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吃饭是一件让人绝望的事 | Eating Disorder


 

文|犀张 简单心理内容实验室

编辑|简小单 简单心理官方编辑

 

凌晨五点,破晓的光线从窗帘的缝隙间射进来。她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又出现了那个关于“吃东西”的念头,这让她感到自己羸弱、可鄙而又孤独。

早晨,她喝了一杯喝咖啡,只吃了半个苹果。中午,朋友想去吃韩国料理,她推脱不掉,只好说自己早晨吃得太饱。

 

「这个煎饺特别好吃。就尝一口嘛,又不会让你很撑!」推脱不掉,她只好吃了一个。

 

煎饺的油腻感让她想吐,但又吐不出来。心里面,她隐约知道,今天,一切又要重演了。

 

与朋友告别后,她索性「放弃」了这一天,决定吃一大碗牛肉面。之后,她又去超市买了各种膨化食品。回到寝室后,风卷残云地塞进了肚子里。

 

然后,她来到洗手间,把手伸进嗓子里,开始呕吐……

 

三四个小时后,晚餐时间,同样的情形将会反复上演。

 

 

这是我用在豆瓣「暴食症」有关小组搜集到的碎片化片段,拼凑出的一幕。类似的小组里,像这样的「她」有许许多多。

 

对一般人而言,食物的摄入本应使人们情绪更佳,能有活力。但对于一部分人,情况可能恰恰相反:摄入的能量越多,他们便愈感抑郁。他们每天锻炼数小时,以一切方式最小化进食与消耗之间的差值,反复称重。他们在严密的对自我的控制中,渐渐失控……

 

这种很难被周围人察觉的隐秘问题,叫做进食障碍

 

进食障碍有很多种,以拒绝/极少进食为特征的神经性厌食症;以大量进食,再主动催吐自己为特征的神经性贪食症;以及传统的暴食症等等。这些障碍所带来的感受各异。你可能曾经在生活中遇见过,也可能毫无察觉。无论是普通人还是患者,进食障碍都有着很多“未知”。

今天,你将看到一些故事,使以上这些无法穷尽「未知」,变成一点点「已知」。
 

– 这不仅仅是想瘦那么简单 – 
 

「在我八岁时,我开始感觉非常尴尬。我油腻、矮胖,而其他的女孩子,看起来都那么酷,那么端庄自然。每当我感到焦虑、担忧、愤怒,就会认为自己有问题。我把这种紧张的能量带到厨房,用食物堵下去。然后我就慌了,就开始吐。躺在浴室地板上,我麻木、筋疲力尽,再也不用回过头去面对一开始使我感到不适的事情。」

 

「我第一次暴食是在八岁那年,然后这样的每一天,持续了 18 年。」

 

 

说这些话的是Glennon Doyle Melton, 纽约时报畅销书 Carry On, Warrior (《坚持住,战士》)的作者——一位与酗酒、暴食抗争过的战士。

 

在面对酒精和食物的时候,Glennon告诉自己:这并不好。但最终,她依旧生活在那个成瘾的微小、可控、可预测的世界,而不是那个巨大、明亮、混乱的世界。

 

是的,对食物的执念未必单纯因为「瘦」——尽管它可能是缘起,也是一直挥之不去的纠结。

 

 

但是,许多研究显示,进食障碍患者的认知失调和适应不良性核心信念不仅关于食物、体重、体型,产生挣扎的原因也不仅是因为「想要瘦」那么简单——

「有些被掩盖的东西让你暴食,绝不仅仅是对吃的渴望。能够摆脱它(进食障碍)是一次解救,如若不然,你几乎没有生活可言。」

 

这是Youtube上的一段对于进食障碍的采访,多个女孩提到的了那些「被掩盖」的东西:

 

它们可能是某种情绪,比如感觉自己有问题、隐藏自己,感到不被喜欢、不被爱的「分离」,或是认为自己是个失败者,又或者坚信必须压抑自己的情绪和冲动。

 

 

「在我小的时候,当我处于一种受伤的状态下,我会暴食。我在那种情况下学会了用狂吃来安慰胃里不舒服的感觉。那是一团迷雾。」

 

「胖,是坏的。是我的敌人。如果我是胖的,我会看不起自己。进食障碍是种精神疾病,而不是一件我们可以改变的事。它让你感觉非常紧张抓狂。或者,你对自己的身体有某种看法,让你停不下来地吃,以此作为一种应对机制。」

 

 

「暴食(对我来说意味着)缺爱……来自自己的爱。胖是被打了标签的。而每个人的价值都被标签包裹着。在你小的时候,各种标签就开始了,你周围的人会给你打标签。你可以抱有这个标签,或者用一生抗争、去改变那些标签。」

 

 

我见过很多妈妈会对女儿说,别吃了,你会变胖的。是么?这就是你最怕你女儿成为的状态么?(进食障碍)被误读了。这是种无助、无力的感觉。对于所有的进食障碍,都是这样。这不是关于你长什么样,而是关于——脑子里的东西。」

 

研究显示,与进食障碍相关的不良核心信念多达 16 条,它们都与「情绪压抑」和「害怕失去控制」有关。

 

很多患有进食障碍的人同时兼有抑郁、焦虑或强迫的症状。节制,狂吃或呕吐,只不过是他们用以应对其他问题的防御机制。

 

所以,当下次你遇到一位进食障碍患者的时候,不要随意的说:不能为了瘦,就这么不注意身体啊。毕竟,原因要复杂的多。

 

 

– “好好吃饭” – 

进食障碍中的那些误解与偏见

 

在国内某著名减肥论坛里,我看到了一篇列举暴食者记录自己吃的食物的帖子。发帖的人这样写道:何必这么对自己,希望大家都好好吃饭,珍爱身体。 

 

这就好像告诉抑郁症患者「你开心点」,或者告诉糖尿病患者「让你的胰岛争点气」一样。

对于对这个病有些许了解的人而言,可以想见那些被进食障碍困扰的女孩,听到「好好吃饭」这样的建议时,会是如何无助和绝望。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试着停止饿自己、让自己吐。但我做不到。我每天都在努力,但我已经太习惯那么做了,甚至都感觉不到在受它折磨了。」

 

「我知道在某个时间点,我会好的。但要实现这点,我觉得需要很多很多努力。因为,事情不会突然之间『咻』一下就好了。有时候会好,有时候又崩塌。」

 

「如果你去问一些对人和东西成瘾的人,他们都会告诉你,『康复』的过程是一生的功课。哈哈,我希望这不是真的。」

 

另一句让让绝望的话是:看起来不像——这是对进食障碍另一种常见的刻板印象与误解。

 

「我曾对某些人坦白我的病情,告诉他们我在做什么。有些人不会有什么同理心,会告诉我“你看起来不像啊”。」

 

但是,在挑选它的对象时,进食障碍可不挑剔。 「看起来不像」的进食障碍患者有很多:男性,年长者,儿童……甚至看起来不像,只是因为他们「没那么瘦」。

 

 

「如果你不是很瘦,瘦成柴火棍——于是人们就会认为你不是进食障碍。这些是人们会和进食障碍联系起来的样子,但这绝不是患进食障碍的唯一体型。」

 

「『你不像啊』,这句话很危险。一方面,这会让你不去寻求帮助,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你会更加重自己的行为,使自己看起来更『像』。」

 

「进食障碍?那不是个年轻女孩得的病么?」除“看起来不像”之外,这也是让很多其他患有进食障碍的群体感到绝望的一句话。

 

「对于进食障碍,大家知之甚少。不知道它是个什么鬼,也不知道谁会得这个病——事实上,是所有人,跨越各种阶级、年龄、性别、种族。」

 

但种种的刻板印象,使得进食障碍对于一些群体而言变的更隐秘,更痛苦。比如男性。

 

 

「对于进食障碍,很多人会有性别刻板印象。这让我感觉更耻辱。嗯,我就是感到自己软弱、丢人、耻辱。好像说,这是件你该自己搞定的事,跟我说干嘛?」镜头里的这位男士说。

 

「这是件令人害怕的事。因为,如果是滥用药物,或者喝酒,或者其他那些『瘾』,都会有个清楚的界限。但,进食这件事,界限非常模糊——把线划在哪里呢?第二块披萨,还是第五块?(这个病)是完全不可见的。它看起来什么也不像。

 

 

「羞耻。你知道那种感觉,那种……当你想起来有些不该说的话,或那次你不该那么做的事。我有许多这样的记忆,关于进食。」

 

「我们真的能完全康复么?我不知道。」
 

– “变好”,是值得期待的事情 

 

「太阳每天升起,我开始暴食、催吐,」文章开篇时的 Glennon 这样说,「太阳落山,我把自己喝到傻。……我恨日出。我把窗帘拉上,埋在枕头里,我晕眩的脑袋在用那些外出的人折磨着我,他们来到日光下,认识朋友,追求梦想,度过这一天。

 

「很多年里,我曾认为那日出在搜索,在指责,在审判,但其实不是。」

 

「现在,我认为『希望』就是日出。它每天出现,平等着照耀着所有的人。圣人,罪人,毒贩子,拉拉队长。它不会犹豫,没有评判。如果你在黑暗中生活,然后有一天,决定出来,它就在那里,等待着你,等着温暖你。」

 

 

在现实中,随着医学与心理学的研究与进步,针对进食障碍的治疗已经逐渐完善起来。但在这之前要做的,是唤起是社会大众,以及患者本人对进食障碍的清醒认知。

 

所以,如果你身边的人,或是你自己,有着这样的进食表现和感受,请勇敢的面对,并寻求帮助。尽管过程艰难,甚至可能像坐过山车一样反复,但「变好」绝对是值得的。

 

它是来自希望每日的邀请,请我回到生活里。」 Glennon说。

 

 

你可能会好奇,为什么会突然讲起了进食障碍?我想,这是一个严肃、复杂且值得被探讨的问题。仔细观察,也许你会发现身边就有这样的人。只是出于种种原因,他们或是隐藏起了自己,或是没有得到有效的帮助。我们的这篇文章可能无法全面地描述出关于进食障碍的种种,但希望它能为你提供一些基本的,可供参考的知识。

你呢?不知道你或者身边的人有没有一些关于进食障碍的故事与经历?可以留言分享给我们。我们希望收集更多本土的故事,让更多的人意识到进食障碍的存在,也让那些遭受着进食障碍的人意识到,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 简单心理 J 室长

 

 

参考文献:

Alexandra E Dingemans, Philip Spinhoven, Eric F Van Furth (June 2013) 'Maladaptive core beliefs and eating disorder symptoms', Eating Behaviors,  pp. 51.

Glennon Doyle Melton, TEDxTraverseCity, Lessons from the Mental Hospital. 2013.5.31

Caroline Rothstein,17 Stories Of Eating-Disorder Survival, Available at:https://www.buzzfeed.com/carolinerothstein/17-stories-of-eating-disorder-survival?utm_term=.begGrlnz1#.suAzl7Lpe

 

 

“ One should eat to live, 

not live to eat. 

( Benjamin Franklin )

 

——微博 @简单心理 J 室长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017年09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