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被压抑的,总会卷土重来

“试着给自己定这样的任务:不要去想一头北极熊,然后你就会发现,接下来的每分每秒,你的脑海中都会浮现出那头北极熊。”   ——陀思妥耶夫斯基 《冬天记的夏天印象》   你有没有过压抑自己心中所想的时刻? 可能是不希望自己陷入抑郁或焦虑的情绪,不断告诉自己“不要再这样消沉了”;可能是痴迷于某个人,忍着不要给对方发消息,时间全花在了输入和删除上;还可能是定下了又一个节食计划,晚上拼命克制自己不要吃夜宵,远离冰箱八百米。 压抑(Suppression),是指人有意识地让自己不要再去想某个念头或某种情绪。 习惯压抑某个念头或某种情绪的人,还可能会: 避开那些可能会让你想起它地点、人、事、物 避免跟人讨论相关话题 一旦快要想到它,就想尽办法转移注意力 让自己喝醉,或是沉迷于某些替代物,来麻痹自己 这一心理过程,与强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有一定关联,因为强迫症患者会不断尝试去赶走脑海中那些不想要的、入侵式的念头。 那么,压抑自己的想法或情绪,到底能不能把它们从脑子里赶走呢?     很遗憾 研究表明:不能 早在1987年,Daniel Wegner教授及同事进行了著名的“白熊实验”。实验结果印证了开篇陀思妥耶夫斯基那句话:当告诉人们“不要想一头白色的熊”的时候,人们反而更经常想到一头白色的熊。 Wegner等人根据这一现象,提出了“讽刺进程理论”(Ironic Process Theory):你越是想压抑某个念头,它越是可能冒出来。 这就意味着,一旦我们压抑某个不想要的念头,就会进入有不想要的念头—>压抑—>念头挥之不去—>更大力压抑—>念头更加挥之不去的恶性循环。   本来想让事情好起来 结果好像更糟了 压抑的危害,不仅仅在于这样的恶性循环。 就像大多数减肥的人体重都会反弹一样,压抑某个念头或某种情绪,即使一时做到了,过一段时间也会“反弹”,还可能对我们的健康造成负面影响。 行为会“反弹” 满脑子都是北极熊,对我们的生活大概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压抑的后果不只是这么简单:我们压抑的念头或情绪,最终会体现在行为上。 Erskine和Georgiou的一项研究指出,让人们压抑吃巧克力的念头,不仅会让他们更想吃巧克力,还会导致他们真的吃更多的巧克力。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我们节食总是失败…… 这些研究者进一步做了个关于戒烟的实验。结果发现,一开始人们压抑自己想抽烟的念头时,每天抽的烟确实变少了。但是,一旦不再压抑这个念头,这些人会比原来抽更多的香烟。 我们压抑的念头,最后都会无声无息地以行动表露出来。     影响身心健康  研究表明,压抑自己的情绪和想法,会严重危害我们的身心健康,包括但不限于: 长期压抑悲伤的情绪和哭泣的冲动,会提高患呼吸系统疾病的风险,例如哮喘; 长期压抑亲近他人的倾向,与消化系统疾病相关,例如胃溃疡; 长期压抑愤怒,或和人争斗的冲动,容易患心血管疾病,例如高血压和冠心病; 惊恐发作;抑郁和焦虑发作 药物滥用; ……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曾说: Unexpressed emotions will never die. They are buried alive and will come forth later in uglier ways. 未表达的情绪永远不会消亡。它们只是被活埋,并将在未来以更加丑陋的方式涌现。     为什么我们会习惯性压抑? 我们为什么会压抑自己的念头和情绪呢?好好地表达出来不可以吗? 1. “内敛”的东方文化 相比起欧美地区的人们,东方人更加委婉,更倾向于压抑自己的情绪和想法,而不是直接表达出来。 另外,包括亚洲文化在内的许多文化认为,压抑内心的想法和情绪,是自控力强的表现,对于男性而言尤其如此,不然会显得“不够男人”。 相反,情绪的流露,或任由一些想法充斥在脑海里,或是体现在行为上,会被一些文化认为是“弱者”的表现。 没人愿意被当成弱者。所以,压抑不知不觉地就成了习惯。   2. 被羞耻感所驱使 无论是研究中的情境,还是日常生活中的事例,我们压抑的那些想法或情绪,大多是负面的、被我们自身或他人认为“不应该有”的。 例如:抽烟、喝酒、甜食、性爱、抑郁、焦虑、愤怒、想哭、想打人……等等。(就像很少人会说自己压抑过想要学习的念头……) 很多抑郁症患者跟我们说,他们有时背负着家人想让自己好起来的期望,或是看着别人都很开心,只有自己很抑郁的时候,就会很自责,对自己的抑郁情绪感到羞耻,为此拼命压抑自己的抑郁,最终却变得更严重了。 上述的那些想法和情绪,除了会引发我们的羞耻心,还可能有恐惧感,让我们产生“战或逃”(fight-or-flight)的应激反应,希望它们从来没有存在过。 与物质世界中的威胁不同的是,想法和情绪都是看不见摸不着的,所以无论是“战斗”还是“逃跑”,结果都是去有意识地压抑它们,告诉自己“不要再想”。     不再跟自己对抗 压抑想法或情绪,目的原本是为了摆脱它们,结果却想得更多,自缚手脚。 那么,有什么办法既可以减少那些不想要的想法或情绪,又不会让我们陷入压抑的恶性循环呢? 1. 认真专注地想点别的 Wegner和他的同事在某一个实验中,让那些原本在想白色北极熊的被试换换脑子,去想一辆红色的大众汽车。后来那些被试就不想白色的熊了。 所以,下次再担心吃夜宵会胖的时候,不妨试试开黑一盘王者荣耀。 2. 认真专注地想这个念头 在很久之前,弗洛伊德就提出过,当人们有一些不愿回想的创伤经历与情绪时,试着倾诉和表达出来,能够减少长期的情绪困扰。 后来的一些临床研究也指出,无论是创伤经历、成瘾、焦虑、抑郁、过度担心,还是恐惧症和强迫症,当人们有一些不想要的想法和情绪时,不去压抑而是专注去想,反而会有助于减轻症状。 但同时,Wegner等研究者也提到,这一过程或许会十分痛苦。尝试时最好选择安全的环境,例如咨询关系中,或是在信任的人的陪同下。   3. 求助于心理咨询 如果你那些“不想要的想法或情绪”频繁出现,影响到了日常生活,而你又习惯性地陷入压抑和反弹的恶性循环,我们建议你寻求心理咨询师的帮助。 心理咨询可以帮助你了解这些想法和情绪从哪里来,压抑它们的习惯是如何养成的,也会帮助你找到更加积极的方式,来应对这些想法和情绪。   我们筛选了5位擅长处理压抑念头和情绪的咨询师,如果你或是你身边的朋友需要帮助,可以在下文中找到他们。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愿我们最终都能够和自己的内心和平共处。     参考文献: Druckman, D., & Bjork, R. A. (1994). Learning, remembering, believing: enhancing human performance.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y Press. Erskine, J.A.K. & Georgiou, G.J. (2010). Effects of thought suppression on eating behaviour in restrained and non-restrained eaters. Appetite, 54, 499–503. Erskine, J.A.K., Georgiou, G.J. & Kvavilashvili, L. (2010). I suppress therefore I smoke. Psychological Science, 21, 1225-1230. Pandey, R., & Choubey, A. K. (2010). Emotion and Health: An overview. SIS Journal of Projective Psychology & Mental Health, 17, 135-152. Wegner, D. M. (2009). How to Think, Say, or Do Precisely the Worst Thing for Any Occasion [Abstract]. Science, 325(5936), 48-50. Wegner, D. M., Schneider, D. J., Carter, S. R., & White, T. L. (1987). Paradoxical effects of thought suppress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3(1), 5-13. University of Groningen. (2009, March 18). If You Don't Show Your Disgust, Your Emotions May Stay Negative. ScienceDaily. Retrieved May 24, 2017.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78733 阅读

在一起是继续并肩远征

  在这个时代,明星出轨似乎已经不是新鲜事,但每次大家还是会感慨,婚姻关系有多么不牢靠。 在说出“我愿意”的誓言时,我们都相信对方至少在那一刻是真心想一起走下去的。 童话故事也总是以王子和公主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作为结尾,但王子和公主的婚后生活就不演了。     事实上,一些发达国家的离婚率几乎接近半数,我国离婚比例也逐渐上升。幸福绝不是个必然的状态。 现代婚姻可以有多种结局,婚姻出现问题,甚至破裂,都是极有可能的。从某种意义上,出轨只是婚姻出现危机的结果。 到底是什么让人们的感情出现问题呢?我们又如何能在事情难以挽回之前,觉察到婚姻关系中的问题呢? 危机总是从小事情开始   John Gottman在《为什么婚姻成功或失败》一书中提出,当伴侣双方在沟通过程中有以下四种倾向时,可能是婚姻关系出现问题的信号: 批判(Criticism) 对人不对事地指责对方,或作出“你总是这么邋遢”、“你从来没有爱过我”等泛指的负面评价。 轻视(Contempt) 对伴侣使用侮辱性语言、开不恰当的玩笑、嘲讽对方。 防备(Defensiveness) 否认自己需要承担某些责任、找借口、牢骚满腹、互相指责。 拒绝沟通(Stonewalling) 无视对方、拒绝在同一个房间待着。另外,以嘲讽的语气说“你说的都对”、“就这样吧”,也是拒绝沟通的表现。   导致婚姻出现问题的“高危因素”   那么,是什么让原本美好的婚姻演变成危机的呢? 除去不可控的突发事件、疾病、财务危机等外部原因,在伴侣双方之间,有一些“高危因素”,致使婚姻陷入困境。   1. 不良的冲突管理方式 在任何关系中,发生冲突都是常见的。有些时候,冲突甚至意味着彼此有新的机会去互相了解。然而,如果婚姻中的双方: 任由冲突升级 只盯着对方的缺点(实际存在或是臆想中的),忽视优点 无视对方的情绪 逃避冲突,或干脆使用冷暴力 不愿做出一丁点妥协 那么,小的冲突就可能演变成难以调和的矛盾,同样的冲突处理模式也可能会在未来重复出现,进而影响婚姻的质量。       2. 未留出时间维护婚姻关系 即使在婚后,伴侣双方仍会有一部分生活是留给自己的,例如事业发展、交友、业余爱好等。 但如果有一方或是双方都把绝大部分时间投入在自己的事情上,甚至将对方摒除在自己的圈子之外,自然就没有精力去维护婚姻关系。 另一方面,如果在有了孩子之后,伴侣双方都将注意力完全放在孩子身上,忽略了彼此间的相处,对婚姻关系也是一种伤害。   3. 关系内权力差距较大 如果婚姻关系中双方权力不对等,在非自愿的情况下,一方对另一方实施身体、精神或财务方面的掌控,这段关系通常是不健康的。 另外,在一些婚姻关系中,一方无视另一方的性格与需求,按照性别刻板印象来要求另一方,也会使对方对这段关系有更多不满。 比如,在异性恋婚姻中,男方要求女方包揽家务、全职带孩子,或是女方要求男方在事业上不能失败,等等。   4. 不能或不愿处理双方期待的差异 如果婚姻中双方就以下问题的期待有较大差异,却不愿意或没有能力去面对和处理时,也会为婚姻关系造成危机: 理财 性生活 家庭传统,包括节日和纪念日怎么过 管教孩子 卫生和清洁方面 和彼此的家人亲戚如何相处   ……     在一起是继续并肩远征, 分开后也会有各自的星辰大海   当婚姻出现问题,双方不免要面临一个选择:是继续走下去,还是离婚。 继续在一起是一个很常见的选择,在出轨这个话题上热搜的同时,另一个话题也悄悄上了热搜,那就是: #当然是选择原谅TA啊# 因为在传统的观念里,婚姻应该是忠贞的。仍有不少人在说,“宁拆一座庙,不破一桩婚”,认为关系的表面和谐应当凌驾于个人感受之上。 如果选择继续在一起,双方一定要共同面对过去,修复裂痕。如果只是说:“让我们忘掉过去,重新开始吧。” 这其实是一种带伤前行。     而人们往往把离婚当作最无可奈何的选择,在完全没有任何其他选择时,才会说:“那就离婚吧,还能怎么样呢?” 离异的人也往往会被认为“有问题”的,需要面对较大的社会舆论压力。 在这里,小编希望指出的是,离婚并不一定意味着破裂与不幸。它与在关系内解决问题,修复裂痕一样,只是在面临困境时,可能做出的选择之一。     但在作出决定之前, 这段关系也许还可以再抢救下   通常,人们在婚姻中遇到的问题太过复杂,且婚姻中两人有多年的感情,无法简单粗暴地做出继续过下去或离婚的决定。 这种时候,求助于伴侣咨询(couple therapy)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伴侣咨询,是通过专业咨询的设置,帮助解决亲密关系中的双方自身无法处理好的问题和矛盾。在这样的咨询关系中,伴侣双方将共同作为来访者,与咨询师讨论他们的想法和感受。 伴侣咨询师不是“劝和不劝离”的和事佬,而是会积极倾听双方,帮助他们了解自身和彼此,与他们一起探索关系中的问题,看两个人是否需要并愿意作出改变。 但最终,是要继续一起走下去,还是就此别过,都是来访者自己的选择。     我们筛选出了几位擅长伴侣咨询的咨询师,如果你或你的家人和朋友需要专业的帮助,他们也许可以帮到你。   点击咨询师头像,即可查看咨询师更多信息&预约方式: TA说 我相信困惑、伤痛、苦难如果能够被言说与倾听,心灵就能获得自由和力量。   请给予自己言说的机会,请允许我来倾听,让我们一起见证你心灵的成长。 TA说 如果你在亲密关系里有过一些不美好的经历,不能很好的管理自己的情绪;或者对自己的亲密关系有很多困惑,对于不希望发生的事情 却一再发生,不能较好的处理感情中的当下事件,或许我可以帮到你。 希望我们一起寻找内在的能量,遇见更好的自己! TA说 「Lead these souls to Fly.」 每个灵魂都是自由的。在生命过程中历经了阻碍,但不代表你不能再重新起飞,让我们彼此有个机会可以继续走向未来。生命就像条河流,你不能确定它何时会遇到阻碍、遇到屏蔽,但它总是继续向前进。我们可以一起携手找到出口,只要您愿意給自己一次重新理解生命的機會。 Accept this moment as it is. 接受当下如是。生命中的難題,卻也都是成长与转变的契机。 TA说 当你在生活中感到有些心思难以处理,有些话语难以向人表达,有些事情或关系难以与人言说或应对,不妨试试心理咨询。 欢迎你带着你的伴侣前来,在咨询师的帮助下共同走出关系的困境,找到属于自己的有效方式去应对和解决相应的问题,重建亲密关系的连接。 TA说 愿我可以有机会懂你:懂你的坚持,也懂你的疲惫;懂你的骄傲,也懂你的失落;懂你的喧嚣,也懂你的孤独;懂你的渴望,也懂你的无助…… 愿你所有的悲欢离合都有人愿意试着懂,也愿你可以探寻你生活的各种可能,并找到你真正的幸福所在:) TA说 相遇即是永恒。 我会在温柔中接纳与关爱,在坚定中尊重与倾听,和你一起认识自我、接纳自我、体验生命的力量与神奇。 TA说 当你真正想改变时,你一定会遇到那个帮助你的人。帮助,只是一种相遇而已。 或许你犹豫了很久,才决定走到这里来。考虑是否要开始心理咨询,是一件极其需要勇气的事。有资料表明普通人可能需要七年时间来做这个决定,或许咨询历程中最艰难的时刻发生在来看心理咨询之前。 我会在咨询中营造一个安全和踏实的氛围,让你在这里感觉到被看到、理解、支持和陪伴。当你面对现实困境产生绝望和无助的时候,心理咨询也许是一次重要的尝试。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们会共同来见证,见证你这段成为自己的旅程。 - 点击浏览更多咨询师 -   参考文献 Denberg, D. (1999). Couple therapy: An information guide. Toronto: Centre for Addiction and Mental Health. Fincham, F. D. (2003). Marital conflict: Correlates, structure, and context. Current Directions in Psychological Science, 12(1), 23-27. doi:10.1111/1467-8721.01215 Gottman, J.M. (1994). Why marriages succeed or fail. New York, NY: Simon and Schuster.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3073 阅读

遭遇最特殊的灾难,噩梦会结束吗?

幸存者多是一件好事吗? 某种程度上,它意味着受过伤害的人更多。 这世上有很多带着伤痛前行的人们, 他们的勇敢远超我们想象, 但不要让他们只在出现新闻热点的时候才被大家关注到。 前一段时间,微博上流传的“中国式父亲”的图火了起来,有的热门评论说“恶心”、“禽兽不如”。 但评论中也很好地展示了我国白莲花这个物种过剩的现状,相当多的人在洗地:“摔倒了,父亲揉揉是为了安慰”、“太断章取义了吧,国外就没有吗”。 虽然文化差异使得各国在一些社会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在任何一种文化下,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或边缘性关系都是犯罪行为,是永远不能被社会认同的。儿童性侵犯,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一条红线,没有例外,没有借口。 一些事实 儿童性侵犯/性虐待(child sexual abuse,CSA)是指某些成人或者年纪较长的青少年对儿童实施的性刺激的行为,无论是经过对方同意还是强行要求。 其形式包括但不限于: 直接性交 边缘性行为(恶意触摸儿童隐私部位) 猥亵(将性器官暴露于儿童面前、面对儿童手淫) 强迫儿童观看色情场面 利用儿童制造色情影片 …… 总而言之,所有将未成年人卷入性接触(包括直接身体接触,和间接接触性行为)以达到侵犯者性满足的行为都属于性侵犯。 像文章开头的那位父亲对女儿的动作,非说性侵犯有点上纲上线,但怎么也不能算没有性意味吧。但是有些人把自己的严谨都用在了未成年人性侵这件事上,除非强奸发生,否则他们是不会轻易判定为性侵的。 对未成年人的性侵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在美国,25%的女孩和17%的男孩在18岁以前曾遭受过至少一次性侵犯。 关于中国儿童性侵状况,不同的研究显示出不同的数据。但平均情况是:中国16岁以下儿童,每5个女孩中,就有1个曾遭到过至少一种形式的性侵犯,男孩遭受性侵犯的比例要稍低于女孩,但10.5%这个数字仍然是触目惊心的。14%的儿童表示遭到过严重的身体侵害。   最「安全」的人,可能是最危险的人 90%以上的儿童性侵者都是家人或熟人,且几乎都是男性。 30%是孩子的亲戚:他们可能是家庭中的男性长辈、或年长的表兄弟;60%是孩子熟悉的人:学校或幼儿园的老师、课外班老师、教练、保姆、其他孩子的家长等等;只有10%是陌生人。 “熟人性侵”这一点,已经越来越多地被大众所了解。但是,另一个事实还未广泛被意识到:对儿童进行性侵的也不一定是成人,可能是某个稍年长的堂兄弟姐妹或者玩伴、高年级的同学等等。 为何儿童性侵一直在发生? 数据告诉我们,性侵犯、性诱拐、性骚扰是如此的频发,很多时候我们感受不到它的存在,是因为它会被掩盖、被阻碍,它在黑暗中发生。但为何这样的恶性事件能够持续地存在着?以下三点因素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纵容了侵犯的发生。 1. 受害者被威胁 小孩子本身就是弱势群体,遭到性侵后,Ta所处于的地位就变得更加劣势。因为年龄小、没有地位,而相对地,加害者往往是年长的、地位较高、强势的人,他们一般会对孩子进行威胁:“你要是敢告诉爸妈,他们就不要你了”、“你要是告诉其他老师或者同学,下次就会更惨”。儿童往往对威胁深信不疑,他们相信自己逃脱不了侵害者,所以不敢发声。 2. 来自受害者和周围人的否认 由于很多儿童遭受性侵案件中,侵犯者都是熟人甚至是亲人,多为男性长辈,例如父亲、叔叔、舅舅、或祖父辈。因此侵害者的另一面可能是慈眉善目的良好形象,加上“童言无忌”,更没人会信一个小孩子说的话。亲人们也会抛来对受害儿童的怀疑“一定是你记错了,他可是你爸啊”。 而另一方面,是当侵害者是自己的父亲时,孩子会本能地美化家长的形象。如此,儿童面对无法反抗的侵犯,只能改变自己的认知,“他只是跟我做游戏”,甚至去认同侵犯者。 3. 责难受害者 我国的羞耻文化让人们太容易责怪受害者。当本该给予关怀和支持的家人、老师同学们、社会大众说出:“你怎么不喊救命”、“你怎么不逃走”,甚至去侮辱受害者时,难道期望受害的儿童给予这样荒唐的回应吗: “对不起,我没能避免自己遭到强奸,以至于让别人犯罪被判刑了,给社会添乱了,给家里抹黑了,我对不起所有人。”  研究者发现,指责所带来的二次伤害,对于受害者的影响要超过被侵犯本身所带来的伤害。所以,停止再责怪吧,这个世界对于女性和小孩已经足够苛刻了。   曾遭到性侵,可能带来哪些影响? 1. 厌恶身体接触 相当于回避刺激,属于创伤后应激障碍中的一种症状。对于创伤程度较轻的性侵犯,儿童可能不会发展出明显的PTSD,但因为察觉到潜在危险,仍会选择回避。 2. 亲密恐惧 伴随厌恶身体接触而来的,就是心理层面的亲密恐惧。CSA的幸存者们大多缺乏安全感,难以和他人建立稳定持久的亲密关系。 3. 抑郁、焦虑 儿童性侵可以预测青少年以及成年之后的抑郁和焦虑倾向。 4. 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 儿童性侵是严重的负性应激事件,也是造成创伤后应激障碍的首要因素。PTSD患者大部分都曾有过被性侵的经历。 5. 自杀 文章开头所说,约有20%的女孩曾遭到过至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