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爱但不信任:亲密关系中缺乏信任感怎么办?

在咨询工作中,我经常碰到有咨客因为无法信任对方而感到痛苦:“对方的行为总是让人产生质疑,但又不至于因此离婚,我觉得很不安全,这样的关系该怎样走下去好呢?” 小倩觉得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看懂过先生,躺在她身边的人,同床共枕7年却好像只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舍友。当先生晚归时,他只说是工作原因。她觉得先生内心藏了越来越多的秘密,直觉告诉她,先生向她隐瞒了什么事情,内心直打鼓。 如果她穷追不舍,只落得个“不体谅先生工作辛苦”的罪名,她也委屈不已。她只好趁先生睡熟了的时候,偷偷查看他的手机,然而先生的手机是个潘多拉的魔盒,打开之后,不知道会有什么料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今天我们来谈一谈,为何朝夕相处的两人,相爱却不能信任呢?   一、即便信任再难,你也要努力去建立信任感。   一段没有信任基础的关系,正如一座大厦没有打下牢固的根基。缺乏信任感的伴侣,通常有这几个特征: 难以在精神上互相依赖和支持,在袒露自我的方面时感到更不安全,因而对对方敞开的透明度越来越低,彼此心里都藏着些小九九; 频繁发生越过边界的控制行为,譬如偷偷查看对方的手机; 遇到冲突时,容易对对方的行为的目的性进行消极解释; 越来越倾向于自保,而不是把共同利益摆在首位,譬如做事不考虑对方的意见,一意孤行,缺乏共同决策的过程。 爱上一个人很容易,但是要去相信一个人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相信一个人,其实本质上是一个人作出选择和承担的结果。当我们选择相信对方时,我们其实是选择让度一部分的权力——向对方展露我们的脆弱,并同时赋予对方有可能伤害我们的机会和权力。我们需要有勇气面对未知的风险,承担起有可能被辜负的结果。所以,相信是弥足珍贵的,是脆弱的,是稀有的。 即便如此,我们仍然要努力在关系中培养起信任感。因为信任是情感的活水源头,是所有纷争矛盾的解药。信任给予人们足够的信心,穿越人性的幽暗,抑制怀疑和恐惧的滋生,最终这样的健康关系会回馈以信念,这是神圣的确定性和深深根植于心的希望感。 美国婚姻教皇戈特曼曾在他所著的书《爱的博弈》中提到,婚恋幸福的基本法则就是相互信任。 那么,一个人难以相信别人,或一个人难以让人信任的原因是什么呢?   二、信任感的两块基石   信任的构成有两块重要的基石。一块基石是个人内在对于外界大部分事物的信任感,叫基本信任。另一块基石是现实基础,我们凭借现实基础来判断某人或某事是否值得信任。 我曾碰到一个咨客,他坦言对咨询师一直保持怀疑的态度,在我跟他的工作中,也因为信任感的稀缺而带来重重困难。在生活中,他对大部分人都持怀疑的态度,怀疑就像他生来就戴着的有色眼镜,透过这幅眼镜,他看到的咨询师,伴侣,同事,朋友,亲人……个个都“颇具目的”。习惯性地揣测别人对待他的目的,是他的保护色。在他的客体关系里,几乎没有一个值得信赖的人。孤身一人,这是一种关于存在的悲剧。 心理学上有两个著名理论都是聚焦在探讨个人早期的养育环境对心理发展的重要影响。 埃里克森认为,人要经历八个阶段的心理社会发展。其中,第一阶段是婴儿期(0~1.5岁),这是基本信任对不信任的心理冲突期。在这个时期,照养者是否能够照顾到婴儿表达的这些需要,决定着婴儿能否建立起对外部世界的信任感。 另一个关注婴儿早期养育的心理学家是温尼科特。人类婴儿刚生下来的时候会有一种无助感,对于照养者会有绝对的依赖。此时母亲若能够为孩子创造抱持性的环境,婴儿会感受到一种存在的连续性。通过母性的抱持,婴儿逐渐整合身体各个部分的感受和感官。温尼科特称之为婴儿的个性化过程,这是日后发展心理各个部分,包括稳定感、信任感的重要基础和养分。 如果一个人有幸得到早期恰当的照顾,那么他的人格整体发展也相对顺利。如果没有,也不至于十分悲观。在日后还有发展的机遇,譬如在心理咨询中,所创造出来的母性般的抱持性环境,也有利于人格的整合与发展。 当一个人拥有内在的基本信任,他对于外部事物会抱持基本信任的态度,不容易因为几次挫折便对他人产生严重的不信任感。比如,一个姑娘经历过几段青春期青涩的爱情之后,并不会因此而放弃追寻真爱,她有可能总结经验,继续充满希望地寻找爱情。 这样对于爱情的信念,类似于宗教上对于神的信念感,具有恒久不变的特质。这种信任感,不是取决于对方怎么做,而是取决于你内心认定的现实是怎样的。内在信任可以让关系变得更稳固,这根本原因是由一个人的整体心理素质决定的。也就是说,一个人的人格成熟度和完善度,决定了他对于关系的信任度。 我希望你们都能树立起一种对爱的信念,因为你有多相信爱的存在,就有多少可能遇见真爱。 另一块信任的基石,涉及到对于现实基础的理性判断。我们选择相信一个人,是要对几个因素做出预判,如果预判失败,承担后果的最终还是自己。 在咨询工作中,我碰到好多女性,她们愤怒地指责伴侣没有履行当初的诺言,所以导致现在的生活陷入种种困境。当我引导她们回顾之前所作出的信任选择时,她们会发觉其实很多事情在最初就已经奠定了基调,现在来责怪对方做不到,于事无补。这里涉及到的判断因素就是“能力”,对方是否有相应的能力和条件,做我们需要对方去做的事。 比如有些边界感不清的男生,在有女友的前提下,频繁发生让女友不满的其他男女关系。这时候女友如果盲目要求男生去改正,去承诺不再发生,其实并不会起作用。因为这个男生也许还没有相应的能力去处理男女之间的边界感。 除了“能力”因素,另外的判断因素还包括: 这个人是否善良,他的一贯行为目的是否具有善意。比如,你很难相信一个杀人惯犯对你有善意; 这个人是否正直、诚实、透明、知行合一。一个习惯性撒谎的人,很难让别人产生对他的信任; 这个人是否具有可预测性或一致性,一个说一套做一套的人,一个出轨成性的人,也是很难让人信任的。 如果忽视这所有因素和后果而做出的相信,是一种盲目相信。大多数时候,在出现问题时,自欺欺人的人往往也是首先指责对方的人。   三、如何重建信任感   相爱容易相守难。相守下去的重要基础便是对彼此深深的信任。缺乏信任的不安全感会促使人们想要去对关系做出些改变。许多来寻求咨询帮助的女性以为,改变对方,让对方对自己的态度更好,让沟通更和谐畅顺,这是重建信任的开始。然而这样单纯的想法总会让她们品尝到失败和深深的无力感,因为她们用多大的力气去让对方改变,对方就会以多大的力气反抗回来。 所以,当关系中缺乏信任感,你是选择寄希望于改变他人,还是寄希望于改变自己,决定着你最终能否走出与对方相互角力的死循环,决定着关系未来的走向。 事实上,关系改变的正确打开方式是首先进行自我成长。太多关系中的矛盾,都是因为双方带着自己未被觉察的成长烙印在关系中复演。 内在信任感薄弱的人,一部分的原因是亲子关系/曾经的恋爱关系里充满着创伤,而这些创伤都没有得到疗愈的机会。另一部分原因是对自己本身不满意,也就难以在关系中建立起稳定的安全感。 所以,当一个人留出空间去让自己成长,相应的,关系中才会有空间让信任感重生。 在自我成长的基础上,再来学习一些培养关系,促进沟通的技巧才会有效果。推荐阅读约翰·戈特曼的一些著作,如《获得幸福婚姻的7法则》。他在《爱的博弈:建立信任、避免背叛与不忠》一书中提及了建立信任感的关键时刻:滑动门时刻。 “滑动门时刻”是指,生活中发生的一些事,需要伴侣一起共同面对的时刻,或者一方表达出需要被关心的时刻,这是“心门”滑开的时候,此时对方有没有把握住,是“走进去”还是“背离”,决定着两颗心最终能不能越走越近。这些琐碎的时刻,累积起来便构成了信任的基础。 如果你曾对一个人寄予无比信任,将你内心最深的痛楚敞开,而ta却非但不陪伴你左右,还不予回应,你无疑会感到愤怒、惊慌和孤独。这种依赖伤害会深深印刻在你的脑海之中。就像威廉·福克纳所言:“过去之事从未消逝,它甚至并没有真的过去。”这样的人显然是不值得你交付信任的,或者至少对方要在共情的方面进行一些学习。 愿你能安心地信赖亲密他人,也愿你有能力让别人放心地信任你。 —END— 注:为保护个案工作的隐私,文中所采取的案例内容均经过高度虚构处理,请勿对号入座。 作者简介:刘丹红(Molly),心理分析博士在读,心理咨询师。心是一座庭院,不要让其荒芜。热爱以咨询和写作耕耘心灵的花园,致力于协助女性成长,学习爱与幸福。邀请你来我的庭院游玩~个人公众号:心是一座庭院psyyard  

2077 阅读

自恋的尽头,是爱的荒芜之地

现在流行一句话,叫“人人都自恋”,自恋作为一个越来越被大众所熟知的心理学名词,究竟是什么意思?心理学如何界定作为心理问题的自恋?这个心理问题会给人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它的成因是什么?是好还是坏?有个自恋的父母或者配偶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自恋者本人可以被治疗吗?

20821 参与

孤独这件小事

7966 观看

原来对待父母的方法与对待孩子的是一样的

今天的讨论之前,我们先来看J女士在与父母与孩子的交往中遇到的两件小事。 然后再来讨论——我们该如何更好地与父母与孩子相处。 场景一: J女士的儿子小学五年级,儿子的数学不太好,J女士希望他认真学习提高成绩,一次做作业过程中,她无意发现儿子没有努力思考题目,而是偷偷抄答案,J女士很生气,情绪失控打了儿子。事后,J女士又觉得很内疚。 场景二: J女士的母亲60岁,与她住在一起,母亲偶然得知J女士计划与朋友R女士一起出外旅游,母亲很生气,对J女士说,我觉得她为人很糟糕,你不要与她外出。平时,J女士与母亲就不太亲近,无法交流,而一遇到事情,母亲就指责与干涉她做事,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首先,识别情绪。 识别自己的情绪的意思是,用语言对别人或自己说出自己此时此刻的情绪状态,比如,我感觉到我现在很委曲(生气、无助、孤独等等),用适合自己此时情绪的词语来描述。   除此之外,也可以进一步试着关注自己的身体感受与冒出来的念头,比如,我感觉到自己的胃部很不舒服,仿佛硬塞了一大坨金属,冰凉而沉重,难以消化。 在场景一中,J女士可以用心识别,当看到儿子抄答案时,她的情绪是震惊、意外、感到被欺骗、失望、焦虑以及失控等等。 在场景二中,J女士可以这样识别自己的情绪与感受:当母亲那样说时,我感觉到自己不被理解、被指责管束、边界被突破,很无助又无奈,没有力量去表达与维护自己,很多小时候被母亲控制的画面会浮现出来,觉得自己特别渺小脆弱,又有愤怒感。   其次,接纳自己 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们要无条件地臣服与接纳。 接纳所发生的事,接纳真实的自己,才能把能量真正用于有效的解决之道。 在场景一中,与其绝望地自责、内疚,不如把能量用于接纳自己,关爱自己。事情已经发生了,识别与接纳自己的情绪,看到打孩子后面,其实存在自己的担心与焦虑,担心孩子成为一个不负责任偷机取巧的人,焦虑孩子成绩不好考不上好的学校找不到好的工作,而这后面更隐藏着自己不是一个好妈妈、以及自己在工作、情感上的更多挫败与焦虑。 在场景二中,J女士可以回想自己早年的家庭氛围,看到原来的家庭关系模式就是比较疏远的,父母与自己只讲事情,不讲感受,只提要求,不提亲密。因此,对于与母亲关系的冷淡及母亲的言语,也就能坦然承认这是有原因的,不必过分自责。而自己当下的那些感受也是合情合理的。   第三,转化心态 在做完第一与第二步之后,光识别出情绪还没有完,我们需要对于自己的情绪体验有所理解与觉知。 从受害者或弱者心态转换为平等尊重的照顾者或强者心态,这一转念,可以帮助自己从被动无助和焦虑中快速解脱,拥有更多更有效的选择。 在场景一中,你会意识到,对于孩子的管理是一件长期而艰巨的任务,并非他有意忤逆不听话,而是孩子的天性如此,你需要多次耐心而温柔地重复你的教育理念与规则。你们不是敌对的关系,孩子需要你的支持与帮助。 在场景二中,我们可以觉知到那个既弱小又愤怒的自己,其实是小时候面对强大的父母时无能为力的自己,而不是现在已经长大,在体力与智力上都远远超越了母亲的自己。   我们不再需要父母的认同与首肯,才能做自己,我们本来就拥有做自己的全部能力与自由。那时,你会看到父母的焦虑担忧与不安全感。你会清晰地知道,你需要做的是去安抚他们的情绪与感受,而不是与之对抗,两败俱伤。 第四,连接对方 在完成心态转化之后,我们内在就有了空间与能力去感知对方的感受,并进行亲子关系的情感连接。  我们太擅长讲事讲理,而太不擅长讲情,而每个人最需要的是情感层面的连接;哪怕是拒绝事,也可以连接情。 在场景一中,我们可以对孩子说,妈妈刚刚打了你,是妈妈没有管理好自己的情绪,是对于你的偷看答案行为的管理,妈妈还是爱你的。妈妈打了你,你疼不疼,会不会感觉到伤心与生气?   在场景二中,我们清晰了,是否与R女士出行,是我们自己的决定,其实不必争得母亲的首肯。但我们仍然可以对她说,对于这件事,是不是让你感到担心了,你愿意跟我说说你的想法吗?也许你担心的部分,对于我会有启发,帮助我去更全面地思考这件事。  无论是处理与孩子的关系,还是与父母的关系,都可以尝试用这四步法去识别情绪、接纳自己、转化心态与连接对方。   关系的改善需要新的尝试与新的体验,你准备好去试试吗?

3047 阅读

那些温暖、强势以及让你感到被抛弃的隔代抚养 :一场和南希之间的“育儿督导”

虽然南希.麦克威廉姆斯既是一位出色的临床心理学家,亦可说是精神分析发展心理学之集大成者,但是她确实很少在其作品中谈育婴,谈如何为人父母。   在这一次的督导当中,我灵光乍现没有呈报任何case,而是把在我开始写育婴文章以后搜集到的一个重要的读者问题反馈给了她,希望她能给出一些建议。 没想到,此番交流,还是挖出了金矿。 我们谈的是在平台中留言最多的——隔代抚养问题。   下文中有引号的,是南希的原话,没有引号的,是我个人的思考。我认为这种陈述方式能够最好的还原当时的情境。    01  祖辈溺爱宝宝? ——It’s ok   有一位读者在我的后台留言,她的情况大致如此,即她妈妈现在正住在她家里帮忙照顾宝宝,宝宝已经将近两岁了。 随着宝宝的成长,她体验到越来越多的和自己母亲在育婴方式上的冲突。   最突出的是外婆溺爱宝宝的问题,她总是取悦宝宝,过快地满足其需求;而且在有些时候还会与自己起冲突,说“连你都是我带的,现在不挺好的,现在我带你的孩子能有什么问题?”如此种种,让她感到既不舒服又无力反驳.......   听到这里,南希笑着分享了自己的看法和故事: “我认为祖辈是非常重要的育婴帮手,在中世纪的欧洲,祖父母们总是会参与到育婴当中来。因为当时新生儿的父母几乎总是和祖父母们住在一个村子里面,因此每当忙不过来的时候,祖父母总是他们最重要的求助对象。”     “我觉得这位母亲不用太过担心,我认为:只要妈妈没有放弃孩子主要照顾者这个角色,只要她还在这个角色当中没有退场,就不用太担心外祖母的溺爱问题——因为相比起来,孩子几乎总会更亲近自己的妈妈,总会更加信服于她,并且内心认同她的生活方式。这源自于孩子和自己母亲某种先天的身心连接。”   “相比于其他人,母亲对孩子而言,是一个天生的,优质的主要依恋对象。在孩子三岁以前,父亲的重要性都很难和母亲相比。所以,孩子通常只会在母亲身心完全退场的情况下,选择另一个主依恋对象,从而求得内心安全感(儿童期的主依恋对象,已经被证明是成年后心理安全感的最重要来源)。因此只要母亲身心都还在孩子身上,就不用太担心自己会失去抚育孩子的主导权。因为孩子通常会优先认同她。”   “而且在所有的文化当中,祖辈都是溺爱孩子的。无论是美国、欧洲,我相信还是在中国,祖辈都倾向于宠溺孩子。这没有问题。来自于祖辈的,适当的溺爱对孩子而言是美好的体验。” “就我自己而言,我是感到遗憾的。因为我的孩子降生后,没有任何祖辈与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城市里。所以我当时带孩子没有帮手非常辛苦(南希有三个孩子)。”   “但是我雇了一位意大利老太太做我孩子的保姆。这位老太太比我大三十多岁,完全可以充当孩子们的老祖母角色。而且你知道吗?她自己一共生养了十三个孩子!而且都被她照顾得很好,所以我认定她是一位很有母性的老太。”         “但是从一开始,我们就有矛盾。其中最让我不安的是,她老是给孩子吃曲奇饼干。每次我回家,都会看到孩子们坐在她身边吃曲奇。’我的天哪,你知道曲奇糖分多高吗?’ 我有一次忍不住对她喊了起来,’能不能不要再这样喂他们曲奇了?糖分太高了!从现在开始,孩子们每天只能吃一个曲奇,明白吗?’”   “老太太很快应承 了下来……但是,后来我下班回家,发现孩子们的曲奇照吃不误!老太看到我疑惑的眼神,总会嘟噜着说:你看,南希,孩子正在吃他们今天唯一的一个曲奇呢,只吃一个呢……” “直到最近和我的孩子们谈起这件事,他们都还会怀着暖意地忆起Nanny每天给他们吃的“唯一一个”曲奇,虽然每天都有十来次“唯一”。大家都在笑,这里没有什么痛苦。我和我的先生当时不可能那么纵着他们,因此他们童年最重要的受宠体验来自于他们如奶奶一般的Nanny.”     02  另一种情况 ——It depends   “但也有另一种情况,那就是祖辈想要获取孩子的主要照顾者的角色。有时哪怕孩子妈妈或者爸爸想要在带孩子上面有所付出,祖辈仍然会有意无意地‘驱逐他们’,把几乎所有的养育工作担负下来。这种情况并不少见。”   “在拉丁美洲的文化当中,很多女人在青少年时期就被自己的母亲催着嫁人和生孩子,生下孩子后由母亲负责养育;而她们自己呢,在步入中年以后通常也会催促自己的女儿赶快结婚生育,因为她们作为外祖母也要来接管养孩子的工作。如此育婴模式代代相传。   “所以外祖母或者祖母代替母亲的现象并不少见——关键是孩子的母亲本人感觉怎样。如果母亲对此感到ok,她也需要孩子祖辈的帮助,那么这当然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母亲对此感到不满意,那么她就一定要跟自己的母亲或者婆婆好好谈谈,对此她要展现出一个母亲的坚定和力量。”     我个人在美国看到的情况是,祖辈会帮忙带孩子,但只要孩子的爸妈在世,祖辈们一般很少会成为主要照顾者。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通常都会避免“喧宾夺主”的情况发生,他们会襄助父母,但不会代替他们。这似乎是一个文化符号。    这些老人辛苦了大半辈子,在跟他们聊天时,我发现他们大都想好好享受自己的退休时光,旅行、度假,做之前想做却没机会做的事情,他们通常不会有那样的激情再去全职地带孩子。每个人都值得拥有自己的生活。  03  最需要重视的情况 —— It needs to be cautious, and cautions!   “有一种情况需要尤其尤其小心,那就是完全的隔代抚养——也就是说父母退场,把孩子完全寄养在祖辈家。包括父母一个星期或者一个月探望一次孩子的情况,这也是完全的隔代抚养。”    ”在处理这种情况的时候,父母们要非常、非常谨慎。因为这种情况很容易让孩子产生强烈的,令他们无比疑惑却得不到解答的被抛弃感,严重的会导致一辈子萦绕不去的分离焦虑。寄养的年龄越小,可能产生的问题越严重。除非实在万不得已,把三岁以前的孩子送出去寄养我不提倡。”   “最惨的情况是’双重抛弃感’,何谓双重抛弃感?那就是孩子从父母那被送到祖辈处,如果没有处理好,要经历一次重要的被抛弃体验。在几年或者十几年,也就是充分建立了与祖辈的依恋关系以后,父母在不甚言明的情况下又把孩子接回来,那么孩子又将体验到一次惨烈的被祖辈抛弃的感觉。”    我认为,如此在心理层面上遭受的创伤,将使得他们将来很难再信任和依恋任何成年人。   南希所说的双重抛弃体验,会让他们对一切亲密关系的持久性产生怀疑。 他们成年以后,要么难以维持友情,要么难以维持爱情。感到孤独,却难以再主动索取。        谈到此处,我想到国内的很多很多留守儿童,如果处理不当,这会成为非常非常严重的时代性创痛。   “因此我个人认为”,南希继续说,“为孩子的心理健康计,父母能够不退场就不要退场。如若真是万不得已要做完全的隔代抚养。我觉得最最重要的就是:事先向孩子做出充分的、真诚的解释和说明。”   我相信,南希这么建议是因为,孩子是这样一种存在——你不跟他们说,他们就会自己猜,而且越猜越跟自己有关,越猜越是自己的错。   所以哪怕再小的孩子,当你做出对他们来说如此重要的决定时,一定要提前地、充分地跟他们说明。 他们哪怕听不懂你的语言,也能读懂你的情绪和意图。你要把他们当做平等的对象交流,告诉他们你这么做的原因。   我的一位来访者曾经提醒我:所有没有言明的分离,都容易被体验为抛弃。不告的离别,会被体验为诀别,永不再见。   我的另一位来访者告诉我:ta小时候妈妈把ta寄养在外婆家,每次送ta去到那边以后,妈妈的离开”模式”总是,先找个好玩的东西吸引ta注意,然后自己趁机溜走。   所以ta从小就习惯盯着远方看,因为那里藏着妈妈消失前最后的背影。然而,这并不是让人愉快的远方。 一次网络咨询,因为我的疏忽,ta没能及时看到我的视频,只能听到我的声音,那一次ta几乎惊恐发作。我当时毫无疑问正被ta体验为那个消失不见的妈妈。   “第二点,父母在把孩子托付给祖辈以后,绝不能就这样凭空消失不见。他们最好要通过视频、电话、信件等等方式,规律性向孩子表明自己依然在场。 自己哪怕会离开,但也不会从他们的世界中消失。”   对我,南希不会解释这样做的原因,因为几乎所有心理学家都知道何为“客体恒常性”。我在此也没有足够的动力和篇幅定义何为客体恒常。   简单地说,三岁以前的孩子,大都会认为人若是消失,不为他们所见,那么这个人也就不存在了。年龄越小,越会如此认定。在三岁以后,孩子们才会逐渐确信——爸爸妈妈就算不见了,不在我身边了,那么他们也不会不存在,也不会在这个世界上消失。   所以,对于越小的被寄养在祖辈家的孩子,父母越应该频繁“标注”自己的存在。以此强化他们的“客体恒常感”。 没有建立起客体恒常的孩子,成年以后,重要的表现之一就是:自己的伴侣没能接电话,或者一时没能联系上,就会极度失控,甚至心理崩溃——因为他们内心的那个孩子,并不能确信没能被自己亲自看到听到感知到的对方,是否还真的存在着。这将会造就一种怎样的恐慌。   04 结束语    我相信对于学习心理学的同事们来说,这篇小文只是在老调重弹。但是作为一个父亲,我认为常识,是需要被充分传播的;而重要的事情,需要被反复言说。   有了孩子以后,我第一次体验到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感受。 看着那些和我孩子一样本来一清如水的小生灵们遭受不必要的苦楚,是作为一个父亲的悲哀。 从最自私的角度出发,我希望我的孩子们,生活在一个充满着安全感的同龄人环境里。而他们的父亲,曾为造就这个环境努力过。

2498 阅读

我的恋爱总是持续不下去怎么办?

7444 观看

人与人的关系,总是如此脆弱

关系议题对于我们每个人都至关重要,无论是关注职业发展、情感婚姻,还是自我成长,都离不开“关系”二字。并且很多时候,我们最终发现,“关系”正是问题的核心。在心理咨询中,来访者与咨询师恰好的关系,是咨询的基础和先决条件,它提供了一个安全的、抱持的环境,让来访者去探索、发展,以及成长。 对于成人的未被解决的关系模式,Bowlby创立的依恋理论将其大致分成了冷漠型的(dismissing)、迷恋型的(preoccupied)和未解决型的(unresolved),这里我着重谈谈 “未解决型”成人关系模式 。   01 那些“未解决”的关系困扰 “未解决型”成人的关系模式,如同字面意思一样,充满了未解决的议题。   他们很渴望关系,但是人际关系模式刻板、僵化、非黑即白,很努力地对他人好,一旦对方不接受,他们陷入痛苦中,就会更加变本加厉,有时也会因为过于痛苦而主动在关系中退缩; 他们很难相信关系的稳定、安全,以至于建立关系后,内心会不断质疑这段关系,在经历关系的“密月期”后,就开始制作各种“试探的小伎俩”,直到对方远离自己,他在内心再次肯定了他人会“抛弃”自己; 他们记忆中似乎都有着若干不解的创伤和丧失体验,这种记忆似乎又那么模糊与不真实,无法用言语表达,时间、空间也都不是那么明确; 他们需要把内心无法忍受的感觉分裂出去,譬如被虐待的经历,无法接受的幼稚的、需要被照顾的自我等等,常常会把这些需要投射给关系中的他人,告诉自己“他需要被照顾”、“他很哭闹”,让自己很反感…… 以上的描述或许让你感受到矛盾、混乱,然而这正是那些“未解决型”成人的内心世界,并且不仅是一时或持续的情绪湮没体验,更深深地影响到了他们的人格。   02 混乱的童年 多数情况下,“未解决型”关系缘于童年混乱的依恋关系,通常他们也有着“未解决型”的父母,他们在不安全的环境中成长,反复体验着恐惧、无助、耻辱、羞愧,以及被抛弃感,并且这些体验从未被修复,甚至在成长过程中继续经历着创伤体验,以及关系中经常性和灾难性的破裂。 在依恋理论中,混乱的依恋关系类型也被观察实验证实。 Main在陌生情境实验中发现,婴儿对母亲的行为,偶尔表现出让人难以理解、奇怪和明显地前后矛盾,甚至是解离的。到了6岁时,儿童在看到分离照片时,往往沉默不语、过于焦躁不安以至于无法做出反应,或者想象出灾难性的结果,表现出言语或行为的紊乱;但是在与母亲重聚时,却使用了一种有别于婴儿时期的全新的行为策略,在婴儿时显示出的崩溃、恐惧,如今却发展成为为了“控制”父母,而颠倒了自己与父母的角色,以此来获得自体的稳定感与统整感。他们会反过来照顾父母,或者表现出直接的攻击性和惩罚性,命令父母说:“闭嘴!坐下!把东西放好!” 所以,如果没有经过修复和整合,直到成年,他们仍然需要在关系中投射对方是需要自己照顾的,或者在关系中表现出控制、命令对方按照自己的要求去做……     他们的父母通常是焦虑的,与言行不一致的,在情绪失控时甚至会虐待儿童。父母对自己的创伤和丧失体验无法整合和理解,因此也很难帮助儿童发展出这些能力。 在咨询中,“未解决型”来访者在对成长经历的回忆中,也充满了对父母行为的不解,例如不知为什么父母突然地暴怒或离开,而他们只能“懵”在那里,不知所措……然而这是他们唯一的赖以生存的依恋对象,既不能靠近,也不能逃开。比这种创伤体验更危险的,是父母在情绪失控后,表现出的恐惧、退缩和否认行为,始终没有让儿童整合和修复创伤,只能被解离,遗留下了一团团地困惑…   03 从关系中来,到关系中去 咨询室中的“未解决型”来访者,在咨询初期通常都显示了对咨询极大的“配合度”,很遵守咨询设置,甚至有一些来访者会表达出对咨询师的讨好。但是也不难发现来访者在咨询中有些焦虑的状态:频繁看时间,滔滔不绝地诉说,游离的目光等。 慢慢地,在咨询中,来访者很快会出现一些“行动化”:在咨询中迟到、更改咨询时间等等,或是对咨询/咨询师表达不满:自己的情况仍没有改善、咨询师对自己的共情不够等等。 来访者通过这些行为,一是在“试探”咨访关系,二是希望通过对咨询的控制来获得更多的稳定感。 这时咨询师往往会在来访者的“负性移情”中感到了一些焦虑和不稳定感,也会有些无力感:自己如此真诚地对带来访者,为什么她还不信任自己。当然,在咨询师与来访者的同调体验中,咨询师对自己感受的觉察,对来访者的耐心与抱持,使来访者逐步建立起安全感,并使治疗同盟稳定下来。     但随着咨询的进行,咨询师会发现这种张力状况会定期在咨询中出现,咨访关系一直在摆荡,一次又一次地在冲击着治疗同盟,似乎有些进展的咨询工作又回到了原点…… 不错,在心理咨询的任何一个理论流派与治疗技术中,咨访关系的建立都是一个先决条件,来访者可以在一个安全的关系中,进行自我整合与成长。 而对于未解决型来访者,需解决的就是关系建立问题,建立关系是起点,也是终点。换句话说,对于未解决型来访者,治疗关系本身就是治疗。他们小心翼翼地靠近咨询师,在共情中体会到被关注、被理解,然而却不断在内心中否认这段安全关系地存在,质疑并退缩……咨询正是一个关系建立—冲突和修复创伤的相互交织的过程。来访者的关系模式是僵化、刻板的,咨询师很容易在咨询中体验到有各种各样的负性情绪——愤怒、害怕、混乱,这些都是理解、共情来访者的资源,因为这是来访者在用非言语、投射的方式与咨询师进行沟通,进而可以与来访者一同觉察并修复创伤体验。     很欣喜的,我的“未解决型”来访者在能够跟我的咨访关系稳定后,他的现实关系确实在发生着微小的、进展性的变化……可能他仍会在关系中体验到纠结和痛苦,但是不再以关系的断裂和被抛弃感为代价,并且在关系中体会到的满足感和幸福感也愈趋真实与稳定,也逐步获得了更加适应性的自我统整感与掌控感。 参考书籍: 《心理治疗中的依恋》,David J. Wallin著,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10230 阅读

当优秀成为防御

    文:王雪岩           记得有一次几个朋友吃饭聊天,反正大家到了一起,说来说去是离不开心理学名词的,心理学圈子的好处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遇上几个神仙样的人物,那天在座的就有一位这样的小姑娘。小姑娘论外形,是属于那种把男人女人都能迷倒一片的;论内涵,她在学术上的修养让许多老一辈的先生们也会赞叹,跟这样一个讨人喜欢的姑娘在一起,大家自然会说到她的优秀,说到对她的喜欢。可是,她只是无奈的苦笑下摇摇头,只说了句”如果优秀成了一种防御。。。。。。”她没有再多说下去,大家也就没再深谈。行走在这个圈子里,大家都知道防御两个字后面,有多少痛苦。 所谓防御,是指防御机制,百度词条上的解释是:精神分析学派用语。个人在精神受干扰时用以避开干扰,保持心理平衡的心理机制。最早由弗洛伊德提出。常在无意识状态下使用”。这个解释容易把人看晕,其实就是,在一个成长的过程中,会遇上各种各样难以应对的情绪,为了防止这些情绪把自己搞得太难受,于是就发展出了一些方式阻止自己体验到那些情感,比如当一个孩子觉得不被父母所爱时,他可能会在内心做一些处理,让自己感觉根本不需要父母,从而避免感受到父母不爱自己的绝望和恐惧。说白了,就是用一种自己可以接受和应对的方式去阻止自己感受到不能接受的内容。所以,当优秀成为一种防御的时候,优秀的背后,是有很多试图回避的痛苦的。         对于优秀,可能我们每个人都心存期待,但对于某些人来讲,对优秀的追逐,就像上穿上了红舞鞋,没有办法让自己停下来。在他的世界里,不管自己已经取得了多么大的成就,他都不能让自己快乐,因为他的内心有个洞,只要那个洞存在,他让自己感受到的,永远是空虚是恐惧是对自己的不满意。他害怕自己还不够优秀,害怕因为不够优秀而带来的”危险”,而这个危险是存在他自己内心的,所以不管他走到哪里,这个危险都会跟着他,成为他逃不掉的影子。于是他加倍努力,让自己用优秀来抵挡这个些危险,可是他做不到,因为那些危险是他自己在内心幻化出来的,如果他自己不做出改变,这些危险在他的内心会无限制的膨胀,这又如何能抵挡得了呢。 那么,这些”危险”是怎么产生的呢?          首先,在我们的文化根基里,对优秀就有强烈的要求,一个人被接受和认可的途径是功成名就,然后才能光宗耀祖,不管有多少人努力推广”把孩子培养成普通而幸福的人”这样的理念,即便是我们大家都知道,这是让孩子幸福生活的重要渠道,但其实这些被大众真正接受起来是有困难的,在一个社会保障机制不够健全的社会中,这些尤其困难。因为真要做一个普通人的话,就意味着未来的生活可能没有保障,除非你是含着银匙出生的,根本不必考虑将来的生存、养老、医疗等等问题,否则的话,不够优秀,可能就意味着社会竞争失利,就要被淘汰出相对平稳的生活。所以,优秀,其实成为了自保的途径,为了不可知和不可控的未来,不得不努力让自己更优秀一些。         其次,对于优秀的期待,可能来自父母的高期望值。有的父母会将自己未完成的人生目标转嫁到孩子身上,自己没有读过名牌大学,就希望孩子能在学业上出人头地;自己在工作上不得志,就期待孩子有一天可以有职有权,等等。若孩子达不到父母期待的样子,可能会使父母变得非常焦虑,这些焦虑自然会被孩子捕捉到,而孩子对父母强烈的依恋,会促使孩子非常效忠父母,为了让父母满意,孩子对自己的期待也就会变得越来越高。        第三,在大家庭中成长的孩子,可能会无意中捕捉到父母对于优秀的孩子会更好一些,于是,兄弟姐妹之间为了竞争父母之爱,孩子也会让自己努力优秀起来,从而保证自己获得更多来自父母的肯定和接纳,因为对于孩子来讲,获得足够的父母之爱,是他可以安全生存下去的保障。        第四,当一个孩子在他的成长过程中,缺少对自我价值的肯定,他就无法确定自己是被爱的被接纳的,所以他需要借助于外在的可见的内容来保证自己是有价值的,所以他就对美丽啊,成功啊有更多的渴望,优秀也就成为他感受自己存在的重要方式。而一个孩子对自己的解读,来自他成长早期与母亲的互动,当他在与妈妈共处的过程中,感受到妈妈是满足自己的,于是他就会将自己感受为好的,被爱的孩子,妈妈就被他感受为好的妈妈;当妈妈不能及时满足和回应他时,他会感受到挫败感,感受到妈妈是坏的,同时为了让这个坏的感觉对自己没有那么强烈的伤害,他在内心也会做一些转换,会将自己感受为不足够好,所以妈妈才不能那么好的满足他。所以,当一个孩子在成长中感受到太多挫败性体验时,他也会将自己感受为不够好的。为了吸引妈妈,他可能会让自己朝向优秀的方向做更多的努力,来抵御他内心中那个”我不够好就会被不好的对待”的恐惧。当然,这个不好的对待,并不一定是现实中妈妈真的没有很好的对待他,而是他内心做了这样的解读。        所以,对优秀的强烈期待背后,往往有斑斑的血泪历史,这可能也是提倡将孩子培养成普通人的人群警醒之处吧。当优秀成为一种防御,也就是一定要让自己足够优秀,来抵挡内心那些焦虑时,我们为了优秀而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对优秀有强烈的渴望的人,其实是很难认可自己接纳自己的,为了抵挡内心对于平庸的恐惧,他们常常动用一个处理机制,就是分裂:将自我分裂成好的和坏的两部分,将坏的部分投射出去,于是就只留下了好的部分给自已。这就是为什么,有时我们跟一些很优秀的人在一起,会从他那里感受到强烈的压力,我们总是感觉自己是如此渺小和没有能力。其实我们这些感觉很可能并不是来自我们自己,而是接收到了面前这个人的投射,他将自己内心不想要的部分:没有能力的,不成功的,坏的部分投射到我们身上,我们接收后就会感觉自己是如此不好,而面前的这个人是如此之好,而这正是他想要的感觉,他将坏给了别了,将好留给自己,从而保证自己可以感觉不那么糟糕。对于有这样需要的人,他们往往会更愿意跟不如自己的人在一起,这就可以让他在内心一直保有自己是优秀的感觉,但是一旦将他们跟更优秀的人放到一起,他们可能会非常恐惧,甚至崩溃,因为当他无法将坏投身出去的时候,他就不得不面对自己身上的不够好,而这些不好,对他来讲,可能是非常危险的。所以,他们通常会远离真正优秀的人,因为真正优秀而不是将优秀作为一个防御的人,可能是拒绝接受他的投射的,那他所启用的这些过程就会失效。当然,真正优秀的人因为对自己有足够多的接纳,所以可能也恰是安于平凡的人,所以他投射出去的贬低性的部分不会击中这些人,那他就不得不收回这些投射,如果这个过程他没有被击倒的话,他也可能会因此获得成长,慢慢放弃对于不优秀的恐惧,从而更多的接纳自己。        另外一些人的处理方式与上面这些不同,他们因为对自己有太多不够优秀的恐惧,所以,他们会拼命的去接近他认为优秀的人,从而帮助自己感受自己也是非常优秀的,所以,他们对于身边人的态度也会非常不同,对于他认为优秀的人,他可能会有强烈的接近愿望,但对于他认为不够优秀的人,他可能会有很多的回避,因为那可能代表了他自己内部不好的部分,他一直试图扔掉的部分。当他接受不够优秀的人时,他内心的焦虑就会被唤醒,为了抵御这些焦虑,他可能会在这些人面前表现出排斥的、高高在上的态度,从而引起周围人对他的不满,进而远离他,其实,这才是他真正害怕的,他害怕的是因为自己不够优秀而被拒绝,而他自身反应的结果,恰恰是被拒绝。         也有些人会将自己置于一个拯救者的位置上,他会对弱者产生真正的同情,并试图努力帮助他们摆脱困境,但驱动他这样做的士真正动力,却可能是来自他期待自己远离虚弱,当他去拯救弱者时,象征层面上,他可以将自己从虚弱里拯救出来。当一个人将自己永远放在拯救者的位置上时,他是疲惫的,因为他没有机会也没有勇气去依赖其他人,所以,他的内心也注定是孤独的。而他的无法让自己柔弱下来,可能会让他的亲密关系中缺少了弹性,一方面是他承担了太多的责任,另一方面是他对于过度付出的抱怨,所以,这种状况可能也会让他非常难以面对。而在关系中的另一方,也会因为在他面前不断感觉被削弱,而感觉非常不舒服。        当一个人不断的要求自己优秀,从而抵御虚弱感时,他也会对自己变得非常苛刻,会不断要求自己处处完美,从而抵御对失败的恐惧,他们会不断为自己安排难以完成的任务,当他们克服千难万难,终于完成某个任务时,依然体验不到成功的不快乐,因为他们内心的不安全感,他们自我中否定自己的部分会跑出来挑剔他们,所以,他们不管怎么样都会对自己不满意,就像他曾经感受过的重要客体对他的态度,因为他从来没有确认过自己是被爱的,所以,他也没能力爱自己,他更熟悉的是攻击自己,否认自己,然后不断试图抓住更多的优秀。   所以,当优秀成为一种防御时,我们就无从体验成功的乐趣了,而沦为了成功的奴隶。要将自己从这样的痛苦中解放出来,其实还是要回到一开始讲到的话题:让自己成为普通人。普通人的含义,并不是要让自己平庸,而是让自己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并与自己本来的样子友好相处。而这,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那其实在说的,是人格高度健康的一种状态,一种高度自我接纳的状态,而人格的成长,又来自人生的早期:生命的前六年,而最前面的三年,是至关重要的,这三年的时间,恰是与父母高浓度共处的三年。父母用三年的时间换取孩子一生的幸福,是一件多么得要的事,所以,为了孩子,父母的学习成长,是比教育和管理孩子更重要的一件事。

4116 阅读

7个方法帮你及时缓解抑郁情绪

文/简里里 上个月一个老朋友来看我问我怎样,我说不好。 他听罢说:我知道对于你处境艰难,但这就是生活。生活就是时不时得这些糟心事情相处,有时候相处得好,有时候相处不好——但生活就是这样呵。 他没有给我任何建议,我甚至都不确定他是否听懂我的困境,但他说的话着实让我长舒一口气。 这是生活本来面貌,面对低落、孤独、抑郁,甚至对整个世界生出的敌意,你其实一点也不孤单。这是每个人都要做的功课。 恰好今天朋友转给我一篇文章,讲抑郁的十大启示【1】。我觉得很有趣。于是在那篇文章的基础上,选了一部分写下来,算是分享和抑郁情绪相处的几个工具。 1)制定细节的、明确的目标 抑郁的人倾向于订的目标都太宏大或者模糊:“我想要快乐起来”、“我想要摆脱孤独感”;而不抑郁的人,会说:“我打算每周给我好朋友打两个电话”。 前者令人更加惶恐;而后者让人更有掌控感,事实上也更能促成改变。 人抑郁的时候,容易深陷迷思,所有糟糕的念头都一并而来:比如我完蛋了,我再也好不起来了,我很糟糕,我怎么才能好起来。 相信我,无数的人都有这样自我怀疑,而且无比绝望的时刻。试试看,此时给自己一个更具体的目标:比如说去写一篇文章,或者买一个拖把,跟朋友约一个饭局。 让哲学家去思考人类终极的问题,我们来认真做好吃喝拉撒。 2)起身去做些事情,或是冥想 人在抑郁状态的时候,很容易在消极的想法里面沉迷深陷,就像踩着转轮的小老鼠,逃而不能。很多研究证实,在这样的情形下,做冥想会很有帮助。 冥想当然有帮助——如果你会做冥想的话。对于我个人最有帮助的是,当大脑无法停止转动的时候,把注意力放在身体上,比如摸一下身边的物体,动动脚趾头,去走一走,或者去做件小事情。目的是,关注你身体的感觉,而借此将注意力放在当下。 3)关于冥想 我多年前陪一个朋友去泰国的寺庙学冥想。冥想有很多种类,走路冥想、打坐冥想,诸如此类。我始终没有学会冥想这件事情——说来羞愧,每次我都以极快的速度睡着过去。 但是当时老师说的一个技巧我一直在使用。他当时说,关注你的呼吸,关注你脑袋里面浮现出来的念头。想像你面前有一个传送带(或者铁轨),当你有念头冒出来,将这个念头打包,放在传送带上,让它走掉;下一个冒出来,打包、放在传送带上,让它走掉。周而复始。 我依然时不时会睡着,但这个技巧确实能够有效地把我从胡思乱想的迷思之中拖拽出来。 4)给自己创造一个情绪上的“安身之处” 人在抑郁状态下,很难回忆起什么快乐的感受。一个建议是,给自己创造一个情绪上的安身之处。 有的治疗技术会让来访者在冥想的状态下,回忆/或想像一个让自己感到舒适、安全、快乐的环境/情境,这个环境可能是你小时候居住的房子、山清水秀的野外,或是年幼时好朋友的家,甚至是你想像出来的,让你舒服和快乐的环境。 但重要的是,你念头里面有这样一个地方。这个地方能够给你带来好的感受。当抑郁侵袭的时候,你可以偷偷跑“回去”休息一下,积攒些能量。 5)去运动 一个长达26年的研究综述表明,运动不止能够在短期内让人的心情舒畅,从长远的角度看,它也能预防抑郁症状的发作。 最近和跑北京马拉松的朋友聊天,大家一致的反馈都说,长跑是修行,也确实能够舒缓压力和让人感觉更好。 抑郁发作的时候人特别不想动。那,就在抑郁发作之前,运动起来吧。 6)思维方式 研究说,一个人如果倾向于对事件产生大的情绪反应,那么TA就更容易遭受抑郁症状的困扰。 这亦是硬币正反面。人敏感,就容易受到情绪的困扰;而不敏感,又可能丧失创造力和想像能力。所谓人在轻躁狂状态下,特别适合艺术创作,因为那时人跳跃、丰富,有想像力。抑郁也一样。 抑郁带来坏处,它亦有它的好处。最大化那些好的部分,学着和那些坏的部分握手言和——当然很难,但值得尝试。 7)接受它/Live with it 研究说抑郁状态的人,看待事物比不抑郁的人更精准。也就是说,人不抑郁的时候更容易过度乐观。而抑郁的人往往对现实的评估更准确。 我就说嘛,聪明的人才抑郁。人无知而快乐,聪明就得面对痛苦。当然,当你看到了痛苦的真相,仍然能保持快乐,这是大智慧。 大智慧不是生而即得,你也不一定非要有所谓大智慧——毕竟我们都是人而不是神。 就当这抑郁是上帝送给你的万圣节礼物吧,Live with it 。   参考文献 【1】Depression: 10 Fascinating Insights into a Misunderstood Condition 本文中所有提到的研究,都源自这篇文章的引用。  

80030 阅读

母女关系交织着复杂的爱恨情仇

母女关系的爱恨情仇是萦绕多数人的心结,为何如此难以解开呢?这就需要回溯到婴儿时期,妈妈作为孕育孩子生命的摇篮,从怀孕期间就会开始与婴儿产生深刻的情感交融与情绪连结。0~6岁的婴儿在生心理层面都十分依赖妈妈,需要透过妈妈的眼光、语言、声调、肢体接触渐渐建立自我认同与感受自我价值,而这些自我认同与自我价值是建构在母女的互动关系中。 在成长的过程中,通常女儿与妈妈的关系紧密,边界模糊的关系使得彼此情绪相互影响著,女儿承接著母亲的情绪成为自己的情绪,一方面要安抚妈妈的情绪,另一方面又吸收妈妈的情绪,融合分不出来,身为女儿随著年龄增长渐渐会觉得这个情绪似乎不是自己的,很想摆脱可又摆脱不了,觉得陷入母亲情绪的洞里,但是离开这个洞,似乎又背叛母亲,让母亲一个人孤单待在洞裡,这样的矛盾挣扎,感受到被绑住而不自由,渐渐掺杂不忍心的担心害怕,以及脱离不了的愤怒与无力感,纠缠而进退两难。 其实母女关系的纠缠不清和父亲很有关系,当夫妻关系冲突或疏离或冷漠或仇恨,先生对妻子冷漠忽视或愤怒以对,却把整个爱给了女儿,妈妈感受到非常孤单寂寞又伤心无奈,一边不知不觉地嫉妒女儿,一边拉拢女儿同盟来指责要求先生,女儿心里其实是爱妈妈也爱爸爸的,却为了避免让妈妈伤心选择站在爸爸的对立面,久而久之,女儿也分不清楚自己是爱爸爸还是生气爸爸,父女关系很尴尬,渐渐长大后更能理解自己是夹在父母亲的衝突关系中,有时觉得妈妈委曲,有时觉得爸爸也没错,渐渐会生气妈妈为何把她推在前方去指责爸爸,对爸爸有愧疚感,但也生气爸爸为何不能照顾妈妈的情感需求,才会转移到她的身上,因此母女双方内心累积的嫉妒、埋怨、愧疚、愤怒就会交织成复杂的爱恨情仇。母女难分难舍的依附关系加上父母与女儿的复杂三角关系,让母女关系变得纠结难以解开。   让我们来更深究理解母女依附关系有几种类型,如何形成不同的母女关系与人际发展关系:  安全型依附关系  当妈妈在孩子表达身心需求时,能够及时给予孩子需要的回应,以积极、乐观的正向态度和孩子互动,互动过程中展现对孩子的爱,开心享受和孩子相处的时光,例如一边拥抱孩子一边微笑地对孩子说「妈妈很爱你」、「妈妈很高兴你成为我的孩子」,渐渐孩子就能获得足够的安全感与自我认同感。 孩子可以感受到妈妈的爱,感觉自己值得被爱,也知道软弱无助的时候,妈妈会提供照顾与陪伴,因此建立稳定的信任感,大小事都会和妈妈分享,遇到问题时也会跟妈妈讨论、商量。 孩子的人际关系发展良好,与人互动时很自然自在,不害怕与人群接触,其他人和他做朋友会觉得舒服没压力,可以让人感到安心,他也享受与人相处的时刻。当孩子有足够的安全感,则有能量专注地主动向外探索、冒险,学习力强,求学、工作、伴侣婚姻关系较顺利。  焦慮型依附关系  如果妈妈本身处在家庭关系或经济或社会文化的失落或压力中,情绪很不稳定,常感到焦虑不安,当孩子表达需求,心情平稳时可以及时给予回应,有时心情低潮或焦虑不安时,则会忽略不理孩子的需求,孩子想和她说话或和她玩玩,妈妈会视而不见或听而不闻,孩子就会很伤心,感觉被遗弃不理了。 面对不一致的母亲,孩子无法确定妈妈是否爱自己,为了得到妈妈的爱,会尽量满足妈妈的期望,照顾妈妈的情绪,渐渐放弃自己的情绪与需求,认为自己只要表现够好,妈妈就会一致性地爱我。但妈妈的情绪起伏,让孩子常常会觉得妈妈对自己不满意,只要妈妈一个眼神或一个动作就认为妈妈对自己生气,自己不被喜欢了,不被在意了,不重要了,要被遗弃不理了,感觉很恐惧害怕,很没安全感。 这样的孩子就容易养成察言观色与心思敏感的习惯,常感到焦虑与恐惧,和人相处常常战战兢兢小心翼翼,不知不觉潜意识习惯自我保护,与他人互动时会用忽冷忽热的态度试探对方的反应,只要感到一丝不对劲就会突然远离,以防自己受伤,宁可先遗弃别人也不要被遗弃。或是在关系中因为不确定对方是否足够喜欢自己,深怕对方会突然抛弃自己,会配合满足对方的期望与需求,同时也需要对方时时刻刻回应他,只要一次两次没回应,就会很焦虑恐惧认为自己是否做错了什麽,让对方不要他了,更紧张地一直猛追对方要求立马回应,如果还是没回应就会情绪爆发,对方也会受不了而想避开,彼此陷入追与逃的关系循环中。  逃避型依附关系  如果母亲面临家庭关系或经济或社会文化的情绪压力中,或是对人生以及婚姻与母亲角色的疑惑时,觉得如果没有这个孩子就可以追求自己的人生,因此在孩子表达需求时,常觉得孩子找自己麻烦。例如说孩子肚子饿、尿布溼、跌倒或想撒娇的时候去找妈妈,妈妈总是一脸不耐烦表达著「别来烦我,走开!」,或是没表情地拒绝而忽略不理。 孩子无法从妈妈身上得到善意的回应,也无法获得足够的爱与关怀,想要靠近却被推开,久而久之便放弃向妈妈提出自己的需求,就会自己照顾自己,遇到困难、委屈时也选择自己解决,压抑著情绪。 孩子对母女关系的解读是「我不够好,所以妈妈不理我。」,所以常常觉得自己不够好、不值得被爱,又怕被他人冷漠以对,通常不会主动靠近他人,因为害怕朋友会和妈妈一样漠视自己的需求,往往不会对朋友讲心事,内心常感到孤单、空虚。遇到生活或工作困难时,超级自立自强也不愿开口向他人求救,有情感需求也不敢提出,因为更难受的是被拒绝被忽略不理之痛苦,让自己可以不依靠别人,让自己一个人可以活得更好,成为他的人生箴言。  混乱型依附关系  当妈妈承受上一代的严厉打骂或贬低自尊的教养方式,心中也很多情绪压力,虽然也希望自己不要重蹈覆辙,但不知不觉重复使用上一代的方法或是没学到新的教养态度与方法,情急之下依旧用严厉打骂方式,说孩子很坏所以打他是为了他好,但事后觉得后悔又补偿与安抚孩子,妈妈就成为孩子同时是害怕及安抚的来源,而形成混乱的依附关系,孩子很混淆,不知道自己什麽时候做对,什麽时候做错,好像常常做错事情,怎麽做都不对,又很疑惑严厉的打骂是代表爱吗,渐渐成长的过程,感觉很痛苦,不知不觉会呈现外化行为问题及对妈妈的控制行为来得到扭曲的安全与掌握感,例如偷窃、打人、故意大大叛逆等。 在如此扭曲的母女关系中成长的孩子,与人相处时,面对别人照顾或协助他时,常常会很错乱,不知道别人是爱他的,还是对他不好的,这一刻与下一刻的变化无常。因此他反过来会用严厉贬低对方自尊的方式,掌控对方要顺从与满足他的需求,但情绪很不稳定,因为常常会觉得自己很坏,很不值得被爱、很羞耻,有时恼羞成怒先推开别人,保持距离以策安全,让人觉得反覆无常很难预测。 以上的母女关系困局并非一个人可以造成的,包括妈妈原生家庭的成长经验影响,孩子本身的感受与解读,还有爸爸原生家庭成长经验影响,夫妻关系与三代家庭相处关系,重重叠叠的交互影响。例如妈妈本身从原生家庭形成的依附关系是逃避型依附关系时,妈妈碰到性格安静、不主动与人互动的宝宝,就会觉得自己被孩子忽略,自己不够重要,对自己没信心,不知不觉就躲起来而忽略孩子,而形成孩子逃避型的依附关系,这样一代代传递下来成为循环关系。要解开如此的纠结关系,妈妈不只要理解孩子的先天气质,还要探索自己原生家庭形成的依附关系类型,如何正负面影响母女关系,才能调整自己而培养良好的母女互动关系。  三角关系更冲击复杂化母女关系  如果爸爸常与妈妈冲突吵架或冷战或疏离,父母不知如何面对彼此的冲突,就会拉孩子进来他们的战场,卷入三角关系的孩子会感到矛盾冲突、不知所措,对父母的忠诚度会很挣扎矛盾。孩子常常会担心父母离婚,常常安抚妈妈的情绪,或和妈妈同盟应对爸爸,陷入很焦虑不安的三角关系,要站在妈妈这边,又不想和爸爸有冲突关系,随著年龄增长,渐渐不想再卷入如此的三角关系但是又放不了手,种种复杂的关系与情绪,形成母女爱恨情仇的心结。 因此父亲在母女关系中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爸爸勇于面对夫妻关系的挑战,愿意投入与妈妈共同努力改善与维系好夫妻关系,让纠结的母女关系松开些,孩子可以安心地好好发展自己,同时拥有家庭支持关怀的关系。爸爸的态度与行动很重要,当爸爸可以给予妈妈足够的安全感与情感支持关怀,妈妈就可以给孩子更大的爱与安全感,整个家庭关系与氛围会更加开心轻松。  

3368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