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二毛,这是我做心理咨询的故事

记得要分享给更多的人喔~     本文为 2016心理健康认知度与心理咨询行业调查报告 解读系列之二 5000个真实来访者困扰的问题都是什么? 我们的心理成长滞后了8年,为什么? 男性和女性在心理问题上的差异是什么? ... 点击 这里 即可查看完整报告。  

5888 阅读

气死咨询师,一句话就够

如何用一句话让咨询师吐血身亡_(:з」∠)_? by 简里里的小伙伴们 首先!第一名当选的就是这句 ▼ 你是心理咨询师? 来来来~ 猜猜我现在在想什么 @后台108位小伙伴 客官,这个……真来不了 @心理咨询师 然后!我们要正式开始啦,请扶好座椅 ▼ 杂七杂八篇 @Vygosky ❶ 你学心理学啊?那你离我远点! ❷ 哈哈!那我以后心情不好了来找你! ❸ 你们说的好高深啊、你好有文化啊…… ❹ 你别学了这个连自己心情都处理不好…… @true face diuer 虽然我没学过心理,但是我过的特开心,什么烦恼都木有,有烦恼就自己想开点。咨询师,你说对不对,你学了半天是不是也是这个道理? @betty-0321 听一个老师讲的,在卫生间遇到自己的来访者,来访者非常惊讶的看着他,咨询师说:怎么,我不能上厕所吗?来访者努力的点了点头。 @Larry Chow 你长得真帅,我就是看了你的照片所以挑你的 @Lagrange Y 我现在觉得自己有问题,这本身就是是一个不小的问题,我觉得我这样想其实没有问题。咦?我好像没问题了,谢谢你啦。 @丁 打麻将时:你学心理学的,猜得出别人手里是什么牌,不敢和你打。猜不出?那你没学好啊! @丢大脸 神马!!!和人聊天还需要培训? @( ´▽` ) 我哭就是为了要你感同身受。 @蔚然 你们心理学就研究人家的心思,攻于心计……你意思是学心理的都是心机婊嘛? @hualei 木哈哈搞心理的一定会偷窥到不少人的隐私吧!快来跟我们说说 收费篇 @pavel 你们收费贵屎了! @SherLock 没有疗效可以退钱吗? @闲云轻烟 你啥检查也没给我做,和我说说话就要钱? 你这是啥话这么值钱又不是说外国话。 @lily 我做了这么多次,可以打折不? @On my way 我有个邻居/朋友/亲戚想找你开导开导。神马?聊天还收钱?你想钱想疯了吧? @周单丹 我花钱来做咨询,你就让我瞎聊天? 好奇篇 @珞珈山养猪王 你们搞心理的,是不是都特别阴暗啊,会不会洗脑啊? @无著 是不是你们都曾经变态过?或者需要先体验下变态的感觉才能做好咨询师? @C. 特别好奇你们怎么聊天就把人给治好了。 @S 会不会心理咨询师自己压抑了别人太多垃圾而崩溃,或者看着别人痛苦自己高兴的变态感啊【不要骂我】 @DAN-DNA 你们学心理学的是不是心理都有问题啊,整天想那么多! @小曹 知道别人太多秘密会不会很兴奋啊!? @rcy 你们的心跳一直很平稳吧? @心理咨询师 放心啦,我的心跳跟你一样 因为首先我也是个人呢 …… 担心篇 @小玉 你在看《精神分析导论》?小心学得神经了,嘿嘿。 @何微微 你会不会变成沉默的羔羊里那种吃人的心理医生? @胡见见 不会催眠带坏别人吧? 不会喜欢上病人吧? 你们不会被带沟里吧?   @夜听潮 心理学不能学太深,否则就容易变态了呢! 恋爱篇 @没头脑和不知道 老公说:就你还学心理的呢,还跟我发脾气。 @L俊 你学心理学的,我借你当备胎疗情伤,分手时你也不会太难受吧。因为你学心理学的呀!如果我当医生你捅我几刀我也会自己手术缝好还不流血是吧? @Dahlia 追男神肯定很容易吧,毕竟你们容易看破别人心理,是不是所有看上的男神都爱你爱的死去活来~ @太阳 你们找男女朋友的时候,先通过观察心里什么的测试吗? @董自珍Debbie 咨询师,做你女朋友或者老婆,是不是说什么话都说不过你啊~ @心理咨询师赵了了 我擦,你是不是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啊?那和你谈恋爱该多危险啊! @Vygosky 看起来很,额,性冷淡…… @吾非为辣条而来 咨询师竟然还有单身狗?! @Innocence. 心理是谁,你为什么要搞他。 @心理咨询师 为什么听着听着我留下了单身狗的眼泪。 催眠篇 @三千世界鸦杀尽 你们都会催眠吧?然后被催眠的人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对不对? @一屿浪荡 你会不会催眠我哦好怕怕~ @solo06 我儿子最近睡眠不好,你帮他催下吧! @lene 你能不能把我催眠了,然后把牛津高阶词典读给我 这样我潜意识里就记住了orz @Rainbow 你们不是会催眠吗?是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傍到大款,变成白富美/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呀? 质疑篇 @DXJ 怎么聊着聊着,我觉得我比你健康多了。 @向前 你们这种一点都不幽默的人怎么能当咨询师呢? @捺 不是要人美声甜的人才能当咨询师吗?你当什么当? @Doclock 你搞心理的,这种问题不应该自己换位思考啊共情一下啊什么的不就有答案了么还跑来问(逃) @可米小子 你们应该什么都知道!还会不开心? @请别吃我,我给你唱一首好听的歌 你们搞心理不都超然物外吗,怎么还在意雾霾这件小事? @Amber 你们学心理的人都是自己有问题吧(-.-) @喵 (´-ωก`) 什么心理学呀,我比你的老师都叻(懂得多)啊。 by 一位人生阅历丰富的大叔 @勿需有 你们心理咨询师还需要信仰吗? @captain 神马? 你还木有生过熊孩纸?那你肿么能做母婴咨询哒涅? 神马?(x2)做咨询师的也会闹离婚?那如果找你做夫妻咨询不就坑了个爹了伐……? @感觉 什么?!你居然不会看手相! @飞腾的果果 好像很多时候还是要靠个人自己啊,那你们有什么用呢?天啊,还有连续跟你谈了有一年的病人啊?那你们这样没有效果不是骗人吗? @Vygosky 反正就是只要我想哭了就会怀疑我的“专业性”和“人生道路WTF… 直接篇 @无著 你们不是会行为主义吗?那快教教我,我想训练训练我们领导,让他不要老是批评我。 @柠檬檬 你直接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吧! 我不想知道那些有的没的! @西瓜 你快告诉我怎么办嘛到底这婚要不要离?! @后会有期 别啰嗦!挑主要的说! @戒忧人 我知道了,那么,我该怎么办?(反复一百次) @桑言 闭嘴,心理学那一套不要跟我说,我就是要孩子听我的,就是要孩子按照我的这一套来!明明我还没有说话好不好T T @雪岩 我能请你吃饭吗? 没有你我怎么办? 你真棒你真棒你真棒; 我的事儿说完了,你说咋办? 否认篇 @草微微 你对我的治疗就是无比失败的治疗 @Swing “我以后不要来了” “你真的不适合做这行还是不要做了” #对于初学者的沉重打击# @云 一年?两年?这么久都没给人家治好,这啥水平啊! @艳阳天 搞心理学的比我病的还重,找他们没有用。 @九点就睡觉 不要学心理咨询。他们和病人接触久了肯定自己也有病。 @匿名 我没看出来咨询前后这孩子有什么变化。吐血一万桶。 @张图文 心理咨询是没用的,在人文情怀和社会责任面前显得矫揉造作而无力…… 羡慕篇 @黑白配 (只要和心理素质有些关系的事情要做)你们搞心理的肯定没问题! @咻-咻-咻咻咻 跟精分的病人接触是不是特别酷炫,好羡慕。 @天天天蓝 心理咨询师肯定情智双高,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羡慕嫉妒恨! @salvadoer 找个心理咨询师做对象真是人生赢家好吗! @丢大脸 真羡慕你,你这工作动动嘴皮子,就能挣钱了。 @心理咨询师 其实我不仅动了嘴皮,还动了很多大脑呢   总结一下就是 ▼ 咨询师也是普通人 有普通的喜怒哀乐 也要很努力才能赚到钱  

18269 阅读

在咨询中感受你的感受 |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第20-22章

*更新说明: 本栏目目前在app内已经停止更新。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二十-二十二章:在咨询中感受你的感受 在前几章中也有提到,咨询师要能够使用自己的感受作为咨询的材料。因为在咨询室中,咨询师感受到的来访者带来的情感,往往可能是生活中,来访者带给其他人的。 同时,也有人说,在咨询室里面,咨询师要有第三只眼。意思是,咨询师一方面能够体验咨询师在咨询中的情感和情绪是什么,另一方面能观察和思考两个人的关系在发生着什么。 欧文·亚隆在二十章提到,这也是治疗师自己要进行私人治疗的原因,因为治疗师需要在治疗中需要区分哪些感受来自来访者,而哪些则来自自身,从而能够更准确地给予来访者反馈。 在此基础上,欧文·亚隆继续讲到:咨询师使用什么语言,在什么时间节点反馈给来访者是非常重要的。“治疗师必须学会以一种关怀的和可接受的方式进行评论。”“通常,当涉及到的是深层次的情感时,最好等到情感的高潮退去,防御消失的时候开始分析。”(欧文·亚隆)

18587 参与

真实的心理咨询师是什么样? | 他们是能与你进行最深层次交流的一批人

文|Eva 简单心理 被认为是大牛而自己十分拒绝这个称呼的咨询师杜满鹏说: “没做心理咨询师以前我以为我可以做很多; 做了心理咨询师之后发现我能做的有限,而它却可以引发无限可能。” 我们对心理咨询师的印象很可能就像美剧In Treatment里的Paul一样,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开口就问:“谈谈你的困扰吧。” 但现实生活中的咨询师到底是什么样子呢?你们难道不好奇那个「面带神秘微笑、静静凝视你」的人,到底是怎样的人吗? 心理咨询师的一天   Q:老师,可以和我们谈谈您的日常吗? 杜满鹏:我的一天是从送孩子上幼儿园开始的。然后,9点到办公室,一边熟悉来访者的案例,一边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每天大概会安排3-4位来访者,早上趁着比较清醒还会看看书。我的时间都是按周安排的,除了日常工作之外,我还需要专门的培训周、学习周,随时做好帮助来访者的一切准备。 李昂:我的一天会比较紧凑。之前还兼职高校咨询师,但现在专注在本职工作上。我是个闲不住的人,从周一一直工作到周日,一周大概会见40-50位来访者。我个人的工作量比较大,但是不具有参考性就是了,心理咨询本身个体的差异性就是很大的。此外,还会安排固定的时间,用来学习、见督导。 (小编:默默膜拜学霸……) Q:那除了咨询、学习、见督导之外的咨询师都在做些什么呢? 李昂:生命不息,学习不止!哈哈。除了平时抽空看报告写文章,认真生活也是一种学习途径。有生活才有感悟,有感悟才有成长。保持丰富多彩的生活很重要的。我比较特殊的兴趣爱好就是射箭,每周都会安排时间去练习,不过近期就没有去了。 (小编:为什么呢?) 因为那家店黄了,哈哈,最近在找新的地方。我还喜欢打游戏,比较老的像是魔兽世界,新的就有阴阳师。还有就是,我是个厕所歌神?毕竟那是种很爽的体验。(小编:老师,要不要这么诚实) 马阁蔓:疲惫的时候有些常用的排解方式,像是和工作室的同事下班后喝酒放松。休息日就会选择放空,看电影、看小说、运动之类的。大家私下里不太会去谈起工作的事情,放松为主,因为我很爱看小说,所以也会用看小说来奖励自己,让自己放松下来。 (小编:好好奇,老师们会聊些什么呢?) 哈哈,大家工作时都深奥够了,平时也无非是聊聊家常。有时心里会担心在酒吧撞见来访者,大家还能不能认出我们来。(来访者也担心遇见你们……)   人生是一道无解的题   Q:各位咨询师有没有工作中会遇到的,比较常见的困难或误解呢? 单雨佳:像来访者会紧张一样,咨询师一开始在做咨询时也是很紧张的,因为这是两个人的磨合过程。记得我第一次做咨询的时候,就坐立难安,来来回回走了一个小时,之后就会好很多。其实,近几年大家对心理咨询的理解已经有所加深了,近期比较常见的困难,可能是希望大家能够用平常心对待心理咨询和药物治疗吧。 相对于心理咨询,药物治疗被大家了解和接受的程度会比较低。有时候会比较排斥物理治疗,或者是住院治疗。其实都是因为大家没有意识到心理咨询的限制,有些病情是需要不同的治疗方式的,这个时候就需要进一步向来访者澄清,并寻求家属的帮助了。 李昂:误解和困难还是有的。就像我妈,听到我做心理咨询,就对我喊:就你?有人还找你?你还能帮得着别人?(请脑补天津口音(▔▽▔))很多人会认为咨询是很简单的工作,就是和别人聊天。但是,这是一种高风险、高精力投入的工作。赚的钱一般,而且赚得一点都不轻松。(“不就是跟人聊天吗?收这么多钱!”这句话耳朵快听出茧子了……) 不接待来访者的时候,还要用大把的时间学习、读书、写报告。像我现在就攒下了6个大箱子的笔记(小编:做完的来访您都留着啊)。我说我是松鼠党(喜欢囤物=ˇωˇ=),你信么?哈哈,这些笔记对我来说是一种警示,也是为今后的研究和学习做准备吧。 杜满鹏:我想说,心理咨询是解决心理困惑的途径之一,但不是唯一。很多人会把心理咨询当成了最后一道防线,这样就比较危险。每个人都在心灵成长的过程中,心理咨询只是这过程中的一站,是很好的一站,但只是一站。这是我一直很想对我的来访者讲的一句话,也是我认为心理健康行业健康发展的方向。商业推广上,不要把心理咨询当成万能的、或是唯一。   来访者会成为老师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吗?   Q:(悄悄问)老师们私下里会不会谈论来访者的案例呀? 一众咨询师:(严肃脸)绝对不会。一是因为职业道德,除了学术用途之外咨询师不会泄露来访者的案例;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泄露来访者的个人信息。二的话,我们也是人啊,一直讨论这么深刻的问题,也是很累的,私下里我们更想谈谈轻松的话题。 (小编:放了个心~)   心理咨询,爱你不容易   Q:那您是怎么走上心理咨询这条“不归路”的呢˙ω˙? 马阁蔓:一开始接触这方面,有一些家庭的因素和对自我的好奇。后来随着学习的深入,进一步和圈里的人接触和了解之后,兴趣越来越浓,在这个过程中真的感受到对自己有帮助、有价值,然后义无反顾的走在这条路上,不准备回头。单纯用理论堆砌出来的答案会让自身就会产生很多质疑,只有亲身体验和感受之后,才会找到那种属于自己的主观真实,然后变的踏实下来。 单雨佳:刚开始入行是因为想帮助别人,后来一直做下去是因为觉得自己还是比较适合心理咨询的。我从小就对人很感兴趣,愿意倾听,常常充满好奇心。也许我要是没有成为心理咨询师,就会成为一个人物访谈类的记者了吧。 我喜欢听人讲他们的人生故事,这种人与人深层次的交流,是一种挑战,也会成为一种成就。毕竟,平常我们很难有这种可以深入接触一个人的机会。当来访者在生活中呈现出不一样的改变的时候,我就会觉得这就是我做心理咨询的意义所在,也是我对大众的帮助之所在吧。 李昂:因为有意思,这是最主要的动力。这不是一种简单的重复劳动。真要展开说是有很多感慨,说也说不完啊。现在想说的额外一点就是,这份工作不是服务业,也不是教育业,其实应该是一种专业的医疗业。 想对大家说的话   Q:最后老师们有没有想送给大家的最后一句话呢?(就剩最后一句啦?) (以下这些话,小编的内心os:老师们都是金句王嘛?句句都想标红!) 杜满鹏:没学心理学之前我以为「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学了心理学之后发现「世上本无事,本人自扰之」。没做心理咨询师以前我以为我可以做很多;做了心理咨询师之后发现我能做的有限,而它却可以引发无限可能。 李昂:这是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平等关系,是一种同盟关系、伙伴关系、共同发展的关系。心理咨询师和来访者不是帮助者和被帮助者的关系,我们会一起探索人生问题。每个人的故事都是不一样的。 马阁蔓:精神疾病的科普还有一段路要走,接受心理咨询不是一个丢脸的事情。心理咨询是一个勇敢者的游戏。这个过程中你会经历一些痛苦、失望,和真实的自己待在一起。其实生活当中我们是倾向于逃避的,可咨询中却要转过身来面对它。这本身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是一件很有勇气的事情。 单雨佳:不要对心理咨询抱有太过于理想化的想法,更无需感到羞耻。现在的人们普遍对自己要求比较高,不能容忍自己向他人求助,或者已经忘记如何向他人求助了。有时,专业的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这也许可以帮你打开一个新的可能性。 听过老师们的回答,希望大家能对心理咨询师的工作多了一些了解。 心理咨询不能包治百病,用一种更成熟的、平和的心态看待心理咨询,也许是老师们对这个行业和更多来访者的一种期待吧。 心理咨询在中国的科普还有漫长的路要走,简单心理希望陪伴大家一起走过这段路程。我们不想神化心理咨询,而是希望把这个行业最真实的一面展现给大家。过程中可能会有重重困难和误解,但我们愿意和我们的咨询师们一样义无反顾地走在这条路上。 最后,感谢这次在春节前夕还特意抽出时间接受采访的各位老师们! “心理咨询并不是「最后一道防线」。每个人都在心灵成长的过程中,心理咨询只是这过程中的一站,是很好的一站,但只是一站。”   杜满鹏 简单心理认证 从事心理咨询工作10年 已在简单心理服务人次:100-500人次 马阁蔓 简单心理认证 精神动力取向心理咨询师 已在简单心理服务人次:100-500人次 李昂 简单心理认证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成员(CAPA) 在简单心理服务1000人次以上 单雨佳 简单心理认证督导师 美国费城精神分析中心精神分析师候选人 在简单心理服务1000人次以上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4394 阅读

每个来访者都会触动到咨询师 | 《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第八章

BYM book club系列:《给心理治疗师的礼物》 第八章:让病人对治疗师真正有意义起来 很多来访者可能会有过这样的想法:   “咨询师在咨询之外会想到我吗?”“我对咨询师重要吗?” 简里里说,每一个来访者都是重要的,每一个来访者都会触动到咨询师。 对于一个在职业发展中的咨询师来说,不允许自己有变化,不去探索自己,是不符合职业发展要求的。除了个人体验(咨询师见自己的咨询师),在咨询中,咨询师也需要承认并允许自己是会被来访者影响的。 那么,咨询师在咨询中要不要坦白自己的感受?能不能做自我暴露呢? 欧文·亚隆在本章,甚至本书中都在强调,不要吝惜让来访者看到你是一个真实的人,会有真实的情感。 而有关咨询师在咨询中自我暴露的程度,其实是有争议的。 一方面,咨询师可以让来访者知道你真实的感受。咨询师诚恳的态度也许会促进治疗的进度。 另一方面,在咨询伦理中有着类似的规定。伦理设定的一个考量,是咨询师不能在咨询中使用来访者来处理自己的情感。因为自我暴露的危险就在于,有时候那份自我暴露是出于咨询师自己的需求,而不是来访者的。 在咨询中,常常会遇到来访者询问一些有关咨询师个人的信息。对于咨询师来说,更重要的是判断来访者背后的渴望和原因,并让来访者回到Ta自己身上。无论咨询师所做的诠释是否能让来访者认同,这个反复解释和诠释的过程就是咨询继续下去的样子。

11969 参与

童年早期的分离体验对人的影响 | 简单课堂·55期

1. 人类婴儿天性中依恋的需求——依恋理论简介 2. 依恋类型及不同依恋类型的表现:安全型、回避型、矛盾型、混乱型; 3. 常见分离创伤的实例; 4.情感忽略和剥夺 5.关于如何应对依恋议题的一些建议

17827 参与

和脑海中的消极声音抗争到底 | 这8个问题可以帮助你

  试想,现在是周四下午 你呆呆地坐在办公桌前,盯着面前的任务清单,想想周末前还有至少十件要完成的是事情。整个人僵住,但心率却逐渐飙高,大脑在飞速转动,想象该怎样才能在周五下班前把这些事情做完。 这时,你的大脑里响起了这些声音:啊,为什么会这样啊?这周我TM都干嘛了呀?我怎么这么低效啊!为什么我就没办法把事情利索地做完呢?!我怎么这么没用啊?!根本没法狡辩啊,每周这个时候都是这样,就是因为我没用啊!哎呀我天,我真是蠢爆了!… …   这些,听起来耳熟吗? 你一定听过,即便是那些很优秀的人,也曾在某个时刻在脑海里对自己说过这些话。但是呢,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要放任不管了。越是放任不管,这种声音会越来越把我们拉扯进一个更加黑暗的境况,让后更难从这种状态中爬出来了。所以,一旦听到这种声音,要赶紧叫停!   我待别人如初恋,却虐自己千百遍!为什么这些不忍心对别人说的话,却能对自己一说再说?!   有太多原因了... ... 有研究认为,这可能是源于以往经历中的一些真实的声音,比如,你以前的一位老师或领导,又或者是一个朋友或伙伴,脑海中的消极声音,只是那些以往声音卡在了自动模式上。有时候,当那些我们重视的人说出一些伤人的话时,这些话语会像伤疤一样永久地烙在我们身上,并时不时得回来伤害我们。 还有些时候,那些脑海中的消极声音,只是你对生活的观点的反映。马丁·塞利格曼(Martin Seligman)把这称为解释风格(explanatory style),要么是悲观的,要么是乐观的。 当事情一旦出错时,你越是悲观,就越会把这些错误怪罪到自己头上,也越会将这种错误扩散到所有事情上(一件事情错了,你觉得所有事情都不好了)。而这种解释风格当然也是受到很多因素影响的,包括你自己的幸福水平,也包括你周围的人,还包括你过往经历的影响等等。 该怎么停止这些声音?   用8个问题反击它!!! 怎样才能停止脑海中消极的声音对自己的鞭打 ,切换到积极的解释风格呢?方法很讽刺,当你想杜绝脑海中这样消极的声音时,好的办法竟然是和它对话,质疑它... ... 首先,你要问自己这几个问题: ❶ 这些想法是基于理性还是感性的呢? ❷ 这些想法是真实反映了我现在在做的事情、我是什么样的人和我的能力吗? ❸ 我有哪些证据能够反驳这些言论? 当你开始理清现实情况,并尝试把自己的情绪从中拉扯出来时,你会逐渐意识到,这些声音,都是你的挫败感在讲话,而不是你真实的能力。 然后呢,你要把自己从这个情境中抽离出来: ❹ 如果我的朋友这么说自己,我会怎么鼓励他们去反驳这些消极声音? ❺ 我会怎么劝说我的朋友用积极的态度看这个问题? 你把自己从这个情境中抽离出来,这能够让你从一个新的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 最重要的是,以长远视角来看待这个问题: ❻ 还能糟成什么样呢? ❼ 最好的情况会是什么样? ❽ 这些,对于5年后的我,影响大吗? 每每脑海中再次响起这些消极的声音时,你就用这些问题反击它们,一旦你发现自己能够更多地用积极的话语时,脑海里这样的“论战”就会越来越少啦~ 你要记住呀,不要再放任这些消极的声音来伤害自己了,因为这样只会让自己感觉更糟糕,还会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学着去感知这种消极声音的存在(而不是单纯地去憎恨这种声音),然后开始质疑它。然后,你会发现你已经在学着用和你好朋友交流的方式,来和自己交流了。 还有什么比和自己建立一段友好的关系更有效的呢?

20714 阅读

35个人告诉你,心理咨询是种什么体验? | “神奇的事情就这样慢慢发生了”

之前我们向大家征集了自己与心理咨询之间的故事,但当时我们是很有顾虑的,因为咨询是一件很私密的事情。   但让我们惊喜的是,我们收到了近500多份回答,我们详细的问了几位读者愿意分享的原因,一位读者跟我们说:“我希望用自己的经历鼓励更多的人”。   以下我们整理了读者们的留言,在保证故事真实性的前提下匿去了他们的名字,这些故事和感悟也许可以为我们更温暖、更细腻地展现心理咨询的样子。 当我开始想要寻求帮助   很多人误以为心理咨询师的服务对象是「软弱无能」、「心理不够强大」的人。 “向人求助真的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尤其是对我这种自诩为独立坚强的女孩,这有点像主动承认自己确实没那么好,而且可能还挺差劲,而不去看就可以继续假装问题不存在。” “12岁时我亲眼目睹妈妈意外去世而患了PTSD,接着就是长达五年的中度抑郁症。家人虽然不理解,但还算疼爱我,这使我活了下来。我一直觉得是我自己不够强大,直到去年抑郁症复发,在朋友建议下接触了心理咨询。” “开始寻求帮助本身对于一些人来说就是困难的。而且,心理咨询有时候并不轻松,因为要试着去面对那个一直被自己藏起来的自己有时候是一件很痛苦很艰难的事情。”   (能够主动寻求心理咨询已经是很有勇气的一件事情了。)     在心理咨询初始   心理咨询对于很多人来说是陌生的,对于未知产生恐惧和遐想是正常的事情。   “毕竟了解不多,给老师打电话预约的时候心扑通扑通地跳,超级紧张,因为真的不知道将会面临什么 。” “在没开始咨询的时候,可能觉得,或许心理咨询可以帮我很快地解决问题 ,让我变回那个生活有条不紊的姑娘。” “第一次见咨询师的时候,我哭得不能自已,恨不得把这二十多年来受的苦全部告诉她。”   (在首次咨询中,主要是咨询师对于咨询设置的介绍以及初步收集来访者信息。而对于一些来访者来说,抓住咨询师如「久旱逢甘霖」,凶猛地倾泻自己压抑多年的情绪和问题。)     当我进入咨询过程后   我有对咨询的误解 “一开始,我觉得心理学是万能的,不论怎样的问题,找出一个原因,然后找出一个解决办法,OK啦。它并不能很快地帮我解决问题。或者说,它不像理科题答案那样,提出问题,然后一二三列出答案。” “在咨询中,一切的感受要来自于来访者本身,而不是咨询师的建议。但一开始的我是不理解的,当时的我迫切地需要有一位导师一样的人为我指点迷津,但总是笑而不语的咨询师让我有些失望。” “曾经的我,不喜欢咨询过程中他的沉默与倾听,认为那是对我故事的一种亵渎。后来,才发现,在这个人人都渴望表现自我、为自我标榜正名的时代,沉默与倾听是何其珍贵啊。再不能共享沉默的个体之间,任何语言都无法使他们的灵魂产生沟通与共鸣。   (“我花这么多钱,你一句话也不说?光看着我笑?”是常见的对咨询师的抱怨。)   我有担心与戒备 “第一次走入房间,我很不信任他。他不主动问我,让我主动将自己的困惑讲出来。咨询的前期,我们都不怎么说话,曾一度陷入僵持状态。” “我一次又一次担心她会对我失望,担心她会因为我的忽远忽近而生气,甚至担心她会因为我实在太笨太胆小太固执,或者因为我总是什么都说不出而放弃我,但事实上没有。”   (是不是我向你暴露了我的弱点和阴暗,你就嫌弃我、批判我、甚至抛弃我。来访者会不断试探与咨询师的关系,直到它是安全的。)     我也遇到过瓶颈,也感到失望 “在我咨询期间有时候会感到深深的无力。有一次和咨询师聊完以后,我突然觉得,她好像说的那些我都知道啊,可是我就是做不到。突然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迷茫,我甚至都不知道我该不该继续咨询,因为当时最真切的感受就是:她好像帮不了我。” “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的来访者。我不够开放,或者说还不够信任我的咨询师。我也不够聪明,听到咨询师说的话,我不知道自己给出怎样的回答才好。我的咨询经常陷入长久的沉默,让我觉得很尴尬,很难受。我常常觉得很愧疚,我的咨询师真心实意地待我,我却总是想藏起来,躲起来。”     当情况开始有所变化   我开始对咨询师「去神化」,信任Ta  “我慢慢发现,好像咨询师不是我想象的那样伟大。她只是一个有着专业知识的人。但好像更重要的是,她不是一个随意就能看穿一切的人,而是一个陪着我们自己慢慢去探索问题根源,让我们慢慢去认识自己,感受自己,悦纳自己的人。” “她和我进行了两三次谈话,我从排斥到接受,从怀疑到信任。当她告诉我虽然我一直把自己包裹得很好,总是佯装坚强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觉得这么多年,终于有个人理解我了,然后才真正卸下心防。” “从一开始的什么都说不出,慢慢变得敢试着告诉她我的纠结自责担心等等这些从来只敢写在日记里的东西。我愈发确定地知道她会关心我,会认真听我说话,会为我着想;知道虽然我很笨拙,有各种不敢和做不到,但她一定不会嫌弃我;知道只要我不放弃,她就一定不会放弃我。” “咨询师同时有很多种角色,但没有一种是跟你讲人生道理的。她是聆听者,共情者,也是分析者。无论我的想法在其他人看来多奇怪或不道德,她都试图站在我的角度去理解发生了什么,而不是去纠正什么。”     我开始接纳自己、爱自己 “心理咨询让我真的开始改变,开始鼓起勇气去面对自己曾经努力隐藏的东西,去试着接受一个不完美的自己,试着真的学会爱自己。” “专业的咨询师能够帮助你来认识自己,让你看到你深层的人格模式,并帮助你能一点一点建立起新的人格。而这才是真正的治疗——深层次的成长。而没有接受过专业的、长程的心理咨询,很多所谓的“自我探索”其实像找黑匣子,自己摸来摸去,很多时候自以为找到了钥匙,可是更多的时候是雾里看花。” “神奇的事情就那样发生了,我们慢慢地被改变了。咨询师给过我的支持和包容,让我想起来都觉得温暖。”     心理咨询让我获得的成长   “逐渐的,我也有了观察自己,理解自己的能力。我觉得这也是一种英雄之旅。” “我坚持做心理咨询已经一年了,这一年里我从一个自卑到骨子里,低落到尘埃里的人,变成了一个收获自信,乐于和别人打交道,兴致勃勃地参加各种活动的人。现在的我就是一年前理想中的自己。” “三年前,本来抱着找一个人生导师的心理去找心理咨询,但是咨询师用自己的行动表明,她不能当我的导师,我自己才是我人生的真正主宰者。” “面对自己是一件不容易甚至还会带来痛苦的事情,但如果能主动去找一个专业人士来帮助自己,你会发现一个不曾感受到的空间,那是一个私密的,温暖的,安全的地方,让你能够静静地试着去感受自己,去感受那个被自己掩藏起来的受伤的自己,试着去接纳,允许他的存在。” “心理咨询让我知道爱自己才是一切美好生活的前提。爱自己是接纳自己的一切,好的坏的都是组成我们人生的一部分。接纳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注定有很多东西得不到。尽管现在也不是什么人生开挂,但是一切已经不一样了,我从未像现在这样爱过自己。”     一些感悟,发自肺腑的   首先,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感叹: “心理咨询……太贵了!”   找个靠谱的咨询师很很重要 “咨询有没有用,我的意见是:很有用。而且你会发现这会是你人生中最值的一笔投资。但是前提是你找到专业的咨询师,并且一直坚持。” “专业的事情还是应该交给专业的人,刚开始的时候我像所有人一样对心理咨询是充满偏见的,偷偷摸摸,在意别人的眼光,现在每周的咨询已经成为了我日常生命的一部分。” “是与咨询师的关系在起作用。” I am who I am, with a better version. “或许心理咨询不能让你更智慧,不能让你赚钱,甚至还会花掉你的钱,但心理咨询能让你更好地成为你自己。” “咨询还在继续,我的成长也还在继续。咨询没有让我的烦恼消失,没有让我的负情绪不见,但它让我更坦然面对这一切。而且,认识自己原来这么有趣。”   心理咨询到底是什么? “心理咨询是一个容器,在这里你可以安然盛放你所有的情绪和痛苦,直至你能安全地看到它,感受它。” “心理咨询是一个漫长的,润物细无声般的过程,它不像感冒吃药那样,一下子就能解决问题。” “优质的心理咨询对于我的意义,是为我提供了一段无比宝贵的关系。在优质的关系里,一个人可以重新再活一次。在优质关系的陪伴下,一个人可以由原来的怯懦猜疑、攻击自卑,变得自信宽容、尊重有爱。” “心理咨询在某个阶段是一根拐棍,你最终要做的还是依靠自己独立行走。”    希望心理咨询能给你一段安全温暖的关系,最后我们都可以依靠自己,独立行走。 下面是我们为你精选出的5位擅长“个人成长”方向的咨询师,如果你感到自己在自尊、自信、情绪和人际等方面存在问题,而自己不知道如何解决,可以选择和咨询师聊一聊~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浏览更多咨询师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8645 阅读

不要离开我,否则我就伤害我自己 | 自虐人格

早年在一个督导的工作坊上,讨论过一个案例。大致是一个女性常常陷入远距离、不可能的恋爱之中;万般艰难地离开了一个虐待她的男朋友,她又轻而易举地把自己的新朋友变成不断批评和指责她的人。其中更有一个细节,她热爱SM(施虐-被虐)的性游戏。她描述说,只有当她的身体感受到疼痛的时候,她才觉得自己全身心地被爱。   SM的名字是由奥地利作家 Leopold von Sacher-Masoch 来命名的,他们通过羞辱和虐待来达到性高潮。故事中的女性追根溯源到她的早年生活,她在和父母的关系中,每一次“被爱的感受”都和“痛苦感”紧紧相连。   “我从未得到过没有痛苦的爱。 我以为痛苦才是爱的感觉。”     后来我发现,有一种被学术上称为受虐性格(masochistic character)的人: 甘愿受苦、抱怨、不断自我伤害和自我贬低,其伴随的潜意识愿望是:以自己饱受痛苦去折磨别人。   自我挫败型人格障碍 (Self-defeating personality disorder)   先讲讲学术上的。自虐者有一种奇异的、一种被动的、自我挫败的行为模式。   这种行为模式大多是从成年的早期开始,呈现的形式多种多样。这个人可能会对享受、愉悦感避之不及(躲着好事走),却常被让他们深感痛苦的事情或者人际关系所深深吸引;同时还会有意无意地阻止其他人来帮助自己:     曾经的诊断标准是这么定义的(在DSM-IV的时候被剔除了,但是还是挺有道理的……): 在多种选择面前,专门挑选那种会令自己失望的人、或者(注定失败)事情。哪怕是更好的选择就放在眼前; 努力使得别人的帮助都变成徒劳; 好事发生的时候(比如说有成就),Ta的反应是觉得沮丧、愧疚或者搞出点什么行为来,让自己感到痛苦 有意激怒他人,或者有意使别人拒绝自己,而后自己感到受伤、挫败、或者被羞辱 (比如在公共场合开自己伴侣的不恰当玩笑,伴侣很愤怒,然后自己觉得很受伤)       拒绝享乐、或者很不愿意承认自己挺高兴的(尽管自己是值得享受,也有能力享受) 把自己人生重要的事情搞砸,尽管自己是有能力做好的。(比如说帮别人写论文,自己的却怎么也写不出来)。 对于对自己好的人,毫无兴趣或者干脆拒绝别人。 别人没对Ta有要求,Ta不请自来地为了他人过度自我牺牲。   需注意的是:以上这些行为不是在身体、性、或者心理上被施虐时候做出的反应;不是在抑郁状态下的非正常反应。 人们自虐的两种方式   关系自虐   常见的是:不计代价地维持情感依恋关系,需要通过和人的关系来界定自我。 我可以改变我自己,牺牲我自己,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怎样的痛苦割肉都可以,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求求你喜欢我。只有你不离开我,我才觉得自己是存在的。   道德自虐   更普遍低存在于內摄型人格的个体,他们认为自己的自尊感,是由“忍受痛苦和自我牺牲”的能力来建构的。只有我足够隐忍,吃了足够的苦头,牺牲得足够惨烈,我才觉得自己是个“值得被爱的好人”。 (想想看,我国的电视剧里面,塑造的“大嫂”、“中国好媳妇”是不是都是这样的形象:就算我被你们排挤抛弃了,就算你们全家对我冷眼漠视,我也要舍弃我好容易迎来的新生活,不管我的儿女,不管我的工作,忍辱负重给恶意欺负我的婆婆养老送终。)     活得好好的,为什么会自虐?   荣格学派认为,自虐这件事情在人类发展史上由来以久。极端的群体行为中,人类原始崇拜的背面就是“自虐”。将对方理想化,将自己贬入泥土,祈求对方的怜悯、观照和拯救。   而心理学家Gabriel和Beratis则认为自虐和早年的创伤有关。Cooper认为,人们发展出受虐的模式,是为了修复自己早年在自恋形成期所遭遇的创伤记忆。在人长大的过程中,由于这种自恋的损伤会对人的精神产生极大的影响,这种自恋的病理性会愈加显现。 Dorpat的研究说,自虐型人格多有这些经历: 他们都曾遭遇过未经处理的丧失 养育者都比较挑剔或常常使他们感到内疚 儿童常感到要为父母负责(角色反转) 都具有创伤或虐待性事件 有抑郁的家族史 在这些状况下,儿童会逐渐习得痛苦是为获得亲密关系而付出的代价;更有很多人形成受虐人格,是因为在早年经历中曾因受磨难而受过嘉奖。比如你流血流泪坚持下来了一场超越你能力的马拉松(而别的小朋友都去玩游戏了),被大肆表彰和赞扬;你咽下吐沫饿着肚子把最好吃的东西让给了已经饱饱的妹妹,被家人称赞“好懂事的小朋友!”。   并不是其中的“坚持”和“忍让”不值得赞扬,而是儿童理应被教育先懂得照顾好自己,再照顾他人。帮助他人,不应建立在(丧心病狂地)牺牲和伤害自我的基础之上。     而有研究发现,儿童期遭受虐待的女孩倾向于发展出自虐行为,而受虐的男孩则更倾向于对攻击者产生认同,而变成施虐者。小男孩更会效仿攻击者,而女孩们则更倾向于在受虐过程中形成“坚韧不拔、自我牺牲的性格”,以躯体受虐来赢得道德的胜利——弱者屡试不爽的武器。   而精神分析中所说的“自虐”并不意味着“热爱痛苦”。有受虐行为的人之所以承受痛苦,是因为他们总是有意无意地希望事情变得更好。他们希望通过自己对于痛苦的承受和隐忍,终于获得他人的同情和赞赏,事情慢慢好起来。     “自虐”不一定是病态的   但是需要说明的是,“自虐”不一定是病态的。在一定的社会文化背景之下,它是我们的生存策略。   比如在父母和孩子的关系之中,父母常要为了孩子舍弃自己的利益。中国的传统文化里面,也充满着“孔融让梨”,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这样的故事。我们被教导、被榜样,应牺牲自己去保全他人。   这对于个体来讲是挫败的,但是在一定的文化背景之下,它却为了集体和社会的繁衍和存在做出了贡献。   而另外一种情况是:为了达成一定的目的,任何人都会在特定的情况下表现出自虐的特质。比如说,为了完成工作你舍弃了老婆孩子;当你要去上班的时候,女儿哭得撕心裂肺(超过了她平均伤心的范围),并且威胁你说她要把自己的玩具扔掉。   “自虐”本身有时候是我们用来存活和生存的一个工具。 自虐者的特点   然而,实际上自虐型人格更容易不计风险地冲动行动。为了得到亲密感,他们预期一定会有痛苦发生,而被动地这么等待,不如自己来掌握这个过程。让痛苦来得更早一些。 而相比抑郁者,他们也会更加积极主动,活跃能够使他们暂时抵消抑郁的感受。   Reki认为他们擅长于: 挑衅(provocation)别等了,快来虐我,我要向你证明我承受得了 姑息(appeasement)我已经在受苦了,不要再来惩罚我 示弱(exhibitionism)快看我,我现在这么痛苦! 内疚转移(deflection of guilt)都是你,让我变成现在这样!   其实以上这些形式我们都会使用。比如说在公司做报告前,先说我做的不好;你做错了事情,你满脸泪水地和老师说:真的,我太差了,你惩罚我吧。我们在生活中的小事中,常用自虐策略来保全自己。这是健康的(小聪明)啦!     但是自虐者,当你想要帮助他们的时候,你会感受到风暴一般地无助感。当他们向你哭诉他们是多么地可怜,你提出解决方案的时候,你发现他们并不真的在意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他们更关注道德上谁高谁低(当然全是别人的错)。   他们需要自己永远地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并不真的打算改变自己的痛苦。“我害怕如果我不痛苦了,不再因为你而遭受折磨,我就失去了被你爱的理由。” 自虐者的关系模式   值得提出的是,对于自虐者,早年的创伤体验并没有严重到让他们丧失被爱的希望。他们的信念是:尽管自己遭到抛弃,但是如果自己遭受的苦难足够深重,还是有可能有机会得到一些关爱。   你可以折磨我,但不要抛弃我。只要能充分地让大家觉得我需要同情和关心,我就不会被你全然的情感遗弃。   请你不要离开我,如果你离开,我就会伤害我自己。 放弃“拯救幻想”,提供真正的帮助   当你和自虐者相处的时候,你的“拯救幻想”会被激活。他那么可怜,那么善良,又那么无助。你忍不住想要帮助他。你想要倾尽全力去帮助他。   但其实这只是个陷阱。现实层面的帮助对于他们是个威胁,甚至如果现实生活中一切都好起来了,那么他还是否觉得自己值得被爱?这令他们恐惧。同时你强化了Ta不为自己承担责任的行为模式:当我伤害我自己,你就会额外地来照顾我。 自虐者真正需要什么?   一个会照顾自己的榜样。 当你拒绝他,并告诉他:我已经提供了我能够提供的帮助,我现在必须回家休息了(我需要照顾好我自己)。你向他传递的信息是:我是个值得被尊重的人,你也一样。我不会因为你虐待自己,而给你更多的观照。   鼓励他为自己承担责任。 问他:“你是如何把自己弄到这个地步的?” 让他们意识到,不总是环境和他人的错误;他持续不断展现的“无助感”,也不是获得被爱的唯一方式;   接纳他们的“自私”。 你愿意和那个会照顾自己,不被他人情绪左右,懂得照顾自己需求的他相处(他不会因为照顾自己而被抛弃,亦不会因为伤害自己而得到更多关注)。   承认他们感受到的痛苦,但并不为他的处境感到焦虑。 表达你情感上的理解和支持。但除非他开始对自己的状况有所行动,你并不会像一个万能的拯救者一样,替他去行动。他需要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鼓励他们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 心理咨询师被训练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在专业、私密的关系中,处理这其中隐藏的深深创伤。     图片来源: Illustrator - Henn Kim   参考文献: Reich, J., (1987). Prevalence of DSM-III-R self defeating (masoch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 in normal and outpatient populations Journal of Nervous and Mental Diseases, 175, 52-54. McWilliams,N. (2011). Psychoanalytic Dagnosis,: Understanding Personality Structure in the Clinical Process (2nd Edition). Guilford Publications. Miller,T.(1995). Disorders of personality: DSM-IV and beyond. New York: Wiley. Gabriel, J.,& Beratis, S. (1997). Early Truam in the development of masochism and depression. International Forum of Psychoanalysis,6,231-236. Blatt,S.J., (2008). Polarities of experence: Relatedness and self-definition in personality development, psychopathology, and the therapeutic peocess. Washington, DC: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Cooper, A.M. (1988). The narcissistic-masochistic character. In R.A.Glick & D.I.Meyers (Eds.), Masochism: Current psychoanalytic perspectives (pp. 189-204). Hillsdale, NJ: Analytic Press.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2414 阅读

“把爱像松果一样囤起来” | 不愿意付出爱的人到底在害怕什么?

一个朋友告诉我,她觉得男朋友好像从来没有爱过自己。 她对男朋友非常好,但男朋友却从来没有过任何表示。不仅从来没有给她送过礼物,甚至从来没有主动做出任何表达爱意的举动。除了女朋友这个头衔,她完全感受不到自己是在和他交往。 这些只接受爱,却不愿意付出爱的人到底在害怕什么?      什么是囤积型伴侣?   囤积型伴侣(hoarding-orientation)是指在亲密关系中非常吝啬自己情感的人。他们不是不爱,而是把爱当作自己的一种资源,认为付出爱会消耗自己的资源,所以不愿意付出。 他们似乎处在一堵保护墙的包围中,主要目标是在这个坚固的阵地中,尽可能多的吸纳爱,尽可能少的付出爱。 有一个囤积型的伴侣是很痛苦的,“互相表达爱意”这种在普通情侣看来最正常不过的事情,囤积型伴侣都很难做到。 那种感觉就像是我说:“我好爱你!” 你说:“好的。”      你/你的伴侣是不是囤积型的人?   囤积型人在亲密关系中通常具有以下特点: 把爱等同于有限的消耗品,用一次少一些,常常冷静地计算得失。不仅仅是情感,他们对一切事物或一切思想,就像对待钱财一样,有条不紊。   认为爱本质上是一种占有。试图通过占有另一半而获得爱,并且从不给予爱。   如果被另一半要求给予爱,会立刻变得疏远或者干脆破坏这段关系。对他们而言,与他人亲密本身就是一种威胁。 他们其实并不指望从别人那里获得爱。不付出爱是自己的底线,疏远或者占有才意味着安全。      囤积爱的倾向从何而来?   心理学家弗洛姆(Erich Fromm)将性格分为两大类型:生产型(productive-orientation)与非生产型(nonproductive-orientation)。而囤积型就隶属于非生产型性格。 囤积取向的人,安全感建立在囤积和节约的基础上,他们将付出当作是一种威胁。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婴幼儿时期没有得到照料者无条件的关注与爱。 儿童在第一次想给予爸爸妈妈一点东西(例如,写一张贺卡、画一幅画)来表达爱时,受到了拒绝或忽略。导致他们认为就算自己付出爱,也不一定会有回应,久而久之也就不再愿意付出了。     囤积型取向的个体没有办法真正的爱自己或者爱他人,因为他们不能在与他人的关系中深入的投入自己。 事实上,被人喜欢是一件相对容易的事情,你些许的优点、性格、长相、穿了一件特别的衣服等等,也许都会获得别人的赞赏。 但被别人持续的爱着,才是最不容易的事情。与囤积型伴侣交往,是很没有安全感的。这段关系的主动权完全掌握在对方手中。 正因为他们从来没有主动表达和付出过爱,没有投入,也就没那么在乎。     囤积型人从没有想过创造双赢的局面,只想玩一个“零和游戏”的游戏:爱的总量是一定的,别人必须输掉,别人必须一直在付出爱,自己必须是赢家,自己必须一直在获得爱。 他们只能以一种暂时而脆弱的方式与他人交换感情或者性。但爱是相互的,一直得不到回应的对方,很可能不再付出爱。 而囤积型的人对回忆都有一种特殊的忠诚,他们常常抓住过去的一切不放,并沉溺于以往的情感中。 丢失了对方的爱,对他们来说,是对自己想法的验证,“果然爱是会被消耗掉的,果然我不应该付出爱”。 囤积型的人就这样陷入了自己的负性循环中。     囤积取向的人如何获得持久的爱?   弗洛姆认为,一段成熟健康的亲密关系在给予爱之外,还包含四大要素。 关心。主动关心我们所爱对象的生命和成长。   责任感。人们常常认为责任感是义务,是外部强加的东西。责任感本质意义上,是一种完全自愿的行动。在成人之间的爱中,责任感主要是指关心对方心理方面的需求。   尊敬。尊敬不是畏惧,是我希望我所爱的人从其所好,健全地成长和发展起来。“爱一个人,是接受他本来的面目,而不是要求他成为我希望的样子。”   了解。必须客观深入地去认识对方,而不是一知半解,看到对方真实的现实状态,克服自己想像中被歪曲了的他的形象。只有客观地认识一个人,才能在爱中了解他的真正本质。     这四个部分听起来容易,但对于从未付出过爱的囤积型伴侣来说,并非那么容易做到。可以先从以下两点做起:   1. 尝试爱自己   如果一个人能够爱自己,就可以源源不断地产生爱和创造爱,来满足自己对于爱的需求。自然不会时刻担心自己的爱消耗掉、分享后就会减少消失。爱人前先让自己试着成为独立而成熟的个体。   2. 意识到给予不是放弃   试着告诉自己,给予不是被别人夺走或是牺牲。恰恰是通过给予,才能体验自己的力量、充裕和活力。 给予让个体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力,因而会欣喜万分。试着转换自己的思维方式,不把给予等同于一种牺牲或者让步。 最后,送上小编非常喜欢的弗洛姆的一句话:   幼稚的爱是:我爱你,因为我需要你。 成熟的爱就是:我需要你,因为我爱你。   这些有关于亲密关系的困扰,咨询师都愿意与你探讨,与你一起探索亲密关系中的恐惧、迷茫和困惑。     参考资料 Fromm, E. (1947). Man forHimself: An Inquiry Into the Psychology of Ethics.  New York, NY: Rinehart. Fromm, E. (1956). The art of loving. New York, NY: Harper & Brothers. Fromm, E. (2014).Social Character in a Mexican Village: A Sociopsychoanalytic Study. Open Road Media. Real Love & Conscience.(2011).https://realtruelove.wordpress.com/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1956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