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抑郁是“情绪感冒”,那它会传染吗? | 答案很简单,也很复杂

简单心理 MYTHERAPIST
 

简短的答案是:会的。

 

抑郁症可不是白被称为“情绪感冒”的……

吓得我赶紧

 


但是先别慌!

就算平时身边的人感冒了,不代表你也一定会感冒。感冒的种类不同,程度不同,每个人的抵抗力不同,其他很多环境因素也会决定你是否会“招上”感冒。

更何况抑郁的传染,要比一般感冒传染要复杂得多。

 

 

那么,抑郁到底是怎样传染的呢?


首先,一个震惊心理学界的结论背后,往往有一群为科学献身的大鼠……

我们先来看看,“抑郁会传染”的背后,大鼠们都付出了怎样的血泪。

 

首先研究者们将一群大鼠置于一个极不可控且十分恶劣的压力环境中,比如:

时不时电击它们一下、偶尔把窝搞乱、间歇性不给饭吃、持续光照48小时不让睡觉……反正就是惨无人道!


果然,大鼠们成功地抑郁了。

 

 

有人问了,你是怎么看出一只耗子抑郁的?

抑郁的一个标志性症状就是
快感缺失(Anhedonia),意思是对一切事物都不感兴趣。

 

而快感缺失在老鼠身上的表现就是,它们对平常爱不释口的糖水,再也不感兴趣了,甚至会产生厌恶。

在这些可怜的老鼠变得抑郁之后,研究人员又继续丧心病狂地给他们找了一个新“室友”——他们把一只健康大鼠和两只抑郁大鼠分配到了同一个窝里

 

 

之后便给这些大鼠提供正常的生活环境和糖水供应。

神奇的是,在几周之后,那只原本健康的大鼠,也不再喜欢喝糖水了。

明明新来的健康大鼠没有经历过那些摧残,但它与抑郁大鼠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只是这一个条件,就足以让它也抑郁了。

 

心理学研究者们用这个实验证明了,抑郁症状可以在大鼠群体中形成传染性。

 

但有人反驳了,人和老鼠能一样吗,你怎么能把老鼠身上观察到的规律推延至人类群体呢?

人们还是对心理学研究者的力量一无所知……对人类群体,也有相关的实验。


虽然我们不能把一堆人关到一起,时不时电击他们、间歇性不给饭吃,做这种严格控制的实验。

 

但是,我们可以通过观察数据走向,来总结出相关规律。

 

心理学家们调查了超过100对新入学被分配到一间宿舍的室友。

 

在学期开始、3个月后和6个月后分别测量了他们的抑郁水平反刍倾向(指人们纠缠于过去的感受、思想,反复咀嚼不舒服体验的前因后果)。

研究发现,那些抑郁水平和反刍倾向较高的人,他们的室友也慢慢发展出了这种趋势,大大增加了抑郁的风险。

看到这个结果,并不是让你马上把屋里那个看起来愁眉苦脸的人一脚踢飞。

 

因为真正具有传染性的不是抑郁症状,而是别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在传染?

 

1.行为是具有传染性的

 

无论是健康的行为还是不健康的习惯,都具有传染性。

 

如果你的朋友都暴饮暴食,那你要控制体重也会比较困难。如果你的朋友全都在戒烟,你也会更容易戒掉。

同辈压力(peer pressure)具有塑造行为的力量。

 

我一个朋友所在的公司十分崇尚健康生活,一到中午大家都纷纷拿出自带的水煮青菜,点的外卖也都是沙拉等健康食品。

 

一开始她表示非常不能接受,生活唯一的乐趣都被剥夺了!但后来也慢慢开始变成食草族了。

 

如果你处于一个群体中,就一定会被这个群体的大多数人的行为模式所影响。

 

2.情绪也是可以传染的

研究显示,情绪是可以传染给空间上接近的人的。

 

你可能会有这样的体验:两个人出去旅行,但是同伴一路上不停地挑毛病,一会儿说景点人太多,一会儿又嫌住的地方不干净。问Ta想吃什么永远是随便,可是挑哪家餐馆都不满意。

听着Ta一路的唠叨抱怨,你也没有心思去欣赏风景。

 

一个低气压的人往往可以搞砸整个旅途。但如果相反,旅伴是一个小天使一样的乐天派,他可也会带动整个旅程都充满欢笑。

3 思维方式也能传染

之前提到的室友实验中,研究人员发现,那些被“传染”抑郁的室友们,真正习得的不是抑郁症状,而是 “反刍”的思维方式

 

他们会更加容易回忆过去不舒服的体验,反复咀嚼痛苦,并沉浸在懊悔之中。比如,惦记着刚才开会时的举动是否不恰当、自己可能又犯了什么错。进而总是产生无价值感。

 

正是这些惯性思维,造成了情绪低落等一系列外显的抑郁症状。
 

 

既然什么都能传染,那是不是更要远离那些抑郁的人群了?

对于这个问题,我想先讲个故事。

我有一个非常好的朋友,两年前她患有严重的抑郁症。

那时她恨不得把全世界都抛下,想自己去到没人的地方,默默地就那么待着。

 

她的母亲一直积极地寻求治疗和帮助,但她却一直拼命推开所有身边关心她的人。她和我说: “我觉得我不配得到那么多关心,我当时都替你们不值。”

她的经历总让我想到知乎上的那个问题:“普通人能理解抑郁症患者的痛苦吗?” 几乎所有抑郁症患者都在表达同一个观点:不能、永远不能。他们甚至已经放弃了寻求理解。

但朋友现在已经能够和自己的抑郁情绪好好相处,她说,是她妈妈的一句话改变了她对于自己的病、对周围人、对于生活的态度。

当时她妈妈总是给她发一些缓解抑郁情绪的科普知识和自救手册,也积极地给她推荐咨询师。

她急了:“你省点心吧,你们是无法理解我有多痛苦的!你就不怕自己也抑郁了吗?”

但是她妈妈说:“你凭什么这么肯定,只有你会传染别人,而其他的一切就都影响不了你?

有时候抑郁的人们总觉得那些试图帮助的援手触不到自己;那些关心的话语都是别人的一厢情愿,根本起不到作用;认为自己是一块钢板,任何的安慰都软化不了。

但我们都忽略了,积极的情绪和思维方式也同样可以传染。

来自家人、朋友、爱人的拥抱、鼓励的话语、温暖的体验都是可以传染的。

 

 

不可否认,无论是由于无知造成的恐惧,或是戏谑带来的轻视,大众对于抑郁症还存在很多错误的认知。

 

但有时候,那些真诚、温暖的鼓励和支持,它们不是对抑郁患者的逼迫,不是要求 “你要赶快好起来!” 

 

就像朋友的妈妈一样,她只是希望,小心翼翼地发出的一丝微弱的温暖可以被接受,而不是被一句冷冰冰的“你理解不了我”挡在外面。

回到那个问题:

如果自己身边所爱的人、自己的家人、伴侣、子女、朋友,他们不幸患有抑郁,那你是否要远离他们?

所有复杂的问题,都不可能有一个简单的答案。

 

它是个挑战,而万一有一天,我们需要面对这个挑战时,能够用自己认同的态度和方式来应对它。你可以为了保护自己,远离一切可能影响你情绪的人;

 

或者,也可以选择让自己去影响他人。

 

 


电影《一念无明》中,余文乐饰演一位患有双相情感障碍的儿子,曾志伟饰演的父亲给出了他在面对这个挑战时的答案。

 


抑郁会传染,恐惧会传播。

 

 

但幸运的是,爱也会。

 


 

也许这世上很多黑暗,

但我愿去温暖另一个灵魂。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2017年10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