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我觉得闺蜜很假吗?」「对,只有你。」 | 闺蜜是我自己选择的家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闺蜜”这两个字已经被妖魔化了。

可能因为它总是出现在这样的语境下:

  • 闺蜜抢走了我的男友,我该怎么办?

  • 闺蜜老是显摆她男朋友给她买的包。

  • 那天偷看闺蜜邮箱,我把她收到的4A公司的offer给删除了。

    ……


好像只要故事里一出现“我有一个闺蜜...”,就预示着狗血的剧情马上就要出现了,然后大家一边嗑瓜子一边感叹说:“虚假的姐妹情谊啊,啧啧啧。”


网上有个流传甚广的段子,一个女生宿舍,6个人,5个微信群。其实按照排列组合来说,一共可以有C(6,5)+C(6,4)+C(6,3)个微信群。
 

后来大家对于“闺蜜”之间的女性友谊,基本是当作一出宫斗大戏来看的。

 

但是我想了想自己身边的朋友,好像并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多数真的是在认真做朋友啊。至少我以前的宿舍,就只有一个微信群。

 

所以,今天想跟大家聊聊被妖魔化的闺蜜,和所谓的“塑料姐妹花”。

 

 

我们先来看看,大家对女性友谊有哪些误解,以及“闺蜜”这个词都被泼了哪些脏水:

 

 

 

误解一

女性之间的友谊不重要

 

大家常常会碰到那种一谈恋爱就消失的女生,我们可能也只是嘴上揶揄两句 “重色轻友”,但也很识趣地比较少约着出去玩了。

 

好像双方达成了一个共识,谈恋爱之后,女生就应该自动围着另一半转了。

 

结婚之后就更是如此,调查显示妻子们明显比丈夫拥有较少的朋友,花在维护友谊上的时间也明显减少。

 

好像社会文化中有一种潜规则,女性的生活重心应该是家庭和爱情,友谊只是在不同阶段中的调剂。

就算那些看中友谊、暂时不愿谈恋爱的女性们,也经常会被人说:“等你的朋友们都结婚了,就没空理你了,我看你找谁去?”

友谊对于女性来说,似乎处于一个随时可以被牺牲的地位。它的功能就好像一部电影一样,只是当下的过渡性陪伴。在它消灭了你的孤独,情感上给予慰藉之后,就可以随时抛弃了。

 

但是,女性友谊要比我们想象的重要得多。

 

 

 

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女性在古时候负责采摘和养育后代,这种社会分工决定了,她们需要一个团体去相互支撑。

 

在面临突发情况的时候,男性的本能反应是“战”或“逃”,而女性会本能地向群体寻求帮助和庇护。

因为当女性与她们的其他女性朋友在一起时,身体内会自动分泌一种叫做后叶催产素的物质,这是一种能够让人冷静和降低压力的荷尔蒙。


和闺蜜们在一起,对于女性来说,是一种减压手段,这是被写在基因中的。

所以,无论是对单身还是处于亲密关系中的女性来说,拥有朋友,比我们想象的要重要的多。

*闺蜜是来自人类祖先的馈赠啊朋友们。

 

 

 

 

误解二

女性友谊是肤浅的

 

很多人觉得,闺蜜团,不就是一起吃饭逛街自拍聊八卦顺便修图吗?

好像在大众眼中,年轻女性之间能聊的就是口红包包蠢男友和哪个妖艳贱货,中年女性就更是 “三八”的代名词,只会扯一些家长里短、散布谣言。

 

除此之外,还会干些什么?

不错!我就是会和闺蜜聊化妆品,我妈就是会和她的闺蜜聊家长里短,但这和男生们聊球星游戏,中年男性聊手串儿不是一个意思吗。为什么聊体育就比聊美妆来的更优越呢?

 

我们是聊这些,但并不代表我们的交往中只有这些东西啊!

 

被看到的肤浅的话题只是女性友谊中的冰山一角,而在它下面隐藏的是心灵之间的深层交流。

女性在面对挚友的时候,是处于一种敞开心扉(full disclosure)的状态的。她们可以坦诚地暴露自己的情感,向对方展示自己脆弱的一面。而这些事是男性很少去做的。

 

有时候甚至觉得女生之间的友谊更加牢固,是因为彼此知道对方的事情太多了,闹掰了会很严重

但展示自己的脆弱,其实是一种勇敢。

 

 

 

很多男生他们受社会文化的影响, 所以仿佛有义务去证明自己的男子气概(masculinity),因此有很多本能的事情,逐渐都被视为男性的禁忌。

举个例子,在对于新生婴儿的实验中发现,其实男婴和女婴的行为表现是基本一致的。他们都会注视母亲,会主动寻求那种亲人之间的情感交换,当母亲的视线移开之后,他们都会感到沮丧。

 

但随着逐渐长大,男孩不再会轻易表露情感,表现得好像是不再需要情感联结。因为父权文化告诉他们,需要情感是一件很娘(girly)的事情。

 

而女性不需要去证明自己的男子气概。因此在友情中,她们其实反倒更加坦诚。

 

 

Paul Wright 对于同性友谊的性别差异有一个很有趣的形容。他把男性的友谊比喻为 “肩并肩”(side by side),而女性之间的友谊是 “面对面的”(face to face)。

男性之间是肩并肩一起去做事情,一起打篮球、去酒吧等等。


而女性之间的友谊是以面对面地情感分享(emotional sharing)为主,她们会进行自我暴露,相互提供情感支持。

 

因此,女性友谊不仅仅是一种社交行为,它更是一种更加深层和紧密的心灵行为(spiritual act)。


可能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都有亲疏远近,但如果有人一概而论地说闺蜜间的感情就是肤浅的,那恐怕这个人才最肤浅。

 

 

*《skam》中的姐妹团

 

 

 

误解三

相互嫉妒的“塑料姐妹花”

 

如果说女性友谊不重要、没深度,都只是误解的话,那么说闺蜜之间的友情都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勾心斗角”,才是真正的脏水。

 

应该是从《小时代》开始,这部电影/小说让人们看到了超越了传统女性友谊的一种全新的交往方式:我们的情谊像“塑料花”,虽然虚假,但永不凋谢。

 

*四个女主角从小撕撕合合到大,居然主题曲还是《友谊地久天长》。

 

所以有人说,女生之间就没有真实的友谊,只会互相嫉妒。

 

但是,友谊中出现嫉妒是一种很正常的事情。只不过大家不想承认自己在嫉妒别人,尤其当这个人是自己的好朋友时。

 

在之前关于“嫉妒朋友”的文章中我们提到过,嫉妒并不是女性的专利,更不是闺蜜的代名词。

 

男性和女性在亲密关系中嫉妒的频率大致相同,只是呈现方式不同

 

嫉妒别人的人只会看到对方身上的优点,而忽略那些缺点。但好朋友不也正是这样,正因为看到了她们的优点,包容甚至喜欢上她们的缺点,才会彼此珍视、成为朋友啊。

 

所以嫉妒并不是什么不可容忍的事情,最好的处理嫉妒的方法,就是坦诚地把这种感受表达给对方。

 

如果你觉得当面承认不好意思,那也可以撒个娇,对闺蜜说:“嗷嗷嗷嫉妒使我丑陋!”

 

 

闺蜜是我自己选择的家人

 

我有个认识很多年的闺蜜,关系非常瓷实。我们不在一个城市生活,一年也见不到几次面,但我俩的聊天记录是占内存最多的。

 

曾有人好心提醒过我,“你不要什么都跟她说,万一哪天你们掰了,这些都会变成把柄。信任也要有个度。”

 

我也清楚,信任就意味着会有被伤害的风险,但我依旧和她无话不谈,至少当我相信朋友的时候,我勇敢地做出了选择:在相信与怀疑之间,在宽容与自私之间,在联结与疏离之间。 

 

她对于我来说,已经超越了普通的朋友,她变得像我的家人一样。我们曾盖一床被子,也发誓要走一辈子。

 

 

美国著名制片人、演员简·方达曾说过这样一句话:

女性之间的友谊会升级为姐妹情(sisterhood),而姐妹情谊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

 

姐妹情谊是多少个日夜的心灵交流、彼此整合,才凝聚出的。它不仅仅是心理层面的亲密感,而且能给予一个人强烈的支持和勇气,并具有改变行为的力量。

 

社会心理学家 Carolyn和 Lisa也认为,在友谊中,比亲密更重要的,是对好友的“社会角色”的支持支持并尊重Ta的宗教信仰、爱好、性取向、理想等等。对对方而言,这种接受与支持也是相互的。

 

电影《垫底辣妹》中,三个闺蜜眼看着女主那么努力复习、追求梦想,但还要挤出时间,带着习题出来和她们一起约会唱K。

 

于是她们主动跟她说:“我们不和你玩儿了。” 

 

 

真正的闺蜜,不是“我们一定要一起玩”,而是在需要的时候给予你力量,是坚强的后盾;而当你追求自己的目标时,也全力地支持你,即使有时需要“推开”你。

 

这种主动“抛弃朋友”,甚至比“要和朋友一辈子在一起”,还要难得、感人。

 

这大概就是一个朋友最熠熠发光的时刻吧。

 

 

等我们七老八十了,

再一起约出来吃饭逛街打牌吧。


 

References:
Caldwell, M. A., & Peplau, L. A. (1982). Sex differences in same-sex friendship. Sex roles, 8(7), 721-732.


Gilligan, C. (2003). Sisterhood is pleasurable: A quiet revolution in psychology. In R. Morgan (Ed.), Sisterhood is forever New York, NY: Washington Square Press.


Green, E. (1998). ‘Women doing friendship’: An analysis of women's leisure as a site of identity construction, empowerment and resistance. Leisure studies, 17(3), 171-185.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017年09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