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时期的选择对你来说更重要? | 成人初显期的冲突

文 | 丸子  简单心理

快到毕业季了,可能很多人都纠结过“工作还是读研”这道选择题。

直接工作,可以更快地实现经济独立,拔草时也可以少伸手管家里要钱,但再也睡不了懒觉,加班也可能变成日常。
 

继续读研,能拿到更高的学位,以后出去找工作也更保险,还能再有几年寒暑假,但相对的也要推迟自己独立的时间。
 

反复考虑,迟迟难以做出抉择,可能是因为我们陷入了双重趋避式冲突的困境。
 


什么是双重趋避式冲突?

 

双重趋避式冲突是指有多个目标,每个目标都对自己有利有弊,反复权衡拿不定主意

这个概念最先由社会心理学家卡特勒温提出,毕业后选择工作还是读研就属于这一种类型的冲突。

事实上,我们一生要面对的双重趋避式冲突不胜枚举:

  • 选择一份高收入高风险的工作,还是一份低收入但很稳定的工作

  • 选择在压力大但精彩的北上广生活,还是回到节奏舒缓但平淡的家乡定居等等

  • ...

我们一生中都会遇到这种冲突,但最难解决也最让人混乱的双重趋避冲突,就发生在18-25岁这个阶段。

18-25岁,成人初显,冲突、混乱
 

心理学家阿奈特认为真正的成年人有以下三个特点:

·独立承担责任(Taking responsibility for yourself)

·独立做出决定(Making decisions independently)

·实现经济独立(Becoming financially independent)

而很多人在18-25岁时还住在家里,没有结婚,工作换个不停,不是一个“满足条件的成年人”

所以阿奈特把18-25岁这个阶段定义为成人初显期(Emerging Adulthood),是指已经告别青春期,却还没有进入完全承担责任的成人世界的过渡时期。

成人初显期有五大特点,这也可能就是双重趋避冲突高发的原因:

1. 同一性探索(identity exploration)

我们以前都认为同一性的形成是在青春期(12-18岁),而新近的研究发现,直到成人初显期,同一性才开始形成(Arnett,2008)。

在这段时期中,个体开始决定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探索工作、学习与爱的欲望比任何一个阶段都强烈。

在不断探索的过程中,双重趋避冲突也会越来越多的出现,尽管过程并不总是愉悦的,但每一次探索都是在为未来的长期选择做准备。

2. 不稳定性(instability)

成人初显期是个体的差异性也非常大的时期人们的身份角色、生活状态都是不稳定的。可能在读书、在工作、在恋爱、可能已经成家,也可能都没有。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大概在30岁左右,这种混乱不稳定的状态会得到缓解家庭的建立和事业的初步成型意味着成人初显期的结束。

而成人初显期的这种不稳定性,也让每个人遇到的趋避冲突各不相同,有人还在思考要考研还是要工作时,另一些人已经在考虑要不要结婚生子了。

3. 自我关注(self-focus)

从父母的监控和高考的压力中解脱出来,成人初显期的个体开始自己做决定—我想做什么,我想去哪里,我想要和谁在一起。

尚且不需要承担成人后,来自婚姻与孩子的压力,也没有来自事业的限制,他们有机会尝试自己一直以来的“憧憬”。

Gap Year,乡村支教,留学深造,都是这一阶段最常出现的选择,而当人们开始想要去实现这些憧憬时,双重趋避冲突也就随之而来了。

4. 不上不下感(feeling in-between)

许多成人初显期的个体认为自己可以承担责任。事实上,他们可能通过工作有了收入,的确承担了一部分独立生活的责任,但可能还算不上一个真正的成年人

当面对双重趋避式冲突时,他们会害怕被自己放弃的那一个决定才是正确的。会下意识夸大这种可能性所带来的后果,害怕这种后果需要自己承担。

成人初显期的个体在面对冲突时,仍希望父母或者他人为自己的决定承担责任。

5. 无限可能性(possibilities)

成人初显期是乐观主义盛行的一个时期。绝大多数成人初显期的个体相信他们会比父母生活的更好。

如果幸福是理想生活和现实生活之间的差距,那大多数的成年初显期个体会觉得自己是不幸福的,因为他们想要的东西太多了。——Arnett

 


如何缓解成人初显期的冲突?

 

1. Follow your heart

这句话听起来很俗套,但可能会是应对成人初显期冲突的有效方式。

杏仁核在我们的大脑中负责管理情绪。有一些研究显示,在我们大脑表层褶皱进化出来之前,很多决策都是由杏仁核进行的。

而当大脑表层褶皱进化出来之后,我们进行决策更多的是依靠理性系统。我们举棋不定,可能就是情绪系统跟理性系统之间的决策结果出现了冲突。


成人初显期做出的决定,通常会对自己的一生都有持续影响。在选择伴侣、事业的发展方向等问题上,如果听从情绪系统的解决方法,幸福感可能会更高。

2. 走点弯路也无妨

很多时候,我们都只想在正确的路上一条道走到黑,快速实现结果最大化,不允许自己有任何犯错的可能性。

要知道,没有人可以给你的人生写出正确答案,这就是一段不断试误的旅程,走点弯路也未尝不可。

你可能会觉得这是两个说了等于没说的建议,但放之四海皆准的冲突解决办法是不存在的。
 

而且,如果有一个人,指着一条路,对18-25岁时的我说:“这条路是正确的,遇到岔路走左边,就这么走下去,一定能成功。”

我会觉得那样的人生会很无趣吧。

想以《杀鹌鹑的少女》中的一段话作为结语:

     当你老了,回顾一生,就会发觉:什么时候出国读书,什么时候决定做第一份职业、何时选定了对象而恋爱、什么时候结婚,其实都是命运的巨变。

    
只是当时站在三岔路口,眼见风云千樯,你作出选择的那一日,在日记上,相当沉闷和平凡,当时还以为是生命中普通的一天。
 

 

 

我们筛选出了六位擅长处理个人成长的咨询师,如果你或你的家人和朋友需要专业的帮助,他们也许可以帮到你。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点击名片看详情

 

 

参考文献

Christopher Munsey.(2006).Emerging adults: The in-between age.Monitor on psychology,37(6):68 
Emerging adulthood and early adulthood.Wikipedia
Amett, J. J. (1994a). Are college students adults? Their conceptions of the transition to adulthood. Journal of Adult Development, 1, 154-168.
Arnett, J. J. (1997). Young people's conceptions of the transition to adulthood. Youth & Society, 29, 1-23.
Arnett, J. J. (l 998). Learning to stand alone: The contemporary American transition to adulthood in cultural and historical context. Human Development, 41, 295-315.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017年04月0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