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恨夫”成为潮流,离建设彼此尊重的婚姻还有多远的路要走?

“成长缓慢”的男性 最近几天,从不同的公号,不同的背景中,接连看到几篇推送,内容出奇的一致:妻子们众口一辞,对“亲夫”大加讨伐,对那个男人的无家庭功能、无责任心、无情义大加斥责,基本口径是除非下辈子让他变成女的,把自己体验过的全让他体验一遍,否则绝不再与他有半毛钱的瓜葛。   这得是有多么强烈的恨,才使妻子们讲出如此决绝的话?   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年我们明显能够看到身边人离婚的比率越来越高,而提出离婚的,女性占的比例也越来越高,常会听到女性朋友说“我自己挣钱,自已做家务,自已养娃,要个天天只会等着被侍候,稍微侍候不周就发脾气的男人干什么?不如早离早轻松!”   不得不承认的是,国家这几十年的发展,不仅发展了经济,中国女性的觉醒与成长也是非常迅速的,但男性的成长明显跟不上女性的步伐。究其原因,可能与一直以来两性在社会中所处的地位不同,造成他们的内在感受非常不同,从而对社会变革的反应速度也非常不同有关。   我并没有看到太多相关的社会学研究资料谈到这些内容,但在我日常的工作中,两性成长上的差异、两性对离婚原因和态度的不同,的确会非常突出的被感受到。因为并没有相关的数据资料做支持,我只能以我工作中有限的事例来理解这些现象,所以以下的观点仅是个人观察,目的是抛砖引玉,引发一些思考,但并不能被当做研究结论来看待。   女性的快速成长背后,有强烈的“绝地反弹”意味   如果历史能够倒退回去几十年,大部分女性在婚姻中只能处于从属地位。土地、生产资料等等全部属于男方所有,男方家庭因为占据了生产资料,所以就像是雇主,在婚姻中拥有支配权;女性在婚姻中只能成为劳作者,除非生了儿子,否则只能拥有很少的话语权,甚至没有。   在这种经济文化条件下生存的女性,因其生存的艰难,一代一代的女性榜样的传承,不断塑造着中国女性的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能力,使她们成为在盐碱地上也能繁茂生长的劲草。   而男性却不同,因为田间劳作更主要依靠男性承担,所以他们在家庭中往往拥有更重要的地位,也成为“重男轻女”文化的基础。在这种文化之下,男性很容易拥有性别上的优越感,也造就了许多男人的“太子梦”:因为我一生出来是男的,所以你就应该崇拜我、服从我、照顾我、满足我,因此也形成了男人不必关心家人的情感,不必参与家务的传统。这些在农耕文化下,是容易实现的,但是在现代社会中,很显然,是难以存活的。     随着社会发展,社会生活越来越脱离了对土地的依赖,女性有机会接受与男性同等的教育,这就像野草遇甘霖,女性不断向上成长的力量被大量激发,她们以前所受的苦,现在成为推动她们改变命运的原动力,她们的成长有多快,就意味着她们自己的处境改善有多快;但男性并不能马上从“太子梦”里醒来,所以两性的发展速度呈现了非常不均衡的状态:女性的成长速度不断提高,而男性更多的停滞在旧时代。   两性成长速度的不均衡,一定会导致婚姻状态的不平衡:一个能够自给自足,不断创造财富的女性,如何能够甘于忍受一个永远长不大,又不可能真的即位的“太子”?一个虽然已经失去土地,但始终自认为是未来天下拥有者的“太子”,又如何能够忍受一个女人的独立与无法掌控?所以两性对彼此的愤怒会越来越强,越来越无法忍受对方的存在方式。   “重男轻女”文化之下,制造的不仅是女性的痛苦,还有两性间的敌意 “重男轻女”在农耕文化之下有其存在的基础,而且在封建社会也是可以被接受的,当整个社会对其达成共识,并无质疑的声音时,社会中的每个人都是容易认同它的。但是,随着社会发展,当“人”的价值越来越被重视时,女性对于“不平等”的愤怒就会逐渐显现,这个愤怒也会体现在对关系的感受中:父母关系中的不平等、同胞关系中男孩女孩待遇的不平等、社会中两性机会的不平等,等等,当女性的独立、自主、尊严意识越来越强烈时,她们对男性的愤怒也会逐渐增加。   所以,很多女性实际上是带着对男性的愤怒进入婚姻的,在这样的婚姻中,女性要么把男性当成假想敌,努力战胜他:我比你能干,你不如我;要么渴望把自己以前被伤害的体验“还”给他,为自己“报仇”,于是贬低他、羞辱他来平衡自己的内心世界;要么在自己的情感世界完全无法信任这个男人会善待自己,于是提防他、疏远他,等等。   总之,所有的这些内在情感世界中的不安全体验,最终都可能造成婚姻关系朝破坏性的方向主展。   “没有功能的父亲”造成的是女儿无法信任,儿子无法成熟   现在四五十岁的人,大多经历过父亲功能的缺失,我记得我自己的父亲在谈到他们那个年代时,会说“如果哪家生了孩子,当爹的是不敢明目张胆抱自己的孩子的,那会被人笑话,实在想抱了,也只能关起门来,偷偷抱”。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现在估计是不会见到了,但对那时候出生的婴儿来讲,这种“流行”,也可能会是毁灭性的。   当一个孩子出生后,他给整个家庭带来的压力是巨大的,他要面临的成长和发育任务,也是巨大的,母亲这时候成为他最重要的“培养基”,但母亲在这个过程中所承受的压力也是巨大的,所以她需要来自丈夫的支持,就像是母亲怀里抱着婴儿,而父亲需要有足够的能力同时抱起母亲和婴儿。而此时父亲的缺席,既会破坏掉婴儿的成长体验,更会破坏婴儿的“成长基”,一个高度疲惫的母亲,是很难准确回应婴儿的成长发育过程的,不被及时和准确回应的婴儿,就有可能发育受阻,面临着未来成人世界的种种无法适应的难题。   对女孩子来讲,如果在她的成长过程中,能够得到来自父亲的充分关注和宠爱,她就可以在生命最初的与男性的关系中去确信自己作为一个女孩儿的价值:我足够可爱,所以足够被爱。这会成为未来婚姻生活中,她与丈夫建立良好情感关系的基础。而一个被父亲忽视和嫌弃的女儿,是很难在未来的婚姻中感受到安全和满足的。   对男孩子来讲,当他能够目睹父母之间相爱的关系,他也就可以把父亲作为一个“男人”的榜样,学习如何保护妻子和孩子,而不是自恋性地处理与女性的关系,比如:我给你钱,你负责满足我。当一个丈夫越能够在情感中满足妻子时,妻子对婚姻的满足度会越高,对婚姻付出的意愿也会越强,而这是物质的满足所无法替代的。   总之,在孩子成长过程中,父亲的缺席(尤其是情感的缺席)会为孩子未来的生活状态埋下很多隐患,对孩子未来的婚姻关系模式,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疲惫的母亲造就一代代创伤的孩子   有人形容中国当代婚姻中的育儿模式是“丧偶式育儿”。当一个母亲既要挣钱养娃,又要孝敬大家时,她是很难有充分的情感资源去投注到孩子身上的,越是疲惫的母亲,对自己情绪的控制功能越差,对孩子的尊重、抱持、理解越难实现,培养拥有健康心智的孩子越困难。   当这些在情感匮乏中的孩子逐渐长大,成为别人的妻子、丈夫,成为孩子的爸爸妈妈后,他们并不能够天然的成为具有包容、温暖、爱的功能的家庭成员,相反,他们身体里所积累的曾经被对待的方式会成为他们与别人相处的主要方式:一个在母亲的情绪虐待中长大的女孩儿,可能会成为一个冷漠苛刻的妻子和母亲;一个在母亲情感抑郁中长大的男孩子,可能会成为一个不断寻找“受苦女人”去照顾的命运改造者,而不能够享受情感生活本身。   所有这些缺少信任、爱、关怀、包容、尊重等成长性情感的关系模式,都会面临着关系遭到破坏的考验,但同时又缺少修复关系的资源,养育健康的孩子,需要从关心母亲开始。每一个可以得到充分被关爱的母亲身后,都有几代健康幸福孩子的期待。   婚姻问题的暴发可能意味着两系N代创伤的呈现,是时候正视它们、修复它们了   当前女性对婚姻强烈不满的声音,可能并不只是基于社会经济、文化发展带来的改变,还很可能与当社会进入相对平稳的状态时,人们对早年创伤修复的需要变得强烈起来有关。   婚姻中两性关系的冲突,折射出的是两系(男、女两个家族系统)N代人创伤的综合影响。当男女双方分别带着自己家族系统的创伤进入婚姻之后,这些创伤在他们内心的烙印会推动他们在婚姻中既试图从对方身上寻找缺失的部分,又努力寻找对方身上不安全的部分,试图通过自己的主动控制,从而避免再度被伤害,但这个试图控制的过程,往往造成的是伤害的重复出现,而不是避免。   当婚姻中出现各种问题时,女性往往比男性更主动的寻找专业性帮助,更愿意做出改变,这可能也与社会给女性“弱”的定义有关,当社会定义她处于“弱”的位置时,求助本身便不再是令她羞耻的事情,所以女性会更有勇气去探索改变的可能,从而获得更多的成长。而男性出于自恋性的需要,承认问题的存在,去寻找改变的可能,难度似乎要大得多。   婚姻关系作为社会的基本细胞,有时候也是社会发展的晴雨表。当社会相对平稳,每个人内心的的感受相对安全时,对于依恋的需要也会相对降低,所以婚姻也就不再是生活生产的必需品,从这个角度看,离婚率提高也是社会发展相对稳定的一个标志。但换一个角度看,每一个人都是成长于家庭中的,家庭生活越平安幸福,这个人健康发展一生的可能性越大,他未来成为一个健康公民、健康配偶、健康养育者的可能就越大,所以培育健康社会、健康婚姻,也是要从每一个人所成长的家庭开始的。     我们每一个人能做的,只是立足于现在,去发展未来,而不是痛悔过去。如果你是一个打算步入婚姻的年轻人,去尽量寻找一个人格健康的配偶是很重要的,因为那关系到你未来几代后代的生命质量;如果你是一个拥有家庭的已婚者,去修复自己成长中的创伤以及传承自家族的创伤,去学习尊重对方、信任对方、爱对方,建设健康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因为你们是孩子未来生活的影响者;如果你对婚姻关系已经绝望,那也要试着去尊重对方,能够健康的结束关系而不是彼此伤害,也是非常可贵的能力,有时候健康的结束一段关系给孩子带来的榜样力量,远远珍贵于陷在关系的痛苦里无法自拔。   总之,你所经历的,注定已经经历,且无法改变。但是你完全可以学习去创造你的未来,及你后代的未来。那就是:阻断创伤的链条,学习更健康的关系模式,发展自身爱的能力,然后才可能去创造充满活力的健康关系。

4703 阅读

催婚背后的心理透视

催婚现象有着深刻的社会、文化、历史以及个人与家庭因素背景,也隐含了许多有趣的心理现象。理解这些心理现象,有助于理解催婚现象的形成,催婚背后的心理机制、逻辑,以及学会如何面对催婚。(注:本次讲座所讨论的婚姻特指通常意义上的年轻男女的结合,而不讨论其它的特殊情况) 一. 为什么会出现催婚现象     1、进化的背景     2、社会的评价     3、父母的局限     4、情感的创伤     5、时代的演变 二. 面对催婚我们应该怎么办

11010 参与

“我就永远不会这样对你”

大多数人可以很容易地识别出被情感操控时的熟悉及不愉快的体验,我们可以立刻识别出这种感觉,但意识到对方是怎么进行的操控,就不那么容易了,特别是当事实和真相被扭曲的时候,我们甚至无法依赖自己的判断。 为了帮助大家理解操控是怎么发生的,我在本文中列出如下清单(部分清单),向大家列明那些操控自己伴侣的人的惯用技巧。但即使你阅读本文时,如果发现在自己的关系中有部分情况,不要生气;重要的是,去理解操控者为何要这么做。   操纵者会有哪些表现?   首先,操控者会过度简单化事情。 他们可能会把简单的意见相左变成道德评判,把他们自己放在评判的这一端,而你在那一端。 你可能会听到:“我若做了你做的那个事情,我永远无法原谅我自己。” 它把一个复杂的情境简单化地变成了黑与白、对与错之间的选择;如果你不同意TA们的立场,你自动就变成了一个不可理喻的人。在这些对话里面,没有黑白对错以外的其它位置,也就没有了其它可以的理解角度。     操控者也会以对他们自己有利的方式去聚焦于特定的辩论观点。 即使在已经把情况简化为一种有利于他们自己观点后,依然可能会歪曲事实。 你可能会听到:“我永远也不会这样对你。” 这样的表达,忽视了情况中的其它复杂的因素。更糟的是,这个“永远”和“总是”会将第一个特点,过度简单化的倾向,更进一步突显出来:让一个事件看起来成为一个规律,同时将辩论以过度简单化的方式分裂为“全好”和“全坏”。情感上,在冲突中,以这种方式表达的愤怒或伤痛会变得格外强大,以至于让你觉得你必须道歉,或赶紧让步。     操控性的语言也会格外夸大。 例如,当一个人重复第二次提出一个请求时,会被操控者形容为“骚扰”。而意义不明的事件或表示可能会被操控者诠释为充满恶意,而且不容争辩。比方说,你随便做的一个动作,可能会被一个操控者诠释为说明了你的巨大性格缺陷。有一次,我与一个人工作,他告诉我说,有一次他的女朋友走过他穿过房间,他伸手想去碰女友的手,结果他的女朋友却因为这个动作,就轻蔑地斥责他“太不像一个男人”。   进一步,当与带有操控性特质的人争吵时,一个人可能也会发现操控者会夸大自己的情感反应。 比如,你可能会听到:“难道你看不到你给我带来的伤害?我已经因为你跌到谷底了!” 事情会被他们重构,强调事情带给操控者自己的重大伤害,以便操控者能够获得更多的特权。而且,这种操控显然会给对方带来内疚。 你可能会听到:“但是我今天觉得很抑郁!难道你就不能只为我做这个事?” 甚至如果你尝试去谈自己所面临的一个问题时,一个长期操控者可能会忽视你的话,并利用这种机会再次将话题带到他/她自己的痛苦上。     如何理解操纵者的行为?   这种种行为暗示了,操控者将自己担忧的问题投射到世界上,寻找一切证据来支持他自己的先入之见,并通过他们内在的不快乐来诠释一切。 他们往往会为自己行为开脱,将责任推给别人,从来防御一切,甚至会用明确和开放的态度接受某事、但事后又否认一切的方式。如果你遇上了一个用操控方式辩论的人,你可能会发现辩论的重点会一下子从一个点转移到另外一个点--而这个点你更难以辩驳;他也许会将各种没有关联的概念一起塞到争论中,以支持他自己的观点,并导致争论变得混淆或是错乱。总体来说,在这种人周围,你通常会觉得你在“蛋壳上走路”,永远不知道什么会让他们突然大发雷霆。这些都显示了操控者在讨论责任时的不安全感,承认他们自己也有某些错误时的困难。   一旦你开始识别出这个特点,你会看到这些操控通常不是因为恶意的意图而产生的。他们这样是因为他们内心深处的情感失调,伴随着应对技术的不足。 操控别人的人们会在他们的关系中,通过攻击而不是求助、侮辱而不是道歉、责备他人而不是承担自己的责任,来表达他们内在的创伤和困惑。他们无法应对自己内在的不快乐和不幸福,所以他们把这些投射到其他人身上。在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身上往往会这样,他们早年所经历的创伤经验严重地破坏了他或她对于自体的认识,以至于他或她的亲密关系受到损害。     拥有边缘型人格组织的人,可能会在内心深处感受到对于爱和接纳的强烈和极端的需求,但发现这些需求总是被人际关系所带来的典型挑战所阻碍。这个结果是一种情绪过敏性和过度反应性,也是对于原始防御机制(例如否认)的一种补偿。当他们无法满足他们强大的内在需求时,他们会感受到挫折和愤怒,为了应对这些情绪,边缘人格障碍的人就会使用前述的操控性行为。   虽然并不是每一种操控都说明这个人是边缘型人格障碍,但这的确有助于理解引起这种行为的内在机制。前面所描述的操控行为和争论会带来许多伤害,甚至毁灭一段关系,除非有人意识到这种行为是一种需要的表达,并非仅在努力地掌控一切。 参考资料 Davenport, B. (2015, February 8). How to recognize the eight signs of emotional manipul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s://liveboldandbloom.com/02/relationships/emotional-manipulation Heitler, S. (2014, May 2). Are BPD "drama queens" manipulative, sadistic, and wors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us/blog/resolution-not-conflict/201405/are-bpd-drama-queens-manipulative-sadistic-and-worse Kvarnstrom, E. (2017, October 13), Understanding BPD emotional manipulation techniques and how treatment can help. Retrieved from https://www.bridgestorecovery.com/blog/understanding-bpd-emotional-manipulation-techniques-and-how-treatment-can-help/   本文选自:Psychology Today,  原文地址:https://www.psychologytoday.com/intl/blog/i-hear-you/201806/15-ways-manipulative-people-control-you-and-why-they-do-it 作者:Loren Soeiro, Ph.D. ABPP 翻译:虞国钰 策划:虞国钰  

8234 阅读

“好想爱这个世界啊” | 漫画

华晨宇发布了单曲《好想爱这个世界啊》,他说这是一首讲关于抑郁症的歌曲。小编第一时间就流着泪单曲循环了,从事心理行业多年,深知身边人对于抑郁的误解,才是对抑郁者最残忍的事。当一个人深陷抑郁,却得不到足够的尊重了解,这往往更具伤害性。 非常感恩《好想爱这个世界啊》这首歌,画面那么真实,声音直戳心底,跟着旋律,有东西在心里窜,有压抑的东西要喷薄而出……愿每个人都身处阳光中,也不吝为他人拨开阴霾,愿世界填满色彩。 简单心理治愈系大使猫狗用自己的方式为《好想爱这个世界啊》应援。 常常收到很多朋友反馈说,自己不仅深受抑郁困扰,更深受“不被周围人理解”的困扰:有人被工作逼出抑郁,却被同事在工作场合说他“装病”。有人和朋友求助,却被朋友说:“你别再说你痛苦了,我们也很痛苦好不好”。也有人,明明被确诊了“中度抑郁症”,拿着检查结果到父母面前,父母却说:你这个结果是骗我的,我们不信。这真的令人心疼。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显示,全球超过3亿人受到抑郁症的困扰,约占全球人口的4.3%。中国抑郁症病例占全国人口的4.2%。身边人对于抑郁的误解,才是对抑郁者最残忍的事。当一个人深陷抑郁,却得不到足够的尊重了解,这往往更具伤害性。   当然,和抑郁者相处的过程往往也并不顺利。如果在陪伴抑郁症亲友时,遇到对方的攻击,请尽量不要把它当成是针对你个人的。他们不讨厌你,也不恨你,他们只是在那个瞬间决了堤,而你是离他最近的那块山林。如果你能保持冷静,就希望你可以继续尽你所能去爱、去支持你在乎的人。如果你在这个尽力的过程中,自己也陷入抑郁情绪,没关系,这也很正常。抑郁症陪护者因长期提供看护服务而产生轻度或严重的抑郁症的情形,并非罕见。 为了更好地陪护,每一个陪护人员都需要明白一点,那就是先照顾好自己。   愿每个人都能获得幸福。   野生好人 / 酒鬼 ✑ 策划 野生好人 ✏ 插画

8592 阅读

投射性认同的面孔

文:王雪岩               在精神分析理论中,投射性认同是常常把人搞晕的一个词,但放到人际关系中去看,又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一种人际方式。投射性认同被认为是精神分析理论里最难被讲清楚的一个防御机制。这是一个在两个人之间完成的防御机制,在这两个人之间,信息的交换是花样百出的,有人说,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个人,就有多少种投射性认同,所以这个词也就成了非常难以描述清晰的一个术语。同时,这又是一个时时处处发生在人际互动中的过程,所以它就那么真实那么生动地存在于我们之间,如果我们有兴趣去解读这个过程的话,这个过程又会吸引我们去发现,我们情感深处有许许多多隐秘又生动的人性需求。         投射性认同,是一个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一个人把自己认为的或是感受到的情感(存在于A身上)投射到另一个人(B)身上去,这另一个人(B)接受到这个信息后,在某种压力之下,真的会变成投射的人(A)认为的那个样子,那个投射的人(A)在被投射的人(B)身上找到他投射的内容后,再认同回去,于是就证实了他最早投射出来的那些内容是存在的。这绕来绕去的过程可能看下来就能把人搞晕了,那,我们不妨放进人际关系中去看。         比如一个在缺少男性力量的家庭中成长起来的女孩子,在她的成长过程中,因为缺少体验男性对家庭支撑的机会,于是她学会了”女性必须自立自强,自已帮助自己”这样的人生信条。当她长大成人后,因为在她的成长过程中,缺少依赖男性、信任男性,或者从那性那里获得帮助的经验,所以在她结婚之后,无意识中她会感觉自己的丈夫是靠不住的,她必须依靠自己努力奋斗来照顾好自己。她可能用很多的行为方式将丈夫无法靠得住这个信息投射到丈夫身上去,比如她努力奋斗,让自己的能力很强;或者丈夫不管做什么,她都觉得不满意,从而削弱丈夫在家庭中的功能;或者当她在生活中遇上困难时,她不相信可以得到来自丈夫的帮助;或者丈夫所取得的成绩她无意识中会否认其价值,等等。慢慢地,丈夫真的就成为了一个对家庭没有什么帮助的人,于是她就越发感觉到无法依赖丈夫的恐惧,于是也就越加努力地发展自己的能力,丈夫被再一步削弱,这就完成了投射性认同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妻子将她的得不到照顾和帮助的恐惧投射给了丈夫,丈夫在一个能干的妻子面前感受到非常大的压力,当他不管怎么样都无法满足妻子的期待时,于是他放弃了属于自己的部分功能,进而妻子在这个关系中感受到丈夫真的是靠不住的,她的预期便成为了现实。        再比如一对在生活中压力很大的父母,他们很担心自己的孩子将来在生活中会遭受与他们相同的压力,于是他们对孩子的管理非常严格,为了让孩子的学习成绩步步提升,他们陪着孩子做作业,帮孩子请家教,等等。这看起来是父母在帮助孩子,但更深层父母也投射了很多的恐惧和担心给孩子,而这个担心,实质上是在潜意识层面不相信孩子有足够的能力创造他自己的生活。在日常的互动中,人与人之间大量的信息来自潜意识的传递,所以孩子潜意识中有可能接收到父母是不相信他有能力做好自己的事情的,如果孩子不能很好的照顾好自己,那他就会一直需要父母的照顾和管理,这样的话,父母在孩子面前就可以一直是有价值的,父母的依恋需要、自恋需要、价值感需要就可以从孩子身上获得部分的满足,从而可以缓解他们在社会竞争中的压力。在意识层面,孩子会努力学习,完成父母对他的期待,但是在潜意识层面,孩子有可能会阻止自己进步,从而满足父母的需要。因为对一个孩子来讲,父母是他最爱的人,他会愿意满足父母的期待,哪怕那个满足是以牺牲自己的真实需要为代价;或是他只有满足父母对他的需要和期待时他才是安全的,才不会面临被抛弃的危险。这就是在很多家庭中司空见惯的一个现象:越对孩子管得多孩子越不成材。其实父母对孩子的严格管理本身就来源于对孩子自主发展能力的不信任,所以无法放手让孩子自主,不相信孩子有能力照顾好自己,发展好自己,孩子在这个不相信的压力下,也真的抑制了自己的发展,从而证明了父母对孩子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这就完成了一个典型的投射性认同的过程。 在心理咨询室里,心理咨询师要做的,就是处理投射性认同。在关系早期,投射性认同可能不能那么快的被识别出来,借助于心理咨询师自己的反移情体验,他可能会感受到一些不寻常的信息,咨询师需要做的,是对这些信息进行识别和理解,然后把这个理解放进咨访双方的关系中进行印证,当这个关系浮现得足够清晰时,就可以解释给求助者,让他能理解到自己的关系模式,之后心理咨询师可以进入干预性的处理环节,拒绝进入求助者投射性认同的循环中去,从而帮助求助者寻找到更有建设性的行为模式。在这个改变的过程中,需要心理咨询师有足够的容纳能力,来接受和代谢求助者的投射,然后将解毒后的情感再返还给求助者,当求助者可以从心理咨询师身上持续的认同回已被解毒的内容,他就可能有勇气做出改变。在这个过程中,关键的部分是心理咨询师有足够的能力去容纳求助者的投射,并有足够的能力不进入求助者已习惯的循环中,而这个容纳的能力,就来自心理咨询师对投射性认同的清晰理解。        比如我的一个来谈者,他一直保持很稳定的与我定时会面,但常常会迟到几分钟。在与他的工作中,我有一个很奇怪的感觉,每当到他的工作时段时,往往在开始前十分钟左右,我会感觉他这次会取消访谈的,其实取消的情况从来没有发生过。我们曾讨论过他的迟到,对他来讲,他的感受中只是习惯于迟到罢了,他无法将迟到和与我的关系建立起联系来。直到有一天,他真的跟我谈到,他想结束我们的咨询关系。对于他的这些想法,我们进行了很深入的讨论,在他的成长过程中,他曾经历过很多的分离创伤,对他重要的人,最终都会不知什么样的原因就离他而去,从来没有人给过他一个确定的答案,他只是感受到,如果依恋一个人,是很危险的,与其等着被抛弃,不如早早撤退更安全。所以,当我们的关系逐步深入的时候,在他的内心唤起了深深的恐惧,他害怕有一天我会没来由的抛弃他,让他独自承受痛苦,他的迟到本身也是在试探我对他的容纳度,如果我因为他的迟到而生气的话,他就会将那个生气感受为警报,用快速离开我的方式,保证他自己不在我们的关系中受伤。当他意识到他的迟到和想中断咨询都与他的早年经历有关后,他开始体验到我与他想像的不一样,在我们约定的时间,他总是能见到我,而不是像他早年的重要客体一样,会无缘无故的消失。这帮助他在我们的关系中开始建立一些安全的信心,从而帮助他留在咨询中进行更加深入的探索。  

11909 阅读

简里里:人为什么会有痛苦的感受?

晚上好 我是简里里 又到了今天的晚安时间,今天我想讲一下人的痛苦感 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心理学家叫做阿尔伯特.埃利斯 他曾经说过,人的痛苦大多数来源于三种信念: 第一种就是我必须把事情做得特别好 我必须得到表扬 否则的话我就很烂 第二就是别人必须喜欢我必须对我好或者对我很公平 否则的话我就感觉很糟糕 第三就是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必须是容易的 一切都必须和我想的一样,否则就糟透了 你仔细想一下 其实你人生中遇到的所有的痛苦感都和这三个非常理想化的信念有关 然而成长其实就是一个理想化破碎的过程 如果你越早能够看清楚也能够接纳下面的这些事实 第一就是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事情你是做不好的 即便你做得好,也不一定会得到别人的认可 第二是世界上总有一些人永远都不会喜欢你, 也不一定会对你好 第三就是世界上几乎所有的事情都不容易 也不会和你想象的一样 如果你能早早的学会面对失望和求而不得的这种感受 其实是人生的大幸 这样你就早早的有机会能够把自己的幸福感建立在向内探寻的基础之上 而不再依赖于外部他人的不稳定的评价,你能够决定你自己的感受 这个也是一个人心理独立的开端 祝你早早学会如何处理失望的感受,如何面对不完美的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的世界 祝你幸福 我是简里里 晚安:)

2882 阅读

为什么我总是伤害那些最熟悉的人?|有边界的亲密关系才能长久

有的时候人们会有这样的困扰。   明明在同样的情况下,对待不熟的人我们可以把事情很周到的解决,使用恰当的语言、得体的方式,和对方融洽相处,但是换成熟悉的人,我们却总是忍不住作出伤人的事,控制不住自己向亲人朋友发火,却总在事后追悔莫及。   这是什么原因,又该如何改变? 为什么我总是伤害那些最熟悉的人?   文丨张冬晓(简单心理认证·心理咨询师) 编辑丨减简     为什么对待不同关系层次的人会有不同表现?   心理学认为,越是与亲近的关系层次交往时,越是不需要“礼貌”来拉近关系或者维系感情。   简单来解释一下,人际关系层次。   人际关系是一个从内向外辐射的系统,亲密关系是我们最内层的核心关系,如与家人和恋人的关系等可以称之为微系统,其他依次向外辐射,如亲戚朋友关系等中系统,社交关系,工作关系等外系统。     我们与不同系统关系打交道的方式本来就有所不同,越是向外部的关系越需要我们调动防御,借助人际功能去维护,因为外部系统的关系在情感上的亲密度并不稳固,我们与同事的情感亲密度肯定不如与死党好,与熟人的关系更次之。   在外部社会关系内,我们的情感参与程度低,需要用人际技巧和社会面具来拉进距离,促成沟通,这是自然的。    回想下小时候,孩子被大人教导礼貌的时候,常常是面对亲戚朋友和邻居的时候,而这些人,叫做“社会关系”。   很少有大人教导孩子要对妈妈礼貌一点,或者对爷爷奶奶姥姥姥爷礼貌一点,吃饭的时候要请妈妈先动筷子,回家的时候要先对妈妈打招呼:您好,我回来了。或者睡觉前要跟妈妈说:妈妈您辛苦了,请您休息吧。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因为爸爸妈妈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这些都属于“亲密关系”,在亲密关系范围内,感情是天然自有的,不需要客套,孩子跟妈妈哭闹,跟爷爷奶奶要糖吃,跟爸爸打着玩儿,这都属于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在亲密关系中,我们不需要太多伪装,人是放松的,情感是流动的。“礼貌”这个外部的规范模式,是用来在亲缘关系较疏远的情况下建立联结,实现友好交流,便于进一步强化关系。   概括来说,不太亲近的关系,需要用礼貌拉近一下关系;上下级的关系,需要悠着点,观察对方需求,遵守基本规则。在不能自由发挥的关系内,我们需要规范行为,按照具体情境和所处位置礼貌社交。     为什么亲密关系更容易让人“放肆”? 在亲密关系内,我们的情感安全度更高,人更放松,防御系统自然降低戒备,更重要的是,我们对被关注的渴望和对被照顾被理解的愿望会自然被释放出来,我们的负面情绪也会不由自主地发泄。   在安全的关系内,我们会更轻易地发脾气和攻击他人,因为知道对方是安全的,不会像外人一样对我们产生过度的报复,也就是说,代价最小。   同样,在安全的亲密关系内,我们的人际边界意识会降低,即不把对方当独立个体看,而是将他们看成是我们情感和愿望的对象。   亲密关系内最容易不分你我,而许多的冲突均来自这个“不分你我”,它意味着我们容易不自觉地把自己的想法和情绪投射到对方身上,按照我们的意愿去揣测对方,把我们的“内心戏”当成关系中的现实。   但在外部关系内,我们的人际边界是相对清晰的,不把对方太当自己人,投射的程度会有所收敛。     亲密关系之所以成为冲突矛盾的重灾区就是因为我们会不自觉地投射,更多地忽略对方的真实想法。我们更愿意相信对方知道我们内心所思所想,不需多说,对方即知道我们的内心想法。关系越近,这种期待就越多。   如果说外部人际关系需要我们“穿衣服”作防御的话,亲密关系则更像是脱衣服。在外面要穿好衣服,甚至要穿西服打领带,穿上正装,人说话的方式和仪态自然会不一样,正装暗示着我们的特定社会形象,需要形象管理。   而亲密关系则更像是脱下西装换上家居服,甚至赤裸相对。脱了防御之后,我们的本能和原形均会自然膨胀出来。         小时候尚不会说话时,妈妈会懂得我们的特殊语言和表达,会通过看我们的脸色和表情动作就猜到我们是不是不高兴了,不舒服了或者生病了,然后帮我们处理问题。   她懂小婴儿的意思,无微不至地呵护孩子,而孩子不需要做什么回报。这是亲密关系的原型,我们内心仍会留存这种潜意识愿望:你不是别人呀,你为什么不能对我更好一些,不能做到更好呢?我在外面受了委屈,在你面前当然要弥补一下。   这是内心小孩的愿望,孩子希望被爱和被包容。   但我们内心也仍有成人的功能,即明白关系中的交换原则。大了以后就明白,关系中并不存在无条件的付出或无条件地索取,我们的付出和给予通常保持一个平衡。   交换原则意味着:我用我希望被对待的方式对待你。我希望得到尊重,我会尊重你;我希望得到善待,我会善待你;我不仅关注我的需求,也看到你的需求。我不会把你当成一个无限制的情感ATM,只取钱不存款。   那么接下来我们就来讲一下,如何在亲密的关系中营造彼此舒服又互相支持的关系氛围?       如何保持边界意识以避免亲密关系中的互相伤害   再亲密的关系,也依然你是你,我是我。我们也许很像,很投缘,很要好,很相爱,但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人。我们的想法很可能不同,想要的东西不同,性格不同,偏好不同等等,这是多么正常的,我们不是对方的影子,对方也不是我们的镜子。     察觉自己对亲密关系的投射,避免误会。   察觉自己的投射,简单的现实检验原则:如果你认为事情是这样的,在发脾气或采取行动之前,暂停一秒钟,问一下对方的想法。   比如你下班回家发现家里地板上堆了一摊垃圾,一定是熊孩子搞的事!你瞬间气贯长虹,在使出洪荒之力怒吼之前,先简单问一句:这是怎么了?   也许熊孩子会告诉你,他在做一项什么什么“实验”,本着科学探索精神把包装箱做成了一个“太空堡垒”,然后兴冲冲地展示给你看他的“成果”——就是你看到的那堆破烂儿。   你有机会知道,你以为的捣蛋其实是孩子兴奋地向你展示的“收获”,虽然你的内心在吼叫,但当你给了孩子一个解释自己的机会之后,你会明白那堆破烂儿对孩子的意义,避免了一声怒吼所带来的负面效应,增进了亲子关系。   虽然你的内心在滴血,但是你们可以以另外一种方式讨论如何将“太空堡垒”送到楼下的宇宙垃圾中转站,而不用直接上演星际战争。当然,也有可能孩子就是搞出了一堆垃圾并且一副逃避责任心不在焉的样子,那么你随意吧,没误会,没毛病。     表达你的愿望,而不是要求。   把“你怎么这么笨?你怎么这么懒?你怎么这个忙都不肯帮?”这样的日常口头指责,换成自己的愿望,“我想请你帮我看看作业,我想每天多做几次练习,我想让你跟我一起练习好不?”   愿望与要求不同,愿望不带有强制性,没有压迫感。愿望并非要求对方一定接受,而当对方感到没有压迫感的时候,也就不会有敌意。当我们表达自己的愿望时,隐含的意思是:这是我个人的愿望,但我尊重你的选择。 同样对于对方来说,满足愿望能够让对方感受到自己被需要而不是被要求,这能够增进亲密关系中的互动与理解。     听听对方的想法,试着理解TA的沟通方式。   我们的语言和行为背后通常有相应的动力驱使,与其在言语上纠缠不休,不如听听彼此的想法,我们的动机是什么,我们沟通的目的是什么。   你想要什么?我想要什么?当我们的动力相似,言语的表达错位便不再那么重要。很多时候,我们说的话跟内心的想法是脱节的,甚至背道而驰。明明担心他太晚回家不安全,嘴里却说的是:你怎么每次说话都不算数,明明说好了八点到家的!   如果对方能明白你的动机是关心和不安,他也许就不会对你语带讽刺太在意。对一个人了解越多,你越能理解他的沟通方式,也就是说更明白他表达的背后情感是什么。   很多人并不习惯亲热地表达关切,他们也许会用故意生气的语气来表达关心,听出“画外音”,忽略细节,你就不会太苛责。     沟通没有输赢。   能称得上亲密关系的人,都是我们的至爱亲朋,这样的人并不那么多。   当我们经过人生的低谷,经过磨难挫折之后,会明白这种情感有多么珍贵,人与人之间真挚的情感,既罕有又美好,值得我们用心去保护。   当你在生活的沼泽中奋力前行时,有至爱亲朋在你的身后,做你的护盾,做你的社会支持网,在你跌倒的时候不唾弃你,并且接纳你。这是我们最好的礼物。   当你明白了这些,我想我不需要再解释为什么沟通没有输赢,因为我们所有与亲人好友的沟通,都是为了能更好地在一起。

4188 阅读

如何才能优雅而高效地吵架?

听说我要做一个关于吵架的分享,我的一个朋友饶有兴致地说:“太好啦,你要教别人怎么骂人呀!” 我说,“亲爱的,我要说的只是吵架,不是骂人” 如果你想通过这堂分享,学会如何吵架, 怎样一句话噎死别人,从而战无不胜的话...... 你,可能要失望了... ..   文|单雨佳 简单心理咨询师 图 | 来自网络   一、“吵架”是什么 很多人可能经历过:“那天我实在是憋不住了,跟他吵了一架,结果吵开了,事情就好了。”这里不难看出,吵架,归根结底,是一种沟通方式啊。 但这种沟通十之八九是在双方有冲突的情况下产生的:女朋友约会又迟到了、车被对方剐蹭却不道歉、丈夫把脏衣服乱丢乱放让你收拾等等。 而此时双方的沟通,是伴有强烈的情绪的沟通。所以,在这里我们讨论的吵架,是指关系中的双方,在发生激烈冲突的时候,带着强烈情绪的互相沟通。同时,广义的吵架也包含了一方对另一方的抱怨、指责,甚至是冷暴力等等。   二、当我们吵架时,我们是用什么在吵? 既然广义上的吵架,包含了指责、埋怨,甚至是冷暴力、热暴力等,那么,吵架的工具,也就不限于言语。 另外,吵架时,我们还常会用到非言语的工具,这包含了情感、表情和行为上的工具。 ► 情绪情感 吵架是一种情绪情感浓度特别高的行为,最常见到的情绪就是愤怒,但其实愤怒背后还掩盖着很多其他的情绪,其他负性情绪,如失落、失望、委屈、伤心等等(如果我们能够关注到愤怒背后的这些情绪,或许吵架就没有那么伤那么累了)。 ► 表情 这里的表情包括了面部表情、身段表情和言语表情。有人说,吵架很“难看”,这里的难看大概就包括了表情的狰狞、身段的过激动作,以及嘶吼的语音语调吧。 ► 行为 最常见的行为就是生闷气:把房门一关,等对方知道自己做错了,就过来认错,再常见不过了。 生闷气的进阶版,就是冷暴力,表现得非常冷漠,不理不睬。在夫妻之间,还有另外一种形式的冷暴力,将性作为一种报复手段,妻子觉得“你惹我不高兴了,我也不会让你高兴的”,拒绝和丈夫有性生活,也属于冷暴力的范畴。   相对于冷暴力,还有一种“热暴力”,即肢体上的动作,如摔东西,或殴打对方。这种肢体上 动作多见于小孩子,是由于语言功能发育不够,无法表达情绪。而当成年人们觉得语言无法抒发自己的愤怒,自己非常难受的时候,也会退行到孩子的状态,用行动来表达。   三、当我们吵架时,我们在吵什么? 作为一名咨询师,我有很多机会聆听许多争吵,尤其是在夫妻治疗中。来访者们大多会觉得,和对方沟通时有一种“鸡同鸭讲”的感觉。确实,当我们站在A方,确实觉得A有道理,但是站到B方时,又觉得B说的也没错。   有这样一个例子 一对情侣。男生抽烟,女生不想让男生抽烟。当他们就抽烟的事情争吵时: 女生说“不要抽烟了,抽烟有害健康”。 【她说的没错啊!】 男生也委屈:“我每天工作压力那么大,就抽烟还能放松一下,抽几根怎么了?!” 【他也有道理!】 既然双方都是对的,那么大家在吵什么呢? 听得多了不难发现,女生是占据在事实层面,而男生站在了情感层面。各自占据一个层面去吵架,这个架也就永远起不到沟通的效果。唯一能够起的作用,是发泄了自己的情绪。但这仅仅是一个单向的输出,而不是一个互动的交流。   四、优雅吵架利器之一 -- 共情倾听 优雅的吵架和有效的沟通离不开好的倾听,而好的倾听就是能够做到共情的倾听。所谓共情,其实就是“设身处地”和“感同身受”,当我们在听的时候,将这句话放在对方的立场下来听。 有这样一个小问题   你的先生说:“我不想工作了,这份工作实在是太无聊了,我想辞职回家。” 对话的背景是,你们有很大的经济压力,必须两个人一起工作才够支撑,而他过去一年换了三份工作。 你会怎么回应他呢: A“哦,你不想工作,我也不想工作了,那这日子也不用过了” B “你都换过三次工作了,还不想老老实实工作,你想怎样” C“你不想工作了,那你能不能告诉为什么呢”/“你能跟我说说是怎么样感受的,怎样想的吗?” 不难发现,只有C是共情的回应。也就是我们说的,去透过事实层面的分歧,听到对方的情感,这是共情倾听的核心。   ► 该怎样锻炼这种共情倾听? 你可以尝试从这三个阶段开始,逐阶练习: 非言语的接纳:原地不动、注视、微笑 基本共情的回应:“哦”,“恩”,“真的?”,“是这样啊” 较高级共情的回应:“给我讲讲?”,“愿意多说一些吗?”,“我很愿意听你多说一些”   五、优雅吵架利器之二 -- 真诚表达 当能够很好地倾听对方的想法后,你还需要能够很好地表达自己的看法,才能构成一个双向沟通的过程。那好的沟通是什么样的呢? 再来一个小问题:   假设你是妻子,回到家发现丈夫又把臭袜子扔在沙发上。你会怎么说? A“你总是把臭袜子扔在沙发上” B“你总是不考虑我的感受,收拾房间很辛苦的” C“你以前也是这样,太没责任感了” D 其他好的表达方法...... 显然,上述三种表达方法,都不会起到很好的沟通作用,每句话都是以“你”开头,并且把一个单一事件上升到了经常发生的事情,甚至把单一事件上升到了个人品质层面上。显然是一种指向对方的、攻击性的、单纯表达自己负性感受的话。 很多时候,我们以为我们说的是事实,但其实那都已经经过了评判的渲染。而真正客观的真诚的表达,包含的是:描述事件的状况、描述“我”的感受、客观描述可能造成的后果。     ► 试着以“我”来开始表达 读读下面几句话,一样的内容,不一样的说法,不一样的感受: “你不应该这样和我说话,这很伤害我的感受” ➜ “当你和我大喊大叫的时候,我很生气”。 “你最希望不要去上班,那你还能做成什么事?” ➜ “当你说不想去上班的时候,我很担心” 试试看,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内容整理自简单心理微课堂004   作者单雨佳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成员 IHNMA认证催眠师,WMECC认证催眠师 浙江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咨询与治疗专业委员会精神分析学组成员

10934 阅读

被愤怒困住的N个瞬间

有段时间流行一句经典台词,叫做:生活如此美好,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 可是当自我的感受不那么美好的时候,我们可以暴躁吗? 在生活中,每个人可能都遇到过被愤怒困住的瞬间:压抑自己已经觉察到的愤怒,或是不敢向对方表达,甚至怕被认为自己已经生气了。 本期「专业咨询师问答系列」,我们邀请了两位简单心理认证的咨询师,和大家一起来聊一聊这个话题。 本期话题:为什么无法表达我的愤怒? 回答一: 「吴静」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也许你有这种体验,明明自己心里很不高兴,但表面上却表现出大度宽容,对对方说:“没事,没事。”其实内心却已经在滴血。有的更甚之,在脸上堆满笑容,希望对方不要认为自己已经发脾气了。 在职场中,对上级生气的时候不敢发火,只好找自己的好友或同事发发牢骚,或者自己独自消化,而不敢走上前争取自己该有的权利。在亲密关系中,一忍再忍,或者直接回避那个一直存在的问题,告诉自己一切都好,安慰自己对方有一天会变的,对方不是有意的等等。 如果忍受能解决问题,这样的“内伤”也算值得,可经常会发生的事情是忍受不了后的突然爆发。 在工作中终于忍无可忍,领导或者同事并没有像自己期待中那样发生一些变化,于是愤愤不平提出离职或者大吵一架,不知事后如何收场。在亲密关系中忍无可忍爆发一次,对方还是没搞懂,为何这样一件小事会让你如此暴怒?你满腔委屈,为何你就是看不到我的忍受,我的付出?久而久之,你希望通过“忍”的方式留住关系,往往结果却总是事与愿违,关系反而容易分崩离析。你痛心疾首,更可怕的是从此对关系失望。   为什么会压抑甚至觉察不到自己的愤怒?   1、通常选择压抑愤怒的人很想维护关系,内心渴望对方的爱与关注 在咨询中经常会发现当一个人在成长过程中缺少爱,理解和关注,在成年后更加渴望得到爱与关注。 讨好型的人或者我们平常所说的“老好人”更加不容易表达自己的愤怒。他们非常害怕失去关系,但同时又对关系中发生的事情非常敏感,但内心深处的不安全感让他们选择隐忍,即使自己内心已经在滴血,也会想要表现出无所谓的样子。愤怒,在他们看来是会破坏关系的。 2、文化环境或者教育让我们压抑愤怒 其实不止愤怒,很多负面情绪在我们的教育中并不被接纳。经常在路上听到家长对正在发火或者正在哭泣的小朋友说,不许哭,甚至会使用威胁的方式,说:“你再哭我就不要你了。”对应上一条对关系的不安全感,孩子内心其实是很惧怕被抛弃的。试想一个孩子经常听到这样的话,还怎么敢表达,甚至会希望自己永远不要有负面情绪。 听到生气或者哭泣会被抛弃,久而久之这些情绪就变成了自己会被抛弃的危险因素。长大后也很容易被触发内心的不安全。   压抑愤怒真的有用吗?   1、压抑的愤怒真的帮助我们维护了关系吗? 做个推理题吧。真正会发生什么?当你内心产生愤怒的时候其实你的需要没有被满足或者你内心的界限被侵犯。不去表达愤怒就是你在劝说自己放弃自己内心的需求,或者一步一步退让自己的界限。 但如果外界行为还是没有改变你会进一步妥协。但同时你内心的委屈会慢慢增多,人的承受度是有限的,直到有一刻你内心不能够再承受和装下这些情绪,于是也可能一件小事你爆发了。但对方很不解,为什么你发那么大脾气?而我看到很多人是没办法去解释,或者在积压了这么多以后心灰意冷懒得解释。关系反而破裂的更快。 2、愤怒真的一无是处,必须被制止吗? 我曾经在培训中让大家去头脑风暴一些负面情绪的意义,包括愤怒,仔细去想其实愤怒并不是无意义的。愤怒会告诉我们我们在意什么,愤怒也是一种力量,愤怒帮助我们更加认识自己等等。 愤怒的表达方式   我们不喜欢的其实更多的是愤怒的表达方式,但我们其实有更多选择: 1、幽默的表达 在职场中或者亲密关系中,当你觉察到自己有一点生气,并且知道自己为何生气的时候,不妨把表达的方式加工一下告知对方,例如:”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已经在我心里膨胀出了愤怒的小宇宙,小心哦,我也不知道爆发了会怎样。”幽默的表达很多时候不会破坏关系,还会为关系增添色彩。 2、正式的表达 有些时候我们非常生气,这时候需要跟对方的沟通。如何既能表达不满又能保护关系。做到只表达自己的感受,不攻击对方。可以尝试用“我”为开头。“我感觉挺受伤的,可以停止那样做吗?”   而能够做到更好的表达有时候需要内心的强大, 安全和充盈。 也许你可以这样尝试: 1、你能够及时觉察自己的情绪。 昨天在路上看到一个孩子因为喝酸奶洒了出来,妈妈爆发了极大的愤怒。不知道这个妈妈事后会不会内疚,但我想那样大的愤怒不会仅仅因为这一点的小事情,可能之前有很多累积。而能够觉察自己情绪的变化是管理情绪的基础。 2、接纳自己有愤怒 作为人类,负面情绪,愤怒是我们的一部分。而情绪管理不是我们不能够生气和愤怒,而是我们在生气和愤怒的时候如何对待自己的情绪。 3、内心安全 有时候接纳和表达愤怒,需要冲破内心对于被抛弃或者对于伤害他人等的恐惧。当你内心足够安全,你会找到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   也许有的时候说起来很容易,但真的能够做到却非常困难,需要经历很多改变,而心理成长很多时候不仅仅是头脑的学习就足够的,你需要体验,经历然后改变。 但如果你通过自己不能够做到的时候,也许你需要一个人,需要一段纯粹的关系来体验、学习、成长。咨询师正式能够提供这种关系的人。在咨询中你不断的觉察,不断的成长,最终你内心会更加平和和宁静。   吴  静 简单心理认证 点击预约咨询   回答二: 「刘岳」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为什么不敢表达愤怒? 在与人的交往中(职场、亲密关系里等)不敢对他人表达愤怒,生怕别人知道自己生气了。   为什么不敢表达愤怒呢?   请先回答几个问题,看看目前对你来讲具体是怎样的? 问题: 一:当你生气时主要是对谁的?你感受到的是什么? 二:基于你感受到的,如果你表达愤怒,你会对谁表达,怎么表达?是说呢还是做?怎么说?或者怎么做? 三:在你的记忆中,你的重要抚养人怎么表达愤怒?他们表达之后,又发生了什么? 四:如果以刚才想象的方式表达后,那个你对他愤怒的人,你想象中在他心里有什么感觉,他会说些什么?还是会做些什么?   愤怒是人的基本情绪体验,根据不同的程度,包括不满,生气,愤怒,抓狂,暴怒,等等。而愤怒又常常和怨恨等其他情绪感受在一起,如果用词语描述,变得更复杂和微妙,委屈,埋怨,厌恶,鄙视,憎恨,仇恨等等。 “怕别人知道自己生气了”,背后深层的原因是,愤怒和恨这一类的情绪,会唤起人强烈的恐惧和焦虑。 在更广的社会背景来看,我们处在一种希望忽略人类生活的复杂性,深度和黑暗的文化之中,比起快乐、幸福、感恩和爱来讲,愤怒和恨这一类东西,似乎总是让人想把他们推远一些。而过去几十年中国的文化在排斥所有黑暗的东西的趋势上走得更极端。而当前,因为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对于人越来越尊重,心理方面的需求迅猛增长,也就有了今天的问题和讨论,那背后的意思是,       “我本该自由的感受和表达愤怒,但为什么因为怕别人生气就不敢了呢。我要努力让自己去表达。这对我是有益的。”   说到这里,我想对抑郁与愤怒的关系简单说几句。 抑郁表现为兴趣的降低,意志行为减退,自责,甚至自罪等。抑郁程度越高的人,越不能感受和表达对他人的愤怒,而是更多把愤怒指向自己。所以如果可以更自由地感受和表达愤怒,那将对抑郁的人很有帮助。当然,这个事情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容易。   无法表达愤怒的情境可能有哪些? 1. 对我的领导、有竞争关系的同事感觉愤怒,我来这家公司,领导开始答应我的待遇职位都没完全兑现,比我晚来的那个人反而得到多一些。我忍了很久,好多次想和领导摊牌说,你不能完全做到当初答应我的,我就要走了。他如果不答应,我就摔门而去。我到底要不要这样说呢?但又觉得自己也就是想想,要是领导知道我这想法,我还干不干了。 2. 我的领导和同事都剥削和压榨我,对我不尊重,任意指责,我对他们愤怒。我哥哥很自私,我对他也愤怒。我上大学他借钱供我上学,但他只是为了控制我,只是为了利用我。现在他总是想从我这里捞好处。我有个同事给我的感觉和我哥哥很像,以前好像对我好,但其实他只是为了利用我,想把我的项目,该属于我的东西占为己有。现在他原形毕露,我对他愤怒,常想象他出个车祸被撞死。我没力量,争不过他。我心里很有气,碰到出租车司机,饭店服务员常常就忍不住火发泄出来,和他们争吵,骂他们。但我不敢骂领导,骂同事,骂我哥呀。 3. 和丈夫结婚这几十年让我觉得很委屈。举个例子,那次我肚子疼,后来知道是阑尾炎,当时我让他送我去医院,他就看电视球赛,说我吃的东西不干净,喝点儿热水躺会就好了,如果还不好,他看完比赛再陪我去,我那么疼,只是求他带我去,也没对他愤怒,但他就一直看,还冲我瞪眼。这种事情太多了,我就不知道还能有愤怒这回事。这一两年参加心理学的活动,听别人讲的故事,我才开始想,我也应该对他愤怒才对呀。可我从来不会和人吵架,难道我要和他大吵一架?算了,我没这心力,我们各过各的就好。 4. 我对乱发脾气的人特别愤怒。小时候父母总是很激烈地争吵,甚至打架,那时我好怕,不敢劝,就是到厨房去把刀子之类危险的藏起来,然后躲在角落里偷偷看着他们。几个月前因为教育孩子的理念不同,和我公公争执了几句,我婆婆就对我破口大骂,还拿茶杯扔我,我差点没忍住朝她摔东西。忍了,但这几个月压得我胸口透不过气。我要上班,要指望他们帮我看孩子,只能继续忍。 5. 我性格挺好的,朋友们都说我善解人意,爱和我聊天,把烦恼说给我听。但有那么一两个人,她们也不管我是不是有事情,没玩没了的,我又不好意思拒绝她们。我是否该鼓起勇气对她们表达不满呢?   以上的例子中,只有最后一个因为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即使表达也不会带来现实的非常有影响的后果。而其他,现实层面确实有困难存在,直接表达愤怒,尤其是发泄愤怒的方式,会给他/她带来更多有压力的情形。   可以如何改变呢?   发泄愤怒并没有益处,尤其有害的是直接行动的方式发泄愤怒,会对你的人际关系造成更大的困难。 表达愤怒呢,这个我们理性地看,如果你感受到愤怒后,可以反思是什么让自己愤怒,理解了愤怒背后自己的需要,更有效的处理方式是你直接表达需要,明确说明你的界限等等,这样在现实层面有更好的效果。 最有帮助的是首先感受愤怒,然后理解愤怒。感受是指你可以真切地体验到。如果无法自己做到这一点,可以来到心理咨询中寻求帮助。 从精神分析的视角来看愤怒,它代表攻击性,在精神分析心理治疗理论中占据核心位置,对攻击性的修通,是精神分析心理治疗的核心工作。 当来访者进入一段咨询关系后,那些来访者所熟悉的互动模式会在这个咨询中,在和咨询师的关系中呈现。我所理解的咨询师的工作,当来访者对咨询师谈到自己对父母,对配偶,对身边人的怨恨、愤怒的时候,这时来访者不仅在谈和那个人的关系,也在谈和咨询师的关系。 如果咨询师可以让来访者在咨询关系中安全地感受愤怒,表达愤怒,而不是和来访者在一起去指责那个让来访者愤怒的人,并将逐步深入的理解,有建设性地在现实生活中应用,这对来访者非常有益。也就是说,如果来访者可以自由的感受和表达对咨询师的怨恨和愤怒,同时这个关系可以继续下去,在这样的攻击中存活下来,这是有效地帮助来访者修通攻击性的心理咨询工作。   刘  岳 简单心理认证   点击预约咨询  

31847 阅读

与人共处:合适的温度

人际交往中,我们都期待可以被温暖的对待,但实际上,每个人对温暖的感受和耐受是非常不同的。 比如一个在热闹的大家庭中长大的人,有可能他习惯的温度是高温的、热情的,人与人之间充满了彼此关怀和照顾,甚至是彼此的边界会因照顾而被模糊的; 而一个在人际疏离的环境中长大的孩子,他可能更习惯的方式是各自照顾自己,甚至在某些时候,他可以不被别人看到,只是窝在自己的空间中,享受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对于习惯于热闹的人,他可能无法忍受独处的寂寞,对于习惯于孤独的人,他又可能会恐惧于人前的展露自己。 如果这两种不同类型的人相遇时, 有可能会发生什么呢? 有可能被相互吸引,因为他们可以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与自己不同的东西,那就像是自己身上失去的部分,他们可以从对方身上找回它;也有可能会彼此厌烦,因为对方身上的这些东西,他们自己太不熟悉了,不熟悉就会让他们感觉嫉妒、失控或者无法应对,所以他们也想逃离开那么不舒服的体验。于是,冲突就这样发生了,既羡慕,想走近和拥有,又恐惧,想逃离和拒绝。 人生的痛苦,大多是来自这样的冲突性体验。 如果我们在生活中,遇上这样对温度的期待完全不同的人,又该如何与之相处呢? 首先我们要知道,每个人的成长经历不同,对世界的理解不同,所以,他可能与人相处的方式与我们完全不一样,不一样不代表是错的。只有当我们意识到这件事时,我们才有更多的心理空间去接纳别人的想法、做法是与我们不一样的。这是非常重要的,很多父母与孩子之间的冲突就来源于,他们无法允许彼此成为他们自己原本的样子,当试图让对方变得与自己一样时,失望与冲突就产生了。 当我们有能力允许对方与我们不一样的时候,我们就要做接下来的第二件事,去理解对方的期待和需要是什么。我们之所以要去适应对方,而不是要求对方适应我们,是因为我们去改变别人实在是太困难了,所以,如果我们想与别人建立关系,想去表达对对方的关心和爱护时,我们就需要试着去理解和适应对方,而不是让他们顺应我们。我们去理解对方的方式,可以是去询问,也可以来自我们在与对方接触过程中的感受,还可以是来自经验的积累。只要我们可以抱着尊重和接纳的态度去与对方接触,我们就有机会搞明白他的需要。 当我们理解了对方的需要之后,最考验我们的部分就开始了:我该以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温度,与对方相处?对于在不同温度中长大的人,他对于温暖的体验会有非常多的不同,应对的方式也会有非常多的不同。 对于喜欢高温的人,稍微的远离都可能被他感受为被忽略;对于习惯于低温的人,温度稍高就会吓到他。 比如对于一个从小在忽略和冷漠中长大的人,如果一下子得到太多的热情,那是会吓坏他的,因为他从来不知道这么高的的温度应该怎么适应。他可能会害怕被烫伤,如果他内心有一座冰山的话,也许温暖他的温度可能是1度、2度的水,只要可以让他慢慢融化就可以了;当然,他也可能对这个温度并不满意,他可能会抱怨别人得到的温度为什么是60度、70度?但是,如果真的给他这个温度的时候,他可能会先快快的逃跑掉了。 所以,给别人温暖,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你真的爱他,就需要承受他的种种抱怨,而你自己可以坚定的温暖他,并不因他的抱怨而愤怒,也不因为了缓解自己的压力而照着他的话去改变自己坚定的态度,他就可能在你的坚持中慢慢融化心中的冰。如果你能持续给一个心有冰山的人持续2度的支持,早晚有一天,那冰山可以化做水。但是如果你不得不给了他60度的滚烫,他迅速融化的冰水可能会马上浇灭那些温度,并因为害怕而拒绝再度接触60度,此时对于他,热情远不如温吞水来得安全。 这就是为什么有时候当我们努力去善待一个人的时候,我们收到的却是一波又一波的愤怒。我们可能会觉得他不知好歹,可能会反过来对他有更强烈的愤怒。 可是,如果你了解温暖对他来讲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你就可以知道,他的愤怒很可能并不是因为我们做错了什么,而是他太害怕他得到的这些太不真实,太容易失去了。所以,我们走近他的努力,会被他感知为“一大波危险正在靠近”,他的不可理喻,其实只是他的手足无措罢了。 而另外一部分人,同样可能是因为成长中情感的缺失,他们却发展出了完全相反的人际模式,他们需要的温度不是60度,而是100度。100度,那是会将人瞬间烫伤的,他们在成长过程中的痛苦体验似乎已经让自己的情感系统变得麻木,他们只有让自己身处这样的“水深火热”中,才能刺激自己的感受器官,才能感受到自己与他人之间存在着某种关系,否则,他们就会将对方感受为完全忽略自己,会痛苦,会愤怒,会试图不断抓到对方不撒手。 面对他们,持续100度是不可能的,任谁也做不到如此,或者说再痴迷的恋情,也不可能长年累月的处在癫狂状态。但是,如果爱他,持续给予他40度的温度,既高于体温,可以感受到温暖,又不至于有太大的压力,我们还是可以做到的。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持续、稳定的给予40度,那是帮助他习惯与适应这个温度的过程,也是帮助他重建他的内部感知,让他终于明白40度温暖的安全与100度滚烫的危险的过程。 所以,我们爱一个人,也是考验我们的耐心的过程,不管是对恋人、亲人,还是朋友、子女,持续稳定的爱,都是最大的财富。 除了上面谈到的这样一些极端的情况,我们生活中,大部分人是具有健康的调节适应能力的。当我们与他们相处时,并不是由我们单方面做出调整,他们也会努力适应我们的温度,通常他们也会在一个温暖舒服的温度中与我们相处,这个舒服的温度是既有亲密,但不会密到100度;也会有距离,但不会远到0度。 这个舒服的温度大概是适应我们体温的,可以让我们感觉温暖,但不会烫伤或冻伤我们,这个舒服的温度就是:相互尊重、相互体谅、相互接纳,在努力理解对方的基础上,给予对方充分的表达空间,并在尊重自己和对方的前提下,共同找到双方都能获得得满足的可能。

29281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