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家里的地位,取决于存款余额”|被存款羞辱的年轻人

对很多人来说,“存款”是一个敏感词。一位同事最近每次和爸妈打电话都会经历一番审问:“上班5年了,怎么着都得有二三十万存款了吧?”事实上呢,一年能攒个几千块已经是极限了。   没存款是很可怕的,会被家人嫌弃没出息,甚至在同学聚会上说话都没底气,偏偏人们还很爱聊这话题。久而久之,很多人开始对“存款”变得敏感,也许听到这俩字就心头一紧...这种状态,我们称之为“存款耻辱”——   对他们来说,“存款”已经不仅仅是银行卡里的数字,而成为一种判断标准。所以无论“对存款过于敏感”的人,还是习惯于“用存款来评价他人”的人,都存在“存款耻辱”。   从心理学来看,“存款耻辱”属于一种典型的“自我认知不健康”。存款的多少,被内化成自我的一部分,形成“存款少=社会地位低=失败”的不健康认识。   无法正视“存款耻辱”的人,不仅可能形成扭曲的金钱观,自我认知也可能会不断出现偏差,产生更严重的心理障碍。   那么,存款具体是如何影响我们的心理,甚至给我们带来耻辱感的?在面对他人(父母朋友同学)问及存款时,我们又该如何消解这种耻辱感?   1. 爱问别人存款的人,往往没太大成就   习惯于用存款来衡量成败的人,多数都有两个共同特点。   第一,习惯于追求眼前利益。追求眼前利益的方法,一种是存钱,一种则盼望快速致富。观察身边人你也许会发现,想存钱和希望快速致富的人,往往也是同一群人。   此外,他们很可能喜欢打游戏,因为游戏就是一种能给玩家“即时反馈”的典型。   第二,不擅长承受压力。实验证明,人感受到的压力会影响经济决策。心理学家Kandasamy等人曾做过实验,发现,长期处于皮质醇水平偏高(处于长期压力中的人,皮质醇水平通常都偏高)的个体,比其他人表现出更明显的风险厌恶,在70%的情况下,都选择规避风险的决策方式,更有可能选择一个“确定的较低收益”的投资方式。   往往是那些自我认知明确、负面情绪较少、本身压力水平较低的人,有能力也有意愿承担风险、迎接挑战,并最终取得不错的成绩。   而容易陷入存款耻辱的人们,则更容易满足于平凡的生活,没有太大成就。   2. 想摆脱存款耻辱,先要认清“自我”   树立自我认知,也就是你得清楚认识“自我”,做自己适合的事。   一个具有强烈冒险倾向的人,可能会完全不关注自己的存款,把资金全部砸进股市;自我尊严强烈的人则可能会非常关注存款数值,用不同方式表现自己;而一个消费欲望强烈的人,则会进行很多消费行为。   虽然方式不同,但在这些行为中,不同人获得的满足感和快感是和“存款”一致的。   一个人花钱或者存钱的目的,其实都在展示他的“自我”:追求地位、权力、提升自我价值、寻求安全、满足个人需要等等。   所以,如何对待存款,我们要有自己的想法,对待快乐也要有自己的原则,不要因为和大众不同而羞耻,要认定自己对存款的看法,这是消除耻辱的第一步。   3.存款也许并未消失   也许你没有意识到,自己并非没有存款,而是存款以另一种形式留存在你身边。   人们经常会被困在一种“享乐适应”中:即使人们正在不断的获得更好的物质生活和享受,但是幸福感会不断的与此适应,并发展出新的要求。   也许你曾为自己拥有足以买一辆车的存款而幸福,但当你买下一辆车后,你就会很快把车看成是一种必需品,当初那笔存款给你带来的幸福感也会消散。   但从另一个角度思考,你当初的存款其实也只是以另一种形式存在自己身边。   4.对“存款羞辱者”做出强力的回击   如前面所说,习惯用存款羞辱他人的人,往往也存在“存款耻辱”,他们往往有着不健康的自我认知,其中一点表现就是缺乏对生活的控制感。   存款的多少作为一种有效的社会资源,与人们的控制感存在很大关系。控制感是指个体认为自己能对外部情境和内心感受加以“改变”和“操纵”的感觉,是对自己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和决定一个事物(或事件)结果的判断。   和他们交流,不妨将话题引到自己的生活细节,让对方了解你的生活有多么可控。   实验表明:一个人的控制感水平降低后,个体对金钱的渴望程度明显增加,也更愿意为了大额金钱放弃更多的重要事物。   因此,不经意“炫耀”那些能让你感到安全、可以控制的事物,例如某次任性的旅行,例如每天下班后支配的自由时间,甚至可以只是上班随意挑选的衣着...这些才是快乐源泉,也是你不需要过度关注存款的原因。   对于那些存款耻辱者不怀好意的攻击,我们对生活的控制能力往往是非常强有力的回击。     事实上,关于“是否要存款”的问题,并没有真正的对错。我们所分析的,只是过度重视存款,将存款内化成为人生标准的一种异常行为。   至于要不要存款,怎么存,已经不是心理学范畴内的问题,不做赘述。   但我们相信,多数人会对存款一事产生疑惑,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在于“对金钱的知识不足”——人们过度重视存款,也很可能只是缺乏对金融相关的知识,只能选择最朴实的方法,“存起来总是没错的。”   说到底,我们才是自己金钱的主人。只有对财务问题有足够的自信,能够了解它、计划它、安排它,才能更加坦然的面对一切涉及金钱的问题,“存款”问题也自然不再会让你疑惑。   反之,回避和幻想,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无法改善我们与金钱之间的关系哟~   空罐儿 ✑ 插图 瑾+酒鬼 ✏ 撰文 公司的猫 春丽 ☆ 出演

3149 阅读

关于心理咨询,我有几个比方

1、咨询多久能解决我的问题? 答:打个比方,我是泥瓦匠,给人修房子,到了地方,我得上上下下把房子端详一下,里里外外都看看,先了解房子的问题在哪儿,这样的问题我能不能解决,这在咨询里叫评估,大概要一到三次咨询的时间。不同的房子,所需要解决的问题不一样,有得是需要加些装饰,有得是需要处理屋顶漏雨,有得是只有框架,需要添砖砌墙,而有得房子地基都下陷了,整个房子都歪了。不同的情况,要花的气力和时间是不一样的,这就是咨询中来访者问题的程度不同,咨询目标不同,咨询所需要的时间是不一样的。 2、道理我自己也明白,但是我没有改变啊,你如果继续给我讲道理,我是不是还不会改变。 答:打个比方,就像一个铁块,要是想擦一擦外面的铁锈,可能用砂纸打打就可以了,来访者的有些问题,是因为知识的缺乏,说说道理确实是可以改变的。但是如果想改变铁块的形状,就没那么容易了。怎么办了,我们知道,只有在高温的条件里,铁块变红了,变软了,甚至变成了液体,这个时候是最容易改变其形状,重新进行塑造的,所以精神分析取向(动力性)的咨询更多的时候不是讲道理,而是等候来访者移情的发生,随着咨询的深入,关系的信任,那些内心深处的爱恨情仇在咨询关系里冒出来,咨询就进入高温了。这时候的那些个体验以及对体验的探索,才是治疗真正有效的地方。不是讲道理,是把整个人投入到关系里体验。 3、为什么看咨询师有几次了,症状一点没变化? 答:打个比方,一个人掉进水里了,有人站在岸上递个长棍子,把他拉上来了,但是其实这个人视力有问题,下次还是看不见河,还是会掉下去。所以心理咨询除非在很急切的情况下,比如不拉这个人就要淹死了,那肯定要拉上来。更多没那么危急的时候,我们要做得可能是教会他游泳,可能是看看他视力怎么了,为什么明明有河,还要往下跳,如果把视力治好了,看见河就绕开了,比直接拉他是更根本的解决问题。很多时候,不危及社会功能和生命危险的时候,我们可能不会直接解决症状,而解决导致发生症状的背后的原因,这就是治标和治本的不同。 4、明明咨询也有了一些效果,这时候我反莫名的害怕,不想去咨询了? 答:打个比方,一个人胳膊上受伤了,伤口外面结痂了,但是里面发炎了,化脓了,这个时候医生要过来处理,给你擦上酒精,打上麻药,拿着手术刀就过来了,你什么感觉。这个时候心里肯定是害怕的,因为这是人本能的反应,手术刀过来了,手不自觉的往后缩,甚至自己都没意识的。心理上的创伤的打开也是如果,那些压抑在无意识里的创伤,在咨询室里要准备处理的时候,我们本能的也会害怕,害怕咨询师接不住,害怕伤口打开的疼痛,害怕再次想起受伤的那些受不了的情绪,所以我无意识的迟到、请假,顾左右而言他,回避咨询,这时候恰恰可能是咨询的关键时候。  

3714 阅读

没有什么比共同讨厌一件事更能拉近关系了

当我说“我喜欢某个明星。” 你说“我也是!” 那么我们可能会就这个明星聊起来,又聊到其他共同的兴趣,然后逐渐成为朋友。 但另一种情况,更加快速有效: 当我说“我超讨厌某个明星!” 你说“我也是!!!” 那么我们马上就能成为朋友。 共同讨厌一件事物,似乎比共同喜欢更加能拉近或维持人际关系。 然而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以及,我们是否能够利用这个现象,在人际交往中给自己加分呢? 今天,我们来聊聊共同厌恶,这个社交中的另类润滑剂。 「共同」这件事本身,就很有吸引力   首先,根据相似相吸理论,人们会倾向于喜欢那些跟自己相像的人,包括与自己有同样的背景、兴趣和品位,也包括与自己有相似的性格、持同样的观点。  研究发现,这种相似性甚至包含了人口统计学因素:无论是朋友还是伴侣,他们在各个方面都比随机抽选出的一对陌生人更加相像:年龄、种族、教育程度、社会地位等等。概率上来说,人们甚至更可能和姓氏首字母相同的人结为夫妻。 另外,人们喜欢那些与自己相似的人,因为这样是令人心安的,且具有奖赏意义。它代表着一种自我肯定: “Ta跟我很像,那应该也很可爱吧,毕竟我这么温油。” 因此,共同的价值观,也就是相似性,是产生吸引力的基础条件之一。 共同的厌恶把我们黏在一起 在相似性的范畴之内,共同的反感又要比共同的兴趣更容易让两个人形成联结。 Oklahoma大学的 Bosson 教授通过实验观察到:那些对某件事物有共同的厌恶的人们,对于对方的评价会更好,也倾向于认为自己更了解对方。于是她提出了「负性优先效应」:比起分享积极的信息,能够共享消极态度的人更加亲近。 共同的消极态度(shared negative attitudes)就是指两人或两人以上共同对一个第三方持有负性的态度。这个第三方可以是任何事物:一部电影、一种食物、一首歌、共同的熟人、名人、某种现象等等……       在负性优先效应的背后,有以下这些可能的解释:  1. 憎恨的情感更加强烈 相比于积极的情感,消极情感往往更有感染力和传播性。 一项对社交网络信息传播的研究发现,在微博上最容易被广泛传播的是含有、或容易引起愤怒、憎恨情感的信息。 (图为模拟用户分享行为,红色代表愤怒情绪,黑色为厌恶、蓝色为伤心,绿色愉悦) 2. 敌意往往含有八卦成分 消极的态度通常和八卦信息相关联。 因为八卦、丑闻、谣言,这些信息基本上都是偏负性的,哪个明星出轨了、哪个人设崩塌了、哪个电影口碑太差了……而只有这样特征的信息才能够引起人们的关注、讨论和分享。所以当人们在闲聊时谈论起反感的事物时,八卦就会成为非常主要的话题。相比于讨论共同喜欢的事物,聊八卦岂不是更加刺激有趣。 另外,人类也有八卦的天性,说真的,很多友谊都是从一起说别人的坏话而开启的。在拉近关系这件事情上,「说别人坏话」虽然可耻,但是有用。     3 拿你当自己人  通常来说,大家在交朋友时都是先展示友好的一面,毕竟大部分人面对陌生人时,释放善意是默认设置。就像见面微笑说你好一样,是普遍的规则。但展示负性的态度,虽然有一定风险,有时却能达到“奇效”。正因为对他人的负性评价一般是不被视为可以轻易分享的信息,所以它打破了建立社交印象的惯有模式:我和一个分享一件我讨厌的事,因为我猜测你可能也这样认为。这时,我在发出一个信号:我信任你,在对你进行自我暴露(self exposure),而表露信任感是可以极大地增强两人之间的关系。 了解一个人不只限于知道Ta的喜好,当你知道Ta讨厌什么的时候,你才会觉得自己真正懂了这个人的秉性。生活中,你跟亲近朋友吐槽的次数肯定比跟一般熟人要多。所以如果哪天一个人和你分享:“我巨讨厌那谁!”这可能预示着你们的关系又近一步了。     4 划清了界限  这种共同反感在建立信任感的同时,也设立了群里内/外的边界(in-group/out-group boundaries)。人们倾向于对群体内的人表示好感,而对群体外的人持更多负性评价。“你跟那个人划清关系,我们就可以接纳你。”这便是表明态度,当确认我们共同讨厌一个第三方之后,我俩就是一致对外的立场。这时,反感是一段关系的粘合剂。     4. 提升自尊 共同厌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向下社会比较。比如,我们都不喜欢某一件事物,可能代表我们都比Ta在某些方面要高级。至少,在态度上,我们都是藐视Ta的。这种向下比较可以维护或提升自我评价。并且,相比于把自己喜欢的事物告诉别人,然后听到“我的天呐,你竟然喜欢这个”这种居高临下的话,表露厌恶或只是中立的态度,往往是更加安全的选择。 5. 塑造自我概念 将自己对一些事情的消极态度分享给他人,比起分享喜好来说,是更加强有力的塑造自我形象的手段。如果一个人什么都喜欢,你会觉得Ta「没有个性」,是个老好人。相反,如果这个人表达了一点自己对一些事物的负性看法,与他人说“我讨厌地图炮、讨厌景区的人山人海、讨厌看面瘫的人演戏!”,那么Ta的形象会变得真实且有趣些。 一次次地表达“我讨厌什么”,也正是一次次向外界宣布“这就是我”的过程。   在更加广义的语境中,不仅仅只有共同厌恶第三方能够将人们更好地联结在一起,普遍意义上的负性信息和态度也可以达到相同的效果。 丧、颓、瘫、懒、馋,网络上的loser文化之所以受人追捧,都部分地应用了共同厌恶这个概念。 悲惨更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你觉得自己是个「没钱、没对象、没理想」的三无青年,但你不是一个人,还有这么多又穷又懒的单身狗陪着你呢。这种调侃的负性态度,让我们感到一丝宽慰。大家一起葛优瘫,比起「大家都争当五好青年」来得更吸引人,也更容易获得认同。   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呢? 有人拿这个概念做了生意。 比起一般社交软件上使用点赞、共同爱好来匹配用户,一款名为Hater的德国社交App就反其道而行,用共同讨厌的事物来帮人们找到朋友。比如说,当你刷到丁日又添了一个新纹身的图片时,可以选择「点呸」或者跳过,如果你「点呸」,也许就可以遇到谷大。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利用这个概念,来帮助润滑、推进自己的人际交往过程。 以下是一些实操指南,也是注意事项: 1. 不可轻易说 正如之前所说,表达负性态度是一种自我暴露的方式,而在关系建立初期突然进行自我暴露,有时候会适得其反。因此,共同消极态度最好在有一定的关系基础之后,再进行的步骤。起码,要知道对方的基本喜好,才能试探性地猜测Ta 是否反感什么东西。 2 话题要有限制 另外应注意的是,对于共同讨厌的事物本身,需要有一定话题范围限制。有一些普适的话题敏感区,例如种族、宗教或生理问题。另外,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定的敏感话题,可能是一位爱豆,一项爱好或是Ta的家乡等等,不要轻易的攻击别人热爱的事物,欣赏不来别人视若珍宝的,至少可以保持沉默。 3 程度要有把控 最后,只有某个特定区间的态度才能够被分享。太轻微的厌恶没有提出的兴致,太过严重的厌恶则有可能发展到人身攻击、仇恨、偏见、甚至歧视。   其实仔细想想的话,我们讨厌的事情非常多,只是有时候出于习惯,或碍于面子、社交礼仪,而克制自己表达负性态度。英剧《黑镜》有一集虚构了一个未来被科技异化了的反乌托邦世界:人人都处于公开的社交评价体系中,人们追求五星好评把自己逼得喘不过气。女主最终因为一连串的失误被扣到负分关入监狱后,和一位狱友对骂起来,互相表达反感。   举这个例子不太恰当,但它向我们传递一个信息:有时候人们是需要一个表达愤怒、不满、厌恶、这些负性情绪的出口的。吐槽有益身心健康,运用得当的话,还能拉近社会关系。所以下次再社交、约会,当因为找不到共同兴趣爱好而冷场时,不妨从另一个角度,说说讨厌的事情吧。   References: Bosson, J. K., Johnson, A. B., Niederhoffer, K., & Swann, W. B. (2006). Interpersonal chemistry through negativity: Bonding by sharing negative attitudes about others.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3(2), 135-150. Weaver, J. R., & Bosson, J. K. (2011). I feel like I know you: Sharing negative attitudes of others promotes feelings of familiarity.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7(4), 481-491. Zhao, J., Dong, L., Wu, J., & Xu, K. (2012, August). Moodlens: an emoticon-based sentiment analysis system for chinese tweets. In Proceedings of the 18th ACM SIGKD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Knowledge discovery and data mining (pp. 1528-1531). ACM.     你有什么讨厌的事物吗? 欢迎下方留言  

14701 阅读

三人行,我最显老

听闻2019年不再遥远的事实,30岁的主编悲伤地摸了摸自己的发际线,25岁的画师小姐姐叹了口气,还没毕业的实习生也忧愁的望向窗外,特喵的她才20岁出头啊...   在悲伤的情绪下,我们迅速调查了身边朋友,问大家是否都有“忽然发觉自己豆蔻年华没有了”的心痛瞬间,结果……编辑部都快听哭了。   所以我们决定跟大家分享一下这些悲伤时刻……              毕业五年后走在大学里,发现偷瞄我的男生数量大大减少。   以前,对面走来男生的流程是这样:先盯着我的腿,然后眼睛假装不经意挪到脸上,和我四目相对,再互相确认一会眼神,最后害羞的挪开。   现在,男生都是先瞄腿,然后眼神挪到脸上,瞟一眼迅速挪开,“瞟”你懂么。   ××,当时老娘就觉得完了,不散发光芒了。                小时候看健胃消食片广告,不懂郭冬临为啥要在家里放一抽屉健胃消食片,现在懂了……              点开网易云音乐,发现排行榜的前几名根本看不懂。   想建一个自己喜欢的歌单,搜索关键词都得用“金曲”、“90年代”、“怀旧”。   周杰伦《魔杰座》这张专辑,已经是10年前的了,里面的歌有“稻香”、“说好的幸福呢”。   “发如雪”,是十三年前的。“千里之外”,是十二年前的。   我刚才在听王菲的“天空”,这首歌火的时候,95后还没出生。              国庆初中同学结婚,大家难得从天南海北赶来一聚。   我们聊各大城市的落户政策,聊北京和县城的房价,聊新房装修遇到过的坑,聊孩子该怎么养。   几杯酒下肚后上了个厕所,回来之后,就在找我们那桌,酒席很大,看了两圈都没找到。   我忽然意识到,我习惯性在找的那桌,应该是大家都穿着花花绿绿运动服,男生短头发,女生马尾辫。   但我们那桌早已不是这个样子,那里烟雾缭绕,那里的男人有的秃了,有的梳着油头,他们喝得满脸通红。那里的女孩画着精致的妆容,头发染着时尚的亚麻色。那就是今天的我们。                当红明星们的年龄,从比我大,渐渐到跟我差不多大,到今天绝大多数都比我小。   查了查当下演电影电视剧的明星们,都特么95后。              去电影院看《神奇动物在哪里》,开场响起了哈利波特系列主题曲的旋律,突然头皮发麻浑身起鸡皮疙瘩,想起自己最初看“哈一”小说,还是从小学升初中的时候……   结果沉浸在回忆里,电影开头的10分钟根本没看,还哭起来吓到旁边座位的小朋友了……              去亲戚家串门,第一次被爹妈嘱咐该买点礼物的时候。   去超市挑水果牛奶鸡蛋,挑着挑着就觉得想哭。            重看武林外传,看到佟湘玉说自己是24虚岁的时候。              此生一共追尾过两次,第一次是刚学车不久,被我追尾的司机一直安慰我:“小妹妹别哭别哭,人没受伤就是万幸!”当时我只是很紧张,并没有哭。   第二次追尾就是前几天,早高峰路上,追尾后下车,前车司机冲我大吼:“大姐你TMD睡醒了吗??”   当时我的肢体虽然在处理事故,给保险公司打电话,但是我的心灵却在追忆第一次追尾的美好回忆。                看排球比赛时,解说介绍:“这是一名92年出生的老将。”              去自己以前经常逛的一家商场,有意无意听到很多女孩都在聊学校里的事情,谁跟谁去开房了,哪个老师经常偷偷点名,学生会又要办什么活动了。   这家商场离我母校只有两站公交,所以女生们都爱来这里逛街。那一刻我却极其强烈的意识到,这家商场不是我这年纪该逛的地方了。              一次做项目,需要在PPT里给四五十岁的领导们介绍“当下最火的网络红人”时,我脑子里第一时间跳出来的却还是芙蓉姐姐,犀利哥,凤姐那帮人。              某天恍然大悟该找个男朋友了,却发现身边只有别人的男盆友,别人的老公,和不想结婚的男人。   同时,我刚刚度过了工作后第一个不用给婚礼随份子的国庆节,因为大家都结完了。   妈的,真sad。              去买煎饼果子,做煎饼的是个大概五十岁的阿姨,我咬了咬牙:“姐姐,来个煎饼果子。”感觉如果喊阿姨,人家会不高兴。   真是个不知道该喊奶奶还是阿姨、阿姨还是大姐的年纪。                当我发现无数陪我撑过中学年代的歌,今天变成烂大街的抖音神曲。   当我在听Linkin Park那首In the End,年轻同事问我“原来你也玩QQ飞车啊“。   当我第一时间听说主唱Chester自杀的时候。     唉……   更令人难过的是,在我们人生今后的漫长时光中,这种提醒你”已经不年轻了“的刺激只会越来越多 🙃   啊,想到这里,就觉得生活好sad。   这种时刻忽然觉得懂点心理学真好,毕竟心理学有很多温柔浓情贴心的科学理论,告诉大家“不年轻”未必是一件坏事,而我们心目中那些“逝去的美好”,可能也没那么好。     从进化心理学来看,我们感慨“不再年轻”,很可能只是对乏味生活的厌倦,对自己无法创造出新鲜事物的恐惧。人类都有“繁衍”本能,不仅包括繁衍后代,也包括读书时写的各种作业论文、设计师画出的一幅幅图案,写作者生产的一篇篇文章……当我们在创造新事物,就是一种繁衍。   一旦生活变得枯燥重复,我们就会为“停止繁衍”而焦虑,怀念之前繁衍能力爆棚的时期,这自然是非常正常的状态。毕竟连爱因斯坦都没办法保持无时无刻的产出,怀旧一下,也是种放松和休息~   我们经常感叹”不年轻了“,往往只是一种对年轻时期的“自我陶醉”。年轻人都会存在或多或少的自我中心主义(Adolescent Egocentrism),有高涨的自我意识,认为我简直超级厉害,周围人都离不开我。因此,年轻的我们也更容易获得成就感和快感。   随着长大,我们开始学会观点采择(Perspective-taking),对自我和他人产生更明确的认识,开始变得“成熟”,自然不再像年轻那样容易得到成就感。   为什么我们想到“变老”就会开始惆怅?这就要说到心理学上的“老化刻板印象(Aging Stereotype)”,指的是人们对老年人这一特定社会群体所持有的观念与预期,而且这种观念往往是负面的。   仔细想想,当我们提到老年人的时候,脑海中是否总会出现一个记忆力不好、理解能力差、身体脆弱的形象呢?这就会让我们对自然的生理变化产生消极感,下意识的抗拒“变老”。   年轻人更容易关注消极、负面的信息,例如那些曾经带给ta挫败感、失落感的事物——这是“记忆的情绪效应(Emotional Effect Of Memory)”所提到的现象,很有道理。   这其实是人类进化中所产生的一种习惯:消极情绪会给人不安全感, 激发警觉保护的状态,从而催促自己更努力地工作生活。   所以,正值壮年却总觉得自己老了,可能是人类的生物本能在督促你: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主编插话:快滚去写稿子吧呵呵呵 )   不想变老,也是因为我们总觉得自己年龄越大越不聪明,这其实也是种错觉。   美国心理学家卡特尔把智力分为流体智力和晶体智力。   流体智力(Fluid Intelligence)是由生理决定的,受神经系统的影响,如记忆、反应速度等,一般在20岁左右到达发展“最高点”,然后缓慢衰退。   晶体智力(Crystallized Intelligence)则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指在社会中习得,以经验为基础的认知能力,比如语言能力、判断力、联想能力等。这些能力会保持稳定,不断累积。   唠叨这么多,其实我们只想说,既然成长永远都是不可逆的,我们不妨心平气和地面对各种变化。   过去的时光虽然美丽,但还是当下的日子最有趣呀。

3365 阅读

出差深夜被老板敲房门,如何正确应对?

  几天前,刘强东疑似性侵事件成为热点新闻,而且至今还在发酵。   尽管案件的真相还没有确凿的进展,但小道消息、各种版本的演绎已经占满大众眼球,正如王思聪的那条微博:预订大瓜。   一个有钱有权的人做出疑似性侵的行为,却只被当做花边新闻在讨论,这并非好兆头。毕竟类似有权有势的性侵事件随时都可能发生在我们头上,而且一旦发生,便足以让一个人陷入绝望。   当反性侵运动“Metoo”传播到中国,不仅是女性,很多男性受害者也讲出了自己被侵犯的故事——   被领导叫到办公室谈工作,忽然毛手毛脚; 和领导出差住酒店,却在晚上被敲房门; 下班硬要约出门喝酒、强行送回家。     面对权力者的性骚扰,say no说起来容易,但现实总很复杂。在权力者面前,谁都难免顾忌到自己的学业、饭碗,甚至整个职业生涯;而事件本身所带来的屈辱和无助感,也会使境况变得更艰难。   但你要相信,这些事件都是有方法来面对的。所以我们也想趁此谈谈,当面对一个比你拥有更高权力的人施暴时候,看似渺小的受害者可以如何应对危机。       首先,我们需要理解权力者性侵的动机。正如《暴力心理学(Psychology of Violence)》杂志的Sherry Hamby所说:“不真正了解施害者,你就永远不会理解性暴力。”   理解权力者性侵时的4种常见心理动机,理解他们的弱点,便更容易反击。   保护职业领域(Protect Occupational Territory)   “性侵有时会被用来恐吓、剥夺女性权力,并阻止女性从事传统中由男性主导的职业。”心理学教授肖恩·伯恩博士如是说。   在军事、科技或政治这些原本由男性主导的领域,一旦男性感到地位受到女性挑战,就会采取行动“保护自己的职业领域”,性侵就是方法之一,借此提醒女性“我才是有力量的一方”、”我才是权威”。   对女性群体的污名化(Stigmatization of Women)   面对一些被认为”靠脸靠身材吃饭“的女性,有些权力者会认为她的职业属性就是卖弄“性”,她们也总会面临越来越多的性骚扰。   有些男人还会把性侵视为对这些女人的”回应“,因为他眼里认为这些女性就是这样的角色,这显然是种污名化。     掠夺性行为(Predatory Behavior)   有权力的男性很容易陷入一种自恋状态:高估女人的性兴趣,误以为周围女人很容易被他们吸引。他们也会刻意使自己工作中的形象变得性感,同时寻找机会向女人发出性要求,难怪有学者声称”自恋会增加男性进行性侵和强奸的概率。“   实验室研究也证明,出于这种心态的性侵者,行为会很容易预见,而且会反复发生。这也被称为一种“掠夺性”。   用性作为控制手段(Control Operation)   有权利的性侵者,身边往往并不缺乏自愿的性行为,但他们把性侵视作一种控制他人的手段(Control Operation),无关性欲。   他们知道受害者想要的东西:一份工作、好成绩、一次晋升、一次推荐、一次试镜、一个电影角色、一个靠近权力中心的地方……   他们奉行“打一巴掌给一颗糖”原则,一边开出条件给你利诱,一边用权力施加威胁,只是明示、暗示的区别。   为了更方便的控制,他们也会对侵害对象进行选择——总会选择处于弱势、心理脆弱的人,这样才不会遭到反抗和告发。一份调查也显示:将近三分之一的女性经历过性侵害但没有告发,只有3%的人提起了诉讼。   而这也正说明,权力者往往更重视自己的形象地位,对被告发、曝光心怀恐惧。         事实上,很多人真正面对性侵时,由于没有足够的心理建设,容易陷入大脑空白、无力反抗的状态。心理学称之为”冷冻反应“,指的就是面对极端状况时,大脑自动接管身体的本能反应,自我意识被中断,身体完全失去感知。   为避免这种状况,我们根据上述权力者性侵的4种心理状况,总结出下面4个在权力者性侵前期的应对方法。   若你正好读到,希望可以帮助你做好心理建设,抵抗权力者性侵的魔爪:   自我强化   首先你要相信,权力者绝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谁都有自己的心理弱点。即使处在权力下游,你也能改变你和性侵者的强弱关系。   去了解你工作场所、生活环境的规章制度,这样你就能充分了解自己的权利和特权,以及环境对权力者的行为限制。当权力者对你进行诱惑和威胁时,你就能根据他的能力范围识别谎言,并借机反击。   尤其当面对“敢乱讲的话,我有的是办法把你从公司赶走”和“我可以让你在圈内混不下去”的威胁时,一定要冷静判断真假。行业内能一手遮天的人只占极少数,多数情况下权力者比你更害怕曝光的后果。   明确地说“不”   不要模糊化自己的回应。有时候受害者出于恐惧,不能清晰地表达自己的意愿。   请明确地说“不”。尝试用:“不,我不想回答。”来替代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可以在合适的时机,大胆讨论他们这样做的潜在成本和对他们的影响。   同时,也是在传递”我感到不适“的信号,明确你的边界。   诉诸性侵者的道德感   多数人都认为自己本质上是正派的人。当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与正派的自我不一致时,人难免会对这种不协调感到不安。这也是面对权力者性侵的一个突破点。   在对话中提醒对方公平、正派、人道的一面,尤其是在他们可能会表现出更粗鲁或更卑鄙的意图时,可以用言语更强调这种差距,增加他们的不安。   大声say no并向周围人求助   当上述方法均无效,便要让侵害者知道你不是软柿子,会切实采取措施,会对他维持的形象和身份造成威胁。   面对面的工作场合可以大声say no,电话、微信的侵犯则首先截图留下证据。   虽然这是困难的事情,但请一定向他人求助。在这样情况下人会深深地体会到不安全的感受,请让周围的人帮助你面对心理上的恐惧,和现实的困难。         最后还要特别强调的,是绝大多数人面对权力者性侵时,最经常产生的几种心理误区。   希望你读完后,可以得到抵抗伤害的勇气。   低估“被性侵”会对自己带来的负面影响   面对权力者的性侵,很多人会抱有一种“算了,熬过去就好了”的想法,从而放弃抵抗。实际上经历性侵后人会经历很多心理上的痛苦感——   根据统计,绝大多数性侵受害者会产生长期的“羞辱感”:为自己的不当性行为而自责、深度无助、总认为他人在怜悯自己。   这种羞辱有长期效应,随着时间堆积,羞辱感更会日渐堆积痛苦:晚上睡不着觉,没有胃口,失去动力,与朋友和家人隔绝...甚至患上抑郁。抑郁是性骚扰或性骚扰的主要后遗症之一,受害者可能会经历大量的自我怀疑,自责和抑郁感。     有些受害者会进入一种习得性无助(Learned Helplessness)的状态。这种状态会让人产生一种无力感,这种无力感是由创伤事件或持续的失败导致的,被认为是抑郁的潜在原因之一。他们开始会不断后悔自己本应选择自卫,却因为一时软弱没有拒绝。之后再面对自己难以控制的事情时,会直接放弃,接受命运。   这种自我责备和使人衰弱的羞耻感,就这样剥夺了一个人的权力,剥夺了人的感知和能动性,剥夺了他们相信自己可以改变环境的信念。   总以为自己是“少数、唯一的一个” 说来不可思议,许多人被性侵后,总会说服自己是权力者的唯一侵犯对象。认为自己是“被孤立的那个”。   但事实往往相反,根据研究,权力者性侵几乎都是连续作案,没有受害者是特殊的。   害怕反抗会遭遇权力的报复   “害怕失去工作、害怕找不到下一份工作、担心错过晋升机会、担心失去信誉、害怕被行业封杀、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来自权力的威胁,永远是人们放弃抵抗的最直接原因。   不论对刚进入职场的新人,还是拼命想打破职场天花板的白领,值得恐惧的事情似乎都太多,什么都不敢放弃。   但实际上,如果作为员工、学生遭遇性侵,却被组织(公司、学校等等)无视,甚至因为告发性侵行为而被赶出组织,只能说明这是个糟糕的环境。在环境的包庇下,权力者性侵的事情一定会继续出现,也只会更加肆无忌惮。   若因为害怕报复而不求助,可能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   比位高权重的性侵者更可怕的,是默许。   在一个默许侵犯的文化中,“咸猪手”和强奸犯都能顺理成章找到自己的角色。   一个25岁的女孩说,公司领导把她叫到办公室聊方案,讲到一半开始勾肩搭背拍屁股,并告诉女孩“不要乱讲”。   27岁滴滴顺风车司机钟某,开车带着20岁的乐清女孩赵某驶入深山,并利用肢体上的优势强奸并杀害赵某。     上述两个性侵事件,本质都是用权力碾压受害者的意愿。   区别在于后者使用的权力充满动物的野性,前者使用的权力充满社会的狡诈。   默许一次“咸猪手”看似恶小无害,其实这种默许在滋养一种性侵文化。   在性侵文化中,“咸猪手”可以随时为之,滴滴顺风车司机乐清案件的受害者也得不到援手。   让社会变得更好,让生活环境变得更安全,这需要我们每个人的参与,无论男女。   倾听周围人们的求助,改变周围人们的认知,至少做到让你周围的一方土地充满光亮,发光的人多了,社会就能变得更亮、更暖起来。

3394 阅读

爱情与真爱的迷思

大部分片子都是要讲爱情的,银翼杀手也不例外,无论是1982版还是2049版,都在一片末世的氛围里,淡淡地描述了一个爱情故事。 银翼杀手这个片子之所以能成为科幻经典,除了它所构建的未来世界景像太具有开创性,以至于纷纷被人所模仿,更重要的是它试图探索的东西,包括人的定义,真实的定义。而2049版的这段情感也是继承了这种探索,试图讨论,什么是爱情,什么是真爱。 只是2049版相比1982版,显得更加的无望和绝望。1982版的爱情起码还是在两个实体间发生,无论你对于人的定义是什么,但他们可以接触、听到、看到彼此。但2049版里,K的恋人乔伊是电脑程序所投射出来的虚拟影像。   我买过一本书,买了之后就再也没看过,只是因为喜欢它的书名,《无希望的爱恋是温柔的》。也许正是如此,K与乔伊间的互动和情感充满了温情和体恤,一举一动都小心翼翼地表达着对对方的珍惜与顾念,仿佛应照着我们当世的爱情,如此的轻易和随便,一如我们对待所有生命和地球一样,只是因为得来全不费工夫。   乔伊是华莱世公司的一款热销软件,可以进行人际互动,为客户提供情感支持与陪伴,在K没有购买移动投影设置之前,乔伊的行动甚至不能离开房顶上的投影设备。   乔伊的存在,为K提供了完美的末日情感需求解决方案。作为复制人的K,被“正常”人类所歧视和恐惧,不可能与人类发展正常的人际交往;同时还要不断受到警局心理测试的监测,以确保他没有发展出正常的人类情感,包括对于家庭、爱情、亲情的向往。   话说,这是不是有点老大哥的感觉?区别仅仅是这种监视是针对复制人而不是全人类。但生命是需要连接的,哪怕K是复制人,但以我看来,他也是生命。正如《侏罗纪公园》里面说的,“Life will find its way.”生命总会找到出路的,one way or another。   一如银翼杀手所建构的世界里面,复制人在努力为自己的生存找出路一样,于是K用他的酬金去购买了乔伊来满足基本的情感需求。虽然片子里面没有交待,但我猜想乔伊并不便宜,但K一定是尽其所能地满足乔伊的需要,包括各种衣服,和移动投影设置。   或者说,这些需要是K自己的需要呢?片子里面乔伊的呈现是通过投影设置,我觉得这个细节设计的极妙。它似乎是以一种实际又是隐喻的方式,在探讨,什么是爱情。   投射这个词,我们中文里应用的并不多,但在西方语境里,随着一百多年来弗洛依德和精神分析的深入民心,投射这种典型的精神分析词汇,已经成了日常对话中时常被提及的普通用语。但在中文的语境中,则不免还是要解释一下,投射就是将自己内在的特征、性格、情感、动机等转移到他人身上的现象。比方说惠子说庄子“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就像是在对庄子说,你不是鱼,不要把你快乐的心情投射到鱼身上,认为鱼是快乐的。   在此,我们可以把投射和移情两个概念放在一起思考,移情是指一个人将其过往经历中对某些人的情感转移到当下的对象身上,其实就其本质而言,也可以理解为了一种投射,因为也是将内心的东西投射到他人身上。   投射无处不在,正如片子里,K给乔伊买了那么多衣服一样,他很可能会认为乔伊希望穿的漂亮一些,就是在把自己希望乔伊穿的漂亮一些的愿望投射到乔伊身上。   我们在关系里,在任何地方都会投射,特别是在爱情关系中。我们会把自己对爱、陪伴、关怀、照顾的需要投射给对方,通过向对方付出爱、陪伴、关怀、照顾的方式,认为自己在满足对方,但这些真的是对方的需求吗?很多时候,因为投射,我们根本看不到真实的对方,而只看得到我们以为的真实。   一定程度上来说,我们更愿意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因为幻想中的那个对象才是最完美的,但当真实袭来时,我们往往无法接受。当我们看到对方真实的样子时,我们会借以他/她变了,爱情不在了等等理由,实质上或内涵上分手,再换一个新的对象去投射,所以会有“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一说。   爱情是什么?是不是只是我们一向情愿的投射,以幻想来满足我们内心渴求的一种游戏?而一旦面对真实时,它就会幻灭?一如片子里所说,当乔伊舍弃了她的储存设置,与K开始逃亡,变得越来越真实时;正如她所说,她要像一个真的女孩、会死去时,她就真的死去了。   随着她的移动储存投影设备被踩烂,她也真的不在了。这是不是一种关于真实与爱情相对性的稳喻呢?我们的爱情只能存在于自己的想象中,一旦面对真实,必然会幻灭。听起来很悲观呢,只是,谁又能确定自己的爱情不是一种占有欲、对空虚的补偿感、对融合的渴望等等的变形?   我们姑且把对于作为复制人的K的情感是否真实这一端争议放下,再来看看作为电脑程序的乔伊。   乔伊对K呢,她的情感是真正的情感、爱情甚至是真爱吗? 作为电脑程序的乔伊,一开始在K的日常生活中,提供各种情感支持,陪K吃饭、看书,哪怕这种陪伴看起来甚有苦中做乐的悲伤感觉,比方说把快餐投影成牛排大餐。 后面随着K为她购买了移动投影设置和K开始怀疑自己的真实身份,两人的关系似乎比这种简单陪伴深入了很多。 用移动设置走上天台的乔伊,可以看到雨滴滴在身上所形成的景象,虽然她并没有触觉,但看到自己的身体和头发变湿,似乎已经让她非常新奇和开心。随后两人尝试拥抱和接吻,哪怕只是想象中的,两人的感情的凄美和苦涩也溢于言表。更不用说后面乔伊与女复制人合体,与K发生关系那段了。 看到过一句话,大脑是最强大的性器官。情感与爱欲其实是可以完全不受物质与身体的局限的,所以无论是K还是乔伊,他们的情感本身都可以是真实的,但考虑到乔伊是电脑程序,我们还可以再看的深一点。 维基百科上说,真爱是“利他之爱,完全无私的爱,可不惜伤害自己或舍弃任何东西。重视神交。”遗憾的是,现代人常常滥用这个词,而实际上的行为与利他和无私相距甚远。 但乔伊在K面临逃亡的选择时,毅然坚持要与K同行,甚至主动提出要摧毁自己的固定储存设置,哪怕这意味着如果移动储存设置发生意外,作为拥有与K的共同回忆、构成主体性的她就会消失。 这是一种“完全无私”的爱吗?也许吧,也许这只是设计这个电脑程序的工作人员比照完美的爱情所设计的必然结果?我们无从得知,一如,哪怕这种行为是一个人做出的,我们也无法确定,他/她内心的动机是因为“真正的爱情”,或是因为潜意识里的自我毁灭动机或是拯救者情结。 人性如此之复杂,似乎想借一部电影讨论清楚爱情或真爱是什么,莫不是有点太自恋了?仅仅能让大家有所思索,便已经很棒了。于是我也在此打住吧。  

4897 阅读

我有一个好朋友,他碰巧是同性恋

  编者按 大家好,我是bola。 我们公司很多元,在这里异性恋反而是性少数。聊天的时候说起这个,总会听见女孩儿们说想要一个gay蜜。所以,我写了这篇文章说说我的gay蜜们。为了让以下观点更充分,我还采访了他们本人,哼哼。   Gay蜜——女孩儿们的男同性恋闺蜜。   女孩儿们似乎对基佬朋友总是有高于直男朋友的评价。比如她们觉得小gay们有更优秀的审美和更好的时尚品味,或者他们总是更贴心。甚至在直男间还流传着一种黑心招数:要把妹,先装gay。   之前有一位台湾的脱口秀演员在表演时“控诉”她的小gay朋友说,“gay真的很贱!因为你就是看得到摸得到,但是吃不到!”   呃,不过肚子痛的话, 要知道自己冲红糖水喝啦。   1.  越漂亮的女孩越适合有gay蜜? 世上没有丑女孩儿,所以gay蜜很紧俏就对了   一项2016年发表的研究里指出,越漂亮的女孩可能会越想要一个gay蜜。   研究者认为,越迷人的女性会面临越大的择偶威胁。她虽然有更多的择偶机会,但这也意味着她的求偶者有更多的不确定性、更激进。同时,美丽的外表对其他女性构成了威胁,可能会招致同性的敌意。   因此拥有一个男同性恋朋友对她们来讲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选择。他们中意的男性是不同的群体,因此他们之间不存在择偶上的竞争的关系;同时在浪漫关系上,他们还能从男性视角给这些漂亮女孩不一样的建议。   这虽然是这位研究者的一家之言,但不难从中看出,弯直友谊使双方很是受益。那么在这段跨越直弯的友谊之中,双方究竟能从对方身上得到什么?   老娘得到什么了呢   首先,对于双方来讲,他们在这段关系里开放性更高,彼此也更能信任对方。   双方都表示,比起其他类型的亲密关系,他们在这段友谊里能跟对方坦白和讨论一些更羞于启齿的、更私密的事情,例如性生活。因为在他们之间很少有利益冲突,所以他们更容易对对方敞开心胸、也能更放心地信任对方。   他们还表示,比起其他类型的亲密关系,这样的友谊更加“有趣”。双方跨越性向和性别成为好友,这要求他们之间有更强烈的“臭味相投”,所以他们在一起玩,总是能玩得更好。   除此之外,对同性恋男性来说,和异性恋女性成为好友,能让他感觉到更多的社会支持,能使他更好地适应异性恋社会,更熟练地处理社会主流观念和自己的矛盾。   而对异性恋女性来说,在这段友谊里她可以完成“去性别化”,可以真正地作为一个“人”被喜爱和尊重,而不仅是一个“女人”。   高兴惹!!!   2.  Gay蜜使用指南 为此我专门采访了我的gay蜜   好的,行吧,场面话就说到这里。既然我们是这么互相支持、互相倾听的关系,我们就来开诚布公地聊一聊,身处弯直友谊里,双方在相处时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为此我采访了我的两位gay蜜,他们表示:   1.“动我的男朋友你就死定了。”   我和我的gay蜜对人类的性取向都不算太信任,他这么说我,我也想原话奉还。因此,即使没有任何越雷池的心思,对gay蜜的男朋友也要适当保持礼貌距离,就像对待所有好朋友的另一半一样喔。   这并不是什么“规矩”,或者“不信任”,只是这的确是一种尊重他人界限感的体现。   2.“我就喜欢这款的!”   实际上,这还是界限感的问题。即使你对gay蜜的择偶取向不大赞同,也不要评价过多。你可以提建议,就像所有好朋友一样提建议。但是对于他们最终选择了什么样的伴侣,祝福就好。   那就是我的男人!!!   3.“你的头发能不能别总甩到我?”   就像你的其他好朋友不喜欢你戳他们的电脑屏幕、不喜欢你迟到一样,你的gay蜜也会有一些生活上的小禁忌。   如果你不喜欢他们用你的护肤品、不喜欢听他们吐槽你的衣着品味,他们也不喜欢你的头发总甩到他们,或是脱下来的外套到处乱丢。像尊重所有朋友的小规矩一样尊重他们特殊的小规矩,互相尊重的友谊才能牢固。   4.“亲爱的,安慰你的话不要太当真, 肥还是要减的。”   很多女孩(包括我)都会表示,gay蜜们虽然有时候热衷毒舌,但他们可以成为很好的倾听者。虽然不愿意给他们打上什么“人格标签”,但他们有时候的确很善于共情、更细腻,也更愿意倾听。   很多秘密和烦恼我的确更愿意同他们分享,在他们那里,作为“矫情的女性”,我总是有被听见的感觉。   当然这种感觉是相互的。我在他们那里被听见,他们也在我这里被听见。呃,虽然,有时候的确要负责听听他们的毒舌吐槽就是了,耸肩。   pinku pinku~   3.  真的...有那么特殊吗? 不就是好朋友而已吗?   在针对所有弯直友谊的调查里,对这段友情的描述永远少不了“特殊”这个词。   在同性恋男性和异性恋女性之间,有一种天然的羁绊。Grigoriou认为,在男权社会里,女性群体和性少数群体一样,是被贬低和边缘化的。在女性追求平权的进程中,性少数群体通常是她们的同盟。   “平等”通常是一段友谊的前提,只有建立在平等之上的友谊才更长久和坚固。因此,性少数群体和女性之间的友谊能让他们在男权社会之中相互支持,重建一个有价值的自我。   因此,这段友谊一开始就注定会更加自由、更加没有压力。在和gay蜜相处时,我们可以暂时逃离异性恋霸权、逃离社会性别刻板印象,做一个自由的好朋友。   自由之吻!!!   可是,除此之外,这段友谊真的有那么特殊吗?   就像文章前面所提到的,这段关系充满开放和信任、这段关系很“有趣”,或是在这段关系要注意边界、需要尊重、需要互相倾听——   所有健康的、给人带来正向力量的友情,不都具有这些特征吗?   有些女生会刻意地、带着功利心去寻找gay蜜,甚至在gay的社交软件上招募gay蜜。这是没有必要的。当人们对“gay蜜”有了一个功利性的预设,这整件事情就变味了。    同性恋也不过都是普通人。他们没有比其他人更细心,没有更有品位。他们作为好朋友在倾听你,他们也需要被人倾听。   到头来,只是你有一个好朋友,他碰巧是同性恋而已。     你和你的gay蜜有什么有趣的故事? 可以留言告诉我们, 我们会在国际不再恐同日时整理给大家看~   参考文献 Grigoriou T. (2004). Friendship between Gay Men and Heterosexual Women: An Interpretative Phenomenological Analysis. London South Bank University.  Russell, E. M., Babcock, M. J., Lewis, D. M. G., Ta, V. P., & Ickes, W. (2016). Why attractive women want gay male friends: a previously undiscovered strategy to prevent mating deception and sexual exploitation. Personality & Individual Differences, 120, 283-287.     拓展阅读 你确定你是异性恋吗?有多确定? 理解图灵 | 世界上除了异性恋,还有很多人 我们不一样,我们也都一样|《Please like me》  

6500 阅读

让每个梦想都有陪伴

写在前面: 如果你有朋友也是一位创业者,请帮助我们把这篇文章分享给Ta。比起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梦想和健康更重要。   又一位创业者“倒下了” 前段时间,真格基金的合伙人Anna找到了简里里,非常难过地说,他们投资的企业中,又有一名创业者因为压力过大,患了抑郁症,决定关闭公司。 创业者们被严重的身心健康问题困扰的消息一直不断传来,有的创业者被迫放弃事业,甚至导致猝死、自杀。 虽然针对各国创业者的研究表明,较大的压力并不必然导致情绪问题。保持积极关注、良好的社会支持、健全的医疗体系都可以帮助创业者度过危机。但对于中国的创业者而言,情况却更加恶劣。   在梦想的道路上, 创业者们的心理健康状况如何? 简单心理使用国际通用的DASS-21量表对随机抽样的64位创业CEO进行情绪状况测评,结果发现,我国创业者的心理健康情况令人担忧: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创业者们在承受巨大情绪与压力困扰的同时,却很少有人选择使用心理服务,多数CEO仍在困扰中孤军奋战。 创业的艰辛之路,我们陪你一起走 “我们明白,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告诉投资人‘公司做不下去了’是多么难以启齿。” 但正如真格基金合伙人Anna对简里里讲的那样:“其实我们更担心的是这位创业者的健康。” 身为创业者和心理咨询师,简里里也切身体会了创业的压力与孤独。“如果这些创业者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专业心理支持,或许他们在创业路上能走的更远,离梦想更近。” 和心理咨询一样,创业的过程也是探索自我的修行。这样的英雄之旅,应该有人陪伴。 因此,真格基金联合简单心理共同推出了针对创业者心理健康支持计划——ZhenMassage。 ZhenMassage由真格基金承担费用,简单心理为真格基金投资的400+位创业者提供: 1对1的心理咨询服务,并且会根据实际情况,提供系统的心理服务 以“创业心理健康”为主题的线上微讲堂 简单心理和真格基金希望通过ZhenMassage的推出,走出对创业者的心理支持第一步。希望创业者们在为梦想奋斗的同时,也照顾好自己的健康。创业的英雄之旅,我们陪你一起走。 同时,每个人也都可以和400+位创业者一起,通过简单心理开放提供的DASS-21情绪状态测评量表与10余项国际通用的专业心理测评,免费生成个人测评报告,并获得专业的干预建议。   点击 这 里 ,可以查看到完整版的创业者心理状况数据与咨询专题详情。 如果你有朋友也是一位创业者, 请帮助我们把这篇文章分享给Ta。 每一段追梦的旅程,都值得被守护。   参考资料 Baron,R.A. Franklin, R.J. & Hmieleski, K.M. (2016). Why Entrepreneurs OftenExperience Low, Not High, Levels of Stress: The Joint Effects of Selection andPsychological Capital. Journal ofManagement, Vol. 42, No. 3, 742–768. Laguna,M., Alessandri, G. & Caprara, G. V. Personal Goal Realisation inEntrepreneurs: A Multilevel Analysis of the Role of Affect and PositiveOrientation. AppliedPsychology: An International Review, Vol.65 (3), 587-604. 简单心理,新京报.(2016). 中国创业者情绪状态调查报告. 数据发布于《猝死,抑郁和焦虑:创业者的压力2016》.参见: http://mt.sohu.com/business/d20170101/ 123145073_460436.shtml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7642 阅读

性别歧视这东西,连 AI 都逃不过

昨天上午,朋友给我发来一个链接,说:“作为一个社恐,你一定很需要这个。”   我打开一看,是谷歌 I/O 大会上演示用谷歌助手打电话的视频。AI 不光能和客服顺利沟通,甚至会模仿人类使用语气助词,总之,比我打电话的表现好多了。   【谷歌发布会视频】     很多人说:“谷歌的 AI 真厉害,接电话的人都没发现这是个 AI!”   但是我要说:其实很多时候,就算知道对方是AI,我们也会把它当人看的。       我们不愿意对电脑说它的坏话   当外卖小哥准时把外卖送到,请求给个五星好评的时候,我们一般不会拒绝;那么,如果一个 AI 跟你要好评,你会如何反应?   斯坦福大学的两位教授 Byron Reeves 和 Clifford Nass(这两位接下来还会出场)就做过这么一个实验:让被试用电脑学习一些小知识,随后要求他们对电脑的性能和使用体验作出评价,其中一半人需要在同一台电脑上完成反馈问卷,另一半人用的是房间里的另一台电脑。   实验发现,在同一台电脑上完成反馈问卷的人对电脑作出了更加积极的评价。更有意思的是,当研究人员把这个结论告诉被试的时候,所有人都十分自信地反驳他们:“我不是,我没有,不可能。”   谁都不相信自己会对一台电脑产生好感,因此研究人员总结,人类对媒介的反应是无意识的、自发的[1]。   这个研究是 90 年代进行的,如今面对 app 上的各种卖萌文案,许多人早已免疫,果断选择“残忍拒绝”。但是,当你特意去给自己喜欢的游戏写好评的时候,是否也在不自觉地遵循着人类的礼尚往来呢?       我们还觉得男性化的 AI 更权威   技术本身是无性别的,然而我们连对 AI 的性别刻板印象都和对人类一样。   印第安纳大学的一项研究测试了人们对合成语音的反应,发现无论男女都认为女性化的语音听起来更温暖。这或许可以说明为什么大多数智能语音助手的设定都是女性,比如微软的小冰和小娜,还有苹果的 Siri 的默认设置——它们的定位都是为用户提供助理式的服务。   而一个男性化的 AI 会让人感觉更权威。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当机器人的声音更低沉、下巴更短的时候,也就是更加男性化的时候,被试全部采纳了它提出的建议;而如果机器人有一个长下巴,或者声音听起来更尖细,那么只有 91% 的被试会采纳它的建议[3]。     Nass 教授(又是他)等人总结了人们对待 AI 的三种性别刻板印象:   第一,人们认为男性 AI 作出的评价比女性 AI 更准确,这部分是因为人们在和男性 AI 互动的时候更专注;   第二,表现强势的男性 AI 会被认为是自信、独立的,而表现强势的女性 AI 会遭到人们的反感;   第三,AI 在谈论“符合它的性别”的话题时显得更加可靠,用户更喜欢让男性语音提供电脑操作建议,让女性语音提供情感和约会建议[4]。   非常扎心了。     那,跟 AI 谈恋爱靠谱吗?   Reeves 和 Nass(对,还是这两位)提出了媒体等同理论,它有两层含义:一是我们会将媒体所呈现的内容当真,二是我们跟媒体互动的方式与跟人互动的方式一样。     实际上,我们不光对 AI 礼尚往来,对它抱着性别偏见,和虚拟角色谈恋爱这件事更是早就开始了。想想大家的老婆新垣结衣、大家的老公吴彦祖,还有超人气虚拟偶像初音未来——爱一个 AI 和追星好像也没有太大区别,说不定互动还能多一些。   我们和偶像明星、虚拟角色之间,存在着一种“拟社会关系”,它既能带来真实社交的种种体验,又杜绝了被拒绝的风险,关系的主动权几乎完全掌握在你的手中。   演化的速度太慢,而技术的进步太快。我们的大脑还没来得及发展出一套专门应对 AI 的机制,AI 却正在迅速适应人类:今天 AI 能为你预约 Tony 老师,明天它就能帮你打电话分手,后天它就能跟你谈恋爱——或者替你和你喜欢的人谈恋爱。   如果将来真的出现像《她》中的萨曼莎那样的完美情人,你是期待多一些,还是担心多一些?     参考文献: [1] Reeves, B., & Nass, C. I. (1996). The media equation: How people treat computers, television, and new media like real people and places. Chicago, IL, US: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Language and Information; New York, NY, U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 Mitchell, W. J., Ho, C. C., Patel, H., & Macdorman, K. F. (2011). Does social desirability bias favor humans? explicit–implicit evaluations of synthesized speech support a new hci model of impression management.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7(1), 402-412. [3] Powers, A., & Kiesler, S. (2006). The advisor robot: tracing people's mental model from a robot's physical attributes. ACM Sigchi/sigart Conference on Human-Robot Interaction (Vol.2006, pp.218-225). ACM. [4] Nass, C., Moon, Y., & Green, N. (1997). Are machines gender neutral? Gender-stereotypic responses to computers with voices. Journal of Applied Social Psychology, 27(10), 864-876.     Read more: 吴亦凡和抖森,你们伤透了我的心|我与偶像的“拟社会关系” 与世界上8316人,共享一个完美的爱人|《她》 她的话一直被无视,直到他“父述”了一遍  

6317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