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需要给自己画个大饼

    漫画:小硕 “心理学研究僧 漫画小白,腰间盘突出知名患者 国家一级鸽手,世界顶级拖延症代表”

2094 阅读

你正在切换第二种人格|漫画

  切换语言时你很可能也在切换人格,这结论并非毫无依据。   2006年一项针对多语言使用者的调查显示,近2/3的受访者感觉自己在使用不同语言时像变了一个人。而同样有研究发现,使用不同语言时,同一个人的道德理性程度、对于不确定性的承担能力、在交流中的行为模式、关注的话题,都会有所变化。 这似乎都在暗示,语言绝不仅是我们自我表达的工具,它同时也是我们思维的形塑者和监控官,它影响着我们哪一部分的人格侧面被展示。   所以尝试学习使用一种新语言进行表达,或许能让我们拥有一种新的自我呈现的方式,从而探索出未知的自己获得更丰富的情感体验。       海德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2298 阅读

我梦到2020年重新开始了|漫画

    海德 / 冯女士 / 酒鬼 / 野生好人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愿明天醒来,世界会变好一点

1806 阅读

简里里:为什么学到新的东西反而更难过?

晚上好,我是简里里,又到了今天的晚安时间 我收到一封私信: 这个朋友提问说,ta最近换了一份工作 ta说这明明是一份更好的工作 旧的工作ta并不喜欢, 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段时间过去了, 一想到那个旧的工作,ta心里还是有一些难过 我想分享一个 对我启发特别大的一个概念: 但凡人要在生活中建立一个新的联结 (这个的意思是无论是你学到新的技能,你学习新的东西,获得新的想法,换了一份新的工作,交了一个新的朋友) 所有的新的东西,都是对于你旧有生活方式和旧有模式的一个挑战 所以换句话说:所有新的东西都是有攻击性的 当你要接受新的东西,就意味着你必然要悬置你过去的信念、过去的想法、你对自己的认识 为了接受新的东西,你必然要背叛你的过去,离开一些旧的东西 而离开的这个过程,你都是要体验丧失感的 所以只要在你的生活中出现新的东西、新的工作、新的人、新的想法和新的知识 在你感到欣喜和高兴的同时,一定在你的内心的某个部分是要面对那个丧失感的 所以我以前一直以为人们学到新的东西 或者你得到一份好的东西,你是纯粹的开心和高兴 其实不是的 所以这种丧失感有时候大有时候小,它会让你体验到一点沮丧感 但是你丧失的不一定是不好的东西,可能只是你很熟悉的一种感受 所以你可以给自己一段时间 允许自己在高兴中,体验一定的丧失 也祝你能够在迎接新鲜事物的新奇和兴奋以及愉悦感的同时 给自己留有一定的心理空间,去面对和处理其中的丧失感 我是简里里,祝你晚安 

1683 阅读

为什么回家的日子越近越焦虑?

临近春节的时候,在北京打拼了一年,很多同事已经陆陆续续踏上回家的旅途。 但回家这件事对我来说,似乎总在内心深处隐隐地藏着一丝焦虑。离回家的日子越近,期待感越强的同时,焦虑感也越来越明显。 已经能想象到,从见到爸妈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会有问不完的、让你不想回答的问题:   “怎么换了这么个创业公司啊,之前的工作不是挺稳定的吗?” “你那个男朋友家庭条件行不行啊,上次舅妈介绍的那个小伙子家境又好又是我们这儿的,去见一下怎么了?” “怎么这么晚还不睡?” “都中午了怎么还不起床?” “平时生活也是这么一团糟吗?” 啊......好像自己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人。 你当然明白,他们是出于爱,但这爱的密度太高了。你往往也不忍心打断,因为那会让你觉得伤害了他们而愧疚。 那就忍着吧,或者躲一躲吧。 一年年过去,很多人抱着期待回家,却又不得不消极应对家里的人和事。尽管我们都希望能和父母更亲近一点,却总隔着一些疏离和对抗。 下面,让我们从创伤的代际传递(the intergenerational transmission of trauma, ITT)角度来试着走出这一步,理解父母为什么会令我们如此焦虑。   每一个文化环境都有自己的集体性创伤,而我们的文化中显然也存在不少。 三年自然灾害、知青下乡等等词汇,对很多年轻人来说是陌生的,它们只是印在书本上的故事。但对于祖父辈来说,这是他们生命中真真切切的一部分。尽管他们不愿言说那种痛苦,但所经历的一切毫无疑问影响着他们的信念、情感模式,当然也包括他们的家庭关系、养育方式。 即使你和祖父辈们并没有直接经历这些创伤,不置可否,我们都生存在同一个社会大背景下,总会彼此互相影响,造就了相似的困境。    创伤代际传递,传递了什么? 首先,在经历过集体性的创伤之后,人会对灾难的预期有更刻板的负面认知(Kellerman,2001a; Kaitz Levy,Ebstein, Faraone, & Mankuta, 2009)你是不是也会好奇:爸妈想象力咋就这么强,总能想象到 最糟糕的结果、并且坚信那一定会发生?我只是说了一句我想换工作,他们就开始担心不稳定,反复劝说你别瞎换,甚至连你换工作失败后回老家的规划都做好了......结果,你也很难不去怀疑自己是不是选择错误。 其次,在情绪方面,他们的主要表现是焦虑,而且是一种毁灭性的焦虑(Kellerman,2001a)。 可以想象,当他们年轻时经历那些书本上的创伤时,是怎样的无助。他们可能本来家庭条件不错,结果却遭到极端打击;他们可能本来可以继续学业去实现梦想,却忽然要远离校园背井离乡。当他们的生活非常不可控,甚至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彻底改变人生,如果他们没能好好地从中走过来,那种强烈的焦虑感将会一直笼罩在心中。 那么,经历过创伤的人,在抚养下一代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倾向呢? ·他们可能会过度控制和保护孩子(Harkness,1993)。 孩子要形成一种安全的依恋模式,需要父母能敏感地感知孩子的需求,并及时调整。过于焦虑的父母,当孩子主动探索新环境的时候,他们会非常害怕,忍不住想要抓紧孩子,生怕遭遇危险;即使孩子取得成功、准备走向更远的未来,他们的眼神中,除了欣喜之外仍然会透露着强烈的不安。 而孩子完全可以感受到这个部分,也更可能采取回避的行为方式,不敢完全发挥自己的潜能。   ·过于焦虑的父母,还可能会压抑情感的表达。 出于自身的经历,以及历史文化因素,父母本身可能不会表达自己的痛苦、愤怒、悲伤,对他们来说这是不被允许的。   这一点也会传递到下一代身上。因为缺少“情感表达”的老师,孩子不知道如何应对自己的情感,甚至还承担了保护父母情感的职责——在他们的潜意识里,可能有深深的内疚感,所以必须压抑自己的情感,尤其是愤怒,从而承担来自父母的压力。 总之,集体创伤的第一代人,主要表现为PTSD的症状,遭受失眠、抑郁、焦虑等长期折磨,而第二代很可能会发展出不安全的依恋关系,在建立关系、解决冲突、独立自主上出现困难(Kellerman,2001)。    我们可以做什么? 就像前面说的,改变的前提是理解。   我们可以用以下的几个方式,让自己更理解他们,理解他们的养育方式对你的影响。梳理清楚这些,和父母的相处模式和关系,都会发生质的改变。   先学会接纳自己的感受 压抑并隔离自己的情感是创伤第一代及后代的常见问题,但那些情感是无法凭空消失的,更健康的方式是接纳它们且尽可能地表达出来。   你可以用你觉得舒服的方式,比如写日记、冥想、向信任的人倾诉、个体或团体心理咨询等等,让你的情绪自然地流淌。   倾听父母的焦虑并且共情 当你能够接纳自己的情感之后,你可以试着帮助父母接纳他们的情感,而你需要做的是——倾听。   当和他们交谈时,别急着反驳或者回避,听一听他们的想法是什么,以及他们有什么情绪,并且把你的感受告诉他们。   这是非常有用的,因为他们原本可能将你投射为一个面对灾难无能为力的孩子,现在你的稳定告诉他们,你已经长大了。   与父母讨论他们的故事,并找到意义 最有效的疗愈方式就是表达。如果父母愿意讲当年的经历,可以鼓励他们多说一些,并试着从当中看到积极的意义。   大多数时候,你会认为和父母是很难交流的,感觉到深深的“代沟”。但如果你给他们表达的机会,你会看到父母在少年时背井离乡的坚韧勇敢,青年时面对社会骤变的砥砺前行,中年时抚养后代的尽己所能。   你或许开始敬畏,他们的生命历程如此平凡而与众不同,感恩他们为你和家人的付出,并从中看到更多生活和生命的意义。 写了这么多,很希望你在按响门铃的时刻,将复杂的心境转化成释然。微笑着面对,父母可能的聒噪。不打断地倾听,他们过去的故事。 你的稳定、平和,会比语言更加有力,那是你的独立宣言,也是无声的爱和包容。 愿你过一个,不拌嘴的春节~ 本文作者:吴菲音,简单心理入驻 实习咨询师,北京大学心理学学士。  

2683 阅读

她只是一颗孤独的灵魂,没有人懂而已

  说一件在接触心理咨询后,很触动你的一件事吧:) by 简单心理的咨询师们   曾经有个觉得自己是外星人的孩子很痛苦,她试过一些治疗最后都中断,因为她是外星人这件事不被认可。   我告诉她我相信她是外星人,以后她会回去自己的星球,但在短暂停留地球的时间里,还是有很多关心她的地球人和美好的事物,她很神奇得就康复了。   结束治疗很久之后还带了她的地球人男朋友过来拜访我。   @赖彗临 一次跟导师贾晓明参加某个心理学大会,晚上跟随老师和李明、桑志琴这样的大腕及其学生们聚会,节目是——每人讲一个黄色笑话,不够黄不能通过,当时的我被异样地触动——原来心理咨询师们面对人性是如此地赤裸裸,由此开始更真实地面对人生。   @赵静       在医院实习时,遇到一位精神分裂症患者,她的谈话内容很有意思了,她说她和很多伟人都是兄弟姐妹,常常见面,比如毛泽东,比如主耶稣。而她表达的时候是那么娴雅安静,真的有一种美,甚至圣洁的味道。   那一刻,我忽然觉得她只是一颗孤独的灵魂,只是没有人懂她。   @吕艳阳         学咨询时,老师曾说:“即便我们学了很多年的咨询,依然会在某天早上醒来时,感到忧伤。”在有了一些咨询经验后渐渐明白,咨询并不能许一个幸福快乐的未来,但可以让生活中的喜怒哀乐充满意义。   @叶文玲     我的第一位收费的来访者跟了我五年,过程中遇到很多的坎坷和困难,当有一次咨询我告诉他:“此刻我也很困扰,不知道该怎么做。”   他告诉我:“当你这么说时我觉得自己一下子轻松很多,承认自己不会和不完美瞬间让我觉得好自由,我愿意相信你….。”我想这句话会伴随我一生。   @彭静         第一次见来访者,记得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所有的学习和训练都消失的一干二净,自己慌得不知道该干什么,但脸上还是一片沉静,显得一副老成在在的样子。   当来访者满意离开的时候,我的反应是,居然这样也可以?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倾听!当时觉得又高兴又失落。好像准备了全副武装的上战场,结果莫名其妙的,一枪没开就结束了。现在回头看,这应该是我第一次领略,倾听的重要性。   @李严       我在病重的母亲的床前,看到对面大楼楼角的阳光。忽然觉得和这个世界有连接,即便在最绝望的时候,依旧相信某个角落是有阳光的,虽然它此刻没照在你的身上。   @杨薇         一个从来不与父母说话的孩子那天告诉我:我很害怕你会离开我 T T   @王雪岩     在我自己的某次个人分析时间,我按时到达分析家的门口,时间到了,但是我犹豫着没去敲门,隐约听到里面说话的声音,上一个来访者还没结束,我自动退到远处等待。   一分钟后,门打开了,我走进去,分析家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的时间,你应该敲门,我没反应过来,还是习惯地客气了一下,他又重复了一次——那一刻,我楞住了,我忽然对自己过去一直习惯于忍让克制,习惯性忽略了自己。   @王伟       在国际自闭症治疗大会上,有人问:为什么一个小孩子只对薯条有兴趣?一个衰老的即将离世的治疗师在台上抬起头来说:也许在这个孩子的眼里,每根薯条都是不同的。   @郝红霞     在一次精神分析培训中,老师做了一个释梦的工作坊。我当时谈了我的一个梦,当听到老师对它的解释后,惊诧但被瞬间击中了心,没忍住就哭了。我完全没有想到从小到大的心结就藏在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梦里,从那之后我就更注意去分析自己和来访者的梦境了。   @闫煜蕾     我记得在美国读书的时候,教授问我们,想赚钱吗?我们笑着说,当然想啊。教授立刻泼了冷水,告诉我们,想赚钱就出门左转直奔商学院,那时候我就彻底明白,这份职业的回报不仅仅是金钱,更多的是见证他人心灵变化而升起的温暖和感动。   @陈一格       有时候做完咨询,心里会飘起一段旋律,我想那是属于灵魂的交响吧,那样的时刻,可遇而不可求。   @付林涛   印象深刻的事情太多了,只说最近的,有来访者能睡着了,同事对她微笑了,有的最近升职加薪了,还有要结婚的,当然还有最近敢和我吵架的,想想她们原来与现在,看着她们的变化,我心里比吃了蜜还甜。   @魏湘       一直都知道要接纳,直到真正被一位老师接纳了自己不能接纳的东西,才体会到:“爱你如其所是,而非如其所为”这句话,并真正用到我和来访者的关系中,用到我对身边的人和事物上。   @韩慧影       我做了个梦,和小伙伴去冒险,一路上遇到各种怪兽,我们合作起来机智地抓住了它们然后装进袋子里一路向前,开心极了...........当我和分析师谈这个梦时,没有分析,但是我们不约而同地笑了。   @孙明遐     真诚和相信的力量   2003年一个重度抑郁的患者,又一次自杀未遂。在病房,下午查房,阳光从窗户打到她半躺着的床上。她和我讲起了自己的经历。我听着。。。最后,我问她,你还会自杀吗?她说:不会。在那一刻,我相信她不再自杀。   我不知道现在她怎么样。但是有一点那一刻的力量和生命力所透出来的真诚和不加掩饰的交流是那么珍贵。   后来,她让丈夫送了我一瓶红酒。当然,我收下了。因为我不收下,我们的交流就没有完成。   @石振宇         两年的婴儿观察快结束时,孩子和我间处理分离的方式让我终身难忘:我们大概用10次左右的时间来处理分离,每次我坐下来后她都会把客厅里自己所有的玩具都拿给我,我的手、肚子、大腿、身边都堆满了玩具,她一方面在极力的表示对我喜欢,另一方面她似乎也想把我也变成她的玩具。   我也一次次的告诉她,这些是她的玩具并一个个的放回去,我也很喜欢她但我是要离开的。   @郑凯       我在精神科病房工作,曾有个治疗的病人存在被害妄想症状,在不敢信任几乎所有人的情况下,还那么快的选择冒险相信我,这种信任,让人觉得艰难又珍贵。他让我相信,再偏执的背后,也藏着同样的温柔和渴望。   @王春   一个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最后在两年后结案的来访者,在最后一次咨询中对我说的三句话:谢谢你陪我走过这两年。如今到了我自己去成长的时候了。我会想念你的。   @唐婷婷       生命的过程 就是做自己 成为自己的过程 晚安

17052 阅读

性格可以通过咨询被改变吗?

稍后补充视频简介

6583 观看

世界让人挫败,但我还舍不得离开

“年迈的奥丽芙觉得生活实在是过不下去了; 终于,她决定自杀。” 文|简小单 简单心理官方编辑 2014年,美国HBO电视网拍摄了一部4集的迷你电视剧《奥丽芙·基特里奇》,又名《微不足道的生活》。这部电视剧改编自著名的普利策奖同名获奖小说,讲述了美国东海岸小镇的一家人在25年时间里的冷暖人生。 然而,就是这样一部名字听起来怪异而无趣的电视剧,成为了当年的最佳剧目,在美国本土获得多个奖项提名,女主角也是屡获大奖,一时风头无两。在豆瓣上,《奥丽芙·基特里奇》的评分也高达9.3分。 简小单很想把它推荐给你:尽管这是一部美剧,但它超越了文化的界限,将很多的情感与困境以一种普适性的方式展现出来。 而在这部剧里:你很有可能看到所有人。你的母亲、你的父亲、你的爱人,以及过去的、现在的,和未来的你自己。 我们的身上,都背负着爱与伤害 主人公Olive是一名小学老师,她刻薄暴躁,远近闻名,是很多人眼中的“巫婆”。她的丈夫Henry则是一个好好先生,在镇上的药房辛勤工作,深受邻里的喜爱。夫妻两人和儿子Chris一起,居住在美国东海岸缅因州的一座海边小镇上。这里常年阴冷,保守而传统。 和小镇的气候一样,主人公的家庭气氛也是抑郁而阴冷的。一家三口,每一个人,都带着痛苦和不确定性在生活。 母亲Olive极度地尖酸、刻薄而冷漠。她将此归因于那不幸福的童年:患有抑郁症的父亲吞枪自尽,并将抑郁的基因遗传给了她,而她母亲也始终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为了对抗抑郁的倾向,Olive将所有的愤怒都留在了口头上,变成了射向他人的利剑。 她攻击自己的儿子,抽他的大嘴巴,怒吼道:“你搞不好也有抑郁症!”。她攻击自己的丈夫,嫌弃他虚伪、老套、腻歪,总是对别人显得很友好,想做所有人的“骑士”和“爸爸”。她对任何人都不是那么友好,常常语出惊人,显得固执和刻板。 相反地,Olive的丈夫Henry则是一个老好人。他温柔善良,对一切人和事物都充满着包容、接纳与爱。他会在纪念日給妻子送上“我爱你”的贺卡,或者专门去采摘一束多彩的鲜花。他会在药店女店员Denise失去男友后,像父亲一样安慰她,还买了一只小猫陪她作伴,好让她度过心理上的危机。 但是,这种温柔并没有給这个家庭带来更多的光亮。妻子Olive时常对他的举动表现出不屑,动不动就贬低他的所作所为,甚至会将他专门准备的贺卡直接撕碎扔进垃圾桶里。 儿子Chris正是在这种家庭环境中渐渐成长起来。在小时候,Olive 既是她的母亲,也是他在学校的老师。她会对Chris严加管教,对他在饭桌上的行为做出批评,常常让一家三口的聚餐陷入冷漠与难堪中。 故事中还有着其他形形色色的人物:想自杀的忧郁青年,患上厌食症的年轻女孩, 数年如一日在酒吧弹琴的未嫁女子……每个人都在欲望与寂寥之间挣扎徘徊。 而Olive一家人,就在争吵与纠纷中,或旁观、或亲自参与着这些人的生活,一起咀嚼着人生的孤独和难堪。 在困境中,你我都曾试图逃离 看这部电视剧的时候,我常常忍不住会想:为什么主人公们没有选择离婚呢? 但就如现实一样,很多时候不是我们没有选择,而是我们错过了恰当的时机。又或者,我们陷入了某种惯有的模式中,不知道我们有更多的选择和权利。 在影片的一开头,Olive便和学校的另一名男老师O'Casey暧昧着。当一个不堪家庭困扰的妻子遇到一个浪漫的、喜爱诗歌的单身男人时,故事的另一道大门就打开了。 而对于Henry而言,生活的另一种可能性则是店员Denise。她年轻可爱,并且极度依赖他。在药店工作时,Henry常常盯着在货架上工作的Denise发呆,她的形体,她的面庞,她的一切都充满了吸引力。 多么俗气的设定啊:中年危机、家庭矛盾、出轨……故事终于要走向另一个路数了。两个人的生活似乎有各自的选择,无论光彩与否,生活那个黑洞似乎终于看得见逃离的希望。 然而并没有。 想和Olive一起私奔的男老师被安排在一场车祸中去世,Olive只能在黑夜里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嚎啕大哭。而Henry也克制住了对女店员的欲望,他亲自付钱让另一名男店员带Denise去看电影,成就了他们的好事。 他们又回到了那个黑洞之中。但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人生。我们一直都没有迎来改变的时刻,生生地看着他们从指缝里溜走,无助而无力。最终,我们重回困境中,克制着面对生活。 最可能逃离的是这个家庭的儿子Chris,但这依旧不轻松。自始至终,他都在努力地和自己、家庭相处。 成年的Chris一直在努力看清楚自己和自己家庭的问题。他自幼被母亲打击,无法正确地认清自己的价值,总觉得自己特别糟糕。但在与心理治疗师的工作中,他慢慢地意识到,那不是他的问题。 同为时代病人,依旧难说再见 从某种意义上讲,《奥丽芙·基特里奇》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我们可以缓缓地看到,在琐碎的纠纷与日常中,Olive和Henry是如何互相搀扶着到老的,直至Henry病逝。 但失去了丈夫的Olive有些不一样了。尽管她依旧刻薄,但她的生活中似乎少了些什么。陪伴了她十几年的宠物狗开始垂垂老去,连溜达都变得困难。儿子又居住在遥远的州外,难得相见,见面了也会爆发种种争吵。 Olive的生活安静了下来。不再有纷争了。她偶遇了一个年迈的老富豪,对方因为自己的孩子是同性恋而与之决裂。Olive发现自己和这个富豪很像,都冷漠、固执、刻薄。而且他们都老了,除了财产,一无所有。 但日子还是很难过,非常难过。于是,在忍耐了多年之后,Olive决定自杀。 我并不准备告诉你Olive自杀成功与否。 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在前面所描述的这个Olive,并不是全部的、真正的Olive。 而这个故事,也不仅仅是某个刻薄女性的人生传记。 故事中有一个叫做Kevine的男孩,是Olive的学生。Olive在Kevine小时候会驱车带他回家,看望他抑郁的妈妈。多年之后,长大的Kevine回到了小镇,准备举枪自杀。偶然被Olive发现,Olive的回应是:你知道吗?现在那所房子里住着小孩。如果他们发现你的遗体怎么办?有没有想过那个情况? 你看,这是另一个Olive,一个关心他人的Olive。 其实一直以来,Olive都关心着她真正爱的人。影片中有很多细节之处都体现了她的柔软与善良。她以一种很刻薄的方式爱着自己的丈夫和儿子。当Henry住院,儿子向她诘问她这一生犯下的错误时,她也仅仅是用“你根本不懂得婚姻“来结束争论,給彼此保留了最后一丝亲情与尊严。 的确,Olive讨厌伪装,讨厌矫饰。她活得“清醒”,她不喜欢讨人欢喜,她认为任何美好事物的表像之下都是糟粕的现实,我们应该对生活的真相有所准备,没必要涂抹上一层层虚伪的油漆。 Olive有着诸多回避型依恋的迹象。在生活中,她极力地压制自己的感受与情绪,不把自己暴露給外人,同时用言辞当作防御的武器,以疏离感来换取自身的安全感。她很爱自己的丈夫,也她深知他的善良。在Henry临终之时,她的一番独白也表明,她很清楚自己給丈夫带来了多少痛苦。 与之对比的是丈夫Henry,他是一个典型的安全型依恋的人,能自如地表达情感,不害怕被依赖。面对回避型的妻子,Henry做了很多的忍耐和妥协。他给了Olive一个安全的避风感,尽管她鄙视、嫌弃、厌恶这个港湾,但她却需要它。这也是为什么当Henry逝世后,Olive会恐惧孤单。 可是,Olive就是我们身边很多人的模样。我们时常觉得,抑郁、躁郁、边缘等专业学术名词离我们很远,这些群体也只是少数。 但其实,我们都是这个时代的“病人”,只是症状样貌不同,深浅不同而已。 这个故事给人一个悲剧式的希望:随着生活的推进,随着年纪渐长,你将会遇到更多的不如意,但是,你也会对生活有着更多的眷恋。 而你要面对的,就是如何将生活中的这些不如意,和这些眷恋,一同放在自己的心中,带着它们生活。 It baffles me, this world. I don't want to leave it yet。 世界让我挫败,但我还舍不得离开。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12628 阅读

简里里:「神童」这件孤独的事

    知乎网友提问:「三岁识字,四五岁读书看报」是种怎样的体验? 回答|简里里 我不会说话的时候就认字了。起源是我妈看了一本书,书上说儿童应该早早地做智力开发。于是我在2岁的时候就可以读我爸给我写的信了。 我两岁的时候去上幼儿园小班,阿姨教儿歌。我妈把儿歌写下来塞在我的口袋里。上课的时候阿姨让我背儿歌,我背不出来,就掏口袋,把我妈的字条翻出来,看一遍又继续背。 阿姨惊呆了。就让我跳级。 然后我就一直跳一直跳。 我记忆里有很多故事。比如我6岁的时候跳去小学四年级。我还没有什么性别概念。我记得当时我的同桌叫李斌,是个脸上长雀斑的男孩子。第一天见他,我伸手去摸他的脸,说:“你的脸长得好像葫芦啊”(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做!那时候我才6岁!)结果他的脸唰地就红了,然后周围的小朋友们都起哄,说,她摸李斌的脸啦!她摸李斌的脸啦! 这件事情在我记忆里是如此深刻,我甚至还记得我视野范围里面的黑板,教室门口的长廊,同学们悉悉碎碎黑色的身影。我那一刻忽然意识到,原来在他们眼睛里面男孩子和女孩子是有界限的。 后来学习发展心理学,看儿童发展部分。我想,我不记得这些漫长的过程,好像我的一切都是发生在某个忽然的时刻。你意识到周围的人有一个你不熟悉的世界,你于是奋力地向上蹦一下,跳到他们的板子上。 你的过去就掉在下面某处空荡荡的位置上,再也看不见。 前段时间我忽然想起这么个事,我问我身边好几个朋友,你记得你爸妈小时候给你讲故事吗?因为我不大记得了,我只能记得我和我妈妈坐在被窝里面,一起看拼音,读故事书。 我的幼儿生活就是认字认字认字。我记得我爸有一次跟我妈说,她现在会读书,等到上学之后,大家都会读书,结果都一样。 事实是这样,也不全是这样。 因为认字这件事情你慢慢泯然众人,可是你终究是个“异类”。“异类”这件事情我一直到硕士毕业都未曾感觉到,但是它就在那里,像豌豆公主十几床被子下面那颗豌豆。你皮糙肉厚也好,你娇嫩如玉也好,它就在那里。甚至多年过去,它还是那么坚挺地亘在那里。 这对我的一切都有影响。我没什么同龄的朋友——因为我和比我年长几岁的一群人一起长大。我对时间的概念一直有疑惑,我在20岁的时候以为自己24岁了,26岁的时候以为自己已经30岁了,可在纷乱杂事中转念想一想……等等,我好像总有那么些时间和心态,都无声无息地没有了? 于是我又从三十岁向回走。我的朋友们都纷纷结婚,生子,我看着他们变成年轻的中年人,我的人生又像无数小学四年级那个时刻一样,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停下来,我转身,纵身一跃。 我好像归属于很多个群体,但又不归属于任何一个群体。我似乎也无法从时间这个横轴上面,找到一个确切的位置,来指出我站立的位置。 温尼科特说,人生来就是孤独的。你追求“成熟化”这个过程,你试着和周围的一切建立连结。你在这些连结之中确认自己的存在。 而终有一日,你能够看到这一切所谓发生的“连结”,不过是层层幻象。你能够看见自己的孤独,也接纳自己的孤独。 反正孤独这个位置,我还满熟悉的。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8827 阅读

无能为力,也是一种置之死地

文 | 路梅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无能为力”,这个词很容易懂,我们也会经常说起它。在心理咨询工作中,我也会体验到各种各样的无能为力:有对自己的,也有对来访者的。 但很多时候这种“无能为力”仅仅是一种感觉,没让我产生什么特别而深刻的感受。直到最近的一次咨询。 我的来访者对我说起一些事,我像是被击中了:那一刻我突然对这个词生发出很多想象和思考,也直到那一刻我才深刻体验到“无能为力”: Ta讲到自己无法接受的部分,感到恶心的、肮脏的部分,但又只能忍受,对此做不了任何事情。一方面厌恶那些部分,另一方面又必须同那部分在一起,甚至觉得与这些厌恶的东西在一起,似乎才是对的,是维系关系所必须有的承担。Ta陷在这样的怪圈里,对自己完全没有办法,“我无法甩掉它们,我做不到,我对自己的那部分完全无能为力啊”。 在这一刻,从Ta嘴里说出的“无能为力”这四个字深深触动了我,我体会到那深深的沮丧和失望。当时真想软软的缩成一团,靠在某个角落里发呆,直到自己化成一股轻烟,然后消失掉(当然,这是我当时的幻想,可能与来访者无关)。 我想最为关键的是,那一刻我对“无能为力”产生了某种情怀,促进我体验到某种深邃的无助、无力感,而那时我也做不了什么,我甚至无法用语言描述它,所能做的仅仅是陪着Ta感受那穿透心腹的“无能为力”感,试着去理解和承载。 继而我就联想到很多这样的时刻,很多的“无能为力”…… “我抓不到自己的感觉,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是真的开心,还是为了要开心而开心。我想对生活有感觉,我希望知道自己真的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而不是看着别人在做什么,觉的自己也应该做,否则就会觉得在人群中突显出自己的空洞无趣。我对自己的这种状态无能为力,不知道该做什么,怎么做才能改变这个状态。我动不起来,即使是我在做着什么,也不能确定那就是我想要做的,并且可以感受到做的乐趣。” “我想做个好妈妈,但发现那真的很困难,我不想跟孩子粗暴地发火,不希望看到孩子恐惧、困惑的眼神,可有时我就是忍不住。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大的怒气,近乎歇斯底里的吼叫,好像Ta真犯了什么天大的错一样。之后我会很内疚,痛恨、责怪自己,对自己的情绪失控深感无能为力。我不想那样,不想那么情绪不稳定,我知道跟一个情绪不稳定的妈妈在一起,孩子的感觉是多么害怕和无助的。我不想被愤怒缠绕,但又好像非那样不可,我无法逃脱,面对这种情绪袭来的时刻,我沮丧又无力。” 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感受过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它会让我们恐惧、不安、痛苦,难以承载,所以我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推开它,否认它,试图控制它,以试图安抚自己。 但每一次的推开,都似乎成为无法回避的一点点坠落,然后是越来越深地陷入到无能为力中去。 我一向不喜欢各款狗血鸡汤,总觉得有站着说话不腰疼之嫌。相反,我更愿意接触那些带有阴暗色彩的,混乱的,哪怕是“肮脏”的东西,这些东西让我更为深刻的感受到自己。 现在,在我如此强烈的体会到“无能为力”感带来的冲击后的此刻,我忽然好像明白了什么,也许是一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感觉:看到世界的混浊,反倒会被激发出一种生动的渴望,那种“不想被无能为力吞噬、困住”的活力就会发芽,它指引着我做一些什么。也许做了的这些事并没有让状况有什么明显的改观,但是我可以行动,行动起来就有了活力。 尽管我依然会感觉沮丧和无能为力,但是所不同的是,有一扇小窗已经打开了,那扇窗户的名字叫——“希望”。 小单乱入: 对于“无能为力”的绝望状态,小单暂时没有找到立竿见影的自助办法。除了寻找咨询师的专业帮助,你可以从把“无能为力”看做为“置之死地”开始,期待自己的“而后生”。 作者 路梅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中科院心理所研究生 国家认证二级心理咨询师 中挪精神分析高级组成员 从事心理咨询工作十余年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8575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