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是一颗孤独的灵魂,没有人懂而已

  说一件在接触心理咨询后,很触动你的一件事吧:) by 简单心理的咨询师们   曾经有个觉得自己是外星人的孩子很痛苦,她试过一些治疗最后都中断,因为她是外星人这件事不被认可。   我告诉她我相信她是外星人,以后她会回去自己的星球,但在短暂停留地球的时间里,还是有很多关心她的地球人和美好的事物,她很神奇得就康复了。   结束治疗很久之后还带了她的地球人男朋友过来拜访我。   @赖彗临 一次跟导师贾晓明参加某个心理学大会,晚上跟随老师和李明、桑志琴这样的大腕及其学生们聚会,节目是——每人讲一个黄色笑话,不够黄不能通过,当时的我被异样地触动——原来心理咨询师们面对人性是如此地赤裸裸,由此开始更真实地面对人生。   @赵静       在医院实习时,遇到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她的谈话内容很有意思了,她说她和很多伟人都是兄弟姐妹,常常见面,比如毛泽东,比如主耶稣。而她表达的时候是那么娴雅安静,真的有一种美,甚至圣洁的味道。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她只是一颗孤独的灵魂,只是没有人懂她。   @吕艳阳         学咨询时,老师曾说:“即便我们学了很多年的咨询,依然会在某天早上醒来时,感到忧伤。”在有了一些咨询经验后渐渐明白,咨询并不能许一个幸福快乐的未来,但可以让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充满意义。   @叶文玲     我的第一位收费的来访者跟了我五年,过程中遇到很多的坎坷和困难,当有一次咨询我告诉他:“此刻我也很困扰,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告诉我:“当你这么说时我觉得自己一下子轻松很多,承认自己不会和不完美瞬间让我觉得好自由,我愿意相信你….。”我想这句话会伴随我一生。   @彭静         第一次见来访者,记得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所有的学习和训练都消失的一干二净,自己慌得不知道该干什么,但脸上还是一片沉静,显得一副老成在在的样子。   当来访者满意离开的时候,我的反应是,居然这样也可以?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倾听!当时觉得又高兴又失落。好像准备了全副武装的上战场,结果莫名其妙的,一枪没开就结束了。现在回头看,这应该是我第一次领略,倾听的重要性。   @李严       我在病重的母亲的床前,看到对面大楼楼角的阳光。忽然觉得和这个世界有连接,即便在最绝望的时候,依旧相信某个角落是有阳光的,虽然它此刻没照在你的身上。   @杨薇         一个从来不与父母说话的孩子那天告诉我:我很害怕你会离开我 T T   @王雪岩     在我自己的某次个人分析时间,我按时到达分析家的门口,时间到了,但是我犹豫着没去敲门,隐约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上一个来访者还没结束,我自动退到远处等待。   一分钟后,门打开了,我走进去,分析家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的时间,你应该敲门,我没反应过来,还是习惯地客气了一下,他又重复了一次——那一刻,我楞住了,我忽然对自己过去一直习惯于忍让克制,习惯性忽略了自己。   @王伟       在国际自闭症治疗大会上,有人问:为什么一个小孩子只对薯条有兴趣?一个衰老的即将离世的治疗师在台上抬起头来说:也许在这个孩子的眼里,每根薯条都是不同的。   @郝红霞     在一次精神分析培训中,老师做了一个释梦的工作坊。我当时谈了我的一个梦,当听到老师对它的解释后,惊诧但被瞬间击中了心,没忍住就哭了。我完全没有想到从小到大的心结就藏在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梦里,从那之后我就更注意去分析自己和来访者的梦境了。   @闫煜蕾     我记得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教授问我们,想赚钱吗?我们笑着说,当然想啊。教授立刻泼了冷水,告诉我们,想赚钱就出门左转直奔商学院,那时候我就彻底明白,这份职业的回报不仅仅是金钱,更多的是见证他人心灵变化而升起的温暖和感动。   @陈一格       有时候做完咨询,心里会飘起一段旋律,我想那是属于灵魂的交响吧,那样的时刻,可遇而不可求。   @付林涛   印象深刻的事情太多了,只说最近的,有来访者能睡着了,同事对她微笑了,有的最近升职加薪了,还有要结婚的,当然还有最近敢和我吵架的,想想她们原来与现在,看着她们的变化,我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魏湘       一直都知道要接纳,直到真正被一位老师接纳了自己不能接纳的东西,才体会到:“爱你如其所是,而非如其所为”这句话,并真正用到我和来访者的关系中,用到我对身边的人和事物上。   @韩慧影       我做了个梦,和小伙伴去冒险,一路上遇到各种怪兽,我们合作起来机智地抓住了它们然后装进袋子里一路向前,开心极了...........当我和分析师谈这个梦时,没有分析,但是我们不约而同地笑了。   @孙明遐     真诚和相信的力量   2003年一个重度抑郁的患者,又一次自杀未遂。在病房,下午查房,阳光从窗户打到她半躺着的床上。她和我讲起了自己的经历。我听着。。。最后,我问她,你还会自杀吗?她说:不会。在那一刻,我相信她不再自杀。   我不知道现在她怎么样。但是有一点那一刻的力量和生命力所透出来的真诚和不加掩饰的交流是那么珍贵。   后来,她让丈夫送了我一瓶红酒。当然,我收下了。因为我不收下,我们的交流就没有完成。   @石振宇         两年的婴儿观察快结束时,孩子和我间处理分离的方式让我终身难忘:我们大概用10次左右的时间来处理分离,每次我坐下来后她都会把客厅里自己所有的玩具都拿给我,我的手、肚子、大腿、身边都堆满了玩具,她一方面在极力的表示对我喜欢,另一方面她似乎也想把我也变成她的玩具。   我也一次次的告诉她,这些是她的玩具并一个个的放回去,我也很喜欢她但我是要离开的。   @郑凯       我在精神科病房工作,曾有个治疗的病人存在被害妄想症状,在不敢信任几乎所有人的情况下,还那么快的选择冒险相信我,这种信任,让人觉得艰难又珍贵。他让我相信,再偏执的背后,也藏着同样的温柔和渴望。   @王春   一个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最后在两年后结案的来访者,在最后一次咨询中对我说的三句话:谢谢你陪我走过这两年。如今到了我自己去成长的时候了。我会想念你的。   @唐婷婷       生命的过程 就是做自己 成为自己的过程 晚安

16720 阅读

成为女性I—到底值不值?做忍辱负重的圣母?

视频要点: 4岁小学,8岁上初中……因为妈妈觉得我长得不好看,要我好好读书。 20岁~30岁中有很多挣扎,内在始终有感受在对抗,我到底值不值得? 社会文化如何阉割男性,阉割女性? 女性就要成为一个听话的,忍辱负重的圣母? 我妈觉得我背叛了她。我往前跑的愿望是错的? 孩子的长大独立让父母意识到要面对死亡? 来自简里里的分享: 为什么今年我这么喜欢讲“成为女性”这个主题。 我想,如果我有机会和20岁时的我自己碰面,我一定要告诉她: 不必害怕犯错。 不要生活在永无止境地、向他人证明自己是对的、是正确的、是值得的这件事情之中。你的感受和愿望都是重要的。你要勇敢,并为自己承担责任。 这个话也是对现在的我自己说的。 我年过了30,也深感到一些自由和责任的意味。但我仍免不了时时从焦灼之中醒来,忍不住要从他人眼光中确认自己的价值;仍然常体验到羞愧和愤怒;害怕犯错,忙于解释。 我也见到一些野蛮生长的姑娘们,身上有着从泥土里面喷涌出来的莽撞和逼人的创造力。可惜我未曾那样生长。 成年之后,外在有了更多的规范和束缚,但成为女性的过程中伴随着撕裂和杀戮。所到之处,死亡和欲望熊熊燃烧,荒野和生机共存。弥合和重建才接踵而至。 最想表达是: 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姑娘你就大胆去过你的生活。 简里里“成为女性”分享 完整版视频>>

2123 阅读

性格可以通过咨询被改变吗?

稍后补充视频简介

5977 观看

世界让人挫败,但我还舍不得离开

“年迈的奥丽芙觉得生活实在是过不下去了; 终于,她决定自杀。” 文|简小单 简单心理官方编辑 2014年,美国HBO电视网拍摄了一部4集的迷你电视剧《奥丽芙·基特里奇》,又名《微不足道的生活》。这部电视剧改编自著名的普利策奖同名获奖小说,讲述了美国东海岸小镇的一家人在25年时间里的冷暖人生。 然而,就是这样一部名字听起来怪异而无趣的电视剧,成为了当年的最佳剧目,在美国本土获得多个奖项提名,女主角也是屡获大奖,一时风头无两。在豆瓣上,《奥丽芙·基特里奇》的评分也高达9.3分。 简小单很想把它推荐给你:尽管这是一部美剧,但它超越了文化的界限,将很多的情感与困境以一种普适性的方式展现出来。 而在这部剧里:你很有可能看到所有人。你的母亲、你的父亲、你的爱人,以及过去的、现在的,和未来的你自己。 我们的身上,都背负着爱与伤害 主人公Olive是一名小学老师,她刻薄暴躁,远近闻名,是很多人眼中的“巫婆”。她的丈夫Henry则是一个好好先生,在镇上的药房辛勤工作,深受邻里的喜爱。夫妻两人和儿子Chris一起,居住在美国东海岸缅因州的一座海边小镇上。这里常年阴冷,保守而传统。 和小镇的气候一样,主人公的家庭气氛也是抑郁而阴冷的。一家三口,每一个人,都带着痛苦和不确定性在生活。 母亲Olive极度地尖酸、刻薄而冷漠。她将此归因于那不幸福的童年:患有抑郁症的父亲吞枪自尽,并将抑郁的基因遗传给了她,而她母亲也始终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为了对抗抑郁的倾向,Olive将所有的愤怒都留在了口头上,变成了射向他人的利剑。 她攻击自己的儿子,抽他的大嘴巴,怒吼道:“你搞不好也有抑郁症!”。她攻击自己的丈夫,嫌弃他虚伪、老套、腻歪,总是对别人显得很友好,想做所有人的“骑士”和“爸爸”。她对任何人都不是那么友好,常常语出惊人,显得固执和刻板。 相反地,Olive的丈夫Henry则是一个老好人。他温柔善良,对一切人和事物都充满着包容、接纳与爱。他会在纪念日給妻子送上“我爱你”的贺卡,或者专门去采摘一束多彩的鲜花。他会在药店女店员Denise失去男友后,像父亲一样安慰她,还买了一只小猫陪她作伴,好让她度过心理上的危机。 但是,这种温柔并没有給这个家庭带来更多的光亮。妻子Olive时常对他的举动表现出不屑,动不动就贬低他的所作所为,甚至会将他专门准备的贺卡直接撕碎扔进垃圾桶里。 儿子Chris正是在这种家庭环境中渐渐成长起来。在小时候,Olive 既是她的母亲,也是他在学校的老师。她会对Chris严加管教,对他在饭桌上的行为做出批评,常常让一家三口的聚餐陷入冷漠与难堪中。 故事中还有着其他形形色色的人物:想自杀的忧郁青年,患上厌食症的年轻女孩, 数年如一日在酒吧弹琴的未嫁女子……每个人都在欲望与寂寥之间挣扎徘徊。 而Olive一家人,就在争吵与纠纷中,或旁观、或亲自参与着这些人的生活,一起咀嚼着人生的孤独和难堪。 在困境中,你我都曾试图逃离 看这部电视剧的时候,我常常忍不住会想:为什么主人公们没有选择离婚呢? 但就如现实一样,很多时候不是我们没有选择,而是我们错过了恰当的时机。又或者,我们陷入了某种惯有的模式中,不知道我们有更多的选择和权利。 在影片的一开头,Olive便和学校的另一名男老师O'Casey暧昧着。当一个不堪家庭困扰的妻子遇到一个浪漫的、喜爱诗歌的单身男人时,故事的另一道大门就打开了。 而对于Henry而言,生活的另一种可能性则是店员Denise。她年轻可爱,并且极度依赖他。在药店工作时,Henry常常盯着在货架上工作的Denise发呆,她的形体,她的面庞,她的一切都充满了吸引力。 多么俗气的设定啊:中年危机、家庭矛盾、出轨……故事终于要走向另一个路数了。两个人的生活似乎有各自的选择,无论光彩与否,生活那个黑洞似乎终于看得见逃离的希望。 然而并没有。 想和Olive一起私奔的男老师被安排在一场车祸中去世,Olive只能在黑夜里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嚎啕大哭。而Henry也克制住了对女店员的欲望,他亲自付钱让另一名男店员带Denise去看电影,成就了他们的好事。 他们又回到了那个黑洞之中。但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人生。我们一直都没有迎来改变的时刻,生生地看着他们从指缝里溜走,无助而无力。最终,我们重回困境中,克制着面对生活。 最可能逃离的是这个家庭的儿子Chris,但这依旧不轻松。自始至终,他都在努力地和自己、家庭相处。 成年的Chris一直在努力看清楚自己和自己家庭的问题。他自幼被母亲打击,无法正确地认清自己的价值,总觉得自己特别糟糕。但在与心理治疗师的工作中,他慢慢地意识到,那不是他的问题。 同为时代病人,依旧难说再见 从某种意义上讲,《奥丽芙·基特里奇》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我们可以缓缓地看到,在琐碎的纠纷与日常中,Olive和Henry是如何互相搀扶着到老的,直至Henry病逝。 但失去了丈夫的Olive有些不一样了。尽管她依旧刻薄,但她的生活中似乎少了些什么。陪伴了她十几年的宠物狗开始垂垂老去,连溜达都变得困难。儿子又居住在遥远的州外,难得相见,见面了也会爆发种种争吵。 Olive的生活安静了下来。不再有纷争了。她偶遇了一个年迈的老富豪,对方因为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而与之决裂。Olive发现自己和这个富豪很像,都冷漠、固执、刻薄。而且他们都老了,除了财产,一无所有。 但日子还是很难过,非常难过。于是,在忍耐了多年之后,Olive决定自杀。 我并不准备告诉你Olive自杀成功与否。 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在前面所描述的这个Olive,并不是全部的、真正的Olive。 而这个故事,也不仅仅是某个刻薄女性的人生传记。 故事中有一个叫做Kevine的男孩,是Olive的学生。Olive在Kevine小时候会驱车带他回家,看望他抑郁的妈妈。多年之后,长大的Kevine回到了小镇,准备举枪自杀。偶然被Olive发现,Olive的回应是:你知道吗?现在那所房子里住着小孩。如果他们发现你的遗体怎么办?有没有想过那个情况? 你看,这是另一个Olive,一个关心他人的Olive。 其实一直以来,Olive都关心着她真正爱的人。影片中有很多细节之处都体现了她的柔软与善良。她以一种很刻薄的方式爱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当Henry住院,儿子向她诘问她这一生犯下的错误时,她也仅仅是用“你根本不懂得婚姻“来结束争论,給彼此保留了最后一丝亲情与尊严。 的确,Olive讨厌伪装,讨厌矫饰。她活得“清醒”,她不喜欢讨人欢喜,她认为任何美好事物的表像之下都是糟粕的现实,我们应该对生活的真相有所准备,没必要涂抹上一层层虚伪的油漆。 Olive有着诸多回避型依恋的迹象。在生活中,她极力地压制自己的感受与情绪,不把自己暴露給外人,同时用言辞当作防御的武器,以疏离感来换取自身的安全感。她很爱自己的丈夫,也她深知他的善良。在Henry临终之时,她的一番独白也表明,她很清楚自己給丈夫带来了多少痛苦。 与之对比的是丈夫Henry,他是一个典型的安全型依恋的人,能自如地表达情感,不害怕被依赖。面对回避型的妻子,Henry做了很多的忍耐和妥协。他给了Olive一个安全的避风感,尽管她鄙视、嫌弃、厌恶这个港湾,但她却需要它。这也是为什么当Henry逝世后,Olive会恐惧孤单。 可是,Olive就是我们身边很多人的模样。我们时常觉得,抑郁、躁郁、边缘等专业学术名词离我们很远,这些群体也只是少数。 但其实,我们都是这个时代的“病人”,只是症状样貌不同,深浅不同而已。 这个故事给人一个悲剧式的希望:随着生活的推进,随着年纪渐长,你将会遇到更多的不如意,但是,你也会对生活有着更多的眷恋。 而你要面对的,就是如何将生活中的这些不如意,和这些眷恋,一同放在自己的心中,带着它们生活。 It baffles me, this world. I don't want to leave it yet。 世界让我挫败,但我还舍不得离开。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12106 阅读

简里里:「神童」这件孤独的事

    知乎网友提问:「三岁识字,四五岁读书看报」是种怎样的体验? 回答|简里里 我不会说话的时候就认字了。起源是我妈看了一本书,书上说儿童应该早早地做智力开发。于是我在2岁的时候就可以读我爸给我写的信了。 我两岁的时候去上幼儿园小班,阿姨教儿歌。我妈把儿歌写下来塞在我的口袋里。上课的时候阿姨让我背儿歌,我背不出来,就掏口袋,把我妈的字条翻出来,看一遍又继续背。 阿姨惊呆了。就让我跳级。 然后我就一直跳一直跳。 我记忆里有很多故事。比如我6岁的时候跳去小学四年级。我还没有什么性别概念。我记得当时我的同桌叫李斌,是个脸上长雀斑的男孩子。第一天见他,我伸手去摸他的脸,说:“你的脸长得好像葫芦啊”(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做!那时候我才6岁!)结果他的脸唰地就红了,然后周围的小朋友们都起哄,说,她摸李斌的脸啦!她摸李斌的脸啦! 这件事情在我记忆里是如此深刻,我甚至还记得我视野范围里面的黑板,教室门口的长廊,同学们悉悉碎碎黑色的身影。我那一刻忽然意识到,原来在他们眼睛里面男孩子和女孩子是有界限的。 后来学习发展心理学,看儿童发展部分。我想,我不记得这些漫长的过程,好像我的一切都是发生在某个忽然的时刻。你意识到周围的人有一个你不熟悉的世界,你于是奋力地向上蹦一下,跳到他们的板子上。 你的过去就掉在下面某处空荡荡的位置上,再也看不见。 前段时间我忽然想起这么个事,我问我身边好几个朋友,你记得你爸妈小时候给你讲故事吗?因为我不大记得了,我只能记得我和我妈妈坐在被窝里面,一起看拼音,读故事书。 我的幼儿生活就是认字认字认字。我记得我爸有一次跟我妈说,她现在会读书,等到上学之后,大家都会读书,结果都一样。 事实是这样,也不全是这样。 因为认字这件事情你慢慢泯然众人,可是你终究是个“异类”。“异类”这件事情我一直到硕士毕业都未曾感觉到,但是它就在那里,像豌豆公主十几床被子下面那颗豌豆。你皮糙肉厚也好,你娇嫩如玉也好,它就在那里。甚至多年过去,它还是那么坚挺地亘在那里。 这对我的一切都有影响。我没什么同龄的朋友——因为我和比我年长几岁的一群人一起长大。我对时间的概念一直有疑惑,我在20岁的时候以为自己24岁了,26岁的时候以为自己已经30岁了,可在纷乱杂事中转念想一想……等等,我好像总有那么些时间和心态,都无声无息地没有了? 于是我又从三十岁向回走。我的朋友们都纷纷结婚,生子,我看着他们变成年轻的中年人,我的人生又像无数小学四年级那个时刻一样,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停下来,我转身,纵身一跃。 我好像归属于很多个群体,但又不归属于任何一个群体。我似乎也无法从时间这个横轴上面,找到一个确切的位置,来指出我站立的位置。 温尼科特说,人生来就是孤独的。你追求“成熟化”这个过程,你试着和周围的一切建立连结。你在这些连结之中确认自己的存在。 而终有一日,你能够看到这一切所谓发生的“连结”,不过是层层幻象。你能够看见自己的孤独,也接纳自己的孤独。 反正孤独这个位置,我还满熟悉的。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8234 阅读

无能为力,也是一种置之死地

文 | 路梅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无能为力”,这个词很容易懂,我们也会经常说起它。在心理咨询工作中,我也会体验到各种各样的无能为力:有对自己的,也有对来访者的。 但很多时候这种“无能为力”仅仅是一种感觉,没让我产生什么特别而深刻的感受。直到最近的一次咨询。 我的来访者对我说起一些事,我像是被击中了:那一刻我突然对这个词生发出很多想象和思考,也直到那一刻我才深刻体验到“无能为力”: Ta讲到自己无法接受的部分,感到恶心的、肮脏的部分,但又只能忍受,对此做不了任何事情。一方面厌恶那些部分,另一方面又必须同那部分在一起,甚至觉得与这些厌恶的东西在一起,似乎才是对的,是维系关系所必须有的承担。Ta陷在这样的怪圈里,对自己完全没有办法,“我无法甩掉它们,我做不到,我对自己的那部分完全无能为力啊”。 在这一刻,从Ta嘴里说出的“无能为力”这四个字深深触动了我,我体会到那深深的沮丧和失望。当时真想软软的缩成一团,靠在某个角落里发呆,直到自己化成一股轻烟,然后消失掉(当然,这是我当时的幻想,可能与来访者无关)。 我想最为关键的是,那一刻我对“无能为力”产生了某种情怀,促进我体验到某种深邃的无助、无力感,而那时我也做不了什么,我甚至无法用语言描述它,所能做的仅仅是陪着Ta感受那穿透心腹的“无能为力”感,试着去理解和承载。 继而我就联想到很多这样的时刻,很多的“无能为力”…… “我抓不到自己的感觉,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是真的开心,还是为了要开心而开心。我想对生活有感觉,我希望知道自己真的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而不是看着别人在做什么,觉的自己也应该做,否则就会觉得在人群中突显出自己的空洞无趣。我对自己的这种状态无能为力,不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做才能改变这个状态。我动不起来,即使是我在做着什么,也不能确定那就是我想要做的,并且可以感受到做的乐趣。” “我想做个好妈妈,但发现那真的很困难,我不想跟孩子粗暴地发火,不希望看到孩子恐惧、困惑的眼神,可有时我就是忍不住。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大的怒气,近乎歇斯底里的吼叫,好像Ta真犯了什么天大的错一样。之后我会很内疚,痛恨、责怪自己,对自己的情绪失控深感无能为力。我不想那样,不想那么情绪不稳定,我知道跟一个情绪不稳定的妈妈在一起,孩子的感觉是多么害怕和无助的。我不想被愤怒缠绕,但又好像非那样不可,我无法逃脱,面对这种情绪袭来的时刻,我沮丧又无力。”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感受过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它会让我们恐惧、不安、痛苦,难以承载,所以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推开它,否认它,试图控制它,以试图安抚自己。 但每一次的推开,都似乎成为无法回避的一点点坠落,然后是越来越深地陷入到无能为力中去。 我一向不喜欢各款狗血鸡汤,总觉得有站着说话不腰疼之嫌。相反,我更愿意接触那些带有阴暗色彩的,混乱的,哪怕是“肮脏”的东西,这些东西让我更为深刻的感受到自己。 现在,在我如此强烈的体会到“无能为力”感带来的冲击后的此刻,我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也许是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看到世界的混浊,反倒会被激发出一种生动的渴望,那种“不想被无能为力吞噬、困住”的活力就会发芽,它指引着我做一些什么。也许做了的这些事并没有让状况有什么明显的改观,但是我可以行动,行动起来就有了活力。 尽管我依然会感觉沮丧和无能为力,但是所不同的是,有一扇小窗已经打开了,那扇窗户的名字叫——“希望”。 小单乱入: 对于“无能为力”的绝望状态,小单暂时没有找到立竿见影的自助办法。除了寻找咨询师的专业帮助,你可以从把“无能为力”看做为“置之死地”开始,期待自己的“而后生”。 作者 路梅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中科院心理所研究生 国家认证二级心理咨询师 中挪精神分析高级组成员 从事心理咨询工作十余年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7991 阅读

未婚的那些事儿

未婚人士是否都会感受到社会满满的“恶意”呢?凑活结还是单身贵族到底?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刘婧恒,带着她所做的关于未婚者面对结婚压力的研究,与大家一起探讨关于未婚的那些事。 一. 分享未婚者的血泪史 二. 关于结婚压力的来源探讨 三. 在心理咨询中我们会怎么做

11664 参与

被困13年,他成了世界上最孤独的人

1988年至2001年间,少年马丁因某种病症“昏迷”了13年,他不能说话,不能动弹。13年后,他“苏醒”了。 更令人震惊的是:同植物人不同,这13年里,马丁实际上是清醒的。 一个能看能听,拥有记忆和感觉的人,被孤独地困在自己的身体里长达13年之久,没有任何与外界沟通交流的渠道。然而,没人知道这件事。 Ghost Boy | 幽灵男孩 本文由简单心理志愿者编译自NBC新闻、华盛顿邮报 感谢Code on、笑小爷i的协同翻译 ❶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它关乎孤独、尊严、爱与希望。 故事开始于1988年。12岁的南非男孩马丁和同龄人一样过着无忧无虑的少年生活。但变故突如其来。因为一次偶然的喉咙疼痛,马丁请假回家,准备去医院就诊。没想到的是,他再也无法重回校园。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马丁的身体日渐虚弱。他无法独立行走和进食,甚至无法与人交流。医生们怀疑他得了某种神经退行性疾病,却无法确诊,也无法治疗。医生告诉马丁父母,他们的儿子现在只有三个月婴儿的智力,他们应该带儿子回家,等待死亡。 马丁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时候能回家啊?” 童年照:马丁与父母家人 ❷ 但马丁并没有死去。在这之后的十多年时间里,他都呆在家里和日托中心里。他的父母以为他对周围的世界毫无知觉。但实际上,在马丁染上疾病的四年后,他开始“苏醒”。 “患病”时期的马丁 他能清楚地记得戴安娜王妃的死亡事故,记得南非总统尼尔逊曼德拉的就职,也记得纽约的911恐怖袭击。他看着他的亲人在家里来来往往,说话,聊天,生活。 他知道一切。 但是他的亲人们毫无所知。 在他们的眼里,马丁似乎是变成了植物人。只是活着而已。 ❸ 更让马丁觉得孤独的是,他深爱的父母时刻陪伴在他身边,他却没法跟他们交流。 马丁的父亲是一位机械工程师。这位强壮的男人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儿子的生活。他帮马丁穿衣洗漱,把他搬到餐桌边上,喂他吃饭。马丁曾尝试着让父亲意识到他已经“回来”了,他试着活动手臂,希望能让父亲意识到。 “嘿,爸爸!我在这里!你能看得到吗?” 很显然,父亲完全注意不到。父亲只是自问自答地对着儿子说:“好啦,小子,该睡觉了。我帮你弄到床上去。” “患病”时的马丁与父亲 某天晚上,在母亲结束和丈夫的争执后。他听到母亲绝望地在他耳边呢喃:“我真希望你死掉。” 她从来没想过她的儿子能听见这句话。 但他听见了。 很多年后,康复了的马丁回忆道:“那句话几乎伤透了我的心。但同时, 尤其是当我越过了所有的这些情绪后,我唯一感受到的就是对母亲的爱和同情。我能理解她的那些情绪从何而来。我母亲总是觉得她不是个好母亲。对我来说最艰难的就是无法告诉她:我觉得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是个好母亲。”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马丁被困在那具躯体里动弹不得,只有他的思绪与他相伴,自由来去。 有的时候,他在某种程度上几乎被周围的世界遗忘了。 他是一个活着的、孤独的幽灵男孩。 ❹ 见证奇迹的时刻来啦!这个奇迹经过了整整13年才发生。 2001年,Van Der Walt ,马丁所在的日托中心的一个治疗师,敏锐地捕捉到马丁有轻微眨眼的动作。她突然意识到,马丁比他们想象地更有“意识”。 Van Der Walt 强烈要求马丁的父母带他去做认知能力的测试。13年来的第一次,马丁有机会去向人们展示他有“理解”的能力,他还完好地“活着”。随后的测试也证明:马丁只是不能和别人沟通而已。 Van Der Walt 成了改变故事走向的关键人物。如果不是她,马丁最终可能不是死在疗养所,就是被遗忘在哪个角落。 在一个几近僵死的身体里活生生地困了十三年之后,这个孤独的男孩/人终于重回了现实世界。 经过一些列的康复治疗,马丁的思维日益敏捷,他的身体也渐渐强健起来。马丁通过一个将他的键盘输入转为语音输出的仪器来与外界交流。 他的生活开始变得不同。当母亲问他晚上要吃什么时,他回答“意大利面”。这让他很开心。那些在旁人看来微不足道的事情,变成了马丁期待了整整十三年的恩赐与礼物。 只是,在那十三年的时间里,他的那些孤独与痛苦又有多少人能感同身受到? ❺ 现在,马丁俨然已经过回了正常人的生活啦。他花了近十年的时间重新学习一切事物,从阅读和交际,到上大学与学开车。他还顺利地完成了学业。 马丁与父母一起参加学位授予仪式   最重要的是,马丁谈恋爱了!!2008年,他认识了妹妹的朋友乔安娜,两人迅速坠入爱河。2009年,两人搬到了英国并结婚。 马丁与妻子乔安娜 现在,马丁是一位自由网页设计师。2011年,他鼓起勇气,把自己的故事写成了自传《幽灵男孩》,旋即登上了纽约时报、亚马逊等欧美畅销书排行榜。 嗯,那个在自己的身体里孤独了十三年的小孩,现在终于不再孤独了。 ❻ 在《幽灵男孩》里,马丁很感激那些不起眼的小事,比如能够开始一次谈话,或者初次经历某事。那些小事,那些人,孕育了奇迹与希望。 他想告诉大家一些道理: ▓文章为简单心理编译,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7635 阅读

「小确幸」的陪伴

有个小男孩,一天,他很晚才回家,妈妈问他做什么去了,他说他今天去安慰了隔壁家刚刚丧偶的老爷爷。妈妈很惊讶,问他,你是怎么安慰爷爷的?因为即使妈妈作为一个成年人,也觉得老爷爷的丧失太沉重,不知该如何安慰。 小男孩说:“我骑车路过老爷爷家,看见他自己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哭,于是我就把车子放在一边,爬上老爷爷的膝盖,跟他一起哭。”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这个小男孩是个天生的治疗师,他做了特别天然的"共情": 我懂得你的难过,而不指手画脚;我陪你哭,而不急于让你变成我所期望的样子。 小确幸 ,微小而确实的幸福。经意或不经意,这样的一小段陪伴时光,却会让人记忆深刻,陪伴你的,可以是朋友、恋人、亲人,甚至,是一个擦肩而不过的陌生人。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5793 阅读

未婚者的痛

注:文中所讲“未婚者”,确切地说,为“感受到结婚压力的未婚者”。 每条大街小巷,每个人的嘴里,开口第一句话,就是: “多大啦?结婚了吗?孩子上学了吗?” “这么大了,你怎么还是一个人啊?” “难道,我该变成一条狗吗?” “你妈逼你结婚了吗?” “你骂谁呢!?” ( ´╥ω╥`) 看似笑话,却戳中了许多未婚者难以言说的痛。   未婚者在结婚压力下的应对历程 刘婧恒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一. 未婚者的压力源   ►未婚者所面对的压力源 >父母。有的父母会强迫孩子去相亲,许多未婚者的压力最大来源就是父母。有位受访者曾这样说:“那是2012年,我23岁,第一次感受到考虑结婚的压力,因为妈妈强迫我开始相亲。” >社会期待。在我们社会中,“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社会期待,认为到了一定年纪就该结婚生子。另外,“大龄未婚”“剩女”等字眼也刺激着未婚者的神经。   >孝道文化。当谈婚论嫁已经被认为是涉及家族延续的人生大事,未婚让未婚者背负“不孝”的压力。一位受访者这样说,“我父亲认为作为子女孝顺是非常重要的,而实现孝顺的方法之一就是结婚生子。”   ►未婚者父母所面对的压力源 >死亡焦虑。一位来访这么说:“我爸爸在某年心脏病发之后就对死亡充满了恐惧,尤其是在妈妈被确诊为糖尿病之后。他们常常因为担心我无法结婚而焦虑到失眠。”   >面子。“面子”是中国文化心理学和社会心理学中都无法避免的一个词,子女的未婚会给父母造成面子上的“过不去”。有位受访者这样说,“妈妈在参加完别人的婚礼之后情绪崩溃,开始逼迫我结婚,说再不结婚就没法在别人面前抬起头了。”面子问题,也让来访者感受到无法言说的羞耻感。   >责任。有好几位受访者都会提到“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父母会觉得在某一个年纪结婚生小孩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并且这不仅仅是个人的责任,还是整个家族与社会的责任。” 二. 未婚者内心的痛     >自我怀疑。面对未婚的问题,未婚者内心也是有压力的,是很焦虑的。另外一方面,他们又会在纠结,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呢?我不该作为一个现代女性可以独立地安排自己的生活吗?他们不断地怀疑自己。 >是否孝顺。有的未婚者在某个部份很讨厌“孝顺”这个名词,但也在心灵深处想要做一个“孝顺”的小孩,可是这个也会与追求自己负责的自由人生有矛盾。   >死亡的焦虑。很多人都害怕孤独,未婚者也会有对孤独终老的恐惧和焦虑。另外,未婚者也会害怕错过最佳生育期,虽然许多人对婚姻没有渴望,但还是很多对于孩子是有渴望的,或许因为孩子也象征着生命在这个世界上的延续吧。   >不被认可。不被社会认可,不被朋友同事(尤其是已婚的朋友同事)认可,不被父母认可,甚至,有时候自己都不认可了。这种不被认可也时刻折磨着未婚者。   >内疚感。有位受访者,在之前都没有想过结婚,但爷爷的去世前对没看着她结婚的遗憾,让受访者非常内疚,为没有满足爷爷生前唯一的愿望而懊悔。   >羞耻感。未婚的羞耻感,是许多未婚者都不敢承认的,但却折磨着未婚者的内心。   三. 应对的策略   >争吵。许多来访者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因被逼婚而和父母争吵,那种夹杂着羞耻的怒火让人又悲又气。另外,父母还有可能会对孩子进行情感上的绑架,比如“我辛辛苦苦把你养大,现在只是希望能有个人照顾你”,也属于一种软性的争吵。   >逃避。一些人的应对方法,会是减少和父母见面的机会,比如过年不敢回家等。也有一位受访者这样说“再谈及结婚的话题,我就沉默,尽量不和爸妈交流。”   >沟通。有的受访者会选择沟通的方式,有位受访者曾给父母写信,她写道“我理解你们的焦急,可是我自己的压力也很大。我觉得我一直都没有达到你们的期待觉得好难过,我真的尽力了。其实我只希望大家身体健康,活好每一天。”她也收到了父母的回信:“宝贝,你误会了。你从来都超出了我们的期待。我很理解你!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这会是一种比较好的应对方法。   >顺从。有些受访者会选择顺从,比如顺从地去相亲,或者面对父母说的结婚的事情,回应总是“是的是的”、“好的好的”。“这种顺从让我父母的焦虑减低一些,并且也让他们和我有一些交流的话题。”   >选择朋友。“那些想跟我谈婚姻孩子的人,我就不跟他们交朋友,只和志同道合的人打交道,通过这样的归类,身边的朋友都不会是给未婚者带来「要结婚」压力的人。这也是让自己能轻松生活的方法。   >接受心理治疗。未婚者面对的压力是很痛苦的,也会存在自己处理不了的时候,这时候寻求心理帮助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四. 咨询师能做的事情   >认可。咨询师会帮助来访者看到自己心中的对自己的不认可。和来访者一起仔细探索这种不认可,找到它的原因是什么,并和来访一起去面对对自己的不认可   >理解。在认可的基础上,咨询师会和来访者一起理解这种不认可,帮助来访者理解自我,也理解父母的不完美。包括看清文化和社会对未婚者心理的影响,也会和来访者分析父母的成长的文化和社会对他们的影响,帮助来访慢慢理解这些。   >接纳。帮助来访者接纳不完美的自我,接纳不完美的父母,甚至接纳不完美的社会和文化。当然,接纳不代表接受,在接纳之后,再去想改变或接受都是可以的。   >重新的自我整合,重新的出发。   最后想补充一点,关于男性未婚者在结婚压力下的应对,虽然我目前只访谈到了一位男性,但是深深地能够感受到作为男性的巨大压力,这种压力甚至让男性无法去表达他们内心的痛苦。   附:四个问答   Q 1:当我出于好心给我的那些单身小伙伴们介绍另一半时,为什么他们会表现出抵触与不开心的情绪呢?   刘婧恒 :有一些处于单身处境下的朋友,在选择朋友时甚至都会选择单身的,因为那样可以脱离某种压力处境。你的行为的确是善意的,但是对于这种情境的朋友来说,这种关心就像一种打击。他们会想,单身又如何?这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要急着给我介绍男女朋友?诸如此类。   Q 2:我最近有遇到一个不错的男生,但我又想到,如何和他在一起,我会不会错过下一个更好的?而且对方似乎也在观望中。这让人很纠结。   刘婧恒 :我的很多来访者都会出现这种情况。问题在于,和一个人在一起,和他结婚,这似乎变成了被社会,被周围环境推着往前走的一件事情。你需要思考的是,你为什么要爱情,要婚姻?这些东西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而不是对这个社会,对周围的人意味着什么。   Q 3:我很享受一个人的状态,但是我的朋友就会说,你总得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啊。   刘婧恒 :这是一句很有名的话,很多人都会说,人应该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情。问题是,什么是正确,什么是合适?谁定义了正确和合适这两个词?这些“正确的东西”的概念都来自于谁?是社会,是父母,还是我自己看书来的?所以,真正重要的,还是你自己在某个时间想要什么,想做什么,想得到怎样的幸福。   Q 4:我的交际圈比较小,这个圈子里很多女性在23-24岁里就结婚或者相亲了。而我很享受一个人的状态,但长时间地呆在这样一个圈子里,还是会有压力的。要怎样才能缓解这种焦虑呢?   刘婧恒 :我的一些来访者会这样说的:拓展自己的交际圈,跟更多的有共同兴趣和想法的人在一起。但是,毕竟你还会处在原来的工作圈子和朋友圈子里,所以时不时地还会产生焦虑。于是,我们一边在原来的圈子里感到焦虑,一方面在另外一个圈子里得到抚慰。 整理自简单心理微课堂002   作者刘婧恒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台湾彰化师范大学辅导与谘商在读博士 美国纽约大学心理咨询硕士 南京师范大学应用心理学学士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2601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