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明明是你的身体,用不着为取悦它感到羞愧 | 获得内心的力量,从学会自慰开始

  在文章的开头,我想问问你,第一次看成人录像带或者成人文学作品,是在几岁的时候? 我大概是在小学二年级时候。我发现了家长从学生那里收缴来的成人小说,偷偷拿到自己房间拜读。 后来我和其他女生分享这个经历,她们的表情总是既兴奋,又有些讳莫如深,“你知道得也太早了吧”,她们说,或是,“你当时知道你看的是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我看的是什么,我看到了人类最公开、最庞大的秘密。 我也从来不觉得我了解得太早。我记得那个时候班上比较调皮的小男孩们早开始说一些不算隐晦的成人内容,露出志得意满的表情,接着坐享女孩们好奇的目光。 而当时的女孩们似乎总是对这些一窍不通。当时我周围的女孩们似乎没有一个人能听懂这些成人内容,或者在意识到他们讲的是“那些事”的时候,就露出避之不及的神情。 我无法判断她们是真的一窍不通,是认为这些话题太藏污纳垢,还是和我一样,莫名其妙地觉得不应该戳破男孩们自以为是的泡泡。 似乎,性,这个人类最公开的大秘密,就应该掌握在男性手里,交由男性来讨论。     女孩们自慰吗?   接着我还想问几个问题。   关于“自慰”这个行为,你能想起多少个俗语、别称或流行词汇?多少个关于男性自慰的流行语?多少个关于女性自慰的流行语?   我能轻松地想到五个以上用来形容男性自慰的流行语。但用来形容女性自慰的流行语,我想了好久,也问了好多人,大家汇一汇总,拢共也就一两个。   只有经常被讨论的东西才会有广泛接受的别称。人们正艰难地试图走出以自慰为耻的年代,人们开始承认自己进行过自慰,人们也开始讨论自慰——但人们讨论得更多的还是男性的自慰。   或者说,和所有涉及性相关的话题一样,自慰,也交给了男性来讨论。   那么女性只是不讨论而已吗?还是她们真的不怎么自慰呢?根据潘绥铭教授的统计,2015年时,他所调查的18-61岁的中国人中,有64.5%的男性承认自己曾经有过自慰行为,而只有22.6%的女性承认。   在一份法国的调查数据中,2012年时有90%的男性承认有过自慰行为,2017年时这个数据是95%,而女性的则是64%和74%。   且不论不同文化之间对性讨论的开放程度不同,两国的数据都出现了女性人数远小于男性人数的情况。在自慰文化还没有被广泛接受的我国,有过,或是承认有过自慰行为的男性和女性人数的差距更是悬殊。   为什么会这样?     女性的性,被剥夺了的性   王尔德在他的手信里写过,“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关于性的,除了性本身。性是关于权力的。(Everything in this world is about sex, except sex. Sex is about power.)”这句话他写得洋洋得意,似乎对自己传播如此一针见血的谬论感到自满,但这句话实际上并不是全无道理。   性是关于权力的。在父权社会,男性对于女性有着全方位的权力,在这种关系下,性有一个“正确模板”。在这个模板里,性交由男性主导,一段性行为的开端由他的兴趣开始,由他的满足结束,她的性高潮是他的创造物,甚至只是他的性行为的附属品。   女性在和这位男性结婚之前,必须紧紧包裹住自己的身体,身上的肌肤不能让其他男性看见,不能步入宗族祠堂,要为自己正常的生理现象(月经等)感到羞愧。   在父权社会里,女性的性是被剥夺的。   一个“好”的女性,她应该在闺中等待一位男性给予她性。一个“好”的女性,她应该像花苞一样保留着自己的“贞洁”和“清白”,等待那位男性教她盛放。一个“好”的女性,应该对性一无所知,她要对男性感恩戴德,因为她在性里的欢愉,全部拜他所赐。   当人们认同了女性的性高潮要拜托男性才能获得这个观点的时候,女性在性里的自主性就完全被剥夺了。在有关性的场景中,女性的性高潮只有一种存在形式;男性在场,性高潮就在场,男性不在场,性高潮就不作数。   在这种价值观中,女性仅仅作为后代的孕育者和男性欲望的宣泄对象存在。被这样的价值观挟持,女性很难会有“自己取悦自己”的想法。     其实她也不知道要怎么办   女性的性高潮一定要男性在场吗?   当然不是。一些解剖学知识:女性的性高潮,89%是由阴蒂体提供的。传统的异性性交方式,只是女性性快感形成的方式之一。女性特殊的生理构造,让和她的伴侣在取悦她这件事上,大有可为。   这些内容在维基百科、百度百科上都能直接查到具体细节(搜索百科“阴蒂”或词条Clitoris)。但在我孜孜不倦地为身边即将进入两性生活的女孩科普性知识的十几年里,没有一个女孩表示她了解过这些内容。   反而,父权比她们更了解这些。有些地区仍然存在对女性进行割礼的习俗,他们在女孩小的时候割去她的外阴,减少甚至抹杀她的性快感,目的是让她“保持贞洁”。   可以说父权对女性的控制已经到了一个令人发指的地步。他们知道女性怎样才能更快乐,但他们不允许她快乐。他们人为地改变她的生理构造,他们认为她的身体是耻辱,却要求她保持供男性享乐和替男性繁衍的功能。   这使女性陷入一个很奇怪的矛盾境地:她们隐约害怕着自己的身体,又羞于了解它。她们有时把它像一个神秘的佛龛一样供奉起来,有时又觉得它是一个可以用于和男性交换资源的筹码。   但无论是佛龛,还是筹码,她的身体都不是她自己的。她不了解自己的身体,不被允许了解自己的身体,不敢了解自己的身体;她躲避自己的欲望,害怕被指责为“荡妇”,害怕自己做错了什么,会导致她失去自己的“贞洁”和“尊严”。   因此,对于很多不了解自己身体的女性来说,即使想要取悦自己,她也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办。       自慰的神秘力量   有研究表明,适当的自慰对女性的生殖健康有益处,还能促进伴侣之间性生活的满意度。只要不在病态沉迷的程度里,自慰这个行为是非常自然、非常正常、甚至有益身心健康的。   自慰还会使女性获得力量感(empowered)。一项针对美国女性的学术研究证实了这一点。研究者让接受调查的女性评估她们自慰以后的感受,大部分女性都认为,自慰经历令她们获得更高效的性体验、对自己的身体更有自信,也会增加她们在性里的掌控感和满意感。   研究者在先前的调查研究中,发现女性对自慰的担忧有原因种种,例如羞愧,和认为自慰是一种自私的行为。这是你的身体,你为什么要为触碰它感到羞愧?自私就更无从说起了,这是你的身体,要如何触碰它是你的自由。   只要不在病态沉迷的程度里,无论是男性的自慰,还是女性的自慰,这个行为是非常自然、非常正常、甚至有益身心健康的。   用不着为自己独自快乐感到羞愧。再说,不能给自己欢愉的人,怎么去和别人一起创造更多欢愉呢?     你自慰过吗? 你对自慰有什么看法? 你害怕承认自己的自慰经历吗?     参考文献 Bowman, C. P. (2014). Women's masturbation: experiences of sexual empowerment in a primarily sex-positive sample. Psychology of Woman Quarterly, 38 (3), 363-378. Kraus, F. (2017). The practice of masturbation for women: the end of a taboo? Sexologies. Roy J. Levin. (2007). Sexual activity, health and well-being – the beneficial roles of coitus and masturbation. Sexual & Relationship Therapy, 22(1), 135-148.    

1386 阅读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 正向认同与反向认同

文:心理咨询师 陈曦 1994年的春晚上,宋祖英唱了一首歌,叫《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歌词讲的是孩子很崇拜老师,以老师为榜样,长大后也当上了老师。想从这首歌出发,来谈谈心理学上的认同问题。认同,identity,就像是内心世界的身份证(ID),用来标定“我是谁”。以极简的方式来说,认同可以分为两个过程:第一,找到一个身份(identifying),第二,成为这个身份的样子(becoming)。就像这首歌里说的,孩子以老师为榜样,然后通过努力让自己也成为一名教师。这就是认同。 很多人来心理咨询,一方面想要解决现实面临的挑战,另一方面也想更深了解自己,了解自己有什么特点,这些特点是怎么形成的。影响认同的因素有很多,今天重点说说来自父母的影响。给大家讲两个故事。看故事之前,请大家先做一个简单的练习,用三个词形容你父亲的性格特点,再用三个词形容你母亲的性格特点。写好后,再继续下面的阅读。 小新是个很独立自强的女孩,上名牌大学,从大二开始就不再拿家里的钱,早早开始实习锻炼,打工挣钱。毕业后有了份在外企的高薪工作,能力颇受领导肯定。在工作中表现很突出的一点是,性格沉重冷静,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挑战,都能以理性的方式来分析和应对,不受情绪波动的干扰。工作上这样的性格如鱼得水,可是在亲密关系上,小新却屡屡受挫。男生觉得她像个女汉子,彪悍得好像并不需要任何人,而且总是看不出小新内心的感受。和小新打交道,就像总是看着一面平静的湖水,你觉得水面之下可能有什么在翻腾,可看上去总是平静,平静得不真实,让人不敢更多走近。 看看她的成长环境,可能就会更多理解她的性格。小新成长于一个单亲家庭,很小的时候父亲因为外遇和母亲离婚,母亲并未再婚,独自一人辛苦地把小新养大。母亲一直很坚强、理性,遇到困难时从来不表现得情绪化。母亲总是对小新说,这世上没什么人是靠得住的,都需要靠自己。哭也是没用的,因为哭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母亲言传身教地传递了一个坚毅刚强的形象给小新,小新认同了这个形象。这样的认同,可以让小新持续保持和母亲在很深心理层面上的连接,当她很像她母亲时,她就不会抛弃她的母亲,一直和她母亲在一起。而不像父亲那样,抛弃了母亲,留母亲一个人受苦。这样的认同在现实意义上的利弊很明显,坚毅刚强能够让小新优秀出色,处理事务理性高效,但也让小新穿上了厚厚的盔甲,坚硬生冷得让人难以走近。 小新的故事是正向认同的例子。她认同她母亲的坚毅刚强,成为母亲的样子。再给大家讲小田的故事,在这里认同的过程略微复杂一些。小田是个细心体贴的男生,很能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常常为了照顾别人的感受而放弃自己的立场。打小开始,小田在女生中就很受欢迎,因为他总能细腻观察到她们的感受和需要,很绅士地为她们着想,照顾她们。情场得意,职场失意。小田在事业上的发展一直不顺。虽然他聪明能干,情商也高,可总在关键的项目上出各种问题。工作五年没能升职,事业发展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小田一想到要去公司,要向领导汇报工作进展,就觉得头晕乏力,每天都想躲在家里不去上班。   我们来看看小田的家庭,就会对他的性格和职场发展有更多理解。小田的家境很好。父亲是一名成功的商人,母亲不用工作,在家照顾小田。父亲是一个很强势的大男人,在公司、在家里都是说一不二,性格火爆,略有不顺心就会大发脾气。母亲性格软弱,总是顺着父亲,在家里从不表达自己的观点,对父亲察言观色,很怕惹怒父亲。小田从小每天在母亲的照顾下长大,母亲告诫他,一定要懂得观察父亲的神色,揣测他的心思,顺着他的心意。否则父亲发起脾气来,他们母子都日子不好过。因为父亲常常在外忙工作,母亲过得很压抑,并不开心。一方面,小田从母亲那里学到的揣测、观察能力,更多用在母亲身上。他观察母亲的神情,揣测她是不是又不开心了,然后小心翼翼用孩子能想到的各种办法,来让母亲开心起来。另一方面,小田对父亲有很大的愤怒。认为他的强势自大,给母亲带来很多痛苦。而这痛苦,小田每天都能从母亲脸上看到。于是小田在潜意识里告诫自己,一定不要做一个飞扬跋扈的男人,这样会伤害到别人。 在这个故事里,小田一方面正向认同母亲的细腻、敏感、揣测他人、照顾他人的形象,另一方面,他拒斥成为父亲那样强势的人,这是反向认同。所谓反向认同,就是你拒斥成为某个人的样子,而拼命努力,让自己成为反向的样子。因此,小田要想方设法破坏自己的成功,搅乱自己职场上的发展。因为如果变得成功强大,就仿佛会成为他父亲的样子。他担心重演父亲对母亲的伤害,而极力避免成功,避免成为像父亲那样的人。 从认同的角度来了解和分析自己的性格,可以帮助自己更深了解自己。请你看看刚才你写下的形容父亲和母亲性格特点的词。再细细体会一下,他们的这些性格特点,哪些是你欣赏的,认可的,想要成为的,哪些是你拒斥的,厌恶的,想尽方法想要摆脱甩掉的。   从认同的角度了解自己,改变自己,这个过程主要有两个步骤。第一,看清自己在认同什么性格特点,在拒斥什么性格特点,让这个过程不再是下意识的,而是能去觉察它,体验它。这才为主观选择打下基础。第二,让僵化的认同能够软化。对于小新来说,能够逐渐意识到并不用总是那么坚毅刚强,尤其在亲密关系中可以逐渐练习,让自己柔软一些,能够练习让自己去信任和依赖别人。对于小田来说,能够在拼命想要摆脱的父亲的形象中,看到父亲的优势和力量,能够认同男性力量中建设性的那一面。这样他才会在职场中有他应得的发展,而不会因为拒斥父亲而破坏自己的发展。心理学很强调弹性。身份认同也是一样,需要弹性。当你下意识成为某个样子时,可以停下来看一看,这是不是你现在生活中的最佳选择,是不是最好的自我身份。反过来,当你不顾一切要甩掉某个形象的阴影时,可能也连带着将阴影中正向积极的部分给抛弃了。 当然这两个步骤说起来轻松直白,真的要去完成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也许你想更多了解自己,想要通过努力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也许你对自己的认同感兴趣,想探索自己认同的源起;又或许,你已经在思索、探究、练习,练习着成为一个更好、更完整、更真实的自己。在这个寻找自我的过程中,当你感到迷茫需要帮助时,可以考虑预约专业的心理咨询师来一起进行这个自我探索和成长的旅程。  

567 阅读

“要么疯狂创作,要么悲伤生活” | 小红莓主唱和她的躁郁症

    早上打开朋友圈,发现许多朋友都在转发小红莓乐队的歌曲,向主唱 Dolores O’Riordan 告别。今天凌晨,Dolores 在伦敦的一家酒店突然离世,年仅 46 岁。   太突然了。   第一次知道小红莓乐队是因为看《重庆森林》,非常喜欢王菲唱的那首《梦中人》。有朋友告诉我这首歌是翻唱的,于是我便知道了小红莓,听了他们更多的歌曲,也渐渐记住了这个独特而富有灵气的声音。   《梦中人》翻唱自小红莓乐队的《Dreams》   小红莓的音乐构成了无数人的青春记忆,而那个照亮了别人生命的人却早早离开了。     Dolores 和双相   Dolores 的死因目前还没公布,但许多媒体猜测可能和她的精神状况有关。   Dolores 自述从小遭到父母的虐待,这为她一生的痛苦埋下了种子。她患上了进食障碍,在 15 年又被确诊为双相情感障碍(bipolar disorder,又叫躁郁症)。她曾因为在飞机上躁狂发作、袭击空乘人员被捕,还有过自杀企图。   去年五月,因为 Dolores 的健康问题,乐队的欧洲巡回演出被迫取消。而在乐队于圣诞节前发布的推特中,她说自己感觉不错,并祝歌迷们圣诞快乐。但是她同时还说:   “这个周末,几个月以来我第一次表演。”   图片来源:小红莓乐队官方 Facebook 截图   语气是那样不经意,没有人知道她经历过怎样的挣扎。     黑狗与火龙   在接受英国 Songwriting 杂志采访的时候,Dolores 曾说:“我会掉进黑暗的深渊,也能变得兴高采烈,而这一切都有可能发生在一天之中。”   如果说抑郁症就像一条黑狗,那么双相情感障碍患者的头脑里不光有黑狗,还有狂暴的火龙。这是一种躁狂与抑郁交替发作的严重类精神疾病,躁狂发作是它的标志性特征,也是它和抑郁症的最主要区别。   这里说的躁狂不是简单的“发脾气”,主要的表现有:   心境高涨:极 high,同时也容易被激怒; 思维奔逸:个体的思维比语言表达的频率更快,且能在不同话题之间快速转换,有时候因为想法塞满脑子以致于难以表达; 活动性增多:变得极为健谈,语速快,且话语内容夸张; 自尊膨胀:对自己评价过高,常伴随冲动行为 ; 睡眠需求减少:长时间高效率工作还不觉得累,不需要或只需很少的睡眠。   躁狂状态下的患者往往自我感觉良好,因为他们精力充沛,效率奇高。但躁狂也会引起过激行为,这是导致双相情感障碍被污名化的一大原因。     《羞耻》中的角色 Even,躁狂发作时大半夜裸奔出门买吃的。   抑郁发作是双相情感障碍的另一大特征。双相情感障碍患者抑郁发作期的症状往往与单相抑郁症相似,也会表现出心境低落、丧失兴趣和活动性减弱等症状,经常临床上难以区分。而只有情绪低落的时候,他们才会有求助的念头,因此双相情感障碍很容易被误诊断为抑郁症。   双相情感障碍主要有两种类型,Ⅰ型和Ⅱ型,主要区别在于躁狂状态发作的时间和激烈程度。简单来说,Ⅰ型患者的躁狂症状更严重,而Ⅱ型的患者通常会经历更多次的反复重度抑郁发作。没有哪种类型症状“更轻”,患者的痛苦都是实实在在的。     双相是种“天才病”?   有人认为双相情感障碍是一种“天才病”,许多轶事和传记记录也一直呈现着这样一种趋势,好像患有双相障碍、精神分裂症等精神障碍的人似乎都是天才,都有独特的世界观。   双相情感障碍可能确实和创造力有某些关联。美国精神疾病研究者 Kay Redfield Jamison 在《躁郁症与艺术家气质》一书中,列出了一系列可能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的名人名单,其中作家、艺术家和作曲家占绝大多数,比如伍尔夫和梵高。   图片来源:《挚爱梵高》   丰富想象力和创造力是他们疾病黑暗中留存的一丝光明。Dolores 也说过:   “我一直在与情绪波动抗争。我患有双相情感障碍,我的情绪会从巅峰掉入谷底,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但我确实觉得,许多作家也有这样的困扰,尤其是随着生命进程的推移。我感到人生非常艰难,因此我不得不一直保持忙碌,否则我就会发疯——我想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写歌让我感觉很好。”   她还说,无论自己处于什么样的状态,她都会一直写作。   但是,少数患者成功的光环无法掩盖疾病的痛苦。双相情感障碍是很严重的精神疾病,它所带来的痛苦足以将人击倒。我们看到的名人、明星大多是一种幸存者偏差,在现实生活中,还有许多双相情感障碍患者并未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却经受了太多的痛苦。     双相情感障碍难以完全被治愈,但它是可以被控制的。如果患者坚持进行药物治疗,周围的人也能提供足够的理解和支持,他们完全有可能保持良好的生活状态。         Dolores去世后,乐队成员在社交网络上表示,“我们为能参与她的生命感到很荣幸。”   我们不曾拥有这样的荣幸,但她是这样慷慨,毫不吝惜地展露自己的才华,每一个享受她作品的人都与有荣焉。   我们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带走了她的生命,也很难对她的痛苦感同身受,但斯人已逝,我们也只能为她明灯缅怀。   愿她在天堂安息,也愿每一个受双相情感障碍折磨的人,都能获得理解和慰藉。     参考资料: Cranberries singer Dolores O'Riordan dies suddenly aged 46,BBC Interview: The Cranberries’ Dolores O’Riordan,the Songwriting Magazine      

1901 阅读

不同年龄段孩子的成就动机不同 | 认清孩子的能力所在,在适合孩子能力发展的高度“放苹果”

本文由作者授权简单心理发布,谢绝商业转载,非商业转载请保留完整作品信息。 文|曲韵 20世纪90年代初,心理学家斯蒂佩克和助手们做了一系列1-5岁儿童的成就动机测验,结果发现:   1)2岁前的孩子明显可以看出,克服了困难会让他们很开心,能从生活中的各种活动中获得乐趣,却并不寻求他人的关注和称赞,失败了也不会产生困扰,会继续尝试或转移目标; 2)2岁以后的孩子开始期待他人对自己的表现给予评价,成功时他们会笑着仰脸寻求他人的注视和表扬,失败时他们会把脸背转过去,逃避批评; 3)在3岁以后,孩子开始逐渐形成自己的评价标准,什么是成功、对,什么是失败、不对。而且3岁后的孩子在成功后,不仅感到快乐,也显示不出骄傲,失败后,不仅感到失望,也表现出羞愧。 孩子面对成功和失败,不仅有自己的感受,也会关注别人的评价,这是正常的。虽然成年人经常会励志地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但事实是,没有人能做到不去关注他人的评说,我们从他人的评说中得到的也不仅仅是挑剔、挫败,也有鼓励、启发。关键不在于别人是否评判以及个人是否在意这些评判,关键在于,我们收集了所有的信息后,能否对自己的成功或失败找到原因(归因),并因此憧憬或计划下一次的事情与成就(成功期望)。这些才是影响到我们的成就的重要心理因素。 心理学家维纳的研究发现,青少年时期和成人初期,一个人对成就归因的方式已经大体定型了。个人的成就归因影响到他以后对成就的追求: 内部原因有两个:能力(稳定因素)和努力(不稳定因素) 外部原因有两个:任务难度(稳定因素)和运气(不稳定因素) 例如,孩子可能会说,“这次考试没考好,是因为我不会”这是能力归因;“……是因为我昨天没认真复习”这是努力归因;“……因为老师出题出偏了,都赶上奥数题了”这是任务归因;“……是因为我会的没考,专考我不会太会的”这是运气归因。   我们可以看出来: 1)归因将直接导致孩子将来的成就行为。归因为能力,会增加孩子的自信或者变得自卑;归因为努力,会让孩子奋发图强,或者一蹶不振,因为努力了也没有用;归因为任务,会让孩子不那么自责,但也可能让孩子学会怨天尤人;归因为运气,可能不影响孩子的自信,但也可能让孩子变得总想投机取巧了,或者听信了命运等说法而放弃自己的努力。 2)每一件事的成败都不会只有一个原因,一般说来都会想到这四个原因,但所占比重会各自不同。所以,家长要协助孩子的是,利用上文的图式,每当孩子有成功或者失败,一开始是告诉孩子这四个方面的原因分别是什么,占多大比例,慢慢过渡到让孩子自己能够运用这个图式,学会全面分析,归因自己的成功和失败,在不同的事件中逐渐认识自己的能力,了解自己的努力,同时学会客观分析任务难度以及类似运气这样的不可控因素带来的影响,逐渐地,孩子到了青少年时期,才能真正自己去把握成就,并能为成就的得失自己负责。 从成就归因,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能认清并发展自己的能力有多么重要。 前苏联的杰出心理学家维谷斯基曾经做过这样一个著名的实验:摘苹果。他将学生分为两组。第一组,苹果悬挂得很高,学生们怎么跳都不容易摘到。第二组,苹果悬挂的位置大多数学生跳起来就能摘到,然后再逐渐升高苹果的高度。开始时两组学生都很兴奋,又笑又闹地纷纷跳起来摘苹果,结果不难想象,第一组学生几乎摘不到苹果,因为苹果的高度大大超出了他们的跳跃能力,第二组学生不仅摘到了苹果,很开心,而且跳跃能力有很大的提高。接着,维谷斯基又让这两组学生去摘苹果,这次苹果的高度对两组都是一致的。结果不难预测,第一组学生懒洋洋的,有的应付着跳几下,有的干脆不跳。第二组学生则让然充满活力和激情,不断跳跃。事后检测,第二组的跳跃能力有了显著提高。 我曾经听一位北京有名的奥数学校的老师说过,他劝家长们一定要准确评估自己孩子的能力,然后再决定是否报班。奥数本来是给有数学天赋和特长的孩子开的,让他们的天赋得以更好地发挥,可惜,自从“小升初”可以加分,很多家长就非把自己没有数学天赋的孩子送去读奥数,自己跟着听课,做笔记,回家再给孩子辅导,孩子是靠背题去参加奥数考试。这位老师说,这样的孩子就不要逼他了,否则每一次考不好都不仅仅是挫败,甚至是羞辱! 所以说,家长如果真的想让孩子有所成就,首先认清孩子的能力所在,然后在适合孩子能力发展的高度“放苹果”,促进孩子能力的增长,而不是用过高的标准拔苗助长,反而给孩子造成心理负担甚至是创伤。  

255 阅读

你确定你是异性恋吗?有多确定? | 对很多人来说,爱情最初的模样,长着一张异性恋的脸

这段时间我有一个好友一直在挣扎跟家人出柜的事情。   说他在“挣扎”一点也不为过。出柜这件事情几乎是挡在每一位性少数人生道路上的“成人礼”,每一位已出柜或打算出柜的性少数谈起这件事,必然伴随着剧烈的情感波动,激动、失望、害怕、难过,或是被接受的感激和喜悦。   这几天这位好友潮水一样地给我灌来各种各样有关出柜的文章,一有空就找我聊这个话题。朋友的焦虑和不安是会传染的,导致我也跟着他焦虑起来,仿佛打算出柜的那个人是我自己。   我们听过很多令人动容的出柜故事,我们也见识过很多这个过程给性少数群体和他们的亲友们带来的困惑和挣扎。也许你认为出柜是一个勇敢的行为,也许你认为它是草率的、不负责任的。   如果你也是性少数群体,你会选择出柜吗?     Source: Skam    出柜真的有意义吗?   实际上我对出柜这个词总有一种莫名的愤怒。   愤怒的原因之一是,出柜是必要的。出柜是必要的,所以这个过程里那些痛苦、怀疑、孤独和挣扎都是必要的。   出柜这个词是come out of closet的直译。这个英文词组有两个典故,一说是指医生会把进行解剖练习的尸体藏进衣柜里,二说是一位看似无忧无虑的夫人,实际上每天被丈夫逼迫亲吻衣柜里她旧情人的骷髅。这两个典故都指“不可告人的隐情”,出柜是指“将这个隐情昭示天下”。   性少数群体需要发声,需要让人们看见和承认他们。所以出柜是必要的,他们需要出柜,需要大众承认他们的存在。   但使我更加愤怒的是,即使他们做了这么久的柜中人,终于下定决心咽下疼痛和孤独走了出来,依旧有人锲而不舍地想把他们重新推回柜子里。   我们对自己的性取向,并没有决定权。你应该听说过不少这样的故事:孩子出柜以后,父母拒绝承认ta所说的一切,告诉ta“你不是同性恋“,“这只是你青春期的困惑”,帮ta张罗相亲,甚至要求ta去“治疗”。   出柜这件对整个性少数群体意义非凡的事情,有时候却是无意义得令人无力。始终有人试图告诉性少数群体,你们所经历的那些痛苦,是不被承认的,是错误的,是愚蠢的。始终有人试图给他们的性取向“拨乱反正”,始终有人试图否认他们。   在关于出柜这个词组的两个典故里,都有一具一动不动、已经失去生命的身体。不知道70年代性少数们开始使用这个短语呼吁“面对真实的自己”时,有没有想过已经默认了自己就是那具已经失去生命的身体。       Source: Carol   异性恋:人类的出厂设置?   性取向(sexual orientation)一词,实际上和性偏好(sexual preference)是相似的概念,它是指一个人在爱情和性欲上对特定性别(或其他特征)的偏好。将爱情和性欲完全等同或包含起来已经被证实是不合理的划分(例如无性恋),所以性取向它既包含爱情的方面,如爱慕、信任感、依赖感、爱护和承诺等,又包含性欲的指向。   异性恋也是一种性取向,但它所代表的社会意义,早就超过了一种性取向所能涵盖的。它变成了人类的一种“出厂模式”,一种默认状态,一种绝对不会被质疑的正确,它是所有社会问题讨论的前提和根基,甚至所有讨论的发言者本身。   这种绝对话语权,创造了异性恋正统主义(heteronormativity)。   没有人会对异性恋感到奇怪,因为每个人仿佛天生就应该是异性恋。没有异性恋需要“出柜”,因为他们天生就在柜子外面,且没有人质疑是什么给了他们活在柜子外面的权利,和把别人关进柜子里的权力。   当我们看见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玩耍的时候,最有可能的反应是“是恋人吧”,或者“真般配”,但我们看见两个女孩在一起玩耍的时候,通常很少会有这样的反应(除非她们当中有一个打扮得像个男孩。看,这就是异性恋正统主义对我们的影响)。   我们可能已经开始知道为什么有人会是同性恋,可是我们还不知道到底是哪一组基因、那一块皮层结构、什么样的激素配比会使人们成为异性恋。甚至你看到我这句话的时候都会想,天啊,这个人到底在说什么蠢话,异性恋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Source: Total Eclipse   异性恋是天经地义的吗?   异性恋不是天经地义的。性行为是天经地义的,因为物种需要繁殖。但就性对象的指向来说,一生只和异性发生性行为的动物或人类,只是“占大多数”,而不是“别无他法”。   对人类来说,性行为的意义早就远不止繁殖了。懂得享受性爱,而不止是为了繁殖而性,可以说是人类文明的一个转折点。   而异性恋,完完全全是一个近现代精神医学创造出来的概念。这个概念第一次出现在1886年,和“同性恋”一起出现在德国精神病学家Krafft-Ebing编撰的手册《性心理疾病(Psychopathia Sexualis)》里,1920年左右才开始获得精神病学界的注意,但直到1960年左右才被广泛运用。   即使异性恋性行为贯穿并注定贯穿人类历史始终,即使非异性之间的爱情和性从古希腊开始就有记载,“异性恋”这个概念,和同性恋、性取向等等一样,是直到近现代才开始使用的。   这样的分类使得同性恋和异性恋之间,产生了二元分化。异性恋变成了“主体”,变成了“正常”。异性恋们通过指认同性恋这个“他者”,最终确定了自己的主体地位。   而在人们完成了同性恋的去病化以后,“只有异性恋才有后代”,是异性恋正统主义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但是进化和繁衍并不在意什么性取向。只要这个种族能产下健康且充足的后代,自然并不阻挠有些个体喜欢和同性性交。至少在130脊椎动物中发现了同性性行为,它们可从来不会管自己叫同性恋,也从来用不着出柜。   基因的性别对抗性选择(sexually antagonistic selection)也能给我们一定启示。假设同性恋的确是由基因决定的,那么这种基因可能是这么操作的:拥有这种基因的男性有几率发展成为同性恋(从而降低繁殖率),而拥有这种基因的女性却会拥有更高繁殖率。   有研究表明同性恋男孩的母亲,比起异性恋男孩的母亲拥有更多的后代,这种会导致男性同性恋的基因,它的作用本身可能就是增加女性的生育能力,只是在男性身上表现为了同性恋。   进化并没有空在乎每一个人会爱上什么样的人,它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整个种族的延续和发展。   Source: Brokeback Mountain   那么,你确定你是异性恋吗?   你能确定你自己是异性恋吗?实际上你很难准确地回答这个问题。   以同性恋为例,现在学术界比较认可的一种观点是,基因决定我们有没有成为同性恋的可能,产前环境和激素水平等提供同性之爱滋长的基础,最终由环境决定会不会激发它。   而我们生活在一个异性恋正统的环境里。在我们还没有能力主动寻求认同的时候,我们听到的爱情故事的主角全是异性恋。人们会很自然地打趣小男孩“长大要不要和这个姐姐谈恋爱”,而不会想到他可能完全不会喜欢姐姐。   因此对很多人来说,爱情最初的模样,长着一张异性恋的脸。   这样的故事我们明明也听到过很多:在和未婚妻结婚之前幡然醒悟,在铸成更大的错误之前悔婚出柜;结婚二十年,小孩都上高中了,突然爱上了别的同性。   这样的故事我们明明也听到过很多,性少数们自欺欺人地过着异性恋的生活,一朝梦醒,发现自己孤零零地躺在衣柜里。   有时候人们还没来得及知道自己有多少可能性,就已经被塑造成所谓正统的模样了。     Source: Le bleu est une couleur chaude       在我思考自己的性向认同问题的时候,我一般不会用“出柜”这个词来代表我可能会采取的行为。行为本质可能是一样的:同身边的人讨论,同身边的人开诚布公。   但如果用了“出柜”这个词,我总觉得我默认我现在是躲在黑黢黢的柜子里的。我(也许是自欺欺人地)觉得,我只是还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时间说,并不是藏着一个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当然,如果你完全肯定自己是异性恋,或者你打算告诉我你不喜欢界定自己,那很好,祝贺你拥有如此肯定的自我。   同时,如果你是异性恋,或是给自己贴了其它随便什么标签,你都可以不喜欢性少数。   性取向可能只是一种性状,一种像发色、鼻尖大小、指甲形状一样的性状。无论是性少数还是异性恋,它们都是一样的,拥有同样值得喜欢和值得讨厌的份额。   所以,如果你完全肯定自己是异性恋,请不要贬低甚至否认性少数的存在。请不要认为他们是一种“错误”,因为在性取向里,本就不应该有“正确”。     Source: Call Me By Your Name   那么,你确定自己是异性恋吗? 如果不是,你会选择“出柜”吗?   参考文献 Camperiociani, A., Corna, F., & Capiluppi, C. (2004). Evidence for maternally inherited factors favouring male homosexuality and promoting female fecundity. Proceedings Biological Sciences, 271(1554), 2217. Nielsen, M. C., Walden, G., & Kunkel, C. A. (2000). Gendered heteronormativity: emprical illustrations in everyday life. Sociological Quarterly, 41(2), 283-296. Page, A. D., & Peacock, J. R. (2013). Negotiating identities in a heteronormative context. Journal of Homosexuality, 60(4), 639-654.    

2622 阅读

为什么生活总是不易? | 增强容纳痛苦的能力

最近好友因为婚姻遭遇了背叛,陷入巨大的痛苦之中。她让我介绍了一位咨询师,咨询几次之后跟我说,她还是感觉到很痛苦,觉得咨询没什么用。 我告诉她:是的,咨询确实没有办法消除你的痛苦。 她问:那咨询还有什么用?为什么那么多人还坚持咨询那么长时间? 我说:咨询虽然没有办法消除你的痛苦,但是可以帮助你理解你的痛苦,最终让你有能力容纳痛苦的感觉,让痛苦的感觉不再影响你的生活。 我遇到很多来咨询的对象,都有这个理念:       我来咨询,是为了让我自己可以不痛苦。 我可以理解他们的期待。一直待在痛苦的感觉里当然难受,谁都想快点走出来。但问题在于,人生有太多的痛苦,是我们根本无法回避的,也无法消除的。 我曾经收到某个学生的来信说,       她很痛苦,因为她发现宿舍里的其他人都比她漂亮,性格比她活波,而她自己是一个安静的人。 这样的话我在咨询中听过很多次:       别人的工作比自己好,自己的工作太糟糕了,感觉到很痛苦。       别人的家庭出身,父母条件比自己的好,自己却很糟糕,太痛苦了…… 他们都在问,            怎样可以让我变得跟他们一样? 就像我的好友也在问,怎样可以让我不再在乎他? 他们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痛苦了。 我看到他们花了很多力气消除痛苦的感觉,也看到他们因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著名的精神分析师 南希·麦克威廉斯 说过:我们对自己越诚实,我们就越有机会过上一种更为满意和有益的生活。 精神分析的目标是培养承认我们自己身上的一些东西的能力,那些东西对我们而言是困难的或者痛苦的。 比如脆弱感、空虚感、矛盾的感觉、缺陷的感觉等等。 换句话说, 我们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否认我们自己的这些令人痛苦或困难的感觉, 想要消除这些感觉, 从而使我们的注意力和能量没办法好好的使用在更复杂的生活任务中。 于是我们没办法在生活任务中变得更现实更有效。 我的好友 遭遇了背叛,心里十分痛苦。然后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要惦记对方的任何好处。她以为这样做可以让自己不痛苦。 但是她发现自己很难做到。她时不时会想起对方对她好的地方,离开对方也会让她感觉到很焦虑。 既恨对方,又需要对方,心里有强烈的矛盾。 为了让自己不那么矛盾,她希望自己可以只保留一个选项。所以她不断的提醒自己,不要记得那些好的部分。 但是根本无法控制自己,整个人就变得非常纠结,因而更加痛苦。 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花在消除矛盾的感觉上,以至于她没有办法好好梳理自己受伤的感觉,面对分离的焦虑的感觉,也没有办法很好的适应她此刻的生活。 给我来信的那位学生,不断地在想,自己怎样才可以变得像室友一样漂亮, 一样活波开朗。 对自己的工作感到不满意的那位女性,也不断的换工作。 她们共同的想法是:只要我变得跟那些人一样,只要我也拥有她们所拥有的东西,那我就不痛苦了。 然后她们每天都盯着别人的好,越来越感觉到自卑,痛苦的感觉也变得更加强烈。 当我们发现自己不如别人的时候,会有许多有缺陷的感觉或者是丧失的感觉。她们一直试图消除这些感觉,想要让自己感觉到别人拥有的东西自己也可以有。这样至少不用体会到丧失和缺陷感。 但是这也导致她们没有机会好好的思考, 她们可以做到的部分是什么, 真正适合她们自己的生活状态是怎样的? 原本可以属于她们的生活部分,她们最终也没有得到。 ​​​​​​​人生有许多的痛苦,本来就是无法避开的,怎么消除都消除不完。 比如 我们想要的东西不一定会得到, 比如 我们总是会面对分离, 比如 我们的未来总是充满不确定性。 这些事实都会让我们感觉到脆弱,感觉到有缺陷,感觉到焦虑。 这些痛苦的感觉我们无法消除,只能承认并接受它们的存在。 我们也发现,发生同样的事情,有些人可以容纳痛苦的感觉,有些人却非常困难。这是为什么呢? 这个就要回到我们的早期经验来解释了。很多父母本身就无法容纳孩子的痛苦感觉。 在早期经验里,当孩子感到悲伤难过,或者焦虑的时候,父母可能感到自己很无能。 如果父母的应对方法是告诉孩子他不应该有这些负面的情绪,他不乖,或者完全忽略孩子表达的负面情绪, 这会让孩子感觉到自己有负面的情绪是一件羞耻的事情。 所以,慢慢的那些脆弱、无力、焦虑、空虚等等令人痛苦的感觉无法呈现,也无法言说。 于是很多孩子习惯性的把这些痛苦的感觉隐藏和压抑起来,习惯性的避开或者用各种办法消除痛苦的感觉。 但是随着慢慢长大,人生当中痛苦的感觉越来越多,根本避无可避,这个时候就很容易出现问题。 ​​​​​​​我们如何增强容纳痛苦的感觉的能力呢?  用言说的方式。当孩子告诉父母说,今天我跟好朋友吵架了,然后得到父母的回应:原来你很难过啊。那么父母就已经在帮助孩子消化这种因为冲突而产生的痛苦感觉了。孩子就会觉得,原来父母也知道这种感觉,那么这种感觉其实没那么可怕。在这个过程中,孩子容纳冲突和痛苦的能力就会提高。  心理咨询 也是同样的作用。我们不可能回到童年早期从头来过。现在的我们,在面对痛苦的时候,最好的办法是找一个安全的对象言说。 看见和表达自己的痛苦,这个过程本身就已经是在容纳痛苦的感觉了。在咨询的过程里,我们诉说自己的故事,诉说自己的感觉,这个过程本身就是跟这些感觉待在一起,容纳它们。 当我们能够看见并且言说, 当我们知道有另一个人在倾听我们的痛苦的时候, 这些痛苦感觉带来的张力就会小很多。 实际上,我们整个民族都在回避痛苦的感觉,因为整个民族经历的创伤太多了,痛苦的感觉太多了。回顾我们的近代史,你能找出说服我们不痛苦的理由吗? 在我们的想象里,一旦我们允许自己痛苦,就会很恐惧, 那些压抑得许久的痛苦会不会蜂拥而至? 那些痛苦的感觉会不会把我们完全吞没掉? 这些幻想的恐惧让我们本能的想要避开痛苦的感觉。 我们推崇“流血流汗不流泪”,如果一个人流露出悲伤脆弱的感觉,人们会认为他是一个脆弱的人。 这里有一个误区: 脆弱的感觉只是一种感觉, 是一种内心的体验, 每个人都会在不同时刻体会到。 但人们常常误以为,有脆弱的感觉,代表那个人的人格特质是脆弱。 所以人们习惯性的去贬低那些痛苦的人:看,那个人好脆弱啊,那个人好无能啊;一个真正强大的人,是不会痛苦的。也因此,人们会恐惧当自己脆弱的时候,会处于被人贬低和排斥的位置上。 为了不让自己体会到痛苦,人们这样自我安慰:只要我成为那个强大的人,就不会痛苦了。 换句话说,只要我是那个不会停留在痛苦的感受中的人,就说明我很强大。 这些只是我们的想象。 痛苦的感觉不会摧毁我们, 避开痛苦的感觉也没有让我们变得更强大。 ​​​​​​​有痛苦的感觉,本来是一件客观的事情。 允许它的存在,并且看见自己内心真实的感受吧。 这才是我们对自己最大的尊重:我可以拥有属于我自己的感觉。  

4299 阅读

“所有美好的事物,我都不配拥有” | 「格格不入者」的心声

Lidia Yuknavitch是一名作家,她形容自己是一位「格格不入者」(Misfit)。 三十多岁的时候,她写的一篇小说获了奖,奖品是被邀请去纽约和知名的编辑、出版社和其他大作家见面。对于一个写作者来说,这是梦寐以求的机会。 但她先灌了一大杯Vodka,然后盯着请柬看了一天,无法决定要不要去。 最终她还是去了纽约,那些华丽的晚宴和人群,让她拘谨恐惧。 面对顶尖主编的热情询问,她麻木地微笑点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甚至当对方说,要帮她出书的时候,她所做的也只是犹豫不决。 最终她回到了家,没有签下一个合约,没有经纪人,只剩满满的回忆和酒店的纪念品餐巾。回忆是她给自己唯一的奖励。 Lidia是一个「格格不入」的人,而所有这些人的共同点就是:低自尊。 低自尊者常常会有这样的感觉: 总觉得自己很失败。 认为自身的成功都是碰巧。 在机会来临时,不敢去伸出手去接受。 最重要的是,认为自己不值得去拥有生命中美好的事物。 一个低自尊者,就算美好的事物降临到生活中,也会慌乱地把它丢得远远的,然后缩回自己的小窝,沉浸在熟悉的安全与懊悔中。 他们就这样一步步把自己的生活搞砸了。 低自尊意味着什么? 自尊是一个人对于自我的概括性评价,以及我们对于自己价值的判断。低自尊者(low self esteem)对于自我有偏低的评价。 如果一个人对于自己的总体看法是「我是一个不够好/不好的人」,总觉得自己没有价值,不配得到更好的机会,这可能意味着Ta的自尊是偏低的。 低自尊者很熟悉一种十分具有破坏性的情感:羞耻感(shame)。它和愧疚感(guilt)不同。当我们犯了错,羞耻感在脑海里冒出的声音不是“我做的不好”,而是“我不好”。 心理学家Brené Brown在她的演讲中提到:对于一个充满羞愧的低自尊者,有两句话会不停地在脑海里循环。挫败时,听到的是“我不够好”;做成一件事情后,Ta会想方设法否认自己的成功,脑中浮现的声音是:“别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这一点成功算不了什么,你还是很差。 低自尊有什么表现? 低自尊者常常会陷入自我批评、自我怀疑和自责 他们常常担心自己不如别人,认为自我轻视总比被别人瞧不起要好一些。也怀疑自己的能力,总觉得自己不能胜任工作。 低自尊者在归因时会倾向于把成功归为运气,而把失败归于自己不好。 例如在考试中,低自尊者如果考的很好,会认为是卷子太简单,而当他们考砸了,则认为是自己的能力不行,自己太笨了。这种归因方式使我们更加确信那些「弱点」是根植于身上的,而获得的成功都是偶然。 「我拥有的都是侥幸啊,我失去的都是人生」   低自尊者会过分关注于自己的弱点 高自尊者会更加关注于自我成长以及进步,而低自尊者却注重不在生活中犯错误,以及如何不给他人留下负面印象。 如果有99个人称赞我,只有1个人说了一句不那么好的话,我也会忽略掉那99句赞美,转去纠结那一句批评。 蔡康永在奇葩说中提到:知道为什么所有的社交网络中都只有点赞,而没有点呸吗?因为我们都是「玻璃心」,都如此地受不了别人的负面评价。因为批评的话是很伤人的。 这都是人之常情。但低自尊者对于负面评价的过分夸大,使他们无法对自己形成正确的认知。对于低自尊者来说,那百分之一的批评代表了全部的人对Ta的看法。     此外,低自尊者总是在避免挑战,同时也错过了机会。他们会竭力地回避一切有挑战性的、可能造成失败的情境。因为害怕想象中的失败,所以连尝试都不敢,就这样错过了很多个摆在面前的机会。 于是,低自尊会像自我实现预言一样,越害怕失败,错过的机会也就越多,最后更加印证了自己“不够好”的预期。 是什么让我的自尊变得这么低? 1.童年经历让我们相信自己不值得被爱 来看看Lidia对自己经历的描述: 我来自一个受虐待的家庭,只不过我侥幸地逃脱了。随后在我的生命中经历的两次婚姻的大失败,考大学也失败了两次,有过一段吸毒经历,甚至还蹲过监狱。 而让我成为一个「格格不入者」的真正原因是,我的女儿在出生那天就去世了。之后我过了一段无家可归的日子,睡在天桥下,被无尽的丧失与悲痛感打击着。 而事实上,她其实并没有「侥幸逃脱」那个受虐的家庭。 很多研究都证实,低自尊往往与童年被惩罚、虐待的经历有关。父母对于孩子的爱是有条件的, 这种状态被Carl Rogers描述为「有条件的积极关注」。只有当孩子取的好成绩(让他们有面子)时,父母才会给予关注和表扬;如果孩子是平凡的、甚至是无能的,那么就得不到他们的关爱。 长大后,低自尊者不敢相信自己单纯地作为一个人,也是值得被爱的。 2.负性核心信念让低自尊一直延续 认知行为学派认为,负性的核心信念(negative core beliefs)才是低自尊得以维持下去的因素。 童年的行为模式使我们对于自我、他人、和世界形成了一个坚固的、稳定的、深深扎于内心的信念,我们称之为「核心信念」。即使我们有时候并不能清晰地表达出这种信念,但我们却相信它是无比正确的。 而低自尊者的核心信念就是「我很差」,所以低自尊者会一直退缩与回避、对自己的怀疑和责怪,这让他们无法逃离低自尊的深井。 低自尊的我,该怎么办? 我们先来看一下健康的自尊是什么样的(并不是高自尊喔)。 一个拥有健康自尊的人能够平衡地看待自己的价值。他们可以承认自己有缺点,但他们也可以接受这些缺点,并且决定是否要改正它们。与低自尊者不同的是,他们欣赏自己的优点和强项。毕竟鸡汤有云:其实并不存在「优点」或「缺点」,只存在「特点」,取决于看你如何看待它们。     如果你想改善自己的自尊水平, 以下有一些实际的建议: 1. 意识到自己的负性信念 负性的信念是分为很多层次的,也许最底层的核心信念一时无法被撼动,但我们可以从比较容易浅显的外周信念入手,把它们写下来,并且试着客观地审视。这些信念越具体越好,例如,“我认为我的老板/导师不喜欢我”。 2. 寻找支持性证据 低自尊者的记忆往往是偏负性的,他们只记得自己遭遇失败、出糗、被批评的经历。我们需要挑战自己的负性记忆,把负面想法变成问题:“我是一个失败者吗?我所有的事情都失败了吗?” 然后试着寻找正性的记忆,去回答这些问题,可能你会发现,你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 3. 一份支持性的关系 心理咨询会提供「无条件的积极关注」,而这正是低自尊者需要的。无论来访者有怎样的品质、行为,咨询师都不应该做价值评判,而表示无条件的接纳和温暖,使得来访者感觉自己是有价值的。 Lidia在演讲的最后说:“每一种文化中都有追梦的神话,我们称之为英雄之路。我更喜欢另一种神话,一种过程不同,不为人知的神话,叫「做格格不入者的神话」(misfit's myth)。” 它是这样的: 我们筛选出了擅长处理低自尊问题的6位咨询师,他们能给你一份支持性的关系。 你可以在点击咨询师头像,查看咨询师个人信息&联系方式。   王晓明  (北京)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低自尊会让我们感到焦虑、抑郁,辛苦地承担很多本不属于自己的责任。但它在我们的生活中很常见,因为低自尊对我们有保护意义。 如果它困扰了你,或许不用着急舍弃它,我们可以尝试改变与它的关系,不再被它所胁迫,而是更好的使用它。我会提供一些科学的心理学方法,跟你一起更多的认识它本来的样子,练习改变与它的关系,同时也调节我们自己与自己之间的关系,让自我感到更和谐。   点击预约咨询   黄金华  (深圳)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低自尊是一个普罗大众都存在的议题,低自尊人群常常表现为孤独,胆怯、内向、社交回避、情绪低落或容易焦虑,恐惧,自责,对自我经常否定等。 我会从动力学和系统思维的视角以及使用创伤性治疗的技术,陪同来访者共同探索低自尊状态如何影响他的情绪,行为,情感以及他对自我的评价,用平等心和尊重心帮助他们重新建立起安全和信任的关系网络,恢复他们自我内在独有的价值。   点击预约咨询   汪银花  (安徽黄山)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卫生部心理治疗师 临床常遇到低自尊的来访者,自卑心理会波及到他们情绪认知行为各个方面,这些方面呈现出僵化的结构,只要情境中某些因素触动了一个方面,就会起连动反应导致各个方面问题集中呈现,而他们的应对是不断重复着无效或者失败。 我会更多理解来访者的困境,促进他们的情绪稳定,陪伴他们去接触过去造成他们问题而长期尘封的情境,对于问题及其感受做深入的理解和讨论,使得他们有更多选择的可能,从而提高自信心及应对能力。   点击预约咨询   李萍  (安徽芜湖)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低自尊,它不是一种病理学名称,确切说来这是对一类内心体验的命名,是一种普遍存在于各种类别来访者身上的自我体验。 我会以多年高校心理咨询师工作经历,从精神分析及动力学视角,对此类议题准确评估和定位,不过分分析和解读,帮助来访在长久、稳定的优良咨访关系浸泡中,微调、纠偏,乃至重塑他们的人格基础,用爱,滋养出尊贵和自信;用恰到好处的挫折,培养出力量和坚韧。   点击预约咨询   刘宗霞  (南京)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对低自尊在个体人际交往障碍以及进食障碍中产生的影响有丰富的咨询工作经验。 我将从认知行为、心理动力学视角,通过对个体认知的调整,改善来访对自我的消极评价认知,促使其建立更积极的自我认知,增强其学习与社会交往能力。并从心理动力学出发,理解来访自尊获得的内在动力机制,促进来访自尊水平的不断发展。   点击预约咨询   张传利 (上海)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咨询师 在我的工作中发现很大比例的求助者存在着低自尊的问题,低自尊是一类现象的总结,但具体到每个个体,低自尊的内容和形式又各不相同。 在咨询工作中我会努力让来访者身上的低自尊现象更加的个人化和具体化,鼓励来访者克服羞耻来自我暴露,同时在咨询互动中发现与来访者与低自尊相关的人际关系模式,并籍此帮助TA为自身的自尊困扰建立一个综合、健康有弹性的生态系统。   点击预约咨询   参考资料 Harter, S. 1993. Causes and Consequences ofLow Self-esteem in Children and Adolescents. In Baumeister, R.F. (Ed.)Self-Esteem: The Puzzle of Low Self-regard (pp. 87-116). Mruk, C. (1995). Self-Esteem: Research,Theory, and Practice. Springer. Guindon, M. H. (2002). TowardAccountability in the Use of the Self‐Esteem Construct.Journal of Counseling & Development, 80(2), 204-214. Robins, R.W., Trzesniewski, K.H., Tracy,J.L., Gosling, S.D., & Potter, J. (2002). Global self-esteem across thelifespan. Psychology and Aging, 17, 423-434.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9606 阅读

缓解抑郁情绪的7个方法 | 当你感到抑郁时,就来看看这个小漫画吧

    原作:简里里 文案:简单心理 画手:棐棉                                                                        

10692 阅读

静静地等待你的美而非改变 | 简单课堂·51期

一、把美的一个瞬间呈现抓住、放大并固化 二、只看她人的美,是因为爱而害怕竞争;其实美不伤人,伤人的是嫉妒 三、背景和主题的关系:有的美是要静静地等待大环境的改变而呈现

11782 参与

打扫心灵的房间 |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系列·一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一   在这个掌上阅读为王、纸媒生存艰难的年代,动不动就有曾经风光的某报某刊停办的新闻成为话题,不那么著名的一些纸媒办不下去了,连新闻都算不上,只能静悄悄地销声匿迹。新一年开始,仍然幸存下来的报纸杂志,能够被读者捧读,用劫后余生来形容都不会觉得过分。   一本你熟悉的杂志,每个月准时出现在你的面前,就像你的一位旧友,还是你熟悉的表情,熟悉的语调,熟悉的陪伴。在这个变数太大的世界,光想想就能让人感动。在2014年的年末,我和《女性天地》的编辑,坐在我并不陌生的办公室里,面对着我20多年前初识的杂志,商谈着2015年新开的心理咨询栏目,这份感动不仅是想一想那么单薄,而是各种感官的交汇,复杂而深切。 我用指腹和掌心摩挲着手中的《女性天地》,朴素、细腻、柔韧,这是她由表及里一直以来的气质,从不喧哗从不艳丽,一种低调贴心的陪伴,一份朴素真诚的坚持。20多年前,我曾是《女性天地》一名年轻的编辑,时隔20多年,当我以心理咨询师的职业身份,受邀来到杂志社开设心理咨询专栏时,以上的那些感慨自然就不会是无病呻吟了。   总编谈到了开设心理专栏的愿景,希望能够在心理常识和心理咨询方面为读者做一些引导和服务的事情。在我从事心理咨询工作的经历中,大众对心理咨询因为不了解而想当然的一些偏见,因为对心理咨询不了解而求助无门,因为对心理咨询不了解而遭遇二次伤害的情况都屡见不鲜。因此,我也愿意尽自己所能,在《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这个专栏中,就此和读者分享大家关心的一些话题。 ========================     什么是心理咨询?   大家对法律咨询、健康咨询的内容大致都能基本了解。相比起来,同样作为提供专业咨询服务的心理咨询却似乎不那么容易说清楚。心理咨询服务在我们国家作为一个专门的服务行业设立,其历史不过短短的十来年。2001年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才制定出台《心理咨询师国家职业资格标准》;2002年,国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开始在辽宁省进行试点培训、考试;2003年,才有在全国进行的正式的统一鉴定考试,心理咨询师才有了和律师、会计师等大家都熟悉的国家认证的职业资格。   心理咨询简单地来说,就是由具有心理咨询执业资格的专门人员,运用心理学的方法,对求询者提供心理援助的过程。在这里我们所讨论的心理咨询是在狭义的心理咨询范围,不包括心理治疗(药物/仪器)和心理检查、心理测验,只局限于咨访双方通过面谈、书信、网络和电话等手段向求询者提供的心理救助和咨询帮助。 在心理咨询中,需要解决问题并前来寻求帮助的人称为来访者或者咨客,提供帮助的咨询专家称为咨询者。咨询者和来访者共同工作,建立的关系叫咨访关系。心理咨询过程中,来访者就自身存在的心理不适或心理障碍,通过言说或者书写的交流媒介向咨询者进行述说、询问与商讨,在咨询师的倾听、陪伴、支持和帮助下,通过共同的讨论找出引起心理问题的原因,分析问题的症结,进而寻求摆脱困境解决问题的条件和对策,以便恢复心理平衡、提高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增进身心健康。   对于心理咨询,我们最常见的误解可能是, 有心理疾病或者心理变态了,才需要去心理咨询。 按照这个逻辑,去心理咨询必然是“有病”了才需要,由此才有了我们普遍对于心理咨询的偏见,才有了很多人对于自己是否需要心理咨询的错误评估。   我常用口腔护理来做比喻: 在不远的上世纪80年代以前,我们去看牙医,都是在牙周或牙龈发炎,蛀牙坏牙,需要补牙、拔牙、镶牙的时候才想到去看牙医。短短几十年时间,观念发生了根本的变化,现在的口腔护理中心与时尚的婚纱店毗邻开在最繁华的街道上,而且还有品牌连锁。光顾口腔护理中心的除了被口腔疾病困扰的牙病患者,更多是清洁牙齿、护理牙齿的爱美人士。   我们个人对于口腔和牙齿的日常护理也更加主动细致。还是说到上世纪的80年代,在城市里的人们懂得了刷牙,不过大多数都仅限于清早起床后的刷牙,每天一次;慢慢,大家懂得了比早起刷牙更重要的是晚上睡觉前的刷牙,让牙齿和口腔在长长的睡眠时间不至于遭受细菌的侵蚀,刷牙变成了每天早晚各一次;再后来,更多的父母教育孩子,每餐饭后都刷牙或者使用牙线清理食物残留;再后来,定期的专业深度清洁牙齿成了更多人的口腔护理要目。 这样的变化来自于,我们最简单的理解,日常的即时清理,使牙齿和口腔保持清洁;定期的疏通,免于牙齿表面堆积污垢钙化成为牙垢,而牙垢的生成会导致产生牙周疾病的隐患。牙周疾病的痛苦是我们都不愿意发生面对的。   同样,我们还会主动清洁我们的住所,我们不会让灰尘和污垢堆满房间,会勤快地去打扫和整理,窗明几净的环境让我们身处其中心情旷神怡。 心灵是我们的心居住的房间,负面情绪、压力、内心冲突、心理不适是布满我们心灵房间的大大小小的灰尘与污秽,同样会堵塞到我们对于阳光、温暖、美好的感受能力,我们也需要勤于打理和呵护。   (该系列文章作者:张荣,原刊载于《女性天地》2015年1-7月号) ======================== 阅读更多《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系列,请移步: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一:打扫心灵的房间 (本文)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二:心理健康出了问题,该去找谁看?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三:你生命中还有一个重要的人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四:叩响心理咨询师那扇门之后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五:不要与心理咨询师交朋友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六:也来谈谈钱 心理咨询师说心理咨询之七:陪你走向健康  

1032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