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杀式单身:不擅社交的人,跟恋爱都比较绝缘?

  本文字数2500+ / 阅读需要 7 min   前几天在微博看到一个新词:自杀式单身。   啥意思呢,就是形容“一直单身,又不主动扩展社交圈去认识新朋友,却每天幻想能拥有爱情的行为。”   不主动找对象,却相信真爱会主动找上门,结局可不就是一辈子单身下去,上演一出百年孤独嘛!   关于自杀式单身,我还看到一个段子——   “为啥那么多年轻人都开始掉头发?因为你太久没对象,你的脑袋错以为你出家了,所以让头发自然脱落。”   妈耶太扎心了。单身这件事,本来到年底就会显得格外刺眼,何况还是自杀式......   认真来讲,“自杀式单身”的关键问题,其实就是两点:不主动,爱幻想。   下面我们就详细分析一下,自杀式单身群体的心理状态,以及如何摆脱这种状态。   不是不想主动 单身也很无奈   对自杀式单身群体来说,不愿意主动寻找爱情,原因有很多,其实他们也很无奈。   最容易理解的一个原因,就是“累”   身处工作、生活等等多重压力下,精神、肉体容易疲惫。那些原本就不擅长社交,还总被生活耗光精力的年轻人,更无力去扩展自己的社交圈。结果身边就三种人:父母,尚有联系的老朋友,以及工作上的同事。   对他们来说,即使内心很想扩展社交圈,也很可能因为难度太高而退却。用经济学的说法叫做“损失厌恶”或者“风险厌恶”——也就是担心找对象的成本太高,收益太低。   他们总会觉得:找到一个适合的爱人,肯定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而且还不一定有好的结局。而且结局很可能是不好的,毕竟自己总是遇到错的人。   这也涉及到心理学中的“舒适区”概念。习惯单身生活的年轻人,会越来越不希望打破现在生活的状态和平静,将自己置于一个充满不确定性和焦虑的环境中。   说白了,就是一个人过惯了,何必去谈恋爱呢?想肥宅肥宅,想蹦迪蹦迪,打游戏、追剧,不都比谈恋爱好玩多了?     不主动的另一个原因,也可能是缺乏自信   很多人总有这么一种想法:等自己积累了一定的资本,有足够的能力,变得足够优秀,才可以去。害怕别人不喜欢自己,所以不敢轻易踏出第一步,对于那些有着“焦虑依恋风格”的人来说尤其如此。   但冷静想想,其实你不必总要以最好的状态示人。如果遇到一个人,只能接受你最好时的状态,那Ta也未必真的适合你。   对爱情缺乏信任,也让人们无力主动   拒绝主动恋爱也有一种可能,是因为内心深处藏着一股对爱情的“不信任感”。   积极心理学提出过一个“习得性失助”的概念,大多数人在人际关系中都受过伤害。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痛苦的经历,我们都有可能积累不同程度的痛苦,并从中学习形成了一种对现实的无望和无可奈何的行为、心理状态。   而经历过、见识过“不和谐”的爱情,就会增加人们对爱情的不信任感。     爱幻想没有错 但爱情真的会从天而降么?   就像开头说过的,自杀式单身的另一个特点,是明明没有主动去追求爱情,却仍然相信:爱情在合适的时候一定会出现。   很多时候,这种幻想也许只是我们的一厢情愿。   等待命中注定的人,可能是一种”回避“   也许你心中有一个理想的伴侣或关系,并决心找到那个,而且只是那个。如果是这样,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被“唯一”缠住是“回避型”的人经常做的事情,他们这样做是为了远离真正的亲密关系。与其等待“命中注定的那个人”,不如改变你的心态:选择一个人,让Ta接近你,让Ta对你特别。   得不到的,未必是最好的   有些人也许会陷入这样的状态:被那些情感上遥不可及的人所吸引,并为之焦虑,废寝忘食。而对那些真诚、想靠近自己的人却不屑一顾,认为他们很无聊。   久而久之,就会导致自己将“得不到的焦虑”等同于“爱情”。   幻想更美好的事物,也许并没有错,但这也的确存在一个风险:会让那些原本更合适你的人,从身边遗憾地路过。   我正处于自杀式单身, 还有救么?   首先你要知道,“自杀式单身”确实是当代年轻人很正常的一种现象。它还远没到“有没有救”的层面,你也没必要为之焦虑。   要知道,单身从来都不可耻,只要你能对自己的单身负责。   先思考一下:我现在究竟为何单身?我是否真的想单身?   有些人过着充实的、有意义的、目标清晰的单身生活,这样的单身状态也许确实是有益的。     但是如果你单身时的感受并非如此,或许你需要考虑单身是否真的适合你。   单身久了,你应该冷静想想:单身是否真的让自己感到快乐?还是有一些其他的原因让自己单身?   比如有些人可能是因为目睹了不幸福的恋爱或婚姻关系,尤其是小时候目睹了父母不幸的婚姻留下了创伤,所以才选择单身;还有些人是因为存在一些不实际的期望或者缺乏建立、维持关系的能力才一直单身。这样的情况下,单身也许并不是你真正想要的,而是你逃避或者进行自我防御的一种方式。     去解决自己的这些问题,可能会让你更加真实地生活和面对自己。你需要更多的内省和自我觉察。如果你很难做到,在心理咨询师的帮助下完成这一过程也许对你来说是有帮助的。   如果你意识到,自己并非真的享受单身,而确实是“不主动”、“沉迷幻想”的“自杀式单身”,那也许下面这些意见能对你有所帮助:   首先接受一个事实:爱情也许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   不要将爱情过于理想化,也不要认为约会、结婚是治愈孤独和人生烦恼的万灵药。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伴侣,即使正处在热恋的情侣也会感到孤独。   孤独是人类的一部分,在某种程度上,这是一件好事。孤独促使人们寻求与他人的联系,所以它是所有关系的基础的一部分。   对这部分单身者来说,别把爱情看得太重,也许就能减轻很大的心理负担。   不要否定其他的可能性   保持开放和乐观,而不是对另一半设置高期望。并不是每一段关系都要发展成婚姻或长期伴侣关系。在每一段关系中获得不同的体验是很有趣的,它能帮助你更好地了解你在伴侣身上需要什么。   也不要给自己强加过高的期望。提醒自己:不必去追求完美无缺的柏拉图式的浪漫关系。爱总是发生在最不经意的时候,生活中太多事是你无法控制的。   不要害怕被拒绝   如果和某位异性相处得不好,不要认为这是你的错或者你有什么问题。   有时人们会意见不合,产生误解,或者只是心情不好。   走出过去的情感伤害   不要沉湎于过去的恋情,也不要把它们看成“失败”。相反,要试着去理解、接受你无法改变的过去,然后向前看,抓住机会,成为一个更充实、更有成就的人。   总的来说,爱情这种东西,往往是通过沟通交流,慢慢建立并逐渐深入的。所以,不要企图很快就能建立起亲密的关系,试着让关系自然形成。   一段让人满意的关系,也确实需要用心去维护。所以,尽量不要仓促进入柏拉图式或浪漫的关系。让你们的关系随着时间推移而发展,不要觉得你必须强迫别人。要有耐心,给你的人际关系一些时间来发展稳固的基础。   如果你想发展一段爱情,绝大多数情况下,“主动迈出第一步”都是必经之路。   爱情总需要我们表现出一点主动,才能成为爱情。   好啦,就说这么多,祝你2019年爱情生活一切顺利喔~     酒鬼 ✑ 撰文

7790 阅读

律师举起蕾丝内裤,想证明:强奸无罪

  本文字数 2000+ / 阅读大概需要10 min     正当我们看到蒋劲夫家暴事件中,那些微博留言区的支持者们令人反胃的时候;   或者因为俞敏洪那一句,“中国女人的堕落导致中国堕落”而乍舌的时候;   爱尔兰正掀起一场全民为女性发声的运动。   相似的是,女性再次被迫沦为“有罪”的一方。   可怕的是,在这次事件中,被认为“有罪”的女性,是一位17岁的未成年性侵受害者。   用她穿的内裤 证明她是“自愿的”   本月月初,双方律师围绕着本次事件中的重点——女孩到底是“自愿的”还是“被强迫的”——在法庭上展开辩论。   根据一篇较为详细的报道,我们了解到辩论大致经过几次交锋。   · 女孩指控被告(男,27岁)实施了强奸行为,被告对此进行否认。   · 女孩指控被告将自己拖拽30米,拖拽至强奸行为发生地,并提供现场拖拽痕迹作为证据,被告再次否认。   · 女孩指控被告把自己压倒在泥泞的土地上,双手掐住自己的脖子,并且以目击者证词作证,被告仍然否认,并宣称目击者“判断错了当时两个人的‘气氛’。”   · 女孩指控被告确实实施以上行为,并举出另一位目击者证词,当时目击者上前询问是否需要帮助("Is everything alright?")。而被告对此否认,并宣称这位目击者是以开玩笑的口吻在发问,并被自己大骂喝退("What the fuck does it look like. Mind your own business.")。   资讯来自 amp.irishexaminer.com   被告连续几次否认之后,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被告一方的辩护律师当庭举起女孩的内裤,试图用这条蕾丝丁字裤证明被告无罪。   在这位律师(同为女性)的最终辩述中,她手里举着原告在案发时穿的蕾丝丁字裤说道:   “(以上)证据是否能排除她喜欢被告的可能性?是否能拍除她愿意和别人约会并且在一起的可能性?你们(指陪审团)一定要看看她穿了什么,当时,她穿着一条正面有蕾丝的丁字裤。”   “Does the evidence out-rule the possibility that she was attracted to the defendant and was open to meeting someone and being with someone? You have to look at the way she was dressed. She was wearing a thong with a lace front.”   然而,经过90分钟的讨论,陪审团最终裁定这位被告无罪。   穿丁字裤 ≠ “我愿意”   这条新闻一经发布,立刻激起爱尔兰人的怒火,人们很快抓住了这次审判的问题核心——   到底是什么流氓逻辑,能让辩护律师认为,“如果女孩穿一条带有蕾丝的丁字裤,就代表她愿意和男人做爱?”   爱尔兰人纷纷走上街头,把丁字裤或蕾丝内裤简单“装裱”起来,并附上标语:“这不是同意。”(This is Not Consent.)👇   照片均来自Twitter @ibelieveher_ire / 下同   在街道两旁涂鸦各种内裤,并在每一种内裤图案上标注“这并不是性邀约。”(NOT ASKING FOR IT.)👇     或者,把“我相信她”(I believe her.)写在爱尔兰国旗上。👇     当然,还有一些标语直击问题本质,“羞辱强奸犯,而非羞辱受害者。”(SHAME THE RAPISTS NOT VICTIMS.)👇     就在游行的同时,以 #thisisnotconsent# 或者 #ibelieveher# 为标签的声援活动在网络迅速传播,不光是爱尔兰人,全世界女性都加入到声援中。   姑娘们拿出自己的内裤拍照,严肃地重复简单的道理:“穿好看内裤不代表同意做爱。”       插画来自 instagram @gurlstalk   或者:“是强奸犯施行强奸,而不是内裤施行强奸。”   尽管这场运动眼见得声势壮大,一声叹息后你会发现,越是重复简单的道理,越能说明,隐隐有一种“让强奸合理化”的文化,而且根深蒂固。   被强奸的不只是受害者 还有大众的认知   就在爱尔兰人走上街头游行的时候,议员 Ruth Coppinger 直接把一条内裤带上众议院,并直面爱尔兰总理 Leo Varadkar 讨论此案审判中的问题。   视频资料来自 ds.heanet.ie   “也许把内裤带到这样的场合,并向众人展示有点尴尬……但我们是否能想象,一位性侵受害者看到内裤被呈上法庭并展示,心里会有什么样的感觉?”   在会议中,总理 Leo Varadkar 回复称,本次事件中当庭展示内裤绝不是在责怪受害者(Victim Blaming)。   但是,把内裤样式和当事人是否“可能愿意做爱”关联起来,这意味着人群中存在一个更深层的认知扭曲,荡妇羞辱(Slut Shaming)。   对遭遇性骚扰的女生说,“让你穿得那么暴露”,或者“就算对方性侵你,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些,都是典型的荡妇羞辱。   荡妇羞辱和其他羞辱一样,实际上是一种惩罚机制。   羞辱作为名词的时候,是一种污名,英文为:stigma。这个词最早指奴隶、罪犯等身上的“刺青”或“烙印”,后来用来比喻身体上不好的特征或由疾病引起的症候。它代表了一种不被当地的文化和社会所认同的特征。   羞辱作为动词,有两层含义:一是指社会对所具有“污名”特征的人的偏见、羞辱、诽谤,进而排斥和孤立;二是具有“污名”的人对自己价值的贬低,为自己的“污名”而感到羞耻。   荡妇羞辱作为一次惩罚,将产生两个效果:使被羞辱的人遭到排斥,同时,迫使遭到羞辱的人自我贬低。   发现了吗?荡妇羞辱的特征,让它在人群中得以延续、放大。   当这种惩罚不只发生一次,而是十次、千次、无数次重复……一个允许荡妇羞辱的社会群体,终将产生一种允许强奸的文化。   照片来自 irishtimes.com   也正是因此,这位敢于把内裤拿到众议院的议员 Ruth Coppinger,在之后参加的一次采访中说道:   “面对受害者责备,面对荡妇羞辱,如果你不认为这是个问题,那么,你就是这个问题的一部分。”   我们希望,这样的声音能传得更远:I believe her.     以上,是一个远在爱尔兰的故事。   但如果你能感同身受:   在爱尔兰,受害者责备(Victim Blaming)、荡妇羞辱(Slut Shaming)已经根深蒂固到多么可怕的地步……   那么,当你听说:   “俞敏洪在演讲中说中国女人堕落让国家堕落,现场听众、部分网民随声附和”;   “蒋劲夫家暴微博的评论区里出现了一些支持者,而且得到高赞”;   你会清醒地意识到,这些是多么可怕的预兆。   空罐儿 ✑ 封面 何里活 ✏ 撰文

3916 阅读

操控女性、发展为性奴...邪教如何让人走向极端?|WEEKLY

  欢迎来到「简单心理WEEKLY」   这里有新鲜事的心理学解读   和心理学的冷门小知识   给你一些观察世界的新鲜视角       01  “宠物”  猫到底能不能听懂自己的名字?     近期发表在Nature上的一项行为实验表明:猫科动物能够识别自己的名字。   东京大学的认知生物学家Atsuko Saito和同事访问了一些养猫家庭,并要求主人为他们的宠物读出包括四个名词的清单,这些词的长度和节奏与猫的名字相同。   刚开始,大多数猫动了动头或者耳朵,显示出他们注意到人类在和它们交流的微妙迹象。到了第四个词,猫基本上不再听了,它们的身体反应也不怎么明显。   但当他们的主人说出第五个单词,也就是猫的名字,研究团队发现,11只猫中有9只在听到它们的名字时表现出显著(尽管微妙)的反应。这一定程度说明,猫能根据语音特征和熟悉程度来区分自己的名字。     仅凭这一点并不能证明猫科动物100%认出了它们的名字:因为猫对其名字表现出更强烈的反应,可能只是因为名字比其他单词更熟悉。   于是,Saito的团队在四个家庭中重复了这个实验,每个家庭都有5只及以上的猫。这一次,每只猫听到的前四个单词是它伙伴的名字,第五个才是猫自己的名字。   24只猫中,有6只表现出一定的身体反应,然后随着一个个名字被读出来,反应逐渐变小——说明它们习惯了人类的套路。但是到了自己的名字,被点名时漠不关心的这6只猫都表现出明显更强的反应,说明这些猫会把自己的名字与其他猫区分开来。   研究团队在猫咖啡馆中进行了后续实验:依然用前四个名词让它们慢慢适应了这个套路,然后到了名词5,也就是猫的名字,它们的反应幅度明显高于对名词4的反应幅度。   结论是:猫能够区分出自己的名字,即使由陌生人说出这些名字时也是如此。   可见,主子们都是一个个的小机灵鬼:听是听得懂,理不理又是另一回事了。   02  “咖啡”  咖啡不用喝,看看就能提神了?   近日,发表在Consciousness and Cognition上的一篇研究表明:即便只看到有关咖啡的暗示,也能帮助我们提神醒脑。   研究发现:接触到“咖啡”暗示的实验参与者,所感知的时间更短,认为自己的思维更具体、更精确。   研究者Maglio说:“那些经历过唤醒的参与者在同样情况下,能以更具体、更详细的视角看世界。”   这里的唤醒指的是:大脑的特定区域,被激活成警觉、清醒和专注的状态。它可以由许多事物触发,比如我们的情绪、大脑中的神经递质,或者含咖啡因的饮料。   值得一提的是,实验中的唤醒不是咖啡本身带来的,而仅仅是与咖啡有关的暗示。就像你办公桌上的咖啡杯,手机里的咖啡优惠券,哪怕是一个想喝咖啡的想法。   这些暗示,仿佛是大脑里的虚拟咖啡因。     但这种刺激并非对所有人都有效。对那些成长于东方文化的参与者,这样的刺激就不太强烈。Maglio的推测是:在不以咖啡为主导的文化中,咖啡和唤醒之间的联系可能没那么明显。   啊,对于我这种常年靠咖啡提神续命的人来说,是不是每天默念几遍咖啡咖啡咖啡咖啡,以后的咖啡钱就省了?(做梦吧你)     03  “愤怒”  你是真的愤怒,还是在发射“美德信号”?   在即将发表在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的一篇论文中,研究者指出:即使人们没有动机去表现自己的美德,他们也会出于被别人正面看待的希望,表现出道德愤怒感。   实验中,研究人员让被试看到了一个自私的事件:某人有机会与另一个人分享一笔钱,但他决定独吞。   然后,研究人员要求被试表达他们对上述自私者的愤怒程度。当然,这发生在一个完全匿名的在线环境中。包括研究人员在内,没有人能够将被试的愤怒反应与真实身份联系起来。   结果显示,即使是匿名状态下,人们还是会担忧其评价行为影响自己的名誉以及在“其他人”眼中的形象,于是这种担忧促使他们产生道德愤怒感,乃至想要惩罚他人。   这好像成为了一种自我标榜的“美德信号”。   当然,研究人员是这么解释的:对理性的人来说,关注自己道德名誉总是“最佳选择”,即便名誉原本也不会受到威胁。   啊,人类的心理还是挺复杂的......     04  “邪教”  为何有人会深深相信邪教?   近日,曾在《超人前传》饰演Chloe Sullivan的演员Allison Mack,对于“为邪教发展性奴”的罪名表示认罪,承认为邪教性组织操控女性、把她们发展为性奴。   虽然她又在法庭上哭着向这些女性道歉,但道歉有啥用呢?   Mack在去年被捕,罪名为性贩卖、性贩卖共谋和强迫劳动共谋,受到FBI调查。她被指控与邪教组织NXIVM的首领Keith Raniere有关,Raniere被控利用女性当作性奴隶和劳力奴隶。   这个爆炸性消息一出,比电影情节还毛骨悚然:这么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女性,怎么就陷入了邪教深渊,还如此残忍地剥削、迫害其他女性呢?   对于人们为何被邪教所吸引,加州理工学院心理学家Jon-Patrik Pedersen给出了一种解释:人类对舒适的渴望,会让我们寻找能够缓解恐惧和焦虑的人或事。   希望平息内心负面情绪、寻求舒适,本身并不是什么负面的愿望。恰恰相反,这是一种有效的适应能力,让我们能够应对日常生活中大大小小的压力源。   然而,邪教组织的领袖们利用了这一点,向人们做出了几乎无法实现的美好承诺,而这些承诺是绝没有谁能真正实现的,比如“完全的财务安全、持续的内心平静、完美的健康和永恒的生命。”   这样绝对化的字眼,正是被指为邪教的NXIVM公司所承诺的。这些虚幻的“人生理想”产生了强大的洗脑作用,再辅以严密的人身控制,使很多参与者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心甘情愿地被驱使。   (让人想到传销......)     好啦,下期简单心理WEEKLY再见吧!     参考文献 1.http://cultresearch.org/cults-today-new-social-psychological-perspective/ 2.Saito, A., Shinozuka, K., Ito, Y. & Hasegawa, T. Domestic cats (Felis catus) discriminate their names from other words. Science Report. 9, 5394 (2019). 3.刘峰,佐斌.群际情绪理论及其研究[J].心理科学进展,2010,(第6期). 4.Eugene Y. Chan, Sam J. Maglio. Coffee cues elevate arousal and reduce level of construal. Consciousness and Cognition. Volume 70, 2019, Pages 57-69. 5.Jordan, J., & Rand, D. G. (2019, March 20). Signaling when no one is watching: A reputation heuristics account of outrage and punishment in one-shot anonymous interactions.    龙虾✑ 撰文   心理咨询  /  心理求助  /  心理治愈 心理有事,来「简单心理」

3491 阅读

心理咨询中,什么叫接受自我?

无论在心理咨询中还是在生活中,接受自己从来都不是一种技术或一种手段,而是一个过程,以及过程的结果。   在理解什么叫「接受」前,我们先来看看我们「不接受」的都是什么。 大部分情况下我们无法接受的都是自己不认可的部分,例如不能接受自己胖,鼻子不好看,脸型不好看;不能接受自己成绩不够好,业绩不够好......这些被我们无法接受的部分,其实是我们自我否定的表现。   就像很少有人会不接受自己有钱、成功、美丽一样,很少有人会不接受自己身上自我感觉良好的部分,即便别人并不觉得那有什么了不起的,但在你的经历中这个技能或特质曾被家人或好友赞美过,让你由此获益,那么你对它的接受就是自然的。   所以,心理咨询中的“不接受”事实上意味着,我们否定了那些不能给我们带来显见利益的,不符合社会标准的,自认为造成不好后果的事件和观念行为等。   不接受意味着内心有一个批判性的声音,这个声音不断地判断、挑剔着自己的心理活动和行为举止。   这个批判性的声音来自于哪里呢?   通常情况下,孩子的行为是从外部他律渐渐内化为内部自律的。也就是说,我们会先接受成长环境中的他人评价影响,进而内化成我们自己对自己的评价系统,并自动使用他人评价规则来监控自己的行为和心理活动。通俗地说,原本是别人不接受我们的某个行为,后来变成了我们自己无法接受那个行为。   如果批判性的声音太大而肯定性的声音太小,自我厌恶、自我排斥、自我不接纳等等都是不可避免的存在。   那么接受自己意味着什么? 接受自己并不意味着打压这个批判性声音,因为它的存在同样是必要的,就像大自然有白天和黑夜一样,所谓的“白与黑”、“好与坏”都是相对而生必不可少的。   大家都觉得快乐是好的,那么与之相对的不快乐的焦虑状态就是坏的吗?焦虑其实是我们在进化过程中发展的一种系统警示系统,在遇到威胁的时候保护我们,提示我们选择对策,它本身具有进化的积极意义。   但如果我们植入了“焦虑不好”的概念,当焦虑来袭的时候,我们植入的否定概念会加倍我们的焦虑感,这个时候,焦虑本身就成了问题。 接受自己并不是无限地肯定自己、赞美自己。     事实上,正是“好与坏”、“正与反”这些对立的概念造成了问题,我们假定某个是好的,比如我们假定开朗外向是好,那么内向害羞就是坏的,于是就开始改变自己,修理自己,要把坏的变成好的。   如果太沉浸于要变“好”,我们就会在改造自己的路上走得越来越远,而所有的改造都建立在一个底色上:否定自我。   我们把这个词拆开,“接”和“受”,接意味着接触自己的内心,对自己的心理、认知和行为保持好奇,试图去弄明白为什么是这样的,尝试着先放弃对错判断,去理解那个原因和由来,明白那些是我们生活的历史,是我们适应环境过程中的一个环节,它也许并没有不好,只是环境发生了变化,我们需要纳入新的信息和观念。   而要纳入新的信息,我们需要的是扩展、开放自己,并不是否定自己。   “受”意味着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需要承受负面情绪和不确定感带来的焦虑,这一部分并不容易,这也是为什么接受自己那么困难的原因。接受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大和成功,没有自己理想的那么好,接受这个理想自我和现实自我的落差,以及落差带来的失落感和自恋的损伤。   如果你暂时做不到,其实也没什么。接受自己,最终意味着承认我们的好和坏,承认我们身上也有脏乱差的一面,与所有人类一样。承认我们拥有人性中复杂的一切,无论好坏。   我们依然有理想有梦想,但不必强行逼迫自己必须要怎样。慢慢地形成对自己的了解,在了解的基础上不断地努力,不强求结果,去享受做事和探索的过程。   接受自我,让我们有机会关注在当下此刻的状态,一点一滴地凝聚,而不是浮躁地追求一个急功近利的成果。   其实,当我们沉浸当下做点滴小事的时候,反而更容易成功。这大概就叫做:但行好事,莫问前程。与其说接受自己不如说是不断地了解自己、理解自己,了解得越多,对它的掌握就越得心应手。接受我们均有好有坏,有局限有天赋,承认它们的存在。解脱于自我判断和批评,你就会自由,自由地选择发展的方向,也叫做听从内心的声音。   接受自己,这是一个漫长的自我理解、并与自己达成和解的过程。它并非是一个可以拿来使用的技术和手段。 作者:简单心理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310974939/answer/621808790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8535 阅读

不再让你孤独,观影《疗愈心中的伤口》

文/李敏楠 近期,无意间打开了一部温暖戳心的日剧——《疗愈心中的伤口》。   剧中的精神科安和隆医生,是一位温暖善良,喜欢弹奏爵士钢琴的人。在他短暂的39岁的人生中,努力倾听和陪伴,并温柔地对待遭受心灵创伤的人们,帮助大家疗愈心中的伤口。   心理医生能做什么?   安和隆一家是在日的韩国人,父亲拥有家庭绝对的话语权,任何人都不敢违背父亲的话语。就在安医生21岁,他因专业的选择第一次忤逆了父亲,毅然决然地选择了精神科。     对于儿子的选择,父亲勃然大怒,在他看来,精神科不是一个“为社会做出贡献”的学科,更是“都不知道怎么和别人说的工作”。   就这样,安和隆和父亲的关系出现裂痕。   父亲的反应让他心中产生质疑,他带着心中的疑问,询问了老师。     在老师的鼓励下,他带着心中的疑惑开启了精神科医生的职业道路。   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让安和隆所在的城市直接惨遭袭击。安医生一开始不像其他科室的医生直接地投入救援中,在思绪万千后,他做了大胆的决定,决心去一线安抚受灾人们看不见的心理创伤。   相对重视物质上的需求,心灵上的伤口总是被忽视甚至被污名化。此刻的安医生也不知道心理治愈要做什么,但肯定认为,“人的心灵会像身体一样受伤”,很多人因这场灾难,心灵都受伤了。   安医生坚持走入灾后避难所现场,关注并尝试倾听受灾群体。   他看到了,受灾后 惊慌失措的中年男子; 自言自语,精神涣散的中年妇女; 因未打扫房间的厕所而被人责骂的护士; 佯装什么事情没发生而拒绝帮助的夫妇; 抱着父母遗骸询问“您能告诉我哪个是我父亲,哪个是我母亲”的儿子; 还有因一时无法接受打击通过玩地震游戏调整情绪的孩子。   是的,灾后幸存者的脸上更多的是疲惫、麻木、恐慌、愤怒、迷茫、抗拒、愧疚甚至绝望。   就像安医生书中写到,“备受折磨的人和心灵没有创伤的人之间,有不可逾越的鸿沟。换言之,对于第三者来说,当事人内心的苦楚是‘别人的事’。对于受伤的人来说,所有人看起来都离他而去。”   这个特殊的时期,社会怎么去接受人类的脆弱呢?   “受伤的人是选择能够疗愈心中伤口的社会,还是会选择,将受伤的人遗弃的苛刻社会?”   而此刻,安医生做的只是,对受灾者的心灵陪伴。   当他看到自己的医生好友,给予拥抱,并安抚着,“你也不容易啊”。   当他面对质疑自己工作的摄影记者,告诉他,你的工作是有意义的,记录的照片可以在后来唤起大家的回忆,这是很重要。   当他听闻自己的太太因其他地区的人对灾区人们的冷嘲热讽而感到恐慌时,他说,说这些话的人,自己一定也很害怕,才会胡乱编造个理由。     他鼓励着幸存的小男孩,不要因为是“男孩”就不被允许软弱,希望他讲难过的事情和悲伤的情绪毫无顾忌地将给他听,因为藏着,心里会感到很痛苦。   他看到被他人排挤而无法待在灾后避难所,产生自我质疑的多重人格患者,温柔地解释道,你不是软弱,“尽管身处于无法忍受的痛苦和悲伤之中,你仍然在尝试寻找,活下去的方法,这说明了你生命力的强大。”   他还引导来访者去寻找资源,希望可以找到支撑自己的东西,因为“在意料之外的那些不起眼的东西,会成为活下去的力量。”   也许在此时,心理医生的确做不了很多。也许只有带着尊重的心,静静地陪伴着,倾听着。   “什么才是心灵的治愈?”这是安医生一生的思考。   在自己患病7个月后,最后和家人相处的时光中,看着妻子从地上捡起枫叶时露出满脸地开心时,他瞬间明白了,“不让任何人孤独。”     我们都是这场疫情下的幸存者,尽管这没有硝烟的战争还在持续中。 面对天灾人祸,我们总显得无能为力,它们夺走了人类许多的东西,让很多东西随之失去,我们心中会出现各种负面的情绪,会害怕、恐惧、愤怒、悲伤、痛苦甚至绝望。   但正因为这样,看似不起眼的温暖举动能在不经意间融化心中的痛楚,而人与人之间的宽容、谅解和互助更能让一个个心中的伤口得以疗愈。   所以,作为心理咨询师的我们能做些什么?   也许,只能静静地等候,当你们需要的时候,陪伴着,倾听着,不再让你们孤独。 本文首发:三竹心理

3971 阅读

如何改变对不熟的人可以处理的很周到,对熟悉的人总是伤害的状况?

如何改变对不熟的人可以处理的很周到,对熟悉的人总是伤害的状况? 首先我们可以从人际关系层次的角度来为分析一下。   心理学认为,越是与亲近的关系层次交往时,越是不需要“礼貌”来拉近关系或者维系感情。   简单来解释一下,人际关系层次。人际关系是一个从内向外辐射的系统,亲密关系是我们最内层的核心关系,如与家人和恋人的关系等可以称之为微系统,其他依次向外辐射,如亲戚朋友关系等中系统,社交关系,工作关系等外系统。   我们与不同系统关系打交道的方式本来就有所不同,越是向外部的关系越需要我们调动防御,借助人际功能去维护,因为外部系统的关系在情感上的亲密度并不稳固,我们与同事的情感亲密度肯定不如与死党好,与熟人的关系更次之。   在外部社会关系内,我们的情感参与程度低,需要用人际技巧和社会面具来拉进距离,促成沟通,这是自然的。     回想下小时候,孩子被大人教导礼貌的时候,常常是面对亲戚朋友和邻居的时候,而这些人,叫做“社会关系”。   很少有大人教导孩子要对妈妈礼貌一点,或者对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礼貌一点,吃饭的时候要请妈妈先动筷子,回家的时候要先对妈妈打招呼:您好,我回来了。或者睡觉前要跟妈妈说:妈妈您辛苦了,请您休息吧。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因为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这些都属于“亲密关系”,在亲密关系范围内,感情是天然自有的,不需要客套,孩子跟妈妈哭闹,跟爷爷奶奶要糖吃,跟爸爸打着玩儿,这都属于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在亲密关系中,我们不需要太多伪装,人是放松的,情感是流动的。“礼貌”这个外部的规范模式,是用来在亲缘关系较疏远的情况下建立联结,实现友好交流,便于进一步强化关系。概括来说,不太亲近的关系,需要用礼貌拉近一下关系;上下级的关系,需要悠着点,观察对方需求,遵守基本规则。在不能自由发挥的关系内,我们需要规范行为,按照具体情境和所处位置礼貌社交。    亲密关系更容易让人“放肆” 在亲密关系内,我们的情感安全度更高,人更放松,防御系统自然降低戒备,更重要的是,我们对被关注的渴望和对被照顾被理解的愿望会自然被释放出来,我们的负面情绪也会不由自主地发泄。   在安全的关系内,我们会更轻易地发脾气和攻击他人,因为知道对方是安全的,不会像外人一样对我们产生过度的报复,也就是说,代价最小。   同样,在安全的亲密关系内,我们的人际边界意识会降低,即不把对方当独立个体看,而是看成我们情感和愿望的对象。   亲密关系内最容易不分你我,而许多的冲突均来自这个“不分你我”,它意味着我们容易不自觉地把自己的想法和情绪投射到对方身上,按照我们的意愿去揣测对方,把我们的“内心戏”当成关系中的现实。   但在外部关系内,我们的人际边界是相对清晰的,不把对方太当自己人,投射的程度会有所收敛。   亲密关系之所以成为冲突矛盾的重灾区就是因为我们我们会不自觉地投射,更多地忽略对方的真实想法。我们更愿意相信对方知道我们内心所思所想,不需多说,对方即知道我们的内心想法。关系越近,这种期待就越多。     如果说外部人际关系需要我们“穿衣服”作防御的话,亲密关系则更像是脱衣服。在外面要穿好衣服,甚至要穿西服打领带,穿上正装,人说话的方式和仪态自然会不一样,正装暗示着我们的特定社会形象,需要形象管理。   而亲密关系则更像是脱下西装换上家居服,甚至赤裸相对。脱了防御之后,我们的本能和原形均会自然膨胀出来。   小时候尚不会说话时,妈妈会懂得我们的特殊语言和表达,会通过看我们的脸色和表情动作就猜到我们是不是不高兴了,不舒服了或者生病了,然后帮我们处理问题。   她懂小婴儿的意思,无微不至地呵护孩子,而孩子不需要做什么回报。这是亲密关系的原型,我们内心仍会留存这种潜意识愿望:你不是别人呀,你为什么不能对我更好一些,不能做到更好呢?我在外面受了委屈,在你面前当然要弥补一下。   这是内心小孩的愿望,孩子希望被爱和被包容。     但我们内心也仍有成人的功能,即明白关系中的交换原则。大了以后就明白,关系中并不存在无条件的付出或无条件地索取,我们的付出和给予通常保持一个平衡。   交换原则意味着:我用我希望被对待的方式对待你。我希望得到尊重,我会尊重你;我希望得到善待,我会善待你;我不仅关注我的需求,也看到你的需求。我不会把你当成一个无限制的情感ATM,只取钱不存款。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讲一下,如何在亲密的关系中营造彼此舒服又互相支持的关系氛围?    在亲密关系中保持边界意识  再亲密的关系,也依然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也许很像,很投缘,很要好,很相爱,但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人。我们的想法很可能不同,想要的东西不同,性格不同,偏好不同等等,这是多么正常的,我们不是对方的影子,对方也不是我们的镜子。   1、难道我们以为的就是我们以为的吗?   察觉自己的投射。简单的现实检验原则:如果你认为事情是这样的,在发脾气或采取行动之前,暂停一秒钟,问一下对方的想法。   比如你下班回家发现家里地板上堆了一摊垃圾,一定是熊孩子搞的事!你瞬间气贯长虹,在使出洪荒之力怒吼之前,先简单问一句:这是怎么了?也许熊孩子会告诉你,他在做一项什么什么“实验”,本着科学探索精神把包装箱做成了一个“太空堡垒”,然后兴冲冲地展示给你看他的“成果”----就是你看到的那堆破烂儿。     你有机会知道,你以为的捣蛋其实是孩子兴奋地向你展示的“收获”,虽然你的内心在吼叫,但当你给了孩子一个解释自己的机会之后,你会明白那堆破烂儿对孩子的意义,避免了一声怒吼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增进了亲子关系。   虽然你的内心在滴血,但是你们可以以另外一种方式讨论如何将“太空堡垒”送到楼下的宇宙垃圾中转站,而不用直接上演星际战争。当然,也有可能孩子就是搞出了一堆垃圾并且一副逃避责任心不在焉的样子,那么你随意吧,没误会,没毛病。   2、表达你的愿望,而不是要求   把“你怎么这么笨?你怎么这么懒?你怎么这个忙都不肯帮?”这样的日常口头指责,换成自己的愿望,“我想请你帮我看看作业,我想每天多做几次练习,我想让你跟我一起练习好不?”   愿望与要求不同,愿望不带有强制性,没有压迫感。愿望并非要求对方一定接受,而当对方感到没有压迫感的时候,也就不会有敌意。当我们表达自己的愿望时,隐含的意思是:这是我个人的愿望,但我尊重你的选择。   3、听听对方的想法,试着理解TA的沟通方式   我们的语言和行为背后通常有相应的动力驱使,与其在言语上纠缠不休,不如听听彼此的想法,我们的动机是什么,我们沟通的目的是什么。   你想要什么?我想要什么?当我们的动力相似,言语的表达错位便不再那么重要。很多时候,我们说的话跟内心的想法是脱节的,甚至背道而驰。明明担心他太晚回家不安全,嘴里却说的是:你怎么每次说话都不算数,明明说好了八点到家的!     如果对方能明白你的动机是关心和不安,他也许就不会对你语带讽刺太在意。对一个人了解越多,你越能理解他的沟通方式,也就是说更明白他表达的背后情感是什么。很多人并不习惯亲热地表达关切,他们也许会用故意生气的语气来表达关心,听出“画外音”,忽略细节,你就不会太苛责。   4、沟通没有输赢   能称得上亲密关系的人,都是我们的至爱亲朋,这样的人并不那么多。   当我们经过人生的低谷,经过磨难挫折之后,会明白这种情感有多么珍贵,人与人之间真挚的情感,既罕有又美好,值得我们用心去保护。当你在生活的沼泽中奋力前行时,有至爱亲朋在你的身后,做你的护盾,做你的社会支持网,在你跌倒的时候不唾弃你,并且接纳你。这是我们最好的礼物。   当你明白了这些,我想我不需要再解释为什么沟通没有输赢,因为我们所有与亲人好友的沟通,都是为了能更好地在一起。  

6309 阅读

在找对象这件事上,当然是同性相吸啊

全新播客系列「简单心理PsyCast」开始更新啦 点击 这里 收藏目录,更快听到最新播客哦 hi ~ 欢迎收听简单心理PsyCast~ 你知道,单身狗们聚在一起,是非常乐意畅想“理想中的Ta”的。 我问过很多朋友“你想找什么样的?”,基本上答案可以分为两类。 有的说喜欢和自己相似的人,比如一个比较内向的朋友,希望能找到和他一样内向的女朋友,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多美好。 也有人喜欢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另一个内向的朋友,就希望找一个开朗的人,希望对方能让自己稍微外向起来 听起来都有道理。 在找对象这事上,有的人觉得同性相吸,相似的人在一起比较舒服;有的觉得异性相吸,不同的人在一起新奇好玩。 你觉得呢?

23609 参与

婆媳关系另类解决之道

文/欧麟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前些天参加朋友婚礼,小有感悟。 像我参加过的每一次典礼一样,第一步都是新娘挽着父亲出场,父女二人走过月亮门,等待新郎出现,从岳父手中接过新娘,小夫妻牵手走到秀台之上,开始当天的婚礼秀。然而这次,我发现自己一直被这个过程牵动着,直到司仪一句“请父亲退场”,随着父亲低头快步走向自己的座位,我也感到一阵伤感袭上心头。 在女儿挽着父亲臂膀的手交到男人手中那一瞬间,在象征层面,女儿从此离开了父亲的保护成为了一个女人,即将和另一个成年人组成新的亲密关系。而在父亲心中一定也能清晰地感受到这种独立,从此需要放弃与女儿之间的紧密关系,允许另一个男人走进女儿的生活,并允许他们的关系优先于自己与女儿间的关系。在父亲退场之时,如果说女儿还有令人兴奋的新生活(舞台、典礼和酗酒)在前边等待,对于父亲来说,是否只有默默把自己灌醉才能度过这种难过(母亲表示:喂,死鬼,又喝酒!)。 问题是,为什么只有父亲放开女儿的手,而没有母亲放开儿子的手? 内心中分离的过程如此困难,并不是(也不需要是)一个仪式能够一劳永役的。但是如果有这样一个仪式,在母亲把儿子的手交到未来儿媳手中的瞬间,一定有助于经历一个分离的心理过程,甚至可能清晰的意识到儿子从此长大了,正与另一个女人结婚组成家庭,自己需要划清界线,去祝福、保护这段关系。而这种界线的建立,相信可以有效的减少两代人之间的摩擦,包括任何原因任何形式的婆媳关系问题在内。 成长带来的丧失也许是人生中最痛苦的事情,而所谓“喜事”也许真的就是应对这种痛苦的反向形成[1]。理性来说,这种难过并非坏事,甚至是绝对必要之事。在成长的每个阶段,我们只有经历充分的难过和哀悼,才能放开牢牢抓住过去不允许改变的幻想,才能脚踏实地,更加成熟的向前走(一直走向坟墓)。然而如此理性绝对属于缺乏人性,属于上嘴唇一碰下嘴唇,毫不费力的把人生最困难的最挣扎之事清描淡写大事化了了。 现实是,成长伴随的放弃意味着痛苦,我们都不想要痛苦,所以会发展出各种方式避免痛苦,哪怕躺在原地打滚,哇哇大叫,也比站起来面对未知感觉安全的多。 幸好,打滚和大叫,我们早都熟练掌握了。 = = = = = = = 注: [1] 反向形成,reaction formation,心理防御机制的一种,用某种夸大的外在行动或情感去应对潜意识中与此相反的部分。如外表过于和善有礼来应对内心的愤怒,过于自大来应对内心的自卑,过于开心来应对内心的难过。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2819 阅读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觉得不对|为什么总有人会“习惯性否定”别人?

    黄晓明在一档综艺里的“明言明语”火了好久了。   “我一个人说了算”、“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都听我的”......这类自我中心的话已经被大家吐槽烂了。很多人还总结说,黄晓明似乎有一股“习惯性否定别人”的交流模式。   据说他最近几期节目中已经改变很多了,但我们还是想后知后觉地讨论一下这种“习惯性否定”的现象。     相信生活中你一定遇到过这种人,不管你表达怎样的观点,Ta嘴里冒出的第一句话一定是否定句:“我觉得不好”、“不行”、“我不同意”,往往还伴随着摇头、闭眼、皱眉等一系列配套动作。结果等Ta说完原因,你可能又会发现,Ta并没有更多高见,甚至还可能又将你的观点重复了一遍。   提出反对意见很正常。但问题在于:在提出反对意见之前,这些人似乎根本没有认真在听你说的到底是什么。 “否定”只是个习惯性动作,目的是开始自己的表演,俗称“孔雀开屏”。   就像你开开心心打算买一双很漂亮的鞋子,Ta一张嘴却是“颜色太丑了吧,款式还是三年前的,过时了,这鞋跟走起路来肯定不舒服,啊,白送我都不要!”   你说气不气?气死了啊!   邪门的是,工作生活中我们还偏偏总是无可避免地会遇到这些人。   那这些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以否定别人为乐吗?   是的,否定别人可能真的会让他们感到快乐。   为什么有人喜欢否定别人 1) 下行比较让我们自信   社会心理学家 Festinger 认为:我们在与他人的社会比较中认识自我,并且这个过程会带给我们丰富的情绪体验。当我们与比自己优秀的人做比较时(上行比较),会感到焦虑甚至自卑,而当我们与比自己差劲的人做比较时(下行比较),会获得自信和满足 [1]。   也就是说,如果周围人都很胖,你就会觉得自己瘦。如果朋友圈别人都在晒旅游,你就会觉得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在加班。   同理,如果别人表达了一个特别棒的观点,或者讲了一个很有趣的笑话,我们可能就会觉得自己有点蠢、有点无趣。   这感觉可不太美妙。   于是有些人就会选择否定甚至贬低他人,让自己重新获得优越感。 2)验证性偏差使我们忽略不一致的观点 自我肯定理论(self-affirmation theory)的提出者 Steele 认为:证明自己的想法和行为,其实是一种自我肯定,它保护并维持了我们的自我价值。而否定自己之前的想法和行为会带来认知失调,这种认知失调会让人产生不适 [2]。   所以,如果对方提出的是和我们完全相反的观点,即使他再有道理,我们也很难认同,因为“他是对的”=“我是错的”——承认自己错了,承认自己不如别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在判断孰对孰错的过程中,人们往往还会存在一种“验证性偏差(comfirmation bias)”:为自己支持的信念找证据,而选择性过滤掉和自己信念不一致的证据[3]。   当你已经形成一个观点,比起听取那些和你观点相左的意见,你更愿意寻找证据去反复论证自己的观点   ——就像当很多人觉得黄晓明极其不讲道理时,大家就会努力去翻出所有能证明他不讲道理的截图,而选择性忽略掉他其实也爱讲冷笑话、也会关心员工的那一面。   你看,我们急于否定黄晓明的样子,是不是也像极了节目中黄晓明否定别人的样子?   说到底,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有些“习惯性否定”他人的心理。就像前面所说的,这是心理很正常的反应。   3) 基本归因错误改变我们看待问题的视角   看到别人“习惯性否定别人”,就指责他“专制霸道”,看到别人“公交车上不让座”,就指责他“没有道德感”......但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自己身上,评价的标准又会变得不一样了,这个时候的”公交车上不让座”可能会意味着:昨晚没睡好太累了、身体不舒服实在站不起来、还有俩小时才到公司……   很“双标”对不对?   并非因为我们不善良,而是我们总习惯于从自己关注的地方寻找原因了。   社会心理学家认为,当我们观察自己和他人的亲身经历时,视角会有所不同 [7]。具体来说,当我们作为行动者时,我们的注意力会聚焦在自己周围的环境上;而当我们观察别人的行为的时候,作为行为载体的人则会成为我们注意的中心,而环境会变得相对模糊。   这种视角的差异往往会引起基本归因错误(fundamental attribution error),即我们在解释他人身上的消极行为时,会低估环境因素的影响,而高估个人的特质和态度造成的影响。但在解释自己身上的消极行为时,会更倾向于从环境因素来归因。   在这里,归因指的是寻找事件发生的原因。人人都有归因的倾向,尤其是对于一些消极的事件 [4]。 其中,归因分为内部归因和外部归因两类,内部归因又叫性格归因(dispositioanal attribution),也就是把事情发生的原因归结到诸如性格之类的内部因素,外部归因又叫情境性归因(situational attribution),它意味着把事件原因归结到情境、环境等外部因素 [5]。   因此,某明星忽视并否定他人建议、固执己见的时候,我们会认为:“他就是一个霸道总裁、中年王子病。”   但轮到我们自己的时候,原因可能就变成了:“生活所迫,第一次当领导我压力也很大啊。”   所以啊,下次我们再想要否定别人时,也许可以停下来问问自己:   我真的看到全貌了吗?   参考文献 [1] Festinger, L. A. . (1954). A theory of social comparison processes. Human Relations, 7(2), 117--140. [2] Steele, C. M. (1988). The psychology of self-affirmation: sustaining the integrity of the self. Advances in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21, 261–302. [3] Wason, & P., C. . (1960). On the failure to eliminate hypotheses in a conceptual task. Quarterly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12(3), 129-140. [4] Weiner, B. (1985). " Spontaneous" causal thinking. Psychological bulletin, 97(1), 74. [5] Heider, F. (2013). The psychology of interpersonal relations. Psychology Press. [6] Ross, L. (1977). The intuitive psychologist and his shortcomings: Distortions in the attribution process. In Advances in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Vol. 10, pp. 173-220). Academic Press. [7] Jones, E. E. (1976). How do people perceive the causes of behavior? Experiments based on attribution theory offer some insights into how actors and observers differ in viewing the causal structure of their social world. American Scientist, 64(3), 300-305. [8] Furnham, A. (1982). Explanations for unemployment in Britain. 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12(4), 335-352.      文小宁 ✑ 撰文  

7479 阅读

我最厌恶的怎么通通跑到了最亲密的人身上?

在这篇文章的开始,我依然想提一部老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 在电影中松子度过了一个始终在努力,但对于旁观者来说却是始终从一个火坑跳入另一个火坑的人生,看到了一个又一个虐待她的男人,但她依然在生生不息地期待着美好的未来,即使是痛苦。 上一篇文章中,我的关注点放在她是如何备受虐待的内心历程,以及为何结果如此,但今天想论述的是,她或者我们每个人,在如何用自己的方式来“控制”你周边的人? 首先做个小实验吧,请跟随这几个步骤进行:你是什么样的人?这是第一个我问你的问题。 第一步,你可以想一想,你如何评价自己呢?我想此刻可能会使用到很多形容词,当然这些词汇中有被你定义为褒义词,也有一些被你看做是贬义词的词汇。 第二步,请你把这些词的相反的词汇列出来,看一看你周围的什么人恰好是用这些词可以形容的吗? 第三步,你能否愿意接受和你对自己形容相反的那些人呢?可能你的答案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对于你理想中的特点非常愿意接受;二,对于你厌恶的特点非常排斥。 好的,我们开始重新把这些特质归类,并进行总结。对于你感觉“好”的特质,通常代表了你理想化的部分,就是即使自己没有,也特别希望有一天可以具备。 另外一部分就是恨不得这些讨厌的特质距离自己远点,再远点,通常你厌恶的同事,或者分手的前男友什么的,都会有此特质。 但今天我们恰恰要在讨论的就是这部分,一些被我们排除在外的特质,他们是如何被排除,又是如何被我们厌恶的呢? 先引入一个概念:“投射性认同”,它是由克莱因(Melanie Klein)在1946年提出的。她并没有给出一个供人引用的定义。克莱因说,“投射性认同”是婴儿为应对早期客体关系中产生的恨而运用的一种机制,这种“恨”是源于最早期对母亲和她乳房产生的焦虑。焦虑的婴儿会将自体中具有破坏性的部分去掉,通过或呕或吐的方式,通过敌意流的方式投射进入居住在母亲体内的客体中,紧接着,婴儿就感受到母亲的攻击。“当这种投射主要来自婴儿伤害或控制母亲的冲动时,他会觉得母亲是一个迫害者。”【1】 用更朴素的语言来解读就是在婴儿阶段开始,我们在面对一些无法面对的痛苦时,选择分裂为两部分,也就是一部分是好的,另一部分是坏的,拒绝接受的,对于妈妈这个客体,我们只要好妈妈,而对“忽略的、厌恶的”妈妈选择排泄出去,在这个阶段可以抱有孩子对妈妈的幻想,也就是说在婴儿无助的时刻选择对好妈妈的幻想是最安全的生存方式。     但是,婴儿对坏的那部分如何处理呢?他的潜意识会将这部分分裂出去,成为其他人身上的特质。也就是我们潜意识“控制”的起源。 这部分特质,在我们婴儿时没有得到母亲的接纳时,通常在长大后我们内心就在人际关系里特别是亲密关系里,不断地在使用中。在关系中,我们是如何使用投射性认同的方式呢? 比如电影中的松子,她在积极地追求着美好的生活。但投射出去地却是虐待,抛弃感,当周边的男人接受了这部分投射并认同后,在关系里呈现出来的就是虐待与抛弃,她也在受虐中保持着和男人的连接关系。但电影中的她,依然充满斗志,希望,但她的另一部分却是痛苦,分裂与无助,这一埋藏在心中的痛,当她无法意识并面对时,就只能投射在他人身上了。 这就像是一个拼命努力的人,走错了方向,一切努力都是在给自己制造着陷阱。也就是当你回避一切负面的东西时,往往会投射出对负面的需要感,比如受虐与施虐的搭配。在婚姻和亲子关系中,这种方式地呈现就更为明显, 比如: 一个美丽的完美形象的妈妈,孩子却是一个反叛的,身上充满了男性气质的姑娘; 父母忠厚老实,但孩子会离经叛道,坚决不走寻常路; 一个看上去魅力而充满能量的男人,可能妻子是一个老实,甚至看上去笨拙的女人;婚姻的一方善良忠诚,道德感很强,但另一方恰恰会出轨。 在一个认为自己出类拔萃的人,旁边可能都是笨蛋加上蠢货。这可以看到在每个人内心完美或者极致要求的背后,往往有着巨大虚弱的空洞需要填补。 我们也可以看到看上去很老实的人,身边却总有人虐待这个人呢?可能老实人也需要理解一下自己为何自己会“受虐”呢?究竟什么在吸引着他人用这种方式来对待自己呢?除了认可于“受欺负”这一受害者身份外,我们是否还有其他选择? 而对于一个完美主义者,身边为何总有让你不满意的人和事呢?也可以想一想自己究竟都在规避着什么能量呢? 对于投射性认同的作用,如何识别呢?这需要在稳定的关系中一次又一次理解自己和他人的关系特别是我们自己在起着什么作用?在发生困难时,更需要觉察一下自己在关系中的责任都有什么?可能看别人容易,但真的面对与反思自己就很困难了。但有一个定律,你内心所排斥的东西越多,可能需要投射到他人身上的也就越多。时间久了,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了,就是“敏感”。 但在这个防御机制的背后,总会蕴藏着一个内心孩子无声的呐喊,就是你害怕的、厌恶的、一切无法言说的情感,想一想它们都在由谁来替你表达? 参考文献: 【1】《投射性认同与内摄性认同——精神分析治疗中的自体运用》Jill Savege Scharff著,闻锦玉、徐建琴、李孟潮译   

7456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