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咨询师

6078 观看

欺凌不只发生在少年之中

  如果你没有经历过今天文中要说的情况的话,那么你是幸运的,但也请把这篇分享出去,也许有人能从中获得帮助。   文 | E+ 简单心理内容工作室   以前一直以为,只要长大了就不会轻易被人欺负了,但工作之后发现小时候欺负我们的「小恶霸」,如今长成了「大恶霸」,依然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只不过欺负的场所从教室换到了办公室。   想象一下以下场景: 开会时,在你提出任何想法或建议后,某个人/某些人都会撇嘴摇头,或者明确表示你的想法「太可笑」;   同事总是「忘记」接你的电话、回复你的信息,或「忘记」通知你重要的事情;   上司给予你超量或完全不合理的工作,而且Ta明确地知道你注定是做不完/做不好的,然后因为你的失败对你进行责罚或辱骂;   自己努力得来的工作成果,被人恶意抢占,努力得不到赏识;   如果你在工作中常常陷入类似的境遇,并且让你感到十分煎熬和痛苦,你和周围的人也许正在遭受着「职场欺凌」(cubicle bullying)。   什么是职场欺凌?   欺凌行为(Bullying)是指带有敌意地使用攻击、威胁、强制等手段令他人感到恐惧,从而达到控制他人的目的。   它有两个重要特点: 欺凌是一种不对等行为,只有攻击者在身体上、权力上或社会地位上强于受害者时,所进行的攻击行为才能被视为欺凌。   欺凌往往是一种习惯性行为,极有可能会反复发生。   「欺负人」这种事情不仅会发生在小孩子打打闹闹的操场上,如今也潜伏在水泥森林中大大小小的办公室里。Cubicle意为办公室的小隔间,座位间的隔板挡住了每个人视线的同时,也为「职场欺凌」提供了滋养的温床。   职场欺凌可以是一对一的,例如上司对下属,或老员工对新员工。也可能是聚众行为(mobbing),即一群人对于某一个人的欺凌。后者通常以一个主要欺凌者为首,其他人或起到协助作用,或坐视不管,然而起哄和默许都使欺凌得以继续进行下去。      在职场中,欺凌行为发生率要远高于性骚扰。但由于并无相关法律保护,欺凌的受害者很少得到帮助和同情。美国2014年的的职场欺凌调查显示,大约27%的人群报告曾经遭受过职场欺凌,21%的人曾目睹过欺凌。72%的人能够意识到欺凌正在周围发生。   由于职场中的利益关系以及对于保密性的担心,自我报告的数据并不能向我们展示职场欺凌的全部图景,但这些已有的数据已经足够触目惊心,它如此的普遍,普遍到让我们甚至以为它本身就是正常的。   职场欺凌有哪些表现?   言语上: 起带有侮辱性的外号,或使用羞辱性的话语   嘲笑讽刺(阴阳怪气) “要等到你把工作做完了,那估计我们公司都倒闭了”;   散播关于你的谣言 “你知道新来的那个女的吗,据说跟老板有一腿。”   威胁 “你敢这么跟我说话,还想不想在这公司混下去了。”   斥责和无缘无故的批评 给你超额或不合理的工作,然后因为你未能完成而训斥你,俗称「找茬」;   行为上: 故意忽视。在群体中把你当透明人,或在他人试图与你交流时进行打扰中断。故意“忘记”通知你参加重要的会议。   集结他人一起排挤孤立你。被同事冷落,他们与你刻意保持距离,故意摆出高傲姿态;     更多的时候,欺凌者并不会展示强烈的敌意,Ta做出的也许只是一个白眼、轻蔑的一瞥、或一声不屑的「切」。这些细小的、不清晰的,但对于接收者产生很大负面影响的信息,虽然暂时不会造成什么剧烈的消极回应,但长期如此,就会对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造成巨大的破坏,也会给受害者带来负面影响。   这种微妙的举动容易被认为只是因「性格不合」所导致的人际关系上的摩擦。正是因为欺凌的表现太琐碎,很多人不仅意识不到它的存在,反而觉得受害者的消极反应是「小题大做」。毕竟,谁会在乎同事是否回复你的信息?你要怎么向别人抱怨“我老板总是找我的茬”?因为得到的大多数回应都是:“从你自己身上找找原因吧”。   另一方面,受害者自己就会压抑掉「我正在被欺凌」的想法。我们常常分不清「职场欺凌」和「强有力的管理风格」之间的区别,尤其是当你的上级是欺凌的实施者时,Ta的斥责、辱骂、强硬的工作态度,都可能被合理化。受害者可能会认为「一定是我做错了什么事,老板才对我这样的」。一旦欺凌被解释为「做错事后的合理惩罚」,它就很难再被反抗了。   职场欺凌会波及到哪些人?   欺凌不仅仅是两个对立方所产生的行为。在欺凌发生的瞬间,所有在场的人都会被卷入其中。Salmivalli在研究中把参与到欺凌的人分为以下几种类型(除欺凌者与受害者外):   协助者(assistant)是欺凌中最大的帮凶。在欺凌者首先实施欺凌行为之后,协助者会迫切地想要加入到其中。例如在老板训斥某员工的时候,其他同事也主动加入到责备的队伍中去。   起哄者(reinforce)如果个体对于帮助他人之后的预期是偏负性的,例如会认同「枪打出头鸟」、「我并不能改变什么」,那么将很有可能成为起哄者。   局外人(outsider)在面对欺凌行为发生时可能会选择回避、直接走开。但他们是欺凌事件中变数最大的角色,如果他们能够改变对于反抗欺凌的负性预期,那么将会起到积极的作用。   抵抗者(defender)是欺凌行为中最具保护性的人,是与受害者站在一边的。这些敢于反抗欺凌者的人具有较高的自我效能,也具有更强的社会竞争力,可以更好地保护自己不受伤害,较少产生心理健康问题。   职场欺凌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对于受害者, 上班路上的每一步都像在走向坟墓。   失眠 在职场中曾受到过欺凌的人可能会有更多的睡眠问题,并且问题的严重性随着暴露于欺凌的次数的增多而提高。   心理失常 职场欺凌受害者的抑郁水平显著高于没有遭受过欺凌的人。遭受过严重的欺凌行为甚至有可能导致受害者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感到缺乏自信,自尊降低 一项针对公务员的研究显示,被欺凌经历越多、时间越长,个体的自尊水平越低。   工作倦怠 由于职场欺凌可能会重复发生,长期处于压力状态下,个体很容易产生情感、态度和行为上的衰竭状态。   影响工作导致进一步被欺凌 欺凌可能导致受害者的认知功能受损(例如记忆力下降、注意力无法集中),这可能影响工作效率以及在工作上的表现。美国职场欺凌调查显示,61%的人因为受到欺凌而失去了自己的工作。   以上这些身体、心理以及行为上的负面影响都可能引起随后愈加严重的欺凌,使欺凌形成一个恶性循环。     对于实施者, 欺凌行为也伤害了他们自己。   首先,行为实验表明,当你成为欺凌他人的人时,并不会获益。相反,欺凌者在欺负他人时可能会体验到强烈的愤怒、羞愧、罪恶感。   其次,欺凌行为可能是习得的。很多欺凌行为的实施者同时也有可能是被欺凌的对象,这类人群有很高的患有抑郁、焦虑情绪障碍以及自杀的风险。   曾经/正在遭受职场欺凌,该怎么办?   1.  认识到你曾经/正在被欺凌   被欺凌的一方常常会觉得是自己的过错,比如,自己做得不够仔细、自己太糟糕,或者自己应该要做得更好。 承认被欺凌并不容易,尤其是对于男性来说,好像这是示弱的表现。受害者普遍会产生自责和耻辱感。认真地告诉自己:我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职责,我值得被尊重和对待。   2.重建信心   欺凌者常常用强硬的手段使我们害怕、屈服,最终顺从地达到他们的目的,认为自己一无是处。 改变对于自己的错误认知,重拾起价值感是一个漫长且艰难的过程。我们可以从改变外部的行为做起,做一些擅长的事情来重建自信。   3.向信任的家人、朋友寻求支持   在从被欺凌的创伤恢复的过程中,一个人走实在太过孤单。记得向信任的家人、朋友寻求支持,来自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和鼓励能够帮助你缓和情绪,纠正你在创伤中形成对自己的错误评价。   4. 寻求专业帮助   如果你认为你试了以上所有的办法,但仍没有改善的话,那么也许是求助于心理咨询的时候了。在一段安全的咨询关系中,与咨询师的互动可以帮助你了解自己在欺凌关系中所扮演的角色,处理其中所经历的情绪;建立信心、重新认识自己的价值,并且练习去抵抗欺凌行为。     欺凌作为一种严重威胁职场健康的行为,不应该成为一种文化蔓延开来,但现在的情况却正是如此。然而一件坏事,就算再微小,再普遍,再频繁,它也还是坏事。 我们要一直意识到欺凌的存在,关注它,谈论它,抵抗它。 抵抗欺凌,不仅是对抗恶意的过程,更是自我成长的过程,但你不会是孤单的,如果你需要,我们的咨询师会帮助你一起走过这一过程。 点击咨询师头像,即可查看咨询师的个人信息&联系方式。   - 点击浏览更多咨询师 - 参考资料 Laschinger, H. K. S., Grau, A. L., Finegan, J., & Wilk, P. (2010). New graduate nurses’ experiences of bullying and burnout in hospital settings. Journal of advanced nursing, 66(12), 2732-2742. Namie, G., Christensen, D., & Phillips, D. (2014). 2014 WBI US Workplace Bullying Survey. Workplace Bullying Institute, 1. Nielsen, M. B., & Einarsen, S. (2012). Outcomes of exposure to workplace bullying: A meta-analytic review. Work & Stress, 26(4), 309-332. Niedhammer, I., David, S., Degioanni, S., Drummond, A., & Philip, P. (2009). Workplace bullying and sleep disturbances: findings from a large scale cross-sectional survey in the French working population. Sleep, 32(9), 1211-9. Paull, M., Omari, M., & Standen, P. (2012). When is a bystander not a bystander? A typology of the roles of bystanders in workplace bullying. Asia Pacific Journal of Human Resources, 50(3), 351-366. Samnani, A. K., & Singh, P. (2012). 20 years of workplace bullying research: A review of the antecedents and consequences of bullying in the workplace. Aggression and Violent Behavior, 17(6), 581-589. Vartia, M. A. (2001). Consequences of workplace bullying with respect to the well-being of its targets and the observers of bullying. Scandinavian journal of work, environment & health, 63-69.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the-cubicle-bully/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3137 阅读

“你是我生的,我还管不了你了?”

「纠缠」这个词透着一股主动方的穷追不舍和被动方浓浓的嫌弃,这个看起来怪怪的字眼怎么能用来形容母亲呢,母亲对子女的爱护怎么能叫「纠缠」呢。 但是也许下面这些话听起来不那么怪,甚至有些熟悉, “我是你妈,我进你屋还用敲门?你有什么秘密不能让我知道啊?” “妈牺牲了这么多,还不都是为了你。” “你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也是妈妈生命的延续啊。” 如果你觉得这些话非常熟悉,可能是你妈妈常常念叨的,或是如果你已经有了子女,你平时也脱口而出过类似的话。那可能你的妈妈/你自己就是一位纠缠型(enmeshed)母亲。   何为纠缠型的母亲   纠缠(Enmeshed)意为陷入、被缠住。就像无孔不入的母爱犹如一网藤蔓缠绕在孩子身上,绑住四肢,裹着腰身,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界。 纠缠型的母亲和其子女之间的主要问题是关系混淆(Enmeshment),这一概念由Salvador Minuchin首先提出,关系混淆是描述家庭成员之间边界模糊或几乎没有边界,彼此过分关心且投入对方的生活,从而抑制了个体化发展(individuation)的失调状态。孩子天生对于母亲有依恋和爱的渴求,而这种渴求却使母亲迸发出一种令人窒息的关爱,由此便触发了关系混淆的状态。 关系混淆也被John Bradshaw用来描述孩子变成其父母代理配偶(surrogate spouse)的家庭关系,例如儿子承担了母亲的丈夫的角色。 在家庭中,纠缠型母亲较父亲来说更为普遍,由于女性独有的生育能力,母亲在对待子女时容易产生一种「你是我生的,我还管不了你了?」的想法,因此在情感上更容易和子女产生紧密的联结。   纠缠型的母亲往往也是自恋的(call her a narcissist),她们把孩子当做自己的一部分,无法接受孩子是另一个与自己分离的独立个体。但孩子并不都这么想,至少他们不只是妈妈生命的延续,Ta应该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健康的自主性。 心理治疗师Gerri Luce在谈及她与母亲之间的关系混淆时如此描述: “我的每一个决定都需要她的同意。当她不在我身边,或者我无法跟她商量我所做的大大小小的决定时,我会感到异常的惶恐。多年来,我们融合成一体,就像一个连体人,直到她去世。”     纠缠型母亲是什么样? 纠缠型母亲的一些特点: 控制性强,她认为自己有权利去干涉孩子生活的各个方面; 把孩子当做自己的财产; 母亲和孩子的角色是反转的,母亲不断要求孩子去预测并满足她的需求,孩子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养育者,与此同时,孩子自己的需求被泯灭了; 总是替孩子做决定,却未曾真正给予指导; 她们的最终武器是(让孩子产生)愧疚 ;      如何知道我是否有/成为了一位纠缠型母亲?   我们很难惊觉自己是否有/是一位纠缠型母亲,因为孩子与母亲之间的关系混淆往往延续了很长时间,而身在其中的人很难发现它的模式。 另一方面,纠缠型母亲在表面上看来是很美好的。在外人眼中,她可能很关心孩子,亲子关系看起来也非常亲密。可正因为看似美好无害,才更不容易发现它背后所裹挟的侵略性。「母爱」这个伟大的字眼给予了纠缠型母亲太多的正当性。 即使察觉到它的过程可能也是缓慢且艰难的,但是,它依然是可以被发现的。以下是一些你可能处在关系混淆状态的迹象,可能会帮助你审视自己的关系: 你对母子关系全身心地投入导致它消耗你大量的精力,从而忽略了其他关系; 你的自尊水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近期母子关系好坏; 当出现冲突或双方产生不一致时,你会感到极度焦虑和恐惧,会耗费大量精力去尝试解决问题; 当你无法见到或联系到对方时,孤独感会侵袭而来。伴随着失联时间的增加,这种孤独感会猛增直到你想要疯狂地联系上Ta; 和对方产生“共生的情感联结”,Ta生气、焦虑、抑郁,你便也如此,吸收对方所有的情绪并试图调解它们。(青春期叛逆的女儿也许并非碰巧撞上更年期暴躁的母亲,而是他们之间产生了共生情绪)。   纠缠型母亲会对子女造成怎样的影响?   小时候(child as a child):   ·阻碍个体的自我分化过程;   ·丧失独立的人格和自主感,不能形成健康的身份特征;   ·自己做出的决定更多出于取悦母亲的需要; 长大后(child as an adult):   ·容易在与他人建立的关系中受伤,或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   ·在专业或职业选择上表现出更多的优柔寡断,或更加依赖父母并遵照父母的决定;   ·已婚子女在婚姻生活中满意度较低,并且在自己的家庭中难以建立边界。     有一个纠缠型母亲,我该怎么办?    1、建立家庭边界(set family boundaries) 明确你的界限(name your limits)在生理层面,我们都知道当别人离你的物理距离近于多少厘米时就会感到被侵犯,情感上也是如此。想清楚在情感上的界限可以帮助明确自己的位置; 倾听自己的感受(tune into your feelings) 不适感和怨恨感就像黄牌一样,这两种感受的出现预示着你可能在丧失自己的边界; 允许自己设限(give yourself permission)在拒绝别人的过程中,你可能会陷入恐惧、愧疚和自我怀疑的陷阱。向纠缠的母亲说「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很多人会产生愧疚感,「我不是一个好女儿/儿子」。但设限是自我尊重的表现,在一开始允许自己设置界限,并努力去维护它吧; 保持坚定(be assertive)设置界限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坚定不移地去维护它。设限的初期,被界限挡在外面的母亲可能会愤怒、悲伤并试图推倒它,这时一定要保持坚定。当别的家庭成员越过你的界限时,以尊重但果断的方式去与他们交流; 从设立小的界限开始(start small)任何事情都需要练习,从一些不那么具有威胁性的小事开始是不错的选择。 2、寻求专业帮助 专业的受过相关训练的心理咨询师可以帮助你更好地看清并理解自己的关系,并在设置界限的过程中提供支持和训练。与咨询师之间的设限练习是一种很宝贵的经验,可以帮助你在生活中更好地运用设限技巧。 我们筛选出了几位擅长与这个议题工作的咨询师。如果你需要专业的帮助,也许他们能帮到你。 点击咨询师头像,即可查看咨询师更多介绍 &预约方式         母亲与孩子的关系,可以亲密但不能无间。 参考资料 Bradshaw, J. (1996). Bradshaw On: The family: A new wayof creating solid self-esteem. Health Communications, Inc.. Kinnier, R. T., Leellen, B. S., &Noble, F. C. (1990). Career lndecision and family enmeshment. Journalof Counseling & Development Jcd, 68(3), 309-312. Salvador MINUCHIN. (1974). Familiesand family therap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http://psychcentral.com/lib/tips-on-setting-boundaries-in-enmeshed-relationships/ http://narcissismschild.com/2015/03/16/the-consequences-of-enmeshment/ https://psychcentral.com/lib/10-way-to-build-and-preserve-better-boundaries/ 付琳, & 易春丽. (2015). 家庭边界问卷的编制及信效度检验.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3(1).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55064 阅读

在一起是继续并肩远征

  在这个时代,明星出轨似乎已经不是新鲜事,但每次大家还是会感慨,婚姻关系有多么不牢靠。 在说出“我愿意”的誓言时,我们都相信对方至少在那一刻是真心想一起走下去的。 童话故事也总是以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作为结尾,但王子和公主的婚后生活就不演了。     事实上,一些发达国家的离婚率几乎接近半数,我国离婚比例也逐渐上升。幸福绝不是个必然的状态。 现代婚姻可以有多种结局,婚姻出现问题,甚至破裂,都是极有可能的。从某种意义上,出轨只是婚姻出现危机的结果。 到底是什么让人们的感情出现问题呢?我们又如何能在事情难以挽回之前,觉察到婚姻关系中的问题呢? 危机总是从小事情开始   John Gottman在《为什么婚姻成功或失败》一书中提出,当伴侣双方在沟通过程中有以下四种倾向时,可能是婚姻关系出现问题的信号: 批判(Criticism) 对人不对事地指责对方,或作出“你总是这么邋遢”、“你从来没有爱过我”等泛指的负面评价。 轻视(Contempt) 对伴侣使用侮辱性语言、开不恰当的玩笑、嘲讽对方。 防备(Defensiveness) 否认自己需要承担某些责任、找借口、牢骚满腹、互相指责。 拒绝沟通(Stonewalling) 无视对方、拒绝在同一个房间待着。另外,以嘲讽的语气说“你说的都对”、“就这样吧”,也是拒绝沟通的表现。   导致婚姻出现问题的“高危因素”   那么,是什么让原本美好的婚姻演变成危机的呢? 除去不可控的突发事件、疾病、财务危机等外部原因,在伴侣双方之间,有一些“高危因素”,致使婚姻陷入困境。   1. 不良的冲突管理方式 在任何关系中,发生冲突都是常见的。有些时候,冲突甚至意味着彼此有新的机会去互相了解。然而,如果婚姻中的双方: 任由冲突升级 只盯着对方的缺点(实际存在或是臆想中的),忽视优点 无视对方的情绪 逃避冲突,或干脆使用冷暴力 不愿做出一丁点妥协 那么,小的冲突就可能演变成难以调和的矛盾,同样的冲突处理模式也可能会在未来重复出现,进而影响婚姻的质量。       2. 未留出时间维护婚姻关系 即使在婚后,伴侣双方仍会有一部分生活是留给自己的,例如事业发展、交友、业余爱好等。 但如果有一方或是双方都把绝大部分时间投入在自己的事情上,甚至将对方摒除在自己的圈子之外,自然就没有精力去维护婚姻关系。 另一方面,如果在有了孩子之后,伴侣双方都将注意力完全放在孩子身上,忽略了彼此间的相处,对婚姻关系也是一种伤害。   3. 关系内权力差距较大 如果婚姻关系中双方权力不对等,在非自愿的情况下,一方对另一方实施身体、精神或财务方面的掌控,这段关系通常是不健康的。 另外,在一些婚姻关系中,一方无视另一方的性格与需求,按照性别刻板印象来要求另一方,也会使对方对这段关系有更多不满。 比如,在异性恋婚姻中,男方要求女方包揽家务、全职带孩子,或是女方要求男方在事业上不能失败,等等。   4. 不能或不愿处理双方期待的差异 如果婚姻中双方就以下问题的期待有较大差异,却不愿意或没有能力去面对和处理时,也会为婚姻关系造成危机: 理财 性生活 家庭传统,包括节日和纪念日怎么过 管教孩子 卫生和清洁方面 和彼此的家人亲戚如何相处   ……     在一起是继续并肩远征, 分开后也会有各自的星辰大海   当婚姻出现问题,双方不免要面临一个选择:是继续走下去,还是离婚。 继续在一起是一个很常见的选择,在出轨这个话题上热搜的同时,另一个话题也悄悄上了热搜,那就是: #当然是选择原谅TA啊# 因为在传统的观念里,婚姻应该是忠贞的。仍有不少人在说,“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认为关系的表面和谐应当凌驾于个人感受之上。 如果选择继续在一起,双方一定要共同面对过去,修复裂痕。如果只是说:“让我们忘掉过去,重新开始吧。” 这其实是一种带伤前行。     而人们往往把离婚当作最无可奈何的选择,在完全没有任何其他选择时,才会说:“那就离婚吧,还能怎么样呢?” 离异的人也往往会被认为“有问题”的,需要面对较大的社会舆论压力。 在这里,小编希望指出的是,离婚并不一定意味着破裂与不幸。它与在关系内解决问题,修复裂痕一样,只是在面临困境时,可能做出的选择之一。     但在作出决定之前, 这段关系也许还可以再抢救下   通常,人们在婚姻中遇到的问题太过复杂,且婚姻中两人有多年的感情,无法简单粗暴地做出继续过下去或离婚的决定。 这种时候,求助于伴侣咨询(couple therapy)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伴侣咨询,是通过专业咨询的设置,帮助解决亲密关系中的双方自身无法处理好的问题和矛盾。在这样的咨询关系中,伴侣双方将共同作为来访者,与咨询师讨论他们的想法和感受。 伴侣咨询师不是“劝和不劝离”的和事佬,而是会积极倾听双方,帮助他们了解自身和彼此,与他们一起探索关系中的问题,看两个人是否需要并愿意作出改变。 但最终,是要继续一起走下去,还是就此别过,都是来访者自己的选择。     我们筛选出了几位擅长伴侣咨询的咨询师,如果你或你的家人和朋友需要专业的帮助,他们也许可以帮到你。   点击咨询师头像,即可查看咨询师更多信息&预约方式: TA说 我相信困惑、伤痛、苦难如果能够被言说与倾听,心灵就能获得自由和力量。   请给予自己言说的机会,请允许我来倾听,让我们一起见证你心灵的成长。 TA说 如果你在亲密关系里有过一些不美好的经历,不能很好的管理自己的情绪;或者对自己的亲密关系有很多困惑,对于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却一再发生,不能较好的处理感情中的当下事件,或许我可以帮到你。 希望我们一起寻找内在的能量,遇见更好的自己! TA说 「Lead these souls to Fly.」 每个灵魂都是自由的。在生命过程中历经了阻碍,但不代表你不能再重新起飞,让我们彼此有个机会可以继续走向未来。生命就像条河流,你不能确定它何时会遇到阻碍、遇到屏蔽,但它总是继续向前进。我们可以一起携手找到出口,只要您愿意給自己一次重新理解生命的機會。 Accept this moment as it is. 接受当下如是。生命中的難題,卻也都是成长与转变的契机。 TA说 当你在生活中感到有些心思难以处理,有些话语难以向人表达,有些事情或关系难以与人言说或应对,不妨试试心理咨询。 欢迎你带着你的伴侣前来,在咨询师的帮助下共同走出关系的困境,找到属于自己的有效方式去应对和解决相应的问题,重建亲密关系的连接。 TA说 愿我可以有机会懂你:懂你的坚持,也懂你的疲惫;懂你的骄傲,也懂你的失落;懂你的喧嚣,也懂你的孤独;懂你的渴望,也懂你的无助…… 愿你所有的悲欢离合都有人愿意试着懂,也愿你可以探寻你生活的各种可能,并找到你真正的幸福所在:) TA说 相遇即是永恒。 我会在温柔中接纳与关爱,在坚定中尊重与倾听,和你一起认识自我、接纳自我、体验生命的力量与神奇。 TA说 当你真正想改变时,你一定会遇到那个帮助你的人。帮助,只是一种相遇而已。 或许你犹豫了很久,才决定走到这里来。考虑是否要开始心理咨询,是一件极其需要勇气的事。有资料表明普通人可能需要七年时间来做这个决定,或许咨询历程中最艰难的时刻发生在来看心理咨询之前。 我会在咨询中营造一个安全和踏实的氛围,让你在这里感觉到被看到、理解、支持和陪伴。当你面对现实困境产生绝望和无助的时候,心理咨询也许是一次重要的尝试。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们会共同来见证,见证你这段成为自己的旅程。 - 点击浏览更多咨询师 -   参考文献 Denberg, D. (1999). Couple therapy: An information guide. Toronto: Centre for Addiction and Mental Health. Fincham, F. D. (2003). Marital conflict: Correlates, structure, and context.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2(1), 23-27. doi:10.1111/1467-8721.01215 Gottman, J.M. (1994). Why marriages succeed or fail. New York, NY: Simon and Schuster.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4602 阅读

遭遇最特殊的灾难,噩梦会结束吗?

幸存者多是一件好事吗? 某种程度上,它意味着受过伤害的人更多。 这世上有很多带着伤痛前行的人们, 他们的勇敢远超我们想象, 但不要让他们只在出现新闻热点的时候才被大家关注到。 前一段时间,微博上流传的“中国式父亲”的图火了起来,有的热门评论说“恶心”、“禽兽不如”。 但评论中也很好地展示了我国白莲花这个物种过剩的现状,相当多的人在洗地:“摔倒了,父亲揉揉是为了安慰”、“太断章取义了吧,国外就没有吗”。 虽然文化差异使得各国在一些社会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在任何一种文化下,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或边缘性关系都是犯罪行为,是永远不能被社会认同的。儿童性侵犯,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一条红线,没有例外,没有借口。 一些事实 儿童性侵犯/性虐待(child sexual abuse,CSA)是指某些成人或者年纪较长的青少年对儿童实施的性刺激的行为,无论是经过对方同意还是强行要求。 其形式包括但不限于: 直接性交 边缘性行为(恶意触摸儿童隐私部位) 猥亵(将性器官暴露于儿童面前、面对儿童手淫) 强迫儿童观看色情场面 利用儿童制造色情影片 …… 总而言之,所有将未成年人卷入性接触(包括直接身体接触,和间接接触性行为)以达到侵犯者性满足的行为都属于性侵犯。 像文章开头的那位父亲对女儿的动作,非说性侵犯有点上纲上线,但怎么也不能算没有性意味吧。但是有些人把自己的严谨都用在了未成年人性侵这件事上,除非强奸发生,否则他们是不会轻易判定为性侵的。 对未成年人的性侵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在美国,25%的女孩和17%的男孩在18岁以前曾遭受过至少一次性侵犯。 关于中国儿童性侵状况,不同的研究显示出不同的数据。但平均情况是:中国16岁以下儿童,每5个女孩中,就有1个曾遭到过至少一种形式的性侵犯,男孩遭受性侵犯的比例要稍低于女孩,但10.5%这个数字仍然是触目惊心的。14%的儿童表示遭到过严重的身体侵害。   最「安全」的人,可能是最危险的人 90%以上的儿童性侵者都是家人或熟人,且几乎都是男性。 30%是孩子的亲戚:他们可能是家庭中的男性长辈、或年长的表兄弟;60%是孩子熟悉的人:学校或幼儿园的老师、课外班老师、教练、保姆、其他孩子的家长等等;只有10%是陌生人。 “熟人性侵”这一点,已经越来越多地被大众所了解。但是,另一个事实还未广泛被意识到:对儿童进行性侵的也不一定是成人,可能是某个稍年长的堂兄弟姐妹或者玩伴、高年级的同学等等。 为何儿童性侵一直在发生? 数据告诉我们,性侵犯、性诱拐、性骚扰是如此的频发,很多时候我们感受不到它的存在,是因为它会被掩盖、被阻碍,它在黑暗中发生。但为何这样的恶性事件能够持续地存在着?以下三点因素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纵容了侵犯的发生。 1. 受害者被威胁 小孩子本身就是弱势群体,遭到性侵后,Ta所处于的地位就变得更加劣势。因为年龄小、没有地位,而相对地,加害者往往是年长的、地位较高、强势的人,他们一般会对孩子进行威胁:“你要是敢告诉爸妈,他们就不要你了”、“你要是告诉其他老师或者同学,下次就会更惨”。儿童往往对威胁深信不疑,他们相信自己逃脱不了侵害者,所以不敢发声。 2. 来自受害者和周围人的否认 由于很多儿童遭受性侵案件中,侵犯者都是熟人甚至是亲人,多为男性长辈,例如父亲、叔叔、舅舅、或祖父辈。因此侵害者的另一面可能是慈眉善目的良好形象,加上“童言无忌”,更没人会信一个小孩子说的话。亲人们也会抛来对受害儿童的怀疑“一定是你记错了,他可是你爸啊”。 而另一方面,是当侵害者是自己的父亲时,孩子会本能地美化家长的形象。如此,儿童面对无法反抗的侵犯,只能改变自己的认知,“他只是跟我做游戏”,甚至去认同侵犯者。 3. 责难受害者 我国的羞耻文化让人们太容易责怪受害者。当本该给予关怀和支持的家人、老师同学们、社会大众说出:“你怎么不喊救命”、“你怎么不逃走”,甚至去侮辱受害者时,难道期望受害的儿童给予这样荒唐的回应吗: “对不起,我没能避免自己遭到强奸,以至于让别人犯罪被判刑了,给社会添乱了,给家里抹黑了,我对不起所有人。”  研究者发现,指责所带来的二次伤害,对于受害者的影响要超过被侵犯本身所带来的伤害。所以,停止再责怪吧,这个世界对于女性和小孩已经足够苛刻了。   曾遭到性侵,可能带来哪些影响? 1. 厌恶身体接触 相当于回避刺激,属于创伤后应激障碍中的一种症状。对于创伤程度较轻的性侵犯,儿童可能不会发展出明显的PTSD,但因为察觉到潜在危险,仍会选择回避。 2. 亲密恐惧 伴随厌恶身体接触而来的,就是心理层面的亲密恐惧。CSA的幸存者们大多缺乏安全感,难以和他人建立稳定持久的亲密关系。 3. 抑郁、焦虑 儿童性侵可以预测青少年以及成年之后的抑郁和焦虑倾向。 4. 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 儿童性侵是严重的负性应激事件,也是造成创伤后应激障碍的首要因素。PTSD患者大部分都曾有过被性侵的经历。 5. 自杀 文章开头所说,约有20%的女孩曾遭到过至少一次的性侵犯,这个数据较真实情况一定是偏低的。因为幸存者才有可能提供数据,还有一部分受害者,因承受不住一次或二次的伤害,选择了自杀。   小时候留下的伤痕,长大后就能愈合吗? 那些在儿时受过性侵害的幸存者们,他们有的人现在可能过着正常美好的生活,但这风平浪静的下面,却隐藏着无法言说的痛苦。它变成了一个不堪的秘密,要一直忍着,一句话都不能说。 很多人存在一个误区:有心理问题无所谓,不耽误干正事就行了。 社会功能良好,并不代表心理问题不存在。 你以为你已经好了,但可能只是没有遇到让你崩溃的事情。当应激事件来临时,一切旧伤疤都会再次撕裂开。 而目前我们社会氛围从对受害者的禁言的极端,转到了另一个逼迫受害者倾诉的极端。“大胆说出来吧,说出来就好了!”完全是不知轻重的起哄。冒然向他人进行自我暴露,反而会加重创伤。 性侵属于重大的心理伤害,而严重的创伤需要专业的人士来处理,并不是几碗鸡汤能够疗愈的,甚至不是单纯的社会支持能够解决的。 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的作用就是帮助人们重建安全感。一份长期稳定的、无批判性的、温暖的咨询关系可以为个体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 我们想对那些曾不幸遭受过任何形式性侵的人说:这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你的错。 也许以前你身处的世界险恶,但在咨询关系中,你是安全的。 我们做这样一篇文章的目的是让人们在没有头条热点的时候也能关注到一直发生着的社会事件。新闻的热度可能只持续一周,但对未成年人、对成年人的性骚扰、性侵犯、性暴力事件却每时每刻发生。 但你想,当初孔侑这些电影人执意翻拍《熔炉》时,能想到他们在电影上映当天就在网络上掀起百万人签名要求重启当年光州性侵事件调查吗? 能想到在上映第37天就促使韩国国会以207票通过,1票弃权压倒性通过“性侵害防止修正案”,也就是《熔炉法》吗? 他们当时也不知道,但他们还是做了,用电影人的身份站了出来。 一如我们,用新媒体人的身份做了这篇文章。 一如每一个看到身边发生类似事件时,不选择沉默,能够勇敢站出来的普通人。你们都是英雄。 因为: 我们筛选出了5位擅长处理性创伤的咨询师,如果你或你的家人和朋友需要专业的帮助,他们可以帮到你。 你可以点击头像,查看咨询师个人信息&联系方式。 也希望你将这篇文章分享出去,以一个读者的身份,与我们,与性创伤的受害者们站在一起。   张冬晓 (郑州)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相比之下,未成年人所遭遇到的性创伤更让人感到沉重和心痛,由于孩童所感知到的世界是放大和变形的,因此所带来的创伤反应也会被放大数倍,如果不及时进行专业的心理治疗和干预,未经处理的创伤也会埋伏下来,无助感和羞耻感将长期而弥散地盘旋在深层的人格系统内,寻找机会爆发。 令人欣慰的是,在临床实践中,我看到即使最痛苦的创伤也蕴含着自愈的力量和新生的希望,修复创伤的关键在于,受害者以及他们的家人能否获得有效持续的情绪支持和心理帮助。面对这些难以启齿的痛苦,不仅需要勇气和鼓励,还需要一个耐心的陪伴者和坚定的支持者,一起重拾力量,穿越黑暗,抵达光明。作为你的咨询师,我会一直在这里。 点击预约咨询   张国栋  (大连)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幼年时期的性创伤,由于监护人回避或禁止的态度会妨碍问题解决或增加混乱,儿童被困在混乱情绪中,无法获得帮助走出去,造成心理上的停滞,情感被禁锢在无法排解的孤独中,无法亲密和坦诚,害怕信任或者感觉无人可信。 咨询会在安全的环境中,跟愿意帮助自己的专业人员,面对无法面对的过去和现在,承受无法承受的情感和歪曲,在这个过程中重建对人对己的信任,把自己带回到当下的生活中,鲜活的生活在生活中。   点击预约咨询   刘英华 (成都)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三级咨询师   作为性侵受害者,很难接受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有时自己拼尽全力想遗忘的种种,却像梦魇一样在脑海里闪现;面对真情,却始终迈不过内心的一道坎而避而远之;就算开始一段关系,也总是克制不住自己而葬送这一切……一个人默默承受这一切,渴望有人可以让自已喘息一下,有人可以陪自己看到这一切,理解这一切。 在咨询中,伴随这些记忆的浮现,各种强烈深刻的情绪会席卷而来:痛苦、羞耻、暴怒、内疚、恨……这些情绪在曾经都因为难以承受而和创伤事件一起被尘封在记忆里,却又以隐秘而顽固的方式在当下重演,作为咨询师我会看到、听到这些生命的呐喊,并帮助来访在这些情绪的冲击和洗礼下,还原生命该有的光彩和意义。   点击预约咨询     伊丽  (北京)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认证心理咨询师职业培训辅导教师资格 童年期形成的印象是内化在灵魂深处的,我在咨询工作中遇到的这类来访者,常常会缺乏安全感,会觉得自己是不干净的、不可爱的,甚至很讨厌自己;做事会力求完美,否则就认为自己是无能的;还压抑了很多情绪表达不出来以及难以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缺乏信任感;有的可能发展为人格障碍。 每个来访者的情况都比较复杂,我会针对不同的情况具体分析,并会充分倾听、共情,让来访在安全的咨询环境中释放淤积在内心深处的情绪,重新看待自己,重新建立自尊心和自信心。   点击预约咨询   李建伟  (天津)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命运就像旋转的陀螺,有些时候我们不能把控。尤其是遭受过一些性侵犯,虽然已经过去很久,可是它的影响会不经意间出来,影响我们的人生。尤其对于亲密关系的接触上,这些不愉快甚至痛苦的经历,会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们。使得本该绚烂多姿的生命在失去亲密关系的滋养中慢慢枯萎。 作为人本取向的咨询师,会慢慢透过封尘多年的痛苦,接触到受伤的心灵,打开一扇门通往心灵深处。在这里,你会遇到一个未知的自己,充满了真实与力量。   点击预约咨询     参考文献 Barth, J., Bermetz, L., Heim, E., Trelle, S., & Tonia, T. (2013). The current prevalence of child sexual abuse worldwid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58(3), 469-483. Chen, J., Dunne, M. P., & Han, P. (2006). Child sexual abuse in Henan province, China: associations with sadness, suicidality, and risk behaviors among adolescent girls.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38(5), 544-549. Lin, D., Li, X., Fan, X., & Fang, X. (2011). Child sexual abuse and its relationship with health risk behaviors among rural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n Hunan, China. Child abuse & neglect, 35(9), 680-687. Wu Nan, (2013), Sexually abused children suffer in silence, as China looks to launch awareness drive.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37868 阅读

有种不好看,叫我觉得自己不好看

文 | 喵鱼  简单心理 许多小伙伴都表示过,时时刻刻因为外貌或体形“不够好”而倍感困扰。 觉得自己腿型不好看而不敢穿紧身牛仔裤,觉得自己手臂上肉多而不敢穿吊带裙,约会或面试前打扮2个小时,还是担心自己看起来很糟糕;出于对身材的不自信,也很少有全身照。 持续节食,间歇自卑,永远对自己的身体形象不满,而所有人似乎对此习以为常。 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听到有人说自己腿太粗了,黑眼圈太重了,却几乎没听到有人说过:“我感觉现在的我挺好的。”   不满始于童年   身体形象不满(Body Image Dissatisfaction),指的是人们对于自己外貌、体形的不满意。这种不满意开始出现的年龄早得惊人,人们从小学开始就知道对自己的身体不满了。 在一项针对5~8岁小女孩的研究中,研究者们发现,在同学好友及大众传媒的影响下,这些小女孩刚满学龄似乎就已经沉浸在一种“瘦即正义”的文化里。(Dohnt & Tiggemann, 2006)。 大量难听外号更让我们陷入到对身形不满的焦虑之中,毕竟谁被叫作死胖子、大屁股、罗圈腿应该都会难过吧。 曾是小男孩小女孩的我们长大后,这种焦虑进一步影响着我们对于自己外形的观感,也使我们更容易因这种不满而损伤自尊。   女性对于身形更有执念   尽管男性和女性都面临肥胖危机,都会因身形不佳而感到焦虑,但比起男性,女性会更多地投入时间和精力来改造自己,包括采取伤害自身健康的极端方式来控制体重 除了BMI(体重指数)不到20的瘦子们之外,无论是正常体重、超重或是肥胖人群,女性总比男性更不满意自己的身材,也更倾向于认为自己的体重和体型比自身其他方面更加重要(Pingitore, Spring, & Garfield, 1997)。 或许这也稍稍解释了为什么人们总说「这世界上好看的躯壳很多,但有趣的灵魂太少。」   为什么我们永远对身形不满意?   社会比较(Social Comparison)  理论提出者 Festinger 认为,人们通常会依靠外界的榜样来形成对自我的观感。这些榜样可能是实际生活中认识的人,也可能是INS网红、明星idol,甚至可能是虚拟人物。 大众传媒也在无形中引领“以瘦和尖脸为美”的审美标准。16:9宽屏电视的出现让各路明星们都必须变得更瘦,脸更尖,才能在电视上不显得臃肿。 而在时尚界最被人追捧的励志故事就是Karl Lagerfeld为了穿上变态瘦的Dior Homme裤子,一年减重42公斤。 人们一边觉得自己的身形外贸比不上媒体与时尚界所呈现的理想形象,一边又通过追求理想形象而强化了这种比较,进一步否定自己未达“标准”的身体。 这样的比较也会在代际间传递。研究表明,对自己身体不满的父母,他们的孩子也更容易对自己的身材感到不满(Rodgers, Paxton, & Chabrol, 2009)。     对女性的性物化(Sexual objectification of Women) 对女性的性物化指的是在父权视角下,人们将女性视为承载男性性欲的“物”,而非独立、完整的人。 一些女性主义者及心理学家认为,对女性的性物化会使得女性感到自身形象是负面的、糟糕的。 因为在这样的语境中,女性会相信自己的头脑、工作能力等其他方面难以得到社会承认,唯有追求符合社会审美标准的样貌与身材,才会被认为是有价值的。       对自己身体不满,有什么严重后果吗?   人们有时会误以为,对身材不满的人会更有动力去健身塑形,但事实却恰恰相反。 对自己身体不满的人,会更没有动力去健身或注重健康饮食,也会更经常担心自己控制不住食量(Cromley et al., 2011)。 这种不满还可能导致严重的精神疾病,例如抑郁症、焦虑症、暴食症、神经性厌食症、躯体变形障碍症,等等。这是由于长期对自己身材不满会使得自尊水平较低,从而精神压力增大导致的。 此外,人们观察自己的外形时,常常会陷入细节。脸上留了一个小痘印、脚趾有点歪、站直时膝盖上会有点小皱褶都会成为人们对自己不满的原因。但很多时候别人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些。 也许尝试去提高对自己身形的满意度,慢慢去接受自己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你比自己想象中要好看的多。     如何提高对于自己身形的满意度? 镜面干预(Guided Mirror Interventions) 在专业治疗师的指引下,来访者面对镜子中自己的身体,以一种中立的、非评判的方式来描述自己的身体。 研究表明这样的干预会有效降低人们有关身体的焦虑,并有助于提高对自己外形的满意度。   正向社会反馈(Positive Social Feedback) 我们对于自己身材的观感,很大程度上受到我们心目中他人对我们评价的影响。 当我们接收到对于自己身材的正向反馈,如被他人接纳、赞赏时,我们对于自己身体的满意度也会得到提高。 对自己的任何一方面感到不满,都是可以的。但如果你对身材的不满影响到了你的生活,为你带来困扰,或是已经伤害到了你的身心健康,那么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是很好的选择。 心理咨询师将会和你一起探讨你对于自己身体的观感,帮助你觉察到对自己身体不满的深层原因,发现改变的契机。 我们为你筛选出了6位擅长处理身体形象不满的咨询师,你可以点击头像查看咨询师联系方式&个人信息。 也希望你能将这篇文章分享出去,让更多处于对自己身形不满的人知道,他们可以在这里找到专业的支持。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浏览更多咨询师—   不存在什么完美的身体形象, 我们每个人都是不完美的。 但那又怎样? 万物皆有裂隙,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莱昂纳德•科恩   参考文献 Cromley, T., Knatz, S., Rockwell, R., Neumark-Sztainer, D., Story, M., & Boutelle, K. (2012). Relationships Between Body Satisfaction and Psychological Functioning and Weight-Related Cognitions and Behaviors in Overweight Adolescents.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50(6), 651-653. Dohnt, H., & Tiggemann, M. (2006). The contribution of peer and media influences to the development of body satisfaction and self-esteem in young girls: A prospective study.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42(5), 929-936. Duchesne, A., Dion, J., Lalande, D., Begin, C., Emond, C., Lalande, G., & Mcduff, P. (2016). Body dissatisfaction and psychological distress in adolescents: Is self-esteem a mediator? Journal of Health Psychology. Martijn, C., Alleva, J. M., & Jansen, A. (2015). Improving Body Satisfaction. European Psychologist, 20(1), 62-71. Pingitore, R., Spring, B., & Garfieldt, D. (1997). Gender differences in body satisfaction. Obesity Research, 5(5), 402-409. Szymanski, D. M., Moffitt, L. B., & Carr, E. R. (2011). Sexual objectification of women: Advances to theory and research. The Counseling Psychologist, 39(1), 6–38.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 @jiandanxinli.com

16368 阅读

“我已经准备好离开你了”| 如何理解结束治疗

    如何结束治疗(termination),对于每个心理咨询师来说,都是一个需要认真思考和面对的重要话题。对于精神分析师们来说,更是如此。本文将以精神分析/动力取向为例,与大家探讨结束治疗的点点滴滴。   Arlow(1986)曾这样形容到:“精神分析就是在与时间亲密而持续地工作中产生效果的。”Green(2000)也曾强调,精神分析中真正的客体就是(时间的)短暂性(temporality)。 时间、丧失和哀伤是贯穿于精神分析治疗全程的核心,每一位来访者和咨询师都应该学会面对它们,并接受他们终将结束治疗、继续各自人生的结果。正如LaPlanche(1998)所说的那样:“精神分析的目标就是让过去结束,让新生活就此开始。”   01  结束治疗  既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   对于弗洛伊德和他的后继者们来说,结束治疗与精神分析的目标——即帮助来访者从压抑中提取无意识——是密不可分的。在他们看来,压抑中的“原初压抑”(primary repression),比如梦的核心部分,是很难被分析的(Knafo, 2017)。因此,即使是在治疗结束时,来访者也必须了解到自己是无法完全认识自己的。这也正是为什么Britton(2010)曾这样说:“在精神分析中,不存在‘终止治疗’,只存在精神分析师离开来访者的那个结束点。”   与其将结束治疗视为治疗过程的收尾阶段,不如说从治疗之初,我们就在处理结束治疗的问题。将治疗过程分割成不同的部分,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从整体上理解治疗(Knafo, 2017)。在与来访者工作的过程中,我们可以一次次地练习“告别”:每一次咨询结束时那句“时间到了”;每一个因为时间关系而没有被完全分析的梦;对话中的每一次停顿;当咨询师告知来访者自己的休假计划时……这些时刻都在帮助咨询师和来访者对最终的结束治疗进行“彩排”。       那么,怎样结束治疗才是成功的呢?一次成功的结束,可以使来访者在超越对目前咨询关系的依赖的基础上,认知到治疗过程仍会继续(Knafo, 2017)。无论是心理动力学过程,还是关系的内化等等,这些话题仍然会继续存在于来访者的生命中,并持续对其产生影响。一些研究者(Bergmann, 1997; Craige, 2002; Ticho, 1967)认为,精神分析治疗可以帮助来访者从需要分析师引导,转变为拥有自我分析的能力。也正因为如此,精神分析师们需要准备好让自己变得不被需要、去理想化和退场(Orgel, 2000)。 02  如何结束? 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的5个标准和4个任务   在《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简明指南》(Ursano, Sonnenberg, Lazar, & Cao, 2018)中曾针对如何判断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的结束,以及如何操作结束治疗,提出了5个判断标准和4个任务,希望能够帮助咨询师更好地处理治疗的结束。   当咨询师观察到来访者有以下5个表现时,那么就可以开始考虑结束治疗的问题了:   体验到症状缓解 体验到症状异己 理解了自身性格特征的防御机制 能够理解和识别自身性格特征的移情反应 致力于持续使用自我探询(self-inquiry)作为解决内在冲突的方法   在此期间,咨询师和来访者还应该一起注意有没有新的素材或阻抗出现,以及来访者是否有能力持续使用自己已经学习到的东西。理想情况下,来访者会主动提出结束这一议题,咨询师在此时应该判断这是一种阻抗,还是治疗真的效果很好,并有充分的理由去结束治疗。最终,在双方都认可的基础上,治疗结束日期将被确定,治疗进入真正意义上的结束阶段。     在结束阶段,心理动力学心理治疗师和来访者将有4个主要的任务:    1. 回顾治疗  在这个过程中,来访者将对治疗进行回顾,重新思考曾经困扰ta的冲突和问题,并且用已经学习到的视角来重新看待这些问题。这种回顾包括:来访者使用自我意识(self-conscious)、与治疗师一起反思是什么把来访者带入治疗,以及在治疗过程中了解了哪些来访者的人格和发展经历等等。   在这种回顾中,来访者往往能体验到骄傲、力量和对治疗师的感激,这些都将更好地帮助来访者未来继续进行自我探询。    2. 体验和掌控分离及丧失  对来访者来说,ta需要体验分离及丧失,对这种情感进行识别并掌控它们;对咨询师来说,也需要体会并调整自己的分离和丧失情绪。此时咨询师应仔细关注反移情感受,避免因此而产生的判断失误。在任何个案中,移情成分都可能在治疗师和来访者处于自我关注的情形下被不小心忽视了。    3. 重新体验和再次掌控移情  在治疗结束时,来访者症状的复发、旧有的移情模式和与治疗师的互动方式的再次出现,都是很常见的(Gillman, 1982),如果观察到这些情况出现,咨询师不必过度紧张。   分离的体验会唤起新的,而且有时是非常重要的最后一些移情元素,这些元素与丧失有关,也与唤回希望有关,比如与童年时期移情人物相关的丧失体验和对重聚的希望。能否再次成功地掌控移情,将是来访者获得成长的关键。      4. 开始自我探询  在结束治疗的最后一步,来访者将学会接手治疗师的功能,在日后用自我探询来解决已经被很好认识和理解的内心冲突,如果顺利的话,这将成为伴随来访者一生的自我探寻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咨询师需要对来访者仔细地进行指引和协助,并鼓励其独立自主的努力。此时,治疗师应对来访者解释移情在其中可能带来的阻抗,并帮助来访者学会识别这些情绪,从而更好地掌控它们。     03  案例:迷雾中的她  “我想我已经准备好离开她了。”   Danielle Knafo(2017)曾在对结束治疗的研究中向我们展示了一个详细的案例,在此我们也将这个案例分享给大家,希望能更好地帮助你理解结束精神分析治疗的过程。     约翰是一位充满魅力的男性,但他的问题在于无法长期维持亲密关系。在第一次治疗中,约翰曾快速地从手提箱里拿掉了一幅由女友画的画,画中是一个被薄雾包裹着的女人。同时他还迅速解释道,他的女友总是说她被自己忽视了。   在这次治疗中,约翰还提到了他童年的经历:小的时候,他喜欢从门缝里偷窥妈妈。他的父亲在他童年时经常不在家,并很早就去世了。这些经历让约翰从小就坚信是自己杀死了父亲,并因此产生了持续的罪恶感和羞耻。俄狄浦斯情结成为了他童年,乃至成年时期挥之不去的阴影。     随着治疗的进行,治疗师了解到了更多关于约翰的故事,她也逐渐意识到,约翰对自己产生了移情,他心中母亲的形象与治疗师产生了重合。治疗师对来访者解释了移情和反移情现象后,约翰逐渐开始意识到母亲对自己的影响,并学习挣脱这种困境。   约翰开始用哀伤的情绪来重新感受失去父亲这件事,而不是感到羞耻或有罪恶感;之后他也慢慢理解了造成自己亲密关系问题背后的原因。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约翰的女友想要搬去加州生活,而他决定跟她一起走。这也意味着约翰和治疗师之间的关系即将结束。   在结束阶段,治疗师对约翰的两个梦进行了分析:在第一个梦里,约翰梦到治疗师在某个晚宴或典礼上获得了某种荣誉,但却表现得很低调,之后只剩他与治疗师两个人亲密地躺在一起拥抱交谈;在第二个梦里,约翰需要进行演讲,但却丢了讲稿,他语无伦次并且发挥很差。   在治疗师看来,这两个梦或许都包含着约翰对于治疗结束的情感反应:在第一个梦中,约翰认为咨询师的荣誉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这或许正表现了他惊讶于治疗结束过程的平淡、缺乏轰轰烈烈;而第二个梦中,丢失了演讲稿的约翰,也许正是现实中对于结束治疗还没有做好准备的他自己。   在治疗师和约翰的共同努力下,双方一起思考和回顾了整个治疗过程。约翰和治疗师都提到了那幅“迷雾中的女人”的画,约翰用自己在治疗中学到的技术进行了反思,并说道:“你就代表了迷雾中的那个女人,”在长长的停顿后,他轻柔地说,“我想我已经准备好离开她了。”     或许结束治疗本身,正如案例中的来访者约翰所说的那样:“我并不需要跟你道别。我会将从你那里学到的东西带在身边,陪我一起走。我只是需要跟这个地方告别,跟存在于这里的我和你告别。”   无论是精神分析师,还是来访者,都在治疗的过程中实现了成长。当治疗结束,来访者走出咨询室的那一刻,门外的ta和门内的你,都将带着宝贵的回忆,各自踏上全新的旅途。     References Knafo, D. (2017, January 12). Beginnings and Endings: Time and Termination in Psychoanalysis. Psychoanalytic Psychology. Advance online publication. http://dx.doi.org/10.1037/pap0000125 Ursano, R. J., Sonnenberg, S. M., Lazar, S. G., & Cao, X. (2018). Xin Li Dong Li Xue Xin Li Zhi Liao Jian Ming Zhi Nan. Beijing: Chine Light Industry Press  

4625 阅读

直面每条朋友圈背后的炫耀欲|心理咨询那点事儿

        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自己在乎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炫耀呢? 翟半仙儿 / 野生好人 / 酒鬼✑ 策划 野生好人✏ 插画     心理咨询  /  心理求助  /  心理治愈 心理有事,来「简单心理」

3717 阅读

「念你成疾」,当时间成为毒药

文 | E+  简单心理   18年新闻报道了一名女士在泳池玩手机,浑然不知4岁儿子在身后溺亡,网上一片责骂声。二月底天津大悦城幼童坠楼事件再次引发热议。 因为父母的失责,导致子女去世的事件时有发生。新闻热点会慢慢从视野中消失,但事件给人们带来的伤痛却仍会持久弥漫于心中。今天我们暂且抛开归责的问题,来谈谈人们心中的伤痛。 无论是子女、配偶还是父母,当身边重要的人永远离开我们时,那些留下的人们注定要遭遇一场重大的悲痛。 什么是不健康的悲痛?   首先,健康的悲痛是「悲而不伤」。经历丧亲这种创伤性应激事件后,产生的悲痛是对于现实事件的反应性情绪,这是正常的。在哀伤中人们会看到爱、珍重与温情,也正是这些情绪让人成为「人」。 并且,这种哀伤是一种流动的情绪状态,会有一定时间限制。它不会减损人的自尊,在一段时间后,人们可以逐渐回到正轨,继续生活下去。 但不健康的悲痛则是冻结的,看不到尽头的。人们不知道它会持续多久,且这种悲痛会严重损害自尊和身心健康。 与所有其他心理障碍一样,在正常与异常的悲痛之间永远不可能存在一道明确的界限。没有一个完全客观的手段可以衡量,这永远是需要人们主观评判的问题。 「念你成疾」,当时间成为毒药  人们常说「时间能够治愈一切」,但随着时间流逝,严重的悲痛也许会变成一种心理疾病。 延长哀伤障碍(prolonged grief disorder,PGD)就是指一种由亲近的人去世引发的病理性哀伤反应。美国精神病协会对于PGD的诊断中,以下几点是重要的标准: 持续悲痛: 在所爱的人去世的一年后,仍持续地感到极度的悲痛和哀伤。并且,哀痛感受和行为超越了社会文化规范下正常的范围; 过度怀念: 不能接受所爱之人死亡的事实,会非常回避谈及丧失,对于逝者有持续的、大量的怀念; 情感失调: 麻木、冷漠,情感反应减弱。对于任何事物、活动都丧失兴趣;或者对于丧失会产生爆发的愤怒,易激惹; 严重的自责: 偏执地认为所爱之人的死是自己造成的,或者因为自己没能早发现一些迹象,导致他人去世; 失去自我: 常有跟随逝者(通常是重要的他人)一起去了的想法,怀疑自己生活的意义和角色使命。 为何偏偏走不出来?  面对重大丧失,人们一般会经历五个阶段: 否认 denial:认为发生的一切都不是真的。这种防御机制是人们遭遇突然丧失时的缓冲剂,防止被强烈的情绪淹没。 愤怒 anger:反击阶段,人们会对他人的死亡产生愤怒:“为什么要抛下我/离我而去?!”,然而又因为自己的指责感到内疚,进而更加愤怒,并将愤怒转化为攻击亲近的人、甚至陌生人。 讨价还价 bargaining:试图争取时日,也可以称作「与死神的交涉」,例如在亲人去世之前祈祷“让他过完这个年/这个生日/这个冬天再走吧。” 沮丧 depression: 放弃做任何挣扎,强烈的无助、沮丧、痛苦,对人的哀悼,压倒了一切希望、梦想和未来的计划。觉得失控,麻木,甚至感到想自杀。 接受 acceptance:最终承认这个人已经去世的事实,并且把爱人去世这个事件整合到自己的生命中,使之有意义。 并不是所有人都会依照顺序经历全部5个阶段,这只是帮助我们了解自己或他人处境的手段。常人能在一段时间内达到最终接受的状态。 而延长哀伤障碍患者往往在前四个阶段中来回反复,无法挣脱。他们留恋丧失,“我必须不断悲伤,否则就会忘掉/背叛Ta,只要我不停地怀念,Ta就不会离去。”     前一阵大热的电影《海边的曼彻斯特》就讲述了一个中年男士经历丧失后与自我和解的道路。主人公Lee因为在家中烧壁炉时的一个疏忽,让自己的三个孩子葬于火海。 第二天在警察局录完口供,却发现自己连过失杀人的罪名也不用背,从审问室出来,Lee直接从警察腰里抢过一把手枪就企图自杀。     妻子无法原谅他,并与他离婚了。失去了父亲和丈夫身份的Lee同时也失去了一切希望,从此行尸走肉般地活着。 他关闭了情感阀门,没有力气再愤怒,就算听到哥哥的死讯,也还是一如既往的麻木、绝望。   影片近末尾时,Lee对他的侄子说:“I can’t beat it.(我走不出来了)”  这种「走不出」的境遇,像一个沼泽,困住人们的大脑。 研究者认为延长哀伤障碍患者在怀念逝者时的脑部活动与常人不同,他们对过去的回忆只限于那些有逝者参与的,好像过往的生命中,一切与逝者无关的记忆都被清除掉了。 并且,他们在想象、计划未来时有很大困难,他们认为“将来不会有任何好转,Ta死后,我的生命就没有意义了。” 这也许能够解释,为何他们会一直陷于过去,无法继续生活。    如何帮助他人走出阴霾?   根据卫生部的数据,中国有一千多万“失独”家庭,且以每年7.6万个的速度增加着。这只是失去子女的家庭数量,更何况还有一般丧亲的情况。丧亲这个话题看似小众,但其实极为普遍。 由于丧亲引起的沮丧情绪主要与过度怀念相关,因此抗抑郁的药物效果甚微。 通常,来自亲朋好友的社会支持对于缓解哀伤是很重要的,但我们常常听到的话却是疗效甚微的:  “发生这种事情,大家都不想的。” “振作点,Ta都去世这么久了,你要停止自怨自艾。” 如果你身边有沉浸于痛苦无法自拔的人,不要试图强行把它们拉出悲痛。如果他们暂时无法接受帮助,那么耐心地等待和陪伴,适当的共情和支持,是对待他们最好的方式。 如果他们愿意寻求帮助,那么心理治疗是很好的选择。认知行为治疗(CBT)被证明对于延长哀伤障碍的症状缓解有显著的效果。 通过重建认知,可以让患者识别并接纳他们的痛苦。这种方法也许显得“理性”甚至“冷酷”,但如果咨询师以一种关怀、安全的形式去使用,就可以有效阻止痛苦继续延续。 影片《海边的曼彻斯特》最后,Lee对侄子说:我想找个有两间卧室的房子,放个沙发床什么的,等你来的时候用呗。”  痛失孩子的他还是像以前那样冷漠,但至少,他的生命中慢慢地开始有了一点点牵挂。     逝去的人们已经无法回来, 留下的人们仍要继续生活。 我们为你筛选出了6位擅长处理延长哀伤障碍的咨询师,如果你也正在长期的悲痛中走不出来,你可以在点击头像查看咨询师个人信息。 曾银川 (杭州) 简单心理认证 注册系统咨询师 已在简单心理服务100-500人次 在临床工作中我接触过这样的群体——他们在无意识中珍藏着与逝者有关的一切回忆,不断的咀嚼着回忆带来的美好与孤寂,他们不希望自己持续的痛苦,但是任何与逝者的连接始终会唤起一种悲伤的情感,这让他们身心疲惫,但他们又不能原谅自己的忘却和疏忽,因为在精神上他们曾经深深的相互依存。 只有在一段足够温暖而安全的关系中,他们才会缓慢的让自己的悲伤流露出来。他们需要一个较长的哀悼期,不断的确信并适应逝者已不存于世的事实,他们最终才能将关系和意义慢慢转向现实。这是一个缓慢而持久的过程,我们需要慢慢来。 点击预约咨询 何丽华  (上海) 简单心理认证 萨提亚模式应用心理咨询师 已在简单心理服务100-500人次 丧失之痛,痛彻心扉,尤其是当亲友的离去非常突然与意外时。在咨询与带领工作坊中,我常会遇见有相关议题的来访者。这些痛苦,可能在亲友离去的数年、十余年甚至数十年后依然存在。 我会创建一个安全、温暖、接纳的氛围,当你准备好的时候,我会陪着你,让情绪充分地释放,让你有机会以更多元的视角来看待亲人的离去,让停住多时的能量有机会再次流动,让卡住的关系再次得以联结,让自己有机会同亲人说再见,让爱留在心底,让痛留在过去。当完成与过去伤痛的告别后,你有机会以新的面貌重新开启前行的旅程。 点击预约咨询 崔津津 (北京) 简单心理认证 精神分析取向咨询师 已在简单心理服务100-500人次 我的来访者中,有一部分最初因情绪困扰来求助,经过或短或长的咨询时间,探索到曾经的亲人离世对自己莫大的影响。有的是近一年的丧失,而有的是在遥远的童年。意识上他们会认为自己不应该还放不下,但现实的痛苦却以各种面目袭来。 当我陪着他们一起抵达了那些曾经无法接纳的痛苦和爱恨纠葛,真正的哀伤过程才开始得以进行。这个过程不容易,但它并不可怕!在咨询室里,你是安全的,根据你的节奏,作为精神动力性取向咨询师我会陪你一起穿越爱恨离愁,抵达人生新的起点! 点击预约咨询 秦元祖  (深圳) 简单心理认证 家庭治疗师 已在简单心理服务近100人次 在生命的旅程中,当你遭遇人生灾难和沉重的打击时,我愿默默地陪伴在你身旁,无论你是否感到饥渴,我会帮你准备好食品和温水;静静地去理解你 此刻的痛苦、难受和伤痛,去感受你无助、无奈的感受。 当你愿意跟我说出你的生命故事时,我会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我不会一味的劝说坚强或是讲道理,我会说“你经历了这么大的磨难,这么多的艰难,你看我们可以做点什么,能让你的心情会好过一点点”。我会继续陪着你往前走! 点击预约咨询   欧阳黎娜(深圳) 简单心理认证 中国心理学会临床与咨询心理学注册系统成员 已在简单心理服务近100人次   丧失是很痛苦的体验,不愿意接受ta离开的事实,好想逃避,好想麻醉自己,幻想着ta还在,让自己沉浸在悲痛中,就好像用这样的方式来保留着和ta的联结。 哀伤的过程既痛苦又艰难,我愿意陪着你一起和ta告别,陪着你一起和他分离,陪着你一起找回自己,可能过程还是痛苦的,但不是黑暗的,不是迷失和无助的。 点击预约咨询 彭照亭  (武汉)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高级育婴师 已在简单心理服务近100人次 “失去你仿佛也同时失去了我自己的一部分,我找不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我惶恐退缩郁郁寡欢噩梦连连睹物思人。为了继续保持和你的‘连接’,我终日沉浸在有你的回忆里久久不肯出来。”这些心声坐在你身边的我都能听到。 作为一名动力学取向的心理咨询师,我会用足够的时间和耐心去给来访者建立一个安全的信任的有温度的壳,允许他们在这个壳里真实表达,回溯,倒退,缓慢生长。哀悼是一个充满心碎的漫长而反复的分离过程。但我愿意陪伴着你,度过这段漫漫黑夜。直到破壳的黎明出现。 点击预约咨询 References: Maciejewski, P. K., Maercker, A., Boelen, P. A., & Prigerson, H. G. (2016). “Prolonged grief disorder” and “persistent complex bereavement disorder”, but not “complicated grief”, are one and the same diagnostic entity: an analysis of data from the Yale Bereavement Study. World Psychiatry, 15(3), 266-275. Khoshaba. D. (2013). About Complicated Bereavement Disorder. Psychology Today. Robinaugh, D. J., & McNally, R. J. (2013). Remembering the past and envisioning the future in bereaved adults with and without complicated grief. Clinical Psychological Science, 2167702613476027. 唐苏勤, 何丽, 刘博, & 王建平. (2014). 延长哀伤障碍的概念, 流行病学和病理机制. 心理科学进展, 22(6), 1-11.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38976 阅读

他们总说为我好,可我过得并不好

文|E+ 简单心理   每次看到有人抱怨他们的父母很专制时,我就有一种「全世界共享一个妈」的感觉。 即使你已经这么大岁数了,但仍然感觉有一些父母固执地打着「为你好」的旗号,在你生活的各个方面指手画脚,操心操稀碎。 如果你抱怨或是顶两句嘴,他们觉得很伤心:“关心你还成了错了?!” 当你听话的时候,他们说:“你看,我就说没了我们,你什么都做不了。” 如果你没听话,最后结果不好,等待你的就是最可怕的那句话:“你看我说什么来着:)” 总之控制型的父母似乎不会犯错,他们永远是对的。 当你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你感受到自己的感受、想法、念头都是错的、不重要的或者是该感到愧疚的,他们的才是正确的。   - 什么是“控制型”的教养方式?- 控制型的教养方式(control parenting)一方面强调严格控制和孩子无条件服从,同时,在情感上以冷漠的态度对待他们,很少考虑孩子的需求和意愿。父母常说“我是为你好”,但话里隐含的意思却是“你必须听我的”,完全不给选择权。 控制型的教养方式往往难以被察觉,尤其在我们的文化中,「孝顺」、「听话」被视为儿童优秀的品质和「孝道」的体现。听从父母的要求,是理所当然;不听话则是「忤逆」的表现。 另一方面,控制的核心常被“爱”和“在乎"的外表所蒙蔽。有的父母经常会说:“我是因为太爱你/太在乎你,才管你这么多的。你要不是我孩子我管你干吗?”久而久之,孩子则会内化这种认知,将关爱和控制等同。   - “控制型”教养方式的惯用策略 - 这样的父母往往以微妙的方式操纵子女的行为,不尊重他们的意见和选择。以下是一些常见的控制策略: 1. 社交隔离 如果要控制一个人,首先就要营造一个封闭的环境,防止他接触外界的信息。我们不否认父母应该让孩子提高警惕性,有自我保护的意识。但过度的控制就会破坏一个人的正常社会性活动。 要报备去哪里玩、见什么人,早请示、晚汇报,限制孩子的正常社交。同时向孩子灌输:“其他人都不可信!这世上只有爸妈才是真心关心你。”久而久之就会发现,除了父母,你没有值得信赖的朋友、没有其他社会支持。 2. 贬低指责 当孩子犯错、不听话时,父母会明确地指责训斥,甚至贬低他们的人格。同时,他们在插手孩子生活各个方面时,会理直气壮地解释:“我这不是为你好吗,爸妈能害你吗?” 而这份「为你好」背后所裹挟的控制和强迫却在传递着另一种信息:你不行!没有我们来指导你,你什么事也干不成! 3. 经济把控 经济尚未独立的滋味实在不好受,这时候,父母的经济控制是最强有力的武器。控制花销就等于控制了孩子的行动范围以及活动内容,就算对于经济独立的成年人,控制型父母的经济手段仍然起作用:“你要是非要XXX,房子首付就自己想办法吧!” 4. 情绪绑架 让孩子产生愧疚感是控制型父母常用的情感武器。连流行歌曲都在教育我们:“听妈妈的话,别让她受伤。”多么顺畅的催眠,指示性的话语,没有拒绝余地,还顺便假设了拒绝的后果-"如果你不听话,父母就会受伤。" 隐含传递了后续的愧疚感,一气呵成。 很多孩子在长大成人之后仍然摆脱不了这种情感控制,他们在分离-个体化过程中,在逐渐远离父母的每一步中,都走得很沉重,内心充满了不安和自责。情感绑架让孩子觉得自己的成长、与父母的分离是在残忍地「抛弃」他们。 需要说明的是:一个人在“分离-个体化”的过程必然会体会到愧疚感、焦虑感、难过甚至是愤怒,这些本身是自然过程中的一部分。没有谁和父母在心理上的分离真的容易:人们在这个反反复复的过程中消化、代谢这其中产生的情绪(兴奋、难过、愧疚等等),逐渐完成对自我的建立和同父母的分离。 而有的时候,出于父母对于分离的恐惧、哀伤,使得这个“分离-个体化”的过程显得尤为艰难。而在“控制型”教养方式之下,一个哪怕是早已成年的孩子,也会体会到巨大的被吞噬和淹没感:我永远也无法成为我自己。 - 看似无私的爱,也许是为了满足自己 - 我们相信大部分父母的初衷,都是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好家长,可遗憾的是,他们只是不知道应该怎样做。所以很多父母在想要控制孩子的愿望背后,其实是为了达到自己的愿望:我想成为一个好家长。(I want to do a good job as a parent.) 这种爱看起来无私,但其实也许只是出于父母满足自己愿望的目的,来源于自身的局限。例如,我们小时候挑食,妈妈会(表现出)很伤心,因为我的行为让她感到她不是一个好妈妈,她没有尽到“让孩子饮食健康”的责任。我的不听话影响了她成为一个好母亲的目标。 亲子关系天生赋予了家长掌控主动权,但正是家长们「努力让自己成为完美父母」的焦虑感,有时候会跳出来操控教养的方向。 - 总是为我好,我真的好了吗?- 控制型教养方式会在孩子身上产生很大的负性影响: 1. 退缩或暴力 严格的要求和过度控制会使孩子产生的负性情绪无处表达,这些积攒的情绪会发泄到自己身上,产生内隐行为问题:社交退缩、上瘾行为或是羞愧、焦虑的情绪;或者发泄到其他人身上,引发外显行为问题,借由暴力或犯罪行为,在社会上施展,比如攻击别的同学(很多校园欺凌者的背后都有一个高压控制的家庭)。 2. 过度自我批判 控制型的教养方式往往会为孩子定制过高的标准,「望子成龙」给孩子带来的则是巨大的压力。家长们 aim high 的本意是想让孩子「追求卓越」,但孩子发展的结果却是「避免失败」。新加坡一项5年的纵向研究表明,从小受控制过度的孩子会产生强烈的自我批判,也有更高的患焦虑、抑郁的风险。 3. 无法对自己负责 父母以爱的名义一味地反对孩子自治,认为自己的要求和指导是为孩子提供经验,让孩子「少走弯路」。但长期在家长的控制下成长的孩子,会很难发展出自治(autonomy)。从小到大一直是遵从父母的要求,等到长大成人之后,在面对人生重大抉择时,也很难有决断力。 4. 个性和自我被扼杀 长期处于高压控制下,强迫而不自由,个体可能会缺乏活力和情感,变成麻木地机械地服从,变成walking dead。 心灵被扼杀是当今最普遍的问题,也是很多家庭的危机。传统的家庭中否认孩子的感受,尤其是对于愤怒和性的感受。家庭中这些禁忌话题如此之多,以至于成员之间可以交流的东西少之又少,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遵守着「毒性家庭教条」,生怕踩到地雷,引爆战争。   由于文化差异的原因,专制的教养方式在中国看起来很管用。跨文化研究显示:在中国,控制型父母养育的孩子,其在校的学习表现较平均好,也好于西方文化下的孩子。 专制父母也许可以培养出很成功的孩子,但这正是这种教养方式可怕的地方:它「看起来」很「管用」。用行为主义训练鸽子的方法养孩子,确实会形成家长期望的行为模式,成为别人眼里的「人生赢家」。但家庭的控制让人们形成了蜷缩的生存姿态,让人在潜意识里相信“父母在掌控我的生活,没有了他们的规则和控制,我将无法活下去,只有死路一条”。 但强迫永远做不到的是:让人真正地成长,真正快乐地生活,真正认同并爱父母。     - 一直在/被控制,该怎么办?- 打破父母控制的循环,需要父母和孩子两方面的共同努力。随着个体的成长,孩子在一个家庭中的影响力会逐渐增大,因此自身的改变也会牵连到整个家庭的动力的改变。 寻求专业帮助,治疗师是家庭系统改变的基本媒介。 如果你正处于这种「想要和父母“和平分手”,却不忍心“抛弃”他们」的矛盾情况中,自己纠结很痛苦,而且更多时候是雾里看花,并不能理清家庭中的动力和关系。这时候,咨询师的参与可以打破这种怪圈。 在一段安全的咨询关系中,咨询师的作用正是帮助我们重建那些被家庭毒性规则所毁掉的自我价值,和沟通能力。 当然,系统家庭治疗也非常注重父母与孩子一起参与。如果你是一位控制型的家长,一直想要改变自己,却不得方法,那么不妨尝试系统家庭治疗。   以下我们筛选出了6为擅长处理控制型亲子关系和家庭治疗取向的咨询师,如果你需要专业的帮助,他们可以帮到你。 点击咨询师头像,即可访问咨询师的个人页面。   瞿丽娜 (厦门) 国家二级咨询师 简单心理认证 我会坚持“损有余而补不足”的理念,启发父母意识到他们对孩子的“高控制”,其实是内心对自己的不满而产生紧张焦虑,并将之投射到孩子身上的结果,引导他们“远离”孩子,把注意力回到夫妻关系和自己的发展上,还孩子以心灵自由成长的空间。 这一“亲”一“疏”——都是为了达到一个新的家庭动力系统的平衡,当孩子在家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自然就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点击预约咨询 郭茅 (上海) 简单心理认证 二级咨询师国家 对于父母,我会做一些心理教育及认知调整的工作;对于孩子,我通常会采取自我对话的方式,帮助来访进行内部调谐,获得更大的心理空间。尽管成长的过程,伴随着许多不确定的恐惧。每个孩子内心都有对自由的渴望,同时也期待父母对自己过渡状态的接纳,包容和陪伴。 我会试着在父母和孩子之间搭一座桥,让他们能彼此既保持适度的距离,又有亲密的联结。 点击预约咨询 梁田 (北京)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我觉得每一位父母首先是爱孩子的,只是在与孩子相处中遇到些自己理解不了的困惑,我愿意与你一起面对,我们共同看看控制背后的你,内心深处想对自己和孩子传递的是什么。 面对强势的父母,孩子又是渴望亲近却又害怕彼此伤害。我们一起来听听你的苦恼和希望,理解你的恐惧和渴望。通过不断理解自己,相信你会逐渐的走向独立和温和。 点击预约咨询 陈川 (广州)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三级咨询师 身为父母,其中的一个重要工作便是——帮助孩子成为Ta自己。在高压控制型父母下,孩子需要顺从父母的意志去行事,则孩子便失去了认识自己的机会。 在咨询中,对于父母或孩子双方,都需要了解自己内在的焦虑、愿望、互动模式是什么,越看清过往的经历是如何影响自己当下的生活时,便越有能力做出新的改变。而咨询,便是协助来访者去思考、探索、改变的过程。 点击预约咨询 许恩婷 (美国) 简单心理认证 美国婚姻与家族治疗师 高控制的亲子关系中,双方都是不自由的。要突破这个瓶颈,需要了解父母的故事,了解父母焦虑的缘由,然后慢慢放下对于「父母认可的形象」的汲汲营营,给自己一个自由、充分探索自己的机会,找回做自己的勇气。 没有人是「完美的」,但你有属于你独特的力量。给自己一个成年礼。希望有一天你能这样说:「爸、妈,我跟你们不一样,也跟你们想象中的不一样,但是我知道我是谁,放心,我会过得很好的。」 点击预约咨询   唐芹 (深圳)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父母这代人有强烈的物质匮乏感,下一代人的匮乏往往是情感匮乏。这些情感缺失在过去的影响很少,但是当慢慢积累至今,我们就开始感到了隐隐的伤痛,我们感到不开心,被控制。 我会用一种缓慢的方式来弥补这种内心的匮乏。通过理解曾经的缺失,回顾我们的故事,找到被压抑的需要和渴望,用全新的方式去满足这些未满足的情感需要,获得成长和自由。 点击预约咨询   参考资料 Chao, R. K. (1994). Beyondparental control and authoritarian parenting style: Understanding Chineseparenting through the cultural notion of training. Child development, 65(4),1111-1119. Darling, N., & Steinberg, L. (1993). Parenting styleas context: An integrative model.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13(3),487. Hong, R. Y., Lee, S. S., Chng, R. Y., Zhou, Y., Tsai, F. F., & Tan, S. H. (2016). Developmental trajectories of maladaptive perfectionism in middle childhood. Journal of personality. Pickering, J. A., & Sanders, M. R. (2014). The triplep-positive parenting program: An example of a public health approach toevidence-based parenting support. Family Matters, (96), 53. https://loveparenting.org/2013/09/23/why-coercive-parenting-doesnt-work/ https://karenwoodall.wordpress.com/2016/02/01/parental-alienation-coercive-control-or-childrens-choices/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45138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