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

听身体在说话 | 抑郁的另一种语言

本文整理自 Feeling Matters 我想告诉你 简单心理情绪分享Pub 分享者 | 彭静 简单心理咨询师 作为一名舞动治疗师,我对于动作及身体状态非常敏感,也非常关注动作背后的情绪、情感。 就像刚站上这个舞台,我觉察到肌肉变得有些僵硬。身体以这样的信号告诉我,它正处在一种非常高强度的、束缚的状态中。身体的状态并无好坏之分,它在帮助我增强自我控制感,以更好地继续和大家分享。 身体是灵魂的容器,而每个灵魂都渴望通过身体表达出自己最真实的样子。这能帮助我们利用这些“看得见”“摸得到”的资源,去更多地了解自己和疗愈自己。 曾经有一段时间,家庭变故的原因,我陷入了一段时间抑郁,我每天就像丢了魂一样游荡着,弯腰、驼背、了无生气、目光无神地游荡着。 我的家人总说,“你怎么天天含胸驼背啊,太难看了”、“你这么出去好没有气质,是没有人喜欢你的”。他们每天用这样的语言告诉我这样的状态是不对的、不好的。除了耳提面命,那时他们还会不知道什么就从背后狠拍我的背,目的就是希望我能直立起来。 虽然是出于好意,但这种粗暴直接的方式不仅让我气愤,也让我恐怖不已。因为我们是看不到背后的,对于我们来说,背后是保护力量最薄弱的空间。所以,除了每天的低沉,我又增加了对于不知什么时候会伸过来的手的恐惧,这种对于“侵害”的恐惧,让我的身体越来越收缩。 收缩和扩展,是我们从出生就会的表达是否舒适的方式:不会说话的小婴儿,当感觉舒爽时,表情和身体会更加舒展,而感觉不舒服(寒冷、恐惧时),身体总是收缩起来。如果我们在不断的收缩,就意味着,在那个环境下,周围的人或事,是让自己感觉不舒服的,甚至是,外界的这些人和事物,我是无法信任的。 或许,你可以尝试一下这种姿势,缩成一团的、不断下沉的姿势,感受下自己的身体和情绪变化:好像所有的情绪都被积压到了肩膀到身体中段的部位,没有一个合适的通道,让情绪流淌出来(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重度抑郁和中度抑郁的人,会伴有明显的躯体症状:胸口不舒服、心脏不舒服)。 如果这时候,有人对我说“你为什么要抑郁啊”、“世界很美好啊”、“世界充满了爱和温暖啊”,我的反应会是“我知道啊”、“可是这些爱和温暖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就像我想吃苹果,你偏给我一个梨子一样,需求和给予的东西是不匹配的。就像我的弯腰驼背和不断纠正我的家人一样,我当时就是没法自己直立起来啊,我想要的只是他们的理解。 直到我接触到了我的舞动治疗师:2013年炎热的夏天,在连续5天的舞动治疗工作坊课程中,每天都累哭成狗。而也正是那段时间,我切实感觉到了身体的疲倦,那是一种来自于非常悠远的过去的疲倦,像是感受到了身体里面背负的好多东西。那时的我是一个很容易内疚的人,总觉得很多时候是自己不够好,所以才发生了很多不好的事情。 五天的舞动治疗,让我觉察到,自己居然承受了那么多。与他人交往时,总觉得自己不够好,背负着太多的东西游走于这个世界,这些东西也压得我的身体不断下沉。同时,我无法体会到自己的价值,害怕把自己呈现出来让别人看到,我的身体也想帮我把自己隐藏起来。 为什么不能打开身体呢?为什么要萎缩着呢?或者是觉得情绪的终端,没有人可以真正接纳自己吧。一旦打开的情绪的终端,人们会说“你抑郁个什么呀”、“你真是没事找事”,然后会面临很多批判和批评。 身体正是听到了内在真正的声音,那种恐惧和不安,才形成了蜷缩和下沉的身体形态,来保护自己:那干脆就这样待着好了,虽然痛苦,但好像还是安全的。就像之前抑郁状态的我,坐下的时候,就像瘫在椅子上,好像没有了能量的中心点,能量是往外泄的(在舞动治疗中,我们称之为“死力”),好像一滩烂泥一样。 中国人常说“烂泥扶不上墙”(这其实有很多贬义的语义)。我常常困惑:烂泥为什么要扶上墙?扶上墙的应该是水泥呀!烂泥和水泥的属性和作用本就不一样,烂泥本就来源于土地,在土地上它才有可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和它最积极的一部分。 有时候,对抑郁的人说“世界很美好,你为什么要抑郁”,就好像对哮喘病人说“你看周围的空气很足,你为什么会呼吸困难呢”一样,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就像硬是想把烂泥扶上墙一样。 如果未来某一天,你或者你身边的人,变得像烂泥一样的时候,请不要硬想扶上墙。这可能会带来更多的伤害,甚至让他觉得这个世界很讨厌。 不如给他一点时间和空间,给予他一个包容的环境,让他去感受自己有情绪,让他知道自己的情绪是被允许的。坐在他旁边,即便你不知道该做什么,也请告诉他,“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但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愿意尝试去理解你”。 尊重他现有的状态,安静陪伴他去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相信他会慢慢滋发出内在的力量,去支撑自己直立起来。就像你们看到的现在的我。

905 阅读

“你是我生的,我还管不了你了?”|纠缠型母亲与关系混淆

文|E+ 简单心理 「纠缠」这个词透着一股主动方的穷追不舍和被动方浓浓的嫌弃,这个看起来怪怪的字眼怎么能用来形容母亲呢,母亲对子女的爱护怎么能叫「纠缠」呢。 但是也许下面这些话听起来不那么怪,甚至有些熟悉, “我是你妈,我进你屋还用敲门?你有什么秘密不能让我知道啊?” “妈牺牲了这么多,还不都是为了你。” “你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也是妈妈生命的延续啊。” 如果你觉得这些话非常熟悉,可能是你妈妈常常念叨的,或是如果你已经有了子女,你平时也脱口而出过类似的话。那可能你的妈妈/你自己就是一位纠缠型(enmeshed)母亲。 何为纠缠型母亲? 纠缠(Enmeshed)意为陷入、被缠住。就像无孔不入的母爱犹如一网藤蔓缠绕在孩子身上,绑住四肢,裹着腰身,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境界。 纠缠型的母亲和其子女之间的主要问题是关系混淆(Enmeshment),这一概念由Salvador Minuchin首先提出,关系混淆是描述家庭成员之间边界模糊或几乎没有边界,彼此过分关心且投入对方的生活,从而抑制了个体化发展(individuation)的失调状态。孩子天生对于母亲有依恋和爱的渴求,而这种渴求却使母亲迸发出一种令人窒息的关爱,由此便触发了关系混淆的状态。 关系混淆也被John Bradshaw用来描述孩子变成其父母代理配偶(surrogate spouse)的家庭关系,例如儿子承担了母亲的丈夫的角色。 在家庭中,纠缠型母亲较父亲来说更为普遍,由于女性独有的生育能力,母亲在对待子女时容易产生一种「你是我生的,我还管不了你了?」的想法,因此在情感上更容易和子女产生紧密的联结。 纠缠型的母亲往往也是自恋的(call her a narcissist),她们把孩子当做自己的一部分,无法接受孩子是另一个与自己分离的独立个体。但孩子并不都这么想,至少他们不只是妈妈生命的延续,Ta应该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有健康的自主性。 心理治疗师Gerri Luce在谈及她与母亲之间的关系混淆时如此描述: “我的每一个决定都需要她的同意。当她不在我身边,或者我无法跟她商量我所做的大大小小的决定时,我会感到异常的惶恐。多年来,我们融合成一体,就像一个连体人,直到她去世。” 纠缠型母亲是什么样? 纠缠型母亲的一些特点: 控制性强,她认为自己有权利去干涉孩子生活的各个方面; 把孩子当做自己的财产; 母亲和孩子的角色是反转的,母亲不断要求孩子去预测并满足她的需求,孩子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养育者,与此同时,孩子自己的需求被泯灭了; 总是替孩子做决定,却未曾真正给予指导; 她们的最终武器是(让孩子产生)愧疚 ;    如何知道我是否有/成为了一位纠缠型母亲? 我们很难惊觉自己是否有/是一位纠缠型母亲,因为孩子与母亲之间的关系混淆往往延续了很长时间,而身在其中的人很难发现它的模式。 另一方面,纠缠型母亲在表面上看来是很美好的。在外人眼中,她可能很关心孩子,亲子关系看起来也非常亲密。可正因为看似美好无害,才更不容易发现它背后所裹挟的侵略性。「母爱」这个伟大的字眼给予了纠缠型母亲太多的正当性。 即使察觉到它的过程可能也是缓慢且艰难的,但是,它依然是可以被发现的。以下是一些你可能处在关系混淆状态的迹象,可能会帮助你审视自己的关系: 你对母子关系全身心地投入导致它消耗你大量的精力,从而忽略了其他关系; 你的自尊水平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近期母子关系好坏; 当出现冲突或双方产生不一致时,你会感到极度焦虑和恐惧,会耗费大量精力去尝试解决问题; 当你无法见到或联系到对方时,孤独感会侵袭而来。伴随着失联时间的增加,这种孤独感会猛增直到你想要疯狂地联系上Ta; 和对方产生“共生的情感联结”,Ta生气、焦虑、抑郁,你便也如此,吸收对方所有的情绪并试图调解它们。(青春期叛逆的女儿也许并非碰巧撞上更年期暴躁的母亲,而是他们之间产生了共生情绪)。 纠缠型母亲会对子女造成怎样的影响? 小时候(child as a child):   ·阻碍个体的自我分化过程;   ·丧失独立的人格和自主感,不能形成健康的身份特征;   ·自己做出的决定更多出于取悦母亲的需要; 长大后(child as an adult):   ·容易在与他人建立的关系中受伤,或自己的利益受到侵犯;   ·在专业或职业选择上表现出更多的优柔寡断,或更加依赖父母并遵照父母的决定;   ·已婚子女在婚姻生活中满意度较低,并且在自己的家庭中难以建立边界。 有一个纠缠型母亲,我该怎么办?  1、建立家庭边界(set family boundaries) 明确你的界限(name your limits)在生理层面,我们都知道当别人离你的物理距离近于多少厘米时就会感到被侵犯,情感上也是如此。想清楚在情感上的界限可以帮助明确自己的位置; 倾听自己的感受(tune into your feelings) 不适感和怨恨感就像黄牌一样,这两种感受的出现预示着你可能在丧失自己的边界; 允许自己设限(give yourself permission)在拒绝别人的过程中,你可能会陷入恐惧、愧疚和自我怀疑的陷阱。向纠缠的母亲说「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很多人会产生愧疚感,「我不是一个好女儿/儿子」。但设限是自我尊重的表现,在一开始允许自己设置界限,并努力去维护它吧; 保持坚定(be assertive)设置界限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坚定不移地去维护它。设限的初期,被界限挡在外面的母亲可能会愤怒、悲伤并试图推倒它,这时一定要保持坚定。当别的家庭成员越过你的界限时,以尊重但果断的方式去与他们交流; 从设立小的界限开始(start small)任何事情都需要练习,从一些不那么具有威胁性的小事开始是不错的选择。 2、寻求专业帮助 专业的受过相关训练的心理咨询师可以帮助你更好地看清并理解自己的关系,并在设置界限的过程中提供支持和训练。与咨询师之间的设限练习是一种很宝贵的经验,可以帮助你在生活中更好地运用设限技巧。 我们筛选出了擅长处理纠缠型亲子关系的6位咨询师,如果你需要专业的帮助,他们能帮到你。 点击咨询师头像,即可查看咨询师个人信息&联系方式       陈宇飞  (美国)   简单心理认证 美国马里兰州执照心理咨询师 临床咨询中发现纠缠型母子关系不仅发生在未成年子女的案例中,成年来访者也会有类似议题,大多数成年人来访是因为和父母的这种关系影响到了他们在生活中的其他角色,如原生家庭纠缠关系导致的夫妻感情不和等。虽然大多数人都希望能够摆脱这种关系,但成年来访者通常感到自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我会通过和来访者探讨家庭结构和互动模式,帮助来访者清晰觉察问题,确定改变目标,做出改变并解决改变中遇到的问题。       郑琛  (广东汕头)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在我临床工作中,经常遇到不同地域文化背景下关于亲子纠缠关系的相关议题。成年的仪式,提供了一种孩子成长以及分离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妈妈经常是非常痛苦的,而这种痛苦经常也会阻碍家庭里动力的流动。   我会通过专业的心理咨询技术,或者仪式化对话的使用,以减缓父母的分离焦虑,同时协助孩子获得相应的成长空间,使得整个家庭关系得以改善。       韩慧影  (郑州)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对于纠缠型亲子关系,我会充分尊重接纳并持续积极关注来访者,和来访者在咨询中共同工作找到内心的卡点,在安全、信任,和时有清晰界限的关系下,帮助来访者修复早年关系中未完成的分离,与来访者保持同调,鼓励正向反应,帮助其获得内心的独立。                                                   李严  (北京)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在咨询工作中发现纠缠型亲子关系会造成在孩子身上关于独立还是融合的纠结。   我会让来访者在治疗中感受到被尊重,被允许独立,让他们可以从治疗关系中慢慢体验独立的感觉,同时处理来访者对于母亲矛盾的心情,帮助来访者发挥出自身长期被压抑的潜力,体会到自由和价值感。     路梅  (北京)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简单心理特约督导师 我会尊从“理解、观察、感受、表达“的思路,帮来访者理解到自己在母子关系中的诉求,看到自己为满足这个诉求所付出的艰苦卓绝的努力,让其感受到以及去尝试表达未被满足的诉求背后的情感内容。   我会尊重、理解每一个独特的“你”,并和“你”一起面对属于“你”不同的问题。     丁安睿  (南京)   简单心理认证 中科院心理所EAP中心咨询师 我是一名儿童治疗师。我也和大人的内在小孩工作。“问题”的背后,常常隐藏着纠缠复杂的“关系”,都与表达和“被理解”有关。我会根据每个实际状况的不同,选择和孩子、和家庭、和父母双方或单独一方不同的工作方式,帮助并陪伴每个人找到走出纠缠和困境的道路。 “Let the inner child talk,I'm always listening” 母亲与孩子的关系,可以亲密但不能无间。 参考资料 Bradshaw, J. (1996). Bradshaw On: The family: A new wayof creating solid self-esteem. Health Communications, Inc.. Kinnier, R. T., Leellen, B. S., &Noble, F. C. (1990). Career lndecision and family enmeshment. Journalof Counseling & Development Jcd, 68(3), 309-312. Salvador MINUCHIN. (1974). Familiesand family therapy.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http://psychcentral.com/lib/tips-on-setting-boundaries-in-enmeshed-relationships/ http://narcissismschild.com/2015/03/16/the-consequences-of-enmeshment/ https://psychcentral.com/lib/10-way-to-build-and-preserve-better-boundaries/ 付琳, & 易春丽. (2015). 家庭边界问卷的编制及信效度检验.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3(1).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071 阅读

你为什么要当圣人?|心理机制分析

小明最近很苦恼,刚谈的女朋友又分手了。 问其原因,小明说女朋友喜欢贪小便宜,很自私,比如他出差回来,给很多人带了礼物,当然包括女朋友。小明把礼物一一排在一起,告诉女朋友,这个礼物给某大姑的,这个礼物是给某大姨的,可女朋友却迫不及待地问小明,你给我带的礼物呢? 那一刻,小明感觉女朋友好自私。 又比如:小明说女朋友到他家里后,只管自己吃水果,而没有考虑小明是否需要吃,很自私。而小明则不一样,凡事总是为他人考虑在先,然后再考虑自己,或者会牺牲自己的利益也要为他人着想。 我对小明说:       你是个神;你的女朋友是个鬼、一个自私鬼;啥时候,你可以做鬼的时候,你就是个人了。 小明很疑惑,原以为我会夸奖他先人后己,谁知道我劝他“自私”,让他一头雾水。 👆神:意味着博爱众生不应该自私贪婪;平和宽容不应该斤斤计较、动怒生气;慈眉目善不应该嫉恶如仇。总之,都是 “不应该”。   👆鬼:穷凶极恶;贪婪自私;阴险毒辣;诡计多端;总之,鬼就是那个谁都不愿意看见的坏东西。   👆人:时而动怒,时而和蔼;时而强大,时而弱小;时而宽容,时而计较;总是,人是个很复杂的动物,有时像神,有时像鬼;捉摸不透。 小明原本就是个人,按照常理,好坏的东西都在他身上俱在,但他偏偏把自己当个神看,把内心鬼的部分藏在一个很阴暗的角落里,投注在女朋友的身上。 小明不允许女朋友只顾着自己要礼物,不允许自己女朋友独自吃水果,那是小明不允许自己这样做: “不允许”这是小明超我的部分,小明想做个利他的神;在小明看来,如果为自己考虑,就代表自私自利,这是内心的鬼,是本我的部分; 于是小明通过很多努力去压抑内心的鬼。小明好不容易压抑内心的鬼,通过女朋友这些行为,内心的鬼似乎从阴暗处跳出来,小明看见了自己内心自私鬼,这让小明很讨厌,不能接受。 小明不接受女朋友,是因为他不能接受自己内心的鬼。如果小明能够允许自己内心的自私鬼出来,就知道女朋友期盼礼物是合情合理。谁都希望收到礼物,尤其是自己喜欢的人带回来的礼物,女朋友当然也不例外。 当他能够允许鬼时候,他就是个人。 人就是我们的自我部分,通过自我来协调超我和本我,使本我的需求合理化,同时也是超我所允许的。 当然了,不能因为鬼的存在合情合理,我们就无所顾忌的表达鬼的那部分,我们要以他人能接受的方式表达出来。 那个“自私鬼”女朋友可以说:       “小明,你出差这么久,我盼你回来,我想你,我也想要礼物,礼物可以帮助我确认我在你心中的位置。” 那个“自私鬼”找到了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把鬼的需要表达出来了,安全通过了神的严厉监测,于是就成为一个人。 在这样的交流过程中,“人”在“鬼”和“神”之间寻找平衡, “鬼”和“神”和平相处而成为一个完完整整的“人”。 小明:我为什么要成为一个完完整整的人? …… 简小单:因为你奏是个人吖 (。・`ω´・) ~

766 阅读

关于“攻击”|攻击在人际关系中的意义

如果一个人攻击性强,往往会使他人感到害怕和讨厌,人们会离这个人远远的以免受其伤害。攻击这个词在不同的领域里会有不一样的解释,对攻击的描述与理解也会有所差异。 在这里,我们主要从心理学的角度去看看攻击在人际关系中的意义。 攻击往往会以行为的方式表现出来,目前对攻击行为的经典定义是:攻击行为又称侵犯行为,指有目的、有意图地伤害或试图伤害他人心理或身体状况及破坏其他目标的行为。这种攻击可以是身体的也可是语言的,也以是直接的也可是间接的。 上述对攻击的描述会给我们一种印象,觉得攻击一定是一件十分不好的事情。从攻击的外显行为来看,这确实会造成人们对攻击的消极感受,但我们知道每个行为其实都会有一些比较深层的心理学原因,如果我们从心理学的角度去看一下攻击这个行为背后的内容,或许会有不同的发现。       小明是一个六岁的小男孩,大大的眼睛,皮肤特别的白,看上去长得很可爱。可是小明的妈妈对这个儿子却有一个很大的烦恼。小明已经在幼儿园读中班了,每次小明妈妈去幼儿园接小明都是提心吊胆的,她最怕的是老师又告诉她:小明又把谁谁谁给打了。小明在班级里喜欢打人是出了名的,几乎所有的小朋友都被他打过,小朋友都躲着他不愿意跟他玩,越是如此,小明打人的频率就越高。爸爸妈妈用尽了各种教育方法但收效甚微,每次问小明为什么要打小朋友,小明的回答不是说那个小朋友不肯把玩具给他,就是说那小朋友不愿意和他一起玩,或者干脆说不出原因来,但每次小明被父母训斥的时候脸上都是一脸无辜和委屈的表情。 小明的攻击性在他的游戏治疗中表现的很明显,几乎在所有的游戏中都充斥着大量的攻击性内容。但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攻击行为并不是为了以伤害对方为目的,而是有其他的目的和意义在里面。 小明无论是在幼儿园里还是在游戏治疗里,一直表现出来想和其他人一起玩的愿望,但在这个过程中他又不知道如何去和别的小朋友相处。特别是当其他小朋友不按他的意愿来做时,他心里就会又急又无助,这时候他的行为就看上去带有攻击性,但其实他内心里可能想表达的是希望小朋友可以听他的话用他的方式和他一起玩。 在这一点上小明的爸爸也是用类似的方式和小明交流的,因为爸爸每次发现小明不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时,总是不大有耐心和小明好好说话,而是习惯用打骂呵斥的方式强迫小明顺从。 在治疗中小明也会要求我按照他的意愿去扮演什么,这时候我会让小明告诉我该怎么做,让他能大胆清晰地表达出他的想法。随着治疗的进行,我会在和小明的互动中告诉他我不同的想法,小明一开始是很抵触我这样子的,每当此时他的攻击性行为就有可能会产生,他会对我生气,也会把气撒在玩具身上。但是我每次都很耐心地和他说话互动,并且很愿意听他说出心里的生气来,慢慢地,他变得不再排斥我和他有不同的想法和做法了,而且当他不想做某些事情时他也会跟我说他是怎么不想做的。 随着治疗的进行,小明在治疗中不再那么具有明显的攻击行为,同时在幼儿园和小朋友的互动也较少冲突了。他仍是很主动想和其他小朋友玩,但他不再象以前那样强迫对方听他的话,遇到不同意见时他会说出来自己想要做什么,希望小朋友做什么,同时也会愿意听从小朋友喜好的玩法。 小明的攻击行为明显减少了,但他的攻击性并没有消失,只是这种攻击性通过积极、主动、要强等其他方式表现了出来,而不是直接通过伤害对方的攻击行为表现出来。 攻击性和攻击行为是不同的, 攻击性        是一个人内在有朝外的释放动力, 而攻击行为  是把这种内在的动力用伤害对方的行为方式表现出来。 从心理学的意义上看,攻击性是人的本能,也是一个人生命力的体现。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婴儿在吃奶的时候对乳头的吸吮,其实也是一种对乳房的攻击,通过对乳头的攻击性吸吮来获取婴儿需要的营养。只不过我们大家都习惯于这样的现象,而不会对婴儿的这种行为感觉有什么不妥,除非当婴儿咬妈妈乳头的时候才会觉得这个孩子在“攻击”妈妈。 同样地,人在做爱时双方所获得的愉悦,也是通过双方相互攻击的方式获得的。当然这样的攻击是在双方许可的前提下进行,只要没有伤害对方身体的行为发生,这种攻击行为都是在正常范围之内。而如果通过用伤害对方身体的行为来获得性快感,那已经是相互施受虐的关系了,是一种比较特殊的性爱行为,比如现在有某些人群中比较流行的SM行为,就是通过施受虐的方式来表现性爱行为,这时候看上去明显的攻击行为却使这些人群感受到强烈的兴奋与愉悦。性爱中的攻击性是大家喜闻乐见的,不同的性爱姿势和性爱方式其实都是在用不同的方式攻击对方,大家习惯于认为这是各种性技巧,只不过这样的攻击是以让对方舒服和愉悦为前提,因此被大家接受,甚至都感觉不到在被对方攻击。但只要当性行为是在不被允许的前提下发生,比如强奸行为,这时候的性行为过程就让人觉得是一种非常明显和具有破坏性的攻击行为了。 在我们的周围经常会遇到这样一些人,他们比较有礼貌,守规则,比较安分守己,不愿意惹事生非,喜欢宅在家里,与这些人在一起你会觉得他们比较安全,不会给你有压力。这样的人往往被我们许多人推为做人的榜样,似乎所有的孩子都应该以这样的人为榜样,让自己也成为这样的人。 但是在这些人身上你也会发现一些问题,比如他们比较缺少追求,比较安于现状,只求无过,不求有功等等。如果用通俗的话来说,这些人缺少进取之心,没有发奋图强的动力,或者干脆说这些人缺少攻击性。 人的攻击性其实也可以通过执著追求、努力进取、刻苦钻研等形容词表现出来,一个人如果缺少攻击性,虽然他会变得听话、安全,但同时他又缺少了许多向前发展的动力。这也是我们平时以为是一个好人的人,在恋爱对象眼里可能会缺少魅力,会被人说“你是一个好人,但是我们不适合在一起”的一个原因吧。 攻击性是人能生存下去的一个重要本能,一个时时生活在温室中的人是不需要有攻击性的,慢慢地也会失去攻击性存在的必要,当这个本能变弱甚至消失时,对生存来说其实是十分可怕的事。“富不过三代”,这句话的意思中其实就含有在富裕的环境下慢慢丧失攻击性从而被现实所淘汰的内涵,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来说,保存攻击性这个本能真的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如果我们放任了攻击性这个本能,特别是让它通过外显的伤害性行为表现出来,久而久之,我们一方面也无法让自己获得充分的安全感,另一方面也会因此而吓跑很多人,就好像小明那样,变得没有一个人愿意和他一起玩。这无论是对个人或对团体而言,都是需要小心注意的,既不消灭自己的攻击性,也不任由它泛滥而伤人伤己。 两个相互亲近又信任的人会允许相互攻击攻击, 你也可以对你亲近的人说:“来,让我攻击一把”。 能相互这样调侃的人其实是蛮幸福的。 

1357 阅读

我要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关怀“自我”

心理学对“自我”这一概念的认识可谓纷繁复杂,不同流派有不同的认识。 总体而言,对“自我”这一概念的认识大致可以分为两类。 一类认为       自我在成人后是固定不变的,倾向于从个体的视角看自我,强调人应该忠实于自我; 另一类认为    自我即使在成人后也是不断发展变化的,自我是关系性的,不同的关系可以发展出不同的自我,同时自我还属于更大的社群。 美国叙事治疗大师Jill Freedman曾用两个提问来概括这两种不同的认识。 第一种认识的提问是“Who are you?” 好像有个固定不变的你,可以去探索和发现,并且我和你是截然分隔的; 第二种认识的提问是“How are we becoming other than who we already been?”(我们如何正成长为一个和当下不一样的人?) 这一提问不在你我之间划分界限,我们总是在不断发展变化,并且无论我们是否想要改变,我们都在改变。 作为叙事治疗师,我们秉持的是第二种认识。 既然我们总是在不断发展变化,那什么在影响我们的变化? 我们生活在特定的社会文化中,每一个社会文化都有一些主流的价值观、信念、习俗和标准,在规范我们的思想和行为,影响我们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叙事治疗把这些在特定社会文化中被视为理所当然正确的主流价值观、信念、习俗和标准,称为 主流论述 。 人们按照主流论述规范和塑造自己,却很少思考和质疑这些论述。 叙事治疗认为人的心理问题的产生,有两种情况。 一种情况是人们无法达到主流论述的要求或标准。 例如如果主流论述认为男人就应该有成功的事业,如果一个男性在职业上发展平平,即使他很顾家,对人友善,有不错的人际圈,他还是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失败的人,觉得自卑。 另一种情况是人们能够达到主流论述的标准,但是达到标准的过程带来的影响造成了问题。 例如一个人兢兢业业,为了集体利益常年在外,牺牲了自己的家庭。从主流论述看,他是一个成功的人,是楷模。但在自己的家庭中,长期的缺失导致家庭关系出现各种问题。 如果我们对主流论述缺乏思考和质疑,我们常常会在努力达到主流标准的过程中,迷失了自我。 因此,我要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是每一个人的“人生伦理”。 当自我不再是固有不变的事物,而是一个时时刻刻的自我规划时,我们都要为自己成长为一个什么样的人负责。 叙事治疗称之为“自我关怀”(care of self)。 如果我想要成为一个“好人”,我就时时刻刻规划自己做“好事”,并且还要思考这些“好事”给自己和他人带来的影响。 我需要思考 当下的选择、采取的行动正在把我塑造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这样的人是我真的想要成为的吗? 我需要思考 在本土文化中,哪些论述是我想要遵从? 哪些论述又是我想要修改或摒弃的? 我自己更偏好的价值观、信念是什么? 当我们不再盲目地听从主流论述的要求, 从思考和质疑中发展自己更偏好的价值观和信念时, 并且按照这些价值观积极主动地采取相应的行动, 我们就在塑造自我上就有了主动权, 我们的人生也因此有了更多的方向和可能性。  

2096 阅读

简单课堂·12期 | 陈小燕:自恋的尽头,是爱的荒芜之地

现在流行一句话,叫“人人都自恋”,自恋作为一个越来越被大众所熟知的心理学名词,究竟是什么意思?心理学如何界定作为心理问题的自恋?这个心理问题会给人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它的成因是什么?是好还是坏?有个自恋的父母或者配偶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自恋者本人可以被治疗吗?

5274 参与

幸存者比我们想象的多得多 | 关于未成年人性侵犯的一些事实和态度

文|E+ 简单心理 幸存者多是一件好事吗? 某种程度上,它意味着受过伤害的人更多。 这世上有很多带着伤痛前行的人们, 他们的勇敢远超我们想象, 但不要让他们只在出现新闻热点的时候才被大家关注到。 前一段时间,微博上流传的“中国式父亲”的图火了起来,有的热门评论说“恶心”、“禽兽不如”。 但评论中也很好地展示了我国白莲花这个物种过剩的现状,相当多的人在洗地:“摔倒了,父亲揉揉是为了安慰”、“太断章取义了吧,国外就没有吗”。 虽然文化差异使得各国在一些社会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但是在任何一种文化下,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或边缘性关系都是犯罪行为,是永远不能被社会认同的。儿童性侵犯,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一条红线,没有例外,没有借口。 一些事实 儿童性侵犯/性虐待(child sexual abuse,CSA)是指某些成人或者年纪较长的青少年对儿童实施的性刺激的行为,无论是经过对方同意还是强行要求。 其形式包括但不限于: 直接性交 边缘性行为(恶意触摸儿童隐私部位) 猥亵(将性器官暴露于儿童面前、面对儿童手淫) 强迫儿童观看色情场面 利用儿童制造色情影片 …… 总而言之,所有将未成年人卷入性接触(包括直接身体接触,和间接接触性行为)以达到侵犯者性满足的行为都属于性侵犯。 像文章开头的那位父亲对女儿的动作,非说性侵犯有点上纲上线,但怎么也不能算没有性意味吧。但是有些人把自己的严谨都用在了未成年人性侵这件事上,除非强奸发生,否则他们是不会轻易判定为性侵的。 对未成年人的性侵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在美国,25%的女孩和17%的男孩在18岁以前曾遭受过至少一次性侵犯。 关于中国儿童性侵状况,不同的研究显示出不同的数据。但平均情况是:中国16岁以下儿童,每5个女孩中,就有1个曾遭到过至少一种形式的性侵犯,男孩遭受性侵犯的比例要稍低于女孩,但10.5%这个数字仍然是触目惊心的。14%的儿童表示遭到过严重的身体侵害。   最「安全」的人,可能是最危险的人 90%以上的儿童性侵者都是家人或熟人,且几乎都是男性。 30%是孩子的亲戚:他们可能是家庭中的男性长辈、或年长的表兄弟;60%是孩子熟悉的人:学校或幼儿园的老师、课外班老师、教练、保姆、其他孩子的家长等等;只有10%是陌生人。 “熟人性侵”这一点,已经越来越多地被大众所了解。但是,另一个事实还未广泛被意识到:对儿童进行性侵的也不一定是成人,可能是某个稍年长的堂兄弟姐妹或者玩伴、高年级的同学等等。 为何儿童性侵一直在发生? 数据告诉我们,性侵犯、性诱拐、性骚扰是如此的频发,很多时候我们感受不到它的存在,是因为它会被掩盖、被阻碍,它在黑暗中发生。但为何这样的恶性事件能够持续地存在着?以下三点因素可能在一定程度上纵容了侵犯的发生。 1. 受害者被威胁 小孩子本身就是弱势群体,遭到性侵后,Ta所处于的地位就变得更加劣势。因为年龄小、没有地位,而相对地,加害者往往是年长的、地位较高、强势的人,他们一般会对孩子进行威胁:“你要是敢告诉爸妈,他们就不要你了”、“你要是告诉其他老师或者同学,下次就会更惨”。儿童往往对威胁深信不疑,他们相信自己逃脱不了侵害者,所以不敢发声。 2. 来自受害者和周围人的否认 由于很多儿童遭受性侵案件中,侵犯者都是熟人甚至是亲人,多为男性长辈,例如父亲、叔叔、舅舅、或祖父辈。因此侵害者的另一面可能是慈眉善目的良好形象,加上“童言无忌”,更没人会信一个小孩子说的话。亲人们也会抛来对受害儿童的怀疑“一定是你记错了,他可是你爸啊”。 而另一方面,是当侵害者是自己的父亲时,孩子会本能地美化家长的形象。如此,儿童面对无法反抗的侵犯,只能改变自己的认知,“他只是跟我做游戏”,甚至去认同侵犯者。 3. 责难受害者 我国的羞耻文化让人们太容易责怪受害者。当本该给予关怀和支持的家人、老师同学们、社会大众说出:“你怎么不喊救命”、“你怎么不逃走”,甚至去侮辱受害者时,难道期望受害的儿童给予这样荒唐的回应吗: “对不起,我没能避免自己遭到强奸,以至于让别人犯罪被判刑了,给社会添乱了,给家里抹黑了,我对不起所有人。”  研究者发现,指责所带来的二次伤害,对于受害者的影响要超过被侵犯本身所带来的伤害。所以,停止再责怪吧,这个世界对于女性和小孩已经足够苛刻了。   曾遭到性侵,可能带来哪些影响? 1. 厌恶身体接触 相当于回避刺激,属于创伤后应激障碍中的一种症状。对于创伤程度较轻的性侵犯,儿童可能不会发展出明显的PTSD,但因为察觉到潜在危险,仍会选择回避。 2. 亲密恐惧 伴随厌恶身体接触而来的,就是心理层面的亲密恐惧。CSA的幸存者们大多缺乏安全感,难以和他人建立稳定持久的亲密关系。 3. 抑郁、焦虑 儿童性侵可以预测青少年以及成年之后的抑郁和焦虑倾向。 4. 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 儿童性侵是严重的负性应激事件,也是造成创伤后应激障碍的首要因素。PTSD患者大部分都曾有过被性侵的经历。 5. 自杀 文章开头所说,约有20%的女孩曾遭到过至少一次的性侵犯,这个数据较真实情况一定是偏低的。因为幸存者才有可能提供数据,还有一部分受害者,因承受不住一次或二次的伤害,选择了自杀。   小时候留下的伤痕,长大后就能愈合吗? 那些在儿时受过性侵害的幸存者们,他们有的人现在可能过着正常美好的生活,但这风平浪静的下面,却隐藏着无法言说的痛苦。它变成了一个不堪的秘密,要一直忍着,一句话都不能说。 很多人存在一个误区:有心理问题无所谓,不耽误干正事就行了。 社会功能良好,并不代表心理问题不存在。 你以为你已经好了,但可能只是没有遇到让你崩溃的事情。当应激事件来临时,一切旧伤疤都会再次撕裂开。 而目前我们社会氛围从对受害者的禁言的极端,转到了另一个逼迫受害者倾诉的极端。“大胆说出来吧,说出来就好了!”完全是不知轻重的起哄。冒然向他人进行自我暴露,反而会加重创伤。 性侵属于重大的心理伤害,而严重的创伤需要专业的人士来处理,并不是几碗鸡汤能够疗愈的,甚至不是单纯的社会支持能够解决的。 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的作用就是帮助人们重建安全感。一份长期稳定的、无批判性的、温暖的咨询关系可以为个体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 我们想对那些曾不幸遭受过任何形式性侵的人说:这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你的错。这不是你的错。 也许以前你身处的世界险恶,但在咨询关系中,你是安全的。 我们做这样一篇文章的目的是让人们在没有头条热点的时候也能关注到一直发生着的社会事件。新闻的热度可能只持续一周,但对未成年人、对成年人的性骚扰、性侵犯、性暴力事件却每时每刻发生。 但你想,当初孔侑这些电影人执意翻拍《熔炉》时,能想到他们在电影上映当天就在网络上掀起百万人签名要求重启当年光州性侵事件调查吗? 能想到在上映第37天就促使韩国国会以207票通过,1票弃权压倒性通过“性侵害防止修正案”,也就是《熔炉法》吗? 他们当时也不知道,但他们还是做了,用电影人的身份站了出来。 一如我们,用新媒体人的身份做了这篇文章。 一如每一个看到身边发生类似事件时,不选择沉默,能够勇敢站出来的普通人。你们都是英雄。 因为: 我们筛选出了5位擅长处理性创伤的咨询师,如果你或你的家人和朋友需要专业的帮助,他们可以帮到你。 你可以点击头像,查看咨询师个人信息&联系方式。 也希望你将这篇文章分享出去,以一个读者的身份,与我们,与性创伤的受害者们站在一起。   张冬晓 (郑州)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相比之下,未成年人所遭遇到的性创伤更让人感到沉重和心痛,由于孩童所感知到的世界是放大和变形的,因此所带来的创伤反应也会被放大数倍,如果不及时进行专业的心理治疗和干预,未经处理的创伤也会埋伏下来,无助感和羞耻感将长期而弥散地盘旋在深层的人格系统内,寻找机会爆发。 令人欣慰的是,在临床实践中,我看到即使最痛苦的创伤也蕴含着自愈的力量和新生的希望,修复创伤的关键在于,受害者以及他们的家人能否获得有效持续的情绪支持和心理帮助。面对这些难以启齿的痛苦,不仅需要勇气和鼓励,还需要一个耐心的陪伴者和坚定的支持者,一起重拾力量,穿越黑暗,抵达光明。 作为你的咨询师,我会一直在这里。     张国栋  (大连)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幼年时期的性创伤,由于监护人回避或禁止的态度会妨碍问题解决或增加混乱,儿童被困在混乱情绪中,无法获得帮助走出去,造成心理上的停滞,情感被禁锢在无法排解的孤独中,无法亲密和坦诚,害怕信任或者感觉无人可信。 咨询会在安全的环境中,跟愿意帮助自己的专业人员,面对无法面对的过去和现在,承受无法承受的情感和歪曲,在这个过程中重建对人对己的信任,把自己带回到当下的生活中,鲜活的生活在生活中。   刘英华 (成都)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三级咨询师     作为性侵受害者,很难接受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有时自己拼尽全力想遗忘的种种,却像梦魇一样在脑海里闪现;面对真情,却始终迈不过内心的一道坎而避而远之;就算开始一段关系,也总是克制不住自己而葬送这一切……一个人默默承受这一切,渴望有人可以让自已喘息一下,有人可以陪自己看到这一切,理解这一切。 在咨询中,伴随这些记忆的浮现,各种强烈深刻的情绪会席卷而来:痛苦、羞耻、暴怒、内疚、恨……这些情绪在曾经都因为难以承受而和创伤事件一起被尘封在记忆里,却又以隐秘而顽固的方式在当下重演,作为咨询师我会看到、听到这些生命的呐喊,并帮助来访在这些情绪的冲击和洗礼下,还原生命该有的光彩和意义。     伊丽  (北京)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认证心理咨询师职业培训辅导教师资格   童年期形成的印象是内化在灵魂深处的,我在咨询工作中遇到的这类来访者,常常会缺乏安全感,会觉得自己是不干净的、不可爱的,甚至很讨厌自己;做事会力求完美,否则就认为自己是无能的;还压抑了很多情绪表达不出来以及难以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缺乏信任感;有的可能发展为人格障碍。 每个来访者的情况都比较复杂,我会针对不同的情况具体分析,并会充分倾听、共情,让来访在安全的咨询环境中释放淤积在内心深处的情绪,重新看待自己,重新建立自尊心和自信心。   李建伟  (天津)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命运就像旋转的陀螺,有些时候我们不能把控。尤其是遭受过一些性侵犯,虽然已经过去很久,可是它的影响会不经意间出来,影响我们的人生。尤其对于亲密关系的接触上,这些不愉快甚至痛苦的经历,会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们。使得本该绚烂多姿的生命在失去亲密关系的滋养中慢慢枯萎。 作为人本取向的咨询师,会慢慢透过封尘多年的痛苦,接触到受伤的心灵,打开一扇门通往心灵深处。在这里,你会遇到一个未知的自己,充满了真实与力量。     参考文献 Barth, J., Bermetz, L., Heim, E., Trelle, S., & Tonia, T. (2013). The current prevalence of child sexual abuse worldwid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58(3), 469-483. Chen, J., Dunne, M. P., & Han, P. (2006). Child sexual abuse in Henan province, China: associations with sadness, suicidality, and risk behaviors among adolescent girls.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38(5), 544-549. Lin, D., Li, X., Fan, X., & Fang, X. (2011). Child sexual abuse and its relationship with health risk behaviors among rural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n Hunan, China. Child abuse & neglect, 35(9), 680-687. Wu Nan, (2013), Sexually abused children suffer in silence, as China looks to launch awareness drive.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628 阅读

简单课堂·46期|路梅:其实我们是“两个人”|从情绪独立看自我分化

一、什么是自我分化 二、自我分化在生活中的表现 三、自我分化水平的不同层次 四、如何促进自我分化水平的提升  

7637 参与

为什么有时候想哭却哭不出来?|哭的“意识化”功能

很多咨询中,在处理来访者早年经历的时候,哭,是一个必须经历的过程。 但是,很多人,都有意识无意识的不允许自己哭,那怕在一个温暖支持的小组里,那怕面对的是一个理解包容的咨询师,那怕这一哭可能解决很多困扰很久的问题。 当然,哭不出来有很多种原因: 首先,哭是在坦露自己的脆弱,呈现自己的无助,如果面对的人不理解,或者不能让人信任,来访者当然不会哭,他怕被讥笑,他怕被伤害。 其次,中国的文化不提倡哭。对男性的要求更高,有“男儿有泪不轻弹”之说,在这样的文化价值束缚下,哭被定义一个人无能的表现,每个人都不想让别人觉得无能,所以我们不哭。 第三,当事人的经历中存在极大的伤害,但是这种伤害他自己否认了,所以不哭。这种否认更多的在无意识层次。当我们不能接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些极为令人焦虑恐怖的事情时,我们心灵有一套良好的运作机制,为了让我们能活下去,会自动隔离掉我们的焦虑恐怖情绪,让我们在意识层面感知不到,其中有一个办法就是否认。 比如,一个因车祸失去孩子的母亲,每天会在吃饭时依然摆好孩子的碗筷,她在内心里否认孩子已经不存在这个事实,会暂时的把巨大的悲伤隔离,但是如果一直这样否认下去,可能就是精神异常了。 在我们成长过程中,我们的心灵处理很多伤痛,特别是巨大的伤痛的时候,会和上面这位母亲一样,把痛苦进行隔离。很多事情,我们似乎已经忘了,其实那不是忘,那是心灵选择性的隔离,而且被心灵否认和隔离掉的部分,会一直存在,存在在个体的无意识里,并且不知不觉得的影响个人的行为,很多人的表现出各式各样的心理问题,最终到心理咨询室来求助。     当然,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不会到心理咨询室求助,人天生就有自我成长的力量,这股力量会自然的引导他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去成长和抗争自己心灵的枷锁。 但是不管是到咨询室,还是去自我成长,只要想在自我认识、自我解救的道路取得进步和成功,回过头来正视曾经伤痛的经历是必不可少的步骤。 当我们有了足够了力量,就可以正视曾经的伤痛了,把这个未完成的心结从无意识的暗流中上升到水平面上,面对它,再次感受它,感受当时自己的无助,感受当时自己的伤心,感受当时自己的绝望,感受当时自己的无奈,并且,更为重要的,也去感受当时自己的无意识的荒谬的怪罪自己的解释,感受这个事情深深植入心灵的错误信念。而这个过程,哭是必不可少,或者说,这个过程由哭而来,哭着,眼睛红肿着、泪水滑落着,脸颊抽动着,往事一幕一幕的出现,痛苦无与伦与的纠结,而心中那个无助的孩子则在慢慢的成长。 这个过程姑且称做叫对往事的哀伤吧,就像对过世的亲人哀伤一样,伤痛,是为了更有力量。 我又想到《非诚勿扰》中乐嘉的哭,希望我们需要的时候都能像他一样,像个孩子一样,勇敢的哭出来。   It is okay to cry.  Crying is a natural response to pain.

1181 阅读

一个人生活,还是两个人一起生活

我想,如果外部世界里有人是温暖的、支持的、包容和充分理解的,没有人愿意独自一人生活。 与人一起还是独自生活,是一个比较之后的选择。 外部世界和他人给了我们一些痛苦,相对于孤独,外部世界的那些痛苦的体验更可怕,我们才会从外部世界撤离到独自一人的生活中。 像很多人说的一样,独自生活是有快感的,这种快感通常是这么构成的: 在现实层面尽可能逃离了与人相处的种种不快,像重获自由的囚徒。 在一种“我不需要别人”的自恋快乐中,独自生活就像是游戏中打怪升级,越不需要别人,就觉得越强大,通过贬低外部世界和他人对自己的价值,获得自恋的满足。 一个人独自生活,还是两个人一起生活,都没有对错或哪个选择更好可言。 对于一个独自生活的人而言,是否继续独处,不是取决于我们怎么去看待独自生活这件事,而是取决于: 有没有人能够让你感觉到和Ta一起的生活的诱惑? 独自生活中有没有无法承受的痛苦感受?比如孤独。 无论独自生活还是群居生活,都没有必要拔高到一种更好的生活方式的层面,也没有必要去贬低一种生活方式(这种拔高与贬低导致了很多的人际纷争和痛苦)。 这只是在苦与乐的权衡之下,做出一个合乎内在需要的选择。

1238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