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吻我的娘娘腔男孩 | 我觉得娘娘腔最可爱了!

周末我的八岁的小外甥到我家里来玩。下午我醒来的时候,他正在热情观看《飞天小女警》。

 

这一话说的是小女警们想要加入超人联盟故事。即使会堂内所有超人们都等着看她们的笑话,小女警们还是很出色地通过了考验。

 

当然啦,毫无意外的是,联盟内的其他超人,全是男性。

 

但她们拥有入会的能力,不代表她们拥有入会的资格。一位超人站起来说:“我不许这些虚弱的小女生,用她们的娘娘腔,侮辱我们男人的圣地。”

 

场内的所有世界大英雄一致表示赞同。

 

超人又说,“我们是男人,是保护者,是猎人,是斗士,也是制造噪音的人。你们是小女生,应该回家跟着妈妈学学煮饭和打扫,逞英雄的事情留给男人去做吧。

 

 

 

看,即使是小女警,也没有例外。

 

女性即使用最优秀的成绩通过了最严苛的考验,占据权力制高点的男性依旧对她们的要求有一票否决的权力。

 

我转过脑袋看了一眼身边的小男孩。他正聚精会神盯着电视屏幕看,在沙发上蜷成小小的一团,看起来很不高兴。

 

我想问一问他对小女警受到的不公正待遇有什么想法,但我还没有开口,他就一骨碌坐起来了。

 

“小姨,”他说,我觉得男人好辛苦噢。”

 

 

屏幕里三名小女警被赶回家了,正气冲冲地飞行过半个地球。

 

“男孩要做保护者!猎人和斗士!要逞英雄!而女孩子可以回家煮饭,可以呆在妈妈身边?这可太不公平了!”他说,“大英雄们如果不想当英雄了,也可以回家吗?”

 

“当然可以啊。”我说。

“那英雄不想当英雄了,当公主可以吗?”他问。

“当然也可以啊。”我说。

 

“可是,”他说,“上一周班级活动的时候,我说我想扮演公主,被全班同学嘲笑了。”

说着又很不好意思地眨眨眼睛,“他们都说我‘娘娘腔’。老师说公主要女孩子来演,男孩子只能扮演恶龙或者骑士。”

 

“你为什么想演公主?”我问他。

“恶龙是关押公主的坏蛋,骑士是拯救公主的英雄。我不是坏蛋,也不是英雄。”他说,“为什么男孩子总是那么辛苦,要么是坏蛋,要么是英雄?”

 

 

 

他的话让我想起几年前教育学家们热捧的“男孩危机”。

 

男孩危机认为现在的男孩越来越没有“男子气概”,在学业和事业表现上都不如女孩,因此呼吁教育改革,呼吁给男孩以教育便利,呼吁关爱男孩。

 

这件事背后的逻辑是,男孩不能输给女孩。这件事的解决方法是,给男孩更多的便利,让他们继续赢。

 

且不说女孩落后了几千年都没有人觉得不妥,关爱男孩=让男孩赢这个逻辑,让人思之恐极。

 

他们不问男孩为什么不爱学习、为什么不想工作、为什么频发心理疾病,他们不想知道男孩们在想什么、在感受什么,他们只有一个念头:

 

你们是男孩,你们要赢。

 

为什么女孩子不可以逞英雄却可以回家当公主?为什么男孩子可以当坏蛋和英雄,却不能当公主?

 

那是因为,我们确确实实还生活在父权社会的余威里啊。

 

 

当你想要惹怒一名男性的时候,否认他的雄性气质可能是最有效的方法。你可以说他“half a man”,说他“不像个男人,说他“娘娘腔”。

 

父权社会把人类的品质分出男女两面,并明目张胆地贬低女性的那一面。仁义,在男人那里叫“武德”,在女人那里叫“妇人之仁”;情史丰富的人,是男人的话叫风流才子,是女人的话就是淫乱荡妇。

 

女性的存在本身,仿佛就是原罪。我们的社会教育男孩,就是在教育他们不要成为女孩。

 

“男子汉”不应该柔弱,不应该哭,因为那样会像女孩;“大英雄”不应该敏感,不应该没有雄心壮志,因为那样会像女孩;“真男人”要把精力放在事业上,打扮家务儿女私情全是女人该担心的事。

 

像女孩,对男孩来说,是最糟糕的事情。父权社会先是造出“娘娘腔”这样侮辱女性的词语,再用这个词语去侮辱那些“不够格”的男性。

 

 

 

我当然可以立刻安慰他“输也没什么关系”、“男孩子也可以演公主”、“娘娘腔也没什么不好的”,但我没有办法开口。因为我不知道,他如果坚持要扮演公主,坚持“娘娘腔”下去,还会受到多少嘲笑和欺负。

 

当公主,对男孩来说是根本不存在的选项。男孩们应该是恶龙,他们被要求长出粗糙的龙皮和筋肉虬结的肢体,去高塔的顶端,来守护那些父权要求他们继承的权力和财富;男孩们是应该骑士,比起女孩们,他们被赋予更锋利的佩剑和更坚硬的盔甲。

 

但粗糙的龙皮和坚硬的铠甲下面呢?男孩在龙皮和铠甲下藏着的灵魂,真的比女孩们的更粗糙和坚硬吗?

 

有很多最新的研究证实,男孩没有比女孩更具有攻击性;女孩没有比男孩更不暴力,只是他们暴力的表达方式不同;两性在出轨概率这件事上也没有显著的差异。

 

如果你在小时候给男孩多看一些公主电影,长大以后比起其他男性,他们会拥有更多同理心;同样地,那些看英雄电影长大的女孩,也会比其他女孩表现出对武器、机械等物品更高的热情。

 

男孩和女孩有差异吗?当然有差异,体型的差异,激素水平的差异,教养方式的差异。但男孩和女孩的差异,远没有男孩和男孩的差异、女孩和女孩的差异来得大。

 

我们没有理由说男孩比女孩更不敏感,比女孩更坚强,比女孩更有责任心。一个人敏感、坚强或是有责任心,是因为ta是拥有这些品质的人,而不是因为他是男孩或是女孩。

 

很多身负利剑和铠甲的男孩,只是因为被要求坚强,才跌跌撞撞地坚强起来的啊。

 

 

社会学大家吉登斯说:两性之间达到的平等程度越大,男性特质和女性特质的先存形态就越是聚敛于某种雌雄同体的模型之上。”

 

这么说的话,可能有人要反驳“要让这个世界充满不男不女的人吗?”

 

没错,就是要让这个世界充满不“男”不“女”的人。因为这个世界本来就不应该有“男性品质”和“女性品质”,有的只是“人性”。

 

让这个世界充满不“男”不“女”的人,让这个世界挣开社会性别角色的桎梏,让每个人身体里所有美好的品质都得到同等的关注和赞许,都熠熠生辉。

 

 

参考文献:

徐安琪. (2010). 男孩危机:一个危言耸听的伪命题. 青年研究(1), 40-46. 

Coyne, S. M., Linder, J. R., Rasmussen, E. E., Nelson, D. A., & Collier, K. M. (2014). It’s a bird! it’s a plane! it’s a gender stereotype!: longitudinal associations between superhero viewing and gender stereotyped play. Sex Roles, 70(9-10), 416-430.

Coyne, S. M., Linder, J. R., Rasmussen, E. E., Nelson, D. A., & Birkbeck, V. (2016). Pretty as a princess: longitudinal effects of engagement with disney princesses on gender stereotypes, body esteem, and prosocial behavior in children. Child Development, 87(6), 1909.

Lara Ezquerraa, Gueorgui I. Kolevb, Ismael Rodriguez-Larab, (2017). Gender differences in cheating: gain vs loss framing. Economics Letters

Kaj Björkqvist. (2018). Gender differences in aggression. Current Opinion in Psycholog, (19), 39-42.

Markovits, H., Trémolière, B., & Blanchette, I. (2017). Reasoning strategies modulate gender differences in emotion processing. Cognition, (170), 76-82.

 

 

2017年12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