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创伤:世界以痛吻我,我回报以歌

文 | 刘红 简单心理咨询师 对大多数人而言,心理创伤是一个比较陌生的词汇。创伤的英文Trauma,最早来源于希腊语“损伤”。通常提到创伤时,人们往往想到的是身体受到损伤后留下的伤疤。那么,什么样的损伤可以给我们的心灵造成创伤呢?我们又该如何正确对待那些心灵创伤? 哪些因素可能导致心理创伤? 国际疾病分类ICD-10对PTSD的诊断标准中,“创伤”被定义为某种由非同寻常的威胁和灾难性事件所引起的精神紧张状态。主要包括一些自然灾害、人际争夺、严重身体伤害、目睹他人死亡,以及本身被折磨或者是由于目睹其他恐怖、暴力行为导致的受害。人们在遭遇这些事件时通常会伴随强烈的害怕、无助和恐惧。 除去这些小概率的天灾人祸,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也常常会面临一些来自环境的威胁,使自己处于一种失衡的生活状态,比如在经历过失恋、丧失、经济变故、家庭暴力或者高强度工作压力之后长期伴随的无助、焦虑、抑郁等情绪以及无法应对的胶着状态,都可以被看作创伤体验。因此,人们在日常生活中所面临的种种造成心理失衡的重大生活事件也开始进入心理临床工作者对创伤的讨论范畴。   通常,导致创伤的因素可以分为人际关系、工作学业、社会因素、重大生活事件等。比如孩子面对父母离异、家庭成员结构的变化可能会导致创伤,这是人际因素。工作或学业上的负担也可能造成创伤,近年来许多企业和高校就频繁出现跳楼的现象。社会因素包括社会经济萧条、股票涨落,或者极端自然条件如雾霾天气等。有的父母因为工作调动可能会突然搬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这种生活环境的突然改变对于孩子来讲也是有可能造成创伤的。此外,重大生活事件还可能包括虐待、遗弃、性创伤、事业失败、政治冲击等。遗传或者后天的精神疾病也可能伴随心理创伤。 创伤是如何发生的? 在日程生活中,大多数情况对于人们来说都是稳定可控的。而对于那些突如其来的事件,人脑在对信息进行处理时,海马体无法从记忆中搜索到过去的相关经验和资源,这时人的应激系统便会自动采取“战斗、逃跑、投降、僵住”等一系列即时性的反应。通常在这一过程中,人们是处在一种易受伤的状态中的,这种状态主要体现在情绪、认知、躯体反应和行为四个维度上的症状。 情绪上的侵入性症状主要表现为害怕,一些创伤性的画面会不断地闪回,个体甚至可能会反复梦到事发的情境,同时还伴随当时的声音和气味。创伤者因而陷入一种高唤醒、高警觉的状态,不信任和不安全感增加,容易激动,时而愤怒,时而焦虑,时而内疚,睡眠也受到影响。 创伤发生时,人的身体也进入紧张状态,典型的症状表现为头疼、血压增高、心跳加快或者极度疲惫有时由于太过痛苦,有人甚至会出现对事件的遗忘或否认,但随着时间的经过也可能会逐渐恢复。 从创伤持续时间进行划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分为急性和慢性。急性的PTSD通常持续时间不超过三个月,超过三个月即为慢性。有的创伤可能还可能会延迟发作,延迟时间达到6个月以上。通常创伤事件发生后的48小时到一个月内出现的急性反应叫做急性应激障碍(ASD, Acute Stress Disorder)。 按照性质还可将创伤划分为一次性创伤和复合型创伤。一次性创伤通常发生在成年期以后,创伤持续时间较短;复合型创伤通常始于童年期,之后又反复发生,创伤的状态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渗透到个人的思维和行为模式当中,甚至影响价值观的形成。   创伤对我们的意义 创伤对一个人来说通常是痛苦的体验。但是面对创伤也使我们对自己的生命更加觉察了。我们会发现自己是如何在绝望中一路坚持,最终走出困境。许多过去我们不曾意识到的自身的力量和资源被挖掘出来,让我们重新对人的顽强和生命的伟大肃然起敬。 2008年四川汶川5.12大地震之后,灾区一直都在进行着国内外的创伤治疗项目。许多人怀着对生命的尊重和爱去到那里,留在那里,用爱心和陪伴抚慰受伤的心。而创伤的意义或许就在于此,它给我们机会和生命重新建立联结,体会当下,用更深层的对生命的理解去爱自己,爱他人,爱生活,爱明天。 另外,从精神动力学的角度来讲,尽管创伤事件的发生在表面上是不可控的,但它实际上也许已经由过去生活中的许多潜在的因素注定了。比如,一个过去非常拼命工作,各方面都表现优异的人,他可能在发现自己患上癌症的时候,重新回头审视自己过去的生活,重新思考生命的意义。   如何面对创伤? 从创伤学的角度来讲,最基本的面对创伤的策略是去构建一个和创伤情境相反的情境。创伤后出现的问题最主要体现在个体对安全感、控制感和信任感的把握,对周围环境的评价以及情绪的调节。通常遭到创伤的人首先会在情绪和情感的调节上受到抑制,有些人的创伤记忆还会造成一些功能上的障碍以及人际关系方面的问题。因此,要面对创伤就要从以上的几个方面着手,有针对性地改善,增强安全感,提高控制感。 面对创伤的时候,个体需要从生理、社会和心理三个层面上进行整合,使自己达到一种内在的稳定,从而去反思创伤,面对创伤,最终把创伤记忆整合为自己的人生资源,对生命产生新的感悟。   个体早年的依恋关系可能对一个人的创伤经历造成一定影响。如果早年依恋关系比较稳定,那么在未来生活事件中即使经历到一些创伤,也多是暂时的。个体在人际关系方面的能力发展较高,因而资源系统也会更强大,在受到创伤时恢复起来也相对容易。相反,早年如果长期受到拒绝而形成不安全型依赖关系,个体的心智化程度可能发展不稳定,并且长期处于紧张焦虑的状态,在未来生活中很容易被一些小的线索激活早年的创伤,导致整个个体稳定性被打破,甚至可能出现解离。对于世界的不安全的认知可能会逐步渗透演变成一种稳定的价值观,使个体很难信任他人,与人建立稳定的亲密挂你。 因此,通常依恋客体关系有问题的人所面临的创伤都是复合型的。心理治疗中主要的治疗办法是使用稳定化技术和建立安全岛。稳定是对应对创伤最重要的基础。 应对创伤,最首要的是建立关系,之后就是从前面提到过的生理、社会以及心理三个方面建立稳定化。 生理的稳定包括使自己身体处于放松状态和体验现实感。让自己睡个好觉,沐浴按摩,或者仅仅是躺在床上感觉自己的身体都是建立生理稳定的有效策略。必要时还可以通过药物达到身体的稳定化。 社会方面的稳定化包括社会关系的关系。尽快恢复日常的作息,回到正常生活中,有些过去不曾注意到的外在资源可能重新被发掘,过去交往很少的人可能提供了最大的支持。 心理的稳定,也就是情绪的调节。由于创伤发生后,会有许多侵入性画面闪回,这时需要暂时将创伤者和创伤刺激相隔离,相关的技术包括“保险箱”、“遥控器”甚至“安全岛”。当一个人的情绪失去控制时,一般采用安全岛或吸收技术。吸收技术就是和创伤者的资源建立联结,遥控器指的是增加控制感,把不能接受的东西作模糊处理,从而增加情绪稳定性。 同时,创伤者还要有意识地自我关爱,主动照顾自己的需要和感受,觉察并激活内在的、积极的、正向的资源。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躯体上的稳定技术,比如关注技术,关注自己的身体感觉难受的地方,想象自己正用来自天宇的智慧的光照耀它,给予它温暖和支持。 最后,让我们以英国诗人里尔克的一首诗作为结尾,愿所有受过的伤都化作前进的力量,指引我们找到意义,成为更完整的生命:   命运是怎样地,在诗中一去永不复返, 它是怎样地,在诗中成为模糊的影象?   所有发生过的事物,总是先于我们的判断, 我们无从追赶,难以辨认。   不要胆怯,如果有死者与你擦肩而过, 同他们,平静地对视吧。 无数人的忧伤,使你与众不同。    我们目睹了,发生过的事物, 那些时代的豪言壮语,并非为我们所说出。    有何胜利可言? 挺住就是一切。                                               ——里尔克 ▌     相关书目推荐 专业读物: 《心理创伤的治疗指南》 《母婴关系创伤的疗愈》 《我的童年受伤了》 《必要的丧失》 科普读物: 《精神创伤之后的生活》《生命的重建》 作者刘红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注册系统咨询师、督导师 德国催眠协会认证催眠治疗师(M.E.G) 欧洲HAP认证EMDR创伤治疗督导师、治疗师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20653 阅读

啥啥啥都是你的错?你早该学会自我关怀

  本文字数 2000+ / 阅读需要 6 min   今天工位邻座的小姐姐有点魂不守舍,问她咋回事,她说昨晚和男友见面,对方并没有像之前一样抱她,而且直到今早对她都不是很热情。她担心,肯定是因为昨天她约会迟到,男友在生她的气。   ......我发现,这种过度自我谴责和自我批评的现象,是身边很多朋友都容易陷入的怪圈。   具体表现就是认为所有的错误和失败都是自己带来的。一旦事情出了问题,第一反应是“这都是我的错”或者“我不应该这样做。”   工作跟领导汇报时,领导回了个“哦”,绝对是我事情搞砸了,离被辞退不远了。   就连别人不回微信,也会自我拷问:一定是我刚刚说了不该说的话让他不开心了。怎么办?!     对许多人来说,自我谴责和自我批评随时都潜伏在生活中,我们对自己有源源不断的要求和期待。   当现实不像预期中那样发展,我们没有完美实现目标,最严厉的批评往往来源于我们自己。  为什么我们要如此苛责自己?    自我谴责和自我批评是习得性行为。挑剔苛刻的父母、老师、朋友或任何一个家庭成员都有可能是我们内心自我批判的来源。   儿童的自我意识不够强大,在面对谴责、愤怒和批评时会格外脆弱。他们也往往只习惯于根据外在评价来建构自我概念。当你在孩子时期被反复告知“你很需要别人的帮助”,“你非常愚蠢”,你通常在长大之后仍然对这些评价深信不疑。   我们的负面观念,也有可能源于我们的童年缺失。比如,父母对你的情绪不够关注,你所接收到的潜在信息就是“我的情感(还有我自己)并不重要”。     当我们长期受到批评,谴责,言语虐待和情感忽视,我们会内化这些批评的声音并且将它们当作自己真实存在的问题。我们不断重复加强这些负性错误观念(我很丑,我很蠢,这都是我的错,我毫无价值),结果就是,它们开始变得随时随地自动浮现。   接下来,等到成年后,我们同样会倾向于选择那些重复我们自我批评和谴责循环的伴侣。我们会不知不觉被那些批评和谴责我们的人吸引,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被批评和谴责——而且这些还证实了自己的负面自我认知。     来看一个自我谴责循环的例子:   Maggie和Ted(自恋型人格)结婚有12年了。一开始,Ted十分宠爱Maggie。他有魅力而且还是成功人士——总之和Maggie的父亲一点都不一样。但是当临近婚礼,Ted开始显露出他真实人格。他控制欲很强,为了赢得每场争论而让Maggie感到自己不够好和尴尬 ;并且要求一切都按照他说的来做。Ted从来不承认任何自己的错误和缺点。他为一些Maggie根本管不了和不是她做的事批评谴责她。Ted还让Maggie感到羞愧并且让她以为他们婚姻破裂、生意失败甚至失眠...都是她导致的。   像Ted这种自恋型人格的人缺少边界,他们希望别人成为自己的附庸。这一类人不把其他人看作是独一无二、有自身价值的人;只在乎你可以抬高他们,取悦他们和提高自我形象。   同时,因为自恋型人格的人缺少边界、自我觉察和承认错误的能力,他们通常会把自己的错误推给别人。   不难想象在和一个自恋型人格的人结婚这么多年后,Maggie内化了多少批评和贬低,以至于在离婚六个月后仍在为任何不完美和极小的瑕疵批评自己。   从Maggie的故事可以发现,即使我们离开了这些将批判和谴责投射给我们的人,我们仍然不能从自我批判中治愈。   所以,我们怎样才能摆脱这个固定模式呢?      自我关怀  是自我批评和谴责的良药    “Self-Compassion - 自我关怀”可以帮助我们打破自我谴责的循环——   包括承认自己的感情,将自我关怀放到首位, 接纳自己的失误并且相信自己的长处。   自我关怀的第一要务就是承认自己在努力挣扎(比如像失败,压力大或疲劳这些感情),同时认识到所有人都在挣扎,没有任何一个人是完美无缺、能把所有事情都办好的。   自我关怀专家、心理学家Kristin Neff博士提出了几个小练习,也许能帮你更好的做出改变:   改变内心中自我谴责的想法   当你发现你在过度批评自己的时候,花几分钟记录下内心中自我谴责的想法。然后,试着像平时安慰朋友那样积极正面,充满关怀地回应自己。比如Maggie可以这样回应自我谴责:   自我谴责:你真的太蠢了,为什么你叫Ted带Chloe去芭蕾课?你应该知道他会搞砸的!   关怀回应:我知道你希望Chloe能去上课,毕竟芭蕾对她那么重要。Ted搞砸了这件事但这不是你的错   给自己写一封充满关怀的信   想象你有一个无条件爱你的朋友,他/她宽容你的错误,理解你全部的人生经历,并且知道你所有的长处和缺点——包括你所有的失败,你的羞愧,和不喜欢自己的地方。以这个想象中朋友的角度来写一封信,聚焦于你会严厉批评自己的地方。Dr.Neff建议包括:   这个朋友会怎么从无限包容和关怀的角度评价你的“失误”?   你的朋友会怎么向你传达他/她对你的关怀,特别是当他/她感到你自我谴责时的痛苦?   这个朋友会怎样写信来提醒你只是人类,而所有人类都有优点和缺点?   还有如果你觉得这个朋友会给你一些改变自己的意见,这些意见怎样才能体现出无条件的理解和关怀?   一定要反复阅读这封来信,充分感受这封信中的关怀和接纳。   充满爱意的物理抚摸   一些充满爱意的抚摸,可以帮助你获得平静放松。   物理接触是强大的治疗工具,它会刺激后叶催产素的释放。后叶催产素被视作“爱的荷尔蒙”,促进平静,信赖,安全和连接感的产生,并且抑制当我们受到批评时释放的压力荷尔蒙皮质醇。     所以,给自己一个拥抱或者一个轻轻的颈部按摩,可以改变身体中的化学反应(增加后叶催产素,降低皮质醇),是一个简单但有效的自我关怀方法。     所以啊,别再觉得啥啥啥都是你自己的错了,你的确会免不了犯错,但真没那么多错。   有自责的时间,不如多给自己一点爱。   本文系编译,原文链接: https://blogs.psychcentral.com/imperfect/2019/04/how-to-use-self-compassion-to-stop-blaming-yourself-for-everything/   Allie ✑ 编译 野生好人 ✏ 封面     心理咨询  /  心理求助  /  心理治愈 心理有事,来「简单心理」

1741 阅读

焦虑的本质是对失控的恐惧 | 如何克服焦虑?

本文18年3月原发于公众号:心流场(flowfield) 你焦虑吗?   我多希望你的回答是“从不。”   但大部分人的回答却是“没错,我很焦虑。”   中学生为升学压力感到焦虑,退休的父母为未来的生活忧心忡忡,逐渐步入中年的你,也陷入了中年危机带来的焦虑……   但是,有时候,我们越感到焦虑,生活就越糟乱。   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为什么会焦虑?如何让我们摆脱焦虑呢?   今天我们就来谈一谈焦虑。       01 认识焦虑   1. 焦虑VS焦虑症   首先,焦虑不是焦虑症。   焦虑症是一种病理性焦虑,大多和遗传有关系。是一种无根据的惊慌和紧张,心理体验是泛化的、无固定目标的担惊受怕,生理上也常伴有一些警觉增高的躯体症状:比如晕厥、心悸、发抖等。   焦虑症可分为慢性焦虑和急性焦虑两种形式。   焦虑症,需要通过心理咨询和药物来治疗。而我们大多数人,其实是焦虑情绪。     2. 焦虑情绪的本质   焦虑情绪的本质,是一种对于潜在失控的恐惧。   如果要解剖焦虑,从上到下,可分为三层(像不像生物切片?):     下面来具体说一说。   心理学家Freeston等人提出了“无法容忍不确定的程度”的概念,它被认为影响着“不确定”和“焦虑”之间的相互关系。   不确定性越大时,我们的焦虑程度就越高。   当我们面对的情形是未知、不确定的时候,这会带给我们一种不在掌控之中的感觉,让我们觉得不安全。   而面对一种潜在的失控,或不安全,我们所感到的焦虑,其实是人潜意识中的恐惧,甚至是危及生存的恐惧。   我们常常听说心理学上有个词叫分离焦虑。   当一个孩子在很小的时候,面临和妈妈的分离,Ta会感到不安全,害怕独自一人在这个世界上生活,Ta感到自己没有能力去应对这个世界的危险。   我们经常看到一些小朋友在和妈妈分开时,哭得撕心裂肺,就好像和妈妈分开就会死掉一样。   分离焦虑的本质是对被抛弃的恐惧。焦虑也是如此,在我们内心深处,有一种不易被察觉的恐惧情绪。     3. 焦虑都是不好的吗?   但是,焦虑情绪也并不都是不好的。   美国心理学家耶基斯和多德森通过实验研究,发现了耶基斯-多德森定律。   定律指出,动机强度和工作效率之间并不是线性关系,而是呈倒U形的曲线关系。   即动机强度处于中等时,也就是当我们保持在中等水平的焦虑状态时,工作和学习的效率最高。   保持中等强度的焦虑,会让我们保持适度的兴奋感,会有一定的积极性去调动相应的身体机能去完成某项任务。   但是,动机强度过低或过高都不好。强度过低时,人们会缺乏做任务的积极性,工作效率不会高。强度过高时,个体又容易处于过度焦虑和紧张的状态,会干扰记忆、思维等正常的心理活动,也会降低工作效率。   所以,保持适度的焦虑,会帮助我们更高效的工作和学习。   而过度的焦虑,会造成我们效率变低。   那我们该如何缓解过度的焦虑呢?     02 如何缓解过度的焦虑?   上面我们说到了,焦虑的本质,是对潜在的失控感的恐惧。   那么,我们不论是从恐惧的层面,还是从失控的层面来做工作,都可以缓解焦虑。   1. 处理恐惧情绪   (1)植物神经调节:运动和正念   大家可以尝试从通过运动和正念的方式,从植物神经方面调节我们的恐惧情绪。   比如,慢跑,瑜伽,都可以增加大脑的多巴胺和内啡肽,让我们平静、放松下来。而通过运动,大脑中积极情绪的回路也会增多,帮助我们抵抗恐惧。   而许多临床试验和研究显示,正念对焦虑的干预作用尤其明显。   正念,是来自于有目的的、此时此刻的、不评判的注意所带来的觉察。   研究数据显示,2周以上的正念,可以增加内心的平静感与幸福感,改善人的睡眠质量,8周的正念,对人脑部的功能也有显著的改变。   研究人员扫描正念前后,被试者的大脑发现,负责注意力和综合情绪的皮层变厚,与焦虑、恐惧及心理压力有关的杏仁核区脑灰质变薄了。   (2)系统脱敏法:增强对恐惧的耐受力   之前学习过一个对于特定性恐惧症的治疗案例。一个小朋友对于毛毛虫特别害怕,连毛毛虫的图片都不敢看。   咨询师拿了一个装着毛毛虫的透明玻璃瓶,给她做类似系统脱敏的训练。   咨询师先把玻璃瓶放到一个比较远的距离,让小朋友对玻璃瓶大声喊:我害怕你。一声比一声大。当喊了一段时间,把玻璃瓶逐渐靠近小朋友,然后再让小朋友用同样的方法喊。然后再靠近一点。   通过这样逐渐的靠近,最后小朋友敢直视毛毛虫了。   这种系统脱敏的方法,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借鉴。我们可以通过逐渐增加对这个恐惧对象的耐受性,来消除恐惧情绪。   但是,如果我们自己做不到,也不要勉强。我们可以寻找咨询师的帮助,在咨询师的保护和帮助下,来完成这个训练。     2. 重获控制感   重获控制感,也是帮助我们缓解焦虑的有效方式。下面具体给大家说3个方法:   (1)具体化   当我们感到恐惧,我们恐惧的对象往往是模糊的、混沌的。   具体化,是指你将这个模糊的事物,描述得清晰可见。   比如有来访者在给我说一件事的时候,Ta会用非常概括的说法,比如,Ta说,“我昨天上台演讲,又感觉到焦虑了”。那我就用具体化的方式让Ta描述,“你可以具体说一说昨天的情况吗?”   其中,我要求Ta描述的部分,除了时间、地点、人物之外,还有一些细节,比如:你演讲的对象都是谁,一共有多少人,你演讲的内容是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个演讲,你在哪一刻开始感觉到焦虑,焦虑的时候你都做了什么,想了什么等等。   通过这些具体化的方式,让Ta去反思和觉察整个事件,让整个事情不再混沌一团。   在这个过程中,Ta能觉察到整个事物的全貌和细节,能觉察到自己的情绪。   当Ta对自己,对自己焦虑的对象变得更熟悉、更了解时,Ta才会觉得更有控制感,才可能消除焦虑。   所以,通过具体化的描述方式,你可以对你焦虑的对象,对你自己更熟悉和了解,从而对整个局面变得更有控制感。     (2)聚焦   一般焦虑的人,脑子里塞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在一个时间会同时想很多事。当所有事情一起想,一起做的时候,常常会变得焦头烂额。   这个时候,你需要对所有你想要做的事情,进行一个优先级的排序。先专注完成一件事,然后再做其他的。   我们在工作中,经常会遇到多任务处理的情况。   我们要保证“要事优先”。在所有任务中选出一个优先级最高的,先去全神贯注的完成这个任务,等完成后,再去做下一个。一件一件的做。   这不但会让你有在完成任务时有一种成就感,正向激励着自己,还能帮助你大大的缓解焦虑的情绪。   (3)制定计划,拆解目标   当我们面临一些比较长期,难度较大的任务时,焦虑情绪会更强。   那么,缓解焦虑的方法,就是制定计划、拆解目标。   制定计划时要从上往下拆分,先定整个项目的大目标,然后将大目标拆分成小目标。明确达到每个大目标和小目标时的衡量指标,截止日期、通过什么方式达到目标等。   将大目标拆成小目标,可以使得目标更明确,更可执行,让整个任务感觉更可控,从而缓解焦虑。   在各个小目标之间留些盈余时间,为突发事件预留时间,要不当发生突发事件的时候,你会变得慌乱,从而更加焦虑。   在完成每个小的目标后,给自己一个奖励,比如放个假,吃顿好吃的,和朋友聚会。这样做,一方面可以缓解阶段性的压力和焦虑,另一方面也是给自己一个正向激励。鼓励自己用更积极的情绪和状态去迎接下一阶段的工作。   总之,未雨绸缪,准备得越充分,可控性越高,焦虑情绪也就会越低。     最后,请你想象一下:你在一个感觉安全的环境里,做一件你有把握的事,比如,画画、写日记、或者打扫卫生。   此刻的你,还会焦虑吗?   如果不会,请你记住这个克服焦虑的最终诀窍:消除恐惧+重获掌控=战胜焦虑 - The End - 作者:梁娟,心理咨询师,心理专栏作者 原文首发于公众号:心流场(ID:flowfield)  

1589 阅读

孩子是老天派来跟我作对的吗? | 与孩子相处的经历,也是父母不断学习与成长的经历

  亲子之间常见的一种冲突是,妈妈认为自己做得已经特别到位了,可孩子还是不听话。 看看下面的场景:孩子正常五点半放学,她喜欢和同学在学校玩到七点才回家,到家就吃饭,也不需要做任何家务,孩子成绩不太好,但她不喜欢上补习班,以上这些妈妈全部都包容与同意了,妈妈尽量替孩子着想,只期待她能认真完成学校老师布置的作业,尽管如此,孩子还是经常拖延做作业,不会做的题目也只想找答案敷衍了事,不断说有些作业很难,有时还顶撞自己,妈妈觉得很崩溃很生气,认为自己一再退让,已经是班上最包容的家长了,为什么孩子还这么不懂事? 下面我就试试解读孩子内心的想法与需求,并给妈妈支支招。     首先,孩子内心的想法与妈妈并不相同 妈妈们会认为,自己特别包容孩子、努力付出,孩子就应该懂事,应该与自己的期待一致。事实并非如此。 在孩子1岁之前,她的心灵世界包裹在妈妈的世界之中,那是一种共依存的关系。那时,妈妈需要按照自己的直觉与想法来照顾孩子,并让孩子形成良好的安全感。 但当孩子渐渐长大、慢慢独立,她心中就有了自己的想法与感受。妈妈与孩子的世界,像两个同心圆慢慢分开,而妈妈也需要去适应和调整。 妈妈可以更多地包容、努力地付出,但最好是自己愿意这样做,而非以此换得孩子的“听话”。这样妈妈与孩子之间会有清晰的边界,每个人决定自己要什么、做什么并为此负责,并不把期待放在别人身上。也就是说,孩子不以妈妈的期待来行事,她也没有错。 孩子真实的想法可能是:我内心也承认妈妈在很多方面对我很接纳,我也很爱她,但是在做作业这件事情上,我认为她并不理解我,有些题目超过了我的能力,我觉得很困难,我需要有人帮帮我;我需要有时间调整一下情绪,我也需要做点别的,放松下心情。每当这时,妈妈就很不耐烦,总是反复唠叨说我不懂事,说她如何包容,我多希望她能不再这样。     其次,孩子的做法合情不合理 从事情的道理层面,也许妈妈的期待并没有错,孩子也“应该”认真做作业。但从情感层面说,孩子的感受与情绪是真实的。孩子完全懂得道理,也能感受到妈妈的厚爱, 但此时情绪阻挡着她,要先消化情绪,才能做事情。 在接纳了孩子的想法与自己的不同这个事实之后,妈妈才能有空间有能力,去面对孩子真实的想法和情绪。否则,对孩子的期待一直占据着妈妈的内心,让妈妈对孩子真实的状态视而不见,你可以想象一面镜子,镜子本来的功能是如实照见前面当下呈现的事物,但如果镜子只固执地呈现自己喜欢的以前的景象,那就失去了它真正的功能。   第三,如何面对孩子的情绪 当孩子有情绪时,妈妈先要觉察自己的情绪,不要让自己也陷入无意识的焦虑与烦燥之中。妈妈最好能陪伴孩子,识别出她的情绪(比如畏难、疲惫、焦虑、无助等等),并且不去指责与制止这些情绪,而是允许它们的发生。 妈妈的两样法宝是身体接触和语言表达。有时,只需摸摸孩子的头或轻抚她的背,告诉她,妈妈知道你很担心,妈妈陪着你,如果有什么可以帮忙的,你告诉妈妈,我愿意去做。 妈妈以这样的方式去容纳孩子的情绪,会让孩子舒服很多,并学会如何应对情绪。   第四,换个角度理解冲突 随着孩子的长大,特别是到了青春期之后,亲子冲突会日益增多,让父母特别失望与挫败,甚至想这孩子就是老天派来与我作对的吧。 把孩子的不听话,理解为是她独立成人的需要,而非故意与父母敌对,这样是不是会好受一些? 事实也确实如此,孩子在长大成人的过程中,需要离开对父母的依赖,需要不断确认自己的想法与感受。 因此言行上的对立,也许正说明孩子在无意识中是非常认同父母的说法的,但他们太想成为自己,因此反而要在言行上保持距离。 还有一种可能性,孩子在青春期,内心充满激烈的矛盾与冲突,因为对父母有安全感,她才将内心的矛盾和不悦的一方投射给父母,而父母悄悄地承受了孩子这部分的需要。 相比而言,一直特别听话的孩子反而比不那么听话的孩子,要承受更大的心理压力。 与孩子相处的经历,也是父母不断学习与成长的经历。虽然这个过程很辛苦,但结果是值得期待的。

1222 阅读

低自尊的人如何自救? | 三步带你走出低自尊

不知道你是否有过以下的这些表现: 觉得自己很糟糕,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对于他人的态度格外的敏感,他人只要有一点小小的情绪波动,就会认为是自己的问题; 得到夸奖时会感到不自在,甚至去主动找自己的缺点驳斥对方; 总是在刻意的迎合别人,哪怕会损害到自己的利益也不敢提出反对意见 回避与其他人的交往,生怕被别人发现自己不好的一面…… 如果常常会有这些表现,并且深受困扰的话,那么很可能你就是低自尊的一员。 什么是低自尊? 那么到底什么是低自尊呢?我们将先从自尊说起。自尊,指的是一个人对于自己的总体看法,即我们如何判断和评价自己,如何赋予我们自己作为人的价值(Melanie Fennell, 1999)。 自尊是我们对于自己的一个核心信念,这些信念常常以陈述的形式出现(比如我是怎么怎么样一个人巴拉巴拉)。它们看起来似乎是对于我们状态的客观描述,但其实它们更多的只是观点,而非客观事实。 我们基于自己的过往经历给自己下了种种判断,如果这些经历总体上来说是负面的,那么我们的自我评价也很有可能是负面的。低自尊就是我们对于自己的负面的自我信念。   低自尊的表现有什么? 这些负面的自我信念会用各种方式呈现出来,包括想法、行为、情绪、躯体动作、身体状态多个方面。   在想法上,低自尊的人常常倾向于赋予自己较低的价值,过度重视自身的弱点和缺陷,而忽视那些优势。自我批评、自我责备、自我怀疑常常与低自尊相伴而生。 在行为上,“抱歉”往往是低自尊者的口头禅,他们难以表达自己合理的需求,无法做到畅所欲言,常避免挑战以及回避机会。 在情绪上,低自尊会显著的影响情绪状态,悲伤、焦虑、羞愧、内疚、无望、沮丧以及生气在很多时候就是低自尊的征兆。 在躯体动作上,肢体的动作往往会不经意的透露出很多信息,驼背、低头、避免眼神接触、说话小声、无处安放的紧张的手等等都是低自尊者常见的表现。 在身体状态上,负面的情绪状态也常常体现为不舒服的身体感觉,要留意疲劳、恶心、疼痛、萎靡以及紧张的迹象。 低自尊对于生活的影响 低自尊对于我们生活的影响是渗透十分广泛的,它会体现在学业/工作、人际关系、休闲活动、自我照料等众多方面。   低自尊者在学业/工作中倾向于回避挑战,不相信自己可以很好的完成任务,难以肯定自己的成就,会把成功归结于运气等外界因素。由此就导致表现一直都不好,可能早早辍学、无法取得学历,从事薪酬低微、没有挑战性的工作,甚至长期处于失业状态。   在人际关系中,低自尊者常常会感到过度敏感,过于在意他人的看法,并尽可能的迎合他人。他们会认为,如果自己不这么做的话,就会失去朋友。长期的迎合除了会造成自身实际利益的损害,也会积攒大量的负面情绪,造成自身心理状态的失调。   业余时间的活动安排也会受到低自尊的影响。只要是可能受到他人负面评价的活动,低自尊者都会尽量避免参与其中。待在家里对于他们来说会是最安全的环境。由此就可能导致人际上的孤立,引发强烈的孤独感。   低自尊者也往往不能很好的照料自己,自身的需要总是会被他们有意无意的忽视,用“自暴自弃”的方式生活。 怎么应对低自尊? 首先我们要明确的是,低自尊是完全可以被改变的。那些消极的自我评价只是我们的一些看法、一些想法而绝非事实,这些想法是可以被改变的。可以参照以下方法瓦解旧的负面自我信念,建立新的更加正面、宽容的自我信念,走出低自尊的困境。   1.打破焦虑预期   低自尊者往往会对于事件产生负面预期,认为它们将打破生活的规则,因此产生焦虑,高估坏事的发生几率,高估事情的严重程度,低估自己的应对能力和外界的支持力量。 以下这张表格的前5列是用来记录事件发生时自身的预测及反应,可以帮助我们更好的看清“事实”。     在完成记录之后,要尝试着对于这些使自己感到焦虑的情境提出质疑,不要把它们当做事实来接受,找出一些可以与焦虑预测相驳斥的替代想法,一一对应的把他们写下来。这里有一些关键提问可以帮助找到替代想法: 支持预期的证据是什么 与预期不一样的证据是什么 有什么其他可以替代的观点吗?证据是什么? 可能发生的最坏情况是什么? 可能发生的最好情况是什么? 现实的说,最可能发生什么? 如果发生了最坏的情况,我能够做什么? 最后,用一个实验来直接验证自己的想法,给自己一个更深入了解自己、打破旧的思考习惯,建立新的习惯的机会。给以理论性的替代想法一个实证的支持。   2.克服自责 对于自责的想法,也可以采用应对焦虑预期相似的方式来缓解,以下的这个表格将帮助我们觉察、记录和克服自责的想法。 询问自己自责想法有什么证据?有什么可以替代的想法?我看待自己的思考方式将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我对自己的看法有什么偏差?我能做些什么?这些问题将帮助我们找到自责想法的替代想法。   3.提高自我接纳   我们可以尝试使用一下这些问题帮助我们找到自己积极的方面,发掘自己埋没多时的优秀品质: 你喜欢自己的哪些方面,不论它们多么微小、多么转瞬即逝? 你有什么积极的品质? 你有过什么成就,不论它们看似多么微不足道? 你曾经面对并克服过什么挑战? 你有什么才能,不论它们看似多么微不足道? 其他人喜欢或欣赏你哪些方面? 你有哪些你所欣赏的他人身上的品质和行为? 一个关心你的人会怎么评价你? 推荐使用一个“优点记录本”,随时随地记录自己的优点,在记录的时候要注意在对应的优点后面附上相应的例子。每当我们感到沮丧、自责、自我否定时,可以拿出这个记录本看一看,也许就会发现“哇,我原来这么厉害这么棒”,从中获得支持和力量哦。 最后,要改变低自尊绝非一朝一夕之功,这会是一个长久的旅程,需要进行不断的练习。在过程中也可能遇到多次反复,这个时候不用失望,不用沮丧,多给自己一些时间,必要时也可以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想象我们最终都可以走出低自尊的泥潭,用自信、积极乐观的态度拥抱生活。  

1273 阅读

Be Yourself | 生命是一场“自我完成”的旅行

最近在听蒋勋“细说红楼梦”,特别喜欢他所提到的“人的自我完成”这几个字。我对这几个字的理解是,发挥自己的潜力和创造力,绽放出自己内在光华,找到属于自己的生命意义! 当然,这并不容易。这是一个以“极少数处于金字塔顶端的人的种种”作为标杆,来衡量和要求大众的社会。我们经常会被告知:“你要成为XXX那样就好了”,却极少被鼓励:“你要‘成为你自己’”。 而关于“成为自己”这个主题,在精神分析领域里多被提到,最多提及的,当属温尼科特和科胡特。 ▣ 温尼科特的解读: 温尼科特谈到“真实自体”和“虚假自体”的概念,前者包含着每个人独特的、原创性的部分,是一种自发性的真实感,具有着生命里本真的活力性;而后者则意味着,那些行动和功能像正常人,但是感觉不到自己像个人的人,他们内心虚无,感受不到生命的活力和意义。 为什么会造成这两种情况,从早年抚养方式的角度来说,温尼科特提出了“足够好的母亲”这个概念: “足够好的母亲”意味着能够“看到”孩子的本能需要和真实存在,并且像一面“镜子”一样反射给孩子,了解孩子的创造性,尊重TA的边界,根据TA需要的变化进行适应和改变,进而让孩子建立起一种真实的自体感。 而“不够好的母亲”则忽略或误读孩子的需要,不是促进孩子的成长,而是让孩子扭曲自己来满足外部世界的需要,进而获得肯定,在这样的成长环境中,孩子的自发性和创造性暂停发展,成为一个表面适应良好而内心空洞的人。   ▣ 科胡特的解读: 科胡特在自体心理学里,谈到了“三极自体”的概念,简单说来,就是孩子“被看见”(镜像移情,类似于温尼科特的“足够好的母亲”让孩子体验到的);有一个可以让孩子仰视的偶像(理想化移情,也就是在自体成长的过程中,有一个可以模仿和认同的自我理想);建立起自己与偶像的相似感(孪生移情,也就是孩子内化偶像身上的特质,并成为自体的一部分)。 在温尼科特和科胡特的概念里,都提到了, 如何可以让孩子成长为TA自己 ,我个人觉得,这大概会包含以下这样的过程:   Step1:看见 从孩子刚刚出生时身体的动能,包括心脏的跳动、手脚的舞动、抓握撕咬等(这个是温尼科特特别谈到的),到自发的需求和情绪的表达,都能够被“母亲”看到并回应,因为这份回应,而让孩子建立了最初的“主体感”,一种“我存在”的感觉。 这是一种相较之下更外在的物理层面的“被看见”,随着孩子年龄的成长,TA内在的天赋秉性的东西会慢慢地呈现出来,也逐渐对父母有了更高的要求。如果父母的“镜子”是蒙上灰尘的,他们便也照不出孩子的本来面目来。   《红楼梦》里贾政和宝玉的关系来,贾政因为宝玉抓周时尽抓些脂粉钗环而大怒,认为他长大后必为酒色之徒,便一直不喜他,再加上宝玉对读圣贤书考功名的敬而远之,更是不时地被贾政责打。但是宝玉骨子里的那份对传统礼教的反叛和对功名利禄的淡然,在对待人和人的关系中,一种超越阶级的更平等的人性观,是贾政所看不到的,因为他自己心里没有。怕是只有黛玉才是宝玉灵魂最深处的镜子,他们照见彼此。   Step2:仰视 如果说每个孩子都是怀揣着一颗潜力的种子诞生到这个世界上,那么,这粒种子到底会长成一棵橡树,还是变成一株雏菊,在刚开始的时候,谁都不知道。但可以明确的一点是,当内在的相似感被唤起以后,就会建立起一种更深的连接和碰撞,潜藏与彰显的碰撞。此时,于一个孩子而言,便是找到自己可以崇拜的偶像和前进的方向(属于弗洛伊德超我概念里“自我理想”的那部分)。   日本电影大导演黑泽明在其自传《蛤蟆的油》里就有类似的描述:从小学时候的立川老师,到中学时期的小原老师和岩松老师,以及进入电影界以后的山本嘉次郎先生,不仅能够“看见”他内在的潜力,允许他犯错,充分地鼓励他发挥出自己的个性,同时,他们自身的人格品性里面的自由精神和独立意志,也像是黑泽明内心的“自我理想”,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孩子,需要这样可以仰视的偶像。 Step3:内化 并不仅仅是仰视,并不仅仅是“追星”,更重要的,是能够内化这些“偶像”身上与自己相似的内在品质,激发自己潜藏的能量,让那颗种子能够一点点地生根发芽,并慢慢开始拥有属于自己的力量。如是,我们便不再只是卑微附着的菟丝花,离开了参天大树,便枯萎死亡;而成为一株迎风绽放的木棉,自己成为自己的理想。 写到这里,我突然想起金庸的武侠小说来。不论是《天龙八部》里的北冥神功,还是《笑傲江湖》里的吸星大法,都是将别人的内力吸到自己身上为己所用。只是与这些吸人功力的法门不同,我更愿意将“内化”看作是一种“唤醒”,唤醒内心深处沉睡的力量,而“偶像”,就如同是一座灯塔,照亮自己前进的方向。于是,在这段关系里,便少了一份“你有我没有”的自卑,而多了一份“你有我也有”的平等与自信。 Step4:创造 科胡特的“三极自体”里并没有谈到这部分,但我认为在成为自己的过程中,如果不提及自体原创性的部分,则是不完整的。 我们需要“被看见”,我们需要有个“自我理想”可以去仰视,我们需要内化这些理想人物身上的内在品质并成为自己的一部分,但随后,更重要的,是在这个基础之上,激发出我们自己的创造力,形成属于自己独特的视野与品位。如是,便不再需要被激烈竞争中的外部评价系统所左右,我们自己便是自己的序列与排位。   蒋勋在他的《带着<金刚经>旅行》中写过一个叫阿内的美术系男生,跟着他学篆刻,并帮他刻了“舍得”和“舍不得”两方闲章,“有他自己的趣味……一贯的安静知足和喜悦”。阿内后来去了美国,并入选了美国国家画廊甄选的“40 under 40”,要在其间展出自己的作品。阿内很开心,因为只要默默做“自己的事”,不需要张扬,便能够被有心人注意到。   生命是一场自我完成的旅行,每个人自有TA的起点和终点,当我们能够将目光从外部的追逐,收回到内部的探索和成长,我们便也开启了成为自己的绽放之旅!  

3340 阅读

还在为另一半不懂你而生气吗? | 亲密关系中如何表达需要

我们都知道表达需要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的一位同事特别热衷于此,见人就说:       “过去从来不表达需要,压抑了很多东西;学习心理学以及开始做心理咨询之后,现在一有机会就表达,好让自己有机会得到满足,生活奔着开朗明媚的方向而去。”       身边的朋友们知道我学心理学,常来问一些问题。最近一位闺蜜时常提起,老公总是没有办法给自己提供任何满足,还不如一个人过算了。我曾委婉提及她也许可以适当表达需要。       最近一次见面,她说自己也在表达需要,但就是一直没有作用。我问她是怎么表达的。       她说她告诉老公说,       -他为什么不能在自己难过的时候安慰自己?       -他总是在周末的时候去打球,为什么就不能陪自己在家里休息一下?       -吵架的时候,他为什么不会主动过来安慰自己? 我倒吸一口冷气,此刻真正理解了心理咨询的大忌,不能随便给建议,因为我们不清楚具体情况到底是什么。 我的闺蜜,看上去是在表达需要,其实是在表达一种攻击。她的潜台词是说,我的不高兴都是因为你没有满足我,是你让我很痛苦,是你让我很生气。 我想,任何人听到这样的话,压力都会非常大,恨不得立刻逃离,因为没有谁愿意被别人当做坏人。   表达需要是一件好事,但要做到纯粹地表达需要,而不夹杂着其他东西,是很难的。 因为对于我们来说,承认自己很需要另外一个人,本来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我们如此需要另外一个人,那个人还不一定会满足我们,这就像是把自己放在案板上,等着另外一个人来决定我们的命运,因为只有他能决定我们能否得到满足。 这种感觉其实是非常脆弱的。 仔细观察咨询中和生活中的现象, 我发现,其实很多人都在避免让自己感觉到:自己需要另外一个人,因此表达出来的“需要”就完全变了一个意思。 比如, 我有一个朋友,每次进入恋爱关系,就常常生对方的气。每当她发信息,对方没有及时回复时,她就非常生气。在她心里,既然两个人的关系如此重要,对方就应该把她的需要看的很重要。如果当她有需要的时候,对方正在忙自己的需要,她就得出一个结论:他不够爱我。 还有一种情况,据我的观察以女性居多。她们经常说,希望我不用讲,他就可以明白我的需要。如果我讲了我要什么他才给,那说明他太没有诚意了。所以就让对方不停去猜测自己要的是什么,对方没有猜中的时候,就很生气。 还有一种伤害力很大的表达就是抱怨。比如,你没有陪我过周末,我很孤单(或者是你为什么没有陪我过周末?)。你没有重视我,我很痛苦(或者是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就像我的闺蜜所表达的那样。   以上种种,看上去是在表达需要,其实都是在避免让自己感觉到是自己很需要对方。 当自己想要跟对方连接的时候,发信息就期望对方立刻回应,如果对方也这么做了,那说明对方也在此刻有跟自己一样的需要。此刻两人的需要彼此融合了,就不需要感觉到是自己需要对方,也不必体会到万一对方不满足自己需要时所带来的脆弱感觉。 一直生对方的气,这样一来可以感觉到是对方的不好,而不用体会到自己的脆弱,这样心里感觉会比较好过一点。 如果开口表达了才可以得到满足,那等于承认:那是我的需要,而不是你的。 不用开口说就可以得到满足的好处在于,可以让自己感觉到:对方本来就想要满足自己。 抱怨则意味着,满足我是你的责任,这么做同样不用感觉到是自己的需要。 所以,明明很渴望在关系中得到另外一个人的关注、照顾,但是我们为了避免让自己处在那种“需要别人”的脆弱感觉之中,我们把这些需要反转成种种防御:这是我们共同的需要,这是你想要的,或者是你本该做的。 总之,这就不是我一个人对你的需要和渴求,而是“我们”的需要。 我们总是有办法把自己的需要,反转成另外一个人应该要做的事情。 要自在地表达,首先得要承认自己真的想要。             我举一个自己的例子来说明。去年参加一个老师的培训,这位老师非常专业,几乎所有上课的同学都觉得他能够把精神分析的理论融会贯通,由浅入深,娓娓道来,清晰又贴近临床。到了第三期的时候,我们发现培训的内容变了,老师讲得少了,案例内容多了。同学们纷纷开始不满,那一刻,我也觉得我想要的课程形式不是这样的。甚至有些同学在讨论,希望能够跟老师商量,让老师还是按照原来的方式来讲。       谁知道,老师一点都没有更改的意思,我们得到的回应是:你自己考虑清楚要不要来。那一刻,我才清楚感受到,是我需要去上他的课,他不见得需要我这个学生。       怎么上课是他来决定的,不是由我的需要来决定的。我当然可以不要,但是我知道那个课程很好,我很想要。 所以,我得要承受这种非常脆弱的感觉:课程内容,费用都是对方说来算,不会根据我的意愿来。即使如此,我也愿意继续去参加培训,因为我知道,需要的那个人是我。当然,我也得到了非常多的收获。 我依然会表达说,我更想要的课程形式是原来的那种。但表达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攻击。也没有传递那种,一定要对方满足自己的压力。   看到了吗? 当我们真的承认自己的需要时,那是一种多么脆弱无力的感觉! 但是, 只有当我们承认这种需要和感觉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表达自己的需要; 我们才能真正做到表达出来的是需要,而不是其他的内容。 我的一位同事,接受多年被分析的体验后,她是这么表达的: 我很需要你,跟你在一起我很开心; 我知道是我很需要你,所以我愿意跟你待在一起, 愿意承受一些你给我带来的不愉快; 我很需要你,所以,我愿意满足你, 因为我知道这样会更容易让我得到满足。 所以,请再仔细想想,你真的在表达需要吗? 图片来源:Pinterest

9162 阅读

读《不成熟的父母》 | 情感不成熟的特点

书籍:《不成熟的父母》Adult Children of Emotionally Immature Parents 作者:Lindsay C. Gibon  Psy.D  威廉玛丽学院心理学助理教授 《不成熟的父母》这本书写的很好,翻译得也很不错。我最近刚读完这本书,分享一下我自己的阅读感受。本文参考了中译本和英文原版。 这里的不成熟父母是指情感上不成熟不稳定的父母,并非一些“熊父母”。 “成熟”的词性当然是相对的。比如,我们可以夸一个人做事很成熟老练;也可以损一个人,说Ta长的很成熟。 反之,“不成熟”则更侧重于贬义。这些年一些心理同行也给大众提供了一些人身攻击更强的近义词,比如“巨婴”。 对我而言,小时候想要变得更成熟的动力可能是有足够的经济自由去买各种好吃的、好玩的,没想到长大后却需要学会克制这些欲望,学着“律己”,因为这才是“成熟”的表现。如果知道这一点,或许我早年也就没那么着急长大了。 什么是所谓的“成熟”。 分享两个我很喜欢的两个关于“成熟”的描述。 庄子在《知北游》一篇中描述了一个境界: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达万物之理,是故至人无为,大圣不作,观于天地之谓也。 余秋雨: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是一种圆润而不膩耳的音响,一种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是一种终于停止了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气,一种不理会哄闹的微笑,一种洗刷了偏激的冷漠,一种无须声张的厚实,一种并不陡峭的高度。 1. 定义“成熟” 美国心理协会APA心理词典对于情感成熟(Emotional Maturity)的定义为:一种高水平且适宜的情感控制和表达,与情感不成熟相反。 对于情感不成熟(Emotional Immaturity)的定义为:1. 一种无克制或者与环境不协调的情感表达倾向;2. 与适应不良(Maladjustment)同义。 从这个两个定义里可以看出情感不成熟的特点是情绪表达不受控制,并且与环境不协调。在情感不成熟当然也就代表着心理的不成熟。 《不成熟的父母》一书中对于“情感成熟”的定义为:指的是一个人能客观地进行思考并于他人保持深层的情感联系。情感成熟的人可以独立地完成很多事,同时还有深厚的情感寄托,并且能将两者顺利地融入日常生活中。他们有着很好的自我意识和自我认同感,并且很珍惜他们最亲密的关系。由于情感成熟的人有着善良的同情心、良好的情绪控制以及高情商,他们总是和其他人相处得很好。他们对他人的内心生活很感兴趣,并且很乐意敞开胸怀和他人分享自己的看法。出现问题的时候,他们会直接与他人共同协调彼此的差异。 2. 情感不成熟的性格特点:   思维僵化并且简单化(Rigid and Single-Minded),主观个人化 在面对情感时会变得很固执,或者易冲动行事。试图将问题简单化,而且难以包容地接受他人的观点,他们认为正确答案是唯一的而非相对的。不能够根据情况辩证地分析问题。   抗压能力弱(Low Stress Tolerance) 习惯使用固有的模式来应对压力。并不会对问题情景进行分析和预测,倾向选择否认,扭曲或更换事实来应对一切。管理情绪上存在困难,经常过度反应。一旦情绪化,就很难让他们平静下来,并期望其他人能够顺应他们心意行事。经常在酒精或者药物中寻求到安慰。   怎么舒服怎么来(Do what feels best) 任性而为,并且知难而退。(我觉得这条不够准确,情感不成熟的人其实是难以面对情感问题和关系问题。因为在很多时候他们体验到自己在情感问题上的能力不足,自己的消极情绪也缺乏足够的应对技巧,于是他们会回避在可能需要面对情感问题,人际问题或者关系的矛盾的情景。)   不尊重人与人的差异性,缺乏同理心 自我为中心 不成熟成人并非“天真”,而是“幼稚”。自我为中心与儿童有差异,他们的自我为中心缺乏快乐与开放,被焦虑和不安感所支配着,就像受伤的人不停查看自己伤口。他们防御心很强,使得其他人不能够威胁到他们脆弱的自尊。   他们是第一位 情感不成熟的成人会持续地警惕着自己的需求是否被满足,是否他们冒犯了自己。他们的自尊高低取决于他人的反应(顺从)。他们无法接受被批评,所以会最小化自己的错误。因为他们只关注在自己身上,所以其他人的感受都不重要。例如,一个女孩告诉妈妈当她听到指责父亲时自己很受伤,她的妈妈则会说,“噢,我不告诉你,那我告诉谁”。 和自恋不同的是,他们在很多时候是很怀疑自己价值的。他们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在儿童期的焦虑阻碍了他们的成长。   什么话题都往自己身上扯,喜欢成为瞩目的焦点 聊天时总把话题往自己身上扯,孩子说我考试考好了,这个父母就会讲这算什么,我曾经如何如何。孩子想分享自己现在和朋友闹掰了,父母就会把话题转变成我前一阵跟你王阿姨也发生了矛盾。造成的感受是,孩子本来想分享一下自己内心的情感,但是父母却无视掉孩子的情感需求,直接把话题扯到自己身上,关注在自己问题上。有一些会很有礼貌地倾听,也并不会明显地转移话题,但是他们根本不会关心你分享的细节或者表现出对你分享的兴趣。(个人感觉这一点在成长过程中缺乏关注的人身上表现比较多,不过的确会造成孩子的内心在需要分享情感时,相应父母情感支持的缺失。)   容易产生纠缠的亲子关系 这一点在之前文章中讨论过   3. 文章中一些有启发性的点   情感孤独 情感上的孤独源于没有与他人建立足够的亲密关系。这种孤独感可能始于童年,因为孩子们的感受被以自我为中心的父母忽视。如果一个人终生都伴有这样的感受,那么可能是因为在孩童时期,他在情感上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 情感孤独是一种含糊而又个人的体验,难以被看到或者描述出。你可以称之为空虚感,或是孑然于世。有些人把这种感觉称为存在性孤独(Existential Loneliness),但并没有实际上存在的事物与之有关。如果你体会到了这种孤独感,那么它一定源自你的家庭。 如果孩子们有成熟的父母,他们只需要与父母建立深厚的情感联系便可以摆脱这种空虚的感觉。但是如果你的父母害怕与他人亲密,你可能会因为需要抚慰而产生一种不安的羞耻感。 作为孩子,我们的安全感的基础是我们和照顾者之间的情感联系。孩子需要与父母进行真实的情感互动来获得安全感。注重感情的父母会让孩子觉得他们总有人可以依赖。情感成熟的父母几乎一直保持着这种与孩子的情感联系。 很多人内心都存在那种挥之不去、如影随形的孤独,而这种孤独的确源于当前亲密关系的缺失或者成长之旅上缺乏情感关爱和陪伴。 当进入亲密-孤独这一人生发展第六阶段时(埃里克森人生发展八阶段),非常多的人都能够感受到夜晚时那种孤独—— “感觉这个世界与我无关,我只是一个旁观者。” “好像没有人觉察到我的存在,如果我消失了,也没人会在意。” “我晚上躺在床上放不下手机,仿佛放下了,就和这个世界没了联系。只能在这种虚无中让自己入睡,一些时候压根睡不着,于是就睁着眼睛等着日出。” 这种感受会给很多人带来焦虑。这种孤独感在青春期开始模糊出现,直到它一点点明晰。而他人的情感陪伴则能在很多程度上减弱内心的孤独感。当然,性也是能够暂时性减少这种弥漫性的痛苦,所以一些人通过不断的性爱行为来让自己感受到一些陪伴与安慰,在性的释放中感受着自己的存在,虽然随意性行为在持续一段时间后会带来更深的孤独和“爱无能”之感。 罗洛.梅在《爱与意志》一书中对孩子与父母情感依恋的愉快体验有过精彩的描述:在我们的早期经验中,当我们置身于母亲的怀抱,我们曾体验到与母亲结合为一体。我们对这段时期有一种记忆,有一种柏拉图意义上的“回忆”。与此同时,我们也与整合宇宙结合在一起,并因而有一种“与存在结合为一体的体验”。这种结合产生一种满足、一种恬淡的幸福,一种自足感和一种欣悦感。坐禅、冥思以及某些药物传达给我们的就是这样一种体验。这种与宇宙融为一体的体验产生出一种柔和的狂喜,一种无限幸福的感觉,仿佛我们已完全为宇宙所容纳。这是一种深深积淀在人类集体记忆中的“完美”,我们的种种需要,没有经过自我意识的努力,就在母亲怀抱里得到了满足。这就是“最初的自由”,就是最初的“肯定”。 我对这种早期依恋体验的是从依恋,集体无意识,基因和进化心理学三个角度理解的。虽然我们并不能回忆起自己在婴儿期的这些体验,但是自我意识不断成长后的孤独体验对于很多人来说都不会陌生。这种孤独体验更针对的是情感理解支持,所以成人后,是可以在“高水流水遇知音”的友谊中,或者长期、稳定、亲密的爱情中得到缓解或治愈。   不敢表明自己的需求和内化者(Internalizer) 如果孩子们从小就在感情上遭到父母的拒绝或忽视,那么长大后他们通常以为别人会用相同的方式对待自己。他们缺乏自信,觉得别人不会对自己感兴趣。他们不会去奢求什么,因为缺乏自信,他们通常很害羞,为渴求他人的关注而感到纠结不已。他们觉得坦言自己的需求对他人而言是一种打扰。不幸的是,过于担心遭到他人的拒绝,使得他们选择抑制自己内心的渴望,而这让他们感到更加孤独。 内化者终于鼓足勇气去寻求帮助或心理治疗时,他们总是感觉很难为情或者自己不配。在父母情感不成熟的家庭中长大的内化者,当有人认真对待他们的情绪时会感到很意外。他们经常对自己的痛苦感受满不在乎,觉得自己只是有时“无病呻吟”或者“矫情”。 中译本将Internalizers翻译为“自我掌控者”,这个翻译在章节中挺贴切的。不过我认为Internalizer不仅仅是倾向于自我反思和从自己内部寻求问题解决,也存在着较多的心理内部情感冲突。所以我还是觉得“内化者”更全面一些。 在生活中我们能够明显观察到一个差异,就是一部分人可以经常非常自然地向他人寻求帮助,并不会因此感觉难为情,但是另外一些人却很害怕麻烦别人,没逼到一个程度,绝不麻烦别人。当然这个现象的解释涉及非常多方面,书中的这段话其实也提供了一方面的解释。 最初和主要看护者情感交流模式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每个人的情感认知模式,这个情感认知模式负责我们个人与外界的信息交换的感知和分析。如果在儿童期,主要看护者,比如父亲或母亲,会经常无视孩子的情感需求,并且对于孩子的一些情感表达或者需求进行训斥或责骂,孩子就会逐渐开始形成这种“羞于求助”的心理。 这种心理的形成是伴随着“我不够好”以及“不能麻烦别人”这两个方面。一方面,孩子会由于训斥会对自己情感表达,比如哭,产生很深的羞愧感,觉得不应该表达自己的情绪,因为惹烦了父母,自己真的不是父母眼中的乖孩子。当然,这样也会逐渐形成自卑心理。另外一方面,孩子最初关于社交的认知体系是在未成年时不断建构起来的。这种父母与孩子的情感沟通环境会让孩子认为“表达自己的需求就是错误的,会惹怒对方”。比如,多次表示想让妈妈做自己喜欢吃的那道菜,这位妈妈因为自己情绪问题或者对孩子需求的一贯无视,采用训斥的方式回应孩子的请求,“就你事儿多!” 当然这一点也与社会文化有关。我们经常认为文明和教养是“贵族”应有的表现。在传统的中国士人文化,日韩社会文化,西方贵族文化中都能发现在社会中“不麻烦他人”这一点。中国的贵族文化存在很多争议,这里就不包括了。在非洲文化中,人际界限相应淡薄一些。比如三毛就曾在书中写过在撒哈拉沙漠居住时的经历。我之前在美国读硕士时,一位日尼利亚朋友经常到饭点不打招呼直接来我公寓,我当时对这一行为惊讶不已。   情感封闭对人更深层次的影响 适当的表达可以培养一个人强烈的自我意识和成熟的自我认同感。但也许是因为很多人没有机会去探究和表达自己的感受和想法,这使得他们很难去认识真正的自我,弱化了他们与别人建立亲密关系的能力。如果你对自身没有一个基本的认识,那么你就不可能与他人建立深层次的情感联系。这种被束缚的自我发展还会造成额外的、更深的性格缺陷,这在情感不成熟的人中很常见。 情感不成熟的人常常很焦虑,很情绪化,这使得他们的思考能力无法达到那样的高度。由于常常受制于自身的情绪,这让他们很难在备受压力的情况下理性地思考。实际上,情感倒退以及暂时失去对思考进行思考的能力使得他们无法做到自我反省。当谈到容易诱发情绪的话题时,他们会陷入僵化的非黑即白的思考模式中,拒绝面对问题的复杂性并且回避交流想法。 当不成熟的人感受到压力或情绪产生时,他们不会觉得自己是身处连续流动的时间中。他们会感知自己的经历是相互孤立的事件,就像是随机上下跳动的光点一样并非线性连续变化。当他们的意识从一个体验转换到另外一个时,他们的行为也飘忽不定。这是当你提醒他们之前行为时,他们会很生气的一个原因。对他们而言,过去的事和当前并无关联,为何要翻旧账。 Frederick S. Perls在《Gestalt Therapy Verbatim》一书中写到人与自己内心和外界的两方面连接状态是与个人成熟度相关联的。当个人内心痛苦感受过多,自我保护机制就会自动开启,要么抑制情感感知,要么对现实或经历进行“无害化处理”,要么隔离掉一部分体验和经历。结果就是“一部分能量”被留在了过去,换句话讲是用来抵抗内心的矛盾或痛苦。再加上情绪不成熟的人难以面对情感和情感问题,比如关系中的矛盾,当面对可能谈及情绪情感问题的话题时,不由自主产生回避的态度,在那种情况下的愤怒,更是内心慌乱的一种表现。   对亲子关系的一个积极影响 这种前后矛盾表明这些情感不成熟的父母对孩子关心还是疏远取决于他们的心情。他们的孩子有时能得到他们短暂的关怀,但不知道何时才能再次被父母关心。行为心理学家称这种情况为间歇性奖励(Intermittent reward situation),意味着可能会获得奖励,但是不能预测。这会产生一个强烈的决心去尝试获得奖励,因为一旦获得一个回报,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这种情况下,父母们的反复无常反而拉近了孩子亲近父母的心理距离。 在行为强化中“不定时,不定比”强化是最强的一种强化机制,所以使用这种强化机制的行为都很容易成瘾,比如赌博和钓鱼。在情感不成熟的父母与孩子互动中,孩子体验到的就是一种“不定时,不定比”强化。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行为能够带来父母的积极反馈,也不确定父母会给予自己一个什么样的积极回应,这种状态的确会激发一部分孩子的尝试行为。这一点的确是我之前没想到的。并非所有孩子会坚持尝试,一部分孩子在第一次被拒绝和否定后,就不会再趋近或尝试。  

7000 阅读

遇见未知的自己

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一过。  ---苏格拉底   身体不舒服,大多数人都会积极的就医,相同的情况换成心理状况,情况就大为不同。很多前来心理咨询的当事人,一开口并不是谈自己的困扰,而是带着很多焦虑表示自己其实不是很严重,有时候他们说:其实我并没有什么大问题,或者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老师叫我来心理咨询。不难感受到,这样的说法背后隐藏着许多焦虑,担心自己一旦承认需要心理咨询,就等同于认可自己有心理疾病,心理障碍,总之,是一件很不好、甚至让人感到羞耻的事情。     01.心理和身体一样,也会生病,也需要特殊的照顾。 一般的情绪波动我们可以自己恢复过来,但是当我们感到自己受不了某些情绪。 比如很强烈的抑郁、愤怒、无助、焦虑等等,或者产生了一些不太合理的行为; 比如严重的拖延、攻击、摔东西、用手打墙等伤害自己的行为。 尤其是这样的情况持续一段时间,也没有得到缓解,那就提示我们需要更多帮助的时候了,这样的情绪或者行为如同身体的疼痛,给于我们信号,提示我们需要关注,需要理解自己的内在世界。   02.不懂自己的情绪,或者不理会自己的情绪,会带来很多问题。 很多人想摆脱情绪,觉得情绪对自己来说是负担,希望自己可以像一个机器人一般的生活学习。 因此,当他们被情绪淹没,没有办法好好学习和生活的时候,他们的困扰并不是自己怎么了,而是我也不关心我怎么了,我只想把这些东西去掉,不影响我学习就可以了。 但是他们不明白自己怎么回事,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就不开心了,不明白为什么要流泪,或者想流泪的时候已经哭不出来了。不明白为什么在该哭的时候却忍不住要笑,该开心的时候却感到难掩的悲痛。     03.爱自己就是容纳自己的情绪 很多文章里说,我们要学会爱自己,我想爱自己就是体察、理解和容纳自己的情绪。 我们的身体,需要吃饭、睡觉和照顾。我们都很熟悉如何照顾我们的身体。我们的情绪生活,需要理解、耐心、关怀。 如果我们没有得到足够的照顾、回应,我们会抑郁、焦虑或者变得有攻击性等。 如果我们了解自己的情绪,了解自己发生了什么,或许我们就可以像照顾我们的身体一样照顾我们的情绪,给予我们需要的照顾,而不是忽略、否认或者拒绝我们的情感需求。 长期的否认、隔离和忽视自己的情感需求,使得当事人离自己的情感越来越远,当然就失去了真正满足自己,安抚自己的能力。       04.或许你会奇怪,为什么我们会不理会自己的情感需求? 这一切都是怎么开始的呢? 或许小象的故事可以给我们启示,小象从小被一根细细的铁链拴住了腿,小象挣脱不了。一开始,小象会挣扎,但是渐渐地,小象就不挣扎了,因为小象明白了自己无法挣脱。 渐渐地,小象长成了大象,大象可以轻易的挣脱脚上的铁链,但是大象再也不会尝试了。拴住小象的是细细的铁链,拴住大象的不是铁链,而是大象的绝望。 如果我们也曾经是被拴住的小象,当我们有情感需求时,却总是没人回应,渐渐地,我们就会长成不再尝试的大象。   那些淹没在日常生活中深深浅浅的伤害,如果没有人懂得,没有人听见,没有人看见,这些累积的伤害就变得让人难以释怀。 比如: 从小到大只是兄弟姐妹的影子,其他人得到所有的爱,自己只是充当让他人开心的小丑; 或者父母很早就离开自己,因为工作,或许因为家人生病,或者因为其他不得已的原因,留下自己孤单的长大,虽然现在长大了,但是有些难熬的孤独的体验总是不时的冒出来,让自己害怕,紧张,不知所措; 总想去谈谈那些让自己难受的事情,但是总是找不到人可以说,好不容易可以开口说,但是对方却不理解或者否认自己的情绪,万般难受却无从说起,甚至自己也怀疑自己的情绪是否正常,这样的怀疑让人疯狂。 这些情绪就像是拴住小象的铁链,也拴住了如今的大象。   这样被拴住的大象有很多,他们有可能就是“听话的孩子”,或者是“过度体谅他人”的人,有的人被誉为“中央空调”,追求女生却总是被发一张好人牌的男孩子,甚至是很多看起来很错人,一般生活忙碌,穿梭于各种学习和工作、社交场合,甚至脸上洋溢着自信和坚强的笑容等等。 然而,他们不太敢于直面自己的真实感觉,往往倾向于用外在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在道德上高标准,但内心非常挣扎。 因为他们总是很顺从和友好,身边的朋友往往也觉察不到他们的需求,他们自己和身边人对自己内在体验的忽略往往让自己的情感需求长期落空,在一些特殊时刻的时候,往往导致情绪的崩溃。 长期对自己情感需求的忽视,导致他们对自己的情感需求比较隔离,即使情感强烈也不太明白自己的内在感受了。   如果你是这样的大象,可以尝试重新点燃心中的希望,或许这一次,你可以挣脱拴住你的铁链,遇见未知的自己。      

851 阅读

性格可以通过咨询被改变吗?

稍后补充视频简介

3767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