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里里:我们在一起就很好

文稿整理自Feeling Matters简单心理情绪分享Pub之《一个人像一支队伍 | 孤独与联结》。分享嘉宾简里里,简单心理创始人。

分享者 | 简里里

(一)

我6岁的时候,一个很漂亮的阿姨送了我一辆五颜六色的儿童自行车。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初,三线小城市,街上大多是灰颜色、黑颜色,这辆来自远方的小自行车特别地炫目。

我每次推着这辆自行车出门的时候,都引来很多注目。路人会停下来跟我说话,小朋友指着我的车子说,我也要那辆!

那时候这个狭长的、只有几条街的小城市只有我这一辆彩色的儿童自行车。然而奇妙的是,这给我带来了很大的羞耻感。我几乎只推着它出门过两次,就把它锁进我们家的阳台上尘封很多年。一直到我的小表妹长大,我把车子送给了她,长出了一口气。

两年之后我妈妈买了一辆深蓝色普通的自行车,我央求妈妈把这辆26的车子给我骑。我骑那辆车子去学校的时候,伸脚够不着脚蹬,但是我特别开心。

在之后漫长的时间里我都没有办法解释,为什么我不要那个漂亮的车子。我也没办法解释我感受到的羞耻的感觉。

直到我长大了很久之后,有一次跟治疗师谈起来这件事情。我才意识到我用力试图抗拒的是这件事情:

“你是特别的、你和别人不一样”

所以今天我来讲讲我自己非常个人的、对孤独的体验。

(二)

我人生的前20年和别人都不一样。我4岁上的小学一年级,然后我20岁就硕士毕业工作了。

我一直都跟我身边朝夕相处的人不太一样。他们要么身体比我大一些,要么智力发展得更快一些,和同龄的朋友在一起我却又显得格格不入。我记得上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我要往上蹦才能坐到椅子上,如果被老师点名上黑板演算,我够不到黑板,每次只能我站在旁边说,老师或者同学帮在黑板上帮我写。运动会啊、合唱啊我都参加不了,因为个子太小而脑袋太大。

我得以我自己的方式来面对这些“不一样”。我六岁的时候从小学二年级跳级去了四年级。二年级的小朋友特别纯真,男生女生都手拉手一起去上厕所。然后我突然到了四年级。我被安排坐在第一排,同桌是个脸上有雀斑的男孩子。我伸手就去摸他的脸,说:“哎呀你的脸长得好像葫芦啊”。

(这是多么纯洁的对话啊)然后整个班级都炸了,他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周围的小朋友就喊,说她摸男生脸啦,她摸男生脸啦,她喜欢他!

那是我记忆中特别深刻的一个时间点。就好像电影里面时间忽然静止,你自己一个人呆在一个泡泡里面,外面人声鼎沸。我突然意识到从此以后,我要跟男生有界限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发生,但我知道它发生了,我要去想办法适应它。

没有人会告诉你,你该怎么适应。因为没有人知道你的小小世界里面在发生什么

这样的小事情一件一件慢慢构成了我的生活。

我当然有试着争辩过。我的成绩忽好忽坏,好的时候会是班里前几名,差的时候班里倒数几名。可是大人在我的眼睛里面,千人一面,见面时候我只能听到几句话:“哎呀你好聪明啊,上学累不累啊,你学习好好啊”。我就只好说:“不啊不啊,我上次才考了班里40多名!” 你以为大人会说,噢那要加油啊。

可是不会。

他们会继续说:“可是你好聪明啊你太聪明了你学习真好你妈妈真省心。”

你惊奇地发现你和这个世界没办法对话。我很害怕被关注。就好像你的脑袋上像顶了一个巨大的反光板。别人跟你说话的时候他们好像在跟你头顶的那片反光板说话,你使劲地争辩,叫喊,你发现你在别人眼睛里面就只剩下一个符号。

别人看不见你,你得看见你自己,支持你自己。确认自己的存在,让自己想办法活下来。

那个时候,我知道,喔,这就是孤独

(三)

后来我做了心理咨询师。我开始见我自己的治疗师,你发现每个人心里面都有一个孤岛。无论是他觉得自己和别人过于相同,还是过于不同。人们都想从和别人的联结里面找到、和确认自己的存在。这个过程里面,你经历大量的自我怀疑、否定、确认、你想知道自己是谁。

你想拼命地抛弃孤独的感觉,因为孤独的感觉太难受了。你总是想要寻找联结。

我人生最近的故事是我后来创业了。

创业之后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被曝光在很多很多社交的场合,被曝光在媒体上,我的微信里面有好几千人,有投资人、创业者、全世界的心理咨询师、新朋友老朋友……认识的不认识的。

结果这是个更复杂的体验。如你所见,我又一遍一遍地重新经历我一直在经验的“孤独感”,这次是放大了很多倍的。我又变得和很多人不一样,我变成了“天才少女CEO”,我“辞去大学讲师的职位,拿了硅谷顶级投资人的投资”,“畅销书作者”,我被邀请去参加行业顶端的会议,被介绍成为“精英”和“创造者”。

每次采访我都使劲地说,不不不,我这么胖,又很多事情都不会做,我只是在解决我自己的问题而已。

然后我又回到小时候,脑袋上顶着大大反光板那个小朋友。我不得不花更多精力去处理那个背后的孤独感。

但意外的是,这次我有了不同的体验。

我很想说,这里面大概很多功劳归于我的治疗师,因为我做简单心理之后,我见TA的频率更高了(笑)。我也不确定我能够讲清楚这其中的变化,我觉得我可能还在一个整合它的过程里面,我试试讲出来。

创业的过程里面,刚才大家都有提到过,里面有很多欲望,很多诱惑,很多争执。简单心理平台上有几百个跟我们一起在工作的、非常优秀的心理从业者,面对困难的时候,有时候咨询师跟我提意见,有时候是反对的声音很大,有的时候支持的声音很大。这些争执大多时候是我们有新的功能改版,会不会影响到专业性,什么会影响咨询的设置?咨询的过程究竟如何理解和评估?

我经常头疼地睡不好觉。然后有一天我突然意识到,喔,这个也许是联结。人们给我真实的反应,他们的情绪、建议,反馈,大家对我们作为一个社群整体的关注,然后我们在这样的争执、讨论、彼此支持之中,慢慢建立起我们共同的做事方式,架构起体系。

我在这个过程中意外地开始感受到被治愈。我能看到自己,能看到他人和自己为了联结做出的努力,这构成我们共同的经历。

我们服务了数万人次的来访者。上周对于我们惊心动魄,我们系统连着出了两个Bug, 一些用户在半夜收到连续8条错误的通知短信。还有今天的活动,我们从报名的1000多个人里面邀请了170个朋友来参加,周四晚上要提醒大家别忘了周六来喔,结果大家都知道了,你们在那天晚上都收到了我们的错误提醒,说你们都“憋来了”。于是那天晚上从我们各个渠道,我的豆瓣豆油,微博,微信公共帐号等等,大家都在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连夜抢修。我们被指责,被问询,被关切,被理解,被支持。

这些都让我感受到联结。无论你看到了我,还是没有看到我,我们在共同经历这个过程,我们情感上相互联结。这个过程都让我觉得触动。

所以后来我想,我创业做简单心理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到现在都是在解决我自己的问题,我以前一直讲我在解决我自己职业发展问题,解决我自己作为个人执业的咨询师所面对的问题,我想推动这个行业发展的问题,但在这个过程里面,就是在坐的所有人,我们的简单心理,和简单心理发生关系的所有人,大家一直都在治愈我,治愈我那个小的时候一直被闪光板挡在后面的孤独感。

我很感激。

所有的心理学家、哲学家、各种思潮理论都告诉你人生来就孤独,你也无从逃避。

但是尽管未来不可期,孤独感一直都在,我们在一起就很好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2016年05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