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知识

心理学怎么入门? | 附简里里推荐书单

文|黄宇文 简单心理咨询师 入门是什么?我会想到一间漂亮的房子。大家觉得漂亮,是外见漂亮。房子的内部如何,需要“入门”。入门有仪式、有“门槛”,想进去又不得其法。 但入门还有另一层含义。同样一间房,不同的人或进或出,看到的尽是不同面目。每一个眼光,又都是林林种种的“入门”。如同鲁迅提及《红楼梦》,说“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提炼一下我自己的联想,得出两点: 1、心理学入门不在于掌握多少心理学知识(结论),而在于掌握心理学看待和研究事物的角度与方法。 2、心理学作为一门交叉学科,实际上理论模型众多,不同的理论模型角度差别较大,而学习心理学的门槛在于学会承受理论间的冲突,多角度欣赏事物。 由此两点出发,我的建议如下: 1、建议所有想接触心理学的人先看看《怪诞心理学》。这本书不单有趣,在我看来它很好地展示了心理学的学习和研究体系。当你尝试去思考和跟随作者写书的过程,就会真正接近心理学者的思维:不可崇拜结论,应当注重过程;在接受结论之前,应当先了解清楚当初问题提出的动机、验证的手法、筹集到的证据、归纳分析的方式。 “一个无用结论的过程可能是有用的”,带着这样的思考方式,在我看来算是心理学的“入门 ”。(或曰大学入门) 2、之后,可以开始着手看你喜欢的领域了。喜欢研究个性的看人格心理学,喜欢研究儿童的看发展心理学,喜欢研究社会现象的看社会心理学,想要接触心理咨询的看变态心理学和心理咨询相关的专著.......这些书单要多长有多长,林林种种琳琅满目任君挑选。 这里仅提几个选书标准:1)除了心理学家写的小说和散文,不买没有注释和参考文献的心理学书籍;2)看心理学研究类的书前最好能接触下实验心理学和统计学,看心理咨询与治疗类的书最好挑富有案例的专著。 3、心态放正,多想想房子的比喻:一所房子可以在建筑学专家的眼里很美丽,而在室内设计师的眼里很恶俗。研究和描述同样一个事物,不同的心理学理论切入点不同,对其的评价和研究可以有非常复杂而不同的分类和结论。请不要灰心,因为这方是心理学的面目,亦是心理学迷人的所在。 小单小Tips: 这里讲的“心理学的入门”,还是不同于“心理咨询的入门”啦~如果你想了解心理学专业与心理咨询的关系,还可以看看下面这篇文章哦~ 学心理学专业≠学心理咨询 简里里推荐的书单 这里奉上简里里推荐的书单,如果你感兴趣,读起来哇~ 1.《心理学与生活》 这一本我是十五年前在广州天河的书店里买到的,一直到现在还站在我的书架上。它更像一本浅显易懂的入门教科书,如果你想要了解心理学是什么,从心理学研究方法到心理障碍,都从这一本开始啦。 2. 《发展心理学》   这是一本枯燥的书。 但是!高能预警!我觉得对于父母来讲,这一本好过其他任何的教育书籍。它讲了儿童成长的不同阶段中,生理、认知、情感和社会体验各方面的发展特征。 这样你就理解宝宝为什么在啃脚趾头,青春期的叛逆究竟有怎样的功能。你懂得一个人的普遍成长过程,当孩子的表现和你想象不一样的时候,你能够不那么焦虑地去爱Ta。 3. 《给心理咨询师的礼物》   我向所有人推荐这本书。书是独立的小短篇,写给心理治疗师的。它教你跳出心理咨询的框架,看见一个人的存在。 它讲了很多心理治疗中,治疗师应与来访者之间保有的态度和关系准则:比如“承认自己的错误”,“治疗性的行为,而非治疗性的话语”。即便你不是心理咨询师,你也可以在其中窥见自己的人际模式,以及真诚和勇敢的样子。 4. 《一日浮生:十个探问生命意义的故事》   这一本是今年春天看的,非常动人。欧文亚龙写他在80多岁时候接待的来访者。这些来访者都处在他们的暮年,他们回顾他们的生命、面对死亡、衰老、未尽的热情,究竟还有什么在困扰他们呢? 一个60岁的老人来见80岁的治疗师。讲她20多岁时候的爱情,未尽的愿望,使她燃烧冲动的欲望。这一切都让你觉得,生活尽管漫长,仍充满希望。她临走时候,问治疗师说,我遇到问题,还可以skype你吗? 治疗师说:当然。不过请记得尽早,我已经老了。 5.《精神分析治疗:实践指导》   我读精神分析文献的时候,我脑袋里轰轰隆隆碾压过去的声音要不是:“天啊他在说什么,他究竟在说什么,他是疯了嘛,他能不能说人话";要不就是:“天啊我看不懂,我为什么看不懂,我的智商哪去了,我不想活了”。 直到读到南希的书。 南希的书有一个系列,先推荐这一本。她不仅讲了精神分析心理治疗的原则和重要议题,更传递了一个治疗师的态度。如果你想要学习心理咨询,无论你最终选择哪个流派,我都推荐你读这本书。 八卦:这本书的译者几乎全在简单心理,我会到处乱说嘛。 6.《你是一切的答案》     最后乱入的这一本,是我写哒。 昨天编辑说书最近没怎么卖,可是房租又涨了。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14025 阅读

简里里:“拼尽全力和了无遗憾”

文|简里里 简单心理创始人 心理咨询师 我记得几年前偶然的场合碰到香港的一个活动主办方,其中一个姑娘急匆匆地问我说,我们想找一个“慢”的项目,来请创始人讲一讲“慢”这件事情,你有没有人选推荐呢。 我就帮她想。用力地帮她想。我想不出什么慢的人或项目来。身边的人和事物都太快了。大家忙着攒用户,忙着买房买车,忙着声势浩大,忙着结婚生子,忙着要跳脚跳起来。即便有人说,不急不急慢慢来,转身你看他嘴里都喷出火,衣角也要烧着起来。 然后我不合时宜地想起来一个朋友的妈妈常跟她说: 你急什么,急着去死吗? 我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笑得停不下来。因为它一剑射中我的膝盖,穿过我的左膝又射回右膝。 可是我仍然慢不下来。我一边觉得人生太长,无边无际;一边觉得好像身后有条狂吠的狗,追得我上窜下跳不得安宁。 我有无数本想读的书还没有读。我有无数想要表达的东西自己还没有捋清楚。我有很多恐惧还尚未面对,可奇异的是,在这漫长的时间里面,我仍然觉得无所事事。 我每天吃饱了就想睡觉,睡醒了期望工作一切安康。每天早上起床,像是头狮子要披上盔甲;我的微信里面早上的第一条到了傍晚就落在深不见底的河流之中,其上堆积着无数的客套寒暄卖萌欣喜愤怒难过犹疑,有时候我闭上眼睛想象自己一剑破碎之,睁开眼睛继续一件接着一件漫无边际地处理。 你假装还有空闲思考,不小心就睡着过去。 心里面还是焦虑。 焦虑手上的事情是否顺利,焦虑有没有能做的事情还没有尽力,焦虑未来的生活是否安康,焦虑看得见的看不见的,焦虑自己有没有漏掉什么事情忘了焦虑。 然后你必须得做些什么去平复这些焦虑。 所以你就去拼命工作,去买房买车,去结婚,去生孩子,去和谁谁比较,和谁谁八卦。你想要从这五光十色的生活里面找一个缝隙,冲出去。 给这一切赋予意义,然后呢? 生活仍然无边无际、缓慢低沉地转动。末了你还要回来面对无尽地时钟滴答,那些无趣的、无聊的、没有意义的存在。 一拳落空。 我前段时间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那是个奇异的长方形桌子,一二十个人,你只能和坐在你对面的人讲话。大家的菜碟过一段时间就大声张罗着交换一次,否则你一晚上就只能吃到你面前的一个菜品。 坐在我对面的是个男孩子。他认真地问了问我关于心理的东西,关于心理创业的想法,以及他的一个朋友是否需要见心理咨询师。我颇有点不耐烦,我不想谈工作,又忍不住纠正他不要替他的朋友做主张。 我们后来谈论些别的,广告创意数学,临末我们交换联系方式,约定有空来公司坐坐。 一周之后,听说他意外去世了。 我很震惊。我掰着指头算了算,我第一次见他的那天晚上,正是他生命的倒数第七天。如果他知道那是他的最后七天,或者我知道那是他的最后七天,那天晚上会不会有任何不同? 于是我开始想,如果这是我生命的最后七天。 我开始害怕了。我想还是不要让我过这样心惊胆战的七天,我必定选择障碍发作,我觉得这个也重要那个也重要,我想要了无遗憾,可其实没办法了无遗憾。于是我大概一定会拖延,到底是这个更重要还是那个更重要,分分钟都过不好。我一定一脑门子汗,甚至祈祷这最后一刻干脆早些降临。 “拼尽全力”、“了无遗憾” 我几乎确定它们被发明出来,一定是上帝用来惩罚人的贪婪。 我难过了一阵子,不知道是为这个一面之缘的年轻朋友难过,还是为自己尚要在这“着急去死”和“害怕去死”之间浑浑噩噩而感到哀伤。 不过我写这篇文章,算作我对他的哀悼,也是对我自己“着急去死”的嘲笑。 愿新的一年,不必“拼尽全力”,也不必“了无遗憾”,也还能舒服自在。 --------------------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4541 阅读

简里里:我们在一起就很好

文稿整理自Feeling Matters简单心理情绪分享Pub之《一个人像一支队伍 | 孤独与联结》。分享嘉宾简里里,简单心理创始人。 分享者 | 简里里 (一) 我6岁的时候,一个很漂亮的阿姨送了我一辆五颜六色的儿童自行车。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三线小城市,街上大多是灰颜色、黑颜色,这辆来自远方的小自行车特别地炫目。 我每次推着这辆自行车出门的时候,都引来很多注目。路人会停下来跟我说话,小朋友指着我的车子说,我也要那辆! 那时候这个狭长的、只有几条街的小城市只有我这一辆彩色的儿童自行车。然而奇妙的是,这给我带来了很大的羞耻感。我几乎只推着它出门过两次,就把它锁进我们家的阳台上尘封很多年。一直到我的小表妹长大,我把车子送给了她,长出了一口气。 两年之后我妈妈买了一辆深蓝色普通的自行车,我央求妈妈把这辆26的车子给我骑。我骑那辆车子去学校的时候,伸脚够不着脚蹬,但是我特别开心。 在之后漫长的时间里我都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我不要那个漂亮的车子。我也没办法解释我感受到的羞耻的感觉。 直到我长大了很久之后,有一次跟治疗师谈起来这件事情。我才意识到我用力试图抗拒的是这件事情: “你是特别的、你和别人不一样”。 所以今天我来讲讲我自己非常个人的、对孤独的体验。 (二) 我人生的前20年和别人都不一样。我4岁上的小学一年级,然后我20岁就硕士毕业工作了。 我一直都跟我身边朝夕相处的人不太一样。他们要么身体比我大一些,要么智力发展得更快一些,和同龄的朋友在一起我却又显得格格不入。我记得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要往上蹦才能坐到椅子上,如果被老师点名上黑板演算,我够不到黑板,每次只能我站在旁边说,老师或者同学帮在黑板上帮我写。运动会啊、合唱啊我都参加不了,因为个子太小而脑袋太大。 我得以我自己的方式来面对这些“不一样”。我六岁的时候从小学二年级跳级去了四年级。二年级的小朋友特别纯真,男生女生都手拉手一起去上厕所。然后我突然到了四年级。我被安排坐在第一排,同桌是个脸上有雀斑的男孩子。我伸手就去摸他的脸,说:“哎呀你的脸长得好像葫芦啊”。 (这是多么纯洁的对话啊)然后整个班级都炸了,他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周围的小朋友就喊,说她摸男生脸啦,她摸男生脸啦,她喜欢他! 那是我记忆中特别深刻的一个时间点。就好像电影里面时间忽然静止,你自己一个人呆在一个泡泡里面,外面人声鼎沸。我突然意识到从此以后,我要跟男生有界限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但我知道它发生了,我要去想办法适应它。 没有人会告诉你,你该怎么适应。因为没有人知道你的小小世界里面在发生什么。 这样的小事情一件一件慢慢构成了我的生活。 我当然有试着争辩过。我的成绩忽好忽坏,好的时候会是班里前几名,差的时候班里倒数几名。可是大人在我的眼睛里面,千人一面,见面时候我只能听到几句话:“哎呀你好聪明啊,上学累不累啊,你学习好好啊”。我就只好说:“不啊不啊,我上次才考了班里40多名!” 你以为大人会说,噢那要加油啊。 可是不会。 他们会继续说:“可是你好聪明啊你太聪明了你学习真好你妈妈真省心。” 你惊奇地发现你和这个世界没办法对话。我很害怕被关注。就好像你的脑袋上像顶了一个巨大的反光板。别人跟你说话的时候他们好像在跟你头顶的那片反光板说话,你使劲地争辩,叫喊,你发现你在别人眼睛里面就只剩下一个符号。 别人看不见你,你得看见你自己,支持你自己。确认自己的存在,让自己想办法活下来。 那个时候,我知道,喔,这就是孤独。 (三) 后来我做了心理咨询师。我开始见我自己的治疗师,你发现每个人心里面都有一个孤岛。无论是他觉得自己和别人过于相同,还是过于不同。人们都想从和别人的联结里面找到、和确认自己的存在。这个过程里面,你经历大量的自我怀疑、否定、确认、你想知道自己是谁。 你想拼命地抛弃孤独的感觉,因为孤独的感觉太难受了。你总是想要寻找联结。 我人生最近的故事是我后来创业了。 创业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被曝光在很多很多社交的场合,被曝光在媒体上,我的微信里面有好几千人,有投资人、创业者、全世界的心理咨询师、新朋友老朋友……认识的不认识的。 结果这是个更复杂的体验。如你所见,我又一遍一遍地重新经历我一直在经验的“孤独感”,这次是放大了很多倍的。我又变得和很多人不一样,我变成了“天才少女CEO”,我“辞去大学讲师的职位,拿了硅谷顶级投资人的投资”,“畅销书作者”,我被邀请去参加行业顶端的会议,被介绍成为“精英”和“创造者”。 每次采访我都使劲地说,不不不,我这么胖,又很多事情都不会做,我只是在解决我自己的问题而已。 然后我又回到小时候,脑袋上顶着大大反光板那个小朋友。我不得不花更多精力去处理那个背后的孤独感。 但意外的是,这次我有了不同的体验。 我很想说,这里面大概很多功劳归于我的治疗师,因为我做简单心理之后,我见TA的频率更高了(笑)。我也不确定我能够讲清楚这其中的变化,我觉得我可能还在一个整合它的过程里面,我试试讲出来。 创业的过程里面,刚才大家都有提到过,里面有很多欲望,很多诱惑,很多争执。简单心理平台上有几百个跟我们一起在工作的、非常优秀的心理从业者,面对困难的时候,有时候咨询师跟我提意见,有时候是反对的声音很大,有的时候支持的声音很大。这些争执大多时候是我们有新的功能改版,会不会影响到专业性,什么会影响咨询的设置?咨询的过程究竟如何理解和评估? 我经常头疼地睡不好觉。然后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喔,这个也许是联结。人们给我真实的反应,他们的情绪、建议,反馈,大家对我们作为一个社群整体的关注,然后我们在这样的争执、讨论、彼此支持之中,慢慢建立起我们共同的做事方式,架构起体系。 我在这个过程中意外地开始感受到被治愈。我能看到自己,能看到他人和自己为了联结做出的努力,这构成我们共同的经历。 我们服务了数万人次的来访者。上周对于我们惊心动魄,我们系统连着出了两个Bug, 一些用户在半夜收到连续8条错误的通知短信。还有今天的活动,我们从报名的1000多个人里面邀请了170个朋友来参加,周四晚上要提醒大家别忘了周六来喔,结果大家都知道了,你们在那天晚上都收到了我们的错误提醒,说你们都“憋来了”。于是那天晚上从我们各个渠道,我的豆瓣豆油,微博,微信公共帐号等等,大家都在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连夜抢修。我们被指责,被问询,被关切,被理解,被支持。 这些都让我感受到联结。无论你看到了我,还是没有看到我,我们在共同经历这个过程,我们情感上相互联结。这个过程都让我觉得触动。 所以后来我想,我创业做简单心理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在解决我自己的问题,我以前一直讲我在解决我自己职业发展问题,解决我自己作为个人执业的咨询师所面对的问题,我想推动这个行业发展的问题,但在这个过程里面,就是在坐的所有人,我们的简单心理,和简单心理发生关系的所有人,大家一直都在治愈我,治愈我那个小的时候一直被闪光板挡在后面的孤独感。 我很感激。 所有的心理学家、哲学家、各种思潮理论都告诉你人生来就孤独,你也无从逃避。 但是尽管未来不可期,孤独感一直都在,我们在一起就很好。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3878 阅读

在那一刻我决定做心理咨询师

by 简单心理的咨询师们 也 许 是 因 为 一 部 电 影…… 从小时候看《成长的烦恼》开始吧,觉得The Seavers一家真的太酷了,爸爸从来不用出去上班,在家里面有自己的工作室,真棒。后来知道人家那工作叫心理咨询师就开始心生向往,感觉Seaver爸爸温文尔雅且暖人心脾,好想成为那样的人。当时的想法只是一个梦吧。后来干这行以后,也想过改行,因为挣得少(笑)。 真正下决心不改行,做这个是在2011年时,那是我入行的第三年,还不是特别有经验和自信,总觉得这个行业不像其他行业,比如建筑业那样实在。我无意间听到我的一个来访者关于我的评价,他说李是一个非常好的咨询师,因为他真诚的理解人。 我突然间发现这个原来职业能够带给你的视角,是任何一个其他职业都带不给你的,也许我们不能真的盖一个实实在在的大楼,但我们能看到的是最真诚,最至美的“人”。一下子好像有种内心顿悟,亮堂堂的感觉,就不准备换职业了。 @李昂 我小学的时候看了克拉玛对克拉玛(Kramer vs Kramer) 这部电影,对影片里心理咨询师的角色感到新鲜(和别人说话竟然是一种工作);而高中时看了潮浪王子(Prince of Tide)对于片中治疗师对一个受苦灵魂的支持与陪伴更是深得我心,当然其中也有我个人的特质与家庭成长背景的影响,但大概都是在同一个阶段成型的。我大概是个幸运的人,很早就知道自己要走咨询师这一条路。 @陈厚恺 读高中时,看电视剧《世纪之战》,觉得里面的心理咨询师是很有智慧的人,就想做一个心理咨询师了。 @龙琪斐 小时看过一部电影:一位小男孩坐在死去父亲的身边不愿离去,让警察很为难,这时一位女士来到他身边,问他,你为什么留在这里,小男孩回答说:因为担心爸爸冷,于是她把自己的大衣批在他父亲身上,告诉他:这样就不冷了。很顺利的带走了小男孩。可能从那一刻开始,我的潜意识替我做了这个决定吧。 @何良 也 许 是 因 为 一 本书…… 大三的时候,读了霍妮的《自我分析》,开始动手分析自己的梦境。领悟到一些东西以后觉得蛮痛苦,但一周以后却异常轻松:顿时觉得心理咨询是一个会让人有暂时苦痛,却能获得长远解脱的疗愈型职业。遂从之至今不悔。 @孙平 几乎是“没有决定”的一个自然的过程,就在学习心理学时,心里就是这个蓝图。 如果非要找到一个节点,或许可以回溯刚初中看到《梦的解析》吧。 @李姝军 上高二时看过一本书,是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虽然不能完全看懂,却被潜意识深深吸引了,决定高考志愿报心理学,将来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去探索人类灵魂深处的奥秘。 @闫煜蕾 看完弗洛伊德传…… @孙明遐 发现看这类专业书一点也不觉得枯燥的时候。 @陈云梅 当然,也 有 程 序 员 转 行…… 做了七年的程序猿,三十岁陷入强烈心理危机,下决心转行,把所有可从事的职业罗列出来,用加权法计算选择,当听说世上还有这么一个职业时,心里就再没其他:我要当一个心理咨询师!缘分吧。 @白云波 反 正 ,都 是 心 的 选 择 啦 在纽约学习心理咨询的时候,我因为各种压力,孤单抑郁,觉得自己哪哪都做不好,面对我的督导师大哭,他温柔而坚定地对我说: “What we can do is limited. That’s why we are human and become fantastic counselors.” @刘婧恒 那年,作为大学理科新生,沮丧地发现自己根本不属于那个星球,我知道自己需要学习和从事有热度的科学,当进入心理咨询的世界,我找到了自己的归属。那一刻,我选择了心理咨询师这份终身的追求。 @曹晓鸥 记得在6、7岁时,我看到一块大石头,出于好奇想知道它下面是什么,于是推开了它,突然间,无数的虫子四处奔跑,极其壮观!我永远记住了那个瞬间,在平静表象下有着如此巨大动力的瞬间。正是这个迷人的瞬间始终吸引着我去探索和理解人类内心神奇的世界,就像当年那个推开石头的好奇的小孩。 @宋钻豪 决定往往不会来自一刻,而来自于有意识无意识的漫长酝酿。真正让我成为咨询师的是一颗真诚、敏锐、柔软而坚韧的心。 @张传利 在初中时,我遇到困扰去学校的心理咨询室做咨询,我的咨询师(一个头发花白的老爷子)对我说:“你值得被喜欢.”的那一刻 @彭静 儿时,在妈妈向我倾诉、小朋友拿我当知心姐姐说悄悄话,我从中体会到快乐或是伤心的感觉,那时候可能就注定了我会要成为一名心理咨询师吧。呀,老太太说不要在背后“黑”人家,知道做妈妈的是要多听听孩子的心。嗬! @徐娟 心理学似乎一直都对我有奇异的吸引力。上大学的时候就有心学习心理学,但记得那个时候心理学好像都属于文科,所以我这个理科生只能望洋兴叹了。从大学到工作,心理学在我的生活中似乎总是一个影影绰绰的背景,不那么重要,却也从未淡出过我的视线。直到在工作中真正接触到了心理咨询工作,这个背景就一下子变成的引人注目的前景。似乎就是这么水到渠成的走上了这条路。 @李严 在我的个人咨询中体验到,心理咨询可以在很深的层面影响和改变一个人。 @殷一婷 记不清从何时起,逐渐萌生期待,期待可以帮到更多人在历经生活的坎坷后,依然热爱生活。 @沈秀琼 从记事儿起,我就是一个很专注的倾听者。知道了心理咨询这个行业后,很自然就走进来了。 @温翠芹 高中时,有一次同学不开心时陪她聊天。次年的新年时,收到她的祝福贺卡,感谢我那次与她的聊天,很好地帮助了她。心中深深的感动。助人,并快乐着。 @王继堃 在成为妈妈的的那一刻,突然发现心理知识对孩子的成长太重要了 @王雪岩 开始学心理学是想解决自己的困惑。一次与咨询师的谈话让我意识到:人的痛苦更多是心理感受而非生理问题。他说:有谁没受过内心的折磨呢? 一句简单的话让我流泪,那时起我决定将心理咨询作为职业进行下去。 @秦琳 在我的人生陷入停滞和迷惑的时候,生活与职业都一团糟,我找不到方向,我想脱离困境,就遵从自己一向的兴趣重返课堂,重新开始。 @路梅 小学的时候就有想过,那个时候经常生病住院,大人和医生虽然很照顾我,但都是照顾身体多,不太知道抚慰病人的心理,那个时候开始有这个想法长大以后要作照顾病人心理需求的工作。 @赖彗临 源起也许是高中时代对人的好奇,为什么这个人是这样的,那个人是那样的呢?确定想做咨询师来自我在被分析中的体验:了解和理解自己是如此的痛并快乐的事。 @郝红霞 在大学的时候,有人问我对什么最感兴趣,我逗趣地回答他们:“人!”转念,自己才恍然大悟,确实我最感兴趣的事情正如同心理咨询一样,陪伴“人们”探索他们的内心。 @陈一格 我的有些特殊的成长经历让我从小就对人性充满了好奇,成年后丰富的人生体验也帮了我,我的第一任督导老师Dr. Deborah Steinberg对我说过,“You are born to be a therapist.”. @陈小燕 我从小就在寻求一种内心踏实的感觉,直到我了解了这个工作的内涵,体会到了那个心灵连接的愉悦,被人理解的幸福,我在想也许我也可以通过这个方式与更多的人深度沟通,在他们痛苦时,可以被看到,被理解到,可以踏实地存在着。于是,那一刻我决定了。 @魏湘 毕业以后选择成为心理咨询师一方面是因为喜欢这个当初所选择的专业,另一方面是想努力把兴趣变成一种职业。而之后陪伴越来越多的来访者,见证他们内在真实的自我,让我体验到能够在人性深处与他人相遇是一种喜悦。 @柴欣 当我发现自己通过心理咨询获得的成长真的可以让我更自由更有幸福感,我决定要用我学到的来帮助更多的人。 @徐永炜 当发现身边的人遭受痛苦和无助,无法走出困境时,才明白心理健康多么的重要。 @林菲 一个人成为怎样的人有很多因素决定,有些时候内心的感觉会告诉自己:对,这就是我要做的。大三上心理咨询课的时候,老师说“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当事人的利益永远是第一位的。”那一刻感觉很感动,觉得这就是我要做的。 @東美

1022 阅读

我不喜欢我的工作怎么办?

1020 观看

如何提升自我疗愈能力 | 简单课堂·37期

每个有机会了解心理学并对此感兴趣的人,往往都对自我疗愈有着一些需要。有很多人都认为只有治愈童年时期的问题才能获得治愈。尽管童年时代的经验对个人的成长有着很关键的影响,但是却未必是带来我们心理困难的唯一原因。 除了偶然的个人成长经历之外,其实时代环境也为个人成长增加了分量和色彩。很多的例证表明,一个人是否有着心理问题,是看他的生活方式是否符合我们时代人所公认的行为模式,所以关于人的正常与不正常也往往会随着时代的变迁文化的不同而发生改变。 每一个时代,每一种文化,都有着一种执着的信念,相信怎样的人才是正常人,怎样的行为才是正常人的行为;而这些时代的信念也深深的影响着每个人的发展。 一、自我疗愈的可能性 1. 自助与他助 2. 提高自我疗愈的能力 二、认识时代的焦虑 1. 时代对心理健康的挑战 2. 哪些时代焦虑影响着我们 3. 焦虑产生的原因 三、在这个时代被压抑的愤怒

10533 参与

为什么我的友情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

这个其实要分很多种情况讨论,有的人我们称之为是自来熟,就是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可以很容易地和别人建立非常亲密的关系,甚至在对方都还有点不适应的时候,他可能就已经把自己的身世背景、心里边的想法都已经合盘托出,这种情况也很难说不好,因为它仍然是一种行为模式,而所有的行为模式都是有利有弊的,这样的行为模式也有它的好处,比如说这个去做销售,他很可能就会比其他的人更容易取得成功,因为他可以用非常快速和令人印象深刻的方式去和别人拉近关系。但是的确它会有他的弊端,就是这种关系往往会比较肤浅或者是表面化的,会建立在一个不是很稳定的基础上。也就是说,现在我们俩好像聊得特别热火朝天,但是这个会面结束之后,也许我们可能就不会再联系,或者好像我们除了记得一些印象深刻的点之外,我们对这个人其实还是缺乏了解,那这种关系我们有时候会称之为表演性的关系,就是当天会显得特别热情和特别熟,但是之后其实也没有更深层连接的方式,这是一种情况。另外一种情况则是一个人他会很容易把自己去交托给另外一个人,去信赖另外一个人,或者是过度地去理想化一个人,但是之后他可能会对这个关系越卷入越深的时候,会渐渐发现失望,他会发现对方对这段关系的投入没有自己期望的那么多,他的这种失望最后可能转化为愤怒,最后会导致这个关系的破裂。这种情况我们一般称之为边缘性的关系,边缘性的意思是他会特别渴望别人能够跟自己在一起,但是他的这种渴望本身又是特别不稳定和特别激烈的。所以,往往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们称之为会有一个“蜜月期”,就是他会和这个人走得特别特别近,但是这个“蜜月期”度过之后,他的要求会越来越多,而往往关系中的另外一个人就会不堪重负,那这个时候就会激活他们心中的一个假设,就是说他们其实都会有一种被抛弃的假设,所以他可能就会想说,会不会其实他根本从一开始对我就没有那么好,或者他会不会很可能就会抛弃我。这个时候他可能就会做出一些试探性的尝试,比如说会去吵架,或者会去索要更多,当这种尝试失败的时候,因为它常常会是失败的,他就会情绪更加激动,这种激动的情绪,事实上会把对方推得离自己更远,因为对方会觉得他好像开始失控了。最后的结果就是这个关系可能就越来越难以去维持。这个背后的同时,还是另外一个,就是我们称之为认知的特点,叫作全或无,或者叫作两极化思维。就是说,如果他跟我的关系足够好,比如说一对恋爱关系的话,如果他爱我的话,那么他就应该每分每秒、每时每刻都想着我,或者当我给他发短信的时候,他应该立刻能够回我短信,或者当我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不能够不接。就是这种要求会越来越多、越来越高,一旦对方要求不能够满足其中一个要求的时候,他会立刻走向另外一个极端,就会变成说他根本一点都不在乎我,这一点也会导致他的情绪的崩溃。所以边缘性的关系的治疗也是比较复杂的一个过程,就是说并不能通过一两句简单的建议,或者非常短的一个时间就可以去修复。他也是需要在一个咨询关系里慢慢觉察和改变自己的关系特点,但是在这种咨询关系里,他同样也会把这样一个模式带进去,就是他跟咨询师也会出现同样的一个过程,一开始他会非常地理性化咨询师,投入特别多,但是到之后,他可能会不断地去挑战这个咨询师的边界,然后提出很多不可能被满足的要求,甚至也会非常生气和崩溃,他们之间会有来来回回交战非常长的一段时间,而这些实际上都是有意义的。也就是说,如果他能够在咨询室里边跟咨询师最终学会用一种比较平和、比较稳定的一种方式去建立关系的话,那么他也有可能在生活当中的关系模式得到改变。

2329 观看

“你是真的关心我么?” | 如何关心身边人

 引子: 我还记得当年我们上小学一年级时,有一门课叫《说话》,那个年轻的女老师在课上的一席话至今记忆犹新,她说:“有的同学可能会很奇怪——我都7岁了,难道还不会说话么?我们这门课就是教大家如何更好地去‘说话’,然后彼此搞好关系,增进感情。” 我依稀记得,那门课的内容包括如何完整地做自我介绍、如何关心体谅他人、如何讲话不伤害小盆友等等。 学会说话、学会提问、学会聊天,其实是一生的功课。   “问题家庭”走出“问题孩子”   “你们在哪儿聚的?吃的什么呀?一共多少钱啊?每人合多少钱啊?聚会的地方远么?……” 小A参加完一场同学聚会,到家后迎来父母一通如此劈头盖脸的“关心”,她心情非常烦躁,想回答又不知从哪个问题开始回答,等到她张嘴开始要说时,发现父母其实并没有太多兴趣想听,话题又跑到了别处。 “每次都是这样!”小A心里委屈地想——你们就会连着提各种问题,你们到底是不是真的关心我? 如果说父母并不关心自己,她觉得冤枉了他们,不关心怎么会问自己这么多问题呢? 可如果说父母关心自己,她的感受又是最最真实无法欺骗自己的——       是的,从小到大,小A都没觉得父母真的关心过自己,每次他们只是像记者招待会上的记者一样,抛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而自己的感受究竟如何,who care? 有点儿杯具的是,小A发现自己交了男朋友后,简直是父母上身! 男朋友参加完聚会回来,她太想知道聚会中发生了什么,然后,那些似曾相识的曾令她感到无比厌倦的连珠炮问题总是脱口而出: “你们在哪儿聚的?吃的什么呀?一共多少钱?谁请客?还是AA呀?……” 小A无疑是敏感的,她能察觉出男朋友有些烦,可是她觉得好委屈,自己是真的想知道啊。但男朋友跟她讲了后,她却还是会感觉心里空落落的,而且觉得自己离他好远。     是不是没完没了地问问题,才能表示出关心?   从这个案例中,我能够感觉得到, 小A的父母很渴望事无巨细地了解自己的孩子,但,如何了解?了解什么? 围着孩子问问题,是不是了解他们的最佳方法? 很明显,小A的父母更多是 从事务性层面 去“抓”小A,而非 感受和情绪层面 。 孩子参加聚会,他们就事论事围绕聚会这件事360度无死角地提问,这种轰炸式关心,会让这个氛围中的人有一种被吞没的感觉。而且,很多中国父母对孩子的关心,属于一种担心——       在外面吃得干净不干净?       一起吃饭的人都靠谱不靠谱?       饭菜贵不贵有没有被饭馆宰? 担心的背后,是不信任,即我不相信你自己能行。 令人感慨的是,人没有体验过的事情,很难给到别人。 小A的父母属于上世纪60年代初生人,特殊的时代背景造就了他们特殊的性情,再加上家庭的养育方式,表达对他人的关心和在乎,没有习得其他的方式,只有去抓、去问、去盯,不太清楚感受是个什么鬼,因为也从来没有人关心过他们的感受。 自己没有感受过的东西,给到下一代,就像让乞丐交出金山银山给他们的子女一样,这实在也是过于为难。     从情绪入手关心身边人——今天你开心么?   如果你想表达自己的关心与问候,可以怎么去问呢? 比如你是小A父母的话,当看到女儿参加完同学聚会回家,你可以从情绪层面去靠近她:       “今天聚会你的感觉怎么样?”       “今天玩儿得开心么?”       “有什么好玩儿的想要与我们分享么?” 我想当小A在家庭中经常被这样“提问”,她会觉得自己的父母是真的在关心自己,关心自己的心情,而不只是一味地问自己,那么沟通的大门自然而然会打开。她会很愿意主动去分享自己这一天的生活,一家人不单纯是住在一个屋檐下,而是真正“在一起”的感觉。 同样,如果你是小A的话,想要表达对男朋友的关心,你也可以试着问:       “今天聚会你开心不开心啊?”       “你们在一起都聊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呀?”       “看到你参加聚会这么开心,我也替你高兴呢!” 你看看男朋友他还烦你么?他得追着你聊。   一句话里包含太多疑问句,就已经把快溢出来的焦虑情绪传递给了对方,所以至少先学会断句,再尽量从情绪情感上入手,让对方感受到你。 关心提问没有错,但如果如案例中小A的父母以及她本人对男朋友的那种方式,那么就如同扔飞镖一样,一个接着一个扔出去,稍不留神就能戳着人。 另外,倾听永远比提问重要。 你真的对你的父母、你的孩子、你的伴侣、你的朋友感兴趣么?那么少问、多听,用心去感受对方,去聆听对方的需要与渴望,避免把聊天搞成像法庭提问一样。

2248 阅读

十年后的你会在做什么呢? | 【周末互动】

简单心理的办公室里有一枚小伙伴,叫饭团。他是一只吃了“百家饭”以致于体重有点控制不住的狸花猫。 几年前,他还在另一座城市的街头流浪,而现在已成为了我司的优秀员工。 小单也不禁思考,未来的自己会成为什么样? 不妨你也闭上眼睛,想象一下:如果自己的年龄增加十岁,那么,按照你的希望,那时的你会过着怎样的生活? 我们可以来具体下画面:      -做着什么事情?      -身边有谁陪伴?      -穿着什么质地的衣服?      -...... 其实这个问题要问你的是:一个你希望的未来生活的画面。然后,如果你让这个画面变得有因有果、串联起的话,其实就是你的梦想,一个很具体的梦想。 梦想的彼岸并不远 是时候开始造一艘到那儿的船了 期待你的分享~周末愉快!

1259 阅读

甩掉“完美”的束缚 | “我可以不那么完美”

“当你告诉我,你在抑郁中挣扎的那一瞬间,我与你连接了。”最近,先后有两位咨询师朋友传递给了我这样的一个信息。 与她们连接的,不是我的“美好”,反而是我的“残缺”。 这在让我错愕的同时,也让我重新思考。 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已经不止一个人这样说我。 但完美带给我的,更多的是束缚,而不是自由。 因为赞誉声中的喜悦很快会过去, 而 为了获得更完美的完美的压力 和 达不到更完美的完美的恐惧 很快就会随之而来。 就像是无休无止的“强迫性重复”, 在一次又一次的超越中, 反而纠缠住了内心。 可是,真的有所谓的完美吗? 国庆期间,和君玲聊了三个晚上,是那种剥去呈现在人前华丽面具的深聊。聊自己,和聊他人。 然后我们发现,       其实大家都一样,名人也罢、凡人也好,都过着悲喜交织的人生,       只是我们习惯了,光鲜给别人看,而痛苦自己咽,       所以会错觉别人都很好,而自己却很糟罢了! 话虽如此,但真的要承认自己其实“不够好”,是比“我很好”需要更大的勇气和力量的。 因为,这意味着:  我们要接纳自己不如别人  经典的俄狄浦斯情结是这样描述的:       儿子希望将父亲“灭了”,占有母亲,但同时又恐惧父亲将自己“阉了”,而产生阉割焦虑。 从象征层面来说,代际间的竞争与超越,同辈间的杀戮与侵占,自古到今,从未停止。性本能与攻击本能,胜者为王败者寇的残酷历史,迫使我们无休止地赶超。 但俄狄浦斯冲突解决的标志, 是我们从根本上接受了自己存在于世的这个序列, 我们接纳了自己的局限性, 但也确认了自己的存在感。 我们可以仰视在高处的他者,并安住于自己的所在。  我们不再仰赖他人的评价  从客体关系的角度来说:“我”不成其为我,如果没有一个“你”来指认的话。但如果这个“你”所指认的“我”,只是社会标准下认为“好”的那个“我”,只是在外在的繁华下映衬着的“我”。那么,为了证明“我”的存在感,我们需要不停地攻城掠地,才能让别人“看见”。 从客体关系的角度来说,       完美者的内心有一个拒绝性的客体,不停地指责与批判; 而从弗洛伊德的结构模型来说,       则是内在有一个严苛的超我。 接纳自己的不完美, 意味着内在客体关系模式的改变, 需索的客体(表现极致才会赞美)和拒绝的客体(表现不够好就会惩罚)整合进入理想的客体(更多的包容性、接纳的完整性); 反力比多自我(超我,自我攻击的部分)开始慢慢降低, 而力比多自我(本我,潜意识的幻想、愿望、恐惧、智慧等)开始慢慢得以释放, 且二者与核心自我(更健康的部分)之间的楚河汉界开始变得松动, 个体的人格也从割裂开始慢慢走向整合。 从发展的角度来说,接纳自己不完美的过程,也是一个成长为成人的过程,不管“爸爸妈妈”觉得我好不好,我都能接受自己作为一个“我”的存在。  我们回归心性去寻找答案  终究来说,当我们还把自我价值建立在外在的评价上,我们就无法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但是这股力量又是如此地强大,强大到经常会以各种伪装的形式让我们深陷其中。因而,起心动念间的自我觉察,就变得不可或缺。 追求完美的背后,更多的是对于担心自己“不够好”而不被爱的恐惧。 当我们能够觉察到胸中升起的这股热浪,承受恐惧与焦虑,并不再付诸行动,穿越痛楚,我们将获得真正意义上的自由。 因为此时, 内心直觉性的智慧将会升起, 并将我们带向更远的远方!

2996 阅读
Logo round下载简单心理
享受优质服务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