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是这世上最好的东西



文/简里里 简单心理创始人 心理咨询师

 

旅行回来的第二天清早,生活即刻回归无边无际、又一如既往的繁琐、重复、迷惘和时刻准备迎接意外之中。

其速度之快,声如破竹。

两年前的夏天亦是同样情形。我自己去了一趟南法,所到之处日日笙歌,活得脚不离地。两周之后回到北京的小窝,生活像只自己不会交友的大狮子,你刚轻轻拍门,它便张开血盆大口,血腥臊臭扑面而来。

生活仍是一副旧日模样。你走、或不走,它都安心、忠实、义无反顾一成不变地等你回来。

旅途最后一周,我住在朋友家,是狭长硅谷中的一个小城。街道安静,人们也排队买奶茶。无事闲聊,我问起朋友最喜欢哪个城市,他想了想说,还是这里。因为人们更开放,乐于变化,你周围的人们思考的事情更让人振奋。

我们去了谷歌,赞叹不已。我后来不断地跟人描述起这趟旅途,谷歌是其中最惊艳的一个。它像个实现了共产主义的社区,大到食物药品游戏机电子产品,小到女洗手间的卫生巾,免费提供一切。

我们遇到两个在谷歌做暑期实习的大学生,他们在参与令人兴奋的项目,眼睛里面充满对世界的热情,渴望,信心,以及无所不能的骄傲感。

我很喜欢这些。它让你觉得,世界都充满生命力。斯坦福商学院新建的楼宇之间,充斥着“变化”二字。这简直是整个硅谷的缩影,它教你去热爱生活,热爱你所在的世界,去跳出你的舒适区,做勇敢而变革的事情。

这像个彩色的大泡泡,尤其在加州晴好干净的阳光之下,通透干净,让人充满希望。

希望,简直就是这世上最好的事情。

一周之后,我去拜见了Erin,就是我很久之前提到过的一个家庭治疗师。我们约在她周日做礼拜的教堂见面。她把我一一地介绍给牧师和朋友,说:“这就是几年前我们一起为她祷告过的Jane,噢,我们真高兴你能来啊。”

Erin 五十多岁,清瘦漂亮,去年被查出来得了癌症,正在读跨文化治疗的博士。她说几年前从北京回去之后,想,自己都不了解一个陌生民族的文化,怎么能教别人如何处理他们民族的创伤呢?

她说,你看,我现在好了,我在努力学习。我还要回中国去,做更多地、真正有帮助的事情。

回程机场大巴上,我对面坐了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太太。老太太跟我们用的是同一个租车公司,手里的口袋里拎了一条小狗。我听到她跟工作人员说,这是条治疗师小狗。

治疗师小狗?我很好奇。

她说:“噢,它还没有成为治疗师呢,它一共得上六节课,还要通过考试,才能成为治疗师小狗。它才上了两节课,目前的表现还不错”。

我忍不住问她小狗做什么治疗?她说小狗要去医院,花时间陪那些需要陪伴的病人。她带它去工作,工作结束再接它回家。

那时候已入深夜,大巴上我们面对面坐着。老太太有点紧张,说了很多很多话,讲她之前和老伴儿的北京旅途,狗狗的成长,还有老年人的福利。

我想,我沿途遇到的人们,都让我不那么恐惧变化,不那么害怕衰老——你看,他们都活得有自己的滋味,生活尽管有不安变化,但他们保有希望。

我想起那天在Erin的教会。那不是个传统的教会。礼拜开始的头一个小时,你都以为自己身处一个摇滚乐会。年轻人绑着吉他在舞台上高声歌唱,舞美灯光绚丽,兴奋、喜乐、温暖。

牧师讲道。

他说,上帝创造人出来,让你拥有想象力。上帝希望你用这些想象力,去想像未来的变化、去创造未来的世界。可是当你让撒旦进入,撒旦让你用这些想象力去想像一切危险的事情,让你畏首畏尾,不能前行,这便成了你的焦虑感。

神说,去使用他赋予你的想象力,去创造、去改变、去生活。

毕竟,希望,是这世上最好的东西。它让你喜乐、并有力量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2016年05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