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理解的“父爱如山”

 明天就是父亲节,朋友圈里面已经响起了阵阵“父爱如山”的呼喊,和各种父爱如山的主题图片。这唤起了我一直以来,对于“父爱如山”这个词的某种感受和思考。    01  “远山”抑或“近山”?   我的女儿,前段时间正在学步。有一次,她大运动能力突然爆棚,想爬到沙发上面撒欢,但是沙发对当时的她而言还太高...   而当时,我正一屁股坐在沙发前的地板上喝着东西看着电视。她于是晃晃荡荡地走到我面前,还笑呵呵地看着我...... 我当然也对她回以笑容,但就在我们这毫无违和感彼此微笑的温馨瞬间,这胖胖竟然一脚踩在我的大腿上,再用手勾着我脖子,然后再一脚蹬在我的肚子上,接着再喝哧喝哧地连蹬几脚,最终踩着我的身体,抓着我的头发,把自己蹬上了沙发......上去之后,她还咯咯咯地笑......   虽然她当时只有二十来斤,但是二十多斤的重量集中在她的小胖腿上,并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一起挤压我大腿......那感觉,还是有点酸爽的。于是我下意识地大声喊起来:Cathy, are you climing a moutain or something?    当然,我没有阻止她爬我,而且她上去前最后一下还把屁股顶到我头上,把我眼镜给顶下来了,我也木有办法——谁叫你想爬沙发, 而不争气的粑粑我,又恰好靠在沙发下成了你的肉梯呢?   当然,大概五分钟以后,在沙发上撒泼玩腻的女儿,又决定顺着我这个肉梯,再爬了下来。她这样反复了几遍,因为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再加上她不怎么重,而且肉肉的身体,给人一种按摩的体验,因此我也就木有任何反抗了.......   我看着在玩腻了鄙人的肉梯以后,选择在离我不远处堆积木的女儿,心中有了这样一个想法:人们都说父爱如山,我以前把这句话理解为形容“父亲的持重和威严且不可太接近”,但是今天,我对这句话有了全新的理解:父亲是山,但并非可望不可即的远山。他应该是一座互动性很强,允许孩子们攀爬,且在某种程度上一直在场的近山。   实际上,孩子需要通过攀爬父亲这座山来学会很多东西。各种儿童发展心理学研究表明,孩子的大运动能力、认知学习能力、和母亲之间适当的界限感、对规则的认同感,都和父亲在孩子成长早年的持续在场呈正相关。   所以父亲是山,我并不反对这个隐喻。但我认为这山,它并不能被刻板地定义为沉默、持重、威严、不可接近,不善交流,且只能用行动来表达爱。 因为这样的父亲太刻板,这样的山太荒芜。    02  “五指山”或者“西西弗的山”?   还是父亲,还是山,让我想到了我很久以前的一位女性来访者A。这位来访者的父亲有病,听说身体有比较多的毛病。   但是他最大的毛病,就是不能允许自己女儿成年以后的各种自主行为。   有一次A打算去见一位自己比较有感的男生,但是父亲不喜欢那个男生,然而他没有说。在A和男生吃完饭回来以后,她的父亲告诉她,自己一想到A要去见那个男的,他就感到一阵阵心绞痛,这次有可能要住院.......   这种情况还发生过很多很多次,在她离开家乡找工作以后,在她出国旅行以后,在她明确告知不打算近期结婚生孩子以后,她的父亲都发了病,并希望她回来。   后来有一段时间,A放弃了出国生活的可能性,也放弃了在外地的工作,更放弃了外地的男友,她彼时考上了老家的公务员,也在跟家人介绍的相亲对象在处着。那段时间,她的父亲的身体,几乎没有出现什么问题;即使有了些许问题,也没有来告诉她或者找她。   当然,这个故事后来的发展是很好的,好到什么程度,我无法告知。只是在陪伴A的那段时间,“父爱如山”这个词再次萦绕在我的心头,形成了我的遐想。然而不过但是,那座山,是生生压住自己孩子,阻断其各种自主行为,“毁你花果山,诛你不死心”的五指山。   这样的父亲太威权,这样的山只手遮天。   我依然记得,我还曾和一位男性来访者工作,姑且称之为B。时间已经很久了,我的记忆有些模糊。但是我仍然记得在有一次会谈当中,我仔细询问彼时读高中的他,不想再去上学的原因。   他回答了我,大概的意思是:如果我去上学了,我爸爸会高兴两天,然后他会让我争取进入全班前十;如果我进入全班前十,他会高兴两天,然后让我进入全班前三;如果我进入全班前三,他会高兴两天,然后要求我通过努力转入年级里的实验班;转入实验班他可能会高兴两天,然后会告诉我,真正的考验还是高考,高考以后,再像他一样考公务员......   “从小到大,如果我做到了他要求的那些事情,我就必定会被要求做更多。我只要一动,后面就不知道还有多少要求和期待在尾随着,所以我现在什么都不做,我就躺着,这样起码不会再有被层层套牢的危险。”   我记得,那是我心理咨询师职业生涯中,第一次联想到“父爱如山”这个词——这位父亲是宙斯,这个儿子是西西弗,他被宙斯惩罚着要一辈子推着巨石上山,然后跟着巨石滚落,然后再次推上山,以此循环,以此为“天”所罚——这个儿子永远不可能成功,因为他的父亲不允许他成功,他要求他永远都在循环苦修的路上。      03  父爱如山   有时候,我想想,做父亲还真难。孩子小的时候你要作为一座近山在场,供孩子们攀爬,与他们互动,用科胡特的话说,允许自己作为一个被孩子视为英雄的理想化客体,与孩子融合。   到了青春期以后,你要作为一座远山逐渐退场,放手让已经在你这座山上练就了各种技能的孩子们去远行、去探索,无论那前方是一马平川,抑或是山河大海。   在某些时候,你的孩子们会回到你的身边,爬到你这座山上,回到曾经你为他们铺设的小径上,汲取力量,然后,他们或许会再次离开...   直到有一天,他们自己也变成了山,和你隔着远远的距离,彼此尊敬地凝望。   这样的故事太美,美到不真实。   大多数的父亲,在孩子早期的时候不在场,却在孩子克服了父亲不在场的失落和艰难险阻,进入青春期有了自己认同的男性偶像以后,父亲们才背着沉重地行囊回到孩子的世界里,想教他们做人,想传授自己的人生经验。晚矣!   你没有陪伴我经历过我最脆弱的那段日子,当然,你也没有资格享受我今日最完整的这个样子。能量守恒也好,天道循环也罢,做父亲实在不易。因为一不小心,你不知道怎么,就失去了自己的孩子,失去了他们的心。   所以今时今日,我仍然认为父爱如山。但是这个浪漫的隐喻并没有教你做一个怎样的山。山可以承载,也可以压迫;山可以辽远,也可以迫近;山可以走进攀登,亦可以远远崇拜。     最后我想引用我之前翻译温尼科特时最后的那段话,用以致敬伟大,而不易的父亲们:   所以父亲们,“活下来,活下去”(be alive and stay alive),在孩子的童年,不死亡,不退场,熬过生活的艰辛,熬过妻子从对你向对孩子的情感转移,熬过孩子对你的亲近和依恋,熬过他们对你的理想化,熬过他们的愤怒,熬过他们的失望,熬过他们把你一会儿视为神和一会儿视为虫的戏剧性起伏,最终在他们心中成为一个普通的,但却深爱着他们的老男人。你还站在那里,你还坚韧地存在着, because you are a FATHER. 

5003 阅读

你了解自己的孩子吗?(1)——学前期

问题的背后是关系   做家长太不容易了。养育孩子的过程中单是学习习惯的养成,就足够家长们头痛,更不要说还有各式各样的成长问题,看似普遍的问题背后隐含着亲子关系问题和个人跟家庭期待之间的冲突。   焦虑实实在在,家长的急切心情跟深深无力感也牵动着孩子的情绪跟行为。如果说家庭是个系统,那么这个系统中的每一个角色都深陷其中,可能发出自己的声音但很难被对方听见。   问题需要解决,解决需要知识。   家长的困扰大多是针对2-14岁的儿童青少年,但在这个年龄跨度里,其实还有0-2、3-5、6-9、7-9岁和10-14岁的年龄区分,看似相同的问题表现,背后的心理动力迥然相异。   父母的角色跟困难   父母之旅,以怀孕为起点,永远没有结束的一天。从起点延续下去的是一系列内化了的感受和想法,经历与感知融合,痛苦与快乐交织。为人父母改变了我们的潜意识,影响了我们的自我认知与对存在感的察觉,这种影响也将贯穿生命。其特殊性动力就是,一个人想去塑造另一个生命的愿望和幻想变成了活生生的现实。但这也给父母们提出了一个挑战,塑造孩子的过程中需要把他当作一个真实的、独立的个体来看待,把自己的感受、想法、焦虑以及在成长中没有完成的遗憾与孩子的人生区分开。   在孩子发展的整个过程中,父母身上与孩子特定阶段需求相适应的不同能力被不断唤起。教育过程也是父母亲子反思的过程。一是要求父母觉察孩子情绪,将他们看做真实独立的人;另一方面孩子在多大程度上可以按照他自身愿望被共情地看待和理解也非常重要。   父母是孩子最重要的人。尽管永远不存在100%完美无缺的共情,但我们希望与孩子一同成长。   学前期的孩子什么样?   学前期跨度非常大,一般指2-6岁(0-1岁的婴儿期我们排除),这个时期是孩子社会化的阶段。他们要离开妈妈开始探索外面的世界,学习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用自己的手接触世界从而认识世界。这个时期孩子面临两个很突出的问题是自我意识的发展跟向外探索,也就是家长常说的“可怕的两岁”跟“分离焦虑”。   2岁:自我意识的萌发   很多家长发现,孩子在两岁左右开始比较爱哭,比如在喝奶的时候必须要坐在宝宝椅上一边喝奶一边吃早餐,要求被拒绝会开始委屈甚至愤怒,并且这些情绪很难被安抚,经常把大人搞得筋疲力尽。    为什么会这样呢?之所以2-3岁的孩子经常会被说成“恐怖的两岁”,是因为这个阶段是儿童自我意识发展的第一个高峰(青春期是孩子自我意识发展的另一座高峰)。   孩子两岁左右会变的更独立、更果断、更自恋和更以自我为中心。会因为母亲拒绝自己的要求而产生矛盾的情绪和神奇的想法,比如说“我恨她,因此她要离开或被消灭”。这个阶段孩子非常享受说不的能力,他的自我意识慢慢成长,希望有自己决定做什么的权利,同时他也在跟母亲的互动中寻找成功的可能性,并不断试探母亲的界限。   他的矛盾表现还在他虽然尝试独立,但又依恋母亲,总是在独立跟依赖之间徘徊。这个阶段中,当他遭遇严厉打击或无情拒绝,就可能很难被安抚。因为在他的感受里是被怀疑跟被挑战的,这会使他的自恋受到强烈打击。在不断适应中,阶段内孩子整合对同一个人爱与恨的能力会慢慢变强,这也是今后孩子学龄期,青春期发展的一个重要心理基础。孩子爱与恨的整合水平,母亲对孩子情绪的涵容都对孩子今后心理发展有着重要的铺垫意义。   这就需要母亲能够理解孩子行为背后的需要,看到他成长的愿望,并能够给予清晰的界限并没有敌意的坚持;也需要家长在心理上做出相应的调整,不再把孩子看作是自己“怀里的小婴儿”,而是认识到他们已经长大,开始要离开家长向外探索了。   3岁:向外探索及分离焦虑   3岁左右的孩子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上幼儿园。这是幼儿离开家到外面探索世界接受团体生活挑战的开始。孩子第一天去幼儿园的情景也不尽相同,有的孩子会哭闹,有的孩子则很酷地跑开,连再见都不说。   对孩子来说,从家到幼儿园的转换是一种既兴奋又充满挑战的体验。家是他们熟悉的环境,他们也是大家关注的焦点,有属于自己的玩具或物品。而在幼儿园里,他们处在一个全新的环境中,要和一大群小朋友一同分享玩具、设备和老师的关注;同时也会获得新的玩具、宽敞的户外游戏空间,会认识一群陌生的孩子并和他们一起游戏。但这也让孩子们感到害怕,因为不是每个小朋友都是友善的,当发生不顺利时,或在某个安静时刻(比如吃饭或者睡午觉的时候),他们还是会想念自己的父母。   绝大多数幼儿园会安排几周适应期,让孩子在父母离开之前可以习惯幼儿园的老师和环境,家长也会慢慢地减少留在幼儿园的陪伴时间,直到他们可以自己应付一整天的幼儿园生活。   这个时期,孩子通常喜欢从家里带一件特殊玩具或食物到幼儿园。这些物品可以提醒他们在家里的生活,让他们有安全感。这样一些玩具或物品,在心理学上叫做“过渡性客体”——帮助孩子分离过渡的物体。这个物品通常都是一些毛茸茸的东西,比如毛绒玩具、枕巾,也可能是妈妈的围巾、手绢(因为上面有妈妈的味道),孩子通过随身携带这些物品感觉自己是在家和妈妈在一起的。这些过渡性客体对于孩子非常重要,甚至于他们不允许其他人触碰或者清洗。有时候你能看到孩子拿着一个脏兮兮的洋娃娃不肯松手。   家长要允许孩子保有自己的过渡性客体,当孩子能够在心中完全与母亲分离,并在心中建立了一个安全的母亲形象后,过渡性客体就会慢慢退出历史舞台,然后消散到更大的想象空间去。我曾经听到有的人会因为不了解而给一个上幼儿园需要拿着枕巾的孩子下“诊断”为“恋物癖”。这是一个很无知的结论。我们可以因为不了解而沉默,但是我们不应该随便给一个幼儿贴上连自己都搞不清楚的标签。在我看来,这是一项非常严重的、让人气愤的错误指证。   转过头说幼儿园的分别。可以预期孩子跟家长说再见时会觉得难过,但经过协助,他们会逐渐可以参与幼儿园里的活动,然而,如果孩子哭个不停而且紧粘着妈妈不肯放手,分离的时候就相当痛苦了。这个时候,如果孩子曾经有足够好的体验,比如家长来接他们的时候都能够好好地处理孩子的分离焦虑;幼儿园里能有一个对孩子来说很“特别”的工作人员,就可以安慰他并帮他度过说再见的时刻。   负面案例是有时候爸妈会决定在孩子忙着玩的时候溜走,以避免他们难过。这会造成孩子突然发现父母离开了,然后开始焦虑父母什么时候来接自己,到底会不会来接自己,以至于孩子可能会不停地观望、无法专心玩儿游戏,担心妈妈无预警的消失或出现。   有些孩子到幼儿园第一天头也不回的就跑开了,甚至连说再见都没有。虽然他们看起来好像可以顺利地处理分离,但有可能孩子不说再见便离去是因为觉得分离太难以接受,唯一的处理方法就是转身离开以为自己可以掌控这个分离的过程,营造是他们撇下父母而不是父母离开了孩子的错觉。   处理分离痛苦和好好道别,对孩子而言非常重要,他们需要其他人的协助来处理任务。如果孩子发展出了逃避的行为模式,那么未来在处理情景转换时,他们也会遭遇困难。   如果能让孩子知道谁会送他们以及谁会接他们回来,即使接送孩子的不是同一个人,也会对情况有所帮助,孩子对这个大人越熟悉,整个过程就会越简单。   孩子在幼儿园里能有一熟悉的物品和支持包容自己的老师,他们就可以通过游戏的方式来分散分离感觉。   注:家长与老师保持持续且固定的联系非常重要,家长需随时了解孩子的适应状况,以防范可能会发生的困难或问题。   结论   除了以上提到的自我意识发展及向外探索,这个时期的孩子还会面临很多其他的问题,比如遵守规则,发展社交等等,这都是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必然要面对的发展任务,所以家长无需太焦虑,大多数孩子都会平稳度过。   大人应该容许孩子用自己的方式处理紧张。如果孩子能感受到理解和尊重他们“婴儿般依赖”的需求,就可以达到最好的发展。孩子也需要感受到父母相信他们的能力在成长或者学习过程中,如果父母继续像对待婴儿一般对待他们,孩子会觉得不被认可,相反如果太早强迫孩子独立完成事情,日后他们会难以依赖或者服从他人。   育儿的过程中,父母会需要很多帮助,能将自己的经验与他人在同样背景下的经验进行比较非常重要。当父母可以更客观看待自己的处境和孩子表现时,就能够更加稳定的、安全、持续地去看待自身问题并对亲子关系做出有益的反思与调整。   另一方面,父母需要更加专业的帮助以能更理性对待问题发生,更科学地理解孩子,正常化孩子的表现有助于更好理解孩子并减少过度焦虑。   而对于一些更加复杂的、严重的、且必须解决的问题,则需要进一步的专业服务,比如心理咨询或家庭辅导工作。   想要了解学龄期与青春期孩子的特点,欢迎点击文章: https://www.jiandanxinli.com/posts/4369 https://www.jiandanxinli.com/posts/4370  

3225 阅读

跟爸妈吵架,如何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学会这5招

    因为疫情,不少朋友仍然与父母一起隔离在家,拥有了一个史无前例的“长假”。这段时间,也意外成了与父母相处最久的春节。   往好的方面想,我们终于能有时间陪陪爸妈了。但另一方面,它也可能激发家庭中原本就存在的、长久累积的矛盾。   我的朋友小莉就属于后者。   自打毕业后,她已经脱离原生家庭开始放飞自我,享受独居生活,加上工作颇努力,她在上海一个人的小日子也算风生水起——直到她爸妈来沪上过年,因为疫情的关系,“小住”变成了“长待”。   2周以后,小莉终于忍不住给我打视频电话,进行“母亲如何吐槽自己”的实况转播: “我都说了多少次,你这袜子怎么又搁沙发上了“ “每天在家看剧看剧看个没完,多大岁数了恋爱都不谈“ “女孩子最好要学做饭,懂得照顾别人!现在不正是个锻炼厨艺的好时机吗?“ ……   我一边忍笑,看着憋屈的小莉翻白眼的样子,一边不咸不淡地安慰了她几句。半小时后,她忍不住嘶吼道:“你听听,这就是我妈需要唠叨我的108个地方“!   虽然和爸妈的冲突总是难免的,但我们的应对方式却五花八门。而这些方式,恰好揭露了当父母的行为威胁到我们的“自尊“时,我们会采用何种方式捍卫自己——这其实是一个关于成为何种自我的命题。   今天我们就来聊聊,在与父母发生冲突时,我们应该如何应对它?       01 在家庭冲突中,人们通常会采取哪些捍卫自己的方式?   美国著名的家庭治疗师Virginia Satir(1916-1988)曾总结了4种常见的防御型回应人格:   1. 家庭奴隶主:指责者 “儿啊我觉得你还是少玩点手机……对眼睛不好“ “玩坏的是我的眼睛又不是你的眼睛要你管那么多!“   指责者往往带着某种对父母的“阻抗”心理,即不管父母是否出于好意,是否言之有理,指责者通常都会让愤怒和不耐烦的情绪代替理性思考,激烈的否定提议,并阻断进一步沟通的可能。   2. 两眼一抹黑:逃避者 “你换工作的事儿,我和你妈都不太满意,要不我们聊聊你再考虑?” “哎这有啥,不用聊,我去忙了,你俩该干啥干啥”   倾向于逃避型回应的人,会刻意忽略沟通中明显存在的问题,并期望由此避免更剧烈的矛盾和冲突。   但长期回避沟通,不仅会让我们和父母之间真正存在的问题被忽视,加深距离感,也很难以让我们和父母之间产生真正的理解和认同。     3. 你说啥都对:讨好者 “你女朋友特配不上你,要啥没啥,你还是再考虑下结婚的事儿吧“ “哎妈您说得对,缓缓就缓缓。“  讨好者异常的nice,即使爸妈的要求明显不合常理,即使当下的认可和顺从并非出于自己的本意,他们对提要求的人也无条件顺从。   同时,也许是慑于冲突另一方的权威,习惯性采用讨好型回应的人也倾向于回避真正的问题,习惯性用父母的答案填写自己生活的剧本。   4. 逻辑最牛逼:冷酷者 “宝贝,你这样讲让妈妈特别伤心“ “这有什么好伤心的?你付出多少,我回报多少,道理不就是这样吗?“  即使在激烈的争执中,冷酷者也非常有逻辑,理性,仿佛一台没有感情的吵架机器(?)。他们擅长用分析、数据、逻辑解决问题,甚至吵架都要说出第一点第二点和第三点,但同时他们非常排斥承认自己和对方的任何情绪及感情。   也因此,他们很难拥有对父母的同理心。       02 更理想的沟通模式:一种越吵越亲密的方法   Virginia Satir在调查中发现,人们对于冲突的回应,通常不会上述某种单一的类型,而往往是多种的结合。这些回应是无意识的,而这通常是由于童年的经历或成长过程中的遭遇所致。   不过,Virginia Satir发现,在以上几种防御型回应以外,还存在一种更加理想的沟通模式:真诚者——一种可以越吵越亲的方法。     真诚者通过不躲避问题,不强硬抗拒的方式,试图和爸妈建立良好的沟通,在充分吸纳建议的同时做出自己的判断,并站在父母的立场上让他们了解自己决定的原因。比如: “你现在的工作真的没啥前景,早点去做些赚钱的事!“ “能聊聊吗?我也想了解你作为过来人的建议。“  “我不是早就跟你说了,这事儿成不了。就别听!你看现在多麻烦“ “是啊,当时能听你的意见就好了。不过我不太喜欢你这么讲话,让我不是很舒服。“    也因此,真诚型回应需要良好的沟通技巧、与父母理解与共情的意愿和能力。尤其是当他们采取消极、抗拒、回避问题的方式时,能够理解他们为什么这么做,并加以引导。           03 TIPS:如何成为一个“会吵架”的人    要成为一个真诚者,成为一个“会吵架“的人,可以试试以下的小tips:   1. 要时刻记住,吵架不是目的   人类都是向往幸福的动物。因此冲突绝对不是目的。毕竟,没有人不想拥有和睦的亲子关系。   尽管作为孩子,很多时候我们会指责父母“操控”我们,“逼迫”我们按照他们的方式生活。但在与父母的冲突中,希望你也能够发现自己的能量。能够感觉到,自己作为一个接受了更多教育,可以理解、包容更多生活方式的年轻人,而愿意比对方多付出一点同理心。   当你和父母吵架上头时,不妨在心里默念:我相信,爸妈一定希望我幸福。这样也许可以帮助你缓解一些激烈的情绪。   2.想想为何我和父母想法不同   当情绪控制大脑时,我们总容易口出恶言伤害别人。   当你非常愤怒或者无奈时,尝试深呼吸,让自己的心情平静。同时不妨思考,为何我们之间会有观念的差异——是成长环境不一样,还是看待世界的方式不同?   了解任何一种不同的背后,都是我们迈进他们的故事的一步。当我们真正了解矛盾的根源在哪里时,矛盾就迎刃而解了。   3. 倾听与复述爸妈的话   父母的言语在我们脑海中呈现的样子,未必是他们想表达的真正含义。许多我们无法理解的要求,如“还不赶紧找人嫁了“、”你这样可太差劲了“背后,正是他们对我们没有表达清楚的关怀。   与其和他们抵抗,不如温柔的告诉他们,“我知道你的啰嗦是出自对我的爱,但也请你们相信,我真的可以照顾好自己“。   4. 允许自己对父母失望或愤怒,还要用恰当的方式让他们知道   当爸妈对自己的生活插手太多时,愤怒、失望是很理所应当的情绪。不过,这也许是一件好事,是一个让我们真诚地开始沟通的窗口。「妈,我最近觉得很生气,因为你对我的生活染指太多了,我希望听到你的建议,但我需要自己做决定」,表达自己的情绪,明确自己的底线,对父母来说,也是一个了解我们的机会。   5. 尝试沟通除“我“以外的话题,触达他们真实的生活   “关心则乱“,有时候与父母之间的冲突,也来自于他们对我们的过度关心。   所以,是时候鼓励爸爸妈妈好好享受自己的生活了,看书养花跳舞养猫,从细微处了解他们的生活的全貌,引导他们全然享受自己的生活,对父母而言未尝不是一种更好的选择。     与父母一起隔离在家的日子,成了检验我们沟通技能的磨炼场。   不可否认的是,所有良好的沟通模式,都需要强大的换位思考的能力和同理心。当沟通的对象变成太过熟悉的父母时,我们有时反而会减少投注在对方身上的注意力,失去好好处理这段关系的耐心。   我们和老一辈的成长环境太过不同,我们也早已习惯破旧立新,不愿容许关系密切的父母对自己的生活指手画脚。但这样的冲突,并不影响在沟通和交往过程中,真诚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传递感情。我们并不需要100%听取对方的建议,但可以了解与自己持有不同观点的人,到底如何面对生活。   生活中的问题永远也解决不完。但至少,我们可以主动创造充满着爱和耐心的环境。这不是一个关乎“如何打败父母”的问题,而是一个关乎“成为何种自己”的问题。       作者:莉莉蛋 “等放假蛋 空气拳狂热爱好者” 编辑:江湖边

4068 阅读

学会拒绝:在需要说“不”的时候,大声说出来

本文摘自钱红梅咨询师的讲座,点击收听 大家晚上好,我是钱红梅,很高兴今天在这里和大家分享有关拒绝的主题。 关于拒绝,关于说不,相信对每个人来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一到节假日,很多单身的朋友就开始发愁,回家必然面临着父母和亲戚的拷问,“你怎么还没有男(女)朋友呀?你是不是要求太高了?要不然我帮你介绍吧”,甚至还有人会问,“你今年收入多少呀?你涨工资了没有呀,你升职了没有?”聚会的时候,一直关系很好的老朋友或者老同学会来跟你借钱,这时候到底是借还是不借呢?另外,在职场上,当面临着年终的考核和评审,作为一个员工心里肯定是忐忑不安的,即便你内心有一万个不愿意,你可能依然会答应老板一个又一个的加班。  一、我们为什么害怕拒绝别人?   每当遇到这些类似的情况,都会让人感到很为难。原因有很多,也许是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也许是不愿意面对冲突:因为面对面的拒绝别人,其实会让人感觉很不舒服;还可能是怕拒绝之后,对方会有各种反应,对方可能会表示指责、不满甚至可能会导致人际关系的破裂。而且拒绝别人也会引起自己的内疚感,我可能不再是那个助人为的好人了,或者我不再是无所不能的了。所有这些不敢拒绝的原因都可能与“独立和亲密”这个主题相关。   从“独立和亲密”的角度去解读,为什么拒绝别人那么难。   一方面,每个人都希望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有自己的选择和自由,但同时,我们作为社会人也需要和他人亲密和连接。因而,我们会发现拒绝他人的难度是随着和对方亲密程度的提高而增加的。也就是说,我们对越亲密的人,越难以拒绝。所以如何在保持自我独立的同时,又不破坏和他人的亲密连接,这需要平衡,需要有所取舍。   担心关系破裂 担心面对冲突 害怕自己内疚 担心破坏自己全能感 我们为什么害怕拒绝别人?首先,我们可能会担心关系的破裂。其次,每个人都不愿意面对冲突,因为冲突所产生的张力会让每个人都会感觉很不舒服。第三,我们会还害怕拒绝别人而产生的内疚感。最后,拒绝和说不,可能会破坏自己的全能感,之前我有很多能力来帮助人,我是很全能的那种感觉会被破坏。    二、说“不”时,我们在做什么?   我们为什么要拒绝别人?说不的时候,我们其实在做些什么?   1. 保护自己的边界   首先,在说不的时候,我们是在保护自己的个人的边界。这个边界既包括身体的边界,也包括情感和精神的界限。这种保护可以使自己能够不受他人的操纵、利用和侵犯。比如刚才前面提到的过年回家的单身朋友的困境,亲戚朋友对其隐私的各种追问,可以说是对个人边界的侵入,毕竟这些都是很私人的事,完全应该由自己做主,不需要向别人汇报。但是面临这些入侵的行为,这种不悦很难说出口。   再比如说有些父母会侵入孩子的边界,比较流行的一句话是,“一种冷叫妈妈觉得你冷”,即使你已经成年,你的妈妈好像也还是不相信你能够冷暖自知。还有些父母会不敲门就闯到孩子的房间里,不经过孩子的同意,就私自翻看孩子的作业,甚至日记本等等。   虽然这些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实际上,人际边界的试探往往就是从这些小事开始的。所以,我们需要在自己不方便的时候鼓起勇气说不,在人际交往中慢慢建立一个清晰的边界。     2. 承认自己的需求并优先满足   第二个原因是我们决定不再委屈自己,做讨好、迎合别人的好人,我们可以承认自己也有需要,而且是首先满足自己的需要。在生活中经常能够看到,有很多人会通过委屈自己讨好别人的方式来获得别人的好感和肯定,从而体现自己的价值。只有别人说我好,我才是真的好,这些人会非常在乎别人的评价和认可,把别人的需要放在第一位,而忽略和压抑了自己的需要。   有个朋友说他妈妈就是这样的好人,在他小的时候经常会把他心爱的小人书打包借给别的小朋友。他眼巴巴的看着这些小人书一去不复返。等他自己想看的时候,家里已经没什么小人书了,这对孩子来说是很悲伤的故事。   再比如说朋友讲述的有一对去日本旅行的老夫妻,他们待了半个旅行箱的泡面,因为他们的旅行套餐里不包含晚餐的。然后他们为了省下在外就餐的钱带了半个旅行箱的泡面,他们对自己这么的节俭,但是他们却给自己唯一的外孙买了两个不同颜色单价5000元的书包。他们说,“买两个我外孙可以换着用,这个书包功能好,可以防地震,掉在水里还能飘起来。”这对老夫妻完全忽略了自己的需要而去满足儿孙,即便他们的孙子并没有那么需要这个书包。   对于年轻的父母来说,有时候上了一天的班回到家,累的简直动都不想动。这时如果孩子过来缠着你和他玩,那你当时的内心也是很崩溃的。这时候承认自己的需要,拒绝对方的要求就是十分必要的。比如可以跟孩子说“妈妈现在太累了,我要休息半个小时,半小时之后再陪你玩,好吗?”孩子也会很平静地接受这个事实,他也会明白,妈妈其实不是超人,也需要休息,反过来,他可能慢慢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如果在这种情况下,父母打起精神勉强陪孩子玩,自己也会因为疲惫状态欠佳,一肚子怨气,即使陪了孩子,质量也不会很高。     那么,为什么会有讨好迎合别人的这种状态呢?   这种人际交往的模式的形成与早年的环境或者经历有关系。当我们是一个弱小无助的孩子的时候,可能需要压抑或者隐藏自己的需要,努力满足父母或者周围人的需要,才能获得认可和爱。孩子希望通过这些付出,可以让对方喜欢自己,认可自己,爱自己。这种模式早年可能是有效的,乖孩子会受到父母和周围人的认可,但是成年之后,因为环境的改变,讨好、迎合他人的方式,却换来一次次的失望。通过满足、迎合对方获得自我价值的想法,变得只是一厢情愿。   对于这样的朋友来说,第一步需要先意识到自己有这种讨好迎合他人的状态,而且需要明白,自己已经长大成人了,不再需要继续用这种方式来和别人相处。之后要尝试满足自己的需要,这样做并不意味着自私自利,因为每个人只有先照顾好自己,照顾好自己的情绪、状态,才能有精力去照顾身边的人。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最基本也是你应得的,我们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承认并且满足自己的需要,不去讨好迎合他人是依然可以赢得别人的尊重和喜爱。   3. 给对方为自己负责的空间   为什么我们要学会说不,在我们说不的时候,给了对方一个空间,让他能够发展自己的能力为自己负责。实际上,很多时候包办某种程度上剥夺了他人发展自己能力的机会,满足了自己的自恋而不利于对方的成长。   在亲子关系中,我提倡说只要争取做一个足够好的妈妈,或者说六十分妈妈就够了,只要能够满足孩子的基本需要就可以了。做一百分的妈妈往往都是妈妈自己的需要,是为了满足自己的价值感、成就感,而结果反而是影响了孩子自主能力的发展。   有些父母对孩子的事从小的都是包办的。小时候追着喂饭,追着给孩子增减衣服,上学后给孩子选学校专业,毕业后给他选工作选爱人,孩子没有机会去面对困难并且凭借自己的能力解决困难,获得经验。这样的孩子在成年后,父母又会抱怨孩子没用,其实正是因为父母太有能力、太能干,才造就了一个没用的孩子。这个孩子会一辈子依赖父母,这其实是一个双方配合完成的过程,对孩子来说也是非常痛苦的。   4. 培养健康、成熟的人际关系   第四点是为了培养一个健康成熟的人际关系。在未来理想的人际关系中,每个人只要为自己的情绪和行为负责,不需要为别人的情绪和和行为负责。   有些的父母为了给孩子完整的家而没有离婚,孩子在成长过程中经常听到来自父母的抱怨,“要不是你,我早就和你妈离婚了”。孩子背负着这种内疚,一味孝顺父母,违背自己的意愿满足父母的需求。其实每个成年人都应该为自己的生活负责,父母没有离婚,也许只是无法面对和处理自己的情绪,因此抱怨孩子是心理不成熟的表现。对孩子来说,并不需要对父母的生活状态负责,父母的人生,需要其自己负责,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试着放下这些心理负担,只需要对自己的生活负责就足够了。   在和朋友相处过程中,可能也会有比较负担的状态,当朋友经常对我们抱怨,经常感受到铺天盖地的负面情绪扑面而来,这时候该怎么办呢?在这种情况下,可以告诉朋友,“你这种情况其实我帮不上什么忙,如果他愿意,可以建议寻求专业的帮助”。比如说约咨询师去谈谈这些情绪和困扰,咨询师受过专业的训练,可以去消化和处理这些负面的情绪和负能量。    三、如何说“不”   如何说不能?首先,你需要一个强大的内心,要有自我的力量感。第二个,能够承认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先爱己后爱人”。   这两点都需要一个长期的自我成长的过程,不是一下子能够完成的。可操作性的是我们需要从一些小事开始练习,说不,或者拒绝别人是和“独立与亲密”的这个主题相关的,所以和自己关系更近的人会更难以拒绝。分层次的话,最亲密的是父母亲人,接下来是朋友、同事、领导,最容易的是陌生人。入门级的考验就是可以先试着和陌生人或者说比较疏远的人说不,最困难最终极的考验是和父母、说不。   先从最容易的开始,曾经有个朋友告诉我,她从小都不敢和别人说不,总是会有各种担心和顾忌。在受到我的鼓励之后呢,她决定从小事上开始做一些改变。之前收快递,总是快递小哥打电话让她到小区门口拿快递,这时候即使她手上有事走不开,比如正在烧饭,正在写文章,她也会放下手头的事,跑到楼下自己去拿快递。这一次,她决定要做一些改变,她鼓起勇气说,“我现在不方便,你帮我把那个快递送上来吧。”没想到快递小哥二话没说就把快递送到她家门口。这个经历让她深受鼓舞,说不的结果其实并不像她想象的那么可怕。   然后进入进阶考验第二级,比如朋友跟你借钱,这时候可能需要先考量你们之间的亲密程度,你跟他的关系到底有多近,或者说更现实的他的还款能力是怎么样的?有句话叫“救急,不救穷”,如果说他很紧急,比如说在医院,或者有紧急情况,那可能会考虑借钱给他,但如果说不是这种情况,可能还是要说不。决定借钱之后,自己心里有数,你能不能做到真的借钱之后,什么时间还,是否需要有书面凭证,如果到时间没有还还需要持续不懈地催等等。   第二级考验虽然困难,但是更难还是和自己的父母、亲戚说不,因为关系如此的亲密,这个不是很难说出口的。熟悉心理学的一些朋友可能知道有个说法叫,“不带敌意的坚决,不带诱惑的深情”。在和父母或者亲戚朋友的拒绝过程中,也需要需要掌握这个原则。还有一句话叫“温柔的坚持”,我们的表达需要更加委婉、柔和,更加幽默。比如说,“我都这么大了,你还不放心我的事吗?我自己会搞定的。”但是自己心里要很清楚,这个不一定要说出来,但是可能方式上需要有一些注意。最重要的就是要记得说不的时候,一定要让对方简单明确地接收到这个不,不行就不行,不能模凌两可让对方心存幻想,这样的后果其实更不好收拾。   最后,感谢大家的陪伴和倾听,谢谢大家。

6394 阅读

身为人母的挑战

当妈是件苦乐参半的事情,你一定看过身边当妈的女性朋友幸福陶醉的样子,也一定听过她们的各种抱怨。我们就来聊一聊女性在这个人生阶段,会经历哪些变化、面临怎样的冲突、应对怎样的挑战。   •为什么选择这个话题? •当妈会经历哪些变化? •这些变化会带来哪些冲突? •当妈需要get的技能 •当妈面临的各种挑战

12981 参与

70%头颈癌来自某种性行为,以及,掉头发终于有救了|WEEKLY

  欢迎来到「简单心理WEEKLY」 这里有新闻热点的心理学解释 和心理学最新最有趣的小知识 给你一些观察世界的新鲜视角      科学家又发现了什么     1.  为什么劝你善良:“利他行为”有止痛作用   12月30日,北京大学的研究团队在《美国科学院院报》上揭示了一项令人吃惊的结论:“利他行为(主要是慈善捐赠)”能够缓解生理性疼痛,并找到了相应的神经机制。   科学家们创建了4个不同的情境实验。比如:评估地震后献血/未献血的人,对针扎的疼痛程度的感受;自愿/非自愿修改一本儿童手册的人,在寒冷环境中的不适程度……目的是观察帮助他人(同时又不期望任何实质性的回报)是否会增加疼痛阈值。   研究人员发现:平均看来,那些从事利他行为的人在其他痛苦的情况下报告的痛苦较少; 进行利他选择时,受试者与疼痛加工相关的脑区(如前扣带皮层和双侧脑岛)活动显著减弱了;并且,与意义感的体验密切相关的脑区腹内侧前额叶的神经活动显著增加。这可能是因为,当受试者为了他人的利益而行动时,身体上的急性疼痛会减轻。   下次,如果身体某个地方疼,除了正经治疗,也可以考虑捐个款什么的……      2.  《科学》:脱发可能有救了   12月19日,来自西奈山伊坎医学院的研究团队在《Science》上发表的一项研究,发现了脱发背后的一个新机制,它可能在将来被用作预防男性斑秃。   这种机制和一种叫真皮鞘的毛发成分有关。真皮鞘围绕在毛囊外部,在真皮乳突的再生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头发“更新换代”时,毛囊底部的真皮乳突细胞向毛囊顶端的干细胞移动。真皮乳突细胞向干细胞发出信号,产生新的毛干,去除旧的毛干。   小鼠实验发现,真皮鞘起到了平滑肌的作用。真皮鞘收缩并扩张,从而将毛干向上推,并带走真皮乳突细胞。后续的实验表明,同样的过程也在人体发生。当头发进入脱落阶段时,真皮鞘收缩,让不需要的头发脱落。   所以,从理论上讲,找到能够阻断真皮鞘收缩的药物,就可以预防秃头了!黑魔法界(伏地魔)还没解决的问题,有望被麻瓜们优先突破吗?        3.  别怕失落!预期高一点,看电影会更开心   你可能觉得,对一部电影预期越高,就越可能失望、不开心。然而,最近来自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研究团队在《媒体心理学》上发表了一项研究,颠覆了这种直觉。   在《星球大战八:最后的绝地武士》上映前三周,441名参与者观看了这部电影的预告片,并预测了这部电影将给他们带来多大的快乐和怀旧之情。 影片发布三周后,研究者们调查了他们是否看了电影,以及在观看时的情感反应和对影片的总体评价。   结果发现,那些对这部电影的期望不高,但在看完电影后感到快乐的人,他们的总体享受程度,低于那些同样感到快乐但对电影怀有更高期望的人。     较低的预期本身会让人失望。即使看完后感到意外的惊喜,也不会像那些抱有高预期的人一样享受这部电影了。   我们当代人都习惯了带着预期看电影。无论好片烂片,你看的可能并不是电影本身。      4.  时代审美怪圈:20多年来,维密模特越来越瘦   衡量女性美的方式有很多种。腰臀比(WHR)就是衡量女性身体吸引力的重要参数之一,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和跨文化的发展而保持不变。   最近,波士顿大学医学院的研究人员在《美容外科杂志》上发表了一项研究,测量并比较了1995年至2018年239名维多利亚的秘密(Victoria's Secret)时装模特的身材。   数据显示,她们变得越来越瘦,胸围、腰围、臀部和着装尺寸减小,而WHR保持不变。与此相反,美国女性的平均腰围和着装尺寸增加了,寻求整容手术的女性比例也显著增加。这可能是由于许多女性渴望实现理想的WHR——即腰围较窄,臀部较丰满。     一个时代的审美标准往往能在模特身上体现。模特越来越瘦,而普通女性越来越胖,这可能会给很多女性带来困扰。在这个理想美越来越难达到的时代,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或许接纳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5.  磁共振成像,能够用来预测儿童精神障碍   12月26日,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研究团队在《美国医学会-精神病学》上发表研究称,静息状态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能预测儿童的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以及重度抑郁障碍的症状。   研究者在2010年到2013年之间招募了94名儿童,对他们的大脑进行扫描,并对儿童进行了为期4年的追踪。结果发现:   7岁时内侧前额叶皮质和背外侧前额叶皮质之间的正向联结越弱,11岁时越少出现与注意缺陷有关的症状; 同时,7岁时前扣带回下部(和情绪有关的脑区)和背外侧前额叶皮质之间的正向联结越弱,11岁时出现越多抑郁、焦虑等症状。   这项研究的意义在于,未来或许能让更多高风险的儿童提前接受预防性治疗,改善他们以后的生活质量。      6.  “认知行为疗法”的附加好处:抗衰老   熟悉心理咨询的朋友,对CBT(认知行为疗法)一定不陌生——它是焦虑症的标准心理治疗方案之一。《转化精神病学》上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CBT疗法竟然还有抗衰老的作用。   在这项研究中,46名社交焦虑症患者接受了为期9周的CBT治疗。他们需要定期提供血样给卡罗林斯卡学院的科学家们,由他们分析一些细胞老化指标(端粒酶活性、GPX酶活性、相对端粒长度)和社交焦虑症状的关系。结果显示:   CBT能显著降低患者焦虑水平; CBT可增加端粒酶和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两种保护酶活性; CBT的细胞抗衰老作用,与患者的焦虑改善程度直接相关。     研究者认为,“这意味着,CBT心理治疗方法对焦虑患者的细胞氧化应激和细胞衰老,具备保护作用”。   但坏消息是,CBT带来的抗衰老保护作用,可能只是抵消了精神疾病带来的不利影响。因为患上精神健康障碍本身,就与端粒缩短和细胞老化加速有关。    7.  NEJM重磅综述:口交导致了超7成的头颈癌   1月3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发表一则有关头颈部癌症的重要综述。华盛顿医学院的研究数据显示:   在美国,HPV阳性的头颈部癌症比例,已从20世纪80年代的16.3%,上升到21世纪的72.7%以上; 头颈部癌症的风险因素,主要是烟草和酒精。但目前,在北美和北欧的年轻人中,由16型HPV引起的HPV相关性口咽癌(一种头颈部癌症)病例正在增加; 这类HPV感染,是由口交(oral sex)行为导致的。   头颈癌是全球第七大常见癌症(2018年数据)。这项研究里提到的头颈部癌症,指的是口腔、鼻腔、咽部和喉部的粘膜表面产生的鳞状细胞癌。     头颈部鳞状细胞癌的主要解剖部位   由口交行为导致的HPV病毒感染,通常有10-30年的潜伏期。   但遗憾的是,目前我们能接种到的HPV疫苗,对于口咽癌的有效性,比不上宫颈癌和肛门生殖器癌。但研究人员预计,“接种HPV疫苗,仍会导致口咽癌患病率下降”。   我们想通过这则研究提醒大家:口交不仅会传播性病,还可能致癌。这在性教育中,是容易被忽视的一个方面。      世界在发生什么     1.  12月23日,中国首例“冻卵案”开庭   12月23日10时,全国首例因“冷冻卵子”而引发的一般人格权纠纷在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案件缘起于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妇产医院拒绝为31岁的单身徐枣枣提供“冻卵”服务。(@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   当时,医院依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规范》相关规定,认为徐枣枣的情况不符合我国现行相关规范要求,该院的一名医生对她说:“与其冷冻卵子,不如赶快结婚生子”。但徐枣枣认为,这样的规定实际上是性别歧视。     对她个人而言,这不只是一个有关平权的议题,它也源于真实的个人愿望。就像很多对这项技术感兴趣的女性一样,她将冻卵视为未来的保险。   许多网友支持徐枣枣为单生女性谋求生育权的努力。她觉得自己的胜诉可能性不大,但“在法庭上,我并不认为只代表我自己,而是代表像我这样的众多单身女性”。    2.  谷歌AI提升乳腺癌检测准确率   乳腺癌被称为女性健康的“头号杀手”。乳房X光成像是筛查乳腺癌最常见的方法,但即使对于专家,阅读X光片也是一个困难的任务,经常出现假阳性和假阴性。   谷歌团队致力于用AI技术来实现乳腺癌的早期筛查,并于2020年1月1日在《自然》杂志发表了研究结果。谷歌称,该AI模型的结果优于英美两国的放射科医生的诊断。对美国 3000 名女性乳房X光片的扫描发现,该模型的假阳性误报率减少了5.7%,假阴性误报率减少了9.4%。在英国进行的25000 次乳房X光检查中,该系统将假阴性误报率减少了2.7%,假阳性误报率减少了1.2%。   谷歌表示,该AI模型有可能使得未来的乳腺癌筛查变得更准确和高效,并减少患者的等待时间和压力。    3.  “基因编辑婴儿”案尘埃落定   “基因编辑婴儿”案于12 月 30 日在深圳市南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贺建奎、张仁礼、覃金洲等 3 名被告人因共同非法实施以生殖为目的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和生殖医疗活动,构成非法行医罪,分别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被告人贺建奎被判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百万元。     法院审理查明,2016 年以来,南方科技大学原副教授贺建奎得知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可获得商业利益,仍以通过编辑人类胚胎 CCR5 基因可以生育免疫艾滋病的婴儿为名,将安全性、有效性未经严格验证的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用于辅助生殖医疗。贺建奎等人伪造伦理审查材料,招募男方为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多对夫妇实施基因编辑及辅助生殖,以冒名顶替、隐瞒真相的方式,由不知情的医生将基因编辑过的胚胎通过辅助生殖技术移植入人体内,致使 2 人怀孕,先后生下 3 名基因编辑婴儿。   白岩松评论说:“包括医学在内的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快速发展,但如果违反伦理,不向善,它就是双刃剑。”   目前,人类胚胎基因编辑技术安全性、有效性未经严格验证。面对人类胚胎基因编辑研究可能带来巨大的利益诱惑,科学研究者必须坚守底线,开展负责任的研究和创新。   撰文:穗子、江湖边   References:    Laura Q.M. Chow, M.D. Head and Neck Cancer, N Engl J Med 2020;382:60-72. DOI: 10.1056/NEJMra1715715 Månsson et al., Improvement in indices of cellular protection after psychological treatment for social anxiety disorder. Translational Psychiatry, 2019; 9 (1) DOI: 10.1038/s41398-019-0668-2 James Alex Bonus, Tim Wulf and Nicholas L. Matthews. The Cost of Clairvoyance Enjoyment and Appreciation of a Popular Movie as a Function of Affective Forecasting Errors. Journal of Media Psychology, 2019 DOI: 10.1027/1864-1105/a000268 Heitman, N., Sennett, R., Mok, K. W., Saxena, N., Srivastava, D., Martino, P., ... & Rendl, M. (2019). Dermal sheath contraction powers stem cell niche relocation during hair cycle regression. Science. DOI: 10.1126/science.aax9131 Maymone, M. B., Laughter, M., Anderson, J. B., Secemsky, E. A., & Vashi, N. A. (2019). Unattainable Standards of Beauty: Temporal Trends of Victoria’s Secret Models from 1995 to 2018. Aesthetic Surgery Journal. DOI: 10.1093/asj/sjz271

3309 阅读

如何做好的父母

5318 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