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种不好看,叫我觉得自己不好看

文 | 喵鱼  简单心理

许多小伙伴都表示过,时时刻刻因为外貌或体形“不够好”而倍感困扰。

觉得自己腿型不好看而不敢穿紧身牛仔裤,觉得自己手臂上肉多而不敢穿吊带裙,约会或面试前打扮2个小时,还是担心自己看起来很糟糕;出于
对身材的不自信,也很少有全身照。

持续节食,间歇自卑,永远对自己的身体形象不满,而所有人似乎对此习以为常。

每隔一段时间就能听到有人说自己腿太粗了,黑眼圈太重了,却几乎没听到有人说过:“我感觉现在的我挺好的。”
 



不满始于童年
 

身体形象不满(Body Image Dissatisfaction),指的是人们对于自己外貌、体形的不满意。这种不满意开始出现的年龄早得惊人,人们从小学开始就知道对自己的身体不满了。

在一项针对5~8岁小女孩的研究中,研究者们发现,在同学好友及大众传媒的影响下,这些小女孩刚满学龄似乎就已经沉浸在一种“瘦即正义”的文化里(Dohnt & Tiggemann, 2006)。


大量难听外号更让我们陷入到对身形不满的焦虑之中,毕竟谁被叫作死胖子、大屁股、罗圈腿应该都会难过吧。

曾是小男孩小女孩的我们长大后,这种焦虑进一步影响着我们对于自己外形的观感,也使我们更容易因这种不满而损伤自尊。
 



女性对于身形更有执念
 

尽管男性和女性都面临肥胖危机,都会因身形不佳而感到焦虑,但比起男性,女性会更多地投入时间和精力来改造自己,包括采取伤害自身健康的极端方式来控制体重

除了BMI(体重指数)不到20的瘦子们之外,无论是正常体重、超重或是肥胖人群,女性总比男性更不满意自己的身材,也更倾向于认为自己的体重和体型比自身其他方面更加重要(Pingitore, Spring, & Garfield, 1997)。

或许这也稍稍解释了为什么人们总说「这世界上好看的躯壳很多,但有趣的灵魂太少。」

 



为什么我们永远对身形不满意?
 

  • 社会比较(Social Comparison) 

理论提出者 Festinger 认为,人们通常会依靠外界的榜样来形成对自我的观感。这些榜样可能是实际生活中认识的人,也可能是INS网红、明星idol,甚至可能是虚拟人物。

大众传媒也在无形中引领“以瘦和尖脸为美”的审美标准。16:9宽屏电视的出现让各路明星们都必须变得更瘦,脸更尖,才能在电视上不显得臃肿。

而在时尚界最被人追捧的励志故事就是Karl Lagerfeld为了穿上变态瘦的Dior Homme裤子,一年减重42公斤。


人们一边觉得自己的身形外贸比不上媒体与时尚界所呈现的理想形象,一边又通过追求理想形象而强化了这种比较,进一步否定自己未达“标准”的身体。

这样的比较也会在代际间传递。研究表明,对自己身体不满的父母,他们的孩子也更容易对自己的身材感到不满(Rodgers, Paxton, & Chabrol, 2009)。
 


 

  • 对女性的性物化(Sexual objectification of Women)

对女性的性物化指的是在父权视角下,人们将女性视为承载男性性欲的“物”,而非独立、完整的人。

一些女性主义者及心理学家认为,对女性的性物化会使得女性感到自身形象是负面的、糟糕的。

因为在这样的语境中,女性会相信自己的头脑、工作能力等其他方面难以得到社会承认,唯有追求符合社会审美标准的样貌与身材,才会被认为是有价值的。

 



 

 
对自己身体不满,有什么严重后果吗?

 

人们有时会误以为,对身材不满的人会更有动力去健身塑形,但事实却恰恰相反。

对自己身体不满的人,会更没有动力去健身或注重健康饮食,也会更经常担心自己控制不住食(Cromley et al., 2011)

这种不满还可能导致严重的精神疾病,例如抑郁症、焦虑症、暴食症、神经性厌食症、躯体变形障碍症,等等。这是由于长期对自己身材不满会使得自尊水平较低,从而精神压力增大导致的。


此外,人们观察自己的外形时,常常会陷入细节。脸上留了一个小痘印、脚趾有点歪、站直时膝盖上会有点小皱褶都会成为人们对自己不满的原因。但很多时候别人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些。

也许尝试去提高对自己身形的满意度,慢慢去接受自己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你比自己想象中要好看的多。
 


 


如何提高对于自己身形的满意度?

  • 镜面干预(Guided Mirror Interventions)

在专业治疗师的指引下,来访者面对镜子中自己的身体,以一种中立的、非评判的方式来描述自己的身体。

研究表明这样的干预会有效降低人们有关身体的焦虑,并有助于提高对自己外形的满意度。
 

  • 正向社会反馈(Positive Social Feedback)

我们对于自己身材的观感,很大程度上受到我们心目中他人对我们评价的影响。

当我们接收到对于自己身材的正向反馈,如被他人接纳、赞赏时,我们对于自己身体的满意度也会得到提高。

对自己的任何一方面感到不满,都是可以的。但如果你对身材的不满影响到了你的生活,为你带来困扰,或是已经伤害到了你的身心健康,那么寻求心理咨询的帮助是很好的选择。

心理咨询师将会和你一起探讨你对于自己身体的观感,帮助你觉察到对自己身体不满的深层原因,发现改变的契机。


我们为你筛选出了6位擅长处理身体形象不满的咨询师,你可以点击头像查看咨询师联系方式&个人信息。

也希望你能将这篇文章分享出去,让更多处于对自己身形不满的人知道,他们可以在这里找到专业的支持。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名片,查看详情

 






—点击浏览更多咨询师—
 


不存在什么完美的身体形象,

我们每个人都是不完美的。

但那又怎样?

万物皆有裂隙,那是光进来的地方。

—莱昂纳德•科恩
 


参考文献

Cromley, T., Knatz, S., Rockwell, R., Neumark-Sztainer, D., Story, M., & Boutelle, K. (2012). Relationships Between Body Satisfaction and Psychological Functioning and Weight-Related Cognitions and Behaviors in Overweight Adolescents. Journal of Adolescent Health, 50(6), 651-653.

Dohnt, H., & Tiggemann, M. (2006). The contribution of peer and media influences to the development of body satisfaction and self-esteem in young girls: A prospective study.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 42(5), 929-936.

Duchesne, A., Dion, J., Lalande, D., Begin, C., Emond, C., Lalande, G., & Mcduff, P. (2016). Body dissatisfaction and psychological distress in adolescents: Is self-esteem a mediator? Journal of Health Psychology.

Martijn, C., Alleva, J. M., & Jansen, A. (2015). Improving Body Satisfaction. European Psychologist, 20(1), 62-71.

Pingitore, R., Spring, B., & Garfieldt, D. (1997). Gender differences in body satisfaction. Obesity Research, 5(5), 402-409.

Szymanski, D. M., Moffitt, L. B., & Carr, E. R. (2011). Sexual objectification of women: Advances to theory and research. The Counseling Psychologist, 39(1), 6–38.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



@jiandanxinli.com

2017年04月0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