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微博下的“哭墙”:不想让你当英雄|如何安放哀伤

    写在前面:   我外婆走的时候,还很年轻。 她刚刚做完心脏搭桥手术没几天,本以为就要出院了,结果情况急转直下。   “我没有妈妈了”,我母亲靠着我,听不出任何感情。但她在一夜之间白了头。   在葬礼上,她让我们轮流献花、上香,对着墓碑许愿: “保佑孩子们健康平安”。   我不太懂,死去的人真的可以保佑生者?为什么去了另一个世界,就拥有了超能力?   很奇怪,我们不再谈论外婆的任何事。   在一年中少有的几次家庭、亲戚聚会里,再也没有出现过有关外婆的话题——除了柜子里的还摆着几张她的老照片。因为大家默认,“团聚的场合,应该是高兴的、愉快的”。   直到外婆过世很多年后,我才从那本《最好的告别》中认真地审视一遍“死亡”:不提及、不回忆,也许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如何表达和处理“丧失感”。   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阿图医生跟父亲进行了艰难的对话——包括是否愿意用呼吸机、想要如何度过最后的时光。 “因为(生命的)结尾不仅仅对死者重要,对于留下的人也许更重要”。   在今天这篇文章中,咨询师刘海滢与你谈一谈“哀伤”。当我们不得不面对家人、朋友的离去,我们该处理自己的情绪?   希望这篇文章,也能让你开始认真审视“哀伤”这件事。       刘海滢  ✑  撰文 “北京安定医院临床心理硕士,心理咨询师 愿意待在最暗的地方 陪你唠五毛钱的人” 江湖边  ✑  编辑     忘记是哪天,朋友告诉我,“哭了,你去看李文亮医生的微博,现在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人,在评论下面留言、写日记“:   翻了翻他最后一条微博,已经有近百万条评论   有的人在这里悼念他: 李医生,我来看看你,你在那边好吗? 给个地方,让我们送送花。 今天跟我们主任说起,现在你的微博下边每天有很多人写日记,然后我就忍不住哭了。虽然素未蒙面,可能因为是同行吧,更能理解你当时的心境!可是真的不想让你当英雄啊。   有的人诉说着自己的悲伤和心事,或者只是写写今天的天气: 李医生,活着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4.3 晴 毛毛狗已经开始掉落 树木逐渐发芽开花   一些重要的人永远离开了我们。   在失去身边的挚爱时,无论怎样的告别,似乎永远都不足够。他们的离去,仿佛为我们的生活按下了“暂停键”,我们不得不面对失去他们的生活。   于是,我们开始了漫长的哀伤。      01 面对哀伤,人们一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至爱离开之后,人们可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哀伤反应,主要有以下4类:   1)行为反应 人们会哭泣、保存/整理遗物; 有人会出现“回避提醒物”的行为,比如不愿翻任何有关逝者的照片,烧掉他留下的所有衣物等; 还有人会出现“社交退缩与社交回避”。他们会在对话中回避提起逝者,或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2)生理反应 有时,哀伤的情绪还会带来一些生理影响,比如疲惫、失眠、多梦、食欲不振等。   3)情感反应 思念; 空虚,孤独; 不舍; 后悔、自责。“如果知道那是最后一面,就不会那么草草应付;早知道这样,当初就应该对他好一点”,在心里暗自后悔,希望事情是更好的那个版本; 无助。人们会感觉,“没有TA的生活,要怎么过下去”?    4)认知反应 不相信“死亡”;   电影《婚纱》中,小女孩在妈妈患病去世后,假装“让她再睡一会儿”   感觉不公平。“为什么偏偏是你?”,觉得逝者本该值得更好的生活; 埋怨自己。他们开始怀疑、自责,认为如果自己做了/不做某件事,他就不会去世。“如果我没有同意那个医疗方案,你就不会走”?我们可能会不断放大自己的责任和能力,甚至把自己放在能够决定逝者生死的位置。 闯入性思维。它是指突然产生的、跟逝者有关的想法、冲动和画面。有时,我们的联想会不那么受控,逝者会在不经意间就冒出来,占据我们的大脑。     “我去海边的时候,突然想到,这么好的地方,都没有和你来过。然后我突然就没有度假的心了。”   思维反刍。比如,反复思考逝者如何离开自己,他这一生都经历了什么…… 失去身份认同。生者可能会突然失去自我定位:“我是个母亲,可失去了你之后,我又是谁呢”?     02 拿起和放下:健康的哀伤是一个“钟摆”运动   哀伤的过程漫长而艰难。要去接纳至爱已经死亡的事实、承受那些扰人的哀伤反应,适应一个没有他的世界,学习与这个新的世界相处和保持联结的方式,适应新的生活……这一切的一切都非常不容易。   但生者总是要活下去的。   针对那些丧失至爱者的哀伤情绪,研究者Stroebe提出了“依恋与哀伤双程模型”。他指出,在哀伤过程中,人们同时面对着“哀悼和在内心重新安置逝者”,以及“重新适应逝者不在的世界”两项挑战。     为了应对这一切,经历过“丧失”人们,每天的日常经验就会在面对这两项挑战的活动之间来回摆动。   “丧失导向”的活动,是为了哀悼和在内心保留及安置逝者而存在的。在这些活动中,我们努力抓住和逝者之间的关系和纽带;怀念逝者、怀念过去共同的生活事件、怀念他去世前发生的一切;看他的旧照片;想象他在各种场合的反应;为他的死亡而哭泣。   “恢复导向”的活动是为了适应逝者不在的世界而存在的。在这些活动中,我们专注于生活中的转变;去做新的事情;去忙工作、学习、进行一些利他行为;从悲伤中分神出来,开始适应新的角色、身份与关系。     Stroebe认为,正常的哀伤过程里,我们往往在丧失导向和恢复导向的活动间来回摆动,而“这种接近和逃避的摆动,具有适应性的调节功能“。   换言之,若没有摆动的发生,长期滞留在任何一端,都可能导致病态或复杂的哀伤。   例如,长期停留在丧失导向,悲痛和默想逝者的人,很容易发展出延长哀伤障碍;而延迟或抑制的悲痛者,长期停留在恢复导向,内心的感受没有被处理,容易出现一些躯体化的症状。   哀伤、丧失的感受并不是不好的。“拿起”与“放下”一样,在人们适应哀伤的过程中具有重要的作用,可以帮助我们合适的进行哀伤。   我想强调的是,请尊重、看见自己在哀伤过程中的这种“来回摆动”。       03 如何帮助自己进行哀伤   接受亲人、朋友的离去,也许并不像说起来这么容易。在最初的阶段,我们常常会对丧失有一些否认和难以相信,甚至,我们会依然保留他们的碗筷、整理他们的床铺等等。   但我们需要以适当的方式和逝者告别。在生活上,我们为生死划定界限;在情感上,我们也要为自己的内心留出更多的空间。   1)不要回避哀伤,尝试表达哀伤的体验   哀伤的体验会持续一段时间,我们需要去适应它,不要用力压抑,而是感受和体验、合理地表达。我们可以:   书写情感日记(或使用绘画等艺术形式),记录下自己的情绪感受和情感变化,情绪会在记录(或创作)的过程中得到觉察与安抚; 向他人倾诉。重要之人的逝去,几乎是人类共有的情感体验,向合适的人倾诉,往往能够引起共情、同情和理解。一项心理学研究显示,对于失去配偶的老年人来说,找一个朋友倾诉会更有益(Bookwala等人,2014)。   2)与逝者保持适度的联结   有时,至爱的离世会给我们一种联结突然断裂的感觉,我们可以用一些方法来修复它,去帮助自己保持适当的联结,探索在自己内心、重新安置逝者的方式。比如:   整理与保留遗物。选取一部分逝者的遗物保留下来,作为纪念。 制作回忆录。回忆录可以记录与逝者在一起的点滴时光,也可以作为日后与之再次联结的方式。 想象告别。想象逝者正与你告别,他会想要和你说些什么?你又会对他说些什么? 给逝者写信,在信中写下你的牵挂;或者反过来,试一试以逝者的口吻给自己写信。   3)带着哀伤行动与成长   虽然我们不能消除哀伤,但我们依然可以把这种感受珍藏在心中。在哀伤的同时,进行一些工作和社会活动,去适应新的身份和生活。我们可以:   完成逝者的愿望。如果逝者有没完成的愿望,你可以试着去替他完成。这个过程不仅是很好的纪念,也是很有意义的行动。     雪莉死后,真理商店节目组执行了她生前的公益项目,为低收入女性捐赠了卫生巾和性教育手册   逐步使生活步入正轨。调整自己的作息时间,重新分配原来逝者承担的那部分责任,也重新分配原先逝者所享有的那部分注意,尝试投入工作与生活; 想象未来的自己。为自己写封信,或者画幅自画像,想象自己未来会以什么样的身份生活,有什么样的目标; 寻求社会支持。当我们沉浸在哀伤中时,可能会倾向于社交回避,但这个过程中,你需要行动起来,寻求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必要时也可以寻求一些心理热线的支持。      当你感到被哀伤吞没    哀伤的过程并不总是顺利的。   有时我们会觉得,自己被席卷进巨大的痛苦之中、难以自拔、不知何时才是尽头。哀伤所引发的应激反应,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面对这样的挑战,也有不少人会出现一些精神心理方面的困扰。   如果你感觉到你的哀伤时间过长,强烈程度过深,以至于你独自一人难以应对,甚至,这种现象已经严重到影响到了你的工作、社交、学习等各个方面,为你带来了强烈痛苦,你就需要积极考虑寻求专业的心理帮助了。   最后,请相信,逝者可以被我们永远留在心中。即使有时候,我们不去注意他们,他们也仍然在我们心里。   以及,每当悼念和祭祀时,我们都将在心里重逢。       References:  刘建鸿, 李晓文. 哀伤研究:新的视角与理论整合[J]. 心理科学进展, 2007(03):88-93. 何丽, 唐信峰, 朱志勇, et al. 殇痛:失独父母哀伤反应的质性研究[J].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14, 22(5):792-798. Brenda J. Marshall. Silent grief: narratives of bereaved adult siblings. .2009 Stroebe M S , Schut H A W . The dual process model of coping with bereavement: Overview and update[J]. Death Studies, 1999, 23(3):197-224. Stroebe M , Schut H , Stroebe W . Attachment in Coping With Bereavement: A Theoretical Integration.[J]. Review of General Psychology, 2005, 9(1):48-66. 姜彤, 贾晓明.青少年多次丧友哀伤反应的定性研究[J]. 中国心理卫生杂志, 000(11):838-842. 唐信峰, 贾晓明. 农村丧亲个体哀伤反应的质性研究[J]. 中国临床心理学杂志, 2013(04):162+172-177. 罗伯特·内米歇尔. 哀伤治疗:陪伴丧亲者走过幽谷之路.2015

660 阅读

我们的一生中,有多少时间在认真对待自己?

心理咨询科普        期待更多...   心理咨询专题   人 际 关 系   人类所有烦恼均来自人际关系。 —— 阿德勒                     ·亲 密 关 系 爱不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本领,而是通过后天习得的能力。 ——弗洛姆                         ·原 生 家 庭   幸福的家庭有同样的幸福,而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托尔斯泰               自 我 认 同   爱是深深地理解和接受,是一种对自我和他人的尊重。 ——罗杰斯                         情 绪 压 力   想要离开一种情绪,你需要先抵达那里感受到它。 —— 情绪聚焦疗法               ·焦 虑 抑 郁   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 ——丘吉尔                   ·哀 伤   郁结不发的悲哀正像闷塞了火炉一样,会把一颗心烧成灰烬。 ——莎士比亚   持续更新,欢迎收藏...  

33088 阅读

如何处理亲密关系中的矛盾与冲突?

如果你 “正在被亲密关系中的争吵、冷战困扰,总是与伴侣处在冲突中 “常在亲密关系中感到负面情绪,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和调节   “习惯于在亲密关系中“妥协和牺牲”,倍感无力和疲倦 “期待与伴侣一起,经营真正健康的亲密关系,提高彼此幸福感 你可以选择和ta一起,接受「伴侣咨询 」的帮助。  ☞ 「简单心理」小科普    什么是伴侣咨询? 不同于聚焦于个人情况的一对一「个体咨询 」,「伴侣咨询」更关注伴侣之间相互作用的问题,通常需要伴侣双方和咨询师一同参与。 伴侣咨询也可以称作婚姻咨询,大家对婚姻咨询可能会有一个误区,认为这是只有夫妻才能参与的一种心理咨询。但实际上,无论是伴侣咨询还是婚姻咨询,对来访者的婚姻状态、年龄或者性取向等都是没有限制的。伴侣双方可以通过伴侣咨询改善沟通,解决亲密关系中的矛盾(McGeorge, Carlson & Wetchler, 2015)。    可以和伴侣咨询师探索哪些问题? 失去信任 出轨、外遇 占有欲太强 缺乏沟通 经济问题 工作压力 性方面的问题 家庭矛盾 价值观分歧 孩子抚养、教育方面的分歧 生活变故 ……      伴侣咨询师会/不会做什么? 伴侣心理咨询师不会直接提供个人建议或者告诉你们是不是应该分开,而是作为一个中立的角色参与其中,为你们提供安全、保密、没有评判的环境去自由地谈论你们所关心的问题。咨询进行的过程中,你们也许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也有可能发现分开才是最好的决定。 通过伴侣咨询,你们可能会和咨询师一起设定以下这些咨询目标:   理解外界因素(比如生活方式、家庭关系等)对亲密关系的影响 解开过去的心结 改善沟通质量 分析争吵的原因 协商解决矛盾 …… 总之,伴侣咨询可以帮助你们改善沟通的质量,从而促进关系的改变和问题的解决,也会为你们提供一个成长和更好地规划未来的机会 (Helmeke, Prouty & Bischof, 2015)。 References: Helmeke, K. B., Prouty, A. M., & Bischof, G. H. (2015). Couple therapy. An introduction to 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y, 359-400. McGeorge, C. R., Carlson, T. S., & Wetchler, J. L. (2015). The history of 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y. An introduction to 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y, 3-42. Williams, L., & Franklin, B. (2003). Communication training, marriage enrichment and premarital counseling. An introduction to marriage and family therapy, 337-368. ☞ 「咨询师们」怎么说 关于亲密关系和伴侣咨询,简单心理的咨询师也分享了他们的经验,在这些文章或视频中,你也许可以获得更多的了解。 婚姻中的爱与性 | 彭燕群 - 爱与性 两个人的冲突背后,是两个家族的系统 | 王雪岩 - 与人共处:现在的关系过去的经历 吴宇平 - 伴侣咨询可以做什么?   ☞  寻找「伴侣咨询」 在简单心理上,有超过半数的咨询师可以提供伴侣咨询。 下面为你列举了几位擅长处理亲密关系问题,可以提供伴侣咨询的心理咨询师。 如果你愿意尝试,可以从浏览他们的介绍开始,去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咨询师。 如需预约咨询,可点击咨询师头像或下方按钮前往咨询师主页。      郑永锴  ·简单心理认证  ·香港大学婚姻及   家族治疗硕士  ·资深家庭治疗师      点击查看咨询师主页     方萌    ·简单心理认证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  ·Mississippi College     婚姻家庭咨询学硕士    点击查看咨询师主页     郝卫红       ·简单心理认证  ·中国心理学会   注册助理心理师   点击查看咨询师主页     梁鸿儒  ·简单心理认证  ·香港大学婚姻   家庭治疗硕士      点击查看咨询师主页     钟欧  ·简单心理认证  ·中国心理学会    注册心理师  ·英国诺丁汉大学      人际关系硕士   点击查看咨询师主页 点此浏览更多咨询师  

37091 阅读

身为人母的挑战

当妈是件苦乐参半的事情,你一定看过身边当妈的女性朋友幸福陶醉的样子,也一定听过她们的各种抱怨。我们就来聊一聊女性在这个人生阶段,会经历哪些变化、面临怎样的冲突、应对怎样的挑战。   •为什么选择这个话题? •当妈会经历哪些变化? •这些变化会带来哪些冲突? •当妈需要get的技能 •当妈面临的各种挑战

9517 参与

失恋怎么办?

接下来要谈的一个问题是在80和90后人群当中前来咨询的,有可能频率很高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应对失恋? 实际上在我们的临床工作当中,是有一套程序的。 如果你的朋友或者是你自己,在面对失恋这种情况的时候,处理的方式,实际上是追寻一个原则 —— 就是我不建议 ,不给任何建议或者指导,而是注重守候和监听。因为我们知道失恋是一种意味着一种重要的恋爱的关系,一种重要的亲密关系,已经离开了你,那么在这样的状态的话,一个人最重要的一种情绪反映是一种失落感,空的,一种被掏空的感觉。那么这种感觉是没有办法用理性的建议,或者理性的,给出任何指导性的意见能够消除的,所以不是一个理性的范畴。所以,如果是你自己或者是你朋友面临失恋这样的问题的时候,我觉得最重要的一个原则是我们要注重守候在他身旁,哪怕是守候他的沉默,哪怕他在你身边沉默,我觉得你的存在本身,存在在他身边本身,作为他的朋友,或者你有这样的朋友能够守候失恋的你,这样的过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 心理咨询师在处理失恋来访者,这样一个工作当中,我们首要原则就是守候而非指导倾听而非给建议,这是我们的首要的工作原则。 如果你自己或者是你的朋友在面对失恋这个问题的时候,第二个重要的态度对失恋这个事情的态度,就是你不要试图,你也不可能试图在短时间内摆脱所有因失恋而产生的情绪,包括悲伤,愤怒,以及其它的种种情绪。因为所有这些情绪,都在特别是在经历重要亲密关系的挫折,失恋的这样一种挫折之后,所有的这些情绪都是有意义的,他是有他存在的意义的。你如果过快的跳托出这个情绪 ,反而对你将来有一些影响。第二点,如果是失恋的处理,他的第二点重要情况就是你要允许自己在失恋之后的各种情绪 ,他的产生,你也不需要,你也不可能,同时你也不需要过快的从情绪中跳脱出来。 比如说有些来访者来告诉我们,他们已经经过了一两个月,甚至两三个月时间,怎么还是有各种,还是有悲伤情绪 ,还是有咽不下的这种愤怒。那么实际上在失恋之后,这个情绪的调整过程,实际上是非常正常的,这个时间段也是可以理解。因为所有的情绪在失恋以后,在亲密关系受到挫败以后,都是存在都是有意义的。 比方说悲伤这种情绪 ,我很可能会问悲伤这种情绪意义是什么?那么当你哭泣,当你悲伤的时候,你经常是没办法做任何事情,你会慢下来,你会变得更加的沉静,或者更加的低沉,如果悲伤这种情绪在临床上,能够使一个人能够缓慢下来,让一个人能够和自己待在一起,他能够使一个人重新积蓄力量,得以继续前行,所以悲伤是一个整合自己内在的特别是接纳自己丧失掉的关系,人或者是事物的一种重要的情绪。他总是与重要的丧失,与重要的失去联系在一起。如果你在失去一段重要的关系,或者是重要是事物之后,你甚至都没有悲伤的话,说明这段关系,或者这个事物对你来说,也不是那么重要,所有的重要的关系人,事物在失去之后,悲伤都是无法避免的,他能够使你重新积蓄所有的力量继续前进。 包括愤怒这种情绪。失恋的时候你感觉到对方对你不公平,你感觉到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甚至是残忍的对待,那么愤怒这种情绪能够帮助你,把一部分的能量表达出来,因为我说当一个人他的私人的界线,当他个人的生活边界,受到他人冒犯或者侵犯的时候,他自然就会产生愤怒,如果没有愤怒的话,我们就根本无法阻止那些施加于我们身上的公平的事情。 所以失恋之后的悲伤,愤怒,这两种情绪为主,当然还有其它的情绪,包括孤独感。所有这些情绪都是有存在的意义,越是允许自己,不催逼着自己从这些情绪中走出来,那么这些情绪也有可能越快的放过你。我们刚才谈到的第二点,也有相似的,就是他和我们所谓的生活当中所出现的负面情绪,是有关系的。 实际上负面情绪我们现代人经常容易有一个误区,就是我们只要正能量,我们不要负能量。但是,负能量虽然让我们有一些痛苦,或者想逃避的这种自然趋势,但是同时包括失恋之后这种深刻的悲痛感,这种深刻的悲伤,以及与此相关的负面情绪,同时也是一个人的生命中的阅历和深度的重要来源。那么很多来访者在他经历过失恋以后,他们经历过时间磨洗,他们能够体验到一些负面情绪,那么你会发现这些负面情绪能够增加你的深度和阅历,能够让你自己的人格有所成长,所以失恋从这个角度上看的话,他所带来的所有的负面情绪并不是一个坏事情,他时你这个人变片更加完整和立体。所以理解你在失恋或者在挫败之后产生的负面情绪,给他们一定的时间和空间,实际上是对你的整体人格的完善是很有意义的一个事情。 特别是80后和90后的来访者来寻找帮助的时候,他们在失恋之后,通常会把最后一个情况,就是我们经常要谈到的情况就是,他们经常会觉得委屈 ,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平的对待,一种委屈 ,无力,无奈的情绪,会萦绕在他身边。但实际上我们作为心理咨询师的话,这种情绪有一个引导的原则大家可以用来借鉴:我们会引导来访者,把重要的注意力,把主要的注意力放在他自己的这种,在他回忆过去的关系的时候,把注意力放在个案自己身上,而不要把注意力放在你的前任对于你爱的反映上。因为在某种程度上,一段感情源自于你从内而外的一种重要的爱意,或者是一种喜欢。 有一个很有名的心理咨询师,曾经说过一句话: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要自己能够对得起这一份爱,这份爱是从你的内心中由内而外的产生出来的,他需要被表达,他需要得到实现,你也需要做一些事情去对得起这份爱,把他给实现出来,形成一个具体的恋爱关系。如果你这些都做到了,但是如果机缘不到缘分不到,你的这份爱遭到拒绝,或者是遭到了背叛,遭到了遗弃的话,那么这只能说明,对方他没有这样的幸运来享受或者来分享你的这份爱,但是我觉得你已经作为一个个体,你已经尽了自己的权利。 也就是说我们会进一个引导的作用,你自己由内而外的爱着对方,所以你做了很多事情,能够不会辜负自己的爱。这样的话,注意力就放到了自己的身上,而不是放在了对方是如何辜负你的。因为爱对方,从头到尾都是你从内而外的选择,没有任何人逼你去爱。这也是一个引导的方向,也是各位自己可以来引导自己的一个方向,那么我们在心理咨询中把这种引导叫做维持情感上的界线。  

11148 观看

你爱过我,我记得 | 如何面对世间的分离

每一场毕业,每一次分手,每一个意外,都有一些曾以为不可失去的人,永远地淡出了我们的生命。   人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对待这些分离 有的是“ta是个人渣,所以离开了我” 有的是“我不会再想起你,这样我就会忘记,我们已经分开了“ 有的是“我永远都是你在时的样子,因为我要等你回来” 因为分离不只是那一次次难以忍受的阵痛,让我们在黑夜里独自哭泣,更有一个难以处理的问题——分离后,如何对待我们心中内摄的那个形象。     内摄,是防御机制的一种,即在内心中形成他人的表象。内摄使我们的内心和他人相连,就算ta不能陪在我身边,我也不会不安。但当分离之后,心中的那个形象,却时时刻刻提醒着我们,我们的连接断了,从此只剩我自己孤单一人。   (一)为什么分离后,人会去攻击内摄的形象    痛苦带来的认知失调    人总是试图相信自己是正确的。而分手的痛苦事实,和内化的那个美好爱人的形象产生了剧烈的冲突,越是怀念过去的美好,现在的痛苦越是显得无法忍受。   于是人会不停的思考,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现实和记忆的不同。在现实情况难以理清的情况下,很多人会选择贬低自己的心中内化的那个Ta。如果我曾经爱过的那个人是个人渣,那分手就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了,当曾经的美好消失了,现在的痛苦也淡了。     又像毕业的班会上,有的人早早的到了,迟迟不肯离去,但言语中丝毫没有离别的伤感,而是对未来的憧憬与向往。   他们并不是不难过,而是太难过,以至于无法接受从此以后,大家要走向不同的生活了。他们宁愿和自己说,我不在乎,将来会更好的,也不要去承受分离的痛苦。甚至于在分开之后,他们选择不想念,因为只要不想念,就不需要面对失去。    用否认隔离悲伤    第73届奥斯卡获奖动画短片《父与女》,讲述了爸爸离开了年幼的女儿后,女儿每一年的这一天都会长途跋涉,回到离别的那个浅滩,从黎明等到黄昏,等待爸爸回来。直到她已经垂垂老矣,在岸边发现了爸爸离开时坐的船,她蜷缩着靠在船上,仿佛看到爸爸回来了,而她还是爸爸离开时的样子。   大海象征的是死亡,而女儿的一生,都停在了葬礼那一天。她否认了爸爸的离开,一次又一次的回到了那个场景里,希望爸爸能够回到自己身边。     如果我们不接受分离,用一生去否认分离,就没有更多的能量,去回忆那些曾经的爱与陪伴。去说:“爸爸,我知道你离开了,但我还记得,你在的时候,会这样的抱紧我。”   贬低和否认,都是我们在面对分离的痛苦时的防御。但它们未必是最好的告别方式,前者让我们自己摧毁了那些美好的回忆,我们宁愿从来都没有幸福过,也不要体会离别的伤痛;后者让我们不去触碰那些曾经的回忆,因为不愿意和那个阶段的自己和亲人,说再见。   (二)哀悼丧失和平复悲伤   “当重要亲人去世或重大的创伤事件之后,我们需要对自身或关系进行哀悼。这个哀悼意味着我们把关注在这个人身上的投注力转移出来,只有这部分力比多撤出后,我们才可以投注在新的对象上面” ——弗洛伊德《抑郁和哀悼》   哀悼的过程,是我们直面痛苦,和过去告别的过程。从今天起,当我们回到家里的时候,再也没有等待我们的那个人了,这是我们无法回避的事实。   这种哀伤是一种流动的情绪状态,会有一定的时间限制。它不会减损人的自尊,一段时间之后,人们逐渐回到正轨,继续生活下去。就像古人在父母去世之后,会守孝三年,在这段时间里,所穿孝服的颜色渐渐由重转轻,直到换红,象征着悲伤的逐渐平复。     而亲朋好友所能提供的支持,不是强行把他们拉出悲痛。因为他们需要时间,来慢慢走出这段哀伤,耐心的等待和陪伴,适当的共情和支持,是对待他们最好的方式。   但有时人们会陷入病理性的哀伤反应中,又被称为延长哀伤障碍(prolonged grief disorder,PGD)。患者会出现持续悲痛、过度怀念、情感失调、严重的自责和失去自我的现象,觉得“将来不会有任何好转,在Ta死后,我的生命就没有意义了。”如果他们愿意寻求帮助,心理治疗是很好的选择。认知行为疗法(CBT)被证明对于延长哀伤障碍的症状缓解有显著的效果。   (三)我们拥有的,不只是失去   当我们体会失去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曾经拥有过。我们在分离时承受的痛苦越深,说明那份爱越美好、越深刻。我们所拥有的,不只是离别的伤痛,更有我们之间爱的回忆,永远伴随着我,因为我们早已把那个人内摄在了我们心里。   就像《寻梦环游记》说的那样:“当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你的人,把你忘记,于是,你就真正的死亡,整个宇宙都不再和你有关。”     记得每月初一十五,姥姥都会在客厅的桌子上摆上香案,在冉冉升起的烟雾里,一面磕头,一面念叨:“我过得很好,孩子们都很孝顺,你们不用担心我。要保佑儿女们平平安安、健健康康,保佑孙辈们学业顺利、身体健康。”   姥姥从不让我们一起磕头,那是属于她自己的思念和祝愿。在每一次的祭拜里,那些亲人陪在奶奶身边,轻声说:“我们在天上思念着你,也保佑着孩子们。”   思念无法让死人复生,但它让我们之间的爱永不消失。虽然你不能在我身边,告诉我:“我很想你”。但你会在回忆里和我说:“你要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活着,我永远爱你。”   (四)我过得很好,清明节有想你   清明节有两个传统:扫墓祭祖和踏青郊游。   扫墓祭祖时我们怀念那些离开的人,敬畏那些无可避免的分离,和心里的那个人说:“我一直都记得你们陪在我身边的时候,你们真的很疼我,我好想你们呀。我有好好的去珍惜每一天的生活,珍惜身边的人,因为你们教会了我如何去爱,更让我知道爱是会消失的。”     踏青郊游时我们珍惜现在的美好,和自己说:“我知道你们最心疼我了,你们离开了之后,我把自己照顾的很好,你们不用一直担心我呀。而且,我遇到了别的人,朋友、伴侣、孩子,你们不能陪在我身边的时候,他们替你们爱着我。”   以上。   References: 唐苏勤, 何丽, 刘博, & 王建平. (2014). 延长哀伤障碍的概念, 流行病学和病理机制. 心理科学进展, 22(6), 1-11.

2905 阅读

他去世了|漫画

  对很多年轻的朋友来说,第一次经历丧失往往会不知所措——也许忽然失去亲人,也许忽然失去好友。我们想告诉你的是,丧失是人生必然经历的事情,当你经历后发现自己身处一些自己无法理解的情绪,或者经历一些或痛苦或麻木的日子,你并不需要逼自己太着急走出来。悲痛的疗愈是一个过程,它本身就需要时间。如果情绪实在难以控制,或者对丧失实在难以接受,也可以寻找专业心理咨询师的帮助。   “要允许悲伤的浪反反复复冲击海岸,一次又一次勇敢地经过它们,直到有一股新生的力量从无到有,从心底最黑暗的角落滋生出来。完成了哀悼,才能重新启程。”     穗 / 野生好人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2997 阅读

认识创伤,发现生命另一面的模样

创伤比我们想象的更普遍的存在着,尤其是正常的成长过程中发生的创伤。当创伤不能被言说时,它就会在潜意识里作祟,以精神或者心理症状表现出来。谈论创伤可以帮助我们从另一个视角来理解人的心理世界,使自己对生命更加敬畏、慈悲、平和,理解和接纳。 一、认识创伤 二、普遍存在的创伤——复杂的发展性创伤 三、联结与修复

19058 参与

亲密关系中,如何让对方听懂我们的依恋需要

听说疫情过后,有些地区民政局的离婚登记预约爆满。很多人对于亲密关系充满了失望与无奈。仿佛只有彻底离开这样令人失望的关系才是解脱。 离婚的原因除去一些确实是很重大的创伤的情况(如反复多次频繁出轨,严重家暴,精神控制,虐待等), 有些似乎是看起来很多小事导致的情绪积累。不知道如何解决,又难以忍受,说不出具体的原因,只能归结为三观不合,性格不合。很多说不上有什么大的事情,但是就是这样小事引发的冲突逐渐升级,最后变成了很大的矛盾。甚至有些上升到两个大家庭的冲突。 如果我们细细了解,为什么看似一件或者多件“小”的事情,最后会引发关系的破裂?我们会发现,这些看起来“小”的事情,里边藏着我们未被满足的依恋需要。比如,被认可,被支持,被理解,被尊重,被陪伴,被爱......王子与公主的童话故事那么美好,婚礼的浪漫,蜜月的甜蜜,这些都让我们那么向往,也让我们对于婚姻,对于爱情有非常理想化的期待,而这期待其实是能够满足我们被爱,被呵护,被支持,被认可,被陪伴等等的需要。而当我们发现自己的需要无法在婚姻或者爱情关系里被满足的时候,我们可能就会失望,失落,怀疑,伤心,痛苦...... 有的时候,我们把责任怪疚给对方,或者怪疚给关系本身,这似乎让我们感觉更轻松一些。好像我们脱离了关系,脱离了对方,一切也就好了。可有的时候,进入下一段关系,又是如旧。又或者,我们把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似乎都是自己不够好,不够吸引人,不会经营婚姻,做的不对伤害了对方导致最终关系的破裂。但是这对于自己也是不公平的,还会让自己失去信心。关系是两个人互动的结果,每个人在关系里都有受苦的地方,也都有各自的责任。 在亲密关系里的重大创伤,关系严重不平衡的情况,比如近期出现的严重家暴,反复多次出轨毫无内疚,严重的情感操控和精神虐待等,这些不在我们今天的讨论范围内。我们今天讨论的是,在通常情况下,一对关系平等的伴侣,如何在亲密关系里表达自己的需要。 我们说通常在亲密关系里互动的方式有两种,“追”和“逃”。 顾名思义,“追”的方式就是相对比较主动一些的,比如直接的去表达,去要求,甚至指责等。“逃”的方式是相对被动一些的,可能是隐藏自己的想法,沉默,忙于工作不回家之类。而这些互动行为的背后,其实是藏着彼此的依恋需求的。假如我们没有表达清楚自己的需求,或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需求是什么。又或者听不懂对方的需求。那误解和冲突就会产生,甚至冲突会升级,有些最后还一发不可收拾。 我们举一些例子。 (这些是日常生活中常见的情况,并不是具体的案例,假如有相似,属于巧合) A先生最近工作比较忙,常常加班。B太太就很生气,指责A先生为什么不早点回家。A先生解释说工作太忙了。并且确实很累,回到家就躺在沙发上看手机。B太太又要做饭又要看孩子写作业,看到A先生这么晚回来,还不帮忙,就觉得更生气。就对他发火。A先生沉默不语,继续看手机。B太太觉得这样有一个老公跟没有老公有什么区别。就持续很失望。跟A先生吵架。A先生觉得很有压力,就开始找借口不回家,在公司里待到很晚。B太太就更失望。心里想,这样的日子,还不如离婚。 这是一对很典型的“追”与“逃”的互动方式。并且是追的越凶,逃的越厉害。逃的越厉害,追的就更凶。这样循环往复,只会让双方都疲惫,破坏关系。 那怎么办呢?看起来两个人都是有各自的痛苦,似乎很无奈,又无解。是不是放弃这段关系算了或者只能无奈的忍受了?而忍受着的双方,又都不会真的感觉到幸福和满意。假如不想忍受,又不想分开…… 那我们就一起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A先生最近工作忙,B太太的需要是:被陪伴,被支持。而她表达自己需求的方式是,指责。那么她用这样的方式是否把自己的需要传递给了对方呢?从结果看,是没有的。 A先生收到的是,你是一个不合格的丈夫,你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所以他会觉得委屈,会说我累死累活不是为了这个家吗?我忙了一天,不能休息片刻吗?但是他不想让冲突升级,所以他通常选择沉默。而当他沉默时,太太解读到的是,你果然不在乎我,不会支持我。而A先生希望被理解,被尊重的需求,以及通过自己的息事宁人避免关系被破坏这样的努力都是无法被B太太接收到的。反而导致了矛盾的升级。 那要怎么表达,才能真正的让对方听得懂呢? 1. 学会觉察自己的情绪和需求到底是什么 假如我们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的需求和想法,我们却让对方猜,觉得对方猜对了才是真正爱我们。这是不现实的。这也不是成年人的爱情,只是婴儿式的幻想。成年人的亲密关系,是不断的表达和沟通中彼此更了解的。所以当我们觉得生气,受伤的时候,我们要问自己我们在关系里是不是有什么样的需求没有被满足,所以我们委屈,难过,害怕。我们要先明白自己里边发生了什么。 2. 把感受、想法表达出来 也许A先生可以尝试说,你这样说我,我感到很委屈,我觉得自己不被尊重不被理解,好像自己做的一切都没有被认可。心里是很难过的,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我也觉得你很辛苦,所以我不想跟你吵架。我觉得我只能躲开,让我们的关系不至于破裂。假如B太太听到这些,她就不会再追了,因为她了解了先生内心的想法和感受。也读到了原来先生逃开,不是不在乎她,反而是为了关系在做出努力。 3. 尝试回应对方 有的时候,伴侣无法听懂我们的需求,是因为他们自己还处于自我保护的状态里。他们或许紧张,愤怒,伤心,而自顾不暇。当他们尝试呈现脆弱,表达出自己的感受和需要时,我们可以试图回应他们。比如B太太可以说,我听到你的委屈了,也了解了原来你是这样想的。我其实也知道你蛮辛苦的。也了解你能够这样表达出来,真是很不容易的,我很高兴听到你内心的话。类似于这样的回应。 4. 假如可以这样开启良性对话的模式,关系的互动就会开始改变 但是改变真的很难。有的时候,之前互动的方式是我们长久以来就形成的模式,这种方式也许过去保护过我们,也是我们习惯了的应对模式。要冒险改变,真的是需要很大的勇气。有的时候需要在安全的环境下才敢尝试冒险。并且需要很多的鼓励。过后还要整理和内化这种新的经验。这真是很不容易的。很多时候,也需要外界的一些协助。      无论如何,当你开始反思自己的亲密关系,试图去觉察和理解自己以及伴侣在关系里的感受和需求,尝试做一些表达和聆听,就是改变的开始。好的关系并不是从来没有冲突的,而是能够处理好冲突,在冲突中和解。 亲密关系,是两个人共同经历,共同成长的过程。  

1827 阅读

如何优雅而高效地吵架

你敢吵架吗?你会吵架吗?你如何定义吵架?其实,吵架是人际间发生冲突之后的一种处理办法,是冲突发生到比较高级别的时候的一种沟通,沟通的效果将会影响到双方的感受、事件的解决以及彼此的关系。 一、我们如何应对人际间的冲突? 二、我们都是如何吵架的? 三、男人和女人在吵架这件事情上有差异吗? 四、内向者和外向者有差异吗? 五、我既想照顾自己的情绪,又怕伤害到对方的感受,以及害怕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该怎么办?  

14107 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