界的过渡时期。 成人初显期有五大特点,这也可能就是双重趋避冲突高发的原因: 1. 同一性探索(identity exploration) 我们以前都认为同一性的形成是在青春期(12-18岁),而新近的研究发现,直到成人初显期,同一性才开始形成(Arnett,2008)。 在这段时期中,个体开始决定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探索工作、学习与爱的欲望比任何一个阶段都强烈。 在不断探索的过程中,双重趋避冲突也会越来越多的出现,尽管过程并不总是愉悦的,但每一次探索都是在为未来的长期选择做准备。 2. 不稳定性(instability) 成人初显期是个体的差异性也非常大的时期,人们的身份角色、生活状态都是不稳定的。可能在读书、在工作、在恋爱、可能已经成家,也可能都没有。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大概在30岁左右,这种混乱不稳定的状态会得到缓解,家庭的建立和事业的初步成型意味着成人初显期的结束。 而成人初显期的这种不稳定性,也让每个人遇到的趋避冲突各不相同,有人还在思考要考研还是要工作时,另一些人已经在考虑要不要结婚生子了。 3. 自我关注(self-focus) 从父母的监控和高考的压力中解脱出来,成人初显期的个体开始自己做决定—我想做什么,我想去哪里,我想要和谁在一起。 尚且不需要承担成人后,来自婚姻与孩子的压力,也没有来自事业的限制,他们有机会尝试自己一直以来的“憧憬”。 Gap Year,乡村支教,留学深造,都是这一阶段最常出现的选择,而当人们开始想要去实现这些憧憬时,双重趋避冲突也就随之而来了。 4. 不上不下感(feeling in-between) 许多成人初显期的个体认为自己可以承担责任。事实上,他们可能通过工作有了收入,的确承担了一部分独立生活的责任,但可能还算不上一个真正的成年人。 当面对双重趋避式冲突时,他们会害怕被自己放弃的那一个决定才是正确的。会下意识夸大这种可能性所带来的后果,害怕这种后果需要自己承担。 成人初显期的个体在面对冲突时,仍希望父母或者他人为自己的决定承担责任。 5. 无限可能性(possibilities) 成人初显期是乐观主义盛行的一个时期。绝大多数成人初显期的个体相信他们会比父母生活的更好。 如果幸福是理想生活和现实生活之间的差距,那大多数的成年初显期个体会觉得自己是不幸福的,因为他们想要的东西太多了。——Arnett   如何缓解成人初显期的冲突?   1. Follow your heart 这句话听起来很俗套,但可能会是应对成人初显期冲突的有效方式。 杏仁核在我们的大脑中负责管理情绪。有一些研究显示,在我们大脑表层褶皱进化出来之前,很多决策都是由杏仁核进行的。 而当大脑表层褶皱进化出来之后,我们进行决策更多的是依靠理性系统。我们举棋不定,可能就是情绪系统跟理性系统之间的决策结果出现了冲突。 成人初显期做出的决定,通常会对自己的一生都有持续影响。在选择伴侣、事业的发展方向等问题上,如果听从情绪系统的解决方法,幸福感可能会更高。 2. 走点弯路也无妨 很多时候,我们都只想在正确的路上一条道走到黑,快速实现结果最大化,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犯错的可能性。 要知道,没有人可以给你的人生写出正确答案,这就是一段不断试误的旅程,走点弯路也未尝不可。 你可能会觉得这是两个说了等于没说的建议,但放之四海皆准的冲突解决办法是不存在的。   而且,如果有一个人,指着一条路,对18-25岁时的我说:“这条路是正确的,遇到岔路走左边,就这么走下去,一定能成功。” 我会觉得那样的人生会很无趣吧。 想以《杀鹌鹑的少女》中的一段话作为结语: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     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我们筛选出了六位擅长处理个人成长的咨询师,如果你或你的家人和朋友需要专业的帮助,他们也许可以帮到你。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 点击浏览更多咨询师 -   参考文献 Christopher Munsey.(2006).Emerging adults: The in-between age.Monitor on psychology,37(6):68  Emerging adulthood and early adulthood.Wikipedia Amett, J. J. (1994a). Are college students adults? Their conceptions of the transition to adulthood. Journal of Adult Development, 1, 154-168. Arnett, J. J. (1997). Young people's conceptions of the transition to adulthood. Youth & Society, 29, 1-23. Arnett, J. J. (l 998). Learning to stand alone: The contemporary American transition to adulthood in cultural and historical context. Human Development, 41, 295-315.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7612 阅读

自卑怎么办

很多人其实都有自卑情节,我们这个精神分析的宗师,阿德勒老师,他写过一本书叫做《超越自卑》,他认为自卑是人类一种非常原始的向上的动力。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自卑其实并不是一种特别奇怪的现象,我想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是会有自卑感的,尤其是我们身边永远都有人在某些方面其实比我们表现得更好。对于自卑感,有一些人是不太能够接受的,就是一方面他自卑,另一方面,他觉得自己自卑这件事情会显得很(00:47),关于这个,我会把它称之为是对于自卑的自卑,也就是因为我是个自卑的人,所以我会觉得自己更加不好。我想说的是,首先你先要能够接受自己的自卑,也就是我们把这样一个双重的自卑给否定了。自卑既然是一种正常的情感,而且某种程度上,它是一个促进我们人类积极向上的情感,所以为什么我不可以是一个自卑的人呢?当我能够接纳自己是一个自卑的人的时候,也许我的感受就没有那么差。然后,接下来我可以从我自卑的感觉中去挖掘一些正性的方面。比如说当我因为某件事情做的不好而自卑的时候,我可以看到其实我的愿望当中,其实是有提高自己或让自己得到更多认同的成分的,那么这个部分其实是非常积极的,而且我们也安全可以利用它给自己制定计划,或者让自己过得离自己期望的样子更近一些。另一方面,当我们觉得自己不好的时候,往往我们还会假设有一些旁观者在看着自己,或者我们会假设说,自己好不好,其实对别人来说是非常重要的,那这一点其实本身也是不真实的,因为实际上每个人最在乎的永远都是自己。所以,如果你过得好或过得不好,别人顶多是用一种了解新鲜事的方式表示说我知道了,但是别人不会因为这样一件事情,就真的对你有过高的评价或有过度的贬低,因为他们心中看到的永远还是他们自己。所以,有时候自己过得好不好真的是自己的一件事情,自己心里自不自卑也真的是自己的一件事情,当我们把它接纳下来,尽可能让自己过得舒服一点就OK了。

14624 观看

安全感从何而来? | 是别人给的,还是自己给的

早期内在安全需求被满足的状况,就会影响到我们后面的安全体验,具体来讲,它可以有以下四种表现形式,也就是我们常常说的依恋关系: ❶ 被满足最好的安全型依恋 “我很好,我值得被爱,我是有价值的,亲密他人是可靠的,世界是安全的,生命是美好的。我要探索,我要发展。” 而被满足的不是特别好时,容易出现的依恋类型是: ❷ 回避 / 疏离型依恋 “我不够好,我只能靠我自己,世界是很寂寞的,别人总让我失望。” ❸ 矛盾 / 焦虑型依恋 “只有当我表现好的时候,才是值得被爱的。我不知道应该从别人那里预期什么,我要非常努力才能得到我想要的。我要随时随地的做好准备面对不确定。生活是没有控制感的。” ❹ 混乱型依恋 “我一定有什么不对,我的父母有时候对我很凶,但有时候又很可怜。我一定经常给别人添了很多的麻烦,我也很怕给我亲密的人添麻烦,而且Ta也不能懂我,我也不知道可以向谁可以求助。”   如何找到你的安全感? 文|李昂 整理|忽尔今夏 编辑|简小单   《安全感从何而来?》里介绍了:安全感是如何形成的。因为要想满足、加强我们的内在安全感的第一步,需要我们明白:你的内在安全感在发展的时候,卡在了什么地方。 被卡一般来讲有两种不同的形式: ❶ 对别人有过多的安全责任期待。 即在亲密关系里,会特别多的把安全感的部分放在别人身上,而忽略了自己的力量。比如有的人会说:我男票/女票太花了,Ta随时会走啊,我对Ta这么好了,可还是会这样。他们在关系中会特别渴望别人给自己安全感。 ❷ 禁止自己的安全渴望。 内心深处认为自己是不重要的。比如有的人跟别人相处的时候,总是替别人考虑,特别忽视自己,即使对别人生气了也不会说出来。总觉得:恩,这个事情是我做的不对啊,我需要做的更好,对方就会满意/喜欢我了。主动的把自己放在一个边缘的位置,付出很多,而不认为自己应该去索取什么。 如果有这两种表现形式的话,你就要警惕:是不是我的内在安全感在发展上的时候被卡在了什么地方,再结合上一篇的安全感发展过程,找到自己卡的那个位置,然后呢,我们有三个理念、两个方法: 三个核心理念 ❶ 重新让自己体验/哀悼没有被满足的理想化的安全需要。即找到理想化需求的载体,而不被拒绝。找到其中没有被满足的点,重新找一个方式,找一个重要他人,重新体验一下。 比如可以告诉男票/女票:哎呀,我就是在这儿没满足,所以,需要你要在这儿特别的照顾我下,我们重新的去体验一下,哀悼一下。哀悼是跟很多东西说再见,是放下的一个重要的过程,当我们真正放下的时候,才能继续的前进。 ❷ 重新让自己体验/哀悼没有被包容的理想化的安全需要。即你的理想化需求,即使不能被满足,但也不会被攻击。这个部分就特别像是重新做个孩子,因为孩子即使给别人添了麻烦,从某种意义上也是可以被包容的。 你需要去衡量一下,自己的安全需要,曾经被理想化的百分百包容过吗?比方说你想做什么都可以。如果没有过的话,你需要去重新尝试给自己创造一个这个环境,环境不用很大,也许就是你和你自己在一起,也许是你和你的亲密好友在一起,重新体验、感受、学习这个过程。 ❸ 重新让自己学习:我该为我的安全感做些什么。 把放在别人身上的一些安全责任拿回到自己身边来,比方说:我们能不能尝试做更好的自己啊,自己去确认一下啊,多跟别人沟通想法啊,去尝试想想办法,如果你真的愿意去为自己做点什么的话。 两种具体方法 ❶ 自我尝试 融入到 “关系” 中去。寻求多样化的支持,多交一些朋友,加入一些爱好、社交团体,虽然里面的伙伴不是你生活中实际的朋友,但是互动过程中,你能体验到被人信任、被人积极回应的一种安全感需要。 我记得我有一个来访者,Ta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方式:去参加厨艺俱乐部,其实我挺替Ta高兴的,因为在俱乐部里,Ta重新体验了很多的安全需要,也许听上去有点荒诞,但是对Ta来说很有用,而且还交到一些很好的朋友。 还有,当我们都过了孩子那个阶段时,满足那种理想化的安全感是相对困难的,所以其实最理想化的满足照料者,就是自己:我自己能不能纵容我自己一下。比如,你愿不愿意做厕所歌神?不高兴的时候,就在厕所使劲的唱,反正也没人听得见。你允不允许自己这样做?能不能够给自己创造这样的安全环境?照顾自己的内在安全需要非常重要! 之前说了:人永远无法相信自己没有体验过的事情,所以自我尝试这一块,核心就是让我自己能够重新体验、重新构建内在安全感的状态。 ❷ 专业求助 那在心理咨询中,安全感修复怎么做到的呢? ➀ 关系。前面说了你自己通过自己跟人交往,那是你自己让自己重新找到这个体验,而在咨询过程当中呢,是通过咨询师和你的关系帮助你重新去体验。我有个来访者在走的时候,对我说:我印象最深的不是你跟我说的话,而是无论我在你这儿说什么,我都特别坚信一点,你一定不会批判我,你会包容我,帮我找哪里做的好。这点,让我特别的有信心,特别的能找到这种安全感 ➁ 就是咨询师会通过专业知识,帮你理解和分析:到底你的内在安全感状态是什么,你卡在哪儿,你的那些情结为什么会形成现在的样子,到底你需要重新体验的那部分是什么,你这种可能缺失的部分会对你的生活到底有什么影响。 通过这种了解,就能够将潜意识的行为放到意识层面,扩大意识话,我们就可以规避那些我们自我伤害的行为,比方说,我们就可以理解:哦,其实我可以不用这种把我自己放在这种自我隔离也好,或者是远离他人也好的这个方式,来回避我对别人能否满足我内在安全需要的焦虑和担心。 ➂ 支持和改变。咨询师会陪着你一起去改变,因为很多时候,一个人去改变其实特别难。但当有个你信任的人跟你一起去尝试,会相对容易。 “我站在你的身后,跟你一点一点去探索,然后我们明白原因,明白结果,当我们尝试新的方式的时候,不用担心,不用害怕,我跟你一起,咱们两个人一起,也许我也不知道,但是我陪着你,有什么问题,我跟你一起去面对。” 这个本身其实就是我们前面说的那种,安全天堂啊,无忧空间啊,这种内在安全需要的理想化的满足状态。 前面罗里吧嗦的说了这么多,该怎么改变内在安全感,其实由于时间限制,不能特别展开跟大家说,但是我想提醒重要的一点:内在安全感的形成是一个很早年的问题,所以它在改善的时候,真的需要很长的时间,它不是神奇的一两天的事情。 你看,说着都这么麻烦,一套一套的,做起来其实真的是需要很多时间。 一般来讲,可能根据人不同,但是可能都得要一年半左右的时间,有的人会长一点,有的人会短一点,这个方差值还是比较大的。 附:九个精彩问答 Q 1 :怎么样知道自己卡在哪里? 李昂:最主要的方式就是——回溯:回顾你的经历,一条一条的对,比方说,我小时候,有一些我承受不了的情绪的时候,爸爸妈妈是怎么做的啊,他们那样做我有什么样的感受啊等等,去重新体验,重新记起来,其实回溯的过程,本身就是个很有疗愈性的。 Q 2 :安全型依恋的孩子在是不是百毒不侵啊? 李昂:绝对不是百毒不侵。这个不是练武功。对于安全型依恋的孩子来说,上篇文章里有说,后面还有一关是 “去理想化” 的过程,这关也是很难受的事情,但是如果这关也很顺利的话,那Ta也绝对不是天老大,我老二,什么时候都不害怕。 他们也会感觉到害怕、担心失去,但是他们能处理、承受自己的情绪,可以为这些做点什么,而不是被吓呆在那儿。他们也不会把些情绪都一味地扔到别人身上,他们可以正确的去处理这些情绪,同时维持一个稳定的关系。 Q 3 :亲密关系中抗拒交流怎么办? 李昂:哎呀,这个问题其实很难啊,但是简单的说,说简单特简单,两个字——真诚,再多两个字——尝试,再多两个字——多次真诚尝试 :) 因为没有一个什么话术,然后立刻就能打开他心房,眼睛都能一下子亮了!那个是电视剧!即使在我们咨询过程中,也是需要时间,反复的真诚,反复的尝试,你信任一个人,你建立这种感觉,也是需要时间的,对吧? Q 4:回避型人格说无法回溯? 李昂:我觉得还真的不是,人不会无法回溯,只是有很多时候我个人理解选择性遗忘,因为这个事情你没有准备好,也许它会引起你特别多的情绪体验,是你自己可能无法面对的。 Q 5:怎么进行哀悼? 李昂:最简单的方法就是伤心。哀悼就像是你去蹦极,你站在那个上面的时候,你本来不相信蹦下去真的是安全的,所以你特别的害怕。但当环境安全,而你真的跳下去,经历那个过程,可能过程很害怕,但当你经历完了以后,你再回到地面上的时候,你的感觉就会非常的不一样。但是提前一点说,哀悼一定要在安全的环境下进行,一定要记住安全安全安全。 Q 6:没有幸福的童年就没有幸福的婚姻吗 李昂:严格意义上讲,幸福是特别难以被定义的一个词,我对幸福的定义,不是说吃好喝好玩好,而是说你有一个稳定的心态能够去积极的尝试面对你的生活,不把自己局限于某个地方,不自我牺牲,不自我放纵,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讲是幸福。 没有幸福的童年,如果你愿意学习和自我成长的话,我相信你也有一个幸福的婚姻,有幸福的童年,我相信如果你维持在一个孩子的状态,拒绝成长的话,你的婚姻也会有很多的麻烦,是吧。 Q 7:推荐的书? 李昂:有!我建议大家,关于这个部分,最好看一看依恋理论相关的书籍,另外看一看客体关系,克莱因相关的书籍,也可以去看看科胡特,就是自体相关的书籍,都是很有意思的。 还有一本小说,一个日本人写的叫《不会去死》,它讲的就是这个人卖掉了自己所有的东西,然后带着一辆自行车去环游世界,非常的精彩,我觉得其实他的经历也很能让人有很多的感受。 Q 8:什么叫安全的环境? 李昂:在这个环境里,当你表述这个悲伤时,你是安全的,你不会因为表达悲伤受到攻击,同时,你是可以得到回应的。哀伤处理得到回应是非常重要的,自己哀伤哭了半天其实是没有用的。 大家都有这种感受,越哭越难受,越哭越难受,因为哀伤的时候人最需要的是陪伴和回应。所以安全的环境是,陪伴和回应你的人是对你来说是足够安全,足够包容,足够支持,足够理解,能站在你身边的人,而不是听完一半,跟你说: “哎,你这不算什么,我跟你说我的事……” “你怎么能这么想呢,你一点也不那个…… Ta真的是能站在你那儿,就是陪着你、支持你,可以选择特别好的朋友,。当然我个人建议啊,重大的哀伤处理,一定要找专业的治疗师。 Q 9:为什么总喜欢比自己年纪大很多的男性? 李昂:原因有很多,有的人喜欢年纪大的男性,有的人说,年纪大的男性生活生活经验丰富,能够让她在生活中少走一些弯路,能够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给她一些实质性的指导。 还有就是有人说,年纪大的男性他自己的问题比较少,不像年纪小的男生,本身他有很多的焦虑,年纪大的男性焦虑少,他能够多体谅体谅我。 还有的人呢,是觉得年纪大的男性,比方说,他可能会更包容我啊,或者他对情感的经验会更丰富,都可能有。我觉得这个没有一定的定势为什么你会喜欢年纪大的男性,但是如果你真的想了解的话,我特别的建议你去考虑考虑,到底你喜欢这个人什么,你喜欢这个人怎么对你,你喜欢这个人什么时候带给你的感受,我相信: 也许它和安全感有关系,也许不一定那么有关系,真的。 作者李昂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德国认证积极心理治疗师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成员 中德催眠治疗学组学员 中法精神分析培训学员 欧文亚隆团体治疗高级组学员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66708 阅读

倾听高手四原则 | 掌握四个原则,你也可以成为倾听高手~

「老师,我很讨厌跟我妈讲话。」 「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只要每次想跟他分享我的心情,他只会要我『不要想太多』,根本就不想要听我说, 然后开始跟我分析别人是怎么想....$%#@ $。」 有时站在家长的立场 看见孩子遇到一些状况时 为了保护孩子 真想马上给他「教化」一番 让他知道「社会」是怎么想的 或是 有时候家长也没有预备好要倾听孩子的情绪 看到孩子叹气、沮丧就希望他赶快「振作」起来 但通常 孩子学到的都是情绪需要「压抑」下来 累积久了可能会内伤或变得暴躁 甚至关系出现裂痕 毕竟情绪的能量总需要出口宣泄。 那到底该怎么办呢? 第一:保持好奇心。     「发生什么事了吗?」、「可以多说一点吗?」     说明:先不急着评断对错,听听发生什么事。 第二:重述。     「你说老师上课时骂你是吗?」     说明:不知道要如何回应时,重述一次就像接住对方的话。 第三:情绪同步。     「天阿,听了好『委屈』喔」     说明:试着猜猜看那是什么情绪说出来。 第四:开放式询问     「有没有可能是....?」     「老师会不会是....这样想呢?」 说明:当对方的情绪被照顾到、听见了,再提出问题解决或其他观点 对方较容易接受,开放式询问进可攻、退可守。 掌握四个原则 你也可以成为倾听高手~ #第一保持好奇心 #第二重述对方的话 #第三情绪同步 #第四开放式询问

4408 阅读

我第一次听见自己深深埋藏的孤独

文|编辑:简小单 简单心理官方小编 常有人在后台留言问我们:我遇到了困境,能不能推荐几本心理类的书来读? 其实,如果只是想了解或者帮助自己和他人,相比推荐你去看那些“心理分析”类的图书, 我们更推荐你:去读故事/小说。(当然啦,当故事不能帮到你,一定要来简单心理寻求专业的帮助哦) 因为过多的分析和理论,常会制造头脑上的冲突:比如你终于“找到了童年根源”,你知道了你胆小怕人是因为你爸太凶,而你爸太凶是因为他大概有“边缘性人格障碍”,而你爸爸“边缘”是因为他的原生家庭有创伤……然后呢?然后怎么样呢? 多年来被广泛传播的、对弗洛伊德的误解都源于:好像他只是制造了那些(耸人听闻的)“性驱动”或者“俄狄浦斯情结”或者“阴茎崇拜”……的名词/理论。甚至“精神分析”这个词汇也使得从业者不断地要被告诫和澄清:我们不分析。其实从老弗当年、到多年来心理治疗/咨询各个流派的发展,都在强调:心理修复的过程倚赖的是“关系”。理论给予的是头脑上的框架;而人只有在关系之中,处理的是情绪和感受,才能够修复和成长。 回来讲读书这件事情:你读故事/小说的时候,你有机会和故事建立一段关系,从中经验(experience)这些关系。你能从故事中经历情绪的起伏,能从主角身上看到他人的反应,你简直进入了故事中的不同关系……你有的时候被抱持,有的时候被接纳,有的时候被拒绝,有的时候被故事中的经验治疗。更好的是,故事还能帮你建立起保护(孤独太沉重了,我可以停下来喘息一下),即便是伤痛的经验,反正是假的嘛,你在体验过各种的情绪之后,仍然有空间去思考。 你总是能够从故事中看见你自己,甚至可能带来修复。 所以今天我们推荐给你七部西方文学作品。他们都承载着真实生活中,庸碌日常下,普通人经历的一些永恒的伤痛和焦虑,比如孤独,比如失败,比如沮丧和感伤。 愿你在这七本书里窥见生活的真相,也看见你自己。   乔纳森弗兰岑 《自由》 “每个人都固执地坚持着自己不想这样过的生活。 每个人对自己和别人都不满意,每个人和别人都不开心。 有的人害怕空虚而负重,其实空虚才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自由》 《自由》是美国作家弗兰岑在2010年出版的小说,被纽约时报评为“年度十大好书”第一名。其实这是一本和心理咨询相关的作品,因为作者在书中将“回忆与记录”当成了一种疗愈的方式。他通过叙述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患有抑郁症的妻子、老好人的丈夫和叛逆迷茫的孩子,还有浪荡不羁的摇滚歌手与第三者——的生活,来向我们展示了人是如何挣扎着边学习生存,边体察欲望和痛苦,继而在禁锢与自由之间来回摇摆,寻找着生活的意义所在。 如果你喜欢洞察生活与人性的微弱之光,乐于在细节和情绪中捕捉人的渺小与伟大。那么,阅读《自由》会是一番十分愉悦的体验。   村上春树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不知为何,恰如其分的话总是姗姗来迟,错过最恰当的时机。” ——《没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 主人公多崎作曾有四个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的名字都以色彩命名。五个人度过了亲密无间的中学时代,却在多崎作大二那年集体和他绝交,且没有做出任何解释。多崎作深受打击,用了许多年的时间才恢复过来。最终,在三十六岁的时候,多崎作终于下定决心去拜访故友,试图弄清当年的真相。 这不是村上春树最好的一本书,却是他最温柔、最动人的一本书。对青春的怀念、对逝去的友谊的追寻是《多崎作》的主题,隐匿在背后的,则是每个读者都能感同身受的成长、创伤、背叛与孤独。故事的走向充满了悬念,而最终的开放式结尾又令人唏嘘感动。花甲之年的村上,用了一个返璞归真的故事,解构了每个人都有可能遇到的青春命题。   伍绮诗《无声告白》 “在上面——高度八十五英里、九十英里、九十五英里,计数器上显示——地球上的一切都会隐去,包括那些离家出走的母亲、不爱你的父亲和嘲笑你的小孩——所有东西都会收缩成针尖大小,然后完全消失。在上面,除却星辰之外,别无他物。” ——《无声告白》 不得不提的是,《无声告白》是华裔作家伍绮诗的处女作,却高居2014 美国亚马逊年度最佳图书榜第1名。伍绮诗以“莉迪亚死了,可他们还不知道”这样一句猝不及防的话作为全书的开头,娓娓道来了一个家庭的不幸,以及纠缠其中的婚姻、伦理、教育、谎言与爱……书中最动人的讲述是青少年同伴间懵懂而复杂的情感,当性取向的秘密、亲情和家庭的漩涡把他们拖入池底时,为了爱,他们依旧闭口不言。 我们终此一生,就是要摆脱他人的期待,找到真正的自己。而在这个过程中,家是每个人赖以生存的栖息地,却也成了终身无法逃脱的牢笼。这是一个宿命般的命题,在里面,我们能看到每个人的模样。   欧文亚隆《当尼采哭泣》 “孤独只存在于孤独之中,一旦分担,它就蒸发了。” ——《当尼采哭泣》 欧文亚隆是当今世界上最著名的心理治疗师之一,亦是一名作家,《当尼采哭泣》是他撰写的一本经典心理推理小说。亚隆将真实的历史人物化作书中的主角,假托19世纪末的大师尼采和布雷尔之口,将两人合理地虚构并连结成“医生与病人”,开启了一段“谈话治疗”,探讨了情欲、友谊、婚姻、孤独、死亡、中年危机等一系列话题。无论是从心理自助、心理学研究,还是存在主义哲学的角度,《当尼采哭泣》都是一场精神的洗礼。 面对孤独、自由、真理等最本质的哲学命题时,我们往往不知所措,不愿也无力解释。但面对是唯一的选择。借用简单心理咨询师殷一婷的评论:承认我们是受限的,看清和接受那些限制我们的历史,是获得自由的第一步。   理查德耶茨  《十一种孤独》 生活之路有时会意外地转个弯,给我们的并非惊喜,只是无奈。 ——《十一种孤独》 理查德耶茨(1926—1992)被称作是“焦虑时代的伟大作家”。在《十一种孤独》里,他以“旁观”而“冷酷”态度描写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普通纽约人的生活,书写了十一种孤独的人生。书中的主人公普遍地生活不如意或缺乏安全感:迷茫的男女,痛苦的病人,退役的军人……耶茨一笔一划地描写了这些普通人的普通生活,以及他们普通的孤独、失落与绝望。一如现在的很多平凡人。 生活的真相从来就不是那么可爱。快乐很简单,孤独、失败却异常复杂。也许,如果某些作品能够让我们提前对生活有所了解,那当我们面对现实时,也会显得更镇静一些。 Welcome to the real world.   约翰威廉斯 《斯通纳》 “四十三岁那年,斯通纳学会了别人在他之前早就学会的东西:你最初爱的那个人并不是你最终爱的那个人,爱不是最终目标而是一个过程。借助这个过程,一个人开始想去了解另一个人。 ——《斯通纳》 《斯通纳》是一本“有的人读得很浅,有的人读得很深”的书,它讲述了一个偏远乡村的青年进入大学,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学校教职,继而结婚、生子、退休、衰老、死亡的一生。他的成就超越了他卑微的出身,但他的的一生也并不见得如何出彩。正如《纽约客》所说:《斯通纳》一书的伟大之处在于,它以不带一丝一毫悲喜的冷静洞察了生活本质的全部。它从本质上触及了预见期待的与真实体验的生活间的落差。 在这本书中,你可以读到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爱,认同,怜悯,志业,傲骨,信任与死亡。而作者最终想告诫世人的是:即使不能拥有完美的生活,也要追求完整的自我。   卡森麦卡勒斯《心是孤独的猎手》 “我去过很多地方,但我只遇到过很少的我们。” ——《心是孤独的猎手》 “镇上有两个哑巴,他们总是在一起”——这是一句在文学史上被奉为经典的开头。麦卡勒斯在《心是孤独的猎手》中讲述了五个人物的若干种生活,无论具象的生活是怎样的,这些人物都将自我深深地隐藏起来了,一起藏起来的,还有他们深深的孤独。有人说,这真是一本枯燥的书。可是,生活的80%不就是枯燥的样子么? 只是,孤独到底是怎样的呢?是巨大的?还是渺小的?孤独是我们对抗外界的坚硬的壳,还是暴露在外的软肋?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麦卡勒斯的孤独是巨大的,也真是因为这种巨大,他笔下的人物反而变得强大起来。也许,在洞悉了生活与孤独的真相后,强大是我们唯一的选择。 (再硬广一次:如果读书不能完全地帮到你的心理困惑,一定要来简单心理寻求专业的帮助哦) 祝阅读愉快。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35881 阅读

如何改变内心的不安全感?

1939 观看

亲密关系中的高依恋回避 | 人家恋爱是若即若离,我的是若离若离若离

一封苦恼者的来信 我有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男友…… 他常常在我想更接近他的时候选择逃避,比如邀他回家玩,他不想;想带我的朋友见他,他会说:“那是你的朋友,我又不熟。”   他认为谈恋爱也要有足够多的个人空间,不要介入彼此的生活和朋友圈里,为此我感到很为难。   但是,有时候他对我也挺好,尤其是工作上,他什么事都肯帮我,可是当我很用心地说感谢他,试图跟他亲近时,他马上就会变得很奇怪,然后开始转移话题,搞得不欢而散!   “既然你那么喜欢独立,又为什么要和我谈恋爱?”我问他。 “我觉得我们倆还蛮合适的啊,我挺照顾你的,不是吗?”我认为他这是答非所问。   请问我该怎么办?     看完这位苦恼者的叙述,很多读者脑海里会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因为可能你身边就有这样一个人……   这个人独立而高冷,若即若离,自我感觉良好,却常常让我们感到苦恼。这其实是典型的高依恋回避(attachment avoidance)的体现。   高依恋回避的人通常在面对亲密关系时感到很不舒服(Brennan, Clark, & Shaver, 1998),他们不愿意依赖他人,也不愿意表露感情。   这通常与他们成长过程中受到的情感忽视有关,每个人天生都是需要被爱和关心的,如果在成长过程中经常被忽视,在需要的时候得不到关爱,人们就会逐渐形成“我不需要别人”的信念,以此当作自我保护,因为他们害怕表现出需要时会再次受到忽视和伤害。   慢慢地,这种回避的模式成为了他们人际关系中的常态,并且他们通常认为自己不需要改变,而他们身边的人却会为此苦恼。   回顾刚刚那封苦恼者的来信,总结起来高依恋回避的人最核心的问题是: 不信任、不在乎、“高”自尊。       回避者的不信任 信赖他人代表可能再次受伤   高依恋回避的人通常不信任他人,因为过去的经验告诉他们:别人不可能给我情感的满足,我只能靠自己。   所以他们在确定关系的时候会犹豫不决,害怕在感情中给予承诺。   面对恋爱,他们会说:“再说吧,不想那么快确定关系。”   面对婚姻,他们认为:“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吗?我可不想那么快结婚。”   他们为自己保留了足够多的个人空间,并会在伴侣提出“想更多了解彼此”的需要时表现出慌乱不安,或者在伴侣表现出“粘人”时选择躲避。   因为他们害怕与伴侣的亲密感会使他们再次对他人产生依赖,进而再次受伤。他们的回避是出于不信任,而不代表他们真的不需要爱。     回避者的不在乎 就算很在意,也要装作不屑一顾   他们还会表现出一副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伤心难过时也不会轻易表露内心,因为他们认为需要让自己显得强大而冷漠,才可以免受情感的伤害。因此也常被认为是“花花公子”或“浪子”。   但是,有研究发现其实高依恋回避的人内心深处对伴侣的忠诚非常看重,对伴侣的背叛行为会有激烈的情绪反应(Feeney, 2004)。   他们虽然表面不在意,但内心敏感。如果伴侣撒谎、隐瞒,或者有背叛的行为,他们会感觉到自尊心很受打击,觉得自己再次被忽视。   他们并不是真的不在乎,而是怕自己的在乎得不到情感回报,因此努力使自己显得不在乎。     回避者的“高”自尊 我需要(看起来)很独立和强大   相比于从社交中获得自我肯定,他们更倾向于把心思放在工作上,让自己在事业上尽可能出色和独立,并迫切地希望别人肯定自己。 他们会很乐意在生活上给伴侣提供帮助,比如介绍工作、指点人生方向什么的,一般在谈恋爱的时候,主动帮助对方通常代表着示好和希望进一步发展。 但回避者并不是想要创造“亲密接触”的机会,而仅仅是想让对方觉得他们很自信和强大,以此进行自我保护。 大量的研究也发现,高依恋回避者的自尊水平并不像他们表现出的那样高(研究总结见 Mikulincer & Shaver, 2016, p151-153)。 他们只是希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强大,从而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不再受伤。     作为伴侣,你可以做什么?   作为回避者的伴侣,通常人们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是不是我盯得太紧了?”、“我应该给Ta更多空间的啊”、“Ta不喜欢黏人我就该尽量忍住不找Ta啊”。   但真的这样做的时候,有时候会感到特别特别委屈:“我就是想和你亲近点,这要求过分吗?!人家谈恋爱都如胶似漆,再不济也算是若即若离,就我,若离若离若离若离……”   而且还存在这样一个悖论:   给对方空间可以短期缓解依恋回避,但是从长期来看,这反而使他们觉得“回避是有用的”。   他们可能会更习惯于用“高冷”来保护自己免受伤害,从而加剧依恋回避(Arriaga et al., 2017)。   那么到底该如何帮助伴侣缓解依恋回避?     我们总结了三个方法:   1. 主动出击,但并非出于焦虑   在依恋回避者高冷的人生路途中,能够让Ta改变的通常是“被动”经历一段令人惊喜的亲密关系。   以《致青春》中的男主陈孝正举例,他是典型的高依恋回避者,但是也在女主的死缠烂打下慢慢改变。   这场“被迫”建立的亲密关系却让他获得了许多意外的爱和支持,他的回避也在逐渐减少。   但有一点需要指出,如果你的出击带着一种自我怀疑(依恋焦虑),也就是因为害怕被抛弃而想时刻粘着对方,那会带来更大的矛盾。   因为你常常会因为对方的退缩而陷入自我否定和焦虑中,而你的纠缠会让Ta感到更恐慌,更想逃离。   因此,若你本身有很高的依恋焦虑,那么你需要先建立自己在关系中的自信,才能够在这场恋爱中主动出击,帮助对方建立健康的亲密关系。     2. 表达情感,并减少情绪性指责   作为伴侣,你可能很多次试图向对方敞开心扉,渴望有心灵的沟通,然而都被对方的高冷打败了,导致你心灰意冷甚至大发脾气,想着就算Ta以后需要你的时候,你也不要再管了。   其实,对方的高冷是因为曾经遭受过冷落,害怕再次经历沟通受挫的伤痛。   表达自己的情感对于他们来说是很难的,如果可以得到伴侣的支持和回应的话,这将会慢慢改变他们觉得“自己就算表达也一定会遭到忽视”的想法,从而与你建立起信任。   信任将是缓解依恋回避的有利解药(Arriaga et al., 2014)。   所以,请在Ta需要的时候给予支持,而不要轻易指责Ta为何不愿意跟你说心里话,指责会使他们感到自尊受威胁,从而进行更加严重的自我防御。     3. 多肯定Ta在社交上的进步   一般来说,高依恋回避的人会渴望在个人目标上有所成就并得到肯定,包括工作、兴趣爱好等。但是你不仅可以肯定他的个人成就,更应该多在社交能力上肯定他的进步。   这并不是指虚无的夸奖,而是可以对那些很小的进步做出肯定,例如当Ta愿意: 跟你一起见好友; 跟你有身体上的接触; 跟你聊聊最近的烦恼; ……   这些小事上你都可以肯定Ta,让Ta知道这些微妙的瞬间给你带来了感动和快乐。   但是,在对方不愿意时,请不要强迫其做出改变和妥协。   特别要说明的是,本文尽管是从伴侣的角度展开写的,但是并不代表你需要变成Ta改变的负责人,伴侣是陪伴者的角色,最终决定是否改变的还是Ta自己。 又或者,你发现自己正在面临类似的困扰——渴望得到爱却又害怕靠近,却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的话,下面是我们精选出的6位擅长处理“亲密关系”议题的咨询师,也许可以找他们聊一聊~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 点击浏览更多咨询师 -   参考文献:   Brennan, K. A., Clark, C. L., & Shaver, P. R. (1998). Self-report measurement of adult romantic attachment: An integrative overview. In J. A. Simpson & W. S. Rholes (Eds.), Attachment theory and close relationships (pp. 46–76).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Arriaga, X. B., Kumashiro, M., Finkel, E. J., VanderDrift, L. E., & Luchies, L. B. (2014).Filling the void: Bolstering attachment security in committed relationships. 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 5(4), 398-406.   Arriaga, X. B., Kumashiro, M., Simpson, J. A., & Overall, N. C. (2017). Revising working models across time: Relationship situations that enhance attachment security.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Review.   Mikulincer, M., & Shaver, P. R. (2016). Attachment in Adulthood: Structure, Dynamics, and Change (2nd ed.). New York: The Guildford Press.   Feeney, J. A. (2004). Hurt feelings in couple relationships: Towards integrative models of the negative effects of hurtful event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1, 487–508.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5359 阅读

怎么找到自己的目标

怎么找到自己的目标关于怎么找到目标?这个问题其实挺大的。举一个例子的话,我到觉得有一个特别好的练习,其实能够或许对这个有帮助。大家应该都看过拍那种专题片,比方说《离开雷锋的日子》或者说可能很老,很多人都没看过,其中以人物生活为题材的专题片。你可以想像一下,如果有一天有一个拍摄小组,跑过来想拍一个以你的生活为题材的专题片,一个轻松愉快的专题片,你希望在这个专题片里呈现给大家什么?你希望这个专题片讲关于你的什么?你希望你以什么样的形式出现在这个专题片里?去试试看。你知道关于未来的目标,我不相信任何一个人能够给你一个答案,这个答案比你自己给你自己的要准,因为你知道你是你生活的主舵手,你是你生活的驾驶员,只有你最清楚自己想要什么?我觉得比起找不到目标很多人更想的是他们害怕自己的目标找错了,他们害怕自己浪费的时间,害怕自己花了十年二十年回过头来发现,:哎呀,我没有邻居家王大爷的孩子混得好。也许,也许你真的可能不如邻居家的王大爷的孩子混的好。但是我相信只要你沿着自己的方向去走,你一定能够最少成为一个更好的你自己。

4467 观看

你好,我叫焦虑 | 当我们说“焦虑”时,是在聊什么?

“明天要跟大老板汇报进度,我好焦虑。” “能不能不去那个Party啊,见到生人我好焦虑。” “我最近焦虑得上火,长好多口腔溃疡。” ... ... 焦虑是很多时候必不可少的一种情绪,也逐渐成为生活中特别常见的“现代病”。   那么,当我们说“焦虑”时,是在聊什么?正常焦虑和临床诊断的焦虑是一回事吗?我这样算焦虑吗?我该怎么评估我的焦虑呢?有什么自助的办法吗?或者专业的治疗方法呢?   你好,我叫焦虑 文 | 闫煜蕾 简单心理咨询师 编辑|简小单   一、焦虑是什么?   焦虑,是包含了担心、紧张、恐惧、尴尬等情绪的一种情绪的统称,它同时还带来了一些躯体上的生理唤醒,比如心跳加快、呼吸急促、手心出汗、眩晕、肠胃不适等躯体反应。 焦虑不是个坏事儿。焦虑通常会带来两种反应,Fight or Flight。 Fight(战斗)可以使我们获得动力去做某事,对于焦虑和绩效的研究得出的倒U型曲线也证实这一点,中等水平的焦虑可以得到最高的绩效。 Flight(逃跑)可以帮我们回避掉无法应对的具有威胁的事物,如看到野兽时的焦虑促使我们逃跑躲避伤害。 过度的焦虑当然也不是个好事儿。过度的焦虑会带来情绪上的痛苦,还会带来很多躯体上的不舒服,比如会经常觉得累、肌肉紧张、脖子酸疼,睡眠质量下降、幸福感降低等。总之,过度的焦虑不会让人死掉,却会让人的生活质量下降很多。 二、正常焦虑与病理焦虑(焦虑障碍)的区别   注:病理焦虑是指临床上认定的焦虑状态,也被称为焦虑障碍。 据统计,10个人里,大概有3-4个人在这一生中会得某种焦虑障碍。另外,焦虑障碍是一种很难自愈的慢性疾病,一个人若在生命早期(比如童年、青少年)就得了焦虑障碍,如果不治疗的话,大多数都会一直持续到其成年,直到生命终结。 (正常焦虑和焦虑障碍关系图)   正常焦虑与病理焦虑是在同一个维度上。我们人为地指定上面的某点为标准,这个点就是焦虑障碍的诊断标准,左侧的就是正常焦虑,右侧的就是焦虑障碍。其实,那些未达诊断标准的高焦虑与达到诊断标准的焦虑障碍是没有本质差异的。 三、高焦虑、病理性焦虑的评判标准   怎样的焦虑是高焦虑、病理性的焦虑,需要我们去关注、去治疗的焦虑呢?有几个标准可以供大家参考一下: 是它是否是与现实刺激相对应的? 你觉得你焦虑的强度和引起焦虑的事情的本质是否匹配,比如,理智上明明知道和别人打招呼不应该是很可怕的事情,但情感上还是焦虑得不行,做不到。 焦虑症状持续的时间是否太长了? 这种焦虑的感觉是否从小时候、青少年时期就是这样?焦虑的症状一直都存在?一直让你不放松、不舒服,总感觉很累、很痛苦?     焦虑症状在多大程度上干扰了你想要的生活? 比如是否每次考试或者演讲都太焦虑了以至于发挥得非常差?还是因为回避社交带来的焦虑,使自己的人际圈非常狭窄,而你其实很想要很多的朋友?这在评估焦虑症状让社会功能有了多大损害。   四、焦虑障碍有哪些?   社交焦虑   这是患病率最高的一种焦虑。表现为在社交情境下的焦虑,包括担心自己的表现不好、担心被嘲笑、担心自己出丑、担心暴露自己焦虑的症状(别人是不是看出来我的脸红、手抖、声音发颤)等等。 社交焦虑中有种“广泛性社交焦虑障碍”,这些人害怕几乎所有的社交情境;而有些人只是害怕某一类社交情境,比如说“演讲焦虑”。 焦虑情绪产生了回避,会避免去一些想去或者应该去的社交情境,比如,不能去参加朋友聚会、没办法在餐厅里当着别人的面吃饭、因为害怕被听到解手的声音而不能上公共卫生间等。 社交焦虑障碍的终生患病率14-15%,且年轻人的社交焦虑患病率在逐年上升(这可能与社会节奏越来越快,众多社交媒介的出现有关)。   广泛性焦虑   患病率第二大的焦虑障碍。表现为对日常生活中的事情过度、持续的焦虑。比如,总是想自己刚才说的话做的事对不对,工作表现怎么样,老板有没有生自己的气,也会常常为自己和家人健康状况担心,甚至为朝鲜半岛的安全局势整日担心等等。 在这种焦虑状态中,自己意识到这种焦虑,但是没法控制自己不去焦虑。比如,自己知道没有必要因为这些而焦虑,但是抑制不住地去担心。而这种焦虑也因无法控制,所以常常伴有心理痛苦和躯体不适,如紧张、易疲劳、无法集中注意、易怒、睡眠问题等。 因为伴随诸多问题,一般很难识别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症状,对很多患者而言,这是一个终生的问题,广泛性焦虑障碍就像某种人格一样,渗透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里。     广泛性焦虑障碍的终生患病率为5.4%,也就是说,在20个人里,有一个患有广泛性焦虑障碍。女性患病率大概是男性的2倍。老年人的患病率为平均水平的3-4倍。   惊恐障碍 与 场所恐惧 惊恐障碍是对某种躯体感觉(惊恐发作)的习得性害怕。 惊恐发作这种躯体感觉并不是很常见,约有3%-5%的人会偶尔有惊恐发作,但是对于曾经体会过的人来说,那是一种非常强烈的身体不舒服的感觉以及带来的心理上的害怕。 惊恐障碍单次持续的时间比较短暂,几分钟或十几分钟,但是感觉非常强烈,伴随着强烈的躯体上的不舒服感(比如心脏不舒服、胸闷、出不上气感觉要窒息等)。病患本身突然有害怕的感觉,但来去难以预料,也缺乏线索。 惊恐障碍只是对自主神经系统活动(如心跳、呼吸等不需要控制的神经活动)的过度关注,并对这些活动赋予了一些灾难化、威胁性的意义(比如感到心跳不太正常,以为自己要得心脏病死了等)。     场所恐惧是预期在某些特定场所(比如人多的地方、空旷的广场等)会产生惊恐障碍中的躯体感觉,然后导致惊恐发作,担心惊恐发作后的后果非常严重(比如自己会死、会在公路上驾车失控),因此就害怕去这些特定场所,从而导致社会功能的损害(比如没办法上班了、没办法出门了)。 场所恐惧有时会和惊恐障碍一起发生,叫做伴有场所恐惧的惊恐障碍,即惊恐障碍与惊恐发作的地点连接起来的情况。比如,曾在人多的商场发生过惊恐发作,之后会常害怕再去商场。这时候,就不再是单纯的惊恐障碍,而是伴有场所恐惧的惊恐障碍了。   分离焦虑 分离焦虑是由于与重要他人的分离而产生的焦虑情绪。 这在幼儿时期,是一种正常的情绪,一般来说会随着儿童对环境的适应而减少,最后消失。一般来说,分离焦虑会随着个体年龄的增大而渐渐减少,但是也有比较少的一部分人直到成年也有分离焦虑。 但如果一个学龄儿童,已经上学多年,还是会非常害怕与母亲的分离,以至于每天都不想离开妈妈去上学,或者不能够自己一个人在卧室里睡觉,这就是有问题的分离焦虑障碍了。   特定恐惧 特定恐惧就是对某种特定事物的害怕。如有些人怕蛇、蜘蛛,有些人怕高、有些人怕封闭的空间(幽闭恐惧)、有些人怕看到血。 一般人的特定恐惧即便恐惧的强度很大,也不一定会对生活带来非常大的干扰,比如怕蛇,不要去动物园看蛇就好了,对日常生活也没什么影响,不需要治疗。 而有些人的特定恐惧就非常强烈,比如有人怕蛇,他不可以看到电视里出现蛇的画面,不能听其他人发出“蛇”这个音,不能看书里出现“蛇”这个字,甚至在大街上看到别人穿的蛇纹皮鞋也非常受不了。这就对生活产生了非常严重的影响,需要进行专业的治疗。 看到这里,你一定很想知道有哪些方法可以自己评估焦虑状况,还有哪些方法能够缓解焦虑。 毫不犹豫戳: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焦虑? (ง •̀_•́)ง   作者闫煜蕾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中国心理学会注册心理咨询师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成员 北京师范大学临床心理学博士候选人 北京师范大学临床心理学实验室青少年焦虑障碍 认知行为治疗干预研究项目负责人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30149 阅读

那些总是不开心的人,都在想什么? | 八种常见的负性思维

  基本上所有的痛苦感受,都与错误地看待现实有一定的关系。当你剥除这些错误的观点时,痛苦和不快也就消失了。 -- 释一行法师 心灵是自己作主的地方,而在本身就可以使天堂地狱,天堂变成地狱。 -- 约翰·弥尔顿,《失乐园》 所有人都体会过不开心。而那些长时间都不开心的人,或许是由他们的消极思维所造成的。 我们如何掌控这种消极思维,影响着我们是自信还是恐惧,是充满希望还是满心绝望,是拥有自主还是感觉受制,甚至,还会影响着我们能否获得成功。 很多研究都证实了持续性的负性思维会降低健康和幸福感,以下列举8种常见的负性思维,提起警觉咯:    1  自我打击 有些时候,我们会对自己说一些不好的话,这些话会降低我们的自信,低估自己的潜能,让我们表现得更差。这样的话,通常是这样开始的: “我做不到...” “我还不够好…” “我不太确信…” “我还不具备…” “我要失败了…”     试想一下,如果你有个这样的朋友,每天对你说“你还不够好”、“你做这个还不行”、“你不会成功的”,你还会觉得这个人是为你好的真朋友吗? 如果不是,那你又怎么能够忍受每天对自己说这些话呢?!每天对自己进行这样的自我攻击,就像是有一个不真心的朋友,并且放任这位朋友整天诋毁自己。久而久之,自己都变成了自己的最讨厌的敌对者。  2  消极设想 消极思考的一种常见形式是这样的:把现下的状况拿来评估,并假定为一种消极的状态。 对很多人而言,经典的对“半瓶水”的看法,久之会形成一种习惯性的和自动化的态度模式。拥有这样习惯思维的人,会将拥挤的公交车和下雨天这样的事情,都自动加工成一种消极的感受。     我们都知道,交通和天气,都不是天生就具有积极或消极属性的。而当你把这些有选择性地与经历的境况联系起来时,这些事物就具备了积极或消极的色彩了。 同样一件事情,有些人会有积极的体验,有些人则不是。就像拥挤的交通,有些人会将此看做是听歌放空的难得机会;会把下雨天看做是窝在家里看书喝茶的好时机。这些都在于你如何评估和假设这些情境。  3  总觉得自己不如别人 这是一种最最简单和最最常见的让自己感觉不好的方法:让自己觉得不如别人。 尤其是,我们还经常去和那些拥有更多的人进行比较,那些更有魅力的人、更能赚钱的人、甚至是朋友圈有更多点赞的人。     当你感觉到你特别想拥有别人拥有的那些,或者是自己感觉到嫉妒、觉得自己不如别人的时候,这说明你可能正在经历一种负向的社会比较。 尽管有些时候,这些比较的结果是很客观公正的,但这对于你的幸福感和生活事业的成功并没有什么帮助。不仅如此,很多研究还证实,这种习惯性的负向比较,会让人体验到更多的压力、焦虑、绝望,以及做出更多自我否定(self-defeating)的决定。  4  总回想过去不好的事情| 消极反刍(Rumination) 确实,我们需要向过去学习、以史为鉴,但是,我们不能被过去所困住。这是因为,有些时候,过往的生活困境和个人挫折,会让我们看不清我们真正的潜力,看不到新的机遇。 那些已经发生的,我们无法改变。但那些还未发生的,我们完全可以去改变或施加影响。而去改变和影响的第一步,就是冲破“过去”的藩篱,并清晰地向自己宣称:能掌控现在的人是现在的我,而不是过去的我。 歌德曾说,“没有什么比今天更重要”!不要寄居在过去,放眼当下,做更好的决定,然后,前进。 知道吗? 阿伯拉罕·林肯在成为美国总统前,经历过8次竞选失败和2次商业失败呢。    5  总是觉得对手很难缠 我们一定会遇到一些难缠的人。当面对这些难缠的人时,人们也会下意识地把对方看做是“控制方”,而自己则站在了“受制者”的角色上。 这种认知,即便是客观的,也会很大程度上削弱我们的自主性。     想要改变这种对面难缠对手的不自信的状态,最关键的是要扭转自己的认知,不管你是面对一个自恋狂,或是一个控制怪,还是会被动攻击的老手,相信你都可以通过搜索资料,在网络或书籍中找到对应的技巧,让自己占领在互动的制高点(或者,起码是比较平等的位置)。  6  总在责怪 责怪是什么,在这里,我们可以理解为“要求外物为我们的不幸所负责”。 很多人,会将自己的不幸福或不成功,归咎于不作为的父母、消极的亲密关系、或是不好的社会-经济条件,或是健康状况,或者是生活上的艰辛。 尽管生活多艰是不争的事实,以及这种艰辛经常带来痛苦也是不可否认的。但经常把他人或外物作为自己不幸福的原因,也投射出一种“受害者”角色的心理。 为什么人们愿意站在“受害者”这样的角色里呢?我大胆猜想,作为“受害者”,大概是有这样一些虚幻的“好处”的:将矛头对准外界,就能为自己的不如意找到便捷的借口,而那些实际上应该为自己人生和幸福负责的努力和功课,则被巧妙地掩盖了。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习惯性的指责会让痛苦,怨恨,和无力感变得持久,作为“受害者”角色,也将遭受梭罗所谓的“静止的绝望。” 比较残酷和讽刺的是,那些你所责怪的外物,其实是对你的感受一无所知,或也不甚关心的。而你却会因被自己痛苦和怨恨的俘虏而伤害自己。 你的感受或许是客观正确的,但是它们并不能帮助你变得开心、健康和更成功。故事的最后,得到的只有那些埋怨和让自己更绝望。   你该知道:当我们怨这怨那时,我们正交出自己的掌控权。  7  不原谅自己 我们都会犯错。当你回看过去,一定会有些让你后悔的决定或行动,也可能很不幸地做过一些错误的判断,也或者曾对自己或他人造成过伤害。 每每想起这些往事,可能会伴有一种责怪自己的情绪,尤其是对于那些无心的错误,或者是已造成的伤害,或者是错过的机会。甚至,你可能会觉得自己是不好的人,并沉浸在内疚中。 此时,对自己有更多的同理心是非常重要。相信自己已经吃一堑长一智,现在能更好地避免那些错误,以及对自己和他人,能做出更加积极的事情。   你该知道: 原谅自己。每个人都会犯错,错误并不是永恒地反映出你是什么样的人。错误只是时间轴线上一个孤立的时间点。告诉你自己“我会犯错,但是这并不能够代表我是个坏的人。    8  害怕失败或犯错 对失败和犯错的恐惧在一定程度上和完美主义有关系(这里的完美主义,指的是在人生的某个领域里的完美主义),有时候你可能会想,你在某些方面没有足够好,并给自己巨大的压力要做到更好。     尽管高标准地要求自己能够作为一个维持较高动机的工具,但是期待自己完美,却会带走人生中的许多乐趣,而且还可能会限制自己成功的潜质。许多研究已经证实了完美主义和不幸福感之间的联系。   我们都渴望被重视和赞赏,显得完美是很诱人的,但这种“欺骗”的成本非常之高... … 尤其是,当你无法做到你所期待的那个样子时,你该怎么来爱自己呢? 下面是我们精选出的六位擅长处理负面情绪,具备积极心理学背景的咨询师,如果你也想更高效地摆脱负性思维,或许他们能够帮到你~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 点击浏览更多咨询师 - 文 | Preston Ni 编译| 简小单 图|Trevor Van Meter ▓文章为简单心理(ID:janelee1231)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54059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