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相信我,所以我相信我自己”| 关于情感支持的心理学意义

本文18年7月原发于公众号:心流场(flowfield)     01  “她相信我,所以我相信我自己”   前几天看到《跨界歌王》中,战狼2的女主角卢靖姗,邀请她的妹妹,一同上台和她合唱。   一曲唱完,主持人采访卢靖姗的妹妹:我们都说“长姐如母”,姐姐对你是什么样的一种情感?   “我姐姐非常非常疼我。 我小的时候,成绩很差,然后我都不知道我会不会毕业。 我那时候很伤心,我姐姐,她跟我说: 我赚回来的钱,8万块,我给你做学费,你去读国际学校。 那时候她19、20岁吧。”     卢靖姗解释说:   “因为我们都是混血儿, 然后小时候,我妹妹就被欺负。 所以呢,我就跟她说, 既然不开心,你就转学吧。 然后当时我当模特,只能赚到7万8千块, 还剩2千块,然后怎么办呢? 我就把妈妈送给我的一个戒指,当了。 但是我没告诉我妈,因为她肯定会很生气。”     妹妹接着说:   “就是因为我姐姐她相信我,后来我考了全部A。 我妈妈爸爸就说:what happened?发生什么事? 我说,她(姐姐)相信我啊。 她支持我,所以我相信我自己。”   我们都渴望来自家庭的情感支持,但也许,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     02 缺少情感支持的“问题儿童”   记得大学的时候去阿坝支教,当时五年级有一个男孩,坐教室最后一排,同去的老师提醒我说,这是个“问题儿童”,很皮,经常打班上的同学,你小心一点。   讲课时,我看他也在听课,于是点他起来回答问题。男孩很害羞,站起来,结结巴巴的说了几句,我夸他说得很好。他坐下,很高兴的样子,身体都端直了。   后来上课,我经常请他起来回答问题。   一天下课后,大家都在外面疯玩。我看到他一个人在教室打扫卫生。他们的卫生不是值日制。他似乎在用这种方式,表达着什么。   我们常说的“问题儿童”,“网瘾少年”,其实并不是天生就有“问题”,他们是在被人长期的情感忽视的环境下,长成了这个样子。   他们需要的只是被“看见”。   如果家人、老师,甚至他们身边任何一个人,能够给予他们足够多的关注和情感支持,那么,他们的“问题”也许会消失。     03  我们为什么需要情感支持?   一个人在小的时候,在学会了走路之后,就会去外面探索这个世界,在这个过程中,他可能会跌倒和受挫,那么就会跑回去寻求妈妈的安慰。   这时的妈妈充当了一个安全基地的角色,就像飞机回到了航母上充电一样,小孩会在妈妈的怀抱里充电。   如果妈妈在这个时候抱抱他,安抚他,那么等他情绪平静之后,又可能就会继续的到外面去探索更大更远的世界。   有安全基地保护的孩子,会变得越来越勇敢和自信。   相反,如果妈妈在这个时候,无法给孩子提供这个安全基地的功能,比如妈妈本身就是焦虑的,抑郁的,冷漠的,或者忙碌的,那么孩子的情感需要可能就会被忽视。   孩子会觉得无助,只能自己解决问题,TA可能就会退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变得封闭,或是从其他地方寻找安慰,比如游戏。   在长大之后,这样的孩子也更容易产生各种心理问题:不自信,没安全感,总是心里感觉“空”,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意义……在他们的内心,有种深深的觉得自己不值得被爱的感觉。   因为他们的情绪从未被看到过。     04 情感支持的三个步骤   一个人无论长多大,对于安全基地的需要依然是存在的。当我们受了挫,我们依然希望可以回到安全基地,复原和疗伤。   而这个时候,安全基地变成了我们的伴侣,朋友,甚至心理咨询师。   我们经常会看到两个人谈恋爱,一方受挫了,向另外一方寻求安慰,但是安慰的一方,却往往给对方讲“大道理”,用理性去分析和“教育”伴侣。   “你怎么那么笨啊。 你怎么这都不会做? 你应该这样…… ”   结果被教育的一方受不了了说,“我不想听这些”。   那TA想听的是什么呢?   他想听的,是安慰和理解,而不是再教育。   他们无法去行动,是因为他们的情绪被堵住了,这个时候,你只要去疏导他们的情绪就可以了。而疏导的方式,就是情感支持。   那情感支持到底应该怎么做呢?   1. 看到,确证(Validate)TA的情绪。   当TA产生情绪,或是表达情绪了,你不能视而不见,而是要去确证TA的情绪。   确证TA的情绪意味着,承认TA情绪的存在是合理的,理解TA情绪的产生是有原因的。而不是简单的说“不要哭,要坚强”这样的话。   我们可以设身处地的去想,如果是我们自己,遇到类似的情况,会有什么样的感受,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TA的情绪和感受。   2. 包容TA的情绪   心理学家比昂提出了心理学上“容器”的概念,他认为,如果我们能作为一个大的容器去涵容另一个人的情绪,接住TA的眼泪,悲伤,无力,甚至是攻击。   当我们能够共情的去理解TA的情绪,承受住TA的情绪带给你的焦虑,而不是抽身离开,或是攻击回去,那么,这对TA来说,就是有建设性的。   即使有时候对方表达出的是攻击,但也许在TA暴怒的外表下,隐藏的是无法言说的脆弱,你需要去看到这部分脆弱。   3. 探讨,给予支持和鼓励   探讨建立在理解和包容之上。   你们可以一起去谈一谈,TA到底怎么了。在这个过程中,不指责,不控制。   在探讨的过程中,更多去发现和理解TA的心理需要,看看有没有办法可以满足TA的需要,你可以去共情的安慰TA,也可以和TA一起去讨论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这个阶段,你的鼓励和支持,可以帮助TA度过这个脆弱的阶段。     当一个人的情绪被看到,被确证,感到被支持,你要相信,TA自己就有复原的能力,能够更有力量的去面对这个世界。   所以,当我们身边的人向我们寻求情感支持时,不要吝啬去给予。而当你自己需要情感支持时,也不要害怕去寻求。    情感支持让人和人之间产生连接,这也是人,能够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温度,而区别于机器的意义。   作者:梁娟,心理咨询师,心理专栏作者 原文首发于公众号:心流场(ID:flowfield)

4012 阅读

你早就得到过很多“佩奇”

  本文字数2000+ / 阅读需要 5 min   1.   相信很多人已经被《啥是佩奇》的短片刷了屏,如果你还没看过,可以先拉到文末,点击阅读原文看一下。   故事很简单,山里的爷爷要为孙子准备一件叫“佩奇”的礼物,但他不知道什么是“佩奇”。     所以他查了词典,做了广播,问遍朋友,最终硬生生用鼓风机焊了一个“钢铁佩奇”。     经过很多天的努力,爷爷对“佩奇”的了解,也从最初的“完全没听过”,发展为“她爹也是猪,她娘也是猪,儿子还是猪,一窝猪。”   幽默中带着感动,感动中又带着一丝“熟悉的温情”。   为什么我们说是“熟悉的”?   想象一下,类似“什么是佩奇啊”这种问题,你是不是也听到很多次?   “什么是吃鸡啊?什么是比特币啊?什么是直男啊? 什么是新媒体啊?什么是公众号啊?什么是产品经理啊?”   熟悉么?类似这样的问题,是不是也曾出现在你和父母的对话中?   看到那位不认识佩奇的爷爷,你也许会想到“空巢老人”,但你也许不知道,还有个词叫做“空巢期父母”。   2.   “空巢期父母”,指的就是当最后一个孩子长大成人,离开家后的父母。当这一代80、90后年轻人纷纷背井离乡去到一二线城市发展,留在三四线小城市的父母们便变成了“空巢期父母”。   他们大多在40-60岁之间,他们也许生活并不如意,也许日子过得普普通通,也可能正处在事业的巅峰......但他们中的大多数,内心可能都有一份难以弥补的空虚。   这份空虚,就是孩子离家带来的空虚。   对很多家庭来说,孩子离家,就意味着父母不得不改变近20年形成的生活方式和日常交流内容,将生活的重心从孩子转移到其他事物。许多父母会感受到悲伤和失落感,这也被成为“空巢综合征”——当然这并非真正的临床症状,只是一种现象。   对“空巢综合征”来说,最好的解决办法往往就是让父母重新发现自我,找到一个新的兴趣和动力,去发展属于自己的新生活。可一旦没有找到这种新生活方式,当父母感到空虚,他们就可能会选择更多的和孩子去联系,去焦虑,企图用这种方式来缓解空虚。   在面临问题的时候,他们也总会想找孩子商量和倾诉。有时他们甚至需要聊孩子的话题,来维持夫妻之间的沟通,因为之前的生活中他们也大都是在聊孩子相关的事情。   而当孩子开始独立,在其他城市有了独立的圈子、事业,父母也会面临一种角色的转换:他们需要放弃“我是可以帮助到你的父亲/母亲”的原始角色——但这个角色,可能是Ta之前全部成就感的来源。   所以,父母依然会在接下来跟我们的相处中,努力让自己去扮演好“父亲”“母亲”的角色,从而维持那种他们曾经熟悉的安全感和成就感。   就像一位同事说,看《啥是佩奇》最打动她的,是爷爷一包一包往外掏特产的画面,“我立马想到,我妈每次来北京看我,总给我带一大堆乱七八糟奇奇怪怪的东西。”   另一位同事说,自从来简单心理做了新媒体,父母每天都认真看他的文章,还要转发给亲戚好友。有一天他做了篇“性心理”主题的文章,妈妈还悄悄发微信来说,自己还是太传统,不适合转这种内容,给你点个赞,就不转发了。语气中甚至还透漏着一丝丝的委屈。   同事还说,父母以前根本不懂自己的工作内容,但他没想到,父母不仅一直在努力了解,几个月后,竟然还开始试着给他提些工作的意见。   其实,父母再努力了解,最终学到的也很有限,就像那位爷爷最终对佩奇的了解,也只是“她爹也是猪,她娘也是猪,儿子还是猪,一窝猪。”   而父母能给出的意见,多数也是脱离实践的无用意见——就像那位爷爷给孙子焊的钢铁佩奇。   但他那一瞬间真正感受到了父母的爱,那是一种想尽办法也要表达的“笨拙的爱”。   当我们刷屏为爷爷送给孙子的“佩奇”感动时,也许并没有意识到,父母早已给过我们很多各种各样的“佩奇”。   3.   “原生家庭”这个概念,近两年被提得越来越多。很多人开始发现,自己现在面对的很多人生障碍比如性格问题、做事方法问题、认知问题等等,原来都是“原生家庭”惹的祸:因为父母的不恰当教育,因为父母的忽视,或者因为父母的过度管教......   但站在父母的角度,自己明明已经尽了最大能力来爱孩子,也在自己能力、认知范围内给出最好的“教育”——结果养出来的孩子,总是不懂得念父母的好,还责怪父母给他们带来了糟糕的影响。   从心理学来看,“原生家庭”对一个人的影响,的确是不可否认的真实存在。但大多数情况下,我们去强调“原生家庭”,本是为了让每个人更清楚的认识自己,了解自己真实的样子,绝非让人们去责怪怨恨父母。   当我们看那个短片时,因为我们看到了一只佩奇的诞生过程,所以当最终那只粗糙、滑稽的钢铁佩奇出现,我们会感受到背后的温情,会觉得可爱。可真换成自己的生活,我们往往看不到父母给我们准备“佩奇”的过程。   当父母把“佩奇”给到我们,我们却又会有更多的挑剔。但是,很可能父母真的已经竭尽全力的去爱我们了。   理解家庭这件事,过程总是不可避免伴随着矛盾和痛苦。我们经常在后台看到留言,很多孩子、父母都在互相抱怨。   但只要我们走在“理解的路上”,就总有希望达到终点。   最遗憾的情况,莫过于孩子花一辈子的时间等父母道歉,父母花一辈子的时间等孩子一句谢谢。   酒鬼+悠悠 ✑ 撰文

2252 阅读

直眉瞪眼的科普文:父母的焦虑

文/张真 作为这个时代或者社会的状态,焦虑感无处不在。尤其是食品安全方面,常常听见人们感叹说“真是什么也不能吃了啊!”或者是对于流行的锻炼方式比如跑步,时不时便会有“某人跑步中暑死掉了”或者“跑步有损关节”等等这样的忠告飘来锻炼者的耳边。 然而,如果身为父母,不对自己的焦虑感加以留意、反省和自控,可能会带来以下的影响。 首先,直接可能影响到与孩子之间的关系: ——我常常听到来访者说道,“家人这样的唠叨虽然知道是好意,但是实在太难以忍受了,所以不愿意回家”。想想如果家庭谈话里不出三句话就会谈到如何死,确实是很大的压力。很多家庭是因为这样的情况而失去了很多本可以交流的机会。 另一种可能是:可能会带给孩子“这个世界十分危险”的想法,使得孩子害怕长大,觉得长大是危险而孤独的,对父母产生严重依赖。 第三种可能是:可能会让孩子觉得父母十分脆弱,必须要终身照顾父母的情绪,从而在心里看不起父母,因为不得不为父母而放弃自己的需要而感到愤怒,却又只能憋在心里,会导致时不时闹别扭,但过后又内疚。内心十分纠结。 第四种可能是:一部分孩子会养成被动攻击的性格,当父母传达出对某件事的焦虑时,孩子会故意迎合父母表现得十分强烈地害怕和回避,以至于让父母觉得不对劲。这实际上也是一种表达不满的方式,但是带来的是更强烈的隔阂。 与这种可能性相仿的是:孩子可能会由于父母的这些“不要做”,而渐渐放弃自己去判断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而无法培育出自己真正的判断力,最终会给孩子带来真正的危险。没有自己做决定的过程,是无法学习到做决定需要怎样的内心决策过程以及决策标准的。 还有一种,非常常见的可能性是:由于父母焦虑传达的实际上是一些禁令,孩子感觉到这也不许做、那也不许做,会觉得自己(的感受和需要)并不是父母真正关心的,父母关心的只是自己活着就行了,活成什么样都不重要,不开心也不重要,从而深深地感觉自己不被爱。 我们常常在西方人的对话里看到这样的故事:父母对于孩子要到战乱地区去做志愿者非常担心,但是忍着不说,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作为父母应该支持孩子,而不是妨碍他们追求自己要做的事情;孩子也应该为自己的决定负责,如果受伤或者死去,也是孩子要去自己面对的事情,父母所作的是提供情感上的抚慰和后盾一样的作用。 今天我还看到了一名无国界医生说她去埃博拉病毒肆虐的地区支援,她出发前和自己的妈妈交谈,她的妈妈说:“就好像我能阻止你似的!”我想,她的妈妈一定也为孩子的选择感到焦虑,但是,也许正是因为她妈妈没有反复跟她念叨说“多危险啊,一定不能去啊”,她才能做自己的选择,也愿意跟妈妈交谈,告诉妈妈自己的想法和感受,而不必选择压下自己的心里话、不去和家人沟通。   关于作者 张真,中美精神分析联盟(CAPA)成员,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北京LGBT中心心理咨询师、督导,主持每月案例讨论。 从业6年,个案经验超过3500小时。持续接受美国分析师分析和督导。 ----------------------- ▓文章为简单心理原创,转载务经授权。 投稿或版权合作:✉ media@jiandanxinli.com 欢迎关注公众号“简单心理"(janelee1231)      

9445 阅读

为什么孩子总是爱重复做某件事

透析宝宝3 文/ 咨询专家 郭  茅   经常看到许多低龄的孩子会重复做某件事情,比如有滋有味地将手指塞入口中,不厌其烦地玩水和沙,总是要求妈妈讲同一个故事,反复看同一部动画片等。初为父母的家长会很好奇,孩子为什么会不断重复做某些事情呢? 其实,这种现象早在孩子未出生时就已经开始了,比如:吮吸的本领,正常的宝宝一出生就已经会卷起舌头,条件反射般地吮吸妈妈的乳汁了,这一本领是小宝宝在妈妈肚子里一遍遍吮吸自己的手指练就的。如果碰巧,在产前检查的后期,妈妈还能从B超影像中直接观察到这有趣的一幕呢。 出生以后的宝宝,重复“练习”的范围扩大了,重复的动作中蕴含的意义也更丰富了,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惯常的重复例子来解读其中的意思: 一、“我有很多担忧,但说不出来”——渴望寻求安全感 对刚出生的宝宝来说,类似反复吮吸自己手指的举动,一方面是想重温原先在妈妈肚子里的安全感,另一方面是在表达希望和妈妈发展一种新联结的渴望,比如喂奶时的触摸等。这个阶段,他们最大的担忧是害怕被妈妈抛弃,这些复杂的感受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因此只能借助反复做这个动作来安慰自己。 一般来说,这个动作在2岁半之后频率会有所降低,但如果宝宝日后在幼儿园又频繁出现吮吸手指的动作,爸爸妈妈马上就要意识到,这是“分离焦虑”的标志。 我们可以仔细回顾出现这个动作的时间点,大多是生活中发生了一些较大变化的时候:比如换学校、搬新家、戒奶嘴之后或重要照顾者离去等。当安全感的基石发生动摇的时候,宝宝往往会退行到婴儿的状态。   二、“咦?有些东西不见了,又出来了!”——努力理解事物的恒常性 10个月左右的宝宝,小手小脚已经初具力量,手指动作也已相当灵活。他们常爱玩的一种“游戏”,就是把手里抓到的东西扔出去,等大人帮他们捡回来再扔出去。父母捡得快,宝宝就扔得快,这种游戏对父母来说并不有趣,甚至是活受罪,往往捡着捡着就不耐烦了。殊不知,反反复复的过程中,宝宝在获得空间感的同时,还初浅地理解到了事物存在恒常性:东西不见了,又出来了! 在理解事物恒常性这一点上,更为典型的游戏当属“躲猫猫”。可别小看此类游戏,这可是为妈妈或其他重要照料者日后成功“脱身”奠定基础哦。宝宝通过反复玩这种类型的游戏,努力地理解和接受重要照料者有时会暂时离开一会儿,但总会回到自己身边。   三、“只有这样做,我才能明白一些事情。”——反复能加深大脑中的沟回 孩子反复玩水和沙等游戏,或者总是要求大人讲同一个故事,这又是怎么回事呢?我们先来看看大脑皮层是如何发育的吧: 大脑皮层上那些大大小小的褶皱——沟回,是高级神经活动的基础,有沟回的脑是一部分大型哺乳动物的独有特征,复杂的褶皱使得体积不大的脑可以拥有很大的表面积,产生较高智能。在大脑发育过程中,主要的沟回在妊娠中迅速发展并在婴儿出生时完全形成。 出生以后,婴儿大脑皮层表面的沟回不明显,但随着与人和环境的交往(适当的刺激)而增多,婴儿大脑的沟回逐渐显现、加深、表面积增大,从而扩大了宝宝的运动、思维等功能区。而短时记忆变为长时记忆的关键在于重复,重复才能加深大脑皮层的沟回。 由此可见,孩子在某段时间重复地玩某个固定的游戏或玩具,是通过自己的方式来理解这个世界。所以,他们会在学习穿鞋的阶段,穿上又脱下,再穿上,再脱下;在搭积木的时候,他们会搭完推倒,再搭,再推倒……重复做,是孩子理解事物的重要途径,如果你通过这篇文章知道了其中的道理,请多给孩子一些耐心哦。虽然我们成人觉得“没意思”,但对孩子来说却有“重大意义”。  

4546 阅读

分手后,你们依然可以当好爸妈

  文|西京 简单心理内容实验室 编辑|简小单 简单心理官方编辑 前不久看到一个报道:中国青年报社会调查中心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83.1%受访者会因孩子而选择放弃离婚。一对有孩子的夫妻在离婚时,外界最大的反对声一般都是:这对孩子的成长很不好!再想想!   这篇报道发布时,正值《蝙蝠侠大战超人》在影院热映。这让我想起一则八卦,影片里蝙蝠侠的扮演者本阿弗莱克是美国著名影星。去年夏天月,他和同为影星的妻子珍妮弗加纳协议离婚,结束了两人近十年的婚姻。在对外的公告里,他们这样写道: “ 经过慎重的思考,我们做出了离婚这一艰难的决定。我们将带着爱和友谊继续前进,并承诺会共同养育我们的孩子。在这个艰难的时期,我们也希望大家能尊重孩子们的隐私。” -本阿弗莱克与妻子珍妮弗加纳- 如果你关注好莱坞明星八卦,你会经常会看到类似的公告:某明星夫妻协议离婚,并声明会共同担负起养育孩子的责任。不久后,就会有记者拍到已经离婚的他们带着孩子一起度假,逛街,过生日。 这并不是简单的明星作秀。毕竟,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如果离异的夫妻能够实现对孩子的的“共同养育”(Co-parenting), 对孩子的成长是最为有利的。 “共同养育”給那些在婚姻中遭遇困境,但又害怕因离婚对孩子成长造成伤害的父母们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   – 为什么我们需要 “共同养育” – 现在,打开你的电脑,在搜索引擎上输入“单亲教育”“共同养育”等关键词,你能搜索到多达几百万条的结果。与之相关的文章、课程、书籍、指南更是比比皆是。 这一现象背后的事实是,中国家庭的离婚率正在持续走高。据数据统计,2014年中国依法办理离婚的夫妻达到363.7万对。这其中不乏有孩子的夫妻。 即使社会的主流观点仍然是,离婚会对孩子孩子的成长造成不利影响——这确实是对的——越来越多的成年人也开始相信,如果一个家庭只能维持表面的组织形式,而不能带给其中的人以安全感、归属感和幸福感,甚至只能造成伤害,那么我们应该做出其他的选择。 孩子的成长问题也不仅仅在于家庭的形式,不在于父母是否在一起,而在于身为成年人的父母怎么去做。这才是关键所在。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的副教授Edward Kruk专门从事孩童与家庭政策研究,他是共同养育的提倡者之一。“共同养育的核心宗旨就是:以孩子的成长利益为上,搁置你与前任配偶之间的争端和斗争,通过商议协定,共同养育孩子。” Edward说。   -窦靖童与母亲王菲-   这让我想起了窦靖童。在刚刚过去的五一节假期里,成千上万的人涌向北京的超级草莓音乐节,窦靖童也登台演出了,受到狂热的欢迎,其演出直播页面在直播app上被点击了近70万次。   窦靖童引发了很多人对于离异家庭如何养育孩子的探讨。她不羁率性,自由洒脱,一边在网络上晒出和母亲王菲的亲密合影,一边也为生父窦唯的专辑献声。在窦靖童的成长轨迹中,人们能看到她和父母双方都有着亲情的交流与沟通,以及父母对她的重视与尊重。 我们无法对窦靖童的成长妄下结论,因为并不知道父母教养的具体细节。也许窦靖童并不符合严格意义上对于共同养育的定义,但至少,她的成长利益得到了尊重与保障。 回到共同养育这个话题。共同养育的好处显而易见。对于未成年的孩子而言,这会让他们意识到的自己重要性:因为父母将他的存在与价值放在成人的争议与冲突之上。 具体的益处更多:比如,共同养育能够带给孩子安全感,让他们感受到父母的爱,从而较快的适应父母离婚后的生活。家长的共同养育也会帮助延续之前的规矩、纪律和奖励方式。友好相处的父母更会成为孩子的榜样,孩子会通过父母合作的行为逐渐学会遇到问题应该如何解决…… 从父母的角度考虑,共同养育也能分担双方的经济压力,时间精力,满足双方的心理需求等等。   – 共同养育的原则 – 一般而言,除去一些极端状况外——如夫妻双方中有某一方在离婚后不适合养育孩子(如酗酒,家暴,债务问题等),共同养育会逐渐成为一种主流选择。这也是一个社会理性进步的表现。 在美国,有一些机构专门为离婚夫妇推出了“离婚律师+心理咨询师”的标准服务。离婚律师的责任是帮助处理一系列法律、财产、抚养权等问题。心理咨询师(多是婚姻与家庭咨询师)则是帮助处理离婚过程中的创伤问题,无论是夫妻的还是孩子的,同时也提供离异后的养育咨询。 我们没有这样的标准服务,且共同养育也是一个宽泛的概念,蕴含着很多的操作细节与方式:比如父母是否需要协议具体的陪伴孩子的时间,在哪些事情上应由谁做主,经济负担如何协调等等。但有一些基本的原则,依旧值得在共同养育中参考与借鉴的。     1. 处理好离婚对孩子造成的创伤。这点很重要。当离婚已成既定事实,一定要记得和孩子认真沟通这件事。最最重要的,向孩子传达一个信息:你没有被爸爸妈妈抛弃,爸爸妈妈永远都在。同时,提前做好离婚后的抚养计划。在与孩子沟通时,向他们详细地说明这些计划,給孩子提供安全感。如果在离婚后,孩子依然显现出某些创伤后的应激障碍,记得及时寻求专业机构或人士的帮助。 2. 多花时间与孩子在一起。无论是物理空间上的还是精神上的。长时间的共同相处可以促进你与孩子的关系,精神上的相处则是指对孩子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产生兴趣,并合理地介入、支持。   3. 维护孩子的“支持系统”。社会人都生活在各种各样的系统中,离异家庭的孩子在这些系统中会更具脆弱性(如被同龄人攻击等)。因此父母要在分离的情况下,依旧维护好他的家庭支持系统,朋友圈、校园生活等等,给予他们稳定感。   4. 不断地教育自己。孩子在不同的成长阶段有不同的需求,教养计划也需要不断调整。因此你需要自我学习,无论是线上教程,还是亲子书籍,又或是专门的培训项目,你都需要不断地汲取知识,以应对孩子的迅速变化。   5. 支持前任配偶在共同教养这件事情的角色。无论你和前任配偶之间有多大的纠葛,请将那些情绪放置一边,回到你们在共同教养中应负的责任上来。按照你们此前的协议与规划,担负起自己的责任人,同时支持对方的行动。   6. 在孩子的面前,与你的前任配偶保持通畅的、透明的沟通,给予对方以尊重,杜绝谩骂与攻击。这件事很重要。记住,不要在孩子面前吵架,避免将孩子卷入冲突中。任何一次当面的吵架,都会对孩子造成伤害。   – 共同养育的艰辛之路 –   知易行难,就和健身减肥一样,共同养育是一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十分困难的事情。你能在网络和书籍中找到各式各样的指南,但这对离异夫妻而言依旧是巨大的挑战。   酷玩乐队主唱的马汀和妻子格温妮斯离婚后,也用共同养育的方式来照顾小孩。在一次采访中,他们承认,共同养育是很艰难的一件事。“ 因为无论你对对方有着怎么样的情绪:厌恶,不满,还是什么,你都不能在孩子们面前表现出来。你得定期带着孩子去见另一个家长,要一起吃饭,玩耍。但是,我们私下里也沟通过,无论我们怎么想,孩子都是最重要的,我们承诺过他们,也必须为此负责。” “大人的事归大人,小孩子依旧需要保有自己的天地”。这是理想的状况,现实生活则残酷的多。   -马汀和妻子格温妮斯- 婚姻家庭学者Ahrons在他的专著《离婚家庭》(Divorced Families)中指出,一对有孩子的离婚夫妻,往往会在离异后形成5种关系类型。这其中,仅有前两种关系类型是适合共同教养孩子的,后三种都不适合。 哪两种类型?当两人的关系是“完美伙伴”或者“可合作同伴”时。 完美伙伴是指,你们和平理性的离婚,依旧真心实意地把对方当作朋友。你们有各自的工作,愿意制定一个以孩子利益为中心的养育方案。可合作伙伴则是指,你们之间有分歧,依旧有争斗与不满,但依旧把孩子的利益与共同养育计划放在最优先级。 另三种情况则糟糕的多,Ahrons称之为“愤怒的合作者”、“暴躁的敌人”、“消融的双方”。这三种状态有着不同的症状,比如无法和你的前任实现彻底的情感分离,你憎恨孩子的父亲/母亲,你们不停地指责和怪罪对方,对自己应履行的责任没有明确的认知等等。在这样的情况下,共同养育孩子会将事情弄的更糟,有时候甚至会变成一种伤害。   鉴于后三种情况较为复杂,如何面对又是另一个宏大的话题,在此不做展开。但无论无何,记住最核心的原则:从孩子的利益出发。 永远不要将失败的婚姻阴影加诸在孩子头上,他们并没有承担的责任。 我们每个人也都有能力从婚姻的失败中走开,并给予孩子未来和期待。 希望对需要的人有帮助~   参考资料: "Co-parenting". Michael Scott. Mediate.com. N.p., 2002. Web. 1 May. 2016 “How Do We Tell the Kids About the Divorce?”. Edward Kruk. Psychology Today. N.p., 2015. Web. 1 May. 2016 "What Makes for Successful Co-Parenting After Divorce?" Edward Kruk. Psychology Today. N.p., 2014. Web. 1 May. 2016 Ahrons, C. R. and Rodgers, R. H. (1987). Divorced Families. NY: W. W. Norton.   本文首发于公众号简里里(janelee1231)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0183 阅读

怎么和孩子沟通?

5665 观看

给我一打健康婴儿之行为学派父母

每次与家长谈行为奖励制度,总有人忧心“那他会不会变得依赖?一定要贴纸才写功课!”这担心就像“如果我瘦20公斤,衣服都要重买怎么办?”事实上多数集点奖励制度设计不良,开始三天就失败。若孩子特有毅力坚持到两三周,父母又急急提高目标或撤除奖励,到头来,剩下的贴纸比全新运动鞋更刺眼,留下孩子的坏习惯和自己肚子肥肉,之后再谈到集点制度好像看到鬼“王老师,鼓励没有用!他就是这样的孩子,他什么都不喜欢!” 首先我们介定孩子何种行为需要改变,父母至少可以列出百项,从早起不臭脸到作文写400字,从少滑手机到断绝坏朋友。若问其中哪些行为可运用“鼓励”来改变孩子?此时家长开始纠结,心中既定标准是天大地大的好表现,例如考第一名就去日本玩,第二、三名只有汤姆熊,由16名进步到15名则不看在眼里。在戒除不良行为的情况,例如好不容易整个星期不偷钱,爸妈觉得本来就应该做到,鼓励什么?鼓励不是宠坏孩子吗? 进入2018年,我们来认识豪气干云的John B. Watson,行为学派心理学家,他在书中写道:“给我一打健康婴儿,让我在独特环境养育他们,我可以随机选择任一名婴儿,把他训练成指定的专业人士—医师、律师、艺术家、商业领袖,或是乞丐和小偷,不论他的天赋、兴趣、倾向、能力、天命及种族。”当然我们可以酸他“你把我儿子带去试试看!”也可以回想对孩子最美好的期待祝福,如何逐渐失去方向感。 行为学派擅长奖励制度,将行为简单明了区分“行为过多”和“行为过少”,例如“写作业时跑厕所过多”及“与同学互动过少”,没有对孩子心态的猜测“他明明可以,他就是不愿意”、“他故意的”、“他试探我的底限”、“要看他心情”、“以前他都可以做到”全部省去。更加直白的说,你希望孩子做某件事,但他的行为还不稳定,就该设计制度奖励,例如一周有3天写作业快、3天慢,每周迟到1至2天,大约25%的机率与邻居小朋友玩到吵架,有七成机会自己收玩具。从这样细致视角观察和改变孩子,在2018年你可以说我是行为学派的爸爸(或妈妈),我的目标是将孩子培养成_______,我训练他的大脑直到自动化习惯。 所以,如果你想将孩子塑造为医师,在学业方面,父母要有效鼓励他专注、高效完成作业、自行检查、精益求精、广泛阅读、耐得住重复练习、追求效率。在特质方面,留心增强他的同理心、与人互动能力、时间管理、判断轻重缓急、过人体力、手眼协调性、理财观念、热爱生命、接受生命无常、与优秀同侪竞争仍能保有初心。 很有趣的是,我曾在课堂上讨论Watson如何将孩子养成乞丐?家长们直觉的想到训练能睡在户外地上、能够挨饿受冻、还能几天不洗澡。当提示乞丐需要的心理素质时,家长们回答“不断打击他,让他觉得自己很没用”、“让他习惯一个人”、“训练他都没有感觉、没有追求”、“训练他悲观和不快乐”那时课程忽然静默几秒钟,许多人反思自己对孩子做了什么,做法如何背离初衷。 若有人好奇如何训练孩子成为心理师,有效方法是心理伤害。例如比较、忽略孩子的需要、借用孩子处理婚姻问题、制造罪恶感、单一价值观、攻击孩子、过度涉入、将愤怒发泄在孩子身上、压抑孩子的个别性、以不稳定的方式带孩子、不处理自己的心理问题等。当然这做法命中率低,99%受伤的孩子在生命大海浮沉,暴露于情绪困扰风险,广泛影响学业功能、职业功能、婚姻决定和亲子关系,当问到人为什么活着,他不比乞丐有力量。 人类最伟大的利他行为就是养育孩子,人们投注时间心力远超过对待伴侣、原生父母、亲戚朋友、同事和弱势族群。如此伟大又用力的行为,值得一年一次思考究竟想要将孩子带往什么方向,而手中的工具就是增强,行为学派父母有信心改变孩子。

5150 阅读

一个小男孩与仓鼠的故事

儿子一直很想有个小宠物,我问:那谁来照顾它呢? 他说当然是我啦。 我说既然是你的宠物,你就是他的主人,你负责照顾它。 他认真地说:那当然,就像你照顾我一样照顾它。儿子说,因为你把我照顾得很好,我也会把它照顾得很好啊。 哦,我想,好吧。 于是他很认真地给小仓鼠喂食,换水。但毕竟是孩子,跟它玩儿的时候难免没轻重,小仓鼠没少受苦。儿子兴奋的时候总想跟它分享,而小男孩的兴奋大多时候都可能成为小宠物不大不小的灾难,小仓鼠经常被儿子抱到怀里,不一会儿他丢了手看视频,仓鼠就卡在沙发里床缝里甚至于卡在衣柜的卡槽里。 坦率地说,我也没想过仓鼠能被他养活这么久,但它毕竟还是死了。一天晚上,儿子跑来告诉我说仓鼠生病了,爬在笼子里,只是睁着眼。我应了一声忙去了,他在那里嘀嘀咕咕的似乎和小仓鼠讨论了很久。 不想第二天早上仓鼠便死了。儿子大哭起来,已来不及让他慢慢接受一个生命的死亡,我深知,小仓鼠作为一个被他投注了情感和精力去照顾的宝贝,它的死亡与金鱼不同,它的死亡会实在地唤醒一个孩子最原始的恐惧。仓鼠作为一个重要客体,与金鱼不同,不是一个简单的告别仪式就能抹去的。 这是孩子第一次经历爱的客体的丧失和分离,也是一次活生生的面对死亡的经历。如何能保护他不被死亡带来的震撼吓到,不让这隐晦的恐惧成为他心里的阴影?我一边想一边穿衣服,本能地阻止了要进行的葬礼。 早上的快节奏使我们都没有机会和心情处理仓鼠的死亡,我催促着儿子别别扭扭地穿衣服准备上学,忙乱中,突然听到儿子趴在沙发上痛哭的声音。 我没想到,他会这样真正痛苦地哭泣,那哭声里没有对大人的要求和胁迫,只是纯粹的伤心。我愣了一下,迅速地跑过去,蹲下,将他拥在怀里,我的孩子。他紧紧地靠着我,一边哭一边说:“我不要仓鼠死掉,我不要把它埋了,它死了我也要把它留在家里,它死了我也要。” “是,妈妈知道。”那一刻,我心里安静极了。 好。我说,那我们不埋掉,让它还在家里呆着。他点点头,渐渐收了哭声。我快速地安慰他,使他快速地去上幼儿园,死掉的仓鼠就留在家里。 送他去幼儿园后,我直接去了宠物市场,买了一只小小的仓鼠,回到家,我把小仓鼠放进笼子,老仓鼠的尸体被盒子装着,放在隔壁。我没打算隐瞒死亡这个事实。我打算让孩子自己看到生命与死亡的关系,就像他已经懂得的传承一样,我照顾你,你照顾他人。 晚上他回到家,我让他去笼子那里。是的,我一句话也没有说,他自行成就了一个美丽的故事。“妈妈,”他兴奋极了:“你看!还有一只仓鼠,这一定是一只仓鼠儿子,是老仓鼠送给我的礼物。他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生了个儿子给我。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他的!妈妈他太小了,还是个仓鼠婴儿,我要好好保护他,他还害怕呢。” 有了生命,死亡便容易被接受。第二天早上,我们一起到楼下,把老仓鼠埋在花园里,我告诉他,等到来年春天,埋仓鼠的地方,会开出美丽的花。 对生的态度,决定了对死亡的感受。传说中人死了,若有不甘愿的心结,会变成鬼萦绕不去。鬼不过就是未了的贪念,准确点,是生者投射出的贪念,以为死是那般遗憾,他忘了,死就是简单地,死了。 以死亡为镜,照出的是自己所不知道的渴求和失望。 隔了一些日子,仓鼠的事情仿佛就过去了。他还是那个淘气粘人的孩子,不再提仓鼠和死的事情了。有一天,我从他的绘本堆里翻出了一本关于生命和死亡的书《我永远爱你》,那天晚上,我给他讲了这个故事。 这是阿雅的故事,阿雅是条狗。 阿雅老了。 我每天都对阿雅说,我爱你。 阿雅死了。 我很想它。 我的小男孩安静地蜷在我怀里,我看到他低下眼睑,我看到他的长睫毛颤动着,被泪水浸湿。 我被他感动着,惊叹一个孩子的敏锐和善良。 我亲吻他,问:你是不是伤心了? 他点点头,泪水落下来。 你是不是想起你的仓鼠了? 恩。他说。 我默默地让他尽情地伤心了一会儿,我意识到,他在真正地哀伤,而当他完成这个哀伤的悼念过程,他会比以前更坚强,对于生命会有新的看法。哀悼,会生出力量。 既然世界本不完美,何必要虚伪,幸好,爱总能缓解死亡带来的分离和痛苦。 他现在隔三差五就会到楼下去查看一下,看看仓鼠的墓地上有没有发芽,长出小苗。 有一天,他跟我说:“妈妈,等到仓鼠树长出来,到了秋天,会不会结出一树的仓鼠啊?” 他还说:“妈妈,那我们回头把仓鼠一仓鼠二仓鼠三都埋在一起,这样就能长出好多好多的仓鼠树了。” 生命就是,周而复始,生生不息。  

4871 阅读

有一件事,越努力就越做不好

文 | E+ & 戈多  简单心理 那就是养孩子。 很多妈妈(或即将成为妈妈的女性)迫切希望自己能够完美地胜任“妈妈”这个角色,成为一个无所不能的母亲。 她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孩子能够不生病、不受任何伤害、学习好、兴趣爱好广泛、性格好、健康完美地成长。 因为她们有一个迷思,就是只有成为完美的母亲,才能养好孩子。   完美母亲就能养出完美孩子吗? 这些迫切想要养好孩子的妈妈们,都受困于“做一个完美母亲”的执念,从孩子出生到长大成人,都希望能够为孩子贡献自己的一切,满足孩子的全部需求。 但她们潜意识里否认了孩子的自主性。她们认为孩子怎么长完全取决于自己怎么养,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事关重大,生怕一步做错了给孩子留下阴影。 这些妈妈的普遍困扰是,总是担惊受怕,小心翼翼地避免在养育过程中犯错误。而且孩子一旦遇到挫折,她们就开始责怪自己。 但事实上妈妈们在胆战心惊害怕犯错的时候,反而会愈加限制孩子,让孩子丧失了独立成长的空间,例如:      -孩子丧失了本该拥有的许多生活体验,探索世界的动机减弱;      -一些个性被遏制,自我角色的建立出现问题;      -习惯于依赖他人,变得畏手畏脚,缺乏能动性; 超级英雄般无所不能、又不犯错的母亲,既不存在,也不值得去追求。 也许妈妈们应该追求的是成为一个不完美、但「刚刚好」的母亲。 什么是「刚刚好」的母亲? 温尼科特的亲子理论解释道:成为一个称职母亲的过程,可能是从「理想母亲」转变为「刚刚好母亲」的过程。 刚刚好的母亲(good enough mother)指的是开始的时候能完全适应婴儿的需要,随着时间的推移,可以越来越少地满足孩子的需求,并且在婴儿的成长的过程中坦然面对自己的失败。 然而在成为刚刚好的母亲这条道路上,有一些必须要面对的挑战。 1 停止把孩子当孩子 我常常听到有些父母说: “无论你多大,在爸妈眼里,你永远都是个孩子。” 然而作为一个子女,这种论调令我感到恐慌和悲哀。 孩子会逐渐发展出独立的人格和壮大的自我意识,他们不再甘于让妈妈“把世界带给自己”。于是会越来越不按照妈妈的要求行动,开始有自己的主见和选择。 对于母亲而言,昔日和自己融合在一起的婴孩竟然一点点成为如此不同的、陌生的青少年、成年人,这是难以接受的。 她们可能不想承认孩子已经长大,便出现了适应不良的各种表现。自责、焦虑、感到挫败,不敢少爱孩子一分一毫,又害怕孩子不再那么爱她。 强烈而无死角的母爱对孩子来说是一种令人窒息的压迫,因此他们开始同母亲冲突不断。 2 面对被抛弃的现实 母爱的包裹和孩子想要独立发展的势头越来越冲突,直到青春期,这种矛盾达到顶峰。 于是,称为叛逆也好、不孝也好,本质上都是孩子想要拉开与母亲的距离,获得自由成长的空间,而母亲却感到被伤害、被抛弃。 如果母亲不能处理好这种割裂,要么继续缠住孩子,让孩子仇恨自己;要么扮演被遗弃的弱者,把愧疚转嫁给孩子。无论哪一种,结果都是非常痛苦的。 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 -龙应台《目送》 事实上,一个妈妈越能够平和地面对和接纳她逐渐被抛弃、失败的命运,就越能做一个好妈妈。  如何跨过被抛弃的现实? 温尼科特给出的答案是:“在孩子开始仇恨母亲之前,母亲就应该开始仇恨孩子。” 这听起来是一种激进的观点,然而温尼科特认为,母亲不能等待着“被抛弃”,而要主动发起与孩子割裂的过程。她不应该只是爱孩子,还需要留有一定“恨孩子”的空间。 一些妈妈在养育的过程中可能会萌生想要“撒手不管”的想法:“我受不了了,管不了你我就不管你了!” 其实当一位母亲出于生气也好还是刻意也好,在某些方面“不管孩子”的时候,客观上也就拉开了她和孩子距离。也正因为有这种距离,孩子才有空隙成长。 仇恨的出现,也许正是自我独立性发展的标志。 怎样做一个「刚刚好」的母亲? 1 对需求足够敏感 温尼科特认为对孩子影响最大的不是粗暴、虐待,而是母亲对孩子缺乏应答敏感性(responsiveness):即对于儿童的需求信号不能敏锐地觉察。 除了生理需要的反应敏感性,包括对孩子的饮食、睡眠、健康状况的关注,母亲还需要识别并回应孩子对于注意的寻求、感情抚慰等心理需要。 例如,很多小孩子哭闹、不停闯祸的目的其实是寻求母亲的注意力,因为母亲的关注是儿童活下去的必要条件,如果母亲不予理睬或者抱怨嫌烦,则是应答敏感性低的表现。  2 明确你的界限 当母亲被需要时,应当敏感并及时地出现,回应孩子的需求。但更重要的是,在不被需要的时候,应该及时撤离。 随着孩子长大,刚刚好的母亲可以逐渐地撤出孩子的生活,把关注点回归到自己身上。 你应该有自己的生活和兴趣,爱但不只爱孩子。 父母和孩子都需要不断成长,但双方不用去追求成为理想中的样子,只要成为真实的足够好的自己就可以了。 但到底要怎么办? 很多妈妈都说“我也想成为刚刚好的母亲!我也想放孩子也放自己一马。但我做不到啊!” 也许,是时候停止自己纠结、向朋友诉苦,尝试新的解决方法了。 如果对母亲角色感到期待与焦虑,为即将到来的身份转换感到恐惧或是你已经成为母亲,生活被局限于小小天地中,觉得已经丧失了自我? 亦或是想要当一个不大吼大叫的好妈妈,却总是事与愿违地陷入与孩子的暴力沟通中? 这些困扰,咨询师都愿意与你探讨,与你一起解决从女性到母亲的角色冲突与困扰,以及如何处理亲子关系的问题。 (憋说话,静静地去识别这个二维码)   References: Kunst. J. (2012). In search of the "good enough" mother. Psychology today. Winnicott. D.W. (1956). Primary maternal preoccupation. Winnicott. D.W. (1973). The child, the family, and the outside world. 图片来源:Dribbble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1413 阅读

关于心理咨询,我有几个比方

1、咨询多久能解决我的问题? 答:打个比方,我是泥瓦匠,给人修房子,到了地方,我得上上下下把房子端详一下,里里外外都看看,先了解房子的问题在哪儿,这样的问题我能不能解决,这在咨询里叫评估,大概要一到三次咨询的时间。不同的房子,所需要解决的问题不一样,有得是需要加些装饰,有得是需要处理屋顶漏雨,有得是只有框架,需要添砖砌墙,而有得房子地基都下陷了,整个房子都歪了。不同的情况,要花的气力和时间是不一样的,这就是咨询中来访者问题的程度不同,咨询目标不同,咨询所需要的时间是不一样的。 2、道理我自己也明白,但是我没有改变啊,你如果继续给我讲道理,我是不是还不会改变。 答:打个比方,就像一个铁块,要是想擦一擦外面的铁锈,可能用砂纸打打就可以了,来访者的有些问题,是因为知识的缺乏,说说道理确实是可以改变的。但是如果想改变铁块的形状,就没那么容易了。怎么办了,我们知道,只有在高温的条件里,铁块变红了,变软了,甚至变成了液体,这个时候是最容易改变其形状,重新进行塑造的,所以精神分析取向(动力性)的咨询更多的时候不是讲道理,而是等候来访者移情的发生,随着咨询的深入,关系的信任,那些内心深处的爱恨情仇在咨询关系里冒出来,咨询就进入高温了。这时候的那些个体验以及对体验的探索,才是治疗真正有效的地方。不是讲道理,是把整个人投入到关系里体验。 3、为什么看咨询师有几次了,症状一点没变化? 答:打个比方,一个人掉进水里了,有人站在岸上递个长棍子,把他拉上来了,但是其实这个人视力有问题,下次还是看不见河,还是会掉下去。所以心理咨询除非在很急切的情况下,比如不拉这个人就要淹死了,那肯定要拉上来。更多没那么危急的时候,我们要做得可能是教会他游泳,可能是看看他视力怎么了,为什么明明有河,还要往下跳,如果把视力治好了,看见河就绕开了,比直接拉他是更根本的解决问题。很多时候,不危及社会功能和生命危险的时候,我们可能不会直接解决症状,而解决导致发生症状的背后的原因,这就是治标和治本的不同。 4、明明咨询也有了一些效果,这时候我反莫名的害怕,不想去咨询了? 答:打个比方,一个人胳膊上受伤了,伤口外面结痂了,但是里面发炎了,化脓了,这个时候医生要过来处理,给你擦上酒精,打上麻药,拿着手术刀就过来了,你什么感觉。这个时候心里肯定是害怕的,因为这是人本能的反应,手术刀过来了,手不自觉的往后缩,甚至自己都没意识的。心理上的创伤的打开也是如果,那些压抑在无意识里的创伤,在咨询室里要准备处理的时候,我们本能的也会害怕,害怕咨询师接不住,害怕伤口打开的疼痛,害怕再次想起受伤的那些受不了的情绪,所以我无意识的迟到、请假,顾左右而言他,回避咨询,这时候恰恰可能是咨询的关键时候。  

3348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