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亚斯伯格女孩

最近谈几位亚斯伯格症男孩女孩,他们都是由高中或大学辅导老师发现特质,联系家长就医确诊。究竟青少年阶段才发现先天特质问题是什么感觉?就像我年过三十才知道左侧有两个肾,瞬间惊骇莫名,多次尿道感染总吃抗生素,为什么没有一位医师照超音波呢?随即也感到释然,由于是生理问题,没什么质疑的,暂时不必割除也不能卖肾,只有均衡饮食、规律作息、减少加工食品油盐糖、多喝水。生理疾病使人追求健康生活,例如离开血汗医院,而心理疾病则是从诊断到治疗一片茫然,上天下地Google仍然有限。 自闭症类群男女比例约为4:1,在亚斯伯格症,男女比例达到10:1,原因从基因、大脑结构、女性善于伪装模仿社交技巧,以及社会文化对女性角色要求较低有关。亚斯伯格症女性是少数中的少数,Rudy Simone是其中一员,她还是作家、歌手、创作者、心理谘询师与妈妈,长期著书及讲课增进人们理解亚斯伯格症。“你好,我是阿斯伯格女孩”与“你好,我是阿斯伯格员工”两本书名非常吸引人,我们先谈前者,为便于阅读,我将简体译本“阿斯”替代为“亚斯”较符合习惯。 Rudy Simone以自身成长经验并采访35位女性患者写成此书,内容切身又具体,前五章目录为:天才与怪人、为什么聪明的姑娘不爱上学、超载的感官、疯疯癫癫的时刻、指责与自责,最后五章的目录是:肠胃里的孤独症、红颜渐老、是上天的宠儿还是折翼的天使、请呵护好你的小亚斯与家有亚斯女。全书涉及求学、青春期、进入职场、恋爱、婚姻、性、友情、生养孩子、忧郁症、情绪控制到老化,内容真挚易读,如果家中的“亚斯伯格症进阶完整版”用于助眠或阶梯有氧踏板,这本“你好,我是阿斯伯格女孩”很容易读完。 跨越生命历程,Rudy Simone对家有亚斯女孩的父母提出建议,分别是信任、接纳、爱、喜欢、支持,以下摘述书中观点,再谈谈我的临床心得。 作为五大建议之首,Rudy Simone希望父母信任孩子,因为亚斯女自信心低落,唯有父母信任孩子,孩子才能信任自己,相信自己能做到任何事,成为想成为的人。第二种信任,是相信亚斯伯格症诊断,不论正式医疗或女儿自行诊断,并为女儿挡下亲友关心或干涉的子弹。 其次是接纳你的亚斯女儿,她有不为人知的感官困难和固执性,广泛影响学业、生活与人际关系,请尊重她的极限,接纳她的亚斯伯格特质,接纳真实的她,将会减少日后罹患心理疾病的机率。 第三个建议是爱,无条件爱你的亚斯女儿,而不是“我爱妳,可是……”、“如果你更进步,我就更爱妳。”缺乏被爱经验的亚斯女,容易掉到性爱圈套,过早发生性行为,进入错误的婚姻,处于受虐模式无法脱离。 第四,要喜欢你的亚斯女儿,作者认为喜欢比爱更重要,站在亚斯观点看事情,真正认识她才能喜欢她,女儿体会到不必伪装,勇敢寻求契合的人际关系,而不是模仿“正常人”。 第五,长期支持你的亚斯女儿,即使艰辛完成学业,亚斯女可能难以就业自食其力,成年后极高比例饱受忧郁症、肠胃症状和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之苦,她需要家庭提供心理及经济支持。社福机构服务对象多为智能障碍者和自闭症,未能照顾亚斯青年。 作者对父母的建议就是这些,读来像心灵鸡汤文,信任、接纳、爱、喜欢、支持。家中没有亚斯孩子的爸妈,不了解亚斯女儿一个抵十个,日日备战;家中有亚斯女的爸妈,羡慕正常孩子家庭,觉得她们的爸妈真不知足,“要是我女儿……就好了”。圣经故事说富人上天堂比骆驼穿过针眼还难,我倒觉得青少年被父母接纳比恐龙穿过针眼还难,当然这是抽样误差导致,耶稣没讨论到裸捐的现代富豪,我的个案家长已经愿意让孩子接受心理治疗。 要父母相信亚斯诊断还真不容易,亚斯伯格症不比复肾,医师列印一张肾脏超音波照片,我想把它裱起来;医师说孩子是高功能自闭症或亚斯伯格特质,家长能举出一百个反证,回家再预约五个医师。对家长来说,孩子任何心理疾病诊断都难接受,忧郁症?他只是爱幻想;惧旷症?他是二尖瓣脱垂;强迫症?洗手才不会流感,我从小教他;我自己?我一直很坚强。 谈到过早发生性行为,我深有同感,亚斯女孩若在脑中植入浪漫韩剧,可能过度执着于某位男士。面对异性主动追求,她可能不敢拒绝性请求,在人际关系中动辄得咎的亚斯女孩好高兴有人追,她觉得情人比朋友容易处理。回到一般青少年,父母很难想像一个不快乐的孩子多么轻易发生性行为,女孩的父母不知道也不想谈,男孩的父母不以为意所以不必谈,心理师看性行为仍是人际关系问题,而不是道德规范,所以心理师知道得比父母多。 再谈喜欢家中的亚斯儿子女儿,家长多半愁眉苦脸,他们爱孩子、照顾孩子,但孩子的回应很难是亲近与甜蜜的,很少表现在语言和肢体动作,年龄渐长,标准降低为最近没出事就好。他们忧心孩子的未来,所以一开口就是指导,连续十几年。易地而处,我接待的亚斯和自闭症孩子多,我和每个孩子的接触在特定时空,所以有个开阔和欣赏的视角,而且,我不累,对双方都是好的人际关系,与一般青少年会谈亦然。 总结五点建议,Rudy Simone教给家有亚斯孩子的父母,对孩子说:“孩子,千万不要为你自己的身份而自惭形秽,也不要努力成为另一个人,你是上帝赐给这个世界的礼物,成为一个普通人很容易,成为一个特别的人才是福气。”这句话适用每一位家长和青少年,请练习几遍,对你的孩子说。 请呵护好你的小阿斯授权音讯 https://goo.gl/N9DLGA 见见Rudy Simone本尊 https://goo.gl/q7pG9A

11755 阅读

什么样的爸爸是好爸爸?

  什么样的爸爸是好爸爸? 文|闫煜蕾 简单心理咨询师   我有个朋友,已经26岁,但与家人的关系却非常纠结。我们在一起看《爸爸去哪儿》,她和我说: “ 我不能看这样的节目,看见别人的爸爸那么好,我心里难过得不行。” 我想《爸爸去哪儿》这个综艺节目,让很多人都从中看到了自己和父母的影子,开始去反思我们接受的教育方式给自己的生命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好妈妈替代不了好爸爸 再好的妈妈,也替代不了爸爸。在父母对子女的教育中,父亲的教养往往容易受到大家的忽视。这也许是因为很多中国家庭都潜移默化地接受了 “男主外女主内” 这种传统信念,会认为父亲更多的责任是给家庭经济支持,而教育孩子则主要是母亲一个人的责任。 但实际上,母亲的教养并不能替代父亲的教养,母亲的关心也不能替代父亲的关心。很多科学研究都已经证实,父亲和母亲在教育中承担的是不同角色,父亲需要承担的那部分是母亲无可替代的。 比如研究会发现父亲会在与孩子的互动中更多地与孩子戏耍,但很少有母亲会像父亲一样“做孩子的玩伴”。父亲还更倾向于提供一些挑战性的情境,比如激发孩子去竞争,父亲与孩子的戏耍也同时提供给了孩子一些适当的挫折,能够帮助孩子去应对在竞争中挫败的情绪,而母亲出于温柔母爱的天性,很少会提供这样的养育环境。 图|爸爸去哪儿 比如当我去朋友家做客时,朋友的丈夫正陪着二岁大的儿子在柜子上爬来爬去,小朋友一个不小心摔下来,我朋友立刻生气了,觉得丈夫没有照顾好儿子,但实际上恰恰是父亲这种 “粗心”,和母亲通常的 “过度保护” 倾向实现了完美的匹配。 父亲的教养通常可以降低母亲自身焦虑或心境问题带给孩子的消极影响,换句话说,如果一个母亲有焦虑障碍,那么孩子有更高的风险会患上焦虑障碍,幸运的是,父亲的教养可以中和一部分来自母亲的消极影响。 但在我们经常见到的中国家庭里,父亲太忙于在外的工作,只很少留下的陪伴孩子的时光。在第三季《爸爸去哪儿》里,大概只有夏克立在 “关心” 这个维度上可以得高分。其他人,如林永健、刘烨,虽然他们在与孩子相处时也很关心孩子,但是他们自己坦言平时和孩子的相处不够。那么,这些爸爸们是时间反省并做出改变了 关心,是要关心孩子的情绪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关心” 并不等同于物质上的满足和生活上的照顾。在咨询室里我们会经常听到来访者谈他们与父母的关系: “尽管父母无微不至地照顾我的生活起居、关心我的学习成绩,但却从未关心过我有什么感受”。 在中国,这样的父母比例非常之大。当孩子的情绪和感受没有被“关心”到时,会产生一种非常强烈的无助感,这些没有被处理的消极感受,会使他们部分丧失掉对消极情绪进行调节的能力,严重者可能会导致抑郁。 因此,关心孩子的情绪、想法,是“关心”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父母通过对孩子情绪的关心去理解孩子,帮助孩子调节负面的情绪,这对孩子的心理健康成长来说非常重要。 下面我用《爸爸去哪儿》的例子来说明什么是对孩子情绪的关心。 当大竣和夏天都害怕下到泥塘里时,夏克立和林永健的教育方法立见高下。林永健首先用激将法激儿子下水:“你看别的小朋友都能下去,他们多勇敢!你怎么就不能?!” 这种 “有一种来自父母的伤害叫做其他小朋友都可以” 的挫败感,相信你我中的很多人都曾经体会过。这是一种非常典型的结果取向的教育方式,父母需要的只是 “你能做到”,而他们并没有在乎在这个过程中孩子的感受是什么,遇到的阻碍是什么。 图|爸爸去哪儿 在林永健没有对大竣 “激将”成功时,他采取了更加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抱起大竣往泥里放。最终大竣哭了,并且也还是没有克服对泥塘的害怕。在这一回合,林永健的教育失败了,他希望大竣能更加勇敢,但是适合其反。 他并没有关心大竣为什么会害怕泥塘,因此也就没有和大竣讨论这些害怕的情绪和内心的想法,他试图把自己不害怕泥塘的特性直接移植给儿子,却忽略了再小的小朋友也是有自己的意志和思维的独立个体。 然而可惜的是,在家庭教育中,孩子总是难以辨识出家长不太好的教育方式,而总认为自己才是那个错的人。大竣可能会越来越觉得自己是个不能让老爸满意的失败者,而自己有害怕的情绪是非常不好的,因此他的自尊水平会变得更低,对自己更加不满意。我们已经从大竣在每次被林永健批评后的胆怯表情中看到了这一点。 图|爸爸去哪儿 与之有鲜明对比的,是夏克立的教育方式。不得不赞叹,夏克立的教育从心理学的角度而言简直无可挑剔。当夏天不能跳进泥塘时,夏克立并没有指责夏天,也没有强迫她立刻跳到泥塘里。当第一次鼓励夏天可以尝试到泥塘里玩一玩后,夏天因为害怕而拒绝了。夏克立没有生气,而是自己去泥塘里玩了。这时,夏克立的行为起到了示范作用。 由于父母是孩子在这个世界上最开始也最重要的老师,因此,如果你希望孩子可以做什么,那你可以先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孩子可以怎么做。 我有个小来访者有非常严重的社交焦虑,在社区遇到邻居时没办法和人家打招呼,觉得怎么打都显得自己不够礼貌。他妈妈对此非常不满意,经常批评他为什么那么不礼貌。但是在和这个来访者咨询的过程中我了解到,他的爸爸妈妈都有社交焦虑,家里平时和邻居们的往来就非常少,所以实际上他并没有什么机会去学习到社交技能。 如果家长在某方面对孩子不满意,那么家长也应该反思,在这个方面是否起到了正面的示范作用? 此后夏克立再一次鼓励夏天,并开始和夏天讨论她为什么害怕泥塘。夏天说,我怕蛇。这样,夏克立就知道了夏天在怕什么。他温柔地安慰夏天说泥塘里边没有蛇,并举了其他小朋友的例子——请注意,与林永健非常不同的是,夏克立没有用 “其他小朋友都能做到,但就你做不到” 这样的语言去挫伤夏天。相反,“ 其他小朋友能够到泥塘里玩,他们没有受到伤害,因此泥塘里是没有蛇的 ”,这成为帮助夏天去反驳她的恐惧的一个证据。 终于,夏天克服了她的恐惧,开心地和孩子们在一起玩。 图|爸爸去哪儿 让孩子按自己的节奏成长   让孩子按照他们自己的节奏去成长,也是教育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则。 有的孩子天生气质就是偏抑郁或者焦虑的,与那些神经大条整天傻乐好养的孩子相比,无疑是会让父母更费些工夫的。 但这就是孩子们的本色,无所谓好坏。因为所谓的 “好坏”,只是父母自己的价值观,而孩子每一种天赋的气质,如同硬币的两面,既会带来一些优势也会带来一些劣势,而没有哪一种气质是完美的、应该的,或必须的。 还拿我的那位有社交焦虑的小来访者举个例子。他虽然天生内向,有些羞怯,可是内向的性格使得他非常注重精神层面的满足,因此他在一个人呆着的时候饱览群书,知识面非常渊博,对世界的思考也很有深度。 可惜这些亮点并没有进入他父母的视角中,而被父母注意到的,均是他所谓的“弱点”——不擅长社交、不勇敢。但其实这些问题除了受到他天生气质的影响之外,和他反复受到父母在这方面的批评和挫败也是有紧密联系的。 如果他的父亲可以像夏克立那样去倾听他的恐惧、鼓励他迈出勇敢的一步,那么他并不会真的出现那么严重的社交焦虑。幸运的是,他选择了心理咨询,而他的咨询师也就是我,充当了他的 “夏克立”。 如果夏克立在尝试了鼓励的方法,但夏天还是害怕拒绝的话,夏克立该怎么做呢?我相信夏克立不会逼迫夏天做出改变的。 我们需要去尊重孩子是一个自由的灵魂,是一个不同于我们的独立个体,因此他/她可能会有与我们完全不同的兴趣、完全不同的恐惧、完全不同的人生选择。 所以当大竣不喜欢泥巴时,那就要尊重他不喜欢泥巴,尊重他是个爱干净的小男孩,让他也能够接纳他自己的喜好和决定(而不是在被父亲责怪之后觉得自己喜欢干净是件错误的事情)。   作者闫煜蕾 简单心理认证咨询师 中国心理学会注册心理咨询师 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成员 北京师范大学临床心理学博士候选人 北京师范大学临床心理学实验室青少年焦虑障碍 认知行为治疗干预研究项目负责人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16285 阅读

比失去自由更可怕的是无法告别

文|简小单 你可曾向过去告别? Say Goodbye to your past. You have your whole life to live. 向你的过去告别。你还有整整一生要活。   简小单在假期中孜孜不倦地看了一部电影,Room《房间》,推荐给你。因为它讲述了一个家庭、个人在创伤之中、创伤之后,他们的挣扎、犹疑、悲伤、抗争;更重要的是:他们向过去告别,而后,自由来临。   这部影片获得了本届美国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最佳改变剧本四项提名,影片豆瓣评分8.7。外媒更是一片盛赞,称其是“近十年来最好的电影之一”。   《房间》的故事非常简单:   女主角Joy在17岁时被邻居大叔老尼克所骗,囚禁在一个狭小房间里长达7年之久。在此期间她遭到尼克的性侵,并生下了儿子杰克。为了让儿子健康成长,Joy 欺骗说整个世界就是房间的大小。随着时日渐长,一些不安的因素也慢慢出现。Joy逐渐意识到,呆在房间里终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她必须带着儿子逃离这个房间。经过一系列的策划,母子俩终于逃出牢笼,重见天日。     故事到此结束了?   远非如此。事实上,逃亡成功时,整个故事才进行了一半。这并不是一个女版的《越狱》+《肖申克的救赎》。导演想着重叙述的,恰恰是母子俩重回现实世界后的故事。   现实世界一直都是很残酷的?不是吗?我们每个人都曾试图逃离曾经的自己,曾经的家庭,曾经的过去,曾经的背叛、欺瞒、伤痛。但逃离之后,我们真的自由了吗?   对于电影中的主人公们而言,更重要的是:在逃离了有形的监禁后,又该如何逃离无形的、因创伤所导致的心灵上的监禁?    无形的枷锁:心灵的残酷创伤    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些无形的枷锁,那些都是过往的经历与创伤加诸在我们身上的,禁锢住了我们的心灵。   在心理咨询中,创伤是一个重要的研究领域。当个体经历、目睹或遭遇到一个或多个涉及自身或他人的实际死亡、威胁,或严重的受伤后,他们身上会延迟出现或持续存在某些精神障碍。这就是很多人所熟知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Joy与杰克在房间里呆了七年,遭受了幽禁、强暴、恐惧、痛苦等等……其复杂的经历是一种巨大的创伤。而这些创伤所造成的创伤后应激障碍,对于每一个人都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   在母子俩逃离房间,家人第一次团聚的晚餐饭桌上,外公(Joy的父亲)便亲口承认他无法直视孙子杰克,这让Joy异常愤怒且痛苦。当年失去了女儿已是一种巨大的创伤;女儿遭受强奸并生下了一个孩子,这对自尊的父亲而言更是一种创伤。反之,父亲的这种消极反应,对女儿也是重创。三重的创伤如一股暗流掺杂在一起,开始袭击这个重聚的家庭。     在与自己的母亲相处时,Joy直接将当年的错误的归罪于母亲身上:“你能不能不要总是显得这么友好?如果当年不是你教育我总是对别人友好,我就不会被骗到小屋里去了!”   此外,Joy认为这个家庭现在“根本就不需要我,没有我你照样过的很好。”母亲则痛苦地回应:“你以为你是唯一一个人生被毁灭的人吗?” 实际上,当年Joy失踪,搜寻无果后,母亲便和父亲离婚了。而这仅仅是母亲众多创伤中的一个小小切面。     尽管已经回到了曾经的家,但此时的Joy 却处在一种极易受伤的状态中。因创伤所致的应激障碍,让她在情绪、认知、行为甚至是躯体反应上都逐渐失去控制。   她仇恨自己的父母,她甚至仇恨自己的儿子。   但她更恨自己。她在房间里失去了宝贵的七年,没有完成学业,没有工作,整天无所事事,只有一个父亲入狱、且不被外公承认的儿子。而她青少年时期的那些玩伴早都消失不见了。   因此,当被记者问到“被囚禁时,为什么不要求老尼克把孩子送走?”时,Joy崩溃了。的确,虽然对Joy而言这是种牺牲。但送走儿子,让别人收留他,却能让他拥有自己的童年和生活。     记者的问题彻底击垮了Joy。Joy自己都没有答案。她选择了自杀。    走向自由:爱与关系的疗愈    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关系和爱,都需要和外部世界产生联结,那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动力。 应对创伤,最首要的就是建立关系,然后再从生理、社会以及心理三个方面建立稳定化。   在《房间》里,创伤一直是影片后半程大部分矛盾爆发的根源。奇妙的是,承载并逐渐消弭这些创伤的,却是5岁的小杰克。他成了故事重要的转折点。   杰克是一个勇敢的小孩。尽管他的世界观一开始因母亲善意的欺骗而扭曲,导致他在初入现实世界时无法同别人交流,但慢慢地,他也逐渐地接受了这个现实世界。如果说,认知与现实的落差对杰克是一种创伤,那么爱与关系的存在,则帮助他疗愈了这段创伤。   将爱与关系带进杰克生活的是一些平凡的人:比如外婆的男朋友里奥,他会耐心的陪伴杰克玩耍,还把自己的小狗带来,让杰克和狗一起外出放风;又比如邻居家的小男孩,他主动地敲响杰克的门,邀请他出去一起踢球。     最重要的是外婆的存在,她无条件地接纳了Joy和杰克。她还应杰克的要求,剪下了他的头发。因为杰克觉得头发是他的“力量”所在,他要把这股力量給Joy, 让妈妈快点康复起来。   “头发”是一个奇妙的隐喻。在影片的前半段,长发的杰克看上去几乎就是一个小女孩,雌雄莫辨。在那个空间里,他没有太多的性别意识与主体意识。而进入现实世界的他,在终于剪掉长发的那一刻,也是他获得新生的时刻。   在浴室里,当外婆帮杰克剪完头发并擦洗时,短发的杰克对外婆说,外婆,我爱你。此时的杰克意识到,除了妈妈,他还可以和别人产生亲密的联结。他不再是一颗孤独的小星球。   就像外婆曾对杰克说的:没有人可以独自坚强,我们都是互相帮助,让彼此坚强有力量。     杰克在爱与关系的疗愈中告别了过去。他的成长也成了治愈母亲的良药。自杀被救回、康复了的Joy回到家中,母子团聚。   Joy意识到,儿子已经完成了他的成长仪式,接下来,就是她自己了。    比失去自由更可怕的,是无法同过去道别    面对过去,我们需要学会哀悼,学会仪式性地告别。再,大步地向前踏进。   在影片的结尾,导演安排了一幕具有着强烈象征性的场景。当母子俩都逐渐恢复正常的生活后,杰克再次要求母亲带他回到当初囚禁他们的小屋。Joy挣扎了许久,最终同意了。   在小屋里,杰克不懂为什么屋内的东西都不见了。但最后他仍对着房间说:再见盆栽,再见椅子一号和二号,再见桌子,再见衣柜,再见水槽,再见天窗…   最后,杰克对Joy说:妈妈,跟屋子说再见吧。     Joy和杰克经过了漫长的时间,在并不完美、却有足够多支持的环境下,和过往伤痛告别——当然伤痛并不会彻底地消失——但当告别发生,自由便开始来临。   向过去告别着实艰难,但永远值得为之付出努力。     “当我只有四岁的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有这个世界。可现在妈妈和我将在这个世界永远住下去。永远永远,直到我们死去。”——《room》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31521 阅读

不养儿不知父母“?”

01 感恩是一种能力,需要学习才能获得 “不养儿不知父母恩”是一句耳熟能详的老话,不管这话会不会被用来要求子女感恩,或是不是夹杂进了超我的限制性要求,对于子女来讲,如果真的能从心底里感恩于父母时,他的内心会是平静幸福的,这至少可以代表了两点:一、他的心智已经逐渐发展成熟,已经发展出了接纳与感恩的能力;二、他的情感世界中,确实保有好的体验。 这两点对于一个人的幸福感体验都是很重要的。   当一个人的心智越成熟,他就越有能力同理到他人的困难,也就越有能力接受命运中的缺失部分,只有当他有能力接受“缺失”,这个无法去除的痛苦时,他才可能放弃因为缺失感而带来的恨、攻击、破坏冲动,等等。接受这个缺失的存在,可能会让他很悲伤,因为他意识到了自己再也无法获得那个自己渴望的,“好的”感受了,他不得不接受这个残缺的现实。   悲伤是一种可以让人感受到虚弱的情感体验,对于很多人来说,尤其是在成长过程没有机会充分体验到“被保护”的人来说,进入悲伤的体验是很困难的,所以当他感受到悲伤的威胁时,很可能会快速选择退回到恨与攻击里面去,帮助自己感受到力量感,试图用这样的方式保护自己远离虚弱体验。而恨这种体验给人带来的是趋向敌意与破坏的关系,离感恩的方向会越来越远。     所以,当一个人能够从心底里生发出感恩的时候,其实是他内部世界的创伤体验逐渐获得理解与修复的时候,这也是为什么说,有能力感恩的人,更可能是幸福感比较高的人。   发展出感恩的能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相对而言,在成长过程中获得更多“被爱”的体验的人,这个过程会容易一些。一个孩子从出生开始,就踏上了不断与“被伤害体验”相抗衡的过程,从最初的需要学会独立呼吸,到不断探索与养育者的互动关系,每一步发展,在婴儿的内部世界,可能都是步步惊心的体验,因为他不得不在这个还没有办法用语言表达自己需要的过程中,不断探索每时每刻在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对他自己到底意味着什么:是彻底的毁灭,还是可以获得修复? 我曾见到过一个不到一岁的婴儿,当母亲在厨房做饭的时候,他在自己的小床里不断大声喊,妈妈在厨房里不断叫着他的名字,他就可以暂时安静下来,但随着时间延长,他越来越无法忍受妈妈没有出现,于是他把小床里的玩具一个个拿起来,扔到小床外面去,嘴里发出类似“妈妈”的音。妈妈回来看到这一幕,一边抱起孩子一边说他真是“淘气包”。孩子马上很软的依在妈妈怀里。其实,孩子不断把玩具扔到小床外面的过程,就是在不断体验着与心爱的客体(妈妈)分离的过程(我心爱的玩具离开了我,是我让它们离开的,所以我可以控制局面),妈妈看到了孩子的“淘气”,如果没有深入的学习和体验,妈妈可能永远也不知道,刚才的“淘气”对孩子来讲是多么重要的一个学习和感受分离、等待、控制、可控、客体恒常、时间感等等重要人生课题的时候。但妈妈温柔的抱起孩子,给了孩子确定感与“允许的空间”,孩子就在这样点滴的尝试中慢慢学会面对人生中的种种难题。   孩子在一生的成长中,需要不断从养育者那里感受到“我是被爱的”、“遇上困难,我是可以获得被保护的”、“当我做错了什么,我依然是被爱的”等等体验,当他获得的这样的体验越多,他就越容易健康发展,就越容易发展出感恩的能力。换一个角度讲,早早发展出感恩能力的人,他可能本身就是幸运的,在成长的过程中,曾获得过恰当的养育。 02 成为父母之后的学习   但现实世界往往并不那么美好,有很多人,他们的成长过程并不那么幸运,当他们成长为父母的时候,可能他们感受到的,并不是对父母的感恩,而是另外一些让人很悲伤的体验。 「不养儿不知父母爱的倒错」 一个孩子的成长,会对父母的世界认知有非常多的认同,如果一个孩子成长于父母非常混乱的情感世界中,父母情感世界的混乱同样可以引起孩子内在世界的混乱,比如以施虐的方式保持关系,比如以愤怒表达亲密等等。   当这个孩子长大成人,成为父母之后,他从书本等知识性学习中感受到父母子女应有的关系模式,与自己曾感受到与父母的关系模式,可能会非常不同,而他自己作为父母的本能之爱,可能与早期经验也非常冲突。所以现在他自己养育孩子的过程,可能会变得非常困惑:到底我要怎样对待我的孩子?他们往往会求助于专业人士的帮助,如果他们有耐心接受一些年的心理咨询,他们可能会慢慢发现,原来自己成长过程中,有那么多混乱的体验,原来以为的关心,其实可能是控制;原来以为的爱,其实可能是一种自恋的剥夺;原来以为的照顾,其实可能是严重的不信任;原来以为的开玩笑,其实是一种精神虐待。   觉醒的过程是非常痛苦的,这意味着要把之前二三十年的情感经验推翻,重新理解,重新学习接受。曾经,还可以相信父母说的“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事情只能是这样”,当信任这句话的时候,至少曾经帮助他感受到安全,而现在,当他自己成为父母之后,才发现原来父母对儿女真实的爱(非自恋性的爱),完全是另外一个样子。于是他可能要同时承受着几重的压力:一方面要尽量给予自己儿女健康的爱,一方面要学习承认自己父母缺少爱的能力这个现实,同时还要处理这个新的发现所带来的痛苦。   「不养儿不知父母也有做不到」 对于一个很小的孩子来讲,父母就像超人一般无所不能,但随着孩子长大,他越来越多的会体验到父母常常不能满足他所有的期待,这个“不被满足”的感受有时会被感受为“父母有,但他们就是不肯给我,所以我是不被爱的”。 随着自己的儿女出生,他们才开始真正体验到,作为一个凡人父母,有太多时候真的是做不到“给孩子最好的”,不要说最好的,很多时候最最平凡的事情也没办法实现,比如孩子生病的时候,没办法一挥手,孩子的病就好了;也没办法随时随地陪在孩子身边,帮孩子搞定一切;更没办法完全知道孩子内心想什么,期待时什么,然后随时给予满足,等等。 当这些做了父母的人,真正意识到,很多事情是父母做不到,而不是不肯给时,他们就可以慢慢与内心的父母获得和解。当他们能够接受父母的有限性时,也就可以把对自己的要求放到更合理的位置,减少自己养育儿女过程中的焦虑。   「不养儿不知父母子女之间也存在恨」   恨是这样一种情感:当我们被爱、被满足的期待受挫后,我们便生出恨的情感来,从而可以与伤害性体验保持一些距离。情感这种东西并不受理性的控制,它是一种自然产生的状态。父母与子女之间,也不可避免的相互之间都会存在恨的体验。   但恨这种体验在父母与子女之间往往会是被禁止体验到的,一方面是基于道德性要求,另一方面是我们都很害怕恨会破坏掉爱的联结。   但当一个人成为父母之后,他可能就会有机会真实的体验到对孩子的恨与愤怒:这个磨人的小妖精啥时候才能长大,才能让我喘口气啊!   很多事情,当我们真实体验过,才能理解它存在的合理性与不可控性。很多事情,存在,并不代表一定是有破坏性的,恰恰相反,当我们试图否认它、回避它时,它才变得更恣意的攻击我们,因为我们不曾真正了解过它,所以才容易被它所控。   当我们真正理解父母与子女之间同样存在着因为失望而产生的恨时,我们就更容易面对彼此情感的真实,有恨存在,并不意味着一定会抹杀爱,它们只是我们情感世界中不同的部分,它们一直是同时存在于我们的内心世界的,只要我们愿意善待它们,尊重它们真实的存在,那它们也会与我们和平共处,我们也就能够过上“真实的生活”。     做父母容易,但要做合格的父母,是需要不断学习的。

3304 阅读

离婚,如何跟孩子说?

关于离婚最常见的一个问题就是如何向孩子解释。“我该告诉些孩子什么?我该如何告诉他们?”   去向天真可爱本应该享受完整家庭的孩子告知父母的分开,这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任务,它会激发起父母很多的内疚,悲伤,焦虑,愤怒的情绪。   很多父母要么在不幸的婚姻中煎熬,“为了孩子就这样吧”,“等孩子长大了再分开吧”,“我不能这样自私的做决定”;或者直到一个伴侣已经搬出房子之后才不得不告诉孩子。前者默默的把本该自己负起的责任转移到了孩子身上;后者没有提前告诉孩子真相,给孩子留下被背叛和欺骗的痛苦感觉。孩子需要的是父母的爱,本不该为父母的选择承担责任。而父母可以做明智的选择,把对孩子的伤害降到最低,并且把家庭的变动转化成孩子成长的资源。   告知孩子的基本环境设置   Heather Westberg及其同事对来自8个家庭的20个成年人进行了深度访谈,他们在小的时候经历过父母离婚,访谈的内容涉及,他们是如何被告知父母分开,谁告诉的他们,其他兄弟姐妹是否在场,他们是如何反应的,他们希望如何被告知。   研究发现当重新提起当时被告知的记忆,会引起被访谈者痛苦的感受,许多人对于被告知当天的场景都有深刻的记忆。父母需要考虑告知孩子时当时的场景,不要低估孩子对于被告知那一刻铭记的时间长度。   被访谈者报告对于父母用不同方式告知其离婚消息感到不满意。一些家庭会先告诉大一些的孩子,不告诉最小的孩子。这样的方式让大一些的孩子承担上保守秘密的负担,同时传达给小一些的孩子不信任他们能够处理好问题的信息。因此聚集整个家庭告诉每一个人,不要让孩子为父母离婚承担责任。   被访问者对于离婚有不同的反应,有些反应甚至让父母感到困惑。因此家长不要假设孩子的反应。这样才能给孩子空间去体验并且尊重自己的情感和想法。比如有些孩子的反应是积极的,很高兴家里的冷漠和敌意终于结束,有的孩子很悲伤,希望一切能够像原来一样,有的孩子同时感到高兴和悲伤等等。   有时候离婚的过程由于财务和孩子抚养上的争端似乎是一个无止境的过程,这样的过程对于孩子来说可能是一个非常不舒服和疲惫的过程。因此当父母决定离婚,尽量快速的处理完离婚过程,因为没有人会是最后的赢家。   研究发现孩子需要父母耐心诚实地处理他们的困惑和痛苦。他们需要了解一些细节来解答内心的问号。然而还多时候父母为了逃避离异的痛苦,或者孩子的痛苦,用“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来敷衍孩子。可是家庭的破裂对于孩子来说终究是一种创伤,没有父母的支持和诚实的面对,孩子很难自己去疗愈。   当被告知离婚的消息时,孩子需要父母作为成熟的成年人角色同时出现。这意味着父母双方都要去承担婚姻结束的责任,而不是相互指责。这样做可以避免孩子觉得是他们引发家庭破裂而必须去选择一方站队。   告知孩子的具体操作   1.父母作为一个团队提前准备告诉孩子的内容,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情绪失控或者相互的指责。     我们每个人对于一件事情的理解和感受都是不同的,对于所发生的同一件事情,让不同的人讲出来,恐怕会有天壤之别。尤其面对离婚这件事情,一般都是复杂且有多个层面的,每一方都有他们对于分开的不同看法,并且对于各自来说都是合理的。对于孩子来说,他/她们可能无法理解多层面的原因(具备抽象思维的大一些的青少年除外),因此父母双方在告知孩子之前需要一起讨论一个关于离婚的故事双方认同的版本,然后一起在同一时间告诉每一个孩子。       对于孩子来讲,最好的离婚不是家庭的破裂而是重组。“爸爸和妈妈永远是你的父母,没有其他人会来替代我们。” “不管未来我们生活在哪里,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我们都永远爱你。”鼓励孩子在重组的家庭当中依旧跟父母保持联结。       孩子不喜欢听到其中的一方是“坏的”,他们更希望双方都是“好的”。如果在离婚过程中去一味指责其中一方,孩子感受到自己有要去减少对一方爱的压力,或者因为依旧爱着“坏的”一方而感到困惑自责,或者觉得自己因该去讨好“好的”一方。如果父母可以达成共识,各自承担离婚的责任,可免于孩子陷入夹在中间的冲突。   “爸爸妈妈已经结婚10年了,我们都很爱你们。但是经过了很多年,我们都发现不再像结婚的伴侣那样彼此相爱。很长时间以来,我们对于彼此都感到不高兴。我们尝试过各种方法希望事情好转,但是并没有帮助。我们的心离对方越来越远,我们现在有着不同的兴趣,就像你们看到的那样,我们在一起会吵架,并且我们知道你们讨厌我们吵架。爸爸妈妈都决定彼此分开生活,这会让我们更幸福,我们也能够成为你们更好的父母如果我们感觉到更幸福的话,我们对你们的爱是不变的,我们会继续陪伴照顾你们,只不过生活在不同的房子里……”   反复向孩子传达的几个信息: 这是大人的决定,并不是你导致这个决定。“爸爸和妈妈对于一个问题总有不同的看法,这些不同造成了我们总吵架,即使有些时候我们吵架的内容跟你相关,但是并不意味着是你的错。你是我们都爱着的宝贝,当爸爸妈妈因为你睡觉的时间,去哪旅游,或者怎么帮你做作业而争吵的时候,并不是你造成了我们的争吵,而是我们不同意对方在跟你相关的事情上的看法。爸爸妈妈希望我们能有一个更好的环境,在尝试了很多方法之后,我们做了这样的决定。” 面对这样的变化,没有人需要被责备,你可以自由的去爱任何一方父母。 有各种各样的情绪反应都是正常的,父母愿意去听你们任何的想法和感受。 我们还是你的爸爸妈妈,并且永远的爱你。改变的只是外部的环境,不变的是我们的关系和对你的爱。​​​​​​​ 一切都会好起来。当我们面对新环境新挑战的时候,通常会感到害怕和不适应。就像你第一次上学,第一次离开家住,第一次去打针。即使你害怕到看不到希望,但是事情总有办法解决。父母分开,你的生活会跟以前不同,比如新的作息,新的环境……但是生活会继续,你会渐渐适应这些不同。   2. 选择告诉孩子的场所和时机。找一个安静的环境,并且留足充分的时间去处理孩子的问题和感受,往往周末是一个理想的选择,因为有更多的时间去关注和处理孩子的反应。   3. 根据具体的情况选择要不要提前告诉老师,去做好准备面对孩子的沮丧或者过激的行为。让老师对孩子给予理解,但不要向孩子提及和询问有关父母离婚的事情。   4. 尽可能详细的告诉孩子接下来的计划。例如,谁将会继续生活在房子里,谁将会搬走,何时搬走,搬到哪里(如果已经找到了房子最好在征得孩子同意后带他们去看看);他们何时会跟父母一起见面出去玩;谁将接送孩子上学等等。   5. 后续跟进。在告知孩子之后,找机会与孩子进行第二次谈话,如果你知道关于未来计划更多的细节,可以分享给孩子,如“现在妈妈会每天接送你上下学,虽然跟之前的情况不同,但是我们会尽量让这样的变化可行,妈妈也会跟爸爸一样带你做一些有趣的事情……我们可以看看未来情况如何,你可以告诉我们哪些对你来说是可以的,哪些是不可以的。”你也可以跟孩子去确认那些不会变化的因素,如“每周六我们会带你出去玩,就跟原来一样。”       不要一下子问孩子很多关于他们情绪的问题,但是可以几天问一两个这样的问题。如“对于现在的变化你适应的怎么样?”, “有没有在学校经常想起爸爸妈妈分开的事情?”,“当你悲伤的时候你都做些什么?”,“什么可以让你感觉好受些?”       在未来的对话中,可以问问孩子关于离婚或者父母分开,他们已经有了哪些了解,他们身边的朋友有没有经历相似的事情,是什么样子的?让他们害怕的是什么?他们喜欢的是什么?虽然有些是孩子的见闻,但是讨论这样的问题可以让孩子了解,生活中总是充满变化,变化并不一定意味着坏事,它也会带来新鲜,乐趣。虽然变化会带来适应的压力和跟过去告别的悲伤,但一切终将过去。   6. 准备好去应对孩子接下来的各种反应。有些孩子会因为生活琐事的变化发脾气,有些孩子会装作听不到你的话,有些孩子会问很多问题,有些孩子干脆什么都不问。那些什么都不说的孩子需要在接下来的几周或几个月去哄着他们去跟你聊聊他们的感受,可以通过画画,玩耍,或阅读帮助他们表达。那些问很多问题的孩子需要去被耐心的回答和一次又一次的确认使他们消除疑虑。     7. 在这个过程中,父母尽量彼此尊重和理解。在告诉孩子的过程中可能会出现哽咽或哭泣,这是可以的,去承认这是一个悲伤的时刻,每个人都需要家庭成员相互的帮助。如果其中的一方开始愤怒,或者说一些令孩子沮丧的话,另外一方需要及时救场, 如“爸爸现在非常的沮丧,这件事情对每个人都很难,让我们先休息一下,过一会儿再谈”。 尽量的去谅解另一半的行为,努力的为孩子营造一个安全可控的家庭氛围。 ​​​​​​​ Reference   Westberg, H., Nelson, T.S., & Piercy, K.W. (2002). Disclosure of divorce plans to children: What the children have to say. Contemporary Family Therapy, 24, 525-542.   Saposnek, D. T. What should we tell children? Developing a mutual story of the divorc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mediate.com/articles/falleditorial.cfm   Sedacca, R. 6 must-tell messages to prepare kids for your divorc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mainlinedivorcemediator.com/healthy-divorce-blog/bid/296465/6-Must-Tell-Messages-to-Prepare-Kids-for-Your-Divorce   Herrick, L. Guide to telling the children about the divorce, Retrieved from http://lisaherrick.com/separation-and-divorce-work/guide-to-telling-the-children-about-the-divorce/  

4119 阅读

这面反射中国家庭的镜子,你看到了什么?| 萨提亚模式家庭治疗

  这是央视拍摄的纪录片《镜子》中开篇的一句话。在这部被称为“中国首部深度探讨家庭情感教育的真实电影”的三集纪录片中,三个家庭因为三个孩子的辍学和各种不良行为陷入困境。于是,父母把孩子们送入了一所教育机构,希望可以用三个月的时间使他们发生改变。   与此同时,家长们也会进入“家长学堂”进行学习。虽然开始时,很多家长是排斥的:     但是在家长学堂中,心理咨询师老师的一席话,却打动了很多家长的心:   “在这个社会上,律师是需要拿证的;开车要拿驾照;我们心理咨询师执业也要拿心理咨询师证。做爹做妈是不用拿证的,我们就这么做了。问题是,就这么做了,我们却要做一辈子。这是我们一生做的最长的一个角色,反而我们没有去学习。”   随着故事的逐渐展开,孩子们和父母们都开始慢慢地吐露心声:     虽然,把孩子送进封闭的机构接受“改造”的做法仍然值得商榷,但家长和孩子都踏出的这愿意改变的一步,却毋庸置疑是令人欣慰的。   在著名家庭治疗师维琴尼亚·萨提亚(Virginia Satir)看来,通过体验、人文关怀,和沟通来推动家庭成员的改变,是帮助家庭走出困境,实现学习和成长的重要方式。   下面,我们可以一起来看一段萨提亚进行家庭治疗的片段。     在这个片段里,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萨提亚模式(Satir Model)家庭治疗的一些核心概念,比如一致性沟通、对互动的重视,等等。   萨提亚模式的家庭治疗主要以三大主轴、四大目标、五大自由为重点。   三大主轴,指的是以“我”、“你”和“情境”为中心进行沟通,在这里,萨提亚强调了“一致性”的重要。一致性沟通,需要沟通双方注意保持言语与姿态、感受的一致,而不是以压抑情感的态度说出心口不一的话。     萨提亚模式的四大目标,则指的是:   提高个案的自我价值(自尊):个人对自己的价值判断、信念或感受; 帮助个案为自己做出选择:鼓励个人至少有三个选择; 帮助个案负责:感受是属于我们的,我们驾驭自己的感受,而且经由我们的感受经验喜乐与生命; 帮助个案表里一致:同时接触到个人的感受、自我及人类共通的情感,并接纳原有的存在。   而五种自由则代表了:   自由地看、自由地听,这里有些什么;而不是该是什么、曾是什么,或将会是什么; 自由地说出想法和感觉,来代替应该如何想、应该如何感觉; 自由地去感受,来代替应该如何感受; 自由地请求,而非永远等待别人的允许; 自由地探索和冒险,而不是只能选择安全无虞的道路,不敢做任何的变化。 (——简单心理Uni·家庭治疗系统课程《走进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   萨提亚曾将人类的内心比作一座喷泉,里面有无数的“小喷嘴”。如果个体的能量是自由流动的,那么这些喷嘴便是打开的;但是如果很多喷嘴是关闭的——这通常发生在人们告诉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时,那么人就只能活出一半的生命。   “当我们打开这些喷嘴时,我们就打开了我们生命中的可能性。”萨提亚说道。   在下面这段采访中,我们或许可以了解更多萨提亚关于家庭治疗的看法。     的确,正如萨提亚所说:“人们的感受不是用来决定什么事情应该发生的。感受就像体温计、温度计,是向我们展示事情原本的样子的。”当感受被封闭,个体便极有可能陷入分裂的状态,而各种问题与困境也由此产生。   反观纪录片《镜子》里的很多片段,我们也许会有更多自己的思考。大概,纪录片里的家长和孩子们都还是各自角色中的小学生,虽然生而为家人,却从未懂得如何真正成为“一家人”。而通往成长的道路,一定不是某一位家庭成员单方面的改变,而是整个家庭朝着同一个方向所付出努力,用一根根木头架起彼此沟通的桥梁,最终才握在一起的双手。     这面照着无数中国家庭的镜子,也会让你在里面看到自己吗?   如果看到了,就请开始改变吧。   (本文部分内容参考自简单心理Uni·家庭治疗系统课)  

2806 阅读

男人女人都来自地球

我在工作室每周都会举办沙龙活动,在好多次的沙龙当中都会谈到男人不善于表达的问题,经常会有女性朋友说:     - “当我生气时,男朋友只会在一边呆着,一句话都不说!我看了就更生气了!”     - “老公遇到什么事,基本不跟我说,我问他,他会说没事,你不懂。我能感觉到他有些情绪和压力。但他不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 “我希望当我情绪不好的时候,老公能够理解我,抱抱我,而不是给一大堆的建议和指导。”…… 对此,一些男性朋友却不以为然:     - “男女就是不同的,有一本书《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说的就是这样啊。”     - “女人是感性动物,太容易情绪化了”…… 这里,我们需要了解: 从生理层面来看,男人女人在有些方面是不同的,比如身体器官,功能等。 从社会层面来看,我们更倾向于接受男性是坚强,有力量,强大的;女性是柔美,包容,温柔,有耐心的。 每一个人出生后就会被要求,塑造成为一个大众主流可以接受的人。     - “男儿有泪不轻弹,这样哭多丢人!女孩才会这样!”     - “女里女气,不像个男人!”     - “你爬高上低的,哪里像个女孩!” 可是,是谁规定的男孩一定要这样,女孩一定要那样?! 虽然,社会需要作为一个男性要更多的表现出坚强和有力量,但我一直觉得不能更好的表达情绪是男性很大的缺失。 在性别期待中,女性是能够被允许表达情绪,可以哭,可以示弱,而男人更多地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咽,男人对于情绪,往往很快就压抑下去,而这些压抑下去的情绪越积越多,就像往气球里面不断的充气,直到无法承受,就会用各种症状呈现出来:强迫,抑郁,焦虑,事业失败,婚姻解体…… 在我的咨询工作中,男性来访者也常常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方面不懂得更好的表达,一方面是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同时,他们很难理解别人的感受。这往往导致人际关系,特别是亲密关系中的某些困扰。 那么,如何更好地表达情绪呢? 我们知道有一条人际关系的黄金法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简单说就是自己不喜欢做,也不要让别人去做。还有一条白金法则是:“己所欲亦勿施于人”,我自己喜欢,也不要强迫别人喜欢。我觉得这两条法则里充分表达了尊重。表达情绪也需要尊重自己,尊重对方。 什么是正确的表达情绪?什么是错误的表达呢? 例如你的朋友参加饭局迟到了,你等她很久……     - “你怎么才来!我等你等的烦死了!”     - “你来了,我等了好久,是有点着急,但也会担心你呢。” 好的表达可以说出自己的感受:“等了好久,有点着急”,还表达了对对方的关心“担心你”。我们可以看到错误的表达更多的是抱怨对方,这对关系是有破坏性的。 当然,会有些人说:“我学了一些人际交往的技巧,策略啊,但是,一到事情上就很难做到,那个脾气一上来啊……” 好像我们有时候感性会压倒理性,这是为什么呢? 美国纽约的神经科专家约瑟夫.勒杜克斯的研究就说明了:情绪反应是快过理性判断的。我们大脑脑干部分有有一对杏仁核,杏仁核是负责管理情绪,从而控制我们的行为。从眼睛或耳朵输入的信号首先传递到杏仁核,然后丘脑发出第二个信号传递到掌管理性的思考脑部分。所以,大脑这样的神经回路就解释了有时我们会出现感性压倒理性,情绪失控之后又后悔的原因。 所以,首先去了解自己的情绪是很重要的事情。不了解自己的情绪,就很难准确的表达出来。 如何了解、识别自己的情绪? 1 认知情绪 我们拥有两个世界。一个外在的世界,一个内在的世界,情绪即是我们内在世界一部分。我们需要认识愤怒、恐惧、悲伤、嫉妒、羞耻、难过;需要认识喜悦、快乐和孤独。内在的世界和外在的世界同样丰富,我们在漫长的成长历程中认识并体验。 2 给情绪命名 我们需要给情绪命名,“我很生气”、“我感到委屈”、“觉得很兴奋”、“我很震惊”、“我很焦虑”、“我感到有些悲伤”、“我有点内疚”、“我感到有些反感”、… 3 我们需要重视和关注自己的情绪 发现、熟悉、发展自己的情绪世界,而不是一生滞留和压抑在自己的情绪迷茫之中。允许自己有各种各样的情绪,尤其准许自己哭,不评判好坏。给自己一个空间和时间,使之自然地过渡。 4 我们需要肯定和认同自己的情绪 接纳自己的情绪,并与自己的情绪为伴,逐渐发展出丰富而微妙的情感,过渡并上升到一个尽可能的靠近真实的生命世界。 这里,我们还会谈到情商,同理心,心理化这些概念,这些都与是否能更好的了解并表达情绪有很大的关系。 情商(EQ),是情绪智力商数的简称,是一个人对自己和他人情绪的认知及管理能力。情商主要包括:自我情绪认知能力,自我情绪管理能力,认识他人情绪能力,人际交往能力和自我激励的能力。情商比较高的人会是一个自信快乐的人,不易恐惧和担忧,对于工作积极投入,敢于负责,为人正直正义,热情体贴。 同理心就是了解别人的感受的能力。同理心在很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从营销,管理,到恋爱婚姻,亲子关系,工作,人际,没有同理心会带来非常不好的影响。这个能力非常重要,可以让我们保持融洽的人际关系,融洽的关系是彼此相互关怀的基础,而融洽的关系又来源于敏锐的感受和同理心。 心理化是一个心理学的概念,和情商很像。心理化是:当你意识到自己或是别人心中在想什么时么这就是心理化进行的过程。心理化就是将心放在心里,在理解世界的时候,要从心得角度去看问题。心理化包含心理学常常讲的共情,就是换位思考。心理化还包括对自我心理状态的理解--共情自己。心理化是一种技能,有的发展好,有的发展不好。未能心理化,会造成人际关系严重的问题。如果你总是不敏感你的家人和朋友的需求和感受,或者总是误解他们的意思,问题就出现了! 从这些概念中来看,不能很好的认知表达情绪,不能了解别人的感受是蛮糟糕的一件事。 所以男铜制们,不要在亲密关系一遇到问题就说“女人的心思很难猜!”“男人女人不同物种!”。这只能说明你的情商、同理心、心理化还不够哦,花些时间学习学习吧。  

9488 阅读

熟悉的旧情感一遍一遍地侵袭

文| 简里里  简单心理创始人 去年圣诞节的前一天,我自己有个火烧屁股的急事要找美国的朋友帮忙。我在万年没有更新的脸书上吼叫了一嗓子问有谁在城里,两年没有联系过的Adam给我打了电话过来。他说没问题,我明天开车替你去跑一趟。 大过年举家团圆的时候,他却自己开车跑去一个没什么人烟的小城镇。这让我为此觉得愧疚了相当长一段时间。直到我一个朋友跟我讲:“天啊,如果是我,‘ 过年’压力这么大的事情,我巴不得有人把我从火坑中解救出去!” 终于有了一个借口,从亲戚朋友和不得不参加的聚会中脱身出去,你长长、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我妈经常形容我回家之后变成一根“软面条”。我以各种姿态摊在卧室的床上,客厅的沙发上,餐厅的椅子里。这经常使她气恼,说她搞不明白我自己这么多年在外,究竟能不能生活自理。 我也不明白……或者,其实我是知道的。我每次回到我爸妈的家,回到我的姥姥家,回到我的奶奶家,回到我的三大姑八大姨家,我都在看不见的力量之下,变成一个不同的、特定的形态。 我再次被放置在已经存在多年的眼光和情感之下,我忙着对每一个熟悉的情境做出我最原始的反应。 比如在我爸妈家,我是个懒蛋,于是我在家越来越懒。我在姥姥家,是令人发愁的工作狂、大龄女,我没有什么耐心,不爱说话;我在奶奶家,是还不错的我自己,管别人怎么看我呢反正有人爱我;在张阿姨那里我是别人家的孩子,我装模作样缄口不语;在刘叔叔那里,我是个上进的好青年,问东问西;在朋友之中,我有时候是妹妹,有时候是敌人,有时候是亲密朋友。 简直就像你每天醒来,穿上一身新的盔甲,走上不同战场。熟悉的旧情感一遍一遍地侵袭和重新刷新。 直到过年结束,在回北京的火车上,你一层、一层地剥掉身上颜色,将它们压在你的皮肤下面。穿上你自在的衣服,回到你的疆土。 “欢欢喜喜过大年”。 你坐的火车、去的超市、面馆、步行的街道、夜市摊,那些廉价的广播从四面八方洋溢出来。它们像张大网,把你黏在“过年”的这张大红色的蜘蛛网上。旧的时光过去,新的一年开始,大家终于团聚,你应当欢欢喜喜。 嗯?谁欢欢喜喜?你才欢欢喜喜。你们全家都欢欢喜喜。 事实上,家庭像一个陈旧的、固着的戏剧,每个人在家庭之中都扮演着固定的角色。有人是拯救者,有人是稳定剂,有人心甘情愿去牺牲,有人是家庭创伤的症状出口。你回到那个老套的情境之中,不自觉地扮演相似的角色,直到你准备开始变化。 变化从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哪怕你清醒地知道什么样的变化能够使生活变得更好,可那终究抵不过旧的伤痛让人身体上感觉安全——那个伤痛的位置和姿势,我是如此熟悉,也如此擅长,就让我再多呆一会儿。 身体的感受最忠实。它从不去相信它从未体验过的事情。 所以你不高兴,拖延回家的时间,焦虑烦躁是正常的。有无数个人和你一样。好消息是,每一次的重聚都是一次试探, 你每一次都能看见你自己似乎有一些变化。有时候真的发出了以前从未发出的声音,有时候做得更像自己一些,有时候更偏离一些。 都没关系。它们本来就是我们自己的一部分,而当你鼓足勇气开始哪怕一丁点的变化:你会发现,那些陈旧的、你以为再也不能够更改的庞然大物——你的家庭,有的时候也会脱下他们的厚重外罩,呼一口气,换一个姿势。 有时候青蛙变王子,有时候沧海变桑田。 ▓文章为简单心理咨询师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7269 阅读

谁不是一边想养好孩子,一边手忙脚乱呢?

“我是一个2岁孩子的妈妈,我今天带着孩子在外面玩了一整天,回家路上,孩子在车上睡着了,我小心翼翼地想要把他转移到床上时,他醒了,但又不是真醒,一直要求我抱着他走来走去。我试图沟通,说可以陪他玩一会或者上床睡,但孩子还是在哭,他一哭,我就开始烦躁。因为我觉得我给他了两个选择,为什么他还要哭闹?而且我累了一天,是真的真的抱不动他了……”   这个场景相信每个人一定很熟悉,每每面临这种时刻,父母一方面会担心自己做的不够好,没有满足孩子抱抱的要求;   一方面担心自己不够有耐心,在孩子哭闹的时候大声吼了他,伤害了孩子的幼小心灵;担心自己做得太多,苦了自己,惯了孩子,到头还养成了孩子耍赖的坏习惯……   想做好家长太难了,做出的每个决定都需要斟酌再三,生怕因此影响了孩子的未来。   然而,很多家长不知道的是,这些育儿焦虑的背后,都是和孩子的界限出了问题。     我们没有尊重孩子的边界,总是忘记去信任孩子,忘记孩子有自己的节奏和能力,他们有自己的路。   同时,我们也没有照顾到自己的界限,看清楚那些是我力所能及的,哪些是我可以拒绝的。所以当孩子出现不合理要求时,我们会感到如此痛苦。   如果家长和孩子拥有了非常健康的界限,父母就不会因为这些事情焦虑,感到痛苦;不会将焦虑转嫁给孩子,给孩子压力;孩子也不会肆意撒泼,而会独立自主,懂事负责,一切都会变得轻松起来。   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德国慕尼黑大学 教育学/心理学/艺术史三专业博士,德国Galli剧场在中国首位认证的戏剧治疗师,也是简单心理专栏课程《年轻父母必修的25堂心理课》主讲人。   开篇提到的2岁孩子,就是我的宝宝慕慕。在面对这个情况时,我是这样做的……       面对孩子哭闹, 懂心理学的妈妈是这样做的     我在德国居住了11年,在这11年中,我系统扎实地学习了心理学与教育学,也耳濡目染了德国社会的一些先进教育理念。   在我成为妈妈之后,我非常深切地感受到,作为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想要保护孩子、想要给Ta世界上最好的一切的那种心情。    伴随这种心情,也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焦虑,我们担心自己养育方式不对,担心孩子受欺负,担心孩子上学问题,担心孩子未来的恋爱……   自从有了孩子,我们似乎就不是自己了,说到这简直感觉要焦虑死了。   只不过,我的专业领域,心理学和教育学,让我能够不断地觉察这些焦虑背后的原因,进行处理和调整。不然只会重蹈我们原生家庭的覆辙,那就是:孩子是父母的全部人生,而孩子却越来越厌烦,离父母越来越远。     比如在文章开头,我自己的例子。面对慕慕的哭闹,我调整了一下心情,想到,他在车上睡着又被弄醒,这其实是打破了他惯有的睡眠节奏的,他这样坐着肯定很难受。我肯定不会弃他不顾,但是我自己也真的很累,于是我选择抱着他坐到沙发上,他还是哭。   我对他说:“妈妈抱着你走很累,我现在可以这样抱着你坐一会儿,如果你想哭就哭一会儿吧。” 就这样我抱着他在沙发上,轻轻晃着他。   慕慕宣泄式地大声哭喊了一会儿,就渐渐停下来了,等他停了以后我说:“妈妈这样抱着你舒服么?”慕慕说舒服,我说:“那等你感觉舒服了以后,我们去刷牙洗脸上床上睡好么?”慕慕说嗯。我老公在旁边露出了很惊讶的眼神:“都这状态了,还能洗脸刷牙呢?”   过了一会儿,慕慕说,“舒服了。” 我愉快地说:“好的,那我们去刷牙吧!”于是就很正常的进行睡前程序到床上睡觉了。   孩子哭的时候,我们也通常会很难受,所以我们会想各种办法来希望他不哭。   除了前面说过的严厉制止的类型很糟糕以外,还有一种看似不糟糕的做法,就是一味的满足他。比如慕慕这个例子,那就是一直抱着他走来走去,他也就不哭了。   这样一不小心成为孩子的奴隶,为了让他高兴,做很多超出自己舒适度的事情,这些疲劳和牺牲是会积累和爆发的。我刚才选择先坐下来,是首先保护了自己的边界:我能做到的就这么多了。然后我后来才有了力气,拥抱他,接纳他的哭泣,而不再因为他的哭泣心烦气躁。这种平静和容纳他哭的感觉是能够传递过去的,所以他哭了一会儿也就好了。   我的疲劳被我自己接纳了,他的情绪也被我接纳了。这就是边界的力量。   所以在孩子哭的时候我们可以让他哭一会儿,试图去理解他的哭想表达什么,然后选择让自己舒服的方式来处理,尊重了孩子的边界,也维护了自己的边界。     父母本意是保护孩子, 为何总适得其反?   前段时间幼儿园的很多负面新闻后,很多人开始注意教孩子说不,教孩子辨别哪些是不好的事情。   但是在教给孩子对外说不之前,他还需要一个基本的信任感,就是他可以和父母沟通他所遭遇的不好的事情。   我在一个室外喷泉,见过一个6,7岁的女孩,在一个小桥上跑来跑去,后来一下子掉下去了,水不深,就到脚踝。但孩子吓坏了,哇哇大哭,妈妈从远处跑过来,把孩子揪上来,没有好好的抚慰孩子,而是怒气冲冲的批评她说:“我不是告诉要看着路吗!  ”   这是非常错误的行为。   如果一个孩子摔倒,或者做的不够好、哭泣的时候,总是先被父母有意无意的指责,那又怎么能指望他对外面的侵害说不呢?他不敢说不,因为他会首先想到一定是我的问题,是我不够好。   正确的做法是,我们一定是要先共情孩子的害怕或者疼痛,接纳她的情绪,到最后你才可以和孩子一起看看要怎么做才能避免再次摔到。这样,父母孩子间就建立了信任的关系。   当然,做到这些不容易,我们指责孩子的时候,通常因为我们自己也无法处理和面对这些失败、错误和不完美。但这些都是我们学习界限之后,可以去觉察和改变的,学会给孩子时间,给孩子信任,认真地去理解他们和与他们沟通。   界限还是规则,在爱和信任的基础上,用规则来让孩子知道哪些是我自己可以做的,哪些是我不可以做的。     教育孩子时, 父母是否要有“红白脸”分工?   有一个朋友前几天很苦恼的来吐槽,说青春期的孩子,晚上主动把手机和ipad交给爸妈看管,自己好专心学习。   结果有一天妈妈刚没收了ipad,儿子又去找爸爸拿回了手机,我这个朋友很生气,她主要生气的点是:她觉得爸爸总是当好人,让她当坏人。   这是个很典型的规则问题。很多家庭,都跟孩子一起制定规则,并努力遵守规则。但别忘了,规则就是保护界限的,很多时候我们说给孩子立规则,就是立界限。   但为什么这个规则容易被破坏?为什么会让父母产生“总是我当坏人,你当好人”这样一个感受呢?   那其实是因为这个规则本身不恰当。规则有两个最重要的要素: 规则要明确,责任的承担人 要明确规则被破坏时候,要承担的结果   比如上面的例子,当一个青春期的孩子对你说:“请爸爸妈妈帮我保管手机,因为我自己总是控制不住想玩儿。” 然后把手机放在父母手里:“我写完作业再过来找你们拿,可以吗?”   这本来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在这个例子里面,孩子才应该是规则的责任承担人。因为让父母帮助保管是孩子的愿望,他就应该负担这个责任,也就是说,你送过来,我们帮你看着。你拿走了我们不负责。   但父母应该明确的是:如果孩子总是破坏这个规则,总是拿走,那对不起,以后我们也不帮你看着手机了。   这就是一个典型的,爸爸妈妈把孩子应该承担的责任揽到了自己身上的例子。这就造成了界限的模糊,造成了父母自己内讧,说一个是好人一个是坏人。   一旦我们清晰了界限,就可以制定出更清晰和便于执行的规则。不然的话很多规则都变成了鸡肋。       这就是我想要分享给大家听的事情。在养育过程中,我们一定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   孩子总是不听我的,怎么办? 每天早上都会穿衣出门总是要大吼大叫,怎么管? 爷爷奶奶太惯孩子了,两代人一起教育孩子有很多不一致怎么办? 等等等等……       所以,我与简单心理一起,制作了《年轻父母必修的25堂心理课》。你在亲子教育中会面临的关键问题,我们在课程里都会讲到对应的解决办法,让我来慢慢告诉你,怎么做一个懂孩子的好爸妈。    

8488 阅读

我想要你抱抱我

我是一个小男孩,我有些话想要对你说: 我今年四岁,妈妈说我是小小男子汉。 我虽然不太清楚小小男子汉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真的有很认真的去做一名妈妈眼中的小小男子汉。   ❖   当我摔倒之后,我真的觉得好痛好难过 妈妈会说:你是小小男子汉,要坚强,不可以哭泣。 我是男子汉,我不哭,可是我好希望妈妈可以柔声安慰我, 可以帮我吹一吹疼痛的地方。   ❖ 当我在商场看到喜欢的玩具时,我真的好想带它们回家, 妈妈会说:你是小小男子汉,不可以耍赖,要明白大人们赚钱是很辛苦的。 我是男子汉,我看看就好了,可是我好希望可以像其他小朋友一样赖在地上放肆的哭闹。   ❖   当我很希望妈妈可以陪我多玩一会儿的时候,我真的好希望妈妈不要有那么多的工作,可以陪陪我, 妈妈会说:你是小小男子汉,要独立,不要总是粘着妈妈。 我是男子汉,我自己玩,可是我好希望妈妈可以让我多粘一粘她,毕竟很快我就会长大,长大了就粘不了她了。   ❖   长大的过程中我总会遇到一些很困难的事情,我感到很害怕,我想要放弃, 妈妈会说:你是小小男子汉,你要勇敢,要勇于挑战困难,不能轻易退缩。 我是男子汉,我害怕我也要努力去做,可是我好希望妈妈可以允许我害怕,允许我放弃。 ❖ 我很努力的做一名小小男子汉,因为我不想让妈妈失望,可是其实我不想做一名小小男子汉, 我只想做一个普通的小孩,我想放肆的哭,我想放肆的闹, 我想被允许,我想要在害怕时、伤心时躲进妈妈的怀抱。   正如歌里唱的:男儿有泪不轻弹。 无数小说、传记、历史典故塑造了一个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形象,这些男子汉都有着很多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不畏艰险、迎难而上、坚强勇敢并且有责任、有担当,不轻易流露情感。 于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男人们有苦有泪都只能往肚子里咽,吸烟吸进自己的脆弱,喝酒喝尽自己的泪水。若是没忍住落下泪水,立时显得羞愧,仿佛泪水一落下,阳具就会消失一般。 当一个同龄的小女孩伤心流泪时,父母会柔声安慰,并且视为正常,当一个同龄的小男孩伤心流泪时,父母依然心痛,却会想着为了我的孩子能够像个男人,我应该教导他学会坚强。现在我们总说男女平等,我却觉得刻意把男孩塑造成所谓的男子汉带着强烈的性别歧视色彩。 每一个孩子都应该得到柔情的对待,都应该被珍视被心疼,并且都应该知道自己配得上足够好的照顾,足够多的温情,这个与性别无关。 每一个生命都应该获得允许,每一种情绪都应该能够自然的表达,每一次委屈都配得上拥有一个温暖的拥抱。 也许最勇敢的男人不是有泪不轻弹,而是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最性感的男人不是背负着责任活得眉头紧锁,而是敢爱敢恨活得快意恩仇,最坚强的男人不是咬紧牙关迎难而上,而是懂得取舍允许自己放弃,允许自己有时显得懦弱。 或许当下次小男孩再跌倒时,你可以走到他面前蹲下去帮他检查伤势, 告诉他你知道他的疼痛,告诉他也许还会疼一会儿。   ❖ 或许当下次小男孩再看到心爱的玩具时,你可以允许他哭闹耍赖, 告诉他你知道心爱的东西不能够拥有时内心的失落,并允许他因为无法拥有而放肆的悲伤。 ❖ 或许当下次小男孩再渴望妈妈陪伴他一会儿的时候,你可以暂停一刻钟,陪伴他, 让他知道你虽然很忙,虽然只能陪他一小会儿,但是你真的很享受和他待在一起的时光。 ❖ 或许当下次小男孩遇到困难想要放弃时,你可以鼓励他去尝试, 但也会让他知道他有放弃的权利,每个人都会害怕。 最后,当孩子无助时给他一个随时敞开的、接纳的、温暖的、坚实的拥抱。   最最后,祝愿每一个孩子六一儿童节快乐~! 你每天对待Ta的正确方式,说不定才是给Ta最好的节日礼物🎁  

4248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