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出轨劈腿,如何写出周扬青式“稳准狠”的分手信

  实在没想到,在4.23世界读书日这天,我不仅一页正经书没看,反而读了一整天罗志祥的劈腿人生,顺便还把时间管理和黑眼圈防治提上了人生的重要日程。   说说罗志祥劈腿约炮“多人运动”这个瓜吧。其实我觉得大家如今都是吃惯了大瓜的成年人,对娱乐圈这类事已经见瓜不瓜了。   一定要聊点什么的话,周扬青是挺飒的。     先摆出正反两面事实,认可并感谢美好的过往,然后清晰地列举罗志祥种种劣行。不过度宣泄负面情绪,不博取多余的同情,态度明确,情感分明,立场坚定,差点让我忘了这是一个爱情长跑9年、突然发现自己一直都被欺骗被劈腿的女性。   真是相当理智且克制了。   我们无从推测周扬青在罗志祥事件中经历过怎样的难过和挣扎,但创伤后的自我修复过程,想必是少不了痛苦的。   绝大多数女孩在面对背叛和欺骗时,都难以做到周扬青式的干脆利落,反而情绪崩溃梨花带雨的女孩子大有人在。今天老话重提,聊聊(万一你或你朋友)遭遇被劈腿出轨的情况,如何才能潇洒优雅地走出来。     01 遭遇背叛出轨的人们,会经历什么   人们都说爱一个人是既有了铠甲,又同时有了软肋。那么出轨,就是软肋扎心。   当你选择相信一个人,进入一段亲密关系,便相当于把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给对方,在无形之中让渡了自己的许多权利。其中最核心的就是:赋予了对方伤害我们的权利。   这无疑是有风险的。但由于我们信任对方不会这样做,所以会愿意将自己的脆弱、利益统统交付到对方手上。   这种信任的产生像是在心里长出一棵盘根错杂的树。由此,当我们投注在别人身上善意的信任被践踏时,往往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试着平复,这就是背叛创伤——   对于大多数遭遇伴侣背叛的人而言,最深的伤害并不来自于婚外性行为或外遇事件本身。最让人受伤的是:投注在最近亲的人身上的信任和信念被撕碎了。     2006 年的一项研究发现,意外发现爱人不忠的女性会出现与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特点类似的急性应激症状。而不止是应激症状,在实际工作中,心理咨询师和相关的研究者也发现“被背叛”对一个人会产生的长期的创伤和影响。   事实上,如果被背叛一方以为自己所投入的是一段健康、有所依恋的关系,那么出其不意的背叛的伤害是极大的。   在亲密关系中,因遭遇背叛而出现的典型行为有下面几个方面:   情绪不稳定:反复出现哭泣、从愤怒到悲伤到充满希望三者间的来回转换;   敏感易变:不断地搜集不相关的事件来证明对方会再次背叛我,容易被一丁点可能的有关背叛的线索诱发进入焦虑、愤怒或恐惧状态;譬如伴侣晚归,快速关电脑,或者「盯着」一个有吸引力的异性太长时间等等;   出现后遗症:失眠,噩梦,注意力不集中;孤僻;逃避思考和讨论创伤(这也是创伤后的常见反应);   出现强迫行为:如强迫性消费、进食、锻炼……   出轨这件事,客观上有没有过去并不重要。欺骗只要开始,遭遇背叛的人就能在各种能反映自己痛苦遭遇的情境中唤起种种反应。除非等到数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后,要么两人之间的信任已经重建好,要么两人断绝关联。不然,遭遇背叛的人依然可能在各种情况中产生不信任、愤怒、丧失等种种情绪反应。   你会“反刍愤怒”——愤怒是被伤害之后正常产生的愤怒情绪,人们通常有一种反刍(anger rumination)的思维方式,即对于痛苦的细节反复回忆,仔细咀嚼。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Ta怎么能这样对我!?”     这种强迫性思考会给受到伤害的人带来一些控制感,人们会以为自己已经完全知晓了整个情况,但其实,对于愤怒的反刍带来的会是更多的痛苦。   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控制不住的想,越想越生气。   你会为被伤害感到侮辱和不甘——被背叛不仅是一种伤害,还是一种侮辱。你的判断、直觉、能力,统统被证明是错误的。最重要的是,这份痛苦和丧失并不是来自随随便便什么人,而是来自自以为最信任,最靠得住的那个人。   你分享了自己最私密的部分的对方——突然之间,你发现自己居然并不熟悉ta。ta承载着你最深刻的情绪和最坚实的意义,但是一切都在谎言、操纵和对你的不在意中戛然而止,并且将你的情绪世界整个地撕碎。   这一切,无疑都是痛苦,且无法忍受的。     02 如何修复创伤?   对于遭受背叛的一方而言,当你遭遇了情感冲击,如果不断追究细节,甚至企图惩罚、报复伴侣,只会对自己和关系造成更深的伤害。   如果想要达到周扬青般的状态,更关键在于你要知道如何重塑自我,重新找回健康的情绪和生活方式。   我们需要充分消化自己的悲伤,重拾自尊和自信,重新建立起对他人、对关系的信任。   《亲密关系》中为遭受背叛的人提供了三个建议: 1. 勇敢地正视背叛,而不否认它的存在;   2. 以积极的眼光重新解释背叛,并把它作为促进个人成长的动力;   3. 依靠朋友,寻求支持(Ferguson-Issac et al. , 1999)。   如果你身边有这样遭受背叛、遭受欺骗的倒霉蛋,下面也有几个能够帮助到他们的方法:   帮助他们停止指责自己。和许多社会现象一样,在婚姻里也会有「谴责受害者」的现象出现,认为一定是受害一方做了什么才会遭遇背叛。这也会引得受害者自责,「我一定做了什么让TA背叛我」,「我是不是太蠢了」,「我一定是太天真了。」   停止不间断的幻想。遭遇背叛的一方会不断地出现强迫性的行为或者思考(这一状态也出现在 PTSD 的症状中):比如反复地、无法停止地回想过去的细节——这时候要告诉TA,停下来。   当人们遭遇情绪困扰的时候,经常会不断地回溯细节。这的确会给人带来一些控制感,但同样会带给你「如果我自己以前做得更好,那么也可以改变TA」的假想。但事实并非如此,对方的思考和行为,你无法改变。     帮助他们清晰地界定什么是伤害自己感情的行为。想清楚自己的「底线」,如果有可能的话,和对方沟通达成共识,这是我们唯一能够做到的。   给他们时间和空间来缅怀和哀悼那些在创伤中失去的。毫无疑问,被背叛的经历会偷走我们心里的纯真、信仰甚至梦想。这是最难的部分。我们甚至还需要重新建构对他人的信任,重新尝试交流。这个过程中,给自己多一点耐心。   重建自我和自信。很多时候,我们会用生活中得到的爱来衡量自己的价值。但当我们将自己的价值系在工作、财富或者任何外在之物上时,我们越容易感受到自己没有价值感。然而,就像任何逆境能够带给一个人的那样,这个过程中,人们可能会从自己从不敢料想的困境中中治愈,会终于接受那些已失去的,会发现周围朋友、家人那些曾被你忽略的关爱和价值,会更看清自己,更懂得如何与自己相处。   其实不止在爱情之中,在任何亲密的关系里面,人们都有可能遭遇或轻或重的“背叛”。   在这些时刻中,最最重要的不是他们决定是否继续在一起/延续重要的关系(即便是匪夷所思的伤害,仍然有一些人在此之后选择继续信任,这是他们为自己的决定),而是在经历过丧失与创伤之后,他们如何看待世界、看待他人、看待自己,如何继续生活和成长。   虽然说了这么多,但还是希望你用不上。   愿命运永远不会给你实战的机会!

2279 阅读

什么是心理健康——打开你内心的黑匣子

  今天想聊聊什么是心理健康这回事。   一、什么是心理健康   首先想澄清两点, 第一,心理健康不是天天开心没烦恼,那是神仙不是人。 其次,心理健康也不是所谓的正能量,正能量是一种具有适应性的心态,但单纯的正能量不能代表心理健康。   当然,对心理健康可以有千百种解释,没有一种绝对正确。这里我想给出的定义是: 心理健康是拥有 “灵活有弹性”的心理能力,能够帮助自己更加真实而完整的生活。   也许你会问什么是“灵活有弹性”,我们稍后回答这个问题,先来看看什么是心理不健康。 如果用一个连续谱系来表示心理健康程度,最健康的一端是“灵活有弹性”,那最不健康的一端就是“病理性僵化”。   举两个例子来说明。 有个叫小A的人,不论别人和他说什么,他的反应永远是右手高举,左手叉腰,大喊三声“祖国万岁”。这就是最极端的僵化,用一种方式应对所有情况,导致小A完全无法和人交往,不能正常工作和生活。 另一人小B,他每次回家前必须站在楼下数窗户,整栋楼一共是362扇窗,数对了才可以回家,数错了就要重新开始,所以他往往站在自己家楼下一两个小时也不能回家。这是一种强迫行为,明显带有一定僵化的特点,但小B除了数窗户这件事,其他时候可以正常生活,所以他的僵化程度要远低于小A。   也许你会想,这些人都是有病吧,我又不会这样。 但顺着这个连续谱系从不健康的一端继续往健康的一端移动,你也许会发现自己处在中间的某个点上,在一些情境下也存在一些僵化不灵活的想法或行为。 比如有严重拖延症,越要紧的工作越无限拖延; 比如平时小考都表现良好,一到大考就发挥失常掉链子; 比如和某一类特定的人相处时,总是想尽办法回避; 比如每次开车被加塞,都会火冒三丈,虽然明知没必要。   可见,“灵活有弹性”的心理状态是指可以根据不同的情景去选择不同的应对策略,在同一情境下也拥有做出不同选择的可能性。 因此,灵活有弹性的心理状态能够帮助你把生活从“单选题”变为“多选题”,就像一个多支线游戏,增加了无数种可能性,可以更丰富的去经历和体验人生。   二、如何做到“灵活有弹性”   我们先看看一个功能健全的心灵是如何运作的,当有一个外在刺激产生时,人从接受刺激到做出行动,通常要经过这样几个步骤。     能够做到以上四步,那恭喜你,拥有了一副“心灵有弹性”的心理机制。 这四个步骤中,比较容易意识和观察到的是后两个步骤“认知和行动”,而前两步“觉察和容纳”往往在不知不觉中运作,可以称之为“内心的黑匣子”。 如果无法看到黑匣子里的东西,我们连自己内在是怎么了都没搞清,就去盲目应对和行动,“灵活有弹性”或“多选题”就成了一种奢望。   最容易出问题的往往是“容纳”这一步。容纳失败就会出现“情绪爆表”,成为扼杀灵活性的罪魁祸首。 只要情绪还在可容纳可感知的范围内,我们就有时间慢慢去觉察去反思。可是一旦爆表,我们为了急于应对那些不舒服的感觉,不得不采用一些自动化的惯用策略,而且这些都在潜意识层面操作,也就是“你并不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结果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三、缺乏灵活性的常见策略   现实中大家应对情绪爆表的策略,往往可以分为两大类“热锅蚂蚁类”和“埋头鸵鸟类”,我们可以举个列子来看。   假设有这样一个事件: 有一对夫妻,老公M是一位跨国企业高管,事业非常成功,老婆X是一位普通的家庭主妇。 一天M去上班却不小心把手机落在家里,X发现后正要想办法通知M,这时看到屏幕上闪烁一条新微信提醒: “亲爱的,我到了,老地方,301房间。”   如果X是热锅蚂蚁型 她可能瞬间就被错愕、猜疑、嫉妒、愤怒、伤心等多种情绪搞到彻底爆表,然后脑海中出现无数想法: “他果然就是有事”…“还不是嫌弃我年纪大了”…“我当时就应该坚决去做拉皮,脸上没那么多褶子,就不会这样”…“为什么我当时要选他,那个初恋要是成了,普普通通做个寻常夫妻不是挺好”…“他怎么能这么对我呢,我为这个家为了孩子付出了多少,自己的事业都放弃了”…“我要报复,我要去他们公司闹,搞得他身败名裂”…“还得告诉他全家,让他们都看清楚他是个什么东西”…“他们家会不会合起来对付我,不行,我得去转移财产,先给自己留好后路”……………… 在这些想法的驱使下,X可能在一天时间内去银行转移财产,再去M的公司大闹一场,然后打电话找自己的公婆哭诉。 不论M出轨这件事究竟是真是假,X已然闹成了“一场出轨引发的血案”。 所以热锅蚂蚁型在情绪爆表时往往会反应过度,每天活得跟唱大戏一样,搞得自己和身边人都很崩溃。   如果X是埋头鸵鸟型 她可能有两类反应: 第一种,“我老公没出轨,这微信发错人了。”——这是否认,直接从意识层面否认事实。 第二种,“我老公大概是出轨了,但我好像没什么感觉,不想它就没事了。”——这是隔离/压抑,意识层面能承认事实,但回避情绪情感体验。 基于这种心态,X可能在事实层面不会做什么,也不会直接和M沟通,但可能在其他方面越看M越不顺眼,找茬挑刺吵架之类的。 埋头鸵鸟型虽然看起来遇事冷静,不会搞出什么大乱子,但因为他们真正的情绪情感并没有得到处理,早晚会通过其他出口冒出来。比如容易出现躯体化症状,有些莫名其妙的情绪爆发,或者其他奇奇怪怪的现象。     最后想对你说, 想要拥有“灵活有弹性”的健康心理状态,让人生成为一场多选择多线程的精彩旅行,首先要打开内心的黑匣子,看清真相,才能合理的选择。 尝试从现在开始,拒绝“盲眼生活”,觉察每一刻自己身上正在发生的事情,去感受去体会,扩大心的容量。

5520 阅读

让家不再成为牢笼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家庭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每个家庭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家,让我们感到安全,归属和被需要;但家有时候也会让人彷徨、无措和窒息;有时候家的故事并没有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有时候我们不知不觉走进了自己设下的陷阱,也许过了许多年之后你发现,原来自己和自己的父母如出一辙的相似,尽管在多年以前自己笃定的认为自己和父母是不同的。当爱变成了一种诱饵,而把人禁锢在家的牢笼当中的时候,我们很难发展真实的自己,很难成为真实的自己。   一、重新认识家庭:理解家庭规则对我们的影响   二、爱的牢笼阻碍个体的发展      1.没有当过小孩的人,无法成为成熟的个体    2.被父母帮助的小孩,无法成为成熟的个体   三、走出牢笼,走进家中,成为真实的自己

12464 参与

人为什么要【作】,如何理解【作】这种行为?

来访提问:人为什么要「作」,如何理解「作」这种行为? 咨询师回答:看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就被它吸引过来了。问我为什么?因为我曾经(或者当下)也是“【作】家”中人。所以,我会站在自己的角度,尝试回答这个问题。   1.  什么是“作”,具体表现是什么? 在决定回答的第一时间,我就尝试回忆自己曾经比较“作”的具体事件——我猜想“被作”的人是否感受更加深刻?毕竟我们“作”家也不是时刻知道自己在“作”嘛!因此,我寻求了场外援助(咳咳,这或许也是在“作”?),见下图:   旺盛的求生欲啊有没有?所以,求助外援以失败告终。然后,我就百度了“作”。剔除与本文无关的解释后——“喜欢‘作’的女人(high-maintenance woman/高保养需求的的女人),他们不安于平凡平淡的生活,通过“作”来渴望别人的关爱,最突出的表现是爱跟亲密的人无端闹别扭,不过“作”过头就被认为是无理取闹,难以伺候的表现。” 在以上解释的基础上,我想补充一下自己对“作”的看法:“作”更多地被看作是一种行为,并且是一种有负面倾向的行为。也就是说,“作”既是动词,也可做形容词。“作”,似乎更多地指向女性,可我觉得“作”本身应该是没有性别差异的。之所以在女性身上更明显,可能是因为重男轻女的文化影响,也可能是因为男性的外在行为不明显(也是文化影响),对此不再赘述。 接着,我就观看了腾讯视频,见以下链接: http://yoo.qq.com/m/video.html?id=z035654nv4f&hgptag=txvideo12&first=1&vuid24=TcMM%2FO17cVbzZ1qekPseYg%3D%3D http://yoo.qq.com/m/video.html?id=h0502d6bzuh&hgptag=txvideo12&first=1&vuid24=TcMM%2FO17cVbzZ1qekPseYg%3D%3D 嗯嗯,视频中的“作”,我似乎、好像、大概都有(过)。接下来,就是我对自己作为一个“作”家暴力分析的部分了:我为什么要做“作”,如何理解“作”的行为。我是依照我自己的觉察和体验到的顺序来分析的。   2. “作”的过程 2.1 我说:我们分手吧!——最开始,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很“作” 我为什么要分手?因为看到你和别的女生亲近,因为你丢失了我送你的东西,因为你没有第一时间回复信息,因为……我感觉你不喜欢我,我很难过,所以分手。(可能在关系建立初期) 2.2 我说:我们分手吧!——我在“作”的意识边缘摸索 我为什么分手?因为看到你和别的女生亲近,因为你丢失了我送你的东西,因为你没有第一时间回复信息,因为……我生气。 我为什么生气?因为我不确定你亲近别的女生是不是因为你喜欢她;你丢了我送的东西是不是因为你不重视它;你不回我信息是不是你不想回……我疑惑、烦躁和焦虑。 我为什么疑惑、烦躁和焦虑?因为如果你喜欢她=你不爱我;如果你不重视我送的东西=你不爱我;如果你不想回我信息=你不爱我甚至讨厌我……我伤心和难过。 这个时候,分手不是目的。分手只是一种我的表达方式和手段。我想让你看到我的生气、伤心、难过和担心,以及它们的程度。除此之外,我也在表达我的期待,我期待你的一举一动都是爱我的表现,并期待那些我不喜欢的行为消失不见。同时,你的反应也会解答我的疑惑:如果你拒绝并挽留我,说明你是爱我的;你不拒绝,原来你真的不爱我。(可能经常出现在关系建立中期) 2.3 我说:我们分手吧!——我意识到我在“作”,可是我没有办法 我为什么分手?我知道你只是绅士地给别人开一下门,而我也很喜欢你这样的绅士风度;我知道你丢了我送的东西,真的是不小心而为之,并且你也心痛不已;我知道你没有及时回复我的信息,是因为你真的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即使我都知道,我还是会难过和惴惴不安……因为虽然你现在是爱我的,你会永远爱我吗?你能避开所有的诱惑,只爱我吗?或者说,从本质上来说,我是值得被爱的吗? 是啊,我自己都不爱自己,怎么会有人真的爱我!或者说,怎么会有人爱真的那个我……所以,明知总有一天你会离我而去,不如……这个时候,我“作”是尝试着让你看到真的那个我,了解真的那个我——那个我自己都不爱的我。所以,你还爱吗?(可能出现在关系建立瓶颈期)   3. “作”的原因分析 以下,我尝试从理论角度乱七八糟解释一下自己的“作”。如果把“作”作为一种行为来理解,需要考虑诸如环境(诱因)、认知和情绪、需要和动机等内外部因素。所以,总体来说:人的行为是人的内在因素和外在环境相互作用的结果。 3.1 环境(诱因) 环境(诱因)——和其他女生接触,丢了我送的东西,没有及时回复信息——是“作”的直接原因,是导火索,是“作”产生的外部条件。(这一部分其实有很多可以讨论的地方,但重点讨论这个似乎不切题意。所以免。) 3.2 认知和情绪 首先,个体在受诱因刺激时,会产生一系列认知和情绪活动。“你和异性接触——你喜欢她=你不喜欢我——伤心和难过”。通过行为,可以表达自己的情绪;通过行为的结果可以验证认知——“你不爱我”——的准确性。 其次,认知失调。个体对于自我本质的认知是“不值得被爱的”,且不管怎样努力,都不可能改变“自己本质上不值得被爱”(习得性无助)。而两个人关系的建立(有人爱我)动摇了个体对自己的已有认知,并造成了个体的认知失调。个体通过“作”可以应对这种认知失调。 最后,个人观点。我认为人的本质焦虑是源于对未知的不确定或者不稳定(而不是存在主义的死亡、自由、孤独和无意义)。因此,当个体无法明确自己是被爱的还是不被爱的时候是最痛苦的,也是最焦虑的。而通过“作”的结果(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可以使个体有确定或者稳定感,也就是“作”可以用来应对这种不确定或者不稳定带来的焦虑。 3.3 需要和动机 需要和动机被认为是行为的主要内部原因。马斯洛说人有爱和被爱的需要。所以我赞同其他答者所说的“‘作’是想证明自己是值得无条件被爱的”,个体“被爱的需要”是“作”这种行为背后动机的主要来源。也就是说,“作”是个体想要用来满足自身需要的具体行为方式。但很多时候,“作”不仅无法满足需要,反而会事与愿违。     4.  明知会“作死”,为何还在不停“作”?   阿特金森的研究表示:个体在追求成功时会同时追求成功和避免失败。行为成功率越低,成就感体验越强 ;行为失败率越高,挫败感体验也越弱;成功率+失败率=1。   依旧以我举例。有一段时间,我意识到是我自己“作”,我也真的担心自己会“作死”,但无法克制。你要知道:我说分手的目的不是分手本身,而是为了让对方知道我的情绪,让对方拒绝并竭尽挽留(很多时候是无意识状态下的,不是故意为之),从而证明我是被爱的。与此同时,在我的内心里我认为那么“作”和差劲的我,对方90%(或者更多)会真的和我分手,但我还是抱有10%(或者更少)的期待对方会拒绝并挽留我。所以,当对方拒绝和挽留我时,我会有极大的满足感(你看,我那么“作”,他还没有离开我,对我依旧很好,说明他是真的喜欢我);当对方接受分手时,我在表面也不会有挫败感,同时也验证了我内心对自己的认知:遇到那么“作”的人,谁会不离开呢?   5.  如何应对?    5.1 如果你是“作”的人   如果正在“作”的你也很痛苦和无助,并且非常想应对自己的“作”,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不要怕,你永远不是一个人!)   首先,了解、理解并接纳你的“作”。你可以尝试着不带评判的去思考自己的“作”。“不评判”这一点很重要,但估计也很困难,因为当我意识到自己“作”的时候,我真的非常内疚和自责。你可以尝试多问自己几个“为什么”,目的在于寻找自己“作”的原因及其形成的过程(请慎重,因为这个过程可能会很痛苦)。   然后,了解了自己的“作”后,你会看清自己真实的需要。接着,你可以在安全的关系中尝试直接表达自己的需要,尽量别把需要进行包装后再展示。可能对于我们来说,建立真正安全的关系本身就很困难了。但是,相信我,如此继续“作”,也不会有更好的结果。 最后,需要的话,可以寻求专业帮助。   5.2 如果你是被“作”的人   不管是“作”还是“被作”,在这种关系中,可能两个人都不会好过。被“作”的人可以怎么做,我觉得首先也要考虑被“作”的人自己的需要。 首先,了解自己的需要和动机。在这种关系中,被“作”的人可能会感觉很委屈和无力,也承受了极大的痛苦。所以,在应对之前,可能也需要先考虑一下自己的真实需要,以及你想应对的动机。 在了解了自己的需要后,依旧想要维持关系,可尽量避免导火索的出现(我总感觉这里有白眼)。尝试深入了解、理解和接纳对方然后协助对方去了解、理解和接纳自己(在对方愿意的前提下)。在这个基础上,才有可能产生变化;或者,就在了解、理解和接纳过程中,变化已经产生了! 结语:想要说清楚这个问题,怕是用一本书也不够。所以,如果可以,细节部分大家就一起讨论吧!效果可能会更好。以上只是我的个人认知。如果你也在这种“作”和被“作”的关系中,事实真相还需要自己去探索和发现,毕竟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相对困难且变化缓慢的过程,但关系中的双方共同努力远比单打独斗要容易得多!加油~  

4905 阅读

为什么我们的关系中有了第三者

因为外遇而来做夫妻咨询的来访者中,基本上受伤的一方会说,“这么多年的感情了,我是那么的信任他,信任他一定不会做背叛我的事,因为他忙,我还会去为他着想,体贴他,结果呢?他和别人好了这么久,还是被我查出来的。” 这份痛不仅仅是因为外遇方背叛了另一方,而是“在我为你付出的时候,你没看到我的好,不仅没在乎我的付出,你还爱上了别人。” 这份痛还承载了对受害方在感情中的否定。因为这份被完全的否定,受害方一方面很生气,一方面又进入了一个自我否定的情绪中。 “为什么我们的关系中发生了外遇这样的事情,我到底哪里没做好?” 这个问题是受害方一直在问自己以及对方的问题。 今天我想探讨外遇,为什么感情中会发生外遇这样的事情。   外遇是痛苦的,也是不应该有的。 外遇可以非常简单的毁坏一段十年,二十年经营起来的感情。外遇也是导致离婚的首要因素。 外遇在中国文化是件可耻的事情,大家不愿说,我们很少真正的了解外遇的本质。可是这件可耻的事情却是件很常见的事情。 在我的夫妻咨询中,80%以上的案子是因为外遇。外遇当然有不一样形式的,有些人是因为身体的出轨(性),有些人是因为纯感情的出轨(对第三方有感情),不管什么样的外遇形式,对被外遇方的伤害很大,且双方多很痛苦。 外遇的一方也知道不应该去做,那为什么还是发生了。外遇发生的原因有很多种,我想回答给那些在否定自我的外遇受害者说,你想知道的为什么我们的关系中有了第三者,或许和你没有关系。 或许和你们的关系有关,所以那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还有一种情况可能是你的伴侣遇到了自身的困难,不知道如何解决,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1. 我们的关系出问题了 因为关系中缺少情感的连接,这是最常见的一种外遇的形式。 因为彼此在感情关系里不开心,通过外遇的方式找到了感情的寄托。 对于有些人,特别是在关系中想要情感连接的人,他们的外遇一方往往是可以提供情感支持和情感连接的。 外遇的一方给了出轨的一方情感的支持,而这真好是在自己的婚姻中缺少的。 对于在感情中没有安全感的,比较焦虑的人,很容易在关系不好的时候,找到第三方给自己一些安慰和安抚。 2. 幸福的婚姻,为什么其中的一方还是出轨了。 我记得简单心理问答中,曾经有个50来岁的人问,“我很爱我的老婆,我的家庭很幸福,但是我发现我爱上了别人。” 这是很真实的事,有一部分的人出轨跟自己的另一半没有关系,更多的是与自己有关系。如果感情是好的,那需要去探索的是“外遇满足了我的什么?” 有些人根本是不想和自己的爱人分开,或者去破坏自己的家庭,但是外遇给他们带来了一种东西,是TA在寻找的。 有些人说“家给了我稳定,我需要,但是我的外遇给了我刺激,有一种冒险”。外遇的对象可能是与自己的另一半完全相反的,只是想去满足一下这样子的刺激。外遇本身就是刺激和冒险。   下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现在这个需求(刺激)对你而言这么重要,愿意去冒这么大风险去得到。” 很多人会说,“我一直是一个乖乖男\女,一直听从别人去做对的事情,我发现外遇的身上有吸引我的地方,TA敢于做自己,敢于去叛逆。” 外遇提供了外遇方一个机会,去发现那个被藏着的自己。 冒险和刺激本身是生命的活力。只是通过外遇的方式找到了那个被隐藏的自己,伤害到了对方和自己的感情,这个代价太大了。 所以在做咨询的时候,我往往会鼓励伴侣和夫妻在自己的婚姻里去找刺激,去一起探索那个被藏着的自己,在关系中去释放出来,比如用性中的ROLE PLAY。 3. 性关系不和谐 一部分的人也会因为二个人的性关系不和谐,而去找第三方。而这个第三方,更多是不带感情的,很大一部分是性工作者。这里非常大的一部分出现外遇的是男性。有些女生会不明白,“我明明在,为什么他不和我发生关系,而要去找别人”。 因为这部分人害怕太深的情感连接,和自己的爱人发生性太有压力,所以会回避自己的爱人。但是与不认识的人,他们会比较好的敢尝试性,因为他们是不需要在情感层面去照顾那个第三方的。   他可以尝试自己如何想做的性,不用担心对方会拒绝。这些人对情感是回避的,害怕和伴侣太近。 每一种发生的外遇多在满足一种需求,这个需求可以是情感层面的,也可是是自我的探索,也可以是在满足自己的性需求和不敢和自己的伴侣靠得太近。 如果你发生了外遇,我会鼓励你去思考,我的外遇满足了我的什么。 如果你的关系中有外遇,我很抱歉发生在了你的身上。我知道它有多痛。很多人会认为时间可以治愈这种痛,的确你的痛会因为时间好很多。 在我咨询的夫妻关系中,我发现如果不去修复外遇带来的伤害和信任问题,其实这会在心里留下疤,提醒着你自己要小心。你们的关系也会因为这个不是100%安全的。     外遇问题往往是超过了夫妻和伴侣自己可以去解决的层面,如果你想修复外遇给你们带来的伤害,希望你们的关系还可以好好的走下去,我真心推荐你们找个好的夫妻咨询师,10来次20来次的咨询会让你不那么痛,也会让你们的关系更好的走下去。 我希望你可以好好的照顾自己的情绪,可以找到帮助你们关系的途径。  

5503 阅读

恋爱是个什么鬼?

在我的心理咨询工作中,经常会遇到因为恋爱问题前来咨询的来访者,有的是始于暗恋又终于黯恋,有的是始于蜜恋又终于腻恋,还有的是始于相恋又终于再恋,我总结为三大主要困惑“怎么开始恋爱?”“怎么维持恋爱?”“怎么结束恋爱?” 下面,我就结合临床上遇到的个案来具体谈谈这些问题并提出一些分析和建议,鉴于咨询伦理,所有可识别来访者的个人信息均已做相应处理。 一、始于暗恋,终于黯恋——一个人的恋爱 某来访者在咨询中告诉我,在开学之初,他邂逅了一位令其心动的女生,有颜值有能力,感觉她就是自己想要守护一生的人。每次路上与该女生擦身而过的时候,就会心跳加速,不敢正眼瞧对方;每次上课前想到会见到这位女生,就觉得一整天心情都格外灿烂。因为她的出现,自己开始关注穿衣戴帽,关注言谈举止,关注课堂上的表现。 我不由得为他的用情至深而感动,又不禁好奇的问:“你的困惑是什么?” 他皱了皱眉,一脸严肃地回答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对恋爱的态度很认真,信奉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 “所以你对恋爱的态度是很谨慎的。” “是的,这是我的初恋。”他点点头:“我会用结婚标准去考虑我们的关系发展,我们不在一个城市,毕业后我答应父母要回家乡发展的,那时我们俩该怎么办。” “所以你们现在的关系是?” 他回答道:“我很矛盾,还没有向她表白。” 在下一次的咨询中,他告诉我他考虑再三,越来越觉得那个女生比较高冷,难以接近,而且未来两人在一起的希望渺茫,决定还是放弃对那位女生的追求。因为痛苦,雾霾天里他围着操场一口气跑了二十圈,直到体力不支倒地为止。 这实际是场一个人的恋爱,整个爱恋的开始和结束都是在当事人自己内心完成的。对方既不知道他的心思,更不知道他的痛苦,而他所有对对方的认识,可能都是他自己的认为,心理学上可以用“投射”一词来定义,意思就是当事人用自己心里主观认为的”她“来定义了实际上的“她”,高冷类的形容词更像是当事人启动了自我防御机制,以此来消减对对方的好感,禁锢自己采取示爱行动,这样做的无意识动力可能是为了保护自己不受分离之苦。 至于真实的她是怎么样的,是个未解之谜;她内心对当事人的感受到底是什么样的,如果没有彼此的交流了解,更等同于一个亘古之谜。可以体会到的是,当事人还没建立恋爱关系就考虑结果,会给其带来多大的压力和束缚。就如同还没有学习游泳,就考虑去大海里会不会遇到风浪,而检验游泳技能最好的方法还是要去到大海里游一游。长此以往的结果就是永远没法确定自己建立一段恋爱关系的能力如何,也很难拥有满意的恋爱关系,至于恋爱的结果更是变得扑朔迷离了。 建立恋爱关系的能力也是一种心理功能,是一个个体敢于冒着不确定的风险,信任对方并尝试与之建立亲密链接的能力。其实每段恋爱关系都会有结果,只是结果会以不同面貌呈现给你。由恋爱进展到结婚是一种结果,由恋爱转向分手也未尝不是一种结果,说明你们的关系只能进展到这里,但整个过程会让你得到更多的对恋爱的体认,也逐渐清晰什么样的另一半是适合自己的。当然,每个人的恋爱模式与早年的依恋模式有关,当事人的这种依恋模式显然受到原生家庭的影响,可惜的是,这种模式令他如今“恋爱适应不良”,所以确实有必要在咨询中就早年生活经历做深入探讨,作为当事人应该做的是重新发展适合自己的恋爱模式。 所有没有实际开始的恋爱实际都是白日梦。 要打破白日梦,就得勇敢尝试,将梦落在现实里,大胆示爱,越敢爱,越能爱,也越会爱。     二、始于蜜恋,终于腻恋——六个人的恋爱 我的另一个来访者,是由于爱恋中总是与男友闹矛盾前来咨询,她告诉我俩人属于电光火石,一见钟情,刚开始的两个月甜甜蜜蜜,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可是随着俩人相处的时间增多,彼此的矛盾也日渐突出,比如来访者喜欢摸摸男友的头,男友每次都会非常生气地躲开,并表示男生的头是不可以碰的,会招来晦气,来访者认为这是迷信思想,应该去除这类精神糟粕,可是男友会义正言辞的坚持自己的观点,多次发生这类情况之后,来访者就考虑俩人三观不合,是否不该继续恋爱。 这确实是恋爱中经常发生的情况,一方特别坚持的观念对于另一方而言,完全不可以理解。在咨询中我问她:“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深层原因导致你们俩三观不合?”之后我们就俩人的成长经历进行了探讨,逐渐地她发现原来很多的观念是各自家庭环境带给自己的烙印,原来在来访者的家庭中父母之间经常会用肢体动作来表达情感,而男友家中从小妈妈就告诫自己不可以让女生碰头,说是祖上传下来的规矩,所以男友自然坚决拥护,决不妥协。 的确在恋爱中,俩人相见,六人在场,相爱如此简单,相处不易。必须认识到,在俩个人的恋爱关系中,还隐匿着各自父母对自己的影响。彼此之间都会带着从家庭中习得的各种原初版本进入自己的恋爱关系,所以恋爱需要“谈”,谈着谈着,就能对彼此的个体差异性有更多的认识,随之发展出求同存异的“恋爱技能”,甚至可以享受由欣赏差异性而带来的更开阔地个人视角。 如果可以将对方放入其原有的家庭背景中,就能对此理解得容易一些。如果一厢情愿地期待对方与自己想象的如出一辙,这就属于比较理想化的状态,而恋爱的重中之重也就是打破理想化而进入真实相处的阶段,这个阶段决定了你们俩未来关系的走向和恋爱的品质。 所有的恋爱关系实际都是受至少六个人的影响。 要减少被六个人影响,就得真实相处、将恋爱真“谈起来”,接纳差异,会尊重、懂欣赏,也明白求同存异的意义。   三、始于相恋,终于再恋——未了结的恋爱 有些来访者往往在经历一段恋爱后,会持续维持“空窗期”的状态,很难再开始一段新的感情。我的一位来访者告诉我上一段恋情在当初交往时并没意识到会对自己有多重要,反而在结束后越发觉得很难淡忘。这导致来访者有两年的时间无法再对恋爱提起兴趣,也拒绝了几个示爱者。 我具体询问俩人的分手经历,原来俩人由减少联络到无联络,并没有正式地提过分手。其实恋爱的开始和终结都是需要仪式感的,这个仪式感指的是当事人心理层面的界定。而不了了之的分手,是一个未完成的情结,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结如果搁置不理,就会变得越发缠人,将当事人圈在其中无法自拔。所以来访者会拒绝开始新的恋情,因为她的上一段爱情还未真正画上句号。 在之后的咨询中,我建议她将未来得及向男友表达的感情和遗憾统统写进一封信里,在咨询室里读给自己听,虽然整个过程有些艰难,当事人无论是提笔写信还是读这封信都会泪流满面,几次哽咽难以继续,但完成了这个“分手仪式”后,她告诉我感觉心里轻松一些了,慢慢可以尝试放下这段关系。 当我们结束一段恋爱时,就等同于经历一次丧失——丧失了一段亲密关系。而丧失是需要经历哀伤方可完成。我们的情感如果得到适当的表达和释放,也有助于实现成长的目标。在正常的哀伤过程中,天性会赋予我们一种能力,对生活中不可避免的失望趋向情感的平和。象征性地告别以前的亲密关系,意识到自己在每一次丧失中的局限性,以及不能拥有一切的事实,都有利于成长。而成长也会帮助我们更有能力把握下一段恋爱的发生。 所有没有内在分手仪式的恋爱都不叫结束了。 要真正结束一段恋爱,就得直面分手,接受丧失,接纳自身局限,认识到关系会有不同的方向,而每个方向都有下一站的任务。 人生,就是各种主观体验的总和,这种体验的纬度越宽,人越自由。经度越深,人越幸福。 恋爱亦是。

11822 阅读

"敏感"不是你的错

小方是一家公司的白领,他总感觉办公室里一个女孩子喜欢他,天天都在关注他,总感觉女孩子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都在向小方传达爱意;小李是一个大学生,其他几个舍友们一块出门,叫上她一起,她觉得为什么走得时候才叫上我呢,你们是不是不喜欢我?小云刚发了一条微信给朋友,等了两个小时,还没有回音,小云开始焦躁,对方是没看见呢,还是看见了不马上回复?诸如此类的场景,可能在您的生活中出现过,究竟使我们太“敏感”,有着太多的情绪,还是有了情绪不会抒发,积郁在心呢?   ■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敏感的背后:     对于他人反应过度,对于别人的说法太敏感,无论是一个眼神还是一句无心之语,都认为和自己关系很大。   ■   你要知道——情绪不是危险,而是朋友     当一个孩子害怕黑的时候,告诉他黑夜很快过去,这可能不能减轻他的恐惧。正确的态度是:“说出这敏感情绪的背后是什么,如何去面对它?”承认自己的“敏感”并没有什么好害羞的,那不是你的错。而情绪也不是危险的东西,而是朋友。   ■我们可以试着——   √ 说出你的感受   说出自己的痛苦或者是自己的愤怒,而不是压抑到一定程度,再去爆发,有益于真正沟通和解决问题。比如说,告诉别人:“我接连给您发了几条微信,却一直没有等到您的答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不以自我为中心   太在意别人对你的想法,过于代入情境,会让你被他人牵着鼻子走。不如学会设身处地地思考,换一个视角看问题的方式,可以避免在人际关系中常常会出现的影射现象,从而避免误会。   √避免消极思维   消极思维包括糟糕至极、绝对化、以偏概全等等。比如说:“ta不喜欢我→→没有人会喜欢我了→→我没有朋友了→→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孤独的人。”列出想法背后的逻辑,您会发现这些消极思维不仅会干扰我们的心灵,并且会让我们用一双悲观主义的眼睛看事情。    ......  ......  ......     也许您会说,“这些道理我都懂,然而还是过不好这一生”,没关系,那让我们走进咨询关系,在一段咨询关系中,共同体悟“敏感”的情绪从何而来,又代表着您的哪些内心需要,我们应该如何去看见它、面对它、从而放下它,让自己拥有轻松而快乐的人生。  

7048 阅读

穿越时空的爱恋

在流行话语层出不穷的时代, 网恋 如今已经不再是一个响亮的词汇了,似乎人们已经接受了这种形式的恋爱,认为这不过是恋爱的另一种形式而已。人们已经渐渐忘记包括媒体和社会舆论在网恋出现之初对其的热切关注与猛烈批判。网恋逐渐取得主流文化的认同,并被纳入其中,成了文化本身的无意识成分。 网恋是一种借助互联网的超越空间的恋爱形式,相对于一般恋爱,网恋具有迅速、激情等特点,而且也容易见光死。“恐龙”与“青蛙”这两个当年炙手可热的词汇,就体现了网恋这种容易幻灭的特点。 就网恋超越空间的特点来讲,这种恋爱并不是网络时代人们的专利,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文学作品中还是古人的史料中都能发现这种超越空间的恋情。我们经常会了解到存在有些终生通信来恋爱的恋人,我们经常歌颂他们的伟大的超越性关系的爱情。 实际上真正投身到这种形式的恋爱之中的人,都会对这种形式的恋爱进行美化,他们不无炫耀地称之为柏拉图式爱情,他们使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这种神奇的浪漫之中。 这篇文章正是要探讨这种激情与偏爱的产生理由。   弗洛伊德认为个体自我意识的发展史,就是与自身性驱力和攻击驱力进行对抗的对抗史。 在对这些内驱力的对抗过程中,自我意识可谓“不择手段”,采用了形形色色的防御机制。于是那种异乎寻常的浪漫感在对自身性欲否定的反向形成中得以存活。 当然网恋本身对待性欲的方式也不只是压抑和对抗,性欲在其中释放的成分也占了很大的比重。伴随着发生在网络中的符号信息,各种性冲动和性幻想浮现在意识中,于是性欲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释放。 精神分析认为发生在恋人之间的爱情,其本质是一种移情。 这种观点认为一个人对恋爱对象的强烈情感来自于早年的俄狄浦斯阶段,在相对正常的心理发展过程中,一个男性会选择与母亲相似的女性做为恋爱对象,女性反之。从客体关系的角度,那些早年最初唤起你强烈爱欲的人,会内化为你的客体表象,当你遇到某人的时候,你就会无意识的拿TA来和内化的客体表象进行比较,如果存有很大的匹配度的话,美妙的爱情就发生了。 那产生于网恋的移情,为何发生的如此迅速呢? 熟悉精神分析的人,一般会知道,早期的精神分析是在躺椅上进行的,病人看不见分析师,分析师对自己的行为语言也非常节制,一个典型的场景就是自由联想的病人躺在那儿喋喋不休的从头说到尾,分析师活死人般一言不发。 然而精神分析的过程随着时代的发展有所变迁,现在一般称之为心理动力学取向的心理治疗。在这种治疗情境下,治疗师不再像早期的分析师那样完全保持节制,而是给予患者更多的人性关怀,愿意把自身的真实卷入到治疗之中,并把自己的反移情(治疗师对病人的移情)作为工具来使用。 在新老两种方式的比较中,人们发现在早期躺椅式的分析中,病人的移情出现得更为迅速和猛烈(最早的精神分析师——布罗伊尔最初就被安娜O的迅猛移情吓坏了,把她转介给了弗洛伊德)。这种移情迅猛的根本原因在于分析师的节制。因为分析师的节制,病人可以更少受到分析师自身特质的干扰,迅速把自己的早期客体表象,投射到分析师这块“白板”上。 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网恋式的移情为何具有迅猛强烈的特点了。因为对方展现的大部分内容是空白的,我们就可以在那里画上自己需要的形象。 当网恋发展到线下,也就很容易产生巨大的反差感,关系破裂的可能性也很大。 网恋做为一个过气的热门词汇,分析它似乎意义不大,但如果我们了解它的原理,却可能更好地理解我们的恋爱关系。 或许恋人间适度保持距离的确会增进彼此的情感。 不过也要考虑到早期客体关系的特点,当遇到那些对被抛弃非常敏锐的对象时,这样做会适得其反。 在人际关系中也有一些类似的规律,当你尽量少说多听时,移情很快便会发生,对方这个时候会表现出针对你的各种情绪,而这些情绪便是对方性格中的核心因素,是你了解对方的非常好的方法。这或许能给那些需要快速把握一个人性格特征的人一点参考。 不过,实际运用中可能困难重重,面对人际关系中,个体对自身情感的种种防御,我们又如何把握对方的情感表露?或许这永远是一个只能相对完美地发生在咨询室的事件。

8100 阅读

有些人从不敢相信自己的好

 生活里常常看到这样的一些人:大家都认为他是潜力股,可是他往往就是会在临门一脚时出些差错,让大家都为他惋惜不已;或者他可以在独处时把一切打理得很好,但是一旦走到人前,他就会像一只被吓坏了小兔子,把原本熟门熟路的本事忘得一干二净,就好象他自己从来都是个低能的娃儿;再或者他干脆否认自己有能力在社会上闯荡,自己关起门来哪里都不能去,就像自己斩断了自己的双腿,成为社会生活的残疾状态,等等。 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不是他们没有能力,而是他们自己从来不敢相信自己身上具有“好”,自已有可能会“成功”。其实,他们都有一个受限的自我,他们自己的许多功能会因内在世界的种种束缚而无法得以展现。 有国外资深的精神分析师建议,有条件的话,青少年都应该接受一段时间的精神分析,原因也在于此: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都会有一些受限的地方,这些受限来自于成长中的适应不良,在孩子成长早期,这些方式可能曾经帮助孩子抵御了当时的艰难体验,但是随着孩子的长大,这些方式已经无法适应现实的状况,甚至限制了自己潜能的真正开发与启动,使一个人的能力不能正常发挥。 一个人使自己不能走向成功的动因是多种多样的,我们很难全部列举出来,但是一些常见的动力,我们还是可以寻得一些运转轨迹的: 对原生家庭的效忠:一个孩子,如果从小生活在被贬低之中,那他可能就会对自己形成一个“我不行”的自我意向,并且按照这个自我意向打造自己。 比如,如果一个孩子从小被家人认为不会有大的出息,他总是不如另外的几个孩子优秀,当这个孩子在潜意识中认同了家人对自己的定位之后,潜意识中,他就会限制自己的发展,当他的成就有可能超越其他家庭成员时,就会唤醒他“背叛”家庭的焦虑,于是,他可能就真的会成为那个临门一脚失败的人。 如果一个孩子成长于一个信奉“丛林法则”的家庭(不得不承认的是,从动荡年代走过来的家庭,因为安全感的匮乏,这个法则是很多家庭的信条),他可能会接收到两种冲突的信息,一个是,他必须优秀,从而为自己争取更多的生存空间;另一个是家庭中更有权力的那些人要借助于掌控他来获得安全感,所以他会不断从家庭的“王”那里感受到发展自身能力的被限制。当然,这个限制是暗中传递的,比如孩子不能违背父母的想法,这就意味着孩子是“不对的、无能的、不能独立思想的”等等,使孩子失去探索和创造的动力。在这样冲突的信息中,孩子可能就会无所适从,所以他不得不为自己选择了第三条路:为自己创设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空间,躲在里面不出来,这样就回避了与家庭中任何一方期待抗衡,但他也会因此失去他的社会适应能力。 成功者的内疚:当孩子进入俄狄浦斯期(3—5岁),孩子对异性父母有了强烈的亲近的需要,于是同性父母就会成为孩子的假想敌。在与同性父母的竞争中,孩子会感觉如果自己战胜了,就会伤害到同性父母,也会被同性父母所惩罚,为了缓解伤害父母的内疚,他可能就会在潜意识中遏制自己成功的可能,这个过程,被称做成功焦虑。 具有成功焦虑的人,常常会在生活里遏制自己成功的可能,比如重要考试之前突然莫名其妙的生病,比如在一个重要面时试的早晨因为上错了铃而没有及时起床,等等。在现实中,往往可以看到有充分的现实性原因阻止了他们成功的可能,可是,在这些现实性原因之下,往往也可以找到他们自己潜意识的破坏动力。 妒忌(evny,台版书翻译为嫉羡):妒忌在克莱因流派的精神分析中,是非常重要的分析内容,因为它对一个人人格健康发展的破坏性作用是非常强烈的。妒忌是这样一个过程:当一个婴儿在成长中,感觉母亲拥有充足的乳汁,而他自己没有,他不得不等待妈妈的给予才能存活时,这个婴儿内心就会充满恐惧与愤怒,他希望能够掠夺母亲的乳房和乳汁(母亲的好的东西)并且损毁它。而当他损毁了这些好的东西时,他也就失去了获得“好”的可能。 在咨询室里常常可以遇上这样的情况:如果上一周的工作来访者很有收获,在这一周的工作中,他可能会对咨询师大加抱怨,责备咨询师不能够理解他,对他完全没有帮助,等等,这实际上就是一个妒忌的过程:他要破坏掉咨询师给予他的好的东西,进而破坏掉自己成长的可能。或者,一个在生活中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的来访者,感受到咨询师的情绪平稳,对他不断提供抱持性体验时,也可能激起他的强烈妒忌,他就会非常愤怒于咨询师的平和,因为他感受到了咨询师拥有他想要但是又得不到的东西,于是他就用激怒咨询师的方式来破坏掉咨询师所拥有的好,同时也会在他引发的冲突中,伤害到他自己。 对妒忌的抵消:妒忌会给一个人带来强烈的痛苦,有时,一个人为了缓解妒忌的痛苦,而去理想化另外一个人,当他感觉另外一个人如上帝般完美时,他就会将自己的世界停滞在坏里,他也会因此失去了对美好和成功进行追求的动力。 贪婪和对贪婪的抵消:贪婪是一种贪得无厌的强烈愿望,远超出他自己的实际需和对方能够给予且愿意给予的数量。在贪婪的驱动之下,这个人就会让自己不断陷在掠夺的冲动之下,而失去创造的可能,进而也限制了他自己凭自己的能力获得成功的机会。 有时为了缓解贪婪带来的痛苦和内疚,一个人会让自己放弃拥有好的东西的可能,来抵消贪婪,这样,也会拉开他与成功之间的距离。 对依赖的需要:有一些人,非常恐惧因为自己的成长而失去依赖的对像,为了与依赖对像不分离,就会在潜意识中选择让自己处于虚弱的状态,就样就会吸引来自依赖对像的不断照顾。但这样做的结果,是使他自己失去了成长与成功的可能。 当然,一个人的自我受限,可能会有各种样的限制方式。 常常有人会在我的文章后留言说“你只说出了原因,方法呢”?实际上,一个心理咨询师能提供的,更多的是对原因的理解,至于接下来的功课,是需要当事人自己去努力的。迈向成功的腿,需要长在你自己的身上,而不可能是咨询师背着你走,因为如果你自己还没有做好向前走的准备,咨询师就算是个火车头,也拉不动你。至于说办法,最重要的办法是去理解自己的受限之处,然后付出努力,做出改善。这个过程就是发现受限处—停止旧模式—尝试新模式—扩大经验—重建适应的模式。这个过程里的每一步都充满了限辛,而这个过程中最重要的努力,来自当事人改变的动力。 在知道与做到之间,最重要的不是咨询师提供的办法,而是当事人自己面对困难,面对尝试新经验的勇气。只要你愿意让自己进行一些新的尝试,就有改变的可能,如果你并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就算是一万个办法摆在你的面前,也是没有意义的。

21598 阅读

在痛苦与修复之间,隔开的是承认

佛家说,人生来就是受苦的,为了减少苦,人生是一个不断修行的过程。 克莱因客体关系的观点与此有相通之处。 按克莱因的观点,人生就是一个不断修复早年创伤的过程,所谓成长,就是不断修复痛苦体验,发展爱的能力。 从这个角度看,人生也的确是一个不断修行的过程。 常常有人留言给我:       你说的这些道理我都懂,可是我还是无法改变我的人生,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个改变的办法? 我很肯定的告诉他:       这个办法我给不了。 为什么呢? 因为,一个人内心的改变并不来自他懂得了多少道理,而是来自他对生命的理解发生了改变,对已对人的情感态度发生了改变。 而这个改变,往往是从看到生命过往中曾经发生的一切,理解这一切对自己的影响开始的。 如果只是按照道理和方法去改变,不能说一点用处没有,只是,搞不好,这些道理却反而成了一个强悍的超我型统治者,反而会增加冲突和痛苦。 有人会说:       我早就看到了呀,都是我早年的经历,我能没有看到过吗? 是的,我们往往是可以从事情的某一个角度入手,看到和感受到很多。 但是这个世界如此之复杂,相同的事物,共同的经历,真正落到每个人头上时,每个人的感受和理解,却非常非常的不同。 而我们人类都倾向于以自己的经验作为考量事物的标准,这就难免让我们自己的感受失于偏颇。 或者说, 对于我们自己来讲,在我们自己的世界里, 我们的理解和感受是非常正确和真实的。 但是一旦放入一个更广的环境中,一旦加入其他的原素进来, 可能又是非常脱离现实的。 所以很多的时候,我们是难以真正清晰的“看到”的。 也正因为是这样,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就变得非常重要,因为交流的过程使双方看到彼此成为可能。 在心理咨询过程中, 我常给我的来谈者说到的一个例子是:       现在,假如我手里有一个苹果,你从你那里看,发现它是红色的;       而我从我这里看,我看到它是绿色的。       如果我们现在起了争执,你说苹果是红的,我说苹果是绿的,那我们说的其实都是对的。 我们生活中的痛苦,很多时候就是因为: 我们坚信我们看到的是真相, 而别人与我们的不同,会让我们感觉不被理解和承认。 被我们重要的人拒绝,是我们生命中非常强烈的痛苦, 而让我们痛苦的人,本意也许并不是想伤害我们, 也许他们以为他们只想让我们知道真相,他们看到的真相, 实际上让我们感受到的,却是伤害。 我曾目睹过一个家庭中 两代人之间的冲突 。 女儿跟母亲谈到自己小时候因为母亲的疏忽而给自己造成的痛苦,母亲一下子就暴怒了, 对着女儿大发雷霆:       “我一辈子为你操碎了心,到头来你只会怪我这里做得也不好,那里做得也不对,想想我这一辈子真冤,你嫌我没有给你爱,可是谁给过我呀!” 女儿哭得泣不成声:       “可是,这些年,这就是我最痛苦的地方!” 对于一位没有得到过爱又试图向女儿付出爱的母亲来讲,她接受女儿这些话的确是有些困难的,因为她的委屈和无助需要被看到;同时她的暴怒,无异于否认了女儿的痛苦,而这样的否认,也会更增加了女儿的痛苦体验。 对于这对母女来讲,她们缺少的就是同时看到苹果既有红色,又有绿色的能力。 在她们的世界中, 如果你有道理,就意味着我做错了; 如果我是有道理的,你就不应该痛苦。 所以, 母亲内心就会缺少了允许女儿表达痛苦的能力, 而女儿的内心,也缺少了意识到母亲也并不完美的能力。 正是这些缺少, 让她们都没有办法意识到对方的痛苦是一种真实的存在, 而对方有痛苦也并不意味着自己的痛苦是要被掩盖的。 只有当她们的痛苦都得到承认时,她们才有可能放弃说服对方的冲动,才可能真正将情感放到修复自己的工作上来。 我还记得很多年前曾与我一起工作过的一个女孩。 她在 亲密关系中 出现了很大的困难,她很怕自己交往的男孩子比自己能力强,因为她的成长经验中,比她强的人会歧视她、伤害她。 所以她与男性或权威的关系中,充满了战斗的气息。 直到有一天,她生了一场重病,但是她没有取消那天的访谈,而是如约来到咨询室里,她蜷缩在沙发里,有气无力的。 我问她今天这么痛苦,为什么没有取消我们的见面,她不断向我控诉她的男友在她生病后一点都不肯给她照顾。 我看着她痛苦的样子,问她:       “你的痛苦他是看不到的,从小到大,都没有人看到过你的痛苦,那今天你这么难受还坚持来到我这里,你的痛苦希望被我看到吗?” 她很伤心的哭了,从那天开始,她不再与我保持战斗,而是慢慢开始发展出对我的依恋。 其实很多年以来,她一直呈现给周围人的,都是一副强大无比的样子。 不仅她周围人很难感受到她对被照顾的需要,她自己也不允许自己需要别人。 当她否认自己对别人的需要时,她也只能否认自己的痛苦是一种真实的存在。 一直到她实在撑不住了, 一直到她相信我看到了她的痛苦, 而且她也并不会因为被看到而被伤害时, 她才开始一点点承认自己对他人的需要, 当她有能力承认这些的时候, 她与男友的关系也开始逐渐得到了改善。 对我们人类来讲,“不看到”(否认、压抑、合理化等等防御方式)可以在某些时期成为保护我们远离伤害性体验的一种方式, 但随着生命时期的变化,有时候这些保护会失效,甚至成为阻碍我们享受生活的方式。 有些痛苦恰恰来自我们没有及时调整和发展更加适应当下的保护方式,过去的、不适应的方式就会因其僵化,而成为一种阻碍或伤害。 而如果我们要 做出改变的努力, 第一步就是要发现这些阻碍的地方, 也就是需要我们有勇气承认我们人格中与现实脱节的地方, 承认我们的痛苦背后存在的功能不良的地方, 当然,也承认痛苦本身。 只有当我们真正有勇气承认这一切的存在,我们才可能做出选择: 是继续保持原来已经熟悉但是让我们痛苦的方式? 还是试着冒一些险,去探索一些新的可能? 所以,我们的生命状态某种程度上取决于我们自已如何取舍,我们自己才是塑造我们自己命运的人。 如果我们并没有做好改变的准备, 并没有做出改变的选择时, 来自他人的多少建议,多少方法, 都是不会发生作用的。

19516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