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以我名呼唤我

 01   名字的故事  每一位预约我的来访者,都会首先填写基本信息,包括真实姓名。然而首次咨询时,我依然会多问一句:你希望我怎么称呼你?   名字,这一他人所赋予的代号,在‘我’的概念诞生之前,就已是每个小婴儿最熟悉的音律。   名字的背后,往往有一段故事。从甲骨文到现代汉字,一笔一划使用讲究,一撇一捺皆有说法。家人给孩子起名时,往往会将某种情感或期待注入其中。   但,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自己的名字。建国、红军这样的名字多少蕴藏了时代背景;胜男、招娣这类名字里又隐含了许多性别期待。起名这一充满仪式感的事,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我听过很多名字的故事,在此分享两个:   一个是我的朋友,出生时妈妈给她起了一个名字,用到12岁,考取了市里的中学。妈妈不喜欢她上学离家远,找算命先生看,去掉了名字中带走字旁的‘逸’字。但是三个字变两个字,她非常不习惯,同学也总是叫错。长大了之后,她去了更远的城市工作,妈妈天天担心得睡不着觉,又要求她换名字。她深知,母亲的焦虑无法仅通过改名平息,来自妈妈的恐惧不断投射给她,不建立边界她就无法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于是,她去改了名字,一个她为自己选的名字。 另一个是织识堂的一次分享会,分享的嘉宾为乡村教育奔走很多年。有次他去大山里家访,要登记学龄孩子的姓名,碰到的这户有好几个女儿,刚好孩子父亲从地里干完活回来。他就指着其中一个女孩问她父亲:‘她叫什么?’那父亲想了半天,转过头去问女孩:‘你是哪个?’ 起名有时那么隆重,有时却随意到不被记得。父亲不记得名字的女孩,后来靠着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   社交媒体的发展,给了我们重新命名的机会。一个头像,一个ID, 一串自我认同的故事。互联网时代的我们可以隐藏身份、模糊性别,网名有时代表了某种欲望,或是求而不得的自己。一些情况下,网名取代了出生名,成了一个人社交的身份标识。   除此之外,英文名的诞生,还有一种予人方便的考虑。涉外职场、教育,很多人都会给自己起一个英文名,因为老外叫不顺中文。时候长了,英文名成了主力,中文名却无人记得。加上说另一种语言时,我们的人格也在做着相应调整。时间长了,心里可能会升起个疑问,英文名、中文名,哪个是我?    02   老师情结  案例报告时,外国老师经常会困惑,为什么来访者要叫咨询师老师?我们会解释说,在中国,叫老师是一种尊重,三人行必有我师。但,仅仅如此吗?   初到英国时,曾有同学‘传授经验’:‘跟老师发邮件,一律用Professor称呼,就算对方不是教授,你往高了称呼他肯定高兴啊,准没错的’。这项中式思维的经验很快就遇上了壁垒,有位老师就很认真地发邮件解释:‘我仅仅是老师,并非教授,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做学术坚持平等尊重,诚诚恳恳,为了实事求是特意发邮件说明,为人师表。   其实叫咨询师什么,也真够难为来访者的,不像医生、律师,可以直接姓氏+职业。于是,很多来访者会选择叫X老师。很多地方对于不太熟悉的职业人士都会喊一句‘老师儿’,有尊敬有客套,也不失礼节。有的来访会感到直呼全名显得有些生硬,叫名字又太过亲切,把握不住分寸时,干脆就只用你我相称。其实,任何一种显性隐性的称呼都有讨论的空间,它至少体现了,来访者在心里把咨询师搁在一个怎样的位置。   咨询关系中叫X老师,有时也可能预示着,来访者把咨询师放在了权威的位置上。这样的情况下叫老师,本身可能带有一种期待,‘你是要教给我东西的人’,‘你肯定很厉害’,‘你比我更了解我自己,你会引导我,告诉我怎么办’。这种期待本身非常值得探讨:例如来访幻想有个全知全能的人,可以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或者将超我(包含内化了的父母、师长要求)投注到咨询师身上,希望咨询师能够管束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好’;以及把理想化客体的期待放置到面前这位师者身上,期望对方以某种特定的方式帮助自己。 为什么‘老师情结’在中国如此普遍?这可能要梳理下‘老师’的渊源。在乡土社会中,有一种颇具特色的关系,叫师徒。师在这里传道、授业、解惑,早些时候为了拜师可以端茶递水、清扫庭院,往往到了第三年,当师父的才零星地教授一些技法;学的人低声下气俯首称徒,对师傅不仅有专业上的敬重,更有各方面的谦卑。这是因为,在过去单一化的社会分工里,徒儿继承的不光有师傅的技法,还有名望、资源,传承师傅的衣钵,不仅可以谋生,还能传给后人。于是,父权制之下‘尊师如父’被广泛接受。   乡土社会的东西,如果一个人从生到死故土不离,那这些规则是适用的。但市场经济下人口大迁徙,这些规则就会遇到巨大的冲突。更何况互联网时代,信息的获取前所未有的多元,专业技能再也不是只掌握在一人手里,学习途径也不再是师父带徒弟。大量学习资源和有用讯息可能云存储,任何人都可以轻松斩获。‘老师’这一角色更像是集体无意识中的一种情结。尽管如此,应试教育中依然会将老师摆在核心统领的地位,人多好管,老师象征心中那个权威,甚至比父母更有威慑力,被仰望、被捧起。对于老师的理想化也就从未消停过。   理想化是一团云,你当成沙发坐进去就糟了。对于咨询师来说,有时很难识别来访者无意识投来的理想化,会认为自己真的很厉害,能在短时间内改变一个人。比如灵修中的‘大师’,常常看不到众星拱月的阵仗,只不过是一场盛大的投射认同。众人把苦和惧投射到‘大师’身上,认为信大师就可以得解脱,而‘大师’沐浴着崇拜的目光,接受着自恋的供养,真觉得自己法力无边,再创立个门派收徒,以高低贵贱论人。 作为助人者,根本上的问题在于,我们能否透过迷雾,看到真实的那个人;我们是否能抵住诱惑,不通过来访者来满足自恋;我们的自我是否透彻,可以理解这一句句老师背后的期许,也接得住理想化破灭时的暴怒和攻击。这是尊重,也是修行。    03   以我之名  《小王子》中就有一段关于’驯服’(建立关系)的桥段,可以用来理解以名互称的意义:   “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当来访者与咨询师互称姓名,也就意味着确立了关系。这关系便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每一次称呼对方的名字,也就是在说‘你在我心里有一个位置,这个位置是独有的,跟别人不一样的’。咨询关系可能是一个人这一生中最特殊的一种关系,这关系可能在心灵上非常熟悉、十分亲密,但却不像生活中的朋友可以随时约出来吃饭聊天,咨询师与来访者在特定的时间、特定的空间见面,有种狐狸所说的仪式感。   “最好还是在原来的那个时间来。”狐狸说道,“比如说,你下午四点钟来,那么从三点钟起,我就开始感到幸福。时间越临近,我就越感到幸福。到了四点钟的时候,我就会坐立不安;我就会发现幸福的代价。但是,如果你随便什么时候来,我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该准备好我的心情……应当有一定的仪式。” 互称姓名,也是平等尊重的开始。来访者逐渐察觉到,可以安心做自己,因为自己就是独一无二,被接纳喜爱的;来访者慢慢体验到,这段关系是稳定安全的,无论发生什么,咨询师都会在这个特定的时间出现在这个特定的地点;来访者也可能会感受到,咨询师并不是一个比自己厉害或强大的人,而只是走在自己身边稍微靠后的那个人,用经年累月的陪伴,共同去经历和体验人生万千。 愿这段关系的滋养,会让一个人拥有好好活的力量,这种内在的韧性,带有‘麦子的颜色’(咨询师的人格)。最终,一个人从这里走出去,拥有爱和工作的能力,并为所拥有的感到满足。  

1375 阅读

明明想靠近,却孤单到黎明 | 给恐惧亲密的你

文/李敏楠   在你的心里,是否出现过这样的声音?   “我不相信爱情,不相信婚姻。” “太忙了,我没有时间谈恋爱。” “我再也找不到像Ta这么好的人了。” “我宁愿独身,也不愿进入感情里。”   于是,你拒绝了所有的可能,一个人吃饭,工作,睡觉,逛街。直到有一天,你意识到其他人好像都成双入对,只有自己形单影只。在感受到孤单、孤独时,不禁暗自发问,为什么其他人都可以找到合适的伴侣,只有自己总在感情之路上格外坎坷。     其实,不少人对真正的亲密关系是有恐惧的。在5.20的这个日子里,我和你来谈谈“亲密恐惧症”(philophobia),即害怕谈恋爱、害怕维系亲密关系,对承诺感到恐惧和焦虑。这种情绪会影响着亲密关系和生活质量,使之更远离关系和承诺,选择独身一人。   今天的文章献给每一个既渴望关系又害怕的你,祝愿你能逐渐卸下心防,拥有令自己满意的亲密关系。   01 七个害怕亲密关系的表现 1. 你总是很忙碌   你总想着用忙碌的生活充实自己,一旦有空闲的时间,你很有可能会想做些其他的事情。你可能不太喜欢没事干的感觉,认为很多焦虑是自己太闲造成的,所以你更会让自己忙起来,比如加班。因为,忙碌可以帮助你有效地避免拒绝关系带来的负面感受。   2. 你被认为是个非常积极的人   你很有可能给他人留下的印象是心态很好,总是很坚强,无忧无虑的。当你试图隐藏自己脆弱部分时,也是将自己最深的部分隐藏了起来,就能避免更亲近的联系了。     3. 你是最佳倾听者   你是否常常做为倾听者,听朋友谈起她们的经历和需求,并且当她们谈到感情经历时,你都是侃侃而谈,分析透彻,而你从不愿提及自身的情感经历。     但是在内心深处,你感到非常的孤独。你对他人问题的持续关注成为了你躲藏的挡箭牌。   4. 你总是看起来很完美   你外表看起来越完美,别人就会感觉自己和你不一样,有距离感,他们也就越不敢接近你。此刻,你的完美主义是一种回避他人的方式。   5. 你确信自己清楚自己想要的伴侣,只是还未找到ta   你很有可能已经给自己列出了理想伴侣的标准,但“理想伴侣清单”是很难有人能够达到的。你可能会通过“我确定我想要什么,而你不是我想要”的理由去拒绝与他人联系。   事实上,作为一个亲密恐惧症患者,即使你发现了你的理想伴侣,你也不会轻易选择Ta, 主要是为了避免受到伤害。   6. 对于不同的人来说,你会有很多面   你有可能都不清楚如何做真实的自我,你习惯于隐藏自己,甚至不愿为他人改变。每个人靠近你的时候,你都会展示出不一样的你愿意呈现的一面,而当别人不喜欢你的时候,你也会说,“反正你也不是真正地了解我。”   7. 你有强烈的个人观点   你可能是比较多自我观点的人,你也可能会向他人提供比较多的建议,其他人就会被吓跑,这样一来,你就避免了任何真正的亲密行为。   02 害怕亲密关系的原因   当你避免谈恋爱或者任何关系的尝试,你的核心信念可能听起来像这样:   关系是危险的; 我不需要任何人; 最好避免爱情,因为它会伤害你; 我不配得到爱。   为什么会害怕亲密关系?   1. 早期的创伤经历和依恋问题   我们并非生来就害怕爱情,它往往需要追溯到早期的经历。   单次的不良的分手经历,会让你短暂出现害怕进入下段恋情的情绪和行为,通过一段时间就能恢复。但如果这是你生活中的一种模式,人际关系总是频频出错,且让你心力交瘁,那么这很可能和早期经历有关。     对于有些人来说,有些经历是创伤经历,这包括性虐待,身体虐待,丧失,或被拒绝、抛弃或忽视。创伤经历会让孩子感到不安全,为了保护自己,会学习相应的防御方式,比如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和感受,或者回避行为。   慢慢地,这些防御方式会变成习惯的模式,可能会在当下“保护”你,也可能会让你成长为“失联的”的人,比如拒绝爱和亲密。   我没有经历过创伤,为什么我也害怕恋爱呢?   依恋理论发现一个孩子要成长为一个健康的成年人,需要能够相信至少一个成年人在任何时候都能够爱ta和关心ta;当ta在痛苦时,能够被给予支持和安抚。   缺乏安全的依恋关系意味着这个孩子没有完成心理发展的重要部分,联结bonding和分离separation。   安全的依恋是,作为小孩的你,通过和主要养育者(父母)发展出一种你可以依赖和信任他人的感觉。   分离指的是在你三岁左右,你已做好准备,包括身体和精神上,与你的主要养育者分离,并且你相信这个世界是安全的,你也有足够的能力去面对它。   如果没有安全的亲密联结或健康的分离,长大后就会难以信任他人,缺乏安全感,会出现有关的依恋问题。   什么样的养育方式会产生依恋问题?   当父母在养育过程中常常情绪化时,自身的精神和情感也不稳定,孩子就不确定父母是否能被给予支持,因此孩子也容易情绪化,或者常采取取悦父母或照顾父母的方式,掩盖着自己内在真实的情绪,为了维持平和的关系。   这种养育方式会导致成年后在关系中出现焦虑或混乱的情绪。   当父母是挑剔、控制欲强、羞辱的方式对待孩子,并且无法忍受孩子和自己的想法不同,常常在孩子耳边提醒,“男孩有泪不轻弹”、“只有坏孩子才会生气”、“你这么不乖,我就不爱你了”。你可能会学会隐藏任何你认为自己“软弱”的部分,展示的只是父母期待的你。     这种养育方式会让你成为与人保持距离的成年人,难以让他人接近你,因为你害怕被他人看到自己的不完美。也许你也容易变成批评家,对自己和他人都很苛刻,让他人无法接近你。这就是常说的回避型依恋。   2. 失败的人际关系    前文提及,在过往的创伤经历中,被拒绝、被抛弃是很残酷的,这增加了对关系的恐惧。如果一个人认为在每段关系中的每个尝试都只会以失败告终,比如离婚、分手等,这会产生不安全感和恐惧感,就会让人害怕去经历这些事情,或者尝试建立一段关系。   3. 文化和社会规范   在传统的文化中,你需要早点找到伴侣,比如,30岁前你要结婚,组成自己的家庭,没有家庭或伴侣的你会被指责或者被歧视。这就会出现被催婚、被迫相亲、被催生的现象,长辈的催促和文化带来的准则可能会带来更多的焦虑和不安感,也会造成对亲密关系的恐惧。   03 如何克服对亲密关系的恐惧?   你可以克服对亲密关系的恐惧,只要你愿意投入时间和精力,就有可能学习如何更好地与他人联结。     1. 承认自己对亲密关系的恐惧   承认恐惧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因为许多人都受过很多的伤害,为了避免再次唤起过去的伤痛,才会不自主地否认,压抑,甚至随之‘忘记’,就这样我们绕过着痛苦的路。   然而,我们往往没有意识到,最大的障碍不是这些创伤经历,而是我们自身,如何走未来的道路,唯一能掌控的是自己。无论环境如何,无论伴侣做什么,我们都有能力决定自己成为怎么样的人,并为之行动。   2. 回溯过往经历 回顾情感经历和追溯早期经历是很有帮助的,我们可以从近期的关系中开始。   这段关系的阻碍在哪里? 这段关系的结束,是哪里出问题了呢? 有哪些问题是不断重复出现? 双方是如何把爱推开呢? 是什么想法触发了这些行为? 当我们在做激怒对方的行为什么,我真实的感受是什么?   3. 识别并暂停内心的批判性声音   当我们识别出内心批判性的声音时,才能开始认识到反复出现的行为和话题,并识别出互动模式,包括防御系统和脆弱点。比如,我们很难获得伴侣的认可和关注,或者当伴侣依赖我们时,都可能让我们感到不安和愤怒感。   当我们深入下去,就能开始了解到自身的模式,追溯它们的根源。 这些模式是从哪里来的? 你是否被父母或者其他养育者拒绝或干涉过? 你是否在童年时感到被抛弃? 父母之间是否存在不良的互动?(包括频繁争吵、暴力、酗酒等) 父母之间的不良互动是否影响过去和现在的你和你在关系中的互动?   我们需要识别出脑海中的批判性声音,比如“ta没有及时回复信息,ta不爱我了”、“ta靠的我太近了,是想操纵我,不是真的爱我”。 我们需要了解过往的模式,让自己回到现在,过去和现在是不一样的,这个习惯性的想法和感受是为了保护过去的自己,但现在已经长大了,惯性的想法也需要有所变化,尝试暂停批评声以及克服被挑起的焦虑感,变回当下的真实的自己。   4. 挑战原有防御模式   如果没有自我意识,我们很容易在现在的关系中回到旧的、熟悉的模式,那个模式让我们感到被保护,也会让我们感到孤独和不满足,筑上一层厚厚的围墙。因为那时候还是孩童时期,向大人敞开心扉会让我们感到威胁。 然而,现在不同了,我们长大了,过去的防御似乎对目前的关系不受用,我们需要摸索出新的、适应当下的方式,真正的保护自己。   5. 感受自身的感觉   爱能让我们有感觉,它能够激活内心的活力和快乐,也能让我们受到伤害和痛苦。所以,进入亲密关系很容易让我们想起过往的伤痛,它让我们意识到存在的感觉。正因如此,当我们试图回避痛苦时,也同时在抑制住爱和快乐。   在情绪出来时,真实地感受自身的感觉。也许我们会担心强烈的感觉会淹没自身或者控制着生活,但实际上,如果我们不去阻止它们,感觉是短暂的,因为情绪是会过去的,当我们允许自己感受悲伤时,才能敞开心扉感受到快乐。   6. 保护脆弱的部分,并尝试打开自己,真实地生活   我们许多人对于脆弱的部分都感到恐惧,从小到大都会被告知,要勇敢点,坚强点。然而,脆弱不等于软弱,而是有力量的标志,这说明你暂停了脑海中批评性的声音,打破了你熟悉的防御模式,根据当下的你真实感受而行动。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你才学会了真实地生活,成为你自己。     你可能会觉得,说比做容易太多了,一个人真的很难完成这些步骤。你可以寻找相关的书籍或者参加相关的工作坊去学习,或者去寻找心理咨询师的帮助。通过与心理咨询师的安全和稳定的互动,你可以学会如何与人相处和建立关系,就能打破原有的模式,让自己变得不一样。   克服恐惧,享有亲密的道路的确是不容易的,但与此同时,它也是件很值得的事情!透过全心投入一段关系,我们获得个人的人格成长,和一个人的深度链接,是我们真实活过的印迹。   你,值得拥有。 References: Blundell, A. (2014). 7 surprising signs you suffer fear of intimacy. Harley Therapy Counselling Blog. Retrieved from https://www.harleytherapy.co.uk/counselling/fear-of-intimacy.htm Jacobson, S. (2017). Why do I have a fear of relationships and love? Harley Therapy Counselling Blog. Retrieved from https://www.harleytherapy.co.uk/counselling/fear-of-relationships-and-love.htm 图片来源于摄图网

1743 阅读

简里里:如何增强自己的行动力?

晚上好,我是简里里 又到了今天的晚安时间 有一个朋友私信我问我这么个问题 ta说:怎么才能增强自己的行动力 而不是让自己在思维中反复的构建一件事情 我想分享一个我个人的经历 可能大家都知道我在做一个电台叫做“blow your mind” 一想到你要录电台这件事情,就不免的要想、我怎么做选题、在哪发、音质够不够好 用什么设备、怎么剪辑、以什么样的频率发、怎么运营我的听众等等等等 一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就觉得这件事情还没有准备好,让我在等一等吧 但事实上,BYM这个节目的第一期是有一天我和我的搭档我们俩在吃饭的时候 ta掏出一只录音笔来说:“我们把我们的聊天录下来” 那期的音质非常的差,因为有小孩在跑,我们录音录的也不完整 整个节目没有什么选题和规划 但是呢,是那个非常糟糕的仪器使我们真的开始做了这件事情 事实上我觉得 在后来的很多年里面之所以我还能坚持做BYM以及我们的这个晚安视频 是因为我没有要它完美, 否则,在很大的压力之下 你不免就会拖延,不免就会想我还不够好 我还没有准备好、我害怕被批评被指责 所以在如何增强自己行动力这件事情上我有三个建议来分享 第一个: 允许自己做得非常糟糕,以及做得非常的差 因为完美主义只会把你困住和杀死掉,只有那些粗糙和错误以及种种的缺憾才能带你开始 第二个: 做非常非常非常小的尝试 举个例子比如说:我想写一本书,或者我要锻炼我的写作能力 一开始的时候不要想说,我写一篇文章 最好是在你日常生活中遇到一个什么事情,然后掏出手机写两句 或者你有一个什么新的想法,你写了一个段落放在你的手机上 用非常非常小的要求来要求自己,做非常小的尝试 如果你能做到以上两点 你只需要耐心地等 你的作品自然就会出现,你想要达成的事情在你不经意之间就会有起色 那祝你在尝试中找到乐趣 并且能创造出属于你自己的东西来 我是简里里,祝你晚安

2297 阅读

简里里:你没必要迎合别人的期待

今天我想聊一个私信,是一个姑娘写来的。她说,她生活在一个县城里面,近几年在应聘一个岗位,但每年都失败,于是她对自己产生很多怀疑,觉得也许是自己不行。她问怎么办? 我想讲,现实层面的失败,是会折损一个人的自信心的。但你要区分这件事情和你这个人。举一个例子,比如说 你不断地考这个职位失败了,我猜想这个信息可能是一个提醒,它提醒你,需要在这件事情的决定和策略上,也许是需要有调整的。如果你不允许它伤及个人的自尊感和自信心的话,你大概率在那个短暂的失败的疼痛感过去之后,你能够把这件事情看作是一个反思和调整的机会。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弹性。就是你可以去重新做决定或者重新做策略。但任何时候都不要让某一件事情的成败定义你这个人,失败不能,成功也不能。没有什么事情是值得你去依它来定义你自己。然后我也经常听到有人说:可是我觉得别人希望我是个有成就的人。别人渴望我是强大的,这个就不是现实层面了,这个是心理层面的。 我记得我有一个姐姐曾经跟我说,她年纪更大一些,她大概50多岁了。她说你在20多岁的时候总会觉得别人在评价你,别人在看你,别人在意你的成就,在意你好不好,但是活到50多岁就会发现,别人根本就看不见。每个人都忙着处理自己的困境,没有人真的有余力来关心或者在意你好不好。我们经常会认为,心理层面上认为别人对我们是有期待的,别人对我们是有评价的。但大多数时候那都是我们的想象,那是我们内在对于自己要求的声音。 只有当你在不断的贬损自己和评价自己的时候,你才会允许别人贬损你的声音和别人评价你的声音伤害到你。 所以除去现实层面,如果回到一个人的自尊感上面的话,需要你问一下你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允许谁来评价你,你允许哪些事情定义你这个人,这些事情是否值得。 最后 祝你找到方法克服你面临的现实困境,也祝愿你内心有两个自由感,把定义自己的权利拿回到自己身上。

2145 阅读

一被批评就特别不高兴?(翻译)

原文 |  Jonice Webb 翻译 |  简小单 你是否遇到过下面这样的情况: 妻子:每当我給我丈夫一些稍微负面的反馈时,他就会变的怒不可遏,并且拒绝讨论这个事。 员工:每到年终评估时,我就特别紧张。因为要跟主管见面,还要讨论我这一年的工作。一想到他可能要批评我,我就怕的不行。 学生:上次的考试我只拿了个及格分,还被教授骂了一顿。我觉得我都快完不成研究生的学业了。 朋友:我的朋友跟我讲,你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工作。她这是什么意思?是在侮辱我吗?嫌弃我现在的工作很没有面子?我气的几天都没跟她说话。 陌生人:今天在超市付款时因为拖延了太久时间,被后面排队的人训斥了。我的心情差极了,感觉一整天都被毁了。 面对批评,你需要知道的是 一. 没有人能够避免批评 嗯,没有人能够避免批评。我自己也是这样。上研究院的第一年时,我特别自豪。因为我从申请那个项目的数百名优秀学生中脱颖而出,感觉自己牛得快要上天了。第一门课的作业是统计学,我积极而认真地完成了任务,并兴奋地等待着教授给我反馈。论文发下来后,我看到上面满是红色的批注,以及一个大大的、丑陋的“C”。教授在论文的顶部写到:你真的准备好应对这个项目的高要求了吗? 我特别震惊,也在一瞬间对自己心灰意冷。我开始质疑一切,也许教授是对的。我并没有我自己想象的那么聪明。也许我应该主动退学,而不是等到被他们劝退。 让我们面对这个事实吧。没有人能安然地度过一生,且还能避免所有的消极反馈,不被任何人批评。事实上,批评是个好事情,尤其是那些消极的反馈。我们每个人对自己都有着独特的理解:我们的行为、选择、表现等等。而来自别人的批评可以为我们提供更多的视野和见解,成为帮助我们成长的资源与动力。 但是,批评也不总是对的。批评是复杂的、微妙的,也总是基于某些立场之上的。负面的信息与反馈也会給我们带来消极的情绪反应。 二. 面对批评时的两种反应 一般而言,面对批评,你会有两种反应。 接受:批评就像一个射中你心脏的利箭,它对你伤害极大,以至于你没办法处理这个伤害,也没办法让它为你所用。比如文章开头例子中的员工、学生和那个可怜的陌生人。 反抗:因为这些批评对你伤害太大,因此你特别生气,并选择反抗,冲对方大喊大叫,或者以冷暴力处理等等。比如文章开头中的那个丈夫和朋友。 无论是接受还是反抗,它们都是因为“受伤”而产生的反应。遗憾的是,这两种反应都不会让你有所获益。前者让你心情郁结,否定自己;后者让你愤怒不已,关系破裂,且自己也不会有长进。 最重要的是,你缺乏一个良好的过滤机制,缺了一层可以用来过滤并保护自己的铠甲,来帮你应对并利用这些批评。 三. 建立过滤与保护机制,让批评为己所用 过滤与保护机制听起来也很简单,但其实没那么容易。但你可以通过以下5个步骤,来帮助自己建立这样一个机制。 第一步:你要意识到,没有批评是100%正确的。如前面所说,批评微妙而复杂,且常常基于某些立场之上。因此,在你接受某些人的批评之前,先暂停,花时间处理一下这些批评中所携带的信息。 第二步:批评者所批评你的每一句话,其实也都映射了批评者本身。每个人都是通过自己的视野和经验来观察世界的,没有人能够100%地做到完全基于事实和真相做出评判。 第三步:当批评袭来时,在它伤害到你之前阻止它。你需要问一些问题,来帮助自己处理这些批评。 这个批评者是谁?他有多了解我?他有多值得信任? 批评者的目的是什么?他们有没有要故意伤害你的缘由?他们是在愤怒吗?还是在试图帮助你?他们是不是度过了很糟糕的一天?他们是不是有夸大事实的嫌疑? 批评者有没有遗漏哪些信息?而这些可能是会改变他们观点的? 批评中的某些信息是不是要比其他的更准确? 在回答上述这些问题时,你是否需要更多的信息? 第四步:向批评者提问。试着去弄明白他们到底想表达什么,以及为什么要说这些。过滤这些信息,留下真实的、有用的部分,弃掉无用的、错误的部分。 第五步:如果那些批评是有效的、有益的。那么,尝试采取行动吧。看看是否有哪些东西是可以改变的,无论是关于行为本身还是你自身,都可以去尝试一下。 看着像是无用的鸡汤?下次面对批评时,试试就知道啦。知易行难。 再回到研究院的那场考试上。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自我质疑后,我突然想通了。“这个教授仅凭借一次测试就来评判我了?凭什么啊?他根本就不了解我!”至于他为什么要那么说呢?也许是故意刺激我,想让我更努力的工作。 嗯,要么做,要么滚。 (。˘•ε•˘。) 而我能做的,就是拿出统计学的课本,用那一周所有的剩余时间,来弄清楚我学过的每一个章节、每一个语句、每一个知识点。 任何一次被批评的经历都会是一种挑战,你可以接受、委屈、愤怒,也可以过滤它,吸收它,变的更好更强。 What does no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So does criticism. ▓文章为简单心理编译,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31954 阅读

打破人际关系的枷锁 | 精选问答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常常面对不同感情的纠葛,陷入各种人际关系的困境中。 “该如何与长辈沟通?”“如何与孩子交流?”“朋友闹别扭了怎么办?”“我和另一半总吵架怎么办?”......   陷入困境中,是因为我们在乎一段关系,而对方是对我们很重要的人。但是处理不好一些情形,往往会给亲密的关系带来裂痕。曾经一起欢笑的朋友变成陌路人,曾经给彼此温暖的恋人决裂分手。   这些破裂会给对方与自身都带来感情和心理上的伤害。从而使人陷入对亲密关系的恐惧,对身边人每句话的敏感。 那么在遇到这些情况时我们应该如何去解决?如何去面对呢? 我们从问答区挑选了一些真实用户的提问,与学员咨询师给出的专业回答,来看看她们怎么说吧~   @咨询师-张亚萍:「较为疏远的关系会让你感觉更安全」   或许,让你感觉恐惧的是被抛弃的体验,而不是同一个宿舍的同学;你选择远离舍友,是为了保护自己远离这痛苦的经验。   当你在说和同一个宿舍的同学总是处不好关系,和其他宿舍的同学关系却还不错时,似乎是想要表达:距离太近的关系会给你带来伤害,而较为疏远的关系会让你感觉安全。   对于自己和同学相处的状态,你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感觉莫名其妙,但好像又觉察到这个状态之下还隐藏着什么。如果愿意,你可以继续往前探索:是什么原因让你将近距离的关系和被抛弃的感觉联系在一起?       @咨询师-范梦杰:「关照自己的情绪,理解自己,才能更好地表达自己。」   看到你说在生气的时候无法表达清楚自己生气的原因的,人们处在情绪中时确实是没有空间去理智的思考原因的,当双方都在自己的情绪中时也就难以看到对方,沟通很难在一个频道上。   其实更重要的是你能够在生气的当下,让自己意识到,比如可以体会下当时自己身体的感受,有没有发热,发抖,心跳加快等等,可以试着用笔写下当时的想法,感受,或者用画画的方式表达出来。   做这些工作一方面能关照自己的情绪,留给自己一些理智思考的空间;另一方面也会与自己的关系更近,帮助更好的理解自己,当能够很好的表达自己。看到自己怎么了,才能看到对方,也才能顺利沟通。   如果需要也可以和咨询师一起聊一聊,帮助自己从固有的模式中走出来,获得安全的体验,学习以更有建设性的方式建立关系。       咨询师-高歌:“ 因为无法走出孩童时的固定思维,从而产生更多的焦虑与不安。”   你好,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我们需要通过与他人的互动,观察他人给我们的反馈而知道哪些应该做,哪些不该做,因为我们要依附照料者生存。或许孩子都会采用的方式,伴随着我们直到成长!或许,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会产生一些固定性的思维或者反应,时刻关注着别人的态度,无法从这个模式下“走出来”。由此会产生很多的不安、焦虑、困惑等情绪状态。   面对这种情况,或许我们先需要梳理下,这些“讨厌我”的是我的感受,还是事实。如果是事实,那具体是什么样的情景。或者,我们还可以从生活中在搜索一下,是否存在另一种情况,他人的微表情有很多,但所表达的并不是我们想像的,而是对我们的好感与认可。也许在这样的思索中,可以有新的体会和认知!   如果需要更加深入的自我探索,可以通过心理咨询的方式。成长不易,多给自己一些时间。希望更多感受自己,照顾好自己!   情绪敏感问题在生活中和工作中困扰着很多人,希望以上3位咨询师的建议和分析可以帮助到有同样困扰的你。 如果你从以上的解答中获得了启发,也可以通过咨询师的名片与她们进行进一步的讨论和探索。   你也可以尝试开始预约简单心理「低价心理咨询」,去探究你的困扰。 低价咨询服务由简单心理学员咨询师提供。他们在2年的简单心理Uni「心理咨询师培养计划」课程中,完成了300+小时的心理咨询理论技术学习,和相应的实践与督导。 学员咨询师在咨询实习中,收取较低的心理咨询费用,在专业督导师的监督指导下,为广大来访者提供专业的心理咨询体验。每位学员咨询师限额招募2位来访者 (收费不超过150元)。   如果有需要 点击卡片预约吧      

1792 阅读

改变自己真的很难吗?

你是不是很多次想要改变自己?然后开始了新的计划,坚持了一段时间,然后放弃。有时候你觉得改变自己很简单,只要我……就可以。更多的时候,你发现自己还是老样子。 在这个微课当中会讨论这样六个问题: 1. 促使我们做改变自己计划的原因有哪些 2.  设立一个长远的计划比较好吗? 3.  计划执行的过程中,我们是如何给自己评价和反馈的? 4.  对于计划完成不了,除了意志力不够坚定,还有哪些原因? 5.  如果计划内容达成了,我会如何评价自己呢? 6.  改变自己的计划是如何影响我们的自主感?

22437 参与

抑郁才是人生的常态|漫画

  野生好人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1153 阅读

道理我都懂,为什么就是做不到?

    大家好,我是简里里。   前两天,和我一个很多年没有联系的好朋友打电话,因为我职业上的一些原因,她就跟我讲了很多关于生活上的困扰。实际上这些都能抽象成一句话就是:“道理我都懂,但是我就是做不到。”   我觉得很多人对于心理咨询都会有一个误解。这误解就是:你应该来告诉我怎么办?你一定有一些别人不知道的办法来告诉我该怎么办。   但心理咨询其实真正处理的不是这个,因为道理都在那,在书里写的有,在各种文艺作品里面写的有。道理你妈妈,你的老师,你的同学,你的朋友们都能讲给你听,如果世界是这么运行就好了。我知道道理就能做得到,那这个世界就简单很多了。但不幸的是,世界不是这么编码的!   真正使我们懂了道理,但做不到的,是我们内在的创伤。   这些创伤有大有小,有深有浅,有的好治愈有的不好治愈。这些创伤的来源有可能是大的灾难性的事件,有可能是小的连续的,在你成长过程中不断经历的东西。   我举一个例子。   如果你在成长过程中,总是感受到被忽略,它带给你很强烈的对于自我的羞耻感。那有可能成年之后,它发展成为不同的形态。比如说有的人会以非常自恋或非常自大的方式来处理内在的羞耻感和被忽视的感受。   有人会发展出我觉得我自己的感受,我自己的想法和要求都一文不值,使我在社交层面上隐形。或特别害怕别人的评价等等。   我们用这种方式来处理内在被忽略的那一部分的创伤。所以在这儿如果你告诉ta说你不要表现得这么自大,会让人不喜欢你,或者你告诉ta说你是可以表达你的观点的。但是ta内在紧紧抓住ta的,那些羞耻的感受,就是ta内在隐隐在的那个,在灵魂上的那个伤口。   我们叫做“创伤”,那这个创伤是一直在隐隐作痛。   所以心理咨询真正研究的是人精神上的创伤,这些创伤是如何形成的?它在个体身上,在家庭层面,在团体层面,在文化层面,是如何工作的?它们是如何影响一个人的自我认知和他的行为模式的。是我们处理那个创伤之后,才能移除一个人成长的障碍,能够使ta懂得这个道理,也能够去做到。   正是因为理解创伤是如此的重要,所以呢,简单心理和十位国际上的老师们,一起来做了一个创伤干预的小课!   这个系列课程一共10节,里面有我自己之前上学所在的学院的创始夫妇——David Scharff和Jill Scharff;也有我特别特别喜爱的一个老师叫做Janine Wanlass;还有专门研究创伤的Jeff Taxman,是美国APA的主席;也有德国弗洛伊德研究院的客座科学家Tomas Plaenkers;这里面也有哈佛大学的教授,这些都是跟简单心理、跟我们合作了很久的、很好的老师。   我们这次专门请这10位老师,在疫情过后,从不同的角度,包括个体的角度,家庭的角度,伴侣的角度以及从社会文化层面的角度来讲创伤是怎样形成的?什么是创伤? 我非常期待这门课,也非常期待我们能从这个课程里面,从先前的所有的心理治疗师,哲学家,科学家......从他们的眼睛里,从他们的理解里面,我们去看到底什么是创伤?创伤是如何影响我们的,我们能从中更好地理解自己。   如果你对心理咨询感兴趣 特别如果你是咨询师 医学或者社会工作者 我都非常非常推荐你来听   或者你对创伤感兴趣 你想更深地理解创伤这件事 我非常推荐你来听这门课 👇 6月30日开课,戳下方图片 免费试听请戳  

1041 阅读

简里里:你是容易被诬陷的“乖孩子”吗?

晚上好 我是简里里 又到了今天的晚安时间,我今天想聊一下被控制这件事情 其实人在被贬低被指责、或者被冤枉的时候 人天然的有这种冲动想去澄清自己的, 于是你就会陷入一个没有止境的, 不断要来证明自己是没错的这么一个境地里面去 而如果方本质上是出于善意,那么你大概率是可以沟通的 而如果对方只是想要贬低你,只是想要控制你,只是想要让你感受到很糟糕的话 这个循环被建立起来,就会是一段施虐和受虐的关系 在这个循环里面,乖孩子最容易上钩,因为这一切都太熟悉了 因为你不断的被要求听话,向他人向权威来证明你是好的, 你是听话的,你是顺从的,你没有做错什么事情 然而这一切的前提都在于对方是出于善意和合理的诉求,才值得你这么做 所以借用我妈经常说的一句话: 她说如果你要和疯子去打架,那不说明你也疯了吗? 祝愿所有的乖孩子: 当你陷入一段糟糕的被控制的,不断被贬低的关系里面的时候,要学会使用你的愤怒,使用你的力量 还有借助你身边家人朋友和爱你的、关心你的那些人的力量 去离开这段伤害你的关系。 没有任何人和事物值得你去不断的开肠破肚,来向ta或向ta们来证明你是好的 因为你自己本来就是好的。 祝你有勇气、有力量。 我是简里里,祝你晚安:)  

2321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