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私的哲学

“自私”是什么?是“坏”的么?当我和别人的需要,观点,感受,不一样的时候,该怎么选择?冲突还是忍让?作为一个儿童心理工作者,简单心理咨询师丁安睿将从心理发生的起源,来讲讲,自私和自尊,自我与他人的关系。 一、自私的起源—— 各美其美 二、自私的意义—— 美人之美 三、自私与自尊—— 美美与共 天下大同

15009 参与

把你的想法植入别人的脑袋里!!

1748年,有一个酷爱打牌的政治家叫John Montagu,牌不释手,连吃饭也觉得耽误事儿。顶不住肚子饿的时候就一手拿牌一手吃饼干(对~这种状态现在我们都叫“成瘾”)。   终于有一天,他想出了个绝妙的主意,把一片牛肉夹在两片面包里面吃,自此之后,他可以愉快地边打牌边吃饭了。   这后来就变成了风靡西方世界的:   | 三明治 |           1991年,一个旅居印度的英国学者,想要寄一包衣服回英国去。他把包裹打包好之后,想等明天去邮局寄送。结果是,这个包裹在他的床边放了整整8个月,他才终于花了一个上午出门去把衣服寄了。   之后他写了一篇关于“拖延”的论文,这是“拖延”这件事情第一次进入学术的视野(然而这个和你我一样拖延的男人在十年之后获得了诺贝尔经济学奖!)。   | 拖延 |   你看,这样你就记住了“三明治”和“拖延”。         在人类出现的几万年间,从第一个岩洞壁画到现在的好莱坞大片,从艺术到商业,人们都在做同一件事情:讲故事。       大脑为什么爱故事?   很简单。每当我们听讲座的PPT,第一第二第三、一条逻辑两条逻辑三条逻辑……我们大脑激活的是布洛克区域(Broca 'sarea)和韦尼克区域(Wernicke’s area)。就是说,这个时候,我们大脑里面兴奋的只有负责语言的区域,它们努力解读语言信息。   然后呢?   然后没了。   而当我们听一个故事的时候,除了负责语言的区域,大脑会调动起所有相关的、需要激活的脑区,来帮助我们体验这个故事!   就比如说,故事里面讲:大盘鸡很好吃,你大脑中负责知觉和感觉的大脑皮层就会活跃起来。而相比“她的声音很好听”,“她的声音像蜜糖一样酥甜”会使你大脑中负责感觉的皮层完全地活跃起来。   这也很有趣。神经科学里面有一个经典的实验:科学家发现,当一个大猩猩伸手去拿香蕉,和一个大猩猩想象自己或他人伸手去拿香蕉的时候,使用的大脑区域是一毛一样的。   这个是最早人们发现大脑中的“镜像神经元”的作用,你能够通过想象去模仿、体会一件事情的感受,而不必自己去经历它。   一个故事,能够让你整个大脑都兴奋起来。       将你的想法植入别人的脑袋里   当然,故事的作用不止这个。它还能“催眠”。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每当你兴致盎然手足舞蹈地讲high了的时候,坐在你对面的人的眼睛里面也会发光。当你自己了无兴致地讲一段自己不感兴趣的理论,对方也记不得你讲过什么。   普林斯顿大学的Uri Hasson研究发现,当一个人讲故事的时候,听众的大脑会和讲者同步。当讲者的岛叶(Insula),一个负责情绪的大脑皮质兴奋的时候,听众的岛叶也会兴奋,而当讲者的前额叶被激活的时候,听众的前额叶也会兴奋。   ▲ 你看,通过讲故事,一个人将自己的想法、念头和情绪,统统植入了听众的脑袋里面!       我们为什么对故事感冒?   简单来说,我们天生如此。如果我们把每个故事拆解,它们的本质都是因果联系。   我们无时无刻不在试着找各种因果联系,无论你是在想娱乐八卦还是在想某个人,我们不断地把每件事情每个动作每个谈话,都脑补成为故事。   而且,每当我们听到一个故事,我们都会自动地把它和自己的经验联系起来。比如见到一个高兴的事情,我们会自动搜索和自己相关的部分,而这个搜索的过程,会激活我们大脑的岛叶(Insula)。   这个过程中,我们会感受到和自己相关的各种情绪,比如高兴、痛苦、厌恶、嫉妒等等。   就像这样:       耶鲁大学的John Bargh做过一个实验。被试者在等待实验的开始,这时候科学家走进来,手里拿着一大堆东西,科学家让被试者帮忙小拿一下咖啡(这个咖啡其实是才是实验的关键!狡猾的科学家!)。   科学家递给被试者的咖啡有两种,一种很烫,一种很冰。之后科学家给被试者描述一个人,让被试者判断这是一个怎样的人。结果,拿了烫咖啡的人,普遍觉得TA听到的这个人的性格很温暖。   大脑经常这么欺骗我们。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有一个著名的悬桥实验(你在悬桥上,心惊胆战,中途遇到一个美女,之后念念不忘。实验里面很多人都认为,我手心出汗浑身发抖,一定是因为我爱上了她)。   你的大脑无时无刻不在归因,它用各种因果联系,将当下和你的经历编织成为故事,而让你相信它是真的。       辣么,说了这么多究竟有什么卵用呢? 想要别人听你说话?不要再跟人讲道理,讲故事。   有个在心理治疗领域里面杰出的治疗师,叫埃里克森,他做催眠。从他留下的资料里面看,在他的治疗过程中,他大量地使用隐喻和故事,而非教导的语言。   人们不需要道理,人们需要体验。而普林斯顿大学的Uri Hasson认为,如果想要让别人的大脑兴奋起来,印象深刻到就好像是自己亲身体验过一样,讲故事是唯一的方法。   想要别人记住你?故事越简单越好。   用越简单的语言,讲越简单的故事,越令人记忆深刻。   而又有一些(吃饱了撑的)科学家发现,在演讲中,修辞和句式让人们觉得“煎熬”,人们的大脑中负责情绪的前额叶皮层对于这些“多余”的词汇毫无兴趣。   我们从小的教科书是深刻的反例。毫无情绪地大段落描述,使得有趣的知识都变得索然无味。而(某国)教科书又极擅长将简单的事情讲得繁冗而复杂。   而我永远记得大学写作老师讲的一句话:   A small word has it’s magic.   慎用故事的力量   因为故事可以翻手云,覆手雨。   想想看,在电影院里面,女主角声嘶力竭地穿着高跟鞋跟恐龙赛跑/灰姑娘在角楼歌唱被王子爱上/小人物披荆斩棘破茧成龙……管他什么现实什么科学,“我就是要实现我的梦想”!   每当我们陷入故事的情绪的时候,我们都容易丧失理智。心理学家Melanie Green and Tim Brock 认为,故事扭曲了人们处理信息的能力和方式。   人类是情绪的囚徒,而非理智。   也愿你终能保持清醒,不被故事的幻象所欺瞒。         参考文章: Widrich.L (2012), The Science of Storytelling: Why Telling a Story is the Most Powerful Way to Activate Our Brains Gottschall, J. (2012). The storytelling animal: How stories make us human.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Evans, J. (2007). The Science of Storytelling. Astrobiology, 7(4), 710-711.          

2149 阅读

未婚的那些事儿

未婚人士是否都会感受到社会满满的“恶意”呢?凑活结还是单身贵族到底?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刘婧恒,带着她所做的关于未婚者面对结婚压力的研究,与大家一起探讨关于未婚的那些事。 一. 分享未婚者的血泪史 二. 关于结婚压力的来源探讨 三. 在心理咨询中我们会怎么做

11932 参与

除了削你,我有的是办法让你不爽!(翻译)

原文 | Preston Ni 翻译| 简单心理的好朋友 鱼丸君       “随你便” “我以为你知道啊” “不会吧,这就生气啦?” … … 生活和工作中,总有些人能坦然平静地让我们怒火中烧。 但是,如果你经常听到这样的话, 那说明,你可能遇到了 被 动 攻 击   啊? 什么鸡? 什么是“被动攻击”?   被动攻击(Passive Aggressive )是一种隐蔽地表达愤怒的行为。它既是有意的,又不想表现地过于直接和明显,以让对方察觉不到自己的愤怒。(更多详细介绍,还可以戳文末的文章链接)     一、工作场所中的被动攻击   职场这样一个极具竞争关系、不太接受直接情绪的环境中,恰好是被动攻击可以肆意生长的沃土。只要你留心一下,可能会发现被动攻击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   回想一下,你在工作中是不是经常听到下面这些话呢:   A.“明天我再和你说” 当你的合作伙伴总是口头上答应,但行动上却又是在拖延时,那么他将打乱你的工作流程,让你的工作受困。这是工作场所中最常见的被动攻击形式:推迟、拖延和停滞。   B.“我从来都不知道这回事啊” 当需要他履行工作职责时,他最常说的就是“我肯定没听你说过这件事”、“我没有看到邮件啊”... ...他们会像是暂时性的失聪、失忆了一样,从而逃避任务。   (我不会听的,我也不会回应啥)   C.“从来没人告诉过我呀” 作为“我从来都不知道这回事啊”的“近亲”,“从来没人告诉过我呀”也是被动攻击型工作伙伴的惯用口头禅。这也能够帮助自己为没能做好的工作和没完成的任务开脱。通过声称“不知道”,带有隐藏的敌意的被动攻击者们,就将这些责任推卸到他人肩膀上了....   D.“啊,我以为你知道呢” 不知你有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位有嫉妒心的同事,通过声称“啊,我以为你知道呢”,而没有通知同事去参加某个必要的会议。即便他们知道通知别人,能够预防一些问题的产生,但还是会选择不分享这些消息。这也是被动攻击性的同事常有的表现:不作为。   E.“你没回电话,所以我只好跟你的老板确认咯~” 有的被动攻击型伙伴,会很享受任何让别人难堪的机会。他甚至都没有想着争取上级对自己的好感度,而只是想削弱别人的好感度。通过越级汇报,并无辜地声称“你没回电话,所以我只好跟你老板确认咯~”,这类被动攻击型伙伴横跨了职场的层级,让对方看起来即无作为又无能。     F.“我只是想按我的方式完成工作” 被动攻击型的同事,在职场上让他人不爽的另一种方式,是以不被大家接受的方式“完成”他的工作:一贯低于标准的工作效率和成果,成为这类员工表达隐秘愤怒的方法。当被责问时,他们则扮演起了受害人的角色,声称“我只是想按我的方式完成工作”。   G.“噢,我感觉不太舒服” 当合作伙伴总是在大项目的冲关时期,或是需要他去鼎力参与的时候,突然说“我感觉不太舒服”,让你们的工作“屋漏偏逢连夜雨”时,你就应该明白 — 或许被动攻击才是他总是不舒服的原因。尽管我们身体总有不舒服的时候,但那些被动攻击型的同事,总是“计划”在那些对工作会产生破坏性影响的日子里不舒服。   H.“那不是我的工作” 当被动攻击型员工被分配到不喜欢的工作时,他会非常自信坦然地用“那不是我的工作”来合理化自己的不作为,并且如遵守法律条文一样,严格地恪守他自己认为的工作职责划分,这让共事者非常抓狂。   I.“哦,我把文件放错地方了,抱歉~” 最关键的那份文件找不到了、最重要的资料被从硬盘里删除了、马上要签的合同不见了......被动攻击型同事总有一种方法让老板、同事或合作伙伴抓狂。       二、如何与工作中的被动攻击者们相处?   与被动攻击者打交道可能是一种充满沮丧、愤怒和绝望的艰难体验。怎么样能在这种情况下处理好局面并且保持镇定平和呐?以下为你提供几个参考: PS. 也许并不是所有方法都适用于你,采用对你来说有效的,其他的就忽略掉吧~     A.对被动攻击行为保持警惕   大家都倾向于善意地揣测别人,当新认识的人说了几句讽刺的话、或违背自己的承诺、或常自称为受害者,我们常常觉得是一种例外,而不会认知加工为一种常态。   当然,给别人多一次机会是好的。但是如果这些“例外”、“非常态”已经让你感觉到困扰了,或许你就要提起警惕了。这时,你需要观察两件事情:第一,Ta是否经常对你有这样的攻击行为;第二,Ta是否对别人也有这样的攻击行为,尤其是与之有利益关系的人。   当你明确了这是一种惯常的不健康的行为模式时,你就知道你该和这个人保持一个怎样的关系了... ...     B.了解被动攻击者的过去   如果有可能,可以多了解一下被动攻击者(不要妄想去改变他们,那是心理咨询师能做的工作)。最好能在轻松友好的对话中,用一些不带有偏见的问题,去了解被动攻击者的过去,来寻找他们隐藏或压抑的敌意、愤怒或憎恨的来源。   被动攻击行为通常会发生在个体处于具有挑战性的环境中,或是感到无力并缺乏话语权的情况下:有些人是面对权威人物时,有些人是面对有竞争力的同伴时,有些人是面对异性时。如果这种消极的体验足够强烈,并形成固定的心理感受,那他的被动攻击本能可能会在另一个相似的情境下重复发生。   你也许永远掌握不了被动攻击行为的全部“内幕”,但是即使只了解到部分,也是很有帮助的。了解这些来源和触发点,尽量避免出现在这些情境或相似情境中。     C.避免成为被动攻击者的导火索   在许多关系中,被动攻击者“无意识地”选择了一个Ta可以根据熟悉的心理和行为模式重现过去斗争的“伴侣”,并且希望能够以此“赢回”过去的“战争”。   这意味着,如果你曾是这个被动攻击者的攻击对象,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避免能够引发被动攻击者“攻击本能”的行为和沟通方式。   这里你可以询问自己这个问题:“是不是我在不经意的情况下引出,或鼓励了他的被动攻击行为?”你可以通过分析自己在和被动攻击者的关系中的角色来获得解答:   表1 与被动攻击者互动模式角色一览表   如果你发现自己正在扮演以上任何一种角色,就请告诉自己不要再做相应的行为,因为,有可能正是那些行为引发了新的被动攻击。     D. 幽默或许能帮你一下   几年前,我认识一位很自大的合作者。有一天,我的一位同事对他说:“嗨,你好吗?”( “Hello, how are you?” ) 然而这个骄傲自大的合作者完全没有理会同事的问候。而这位同事却并没有表现出被冒犯,反而是温和一笑,俏皮地说:“有这么好啊,是嘛?”(“That good, huh?”) 这句话就打破了僵局,然后他们两个人开始了愉快的交谈。真是聪明。   (猝不及防地幽你一默)   幽默确实是一种很有力量的沟通方式。当被合理利用时,幽默可以揭露真相、缓和尴尬困难情境,并且能够显示更胜一筹的镇定。     E. 给他们参与帮助的机会   很多被动攻击者之所以这样行事,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没得选,或者是没有人在听他们的想法。   在适当的时候,可以让他们加入到有关于挑战和解决方法的讨论中来,邀请他们贡献一份力量。比如,问问他们对于活动的预期结果,如何处理相关问题等等,看他们是否会提供有建设性的意见。     与此同时,如果你听到的大多是抱怨或批评,不要表达同意还是不同意,只是表达你会留意他说的话,并继续完成你想要做的事情。     F. 明确后果,以降低抵抗推动合作   由于被动攻击者行事隐蔽,当他们的行为被质疑时他们几乎总是进行抵抗。否认、制造借口、指责他人只是可能的几种形式。   指出和明确事情的后果,不论他们说什么,直接表明你接下来会打算怎么做。主要是,指出可能出现的严重后果,是我们让被动攻击者“下台”最有力的技巧之一。当明确阐明后果后,能够促使Ta从阻挠变成合作。     尽管被动攻击的关系处理起来并不愉快,但还是可以找到很多方法来减少其带来的损失,并获取他们的合作哒,同时还可以增强你的自信、淡定和问题解决的超强能力哇!       ▓文章为简里里(ID:janelee1231)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6994 阅读

没有什么比共同讨厌一件事更能拉近关系了

当我说“我喜欢某个明星。” 你说“我也是!” 那么我们可能会就这个明星聊起来,又聊到其他共同的兴趣,然后逐渐成为朋友。 但另一种情况,更加快速有效: 当我说“我超讨厌某个明星!” 你说“我也是!!!” 那么我们马上就能成为朋友。 共同讨厌一件事物,似乎比共同喜欢更加能拉近或维持人际关系。 然而这到底是为什么呢?以及,我们是否能够利用这个现象,在人际交往中给自己加分呢? 今天,我们来聊聊共同厌恶,这个社交中的另类润滑剂。 「共同」这件事本身,就很有吸引力   首先,根据相似相吸理论,人们会倾向于喜欢那些跟自己相像的人,包括与自己有同样的背景、兴趣和品位,也包括与自己有相似的性格、持同样的观点。  研究发现,这种相似性甚至包含了人口统计学因素:无论是朋友还是伴侣,他们在各个方面都比随机抽选出的一对陌生人更加相像:年龄、种族、教育程度、社会地位等等。概率上来说,人们甚至更可能和姓氏首字母相同的人结为夫妻。 另外,人们喜欢那些与自己相似的人,因为这样是令人心安的,且具有奖赏意义。它代表着一种自我肯定: “Ta跟我很像,那应该也很可爱吧,毕竟我这么温油。” 因此,共同的价值观,也就是相似性,是产生吸引力的基础条件之一。 共同的厌恶把我们黏在一起 在相似性的范畴之内,共同的反感又要比共同的兴趣更容易让两个人形成联结。 Oklahoma大学的 Bosson 教授通过实验观察到:那些对某件事物有共同的厌恶的人们,对于对方的评价会更好,也倾向于认为自己更了解对方。于是她提出了「负性优先效应」:比起分享积极的信息,能够共享消极态度的人更加亲近。 共同的消极态度(shared negative attitudes)就是指两人或两人以上共同对一个第三方持有负性的态度。这个第三方可以是任何事物:一部电影、一种食物、一首歌、共同的熟人、名人、某种现象等等……       在负性优先效应的背后,有以下这些可能的解释:  1. 憎恨的情感更加强烈 相比于积极的情感,消极情感往往更有感染力和传播性。 一项对社交网络信息传播的研究发现,在微博上最容易被广泛传播的是含有、或容易引起愤怒、憎恨情感的信息。 (图为模拟用户分享行为,红色代表愤怒情绪,黑色为厌恶、蓝色为伤心,绿色愉悦) 2. 敌意往往含有八卦成分 消极的态度通常和八卦信息相关联。 因为八卦、丑闻、谣言,这些信息基本上都是偏负性的,哪个明星出轨了、哪个人设崩塌了、哪个电影口碑太差了……而只有这样特征的信息才能够引起人们的关注、讨论和分享。所以当人们在闲聊时谈论起反感的事物时,八卦就会成为非常主要的话题。相比于讨论共同喜欢的事物,聊八卦岂不是更加刺激有趣。 另外,人类也有八卦的天性,说真的,很多友谊都是从一起说别人的坏话而开启的。在拉近关系这件事情上,「说别人坏话」虽然可耻,但是有用。     3 拿你当自己人  通常来说,大家在交朋友时都是先展示友好的一面,毕竟大部分人面对陌生人时,释放善意是默认设置。就像见面微笑说你好一样,是普遍的规则。但展示负性的态度,虽然有一定风险,有时却能达到“奇效”。正因为对他人的负性评价一般是不被视为可以轻易分享的信息,所以它打破了建立社交印象的惯有模式:我和一个分享一件我讨厌的事,因为我猜测你可能也这样认为。这时,我在发出一个信号:我信任你,在对你进行自我暴露(self exposure),而表露信任感是可以极大地增强两人之间的关系。 了解一个人不只限于知道Ta的喜好,当你知道Ta讨厌什么的时候,你才会觉得自己真正懂了这个人的秉性。生活中,你跟亲近朋友吐槽的次数肯定比跟一般熟人要多。所以如果哪天一个人和你分享:“我巨讨厌那谁!”这可能预示着你们的关系又近一步了。     4 划清了界限  这种共同反感在建立信任感的同时,也设立了群里内/外的边界(in-group/out-group boundaries)。人们倾向于对群体内的人表示好感,而对群体外的人持更多负性评价。“你跟那个人划清关系,我们就可以接纳你。”这便是表明态度,当确认我们共同讨厌一个第三方之后,我俩就是一致对外的立场。这时,反感是一段关系的粘合剂。     4. 提升自尊 共同厌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种向下社会比较。比如,我们都不喜欢某一件事物,可能代表我们都比Ta在某些方面要高级。至少,在态度上,我们都是藐视Ta的。这种向下比较可以维护或提升自我评价。并且,相比于把自己喜欢的事物告诉别人,然后听到“我的天呐,你竟然喜欢这个”这种居高临下的话,表露厌恶或只是中立的态度,往往是更加安全的选择。 5. 塑造自我概念 将自己对一些事情的消极态度分享给他人,比起分享喜好来说,是更加强有力的塑造自我形象的手段。如果一个人什么都喜欢,你会觉得Ta「没有个性」,是个老好人。相反,如果这个人表达了一点自己对一些事物的负性看法,与他人说“我讨厌地图炮、讨厌景区的人山人海、讨厌看面瘫的人演戏!”,那么Ta的形象会变得真实且有趣些。 一次次地表达“我讨厌什么”,也正是一次次向外界宣布“这就是我”的过程。   在更加广义的语境中,不仅仅只有共同厌恶第三方能够将人们更好地联结在一起,普遍意义上的负性信息和态度也可以达到相同的效果。 丧、颓、瘫、懒、馋,网络上的loser文化之所以受人追捧,都部分地应用了共同厌恶这个概念。 悲惨更能拉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你觉得自己是个「没钱、没对象、没理想」的三无青年,但你不是一个人,还有这么多又穷又懒的单身狗陪着你呢。这种调侃的负性态度,让我们感到一丝宽慰。大家一起葛优瘫,比起「大家都争当五好青年」来得更吸引人,也更容易获得认同。   知道这些有什么用呢? 有人拿这个概念做了生意。 比起一般社交软件上使用点赞、共同爱好来匹配用户,一款名为Hater的德国社交App就反其道而行,用共同讨厌的事物来帮人们找到朋友。比如说,当你刷到丁日又添了一个新纹身的图片时,可以选择「点呸」或者跳过,如果你「点呸」,也许就可以遇到谷大。 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可以利用这个概念,来帮助润滑、推进自己的人际交往过程。 以下是一些实操指南,也是注意事项: 1. 不可轻易说 正如之前所说,表达负性态度是一种自我暴露的方式,而在关系建立初期突然进行自我暴露,有时候会适得其反。因此,共同消极态度最好在有一定的关系基础之后,再进行的步骤。起码,要知道对方的基本喜好,才能试探性地猜测Ta 是否反感什么东西。 2 话题要有限制 另外应注意的是,对于共同讨厌的事物本身,需要有一定话题范围限制。有一些普适的话题敏感区,例如种族、宗教或生理问题。另外,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定的敏感话题,可能是一位爱豆,一项爱好或是Ta的家乡等等,不要轻易的攻击别人热爱的事物,欣赏不来别人视若珍宝的,至少可以保持沉默。 3 程度要有把控 最后,只有某个特定区间的态度才能够被分享。太轻微的厌恶没有提出的兴致,太过严重的厌恶则有可能发展到人身攻击、仇恨、偏见、甚至歧视。   其实仔细想想的话,我们讨厌的事情非常多,只是有时候出于习惯,或碍于面子、社交礼仪,而克制自己表达负性态度。英剧《黑镜》有一集虚构了一个未来被科技异化了的反乌托邦世界:人人都处于公开的社交评价体系中,人们追求五星好评把自己逼得喘不过气。女主最终因为一连串的失误被扣到负分关入监狱后,和一位狱友对骂起来,互相表达反感。   举这个例子不太恰当,但它向我们传递一个信息:有时候人们是需要一个表达愤怒、不满、厌恶、这些负性情绪的出口的。吐槽有益身心健康,运用得当的话,还能拉近社会关系。所以下次再社交、约会,当因为找不到共同兴趣爱好而冷场时,不妨从另一个角度,说说讨厌的事情吧。   References: Bosson, J. K., Johnson, A. B., Niederhoffer, K., & Swann, W. B. (2006). Interpersonal chemistry through negativity: Bonding by sharing negative attitudes about others.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3(2), 135-150. Weaver, J. R., & Bosson, J. K. (2011). I feel like I know you: Sharing negative attitudes of others promotes feelings of familiarity.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7(4), 481-491. Zhao, J., Dong, L., Wu, J., & Xu, K. (2012, August). Moodlens: an emoticon-based sentiment analysis system for chinese tweets. In Proceedings of the 18th ACM SIGKDD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Knowledge discovery and data mining (pp. 1528-1531). ACM.     你有什么讨厌的事物吗? 欢迎下方留言  

14392 阅读

峰哥的乌龟

文|峰哥何峰 我很小的时候,爷爷送我一对儿乌龟。当时应该也只有我的巴掌大小。我当时还没上学,他们大概也是出壳没几年,从年龄上来说应该比我略小。后来乌龟逐渐长大,但是我也逐渐长大。等到我成年了,他们也还是我的巴掌大小。 (一) 好像说金鱼的记忆只有 7 秒钟。所以他们在鱼缸里游弋并不会无聊 -- 从鱼缸左边游到右边,再游回来的时候,已经忘记自己曾经刚刚就在这里。 乌龟作为爬行动物,比鱼类聪明一些,但是他们的记忆好像也过不了一个冬天。他们和我一起生活的近30年,每年清明左右,他们醒来,好像就忘记了我是谁。见到我就慌忙,本能的缩进壳去。我需要用一个夏天的喂食,陪伴,和他们一起玩耍,才建立里相互的信任。然后冬天到了,他们冬眠。来年清明醒来的时候,又忘记我是谁。于是我们从新开始结识,又经历一个轮回。 这样的过程不断循环着。我的,做心理咨询的女朋友说,我对一段关系需要有强烈的付出感。这是她专业的意见。 (二) 快30年过去了。2012年夏天,那只母的乌龟开始焦躁不安,没有食欲。。。你可能会问,怎么能够看出乌龟焦躁不安?。。相信我,当你和一个生命共同走过30年,你是能够体会到它焦躁不安的。 我于是带她去了动物医院,拍了片子,发现她是怀了 3 个蛋,难产。 我尝试了大夫说的各种方法,但是她始终没有把蛋生出来。她不吃东西,这样过了几个月,夏天已经过去。她瘦了很多。 又带她去看医生。大夫说,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做手术把蛋取出来。原本说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手术,从中午一直做到天黑。我在手术室外一直等着。大夫终于出来,说情况比较复杂,蛋在体内已经腐烂。乌龟应该是已经非常虚弱了。 她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毫无生命迹象。给爬行动物麻醉是很 tricky 的一件事情。万一剂量大,很容易就去世。大夫也很紧张。当时唯有眼睛还有反应。我按照大夫说的,拿着一个湿毛巾垫在略温的暖水袋上(为了保持她的体温和湿度),把她放在上面。没过几个小时就把暖水袋换一遍温水。 过了足足12个小时,她终于醒了。 但这不是一个有幸福结尾的故事。她醒来后,努力的试图活下去。我还是替她保温保湿,不离的照顾。但是经过两天,她还是去世了。 乌龟养的好的话,应该至少是能够跟人一样的寿命。我的乌龟和我一起长大。我们都是幼稚的年龄的时候,一起玩耍。等到现在我们都到了繁衍后代的年龄,她去世了。 (三) 我现在看到乌龟时回想起来的,依稀是小学时候和它在院子里草丛里爬的情景。 养龟不同于养猫养狗。猫狗贵为哺乳动物,有点太像人了。喜怒哀乐,也写在脸上。我们不需要太多努力,就能够共情。龟则不同。龟和我们在太多百万年前就在进化的道路上分道扬镳。要理解一只龟,它的喜怒哀乐,需要付出很多安静的努力。这是我所愿意的喜欢的。 前两年夏天,我的一只龟焦躁不安。我觉得它要下蛋了。于是准备了沙盆,果然下蛋。女朋友问道:你怎么知道它焦躁不安。 当你和一个生命共处 30 年,你就会知道。 峰哥的乌龟们:     简小单: 什么?你问峰哥是谁?峰哥和简里里一起创立了简单心理啦。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6479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