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蛙的关系,比我和人类的关系都健康 | 自得其乐和有界限感并不是平淡,而是一种默契

  我也养蛙了。   因为我的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仅此一只的蛙,所以接下来我要用他的名字称呼他。他叫小仙。   小仙是一只沉默的蛙。我知道你们的蛙也一样,不怎么跟你们讲话,也自己干自己的事情,但小仙是我的蛙,所以他和你们的蛙不一样。   我用我们家院子里长出来的三叶草给他换帐篷和食物,摆在他桌上,或者帮他装进包里。他有时候在写东西,有时候做手工,有时候乖乖吃饭,有时候窝在床上看书。   哎呀我有时候真的蛮奇怪的,他到底看的什么书,困得直点头,还是坚持要看。     小仙也和你们的蛙一样,出去旅行的话一声招呼也不打,回来也是。关掉消息提醒的话,我到他家里去看,他是在家还是出门了,那都是运气。   但他出门以后呢,会给我寄他的照片。像所有傻乎乎的游客一样拍了游客照,寄到家里来给我看。还会特地背特产和纪念品回来,即使都是很常见的吃食和小玩意。   是知道我在家里挂念他的。   有人养着蛙,觉得自己养着个儿子,一边养一边理解了自己的妈。其实我不知道养儿子具体是什么感觉,我也还没有想清楚我跟小仙是个什么关系,但我觉得我和小仙之间,真是一种让我觉得很舒适的关系。     游戏的设置使我和小仙的关系,一开始就处在一种特别健康的模式里。   通常我们认为的健康关系,双方会经常表达关心和爱、保持坦诚(保持坦诚当然不是在说双方在对方面前毫无隐私,而是在指要坦诚地交流情绪和感情,预防不健康的情绪在两个人的关系里滋生),且他们一定在关系中拥有求同存异的能力。   除此之外,健康的关系还有两个很重要的构成要素:   其一是,能自己创造快乐。最健康的关系,不是依赖对方给予快乐,而是两个都能靠自己获得快乐的人,在一起创造更多快乐。   我和小仙,不在对方视线里的时候,也是忙着创造自己的快乐的。   假设小仙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人,他是我的朋友、我的恋人或是我的小孩,我们的快乐并不完全依赖对方;我不需要每次都确认他在家,或是给我寄回明信片了才觉得快乐,他不需要每天非得赖在我身边,自己一个人去旅行,也很快乐。   在这样的基础上,我对小仙的思念就不是负担,而是我平静生活里锦上添花一般的存在。他给我寄回明信片,也不是每次出行必要的任务,而是他的关心和体贴。   当然亲密的对方会给我们创造很多快乐,但我一直认为最好的关系,最终是会教会个体为自己创造快乐的。没有人有义务永远为别人创造快乐,快乐这件事,最终还是得靠我们自己。     其二是,保护两个人之间的界限。我们希望在关系里交换关心和爱,希望亲密关系透明坦诚,但毫无界限的介入对方的生活,只会让双方越来越不快乐,最后损害关系。   我和小仙之间的界限感,当然来源于游戏设置。我基本不能决定小仙什么时候去旅行、去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回来。这会让我有一种错觉,小仙是有自主意识的,决定这些东西是他的权利,而我要尊重他这个权利。   而小仙也不能管我要用家门前的三叶草给他买什么东西。这一点可就太像母子了,崽崽要出去旅行,妈妈在家里为他准备便当和行囊。   可是这真是一对好棒的母子(即使是由于游戏设置):妈妈从不拦着想远行的小孩出门,因为担心而会为他在行囊里装上幸运符;小孩想要出去看看世界,但也从来没有忘记在家里等他的人,寄回照片给家里的人看,也总会回家来住一阵。   这是一种令人感到无比舒心的默契。   界限感让我和小仙之间拥有这样的默契(不,其实是游戏设置,我知道的,不要再吐槽了)。有时候人们会以爱之名,否认对方的选择和需要。我们听说过太多过分保护的父母威逼利诱孩子留在身边的故事;我们也听过太多,为了反抗这样的父母,孩子一旦远行就对父母的思念不管不顾的故事。   不止是亲子关系,在朋友和恋人的关系中,界限模糊的状况也经常发生。以“为你好”、“这是爱你”的名义为恋人和朋友做决定,不顾他们真实的需要,为他们决定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没有界限感,这段关系会失掉尊重,更不可能会有默契了。     在玩这个游戏的这段时间里,因为我和小仙之间这种奇特的舒适感,让我一直在反思我们生活中真实的亲密关系。   我们看过那么多描述亲密关系的作品,它们偶尔会让我们觉得,如胶似漆、惊天动地才是有力量的关系。“我一个人也能很快乐”,“我和你之间需要界限”,这样的话听起来,似乎会让这段关系显得很疏离、很平淡。   实际上,自得其乐和有界限感并不是平淡,而是一种默契。   文艺作者,或者我们每一个普通人,想要描述这些情感的时候,似乎总是害怕把它描述得太过平淡。没错,也许大多数人都不喜欢看平淡的故事,但很多时候,平淡,只是因为作者没有办法在平淡的设定里,写出动人的故事。   什么是动人的故事?其实这款游戏会这么受欢迎,我们已经可以得到答案了。轰轰烈烈动人,倾国倾城也动人,但说不定,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收到挂念的人从远方寄来的一张明信片,其实更加动人。       你的亲密关系健康吗? 点击这里测试一下吧~   啊,你自己测吧,我的小仙回来啦~    

9127 阅读

你也讨厌社交?那我们交个朋友吧 | 又一组小漫画

总是被情绪困扰的我,爱好是「逃离人群」   但其实,我也想 不再被情绪左右   来源 | shencomix(ins:shencomix)   汉化:东东     一 我是社交中的充气人     二 独自一人的午夜 让我情绪感觉良好     三 「企图」融入社交   (假装自信又开朗的我 演技尴尬   四 现实告诉我 心灵鸡汤都是骗人的     五 其实我 平凡得表里如一……   六 网络拯救了我 仿佛找到了情绪的出口     七 网络令我失眠     八 却又欲罢不能   (即使我知道一切都是假的         看完这组漫画,有没有发现每个人都在经历着相同的困扰,你是否也是其中的一员,欢迎分享~   没关系,你不是一个人。   如果你喜欢这些小漫画,欢迎关注微博@简单心理,我们会在微博上定期更新喔~  

6428 阅读

明明很想信任别人,但就是做不到,是我的错吗? | 坦诚和信任可以是一种选择

简单心理 MYTHERAPIST   开选题会的时候,同事提了这样一个问题:“在现在这个时代,真正信任一个人到底有多难?”   众:……(陷入沉思.jpg)   我们的沉默源于我们真的很想信任别人。   学校和公司团建的时候常常会玩一个“建立信任”的活动,就是一个人站在台子上,往后倒下去,下面的同学或同事会一起接住Ta。通过这样的活动,来培养信任感。   我们也常常听到这样的论调:谈恋爱的时候,彼此信任是基础,如果都不信任对方了,那还谈什么恋爱。   然而谁不是一边说着人与人之间要互相信任,一边又在苦口婆心劝别人不要做轻易信任别人的傻白甜呢。   互相伤害、互相欺骗的故事听多了,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对自己与他人之间的关系产生了信任危机(trust issues)。   信任他人,哪怕是最亲近的家人、朋友或恋人,好像也变成了越来越困难的事。   明明很想信任别人,但就是做不到,这是我们的问题吗?     来找我问路的人 长得都像碰瓷儿的   以前在路上走的时候,有一个大爷叫住我,问我说:“小姑娘,请问xxx怎么走啊?”   当我费劲巴拉地拿手机地图查出来线路给他看的时候,他却好像根本没在听我说什么,只是随便应付我一下,然后问我:“我身上没钱了,你能给我五块钱吗?”   我当时真的是有点失望的,再加上身上确实没有现金,所以摆摆手就走了。   再之后,我隔三差五就能碰见一个用同样套路的大爷大妈,已经有点不愿意相信来找我问路的陌生人了。   有一天坐车,一个阿姨指着自己手机的Home键问我:“小姑娘,你能帮我按一下这个键吗?我怎么按都不亮。”   我立刻就拒绝了,觉得这也太蹊跷了,该不是新的什么诈骗套路吧,我按一下然后她说我把她手机按坏了让我赔之类的。       那个阿姨一直小声说自己真的很着急,这手机是孩子给的,自己不会用啊,然后再三让我帮忙,我拗不过她,就按了一下。   手机亮了,阿姨就赶紧输入密码,跟我说了声谢谢就跑到一边打电话去了。当时我心里的第一个反应是“咦?还真就只是让我帮着按一下手机啊……”    可能很多人也像我一样,在别人向我们寻求帮助时,越来越难相信对方是真的需要帮忙。哪怕想要伸出援手,都要先观察试探一番。   生活中一次次的被欺骗、新闻里碰瓷儿的报道和利用人性善良的骗局,变成了我们所有人的一种集体创伤(collective trauma)。   见识过人性丑恶的一面,对那些伤害也感同身受,为了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我们难免会对陌生人心怀戒备,不再轻易付出信任。       我不相信你会留下 所以要先推开你   其实不信任陌生人也没什么关系,我们本来从小就被教育说不要跟陌生人说话(在此想谢谢冯远征老师让我们对于这句话的理解如此深刻)。   无条件的信任陌生人本来就很罕见,也不值得推崇。但如果一个人经受过熟人的背叛或被抛弃,可能会对信任感造成更深的破坏。     我的一个朋友对于分离非常敏感,总是怀疑周围人会抛弃她。   敏感到只要朋友对她稍微敷衍一点、或是表现出最近有了除她之外新的好朋友,她就会找借口和对方大吵一架,或是选择做其他事情让这段关系变糟,甚至直接疏远对方。   后来我才知道,她曾经有个非常信赖的朋友,最后因为种种矛盾而绝交,并且在绝交后以一种轻视的态度对待她。自那之后,她在关系中总是十分不安。   有一次,我在和她聊天的时候睡着了,没有回消息,第二天再解释的时候,她就不理我了。   在我试探着问她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之后,她小心翼翼地问我,是不是生她的气了,如果不想理她,可以直接告诉她。   “我害怕对方先走。如果真的不再是朋友了,我宁愿先离开的人是我。”       你打字用个新表情 我都觉得你和别人好了   看过一个这样的段子: 男朋友说:你刚买的洗面奶是生姜味的啊?   妹子听后,觉得蠢男友连青柠和生姜都分不清,又想起男朋友不喜欢吃生姜,又想起为他做菜好些都没放姜,又想起自己不爱吃青椒但男友每次都不记得,又想起男朋友上次居然记得前女友不喜欢吃豆芽……   妹子说你自己一个人过吧然后收拾东西要走。   男友:??? 心理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选择性注意(selective attention)。对于有信任危机的人来说,他们会更多地注意到那些可能指向背叛和不爱的信号,忽略那些指向爱的信号。   所以说真正有信任危机的人,未必会每天问对方八百次爱不爱我,而是会从心底就认定了对方总有一天会背叛,会离开。   有些时候,我们也会意识到信任危机引发了自己过多的担心和焦虑。在实际上没有发生任何危险的时候,我们就开始不由自主地怀疑。   可自我保护好像已经成为一种本能,要一个有信任危机的人去卸下心防试着完全信任对方,真的很难。     重建信任三部曲   信任分为两种:一种是无条件的信任(unconditional trust),也就是俗话说的“很傻很天真”。这样的信任是盲目的,也非常容易被破坏。   而另一种信任,是有条件的(conditional trust);在仔细的探索、判断、求证之后,慢慢形成的信任,会更加可靠,也更加坚固。   如果你想了解如何有条件地去信任别人,可以来试试这些方法(Catlett, 2017):   1.  增进对自己的了解   比难以信任别人更加为难的处境,是“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相信Ta”。   这种时候,我们可以先试着充分地了解自己,在这一过程中,先发展出对自己的信任。   当我们能够相信自己的价值、感受、信念、判断和决策,我们就能够知道,什么时候可以选择相信他人,什么时候需要提高警惕。     2.  在沟通中保持开放心态   就像前文所说的,在沟通中,我们可能会选择注意到那些符合我们内心怀疑的迹象。   比如朋友对你说自己最近特别忙,没法和你约出去吃饭。我们可能因为内心的不安,而理解为对方想要疏远自己。   如果想要避免这一点,就需要我们在沟通中留意多方面的讯息,既能够察觉到那些不利于自己的、引起猜疑的信号,也能够察觉到那些代表信任与接纳的含义。   用朋友说自己最近很忙没有时间为例,对方可能是希望两人之间的关系在这段时间里稍稍放远一些,也可能是考虑到我们的感受,希望不要因为自己忙碌而冷落彼此。   3.  重新理解内心的怀疑与不安   建立信任,也意味着直面内心的怀疑。   有一些怀疑是健康,可能是以自我保护为目的,或是真的有实锤证据指向背叛与欺瞒。   而另一些怀疑是盲目的。在盲目的怀疑里,我们被内心批判的声音(critical voice)所控制,以非理性的态度怀疑周遭的一切关系。   那个曾被好友背叛的朋友告诉我,她内心里好像一直有一个声音在说“Ta才没有真的把你当朋友呢”、“别傻了,Ta才不在乎你呢”。这些声音让她很难真正亲近周围的朋友。   试着区分内心的怀疑是有依据的,还是盲目的,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选择在怎样的条件下去信任他人。   我以前看过一个TED演讲,叫《脆弱的力量》(The Power of Vulnerability)。里面传达了这样一个宗旨:敢于去受伤、敢于在关系中展现自己脆弱的一面,会让你更接近人性本真,也会过得更幸福。     最后想说的是,无法真正信任别人是很正常的,无可厚非。   每个人的经历都是不同的,不应该去要求所有人都要互相信任。难以信任他人,有时也是为了给自己多上一层保护,这样未必就要比容易信任、敢于受伤的人生更糟糕。   知道坦诚和信任可以是一种选择,就足够了。     参考文献: Catlett, J. (2016, February 10). Trust Issues: Why Is It So Hard for Some People to Trust? Retrieved August 30, 2017, from Psychalive.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15373 阅读

我有一个好朋友,他碰巧是同性恋 | 为什么女孩想有个gay蜜?

  编者按 大家好,我是bola。 我们公司很多元,在这里异性恋反而是性少数。聊天的时候说起这个,总会听见女孩儿们说想要一个gay蜜。所以,我写了这篇文章说说我的gay蜜们。为了让以下观点更充分,我还采访了他们本人,哼哼。   Gay蜜——女孩儿们的男同性恋闺蜜。   女孩儿们似乎对基佬朋友总是有高于直男朋友的评价。比如她们觉得小gay们有更优秀的审美和更好的时尚品味,或者他们总是更贴心。甚至在直男间还流传着一种黑心招数:要把妹,先装gay。   之前有一位台湾的脱口秀演员在表演时“控诉”她的小gay朋友说,“gay真的很贱!因为你就是看得到摸得到,但是吃不到!”   呃,不过肚子痛的话, 要知道自己冲红糖水喝啦。   1.  越漂亮的女孩越适合有gay蜜? 世上没有丑女孩儿,所以gay蜜很紧俏就对了   一项2016年发表的研究里指出,越漂亮的女孩可能会越想要一个gay蜜。   研究者认为,越迷人的女性会面临越大的择偶威胁。她虽然有更多的择偶机会,但这也意味着她的求偶者有更多的不确定性、更激进。同时,美丽的外表对其他女性构成了威胁,可能会招致同性的敌意。   因此拥有一个男同性恋朋友对她们来讲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选择。他们中意的男性是不同的群体,因此他们之间不存在择偶上的竞争的关系;同时在浪漫关系上,他们还能从男性视角给这些漂亮女孩不一样的建议。   这虽然是这位研究者的一家之言,但不难从中看出,弯直友谊使双方很是受益。那么在这段跨越直弯的友谊之中,双方究竟能从对方身上得到什么?   老娘得到什么了呢   首先,对于双方来讲,他们在这段关系里开放性更高,彼此也更能信任对方。   双方都表示,比起其他类型的亲密关系,他们在这段友谊里能跟对方坦白和讨论一些更羞于启齿的、更私密的事情,例如性生活。因为在他们之间很少有利益冲突,所以他们更容易对对方敞开心胸、也能更放心地信任对方。   他们还表示,比起其他类型的亲密关系,这样的友谊更加“有趣”。双方跨越性向和性别成为好友,这要求他们之间有更强烈的“臭味相投”,所以他们在一起玩,总是能玩得更好。   除此之外,对同性恋男性来说,和异性恋女性成为好友,能让他感觉到更多的社会支持,能使他更好地适应异性恋社会,更熟练地处理社会主流观念和自己的矛盾。   而对异性恋女性来说,在这段友谊里她可以完成“去性别化”,可以真正地作为一个“人”被喜爱和尊重,而不仅是一个“女人”。   高兴惹!!!   2.  Gay蜜使用指南 为此我专门采访了我的gay蜜   好的,行吧,场面话就说到这里。既然我们是这么互相支持、互相倾听的关系,我们就来开诚布公地聊一聊,身处弯直友谊里,双方在相处时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   为此我采访了我的两位gay蜜,他们表示:   1.“动我的男朋友你就死定了。”   我和我的gay蜜对人类的性取向都不算太信任,他这么说我,我也想原话奉还。因此,即使没有任何越雷池的心思,对gay蜜的男朋友也要适当保持礼貌距离,就像对待所有好朋友的另一半一样喔。   这并不是什么“规矩”,或者“不信任”,只是这的确是一种尊重他人界限感的体现。   2.“我就喜欢这款的!”   实际上,这还是界限感的问题。即使你对gay蜜的择偶取向不大赞同,也不要评价过多。你可以提建议,就像所有好朋友一样提建议。但是对于他们最终选择了什么样的伴侣,祝福就好。   那就是我的男人!!!   3.“你的头发能不能别总甩到我?”   就像你的其他好朋友不喜欢你戳他们的电脑屏幕、不喜欢你迟到一样,你的gay蜜也会有一些生活上的小禁忌。   如果你不喜欢他们用你的护肤品、不喜欢听他们吐槽你的衣着品味,他们也不喜欢你的头发总甩到他们,或是脱下来的外套到处乱丢。像尊重所有朋友的小规矩一样尊重他们特殊的小规矩,互相尊重的友谊才能牢固。   4.“亲爱的,安慰你的话不要太当真, 肥还是要减的。”   很多女孩(包括我)都会表示,gay蜜们虽然有时候热衷毒舌,但他们可以成为很好的倾听者。虽然不愿意给他们打上什么“人格标签”,但他们有时候的确很善于共情、更细腻,也更愿意倾听。   很多秘密和烦恼我的确更愿意同他们分享,在他们那里,作为“矫情的女性”,我总是有被听见的感觉。   当然这种感觉是相互的。我在他们那里被听见,他们也在我这里被听见。呃,虽然,有时候的确要负责听听他们的毒舌吐槽就是了,耸肩。   pinku pinku~   3.  真的...有那么特殊吗? 不就是好朋友而已吗?   在针对所有弯直友谊的调查里,对这段友情的描述永远少不了“特殊”这个词。   在同性恋男性和异性恋女性之间,有一种天然的羁绊。Grigoriou认为,在男权社会里,女性群体和性少数群体一样,是被贬低和边缘化的。在女性追求平权的进程中,性少数群体通常是她们的同盟。   “平等”通常是一段友谊的前提,只有建立在平等之上的友谊才更长久和坚固。因此,性少数群体和女性之间的友谊能让他们在男权社会之中相互支持,重建一个有价值的自我。   因此,这段友谊一开始就注定会更加自由、更加没有压力。在和gay蜜相处时,我们可以暂时逃离异性恋霸权、逃离社会性别刻板印象,做一个自由的好朋友。   自由之吻!!!   可是,除此之外,这段友谊真的有那么特殊吗?   就像文章前面所提到的,这段关系充满开放和信任、这段关系很“有趣”,或是在这段关系要注意边界、需要尊重、需要互相倾听——   所有健康的、给人带来正向力量的友情,不都具有这些特征吗?   有些女生会刻意地、带着功利心去寻找gay蜜,甚至在gay的社交软件上招募gay蜜。这是没有必要的。当人们对“gay蜜”有了一个功利性的预设,这整件事情就变味了。    同性恋也不过都是普通人。他们没有比其他人更细心,没有更有品位。他们作为好朋友在倾听你,他们也需要被人倾听。   到头来,只是你有一个好朋友,他碰巧是同性恋而已。     你和你的gay蜜有什么有趣的故事? 可以留言告诉我们, 我们会在国际不再恐同日时整理给大家看~   参考文献 Grigoriou T. (2004). Friendship between Gay Men and Heterosexual Women: An Interpretative Phenomenological Analysis. London South Bank University.  Russell, E. M., Babcock, M. J., Lewis, D. M. G., Ta, V. P., & Ickes, W. (2016). Why attractive women want gay male friends: a previously undiscovered strategy to prevent mating deception and sexual exploitation. Personality & Individual Differences, 120, 283-287.     拓展阅读 你确定你是异性恋吗?有多确定? 理解图灵 | 世界上除了异性恋,还有很多人 我们不一样,我们也都一样|《Please like me》  

4151 阅读

让每个梦想都有陪伴 | 真格基金·简单心理 创业者心理支持计划

写在前面: 如果你有朋友也是一位创业者,请帮助我们把这篇文章分享给Ta。比起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梦想和健康更重要。   又一位创业者“倒下了” 前段时间,真格基金的合伙人Anna找到了简里里,非常难过地说,他们投资的企业中,又有一名创业者因为压力过大,患了抑郁症,决定关闭公司。 创业者们被严重的身心健康问题困扰的消息一直不断传来,有的创业者被迫放弃事业,甚至导致猝死、自杀。 虽然针对各国创业者的研究表明,较大的压力并不必然导致情绪问题。保持积极关注、良好的社会支持、健全的医疗体系都可以帮助创业者度过危机。但对于中国的创业者而言,情况却更加恶劣。   在梦想的道路上, 创业者们的心理健康状况如何? 简单心理使用国际通用的DASS-21量表对随机抽样的64位创业CEO进行情绪状况测评,结果发现,我国创业者的心理健康情况令人担忧:   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创业者们在承受巨大情绪与压力困扰的同时,却很少有人选择使用心理服务,多数CEO仍在困扰中孤军奋战。 创业的艰辛之路,我们陪你一起走 “我们明白,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告诉投资人‘公司做不下去了’是多么难以启齿。” 但正如真格基金合伙人Anna对简里里讲的那样:“其实我们更担心的是这位创业者的健康。” 身为创业者和心理咨询师,简里里也切身体会了创业的压力与孤独。“如果这些创业者能找到适合自己的专业心理支持,或许他们在创业路上能走的更远,离梦想更近。” 和心理咨询一样,创业的过程也是探索自我的修行。这样的英雄之旅,应该有人陪伴。 因此,真格基金联合简单心理共同推出了针对创业者心理健康支持计划——ZhenMassage。 ZhenMassage由真格基金承担费用,简单心理为真格基金投资的400+位创业者提供: 1对1的心理咨询服务,并且会根据实际情况,提供系统的心理服务 以“创业心理健康”为主题的线上微讲堂 简单心理和真格基金希望通过ZhenMassage的推出,走出对创业者的心理支持第一步。希望创业者们在为梦想奋斗的同时,也照顾好自己的健康。创业的英雄之旅,我们陪你一起走。 同时,每个人也都可以和400+位创业者一起,通过简单心理开放提供的DASS-21情绪状态测评量表与10余项国际通用的专业心理测评,免费生成个人测评报告,并获得专业的干预建议。   点击 这 里 ,可以查看到完整版的创业者心理状况数据与咨询专题详情。 如果你有朋友也是一位创业者, 请帮助我们把这篇文章分享给Ta。 每一段追梦的旅程,都值得被守护。   参考资料 Baron,R.A. Franklin, R.J. & Hmieleski, K.M. (2016). Why Entrepreneurs OftenExperience Low, Not High, Levels of Stress: The Joint Effects of Selection andPsychological Capital. Journal ofManagement, Vol. 42, No. 3, 742–768. Laguna,M., Alessandri, G. & Caprara, G. V. Personal Goal Realisation inEntrepreneurs: A Multilevel Analysis of the Role of Affect and PositiveOrientation. AppliedPsychology: An International Review, Vol.65 (3), 587-604. 简单心理,新京报.(2016). 中国创业者情绪状态调查报告. 数据发布于《猝死,抑郁和焦虑:创业者的压力2016》.参见: http://mt.sohu.com/business/d20170101/ 123145073_460436.shtml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5960 阅读

谢谢你,陌生人给我的欢喜

  Hello stranger : ) 你一定不知道 你的一句话 或一个动 温暖了我 好一阵子 By 简里里的小伙伴们 ▼苏幕延 有一天下班挤公交,天阴沉沉的,感觉心也好累。有一站上来个好精致的小姑娘,吸引了所有目光,估摸着她自己也不好意思,扫视一圈对一个小男孩凶道:看什么看,想结婚啊!(*  ̄ー ̄) 然后回去那一路我都好开心! PS:那段时间刚好失恋,心情很差,那天却真的从心里笑了,谢谢那朵小阳光。 ▼猡俏妞 办公室来了一个刚毕业的男孩子,瘦瘦高高的很腼腆。有天因为路况太好早到了办公室半小时发现比我还早的他在办公室吹口琴,我站在门外直到他乐曲声毕然后听到他说话的声音: 嗯,我有没有进步一点?等我攒够钱圣诞节去看你的时候我应该会更好。你加油复习先,我要开始工作了。 ▼舞之葵 在一家咖啡馆,旁边一桌坐着一对男女,不知道是否情侣。男的用浑厚的北方普通话对女的说:人家都是小鸟依人,你可好,鸵鸟依人。   ▼呀呀呀呀呀! 初秋有次坐在轻轨的座位上,觉得有点冷,就想把薄衬衫穿上,坐着的人很多,很挤,有点不好施展,袖子怎么都穿不上,正当我在苦苦挣扎的一头汗的时候,旁边的一个中年大叔不动声色地帮我把袖子提了一下,顺利的穿上了衬衫。 后来发现穿反了,又重来了一次,大叔又帮我提了一下,当我投去感激的目光时,大叔并没有看我,只是低头看他的报纸,感觉好温暖啊~   ▼土原大香妞 有一次在郊外没坐上车,在路上走,来了一辆黑色的车,我招了手,车停下来,车主摇下窗,问我去哪,我说目的地,他说,上车吧,顺路。上车后,他说,你胆子好大,不怕我是坏人吗?我说,我会看面相,一看,您就是善人。对方哈哈大笑,说,其实很多时候想捎人一程,反正顺路,也不费什么,但这样反而没人上车… 于是我把自己接下来准备保护自己的话:我以前是跆拳道黑带,练过武术的胡话立刻咽回去了…   ▼Gimmy 每次在淘宝买东西,都会在留言写一句:辛苦了,谢谢。有一次买了一条裤子,却莫名收到一包糖果,夹着一张纸条:你的留言点亮了我某个打包的下午,糖果是昨晚去超市买的,很好吃,送你一条。 ▼^ 不不 下班回家。北京站上来一对提着大包小包的情侣。一看就知道是从外地来打工的孩子。女孩子眼神里充满了对这个陌生的地方的胆怯、害怕,但还有很多惊奇。男孩子也微微有些怯,但他把行李放在角落,一只手紧紧抓住扶手,一只手紧紧抓住女孩子。男孩子想把女孩子背上大大的包摘下来,女孩子推搡着不让,两个人推着推着就笑了。当时感觉这个世界突然变的特别美好。 过了几站,女孩子说:“你说北京这么大,咱们能呆下来吗?”男孩子特别坚定的说:“你别怕,咱们一定能。” 我看着她们很久,那种温暖到现在也忘不了。   ▼Bonnie 有一天晚上在路上走着,前边一个爸爸背着女儿,小女孩儿的手受伤了,绷着纱布举着。我走得快,从他们身边经过时,女孩儿突然喊了一句:姐姐!我下意识的转头,她接着说,“姐姐我受伤了”,用她的手指头在我眼前晃了一下。当时觉得有点儿惊讶,不知道怎么回应,倒是看起来像奶奶的在旁边应了一声,“说了好几遍了你呀。”于是我就笑了顺口说了句,“那你是不是很疼呀?” 那女孩儿煞有介事地说,“现在没那么疼了。” 到了岔路口,我打算拐弯,她突然又喊了句:姐姐!我转过头愣了下,不知还有什么事。然后她对我说,“姐姐你走慢一点,摔倒了会受伤的。” ▼韩星hstars 有次坐公交车没带伞,外面倾盆大雨,一直祈祷下车时能停可是没能如愿,下车后躲在树下还是淋湿了,一个陌生人过来帮我打伞,我们俩静静的站着等下一辆公交车。那时候我觉得心里暖暖的,觉得外面风雨再大也不会伤到我,来自陌生人的安全感。 ▼开心的合不拢腿 前几年下雪时候的事情,那会雪刚下,天已经黑了。往家走的路上看见一个奶奶带着孙女回家,本来没什么,但是那个小女孩用特别委屈的声音说:“姥姥,我觉得只有你喜欢我。”小女孩的姥姥什么也没说,继续往前走。现在想到这件事也觉得心很暖,不知道为什么。   ▼黄伟超 有次压马路,看到一大爷拉二胡讨钱,大爷长得很仙气,一时脑抽就蹲他边上,仰视着别人递过来的钱和斜下来的下午的阳光,内心很无比平静。   ▼齐冀 | Jeana 读研的时候有一次从银川回北京的火车上,基本上上车过不了多久就该睡了。做夜车最害怕遇到的就是打呼噜的大胖子,结果那次不幸的发现上铺都是非常肥硕的哥们儿,心想完犊子了。 结果晚上发现上铺对床的哥们儿在熄灯之后经常动不动就踹我上铺一脚,心生纳闷儿但也没多想,慢慢的在安静的氛围里和上眼睛,然后隐隐约约听到我上铺嘟囔:特么干嘛老踹我?!他对床说:没看到你下铺姑娘嘛,一看就睡不着啊,等人家睡着了咱再睡。   ▼murmur 有一回我坐公交车,心情差劲,摆着张别人欠了我五百块钱,谁都别理我的架势上了公交车。车上人特多,挤得没处插脚,司机开车又楞楞呛呛的,一个急刹车,我差点倒在人家身上,有一个老太太抓住我的手往她腿上放,一边说,抓稳了!我心里默默地流了会儿眼泪,好霸道,好像我妈 (。・`ω´・)   ▼木灵 19岁生日的时候,恰巧去泰国旅游,过安检的时候,泰国工作人员看了护照后和我说了一句:happy Birthday !那年生日只有他和我说了这句话,很感动!   ▼lene 去麦当劳买甜筒 收银台站了两个女孩 服务员问要什么,两个女孩一起说甜筒,后面的女孩说我们不是一起的,然后前面的女孩说:我要两个甜筒。服务员打了两个甜筒递给前面那个女孩,那个女孩转身对后面那个女孩说:你不知道第二个半价么?说着就把手里的一个甜筒塞进后面女孩手里,然后就离开了。 我也不知道服务员和后面那姑娘什么表情,因为我就是前面那姑娘<( ̄︶ ̄)>   ▼Larry Chow “你一点儿都不胖!”特别斩钉截铁地说。 ▼任平生 我有一个喜欢扯带子的习惯,尤其是书包带子。有一次坐地铁,坐着很无聊一直在扯带子,但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背包出门!原来我一直在扯旁边男生的书包带子……我看向他,他微微一笑,感觉满满善意。   ▼malu 一次去商场,被一个小女孩用双手拦住了。她说,要打卡才能通过(ง •̀_•́)ง 我迟疑了一下,做出打卡的动作,并配上“滴”的一声。然后小女孩果然就放下了双手让我通过了(*゚∀゚*) 那天因为这个小插曲,高兴了一整天!   ▼夏日冰淇凌 一次和朋友吵架了,自己一个人傍晚躲在广场的建筑物后面哇哇的哭,偶遇一陌生男子,10分钟后,那人又折回来拿着一瓶康师傅,扭扭捏捏的问我:“你喝水么?”我一下就乐了,天,是要给我补水么,不应该给我纸巾么。   ▼Irene 回家的校车上,心里很绝望,自杀的念头若隐若现地浮上意识。打开手机想向亲人求助,翻完通讯录,叹了口气,更加绝望了……这时身边坐下了一个不认识的男生,病急乱投医,我不带丝毫感情地问:我有个朋友说想自杀,我该怎么劝他?出乎意料地,他很认真地想,上知乎找,思索很久后把他的手机递给我。我接过手机,一低头,看到一句话: “告诉他,他对你来说很重要。”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Amen 本来是这种表情|(-_-)走着回家,目光无意落在一个两三岁娃娃身上,他也看看我,突然一笑叫了声姐姐。瞬间被姐姐两字治愈了变成这种表情≧◇≦乐颠颠的继续回家……PS:我已30了。   ▼ELLE 那些天心情不佳,想去看电影却发现再也没有随叫随到的人会陪你去了,有些伤感。一位在简单心理微课群里认识的素未蒙面的人,通过微信购票买了一张我旁边的座位,然后说:虽然我不能来但我陪你看这场电影。 竟然是在我们的微课堂上认识的耶<( ̄︶ ̄)> ▼SeanYang 2014年4月在泰国北部小山村拜县小住了十多天,因为泼水节的缘故拜县的很多西方和华人游客们都赶回清迈过泼水节了,我刻意避开人群决定就在这个小山村里住了下来。小山村退去了往日的喧嚣,回顾异常的安逸与宁静。 泼水节的那几天,我和拜县当地人一起过泼水节,吃当地市场里的食物。有一天我骑着摩托在炎热的乡间浏览风景,忽然老天爷下起漂泊大雨,我在一个人家屋檐下躲雨。雨下了20多分钟不见停的意思。 这时候有一个当地泰国老太太打着伞,从路口路过准备往巷子里走。她看到淋成落汤鸡在屋檐下躲雨的我,温和的哈哈大笑,用泰语和我聊天,我听不懂泰语,用不熟练的英文回她。虽然我们彼此听不懂对方的语言,但是我能感受到她的眼神和语气,我们彼此开心的就这么聊了十多分钟。那温情的眼神,幽默的语气,温吞的步子,至今都在我的心里温暖祝福着我。我能感觉到她在说: 哈哈,小伙子被大雨淋了吧。这是老天爷送给我们的泼水节的礼物,洗去整年的尘埃,是老天爷最大的祝福。   ▼ʕ•̫͡•ིʔresilience 天冷了,给喜欢的书也穿上衣服。   谢谢:)   这一年来 谢谢有你   I’ve always depended on the kindness of strangers. 我所倚者,生人善举 《A Streetcar Named Desire》 翻译:峰哥何峰   谢谢大家的分享吖~而这个互动主题:【陌生人给我的欢喜】,会一直持续下去的,欢迎你随时戳 这里 留言,告诉小单和其他小伙伴们你的故事哦~

6335 阅读

性别歧视这东西,连 AI 都逃不过 | 谈论爱情的时候,请把Siri设置成女声

昨天上午,朋友给我发来一个链接,说:“作为一个社恐,你一定很需要这个。”   我打开一看,是谷歌 I/O 大会上演示用谷歌助手打电话的视频。AI 不光能和客服顺利沟通,甚至会模仿人类使用语气助词,总之,比我打电话的表现好多了。   【谷歌发布会视频】     很多人说:“谷歌的 AI 真厉害,接电话的人都没发现这是个 AI!”   但是我要说:其实很多时候,就算知道对方是AI,我们也会把它当人看的。       我们不愿意对电脑说它的坏话   当外卖小哥准时把外卖送到,请求给个五星好评的时候,我们一般不会拒绝;那么,如果一个 AI 跟你要好评,你会如何反应?   斯坦福大学的两位教授 Byron Reeves 和 Clifford Nass(这两位接下来还会出场)就做过这么一个实验:让被试用电脑学习一些小知识,随后要求他们对电脑的性能和使用体验作出评价,其中一半人需要在同一台电脑上完成反馈问卷,另一半人用的是房间里的另一台电脑。   实验发现,在同一台电脑上完成反馈问卷的人对电脑作出了更加积极的评价。更有意思的是,当研究人员把这个结论告诉被试的时候,所有人都十分自信地反驳他们:“我不是,我没有,不可能。”   谁都不相信自己会对一台电脑产生好感,因此研究人员总结,人类对媒介的反应是无意识的、自发的[1]。   这个研究是 90 年代进行的,如今面对 app 上的各种卖萌文案,许多人早已免疫,果断选择“残忍拒绝”。但是,当你特意去给自己喜欢的游戏写好评的时候,是否也在不自觉地遵循着人类的礼尚往来呢?       我们还觉得男性化的 AI 更权威   技术本身是无性别的,然而我们连对 AI 的性别刻板印象都和对人类一样。   印第安纳大学的一项研究测试了人们对合成语音的反应,发现无论男女都认为女性化的语音听起来更温暖。这或许可以说明为什么大多数智能语音助手的设定都是女性,比如微软的小冰和小娜,还有苹果的 Siri 的默认设置——它们的定位都是为用户提供助理式的服务。   而一个男性化的 AI 会让人感觉更权威。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当机器人的声音更低沉、下巴更短的时候,也就是更加男性化的时候,被试全部采纳了它提出的建议;而如果机器人有一个长下巴,或者声音听起来更尖细,那么只有 91% 的被试会采纳它的建议[3]。     Nass 教授(又是他)等人总结了人们对待 AI 的三种性别刻板印象:   第一,人们认为男性 AI 作出的评价比女性 AI 更准确,这部分是因为人们在和男性 AI 互动的时候更专注;   第二,表现强势的男性 AI 会被认为是自信、独立的,而表现强势的女性 AI 会遭到人们的反感;   第三,AI 在谈论“符合它的性别”的话题时显得更加可靠,用户更喜欢让男性语音提供电脑操作建议,让女性语音提供情感和约会建议[4]。   非常扎心了。     那,跟 AI 谈恋爱靠谱吗?   Reeves 和 Nass(对,还是这两位)提出了媒体等同理论,它有两层含义:一是我们会将媒体所呈现的内容当真,二是我们跟媒体互动的方式与跟人互动的方式一样。     实际上,我们不光对 AI 礼尚往来,对它抱着性别偏见,和虚拟角色谈恋爱这件事更是早就开始了。想想大家的老婆新垣结衣、大家的老公吴彦祖,还有超人气虚拟偶像初音未来——爱一个 AI 和追星好像也没有太大区别,说不定互动还能多一些。   我们和偶像明星、虚拟角色之间,存在着一种“拟社会关系”,它既能带来真实社交的种种体验,又杜绝了被拒绝的风险,关系的主动权几乎完全掌握在你的手中。   演化的速度太慢,而技术的进步太快。我们的大脑还没来得及发展出一套专门应对 AI 的机制,AI 却正在迅速适应人类:今天 AI 能为你预约 Tony 老师,明天它就能帮你打电话分手,后天它就能跟你谈恋爱——或者替你和你喜欢的人谈恋爱。   如果将来真的出现像《她》中的萨曼莎那样的完美情人,你是期待多一些,还是担心多一些?     参考文献: [1] Reeves, B., & Nass, C. I. (1996). The media equation: How people treat computers, television, and new media like real people and places. Chicago, IL, US: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Language and Information; New York, NY, U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 Mitchell, W. J., Ho, C. C., Patel, H., & Macdorman, K. F. (2011). Does social desirability bias favor humans? explicit–implicit evaluations of synthesized speech support a new hci model of impression management. 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27(1), 402-412. [3] Powers, A., & Kiesler, S. (2006). The advisor robot: tracing people's mental model from a robot's physical attributes. ACM Sigchi/sigart Conference on Human-Robot Interaction (Vol.2006, pp.218-225). ACM. [4] Nass, C., Moon, Y., & Green, N. (1997). Are machines gender neutral? Gender-stereotypic responses to computers with voices. Journal of Applied Social Psychology, 27(10), 864-876.     Read more: 吴亦凡和抖森,你们伤透了我的心|我与偶像的“拟社会关系” 与世界上8316人,共享一个完美的爱人|《她》 她的话一直被无视,直到他“父述”了一遍  

4912 阅读

独居还是同居? | 选择前需要了解的二三事

我想,如果外部世界里有人是温暖的、支持的、包容和充分理解的,没有人愿意独自一人生活。 与人一起还是独自生活,是一个比较之后的选择。 外部世界和他人给了我们一些痛苦,相对于孤独,外部世界的那些痛苦的体验更可怕,我们才会从外部世界撤离到独自一人的生活中。 像很多人说的一样,独自生活是有快感的,这种快感通常是这么构成的: 在现实层面尽可能逃离了与人相处的种种不快,像重获自由的囚徒。 在一种“我不需要别人”的自恋快乐中,独自生活就像是游戏中打怪升级,越不需要别人,就觉得越强大,通过贬低外部世界和他人对自己的价值,获得自恋的满足。 一个人独自生活,还是两个人一起生活,都没有对错或哪个选择更好可言。 对于一个独自生活的人而言,是否继续独处,不是取决于我们怎么去看待独自生活这件事,而是取决于: 有没有人能够让你感觉到和Ta一起的生活的诱惑? 独自生活中有没有无法承受的痛苦感受?比如孤独。 无论独自生活还是群居生活,都没有必要拔高到一种更好的生活方式的层面,也没有必要去贬低一种生活方式(这种拔高与贬低导致了很多的人际纷争和痛苦)。 这只是在苦与乐的权衡之下,做出一个合乎内在需要的选择。

4693 阅读

曾经残忍杀害小女孩的他,是否有资格获得原谅? | 观影《男孩A》

电影《男孩A》改编自同名小说,由 Andrew Garfield 主演,是一个情节简单,但沉痛又悲伤的故事。 这部影片探讨了一系列引人深思的问题:   你是否有权利知道身边住着一个曾经的杀人犯? 改过自新的罪犯是否真的可以重新做人? ……   影片开始,是一个看起来敏感又羞涩的男孩在笑:   他说,“我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我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男孩的眼神中充满着期待,又有点紧张,好像是一件极大的好事即将降临。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说,你可以为自己选一个名字。   第一次看到这的时候,我有些困惑,为什么这个男孩要为自己重新选一个名字? 接下来的情节让我有点惊讶,原来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男生是一个即将得到假释的犯人……坐在他对面的,是负责接管他的社工。   社工与男孩说明了假释需要的条件,即重新选择一个名字,好好工作,重新做人。男孩依旧保持着欣喜的,期待的心情,并最终决定了自己的新名字:杰克。   社工带着男孩杰克离开监狱,男孩在车里,好奇地看着外面已经焕然一新的世界。杰克已经不是几岁的小孩子了,然而在看到街边的麦当劳时,他却像小孩一样眼睛亮了起来。这一细节让我推断出,他可能在监狱中服刑了很久很久。   到了住处之后,社工告诉男孩杰克,你即将开始新的工作,并且要牢牢记住自己新的履历和名字。社工说,你写自己新名字的次数越多,你就越会觉得这就是你自己。社工认真又负责地想让男孩重新开始崭新的,与之前不同的人生。 社工问,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男孩回答,他想去菲利普的墓地看看。   提到菲利普,杰克的回忆慢慢浮现,他在回忆中回到了备受排挤的童年。在当年,他是一个衣着邋遢的小学生,他还不叫杰克,只是个普通的小男孩,尚未犯下恶劣罪行。小男孩经常因为各种原因被老师责备。   在放学后,弱小的他又遭到其他男生的霸凌。   他带着一身伤痕回家,然而父母对他漠不关心。导演的处理手法十分巧妙,在镜头中,小男孩的父母只出现了身体的一部分,并没有清晰完整的容貌。   (父亲夹着烟的手,和病榻上模糊的母亲) 小男孩离开家,在树林里独坐,这时,另一个男孩向他走来,友善地与他聊天,这就是菲利普。   杰克暂时从回忆中回到现实。当年的小菲利普,如今已在地下长眠。   杰克站在菲利普的墓前,问社工,“你觉得他是因为内疚吗?还是这是一种道歉的方式?” 杰克这样问,难道是因为菲利普在当年与男主人公一起犯下了什么罪吗?   社工不让杰克继续思考有关菲利普的问题,社工告诉杰克,曾经的你也和他一起死了,你该开始新的生活。 在社工的介绍下,杰克找到一份仓库送货员的工作。在面试时,上司和他说起他服刑的经历,并对他说,我不会因此而歧视你,我相信每个人都有第二次机会。 他的工作同事好奇地问杰克是因为什么罪名而入狱。杰克说,因为偷窃车辆。关于他的罪名,杰克撒了谎。   说到犯下的罪,杰克的回忆继续出现。 与菲利普成为好朋友之后,他们在某次逃学去玩的时候遇到了之前霸凌过小男孩的小混混们。 这次,他没有像从前一样逆来顺受地被欺负,菲利普率先出手打倒了混混的头领,两个小男孩一起将这群混混打得落花流水。   在暴力中,小男孩发现了自己的力量,他终于不再被欺负了。但可惜的是,不再受折磨的方式,是成为新的施暴者。 一天,社工在回家时,发现已经很久没见面的儿子来找他。社工早已与妻子离婚,所以父子的关系看起来有些疏离。社工的儿子对他说,想要与他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弥补曾经的时光。   杰克与同事认识之后,被邀请去聚会。杰克心里很忐忑,他不知道能否融入新的朋友圈子,于是他给社工打电话征求同意。社工鼓励他踏出新的一步。 在酒吧里,杰克的同事招惹到了其他人。同事被打时,在一旁坐着的杰克果断地挺身而出,将其他人打倒,就像当年小菲利普拯救被霸凌的他那样。   在监狱中度过的时光让杰克有一副好身手,他轻松地打赢了好几个人。在回去的路上,他的新同事对他的“英勇”大加赞扬,看起来,他的同事们已经将他当作了朋友。   杰克在晚饭时,听到了新闻中说,当年残忍杀害女童的男孩A已经获释出狱,大家要提高警惕。   现在,电影终于告诉了我们,这个看似温和善良的,敏感羞涩的男孩当年犯下的罪行究竟是什么:他竟然曾残忍地杀害了一个十岁的小女孩。   杰克背负着沉重的秘密继续工作。一天,他在和同事送货的途中看见了一辆掉落到山坡下的汽车。这是一起很严重的车祸,司机已经死了,杰克用一把小刀割断了车中小女孩的安全带,将幸存的小女孩救了出来。   回到公司之后,见义勇为的杰克受到了大家的赞扬,大家把他围在中间,为他鼓掌,杰克成为了一位英雄。     他的同事对他说,我觉得你是一个好人,如果以后你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一定会帮助你的。   这时,杰克想起,在许多年前,菲利普也与他说过同样的话。在很多年前,两个尚未犯罪的小男孩躺在草地上,菲利普对他说:“你是我这辈子最好的好朋友。”   在那次,菲利普还说了一件可怕的事情,菲利普一直在遭受哥哥的性侵。 面对哥哥一次一次的侵犯,弱小的菲利普束手无策,他说:“每次他来强迫我时,我只能在脑海里想象着有成千上百扇门,它们一扇一扇关上。如果我能在最后一扇门关上之前不哭,我就永远不会再哭了。”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天空中有缓缓浮动的云。然而,在这么安静美好的景色里的两个小男孩,一个每天正遭受着不为人知的性侵害,另一个是在学校被老师和同学排挤、欺负的受害者。 杰克与同事见义勇为的事情传得很远,报社的记者前来采访,他给杰克和同事拍了照片。杰克很抗拒,在拍照时把帽檐压得低低的。他的同事以为他是害羞,然而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他是害怕自己的过去被别人发现。   随着与同事们的感情逐渐加深,杰克开始犹豫要不要向同事们坦白真相,他想告诉同事们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他想告诉别人,我犯下并不是什么小偷小摸的罪,而是杀人罪,但这不代表我现在也是恶魔,我已经变好了,我想让真正的自己展现在你们面前。 但是,他的想法被社工坚定地否决了,社工严肃地警告他,不要将真相告诉其他人,因为大家都恨你。   社工告诉杰克,现在网上有人在悬赏缉拿他,所以,一旦杰克告诉大家他就是当年那个杀了小女孩的凶手,一定会有人来杀了他的。     杰克回忆起当年受审的经过,律师在法庭上滔滔不绝地批判着他和菲利普的罪行。律师说:“这两个男孩有什么为自己开脱的理由呢?他们的本性就是邪恶。为我们的孩子,为了其他无辜孩子的安宁,我们必须将他们驱逐。”   律师慷慨激昂的演讲结束,众人正义的掌声经久不息。 之后的一天晚上,社工与儿子喝酒时,在无意中叫出了杰克的名字。说杰克是自己一生最得意的成就。儿子十分震惊,他没有想到爸爸心里最惦记的居然不是自己,而是他接管的少年犯。   伤心又愤怒的儿子选择了报复,他将社工电脑中男孩A的资料公布。 于是,影片中最不幸的情节终于到来,杰克的秘密被公之于众,他就是长大了的男孩A。 他去上班的时候,被告知从今之后再也不用来了。随后他突然发现,没有一个人肯接他的电话。杰克震惊地拨打每一个人的电话,但没有一个人给他回答。 最后,同事终于接了他的电话,却叫他恶魔,并质问他为什么撒谎隐瞒曾经犯罪的事实。同事说,我们不再是兄弟了。     那些曾经说要和他做朋友,为他赴汤蹈火的人都不见了。 杰克伤心地哭泣,不停地说着,“我已经不再是那个男孩了,我已经不再是那个男孩A了。”   可惜根本不会有人听他辩解,在这一时刻,仿佛人们将他的善良全部忘记。 杰克绝望地走出门去,而在门口早已挤满了记者。   杰克只好从屋顶翻出去,落荒而逃。   路上的景色是清新又美好的,但是他此时此刻已成为一个走投无路的人。 发现事情败露的社工愤怒地去找儿子,结果儿子对社工说,你与母亲离婚之后一次都没有看过我。你为什么宁愿选择一个怪物都不愿选择我,你在喝醉时,居然说那个少年犯是你一生最得意的成就。所以,我要报复,我要看他受苦。   在逃亡的过程中,杰克回忆起,最深刻也是最核心的部分:他与菲利普当年杀害女孩的经过。 那也是一个平常的,逃学的下午。他和菲利普在河边看见了一个正在和男生亲热的穿着校服的女生。 他和菲利普没有说什么,转身走远了。这个女孩在离开河边时,路过了他们两个,并且开始指责他们两个破坏公物。   菲利普被女孩的言辞激怒,因为女孩说菲利普身上很臭,很久都没有洗过澡,说他不会被任何一个女孩喜欢。并且骂菲利普是人渣。   激动下的菲利普用尖锐的石子划伤了女孩。女孩不停地尖叫,说要回去告诉爸爸。两个男孩又恨又怕,最后,杰克拿起了一把小刀,和菲利普一起将女孩杀死了。   (当年的那把小刀,与杰克救车祸女孩时用的小刀是一样的) 这就是当年的那桩惨案,这起案件的恶劣让众人对两个少年犯十分愤怒。于是,杰克成为了报道中的“男孩A”,菲利普成为了“男孩B”。 于是,他再也没能甩掉“男孩A”的枷锁。 绝望的杰克乘坐火车离开了通缉他的城市,他在车站的报刊亭看到了报纸的头版是自己的照片。整个城市都在疯狂地热议已经长大的男孩A,人们警惕已经回到社会的男孩A,人们认为男孩A是危险的,他必须远离我们。   讽刺的是,报纸头版使用的照片,正是他见义勇为后,报社来给他拍摄的那张照片。当时拿来表彰他的照片,如今拿来通缉他。 绝望的杰克来到一条河边,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纸,是他从车祸中救出的那个小女孩画给他的画。   画中是拿着小刀的杰克。当时杰克用小刀割开了缠住女孩的安全带,使她得以从变形的损毁车辆中被救出。 女孩用稚嫩的笔迹在画中标注:谢谢你救了我,你是一个天使,拿着刀的天使,这是你的小刀。 当年的杰克,也是用同样的一把小刀杀了一个女孩。同样的小刀,同样的女孩,但一次是杀人的魔鬼,一次是救人的天使。 杰克站在桥边,给曾经说要与他做朋友的同事留了最后一通留言。 这个男孩说,他一直都是杰克,我之前不告诉你真相,不代表我在欺骗你。现在我要对你说再见了。你还记得那个女孩吗?我们一起救的那个女孩?你要一直记得她。 杰克纵身一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这一瞬间,杰克的身份不再了,少年犯的身份也不再了。他仿佛只是一个心碎的,不被人接受的男孩而已。   男孩选择了自杀,跳河身亡,影片至此结束。 不得不说,这是一部压抑的电影。但是,在悲伤之余,我们更应该思索影片试图传递给我们的东西。 最令人难过的是,在这个充满了悲剧的故事里,竟然谈不上哪个人是真正邪恶的。 小女孩虽然对男孩充满仇视,却只因为几句谩骂而被残忍地杀害,而杀害了女孩的男孩A和男孩B,本身也是饱受欺凌和伤害的受害者。 出狱的男孩A努力工作,结交了新的朋友,甚至拯救了一条生命,却怎么也无法洗刷掉身上的罪名,在人们眼中,他永远是一个不该被原谅和接纳的犯人。   泄露男孩A真实身份的社工儿子,是一个缺少父爱的孩子,他的父亲一生中最自豪最骄傲的成就,居然是一个与他毫无血缘关系的罪犯。   当我们不再呐喊廉价的口号,而是把目光聚焦到每一个个体身上时,我们会发现,没有什么事是简单的,也没有什么非黑即白的道理。 当冷漠的,懒于思考的群众们扔出自认为正义的石头时,很少会意识到,其实石头或许是我们自身的心肠。 当杰克真实身份被揭晓后,说他“是一个好人,我愿意为你赴汤蹈火”的同事不再把他当作兄弟,在面试时说“我相信每个人都该有第二次机会”的老板,无情地将他辞退。 人们轻飘飘地做出承诺,然而并不遵守自己对男孩A的承诺。一直没有改变的,只有人们的恨。 但是,这部影片并非在为杀人犯辩解,而是借由悲剧的发生,提出一系列发人深省的议题。   我们该如何看待青少年罪犯? 是否所有人都值得拥有第二次机会? 以暴制暴难道是校园欺凌唯一的解决办法吗? 究竟要如何真正扼制悲剧的发生? …… 这些问题或许永远没有完美的,标准的答案,但当我们带着这样的警醒去观察和参与进社会讨论时,我相信这样的“多虑”是利大于弊的。   但愿再也没有无辜的生命被杀害, 也愿每一个男孩A都能得到救赎。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3748 阅读

只有抢走了你的东西,我才能拥有你 | 观影《贤者之爱》

  文|西京 简单心理内容实验室 《贤者之爱》的剧情简单粗暴且高能:优雅貌美女主真由子是一家杂志社的编辑,一个非常迷人的中年女性。她有一个年轻气盛的英俊小情人直已,才刚刚20岁——嗯,似乎是一个忘年恋的故事呢。 但如果只是忘年恋的话,哪能成为刷屏日剧呢——真相是,在20多年,直已的母亲百合抢走了真由子爱慕的男子——而且她俩还是闺蜜。于是,真由子花费了20年,慢慢调教“仇人”的儿子,让他爱上自己。 你抢走了我男人,那我就抢走你儿子。所以,这是一个小小的报复,一出复仇大戏。   熟悉日本文学的人会立马在经典中找到这部戏的影子。日本唯美派文学大师谷崎润一郎曾在1925发表了一个类似的故事:《痴人之爱》。在那个故事里,男主为了自己的欲望,调教并养成了一个小女孩。 真由子出生于书香世家,她在极小的时候就从父亲的书架上偷了《痴人之爱》来看,所以她非常熟悉这个故事。在那个故事里,男主爱上了自己养成的小女孩,反而对对方“奴役”。熟读了故事的真由子深知危险所在,所以,她不允许自己爱上小鲜肉。 在小鲜肉按耐不住与女主发生关系的那一晚,真由子的旁白之音说:  “我只有这一天属于你,而你一生都将属于我”。 我不仅占有了你儿子的心灵,让他爱上我,一辈子都属于我。我还要折磨他,让他并不能完全地得到我。 这,才是女主对自己闺蜜的终极复仇。     “只要是你的,我都要抢过来!” 一种边缘型人格特质   接下来让我们从心理学的角度来尝试解释一下这部剧。 一个人的任何所作所为,背后一定都有着自己的动机。从剧情上来看,真由子的复仇是积怨已久的。闺蜜百合在剧中表现的种种行为,在外人看来都是一个不遵守边界的“入侵者”。 搬到真由子家隔壁,第一次见面,就说:你是O型血我是B型,据说O型的命运是照顾B型。 两人刚熟识没多久,看到真由子带着漂亮的项链,就强行要了过去。去真由子家做客,看到她的父亲送给女儿一个从意大利带回来的漂亮玩偶,也想要过去。 羡慕真由子有个好父亲,在雨夜以害怕的缘由冲到别人房间里拥抱别人的爸爸,结果被真由子撞见并误解。父亲承受不了心理压力(在当时的情境下,父亲的确对百合动了心思),最终自尽。   得是多么奇葩的人,才能做出这些事情?而鉴于这是一个虚拟的人物,我也大胆猜测,百合有着一些典型的“边缘型人格”。 边缘型人格主要以情绪、人际关系、自我形象、行为的不稳定,并且伴随多种冲动行为为特征。这种人格的主要成因是什么?一种解释是:当事人相信自己由于在童年被剥夺了充分的关爱而感到空虚,愤怒,有权要求抚爱。因此他们无休止地寻求关爱。但当他们害怕失去别人的关心时,其心境会发生戏剧性改变,往往表现出不适当的,强烈的愤怒。 所以,当最后,百合抢了真由子男朋友(就是那位青年作家),直接告诉百合自己怀孕了,并直接了当地说:“把谅哥哥让给我吧。”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其实,编剧在剧中也从百合的视角回忆了她的成长历程,给出了她的性格成因。百合一家是一个类似于暴发户的家庭,父母并不关心她,直接将她送入私立学校。两个弟弟教养差,在家总是打闹,整个家里也是脏乱无序的。 和隔壁家境一直富裕,教养良好的真由子一家比起来,百合所缺失的被关心,被爱,显得尤其明显。 这也是为什么,当认识真由并成为朋友之后,百合会无止境地索取。在真由子被女同学欺凌时,百合拔刀相助,并说“我要守护你的笑容”。在内心里,百合真心地将真由子当作自己的闺蜜。   但因人格作祟,她也会也会突破边界,索要真由子拥有的东西。“我对你那么好,把你当闺蜜。你有那么多东西,为什么不分享点给我呢?” 也许,这就是百合的行事逻辑,是她的内心动机。这些动机和逻辑,不仅仅是青少年时不稳定的生活状态造成的,而是内化在她的人格里,贯穿她的一生。 甚至在20多年后,两人已经年届40多岁时,百合看到真由子带着漂亮的耳坠,依旧会当着丈夫的面再次要过来。   当真由子母亲逐渐老去,无法照顾老家的大宅,希望将房子卖掉时,百合知道后也立即动了心思,缠着丈夫,想将那幢老宅买下来。 所以,在百合漫长的一生中,她都想进入真由子的世界。她的内心时刻都蛰伏着一个强大的动机。这个动机就是:只要是真由子的东西,我就要抢过来。 只有抢走了你的东西,拥有了你的东西,我才能拥有你,成为你,和你同处一个世界。    “她也许是缺爱吧,那不如给她好了” 一种自恋型的人格特质   日剧的套路从来都不是非黑即白,而是喜欢走人性的灰色地带。对于人物性格的塑造,编剧和导演们也往往展现出复杂性。 一直令人称奇的女主真由子,是一个更值得探讨的人物。在长达20年的复仇岁月里,她显示出了自己精明的手段、缜密的心思,以及强大的韧性。 比如,在百合抢走自己的男人并结婚生子后,真由子依旧愿意和他们保持关联。在产房里,真由子给百合的儿子取名,就取名直已。在日文发音中,直已和直美非常相似,而直美恰巧就是《痴人之爱》里小女孩的名字——也许复仇的种子,从那一刻开始就埋下了。   百合夫妻出国旅行,将年幼的直已托付给真由子照顾。真由子也开始“调教”起了直已:直接用手指擦拭幼童嘴边的饭屑,两人躺在地板上玩耍时,会将腿放在小孩的腿上。 这些场景,放在一个任何一个成年人和普通小孩身上时,似乎只是长幼之间亲昵的照顾而已。但一单想到真由子最终的目的:让直已对她产生依恋与爱慕,并最终控制他。这一切就显然有些不寒而栗。   而直已也的确如她所愿,小小年纪就会被真由子说,我长大了要给你买红鞋子。黏在真由子家里不愿回家。直至成年时,直已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个年长自己20岁的阿姨,甚至为了她而不愿意和别的女孩交往,愿意“无条件投降”。   复仇几近成功。但在这些表象之下,困惑很多人的另一个问题是,在仇恨产生之前,真由子为何能容忍百合做那么多的事情?索要自己的各种东西,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还抢走了自己的男人。 假设抢走男人是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那此前积累起来的那些怨恨,又是如何化解的? 影片中有一幕令人印象深刻,在百合家里看到了她家的混乱状态后,真由子抱着百合哭了。百合惊讶地问,你是为我而哭嘛?真由子点头默认,百合非常惊喜。   也许我们可以大胆猜测,在真由子的人格特质中,是带有着一些自恋特性的。 面对显得有“侵略性”的百合,真由子是愿意让她进入自己的世界的。她同情百合,同情她的境遇,觉得这个女孩子缺爱。当百合解救被同学欺凌的她,并推心置腹地说了那样一番话后,真由子说:我把那个玩偶送你吧~! 真由子和百合是一段闺蜜间相爱相杀的故事。家境良好的真由子有些懦弱,呆滞,不知如何拒绝别人。当百合配她玩耍,甚至为她挺身而出时,她为两人之间的友谊而欣喜。甚至,她那一点点自恋的特性,也化解了每次百合抢夺她东西时所造成的那些怨恨。 “她缺爱,缺少关心她的人,只有我在她身边。那我给他一些东西,又何妨呢?”也许,这是真由子内心的声音。一种带着点自恋意味的同情之声。 但怨恨最终会积累起来。如同很多影视剧里的那样,没有人永远是天使,老实人也会变成罪犯。 今日我所受之罪,来日必将加倍奉还。   这部迷你剧还没结局,但从各路预告中可以看到,真由子最终依旧走上了《痴人之爱》里男主的道路,爱上了年轻的男孩。而后阴谋暴露,所有人都被置身于这个长达20年的深渊之中,背叛,复仇,绝望,爱与恨,通通纠缠在了一起。 《贤者之爱》与其说是两个闺蜜间相爱相杀的复仇故事,倒不如说是带着明显人格症状的人在相遇后的纠葛与龃龉。编剧为大众塑造了一个唯美、残酷的复仇故事时,其背后却是一个个难以言明的灰色地带。 谁能逃出深渊,谁会被恶龙吞噬?只有编剧,和我们自己的人心知道。     “与恶龙缠斗过久,自身亦成为恶龙; 凝视深渊过久,深渊将回以凝视。” ——微博@简单心理J室长 公众号原创文章归简单心理版权所有 任何组织,机构和个人不得擅自转载和二次修改 转载请联系:media@jiandanxinli.com  

5101 阅读